• 未分類
  • 0

而這個消息沒過多久,就已經在地下圈子裏傳開了,要知道死的這位是佛爺呀。

於曄聽到這消息後,也明白姜大師的手段,他既是高興,又感覺背後冷颼颼的。

不過想想後,他也釋然了,畢竟大師不吃這碗的,以後他就是C市的龍頭。

而同樣的消息也傳到了國安局,就在一羣巡查員忙裏忙外時,趙執事也出現在了姜衍的視野中。

就在趙執事打算去曹剛死亡的大廈時,一個私人電話號打了進來。


當趙執事聽後,又是一怔,因爲電話那頭是市長祕書打過來的。

“所有人分成兩隊,一隊去曹氏大廈,一隊去市長家!”趙執事喊道。

衆人也是一愣,這什麼情況?大家都看向趙執事,想知道爲什麼。

“市長在家中被人殺了!” 盛華 ,直接離開國安局。

所有的巡查員連忙開始出發,他們也是被這消息驚訝住了。

“喂,有沒有人給我來杯水呀。”姜衍坐在房間裏問道。

這時外面走進來一名巡查員,直接給姜衍的房間打開。

“你現在可以走了。”那名巡查員說道。

“不是,事情不是沒調查完嗎?我這樣走不算犯法嗎?”姜衍裝着糊塗問道。

“你可能不知道,等明天早上看新聞吧。現在你可以走了!”巡查員再次說道。

姜衍裝着一臉迷茫走出國安局,就在他上車時,電話響了起來。

“先生,我這裏已經搞定,多謝您。”於曄恭敬的說道。

“嗯,後面的事情你自己慢慢清理吧。對了,我丹藥店即將開業了,讓你下面的人注意點,別去我那裏搞事情!”姜衍說道。

“是,我這就去通知下去,保證沒人敢過去。”於曄迴應。

姜衍掛斷電話,開着車子向香水灣駛去。

於曄也不明白,按理說大師這種人不應該缺錢呀,怎麼好端端的開個藥店呢?

算了,反正通知下去就行,如果哪個不開眼的過去,別連累了自己就行。

而就在於曄想着事情時,小刀等人也是風風火火的跑了進來。


“於爺地盤已經回收完畢,我們什麼時候主事?”小刀問道。

“在等一會吧,等國安局走後,我們在主持會議,小刀呀,我給你一個重要的任務。”於曄看着小刀開心說道。

小刀也是不明白,自己一個打手,啥時候有重要任務了?

看着於爺叫他過去,他也是撓了撓頭。

於曄在小刀耳旁悄悄的嘀咕兩句後,就微微一笑。

小刀那是聽到渾身冷汗直冒,要知道他根本不會管理地盤,第二自己那地盤中心點,還是大師開的藥店,這不是讓他難做嗎?

於曄也是看出小刀的神情,連忙補充了幾句。

小刀聽後,立即跪謝於爺,他知道他這條命就是於爺救的,如今於爺又教他做人之道,他真的太感謝於爺了。

而於曄不知道今天的一個shan舉,也註定他以後走的更遠,活得更久,更讓他開心的是,收穫一份真正的愛情。

半個小時候,姜衍開着車回到別墅區。

他剛進門時,大家都沒有睡,而是列隊歡迎他。

給他弄的也是很無語,沒想到大家都在擔心自己。

“好了,都這麼晚了,明天你們還要送鈴兒呢,早點休息吧。”姜衍微笑的說道。

“老哥,你這就過分咯,反正明天都休息,要不你下廚慶祝一下吧。”姜萌開心的說道。

姜衍看了一下萬娘,萬娘也是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行,你們搬椅子吧,我來搬爐子。”姜衍無奈的說道。

衆人也是開心極了,紛紛開始忙活起來。

“趙執事,您怎麼看這次案件?”一名巡查員隊長問道。

“應該是武者做的,從背部傷痕來看,這名武者用的是短刃,但從傷痕來看,是鐵絲之類的東西。”趙執事解釋道。

就在趙執事等人分析案件時,一個視頻電話打了進來。

“趙執事,我們已經到了案發現場,您看一下。”

當趙執事等人,看到曹氏大廈頂層現場時,所有人都被鎮住。

“你們查驗一下現場,看看有什麼可疑物品,我這裏一會就完畢。”趙執事說道。

視頻掛斷,一名巡查員走了進來,趙執事監控視頻已經調查,發現可疑人物兩名。

趙執事點頭,然後讓人把屍體送回去鑑定一下,他朝着外面走去。

一名技術科的巡查員打開電腦後,指着一組視頻說道:“從時間上來看,這兩人嫌疑最大。”

趙執事看着兩人,他立即明白,看來是曹剛做的。

因爲他認識視頻中的兩人,一名是青衣門柔籤子,另一名是武當飛葉花。

“好了,視頻保存一下,我們現在就去曹氏大廈。”趙執事說道。

技術人員連忙將視頻保存,就在他打算起身時,趙執事按住了他的肩膀。

“你跟我走,其他人繼續尋找證據。”趙執事喊道。

衆人看着趙執事離開後,也是輕鬆了很多,畢竟領導在,大家都不敢之聲。

半個多小時後,趙執事帶着那名技術人員,從匆匆忙忙的進入曹氏大廈。 當技術人員看到辦公室的場面,直接吐了出來,太血腥了。

“你先出去查看一下監控系統。”趙執事說道。

那名技術人員聽後,也是連忙點頭,他可不想再多待一秒鐘。

“現場有沒有可疑之處?”趙執事問道。

“只發現一枚硬幣,而且上面沒有任何指紋。”一名調查人員說道。

趙執事戴上手套,仔細的看了看硬幣,沒有任何發現後,又將硬幣放入證物袋裏。

“還有什麼發現嗎?”趙執事再次問道。

“從這些人的傷口處,我們一定推斷出兇器和兇手都是這位的。”調查員指着一名倒在門口屍體說道。

趙執事看到那人後,也是一怔,這不就是武當飛葉花嗎?

“那他是怎麼死的?”趙執事走過去問道。

“被某種鋼絲切斷頭顱而死。”調查員解釋。

趙執事點頭,表示明白,他在這些武者屍體中找尋着,他發現這件事情太詭異了。

按照武者境界來劃分,飛葉花不可能這麼厲害,而且這裏還有很多大宗師境界的前輩。

當他看到青衣門的柔籤子時,他點了點頭,看來暗殺市長的人都在這裏了。

只是這裏的事情,讓他想不明白,到底是誰做的?

就在他這樣想的時候,一名巡查員走了進來。

“趙執事,技術員那裏已經將監控調出來了,他覺得很詭異,所以讓您去看看。”那名巡查員說道。

“嗯,保護好現場,你們繼續尋找線索。”趙執事說道。

當他來到另一間房時,技術員還在調整數據,因爲他發現這場景太詭異了。

“趙執事,你看看着個畫面,這是辦公室內部的監控。”技術員指着一個視頻畫面說道。

當兩人在看那視頻畫面時,趙執事也傻了,因爲他看到視頻裏面,衆人開始時在開會,商議着什麼。

但沒多久,衆人又站了起來,好像在尋找什麼,然後衆人齊齊看向一個方向,那裏居然什麼都沒有,他們就好像被都定格一樣。

最後是那位飛葉花叩拜這誰,抽出長刀,朝着吳老橫刀一砍,所有人的頭顱紛紛落地。

其實最詭異的還是那麼硬幣,凌空出現在地毯上,就在飛葉花打算離開時,柔籤子的絲線飛了出來,絲線橫推,飛葉花死屍倒地。

“執事,您看明白了嗎?”技術員哆哆嗦嗦的問道。

趙執事搖了搖頭,一臉的問號,因爲視頻中沒有多出其他人,而卻又出現了,那個看不到的人到底是誰呀?

“你知道現在有這樣的科技嗎?比如把人隱形之類的。”趙執事問道。

“沒有,怎麼可能有呀,除非那不是人,而是神。”技術員搖着腦袋解釋。

“嗯,我知道了,把視頻保存下來吧,準備交給X組調查。”趙執事說道。

技術員聽後也是迷茫,他在國安局這麼久,還沒聽過X組呢。

走出房間,趙執事拿出電話,他翻找到一個名字後,撥打了出去。

電話很快接通:“趙長勝這麼晚了,有什麼事情嗎?”

“盧老,我這裏有一個案件十分神祕,一會我就帶回局裏,希望您能幫我解惑。”趙執事恭敬的說道。

“嗯,好的,我這就派X組員過去。”盧老說完電話,直接掛斷。

對於這位老頭來說,什麼也比上西崑崙事件神祕。

要知道當年他可是花了很長事件,纔開啓崑崙祕境,結果因爲太虛門的介入,所以沒辦法纔將祕境洞口炸掉。

趙執事走回房間,看着技術員還在整理數據,他也是拿出一根菸點了起來。

看着外面的夜色,他的眉頭也皺了起來,因爲這C市要換天了。

姜衍從空間戒指中拿出各種稀有的海鮮,可平時也不吃,就小泥鰍饞的時候,他纔會拿出幾個。

不過今天人比較多,他就多拿出了一些。

“哇,老哥,你這是什麼魷魚呀?這麼大個!”姜萌驚訝道。


就連鐵鈴兒和季琴也是被嚇了一跳,她們就沒見過這麼大的海鮮。

“嘿嘿,這是仙……”

小泥鰍剛說,就被姜衍一眼瞪了回去,小泥鰍也知道說錯話了,連忙閉嘴。

“哦,這是仙島產的魷魚。”姜衍微笑的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