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而現在,鳴人雖然把自己弄得慘兮兮的,驚人的查克拉和體力也幾乎被揮霍清光,卻似乎成功把小櫻逼上了絕境?

小櫻,這種情況下,你要怎麼做呢……?

鹿丸緊緊地盯著場下似乎仍然勝券在握,從容不迫的少女!

「阿櫻的查克拉,在劇烈波動!」站在鹿丸身旁的雛田白眼怒睜,卻是看到了鹿丸看不到的東西,小櫻平靜外表下隱藏的波濤駭浪!

「她製造了如此龐大的查克拉,絕不是要用極純水和水槍術!也不可能是水遁,水遁已經來不及了!」憑著對小櫻的了解,雛田也得出了跟鹿丸一樣的看法。

「阿櫻到底要做什麼!」

一個月沒見,阿櫻是在練習新的絕招嗎?

無來由的,雛田想到了那天站在她身邊的那位叫做白的少女。

那眉黛春山,剪瞳秋水的絕美容顏。

雛田輕笑,為什麼會想到那個人呢。搖了搖頭,重新把注意力投進場下。

場下,春野櫻已經完成了她的忍術。

「冰遁·寒霜冰葬!」

冰冷刺骨的寒氣隨著忍術的完成,瀰漫於整個場地間!

咔嚓。

水在凝結。

剛才還在安靜流淌的渾濁黃水,轉瞬之間便陰凝冰堅,結成了稜角分明、玲瓏剔透的冰塊。堅硬的冰塊層層壓迫下,隱藏在水下、半露於水面的無數影分身,紛紛承受不住高壓而崩潰,散成朵朵白煙。

冰在生長。

水流隨心,寒氣固形。

在少女的操縱之下。轉眼之間,便在冰面上長出一個渾然一體的冰牆,堅如磐石,牢牢護住了自己。影分身投擲的忍具,撞在冰面上,發出了清脆的金石碰撞之聲,只留下淺淺的小坑!

這還僅僅是開始。

接著,寒氣愈加濃烈。在無垠的寒霜中,刀、槍、劍、戟……甚至是最簡單的冰棱,就這樣無窮無盡地從冰面上、從空氣中或伸長延展,或破冰而出,或凌空凝結,如雨後春筍般瘋狂生長出來!

尖銳而鋒利的刀刃,閃耀著凌厲的寒光,轉眼之間便被寒氣塑造成型,極力伸向遠方。無數的刀槍劍戟,竟在短短一兩秒內,便鋪滿了整個場地,高高地延伸到天上!

砰砰砰!

剩下的影分身們,頓時陷入了「冰器」的汪洋大海之中。以數量取勝的分身們,此刻也嘗到了被人用數量堆死的感覺。在連山排海的冰刀、冰峰、冰棱、冰刃等等全方面的追殺下,影分身們雖然奮力抵抗或逃跑,卻左支右絀、顧此失彼,很快便被清理乾淨。

不多時,整個賽場就變成了晶瑩閃亮的冰封國度。

壯麗的景象呈現在觀眾們面前,引來了看台上新一輪的高潮和歡呼。

都市神豪之肆意人生最新章節 此時,鳴人的影分身軍團已經煙消雲散,只剩下本尊還在做最後的掙扎。

然而,筋疲力盡、遍體鱗傷的鳴人又如何躲得過小櫻的忍術。

只見幾條透明水蛇在一雙白皙素手的指揮下翩然舞動,四面受敵的鳴人稍一倏忽,便被水蛇從腳底纏到了腰間、肩膀上。

少女神色淡然,張開的小手猛然合拳。

一股滲人的寒氣便順沿而上,將水蛇凝結成堅硬的冰塊,把鳴人緊緊地束縛在原地,動彈不得,只能任人宰割!

局勢再次逆轉了。

呼——!她深深地鬆了一口氣。

鳴人這小子給了她不少驚喜,那招風遁真是嚇了她一跳,後續的連招也是非常具有針對性。若不是跟白修鍊了一個月,學了幾個新招,說不定她也會陷入苦戰呢!

畢竟是跟著自來也修行了一個月啊,鳴人的進步簡直是肉眼可見。

可是,體力和查克拉都已經枯竭了的話,即使是意外性最高的鳴人,也無法在如此絕境中翻盤了吧?

結束了……

主考官不知火玄間有些意外,又有些意料之中。

他看得很清楚,論實力,春野櫻明顯的更勝一籌,漩渦鳴人幾乎沒有更好的方法對付她,只能用極其消耗查克拉的多重影分身來應戰。能打到這種程度,鳴人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然而,他也只能到此為止了。

站在休息台上的鹿丸篤定了他的看法。

他給鳴人設想了好幾套示敵以弱、攻其不備的方案,全部因為缺乏查克拉和體力而無法奏效。 盛寵:流氓總裁快住手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再好的計策,也得有實施的力量才行。

鳴人確實是輸了。

雛田輕輕地發出一聲嘆息。雖然賽前就知道鳴人贏的希望不大,但是結果揭曉時她還是有些失望。不過,一邊是喜歡的人,一邊是摯友,偏幫哪邊都不好……小櫻能晉級,她還是很高興的。

嗯,必須得高興才對,不然阿櫻又要笑話她重色輕友了!

看台上的觀眾們也知道,這場比賽大概就要結束了。

便開始紛紛議論起來。

內行人看門道,外行人看熱鬧。對於不懂忍者的普通人來說,這場熱鬧也挺精彩挺激烈的,是足夠他們用很久的談資了。

然而場下還有一個人沒有認輸。

「鳴人……你輸了!」

小櫻淡淡地望著被困在冰塊里的鳴人。

「不,我還沒輸!」

鳴人湛藍的眸子里,滿是不服輸的鬥志!

「沒有查克拉和體力的你要怎麼戰鬥?你已經沒有機會了!」

不,我還有機會!鳴人回想起了自來也的訓練——

喂,臭狐狸,把你的力量借給我吧!

冰層,在沿著鳴人的身軀向上蔓延,將鳴人嚴嚴實實地封死在粗大的冰柱中。

新的查克拉,卻從鳴人體內驟然湧出!

狂躁、龐大、陰冷。

叫人不安。令人恐懼。那叫人顫慄的壓迫感,隔著上百米都感應得如此清晰!

明明被封在冰柱中,卻捲起了陣陣狂風!

「怎、怎麼可能!」在場的忍者們,對於眼前這一幕,都感到難以置信!

「明明已經沒有體力了,他是怎麼製造出這麼龐大的查克拉的!」

「不對,這股查克拉……難道是……!」觀眾席上端坐著的日足,不自覺微微前傾了身子,震驚地望著場下的這一幕!

「這是九尾的查克拉……」正中間的看台上,三代火影也不禁動容,「鳴人這小子,是什麼時候學會這招的!」

場下,少女一直從容不迫的姿態終於發生了改變。

宛如實質的龐大查克拉在冰柱中劇烈波動。

亥,戌,酉,申,未……

「忍法·通靈之術!」

轟——!

冰柱轟然爆裂,飛濺而散。

查克拉彌散而形成的巨大煙霧,瀰漫了整個賽場。

透過迷霧,一個數十米高的龐然大物,赫然佇立在賽場上。

隱隱綽綽之間,看不清它的形體,只看到鳴人高高地站在它頭上。

「喂,小子,怎麼又是你啊!」

那巨大的生物開口說道!

ahref=http:起點中文網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閱讀。a502膠水太強力了,分不開。

只好把兩天的更新合在一起了。 橙黃色燈籠大小的眼珠在煙霧中明亮可見。透過迷霧,聲音如雷鳴般洪亮,彷彿有人在耳邊打鼓一樣震撼。

這必是一頭巨大得難以想象的生物。

光看眼睛,光聽聲音,便足以令人顫慄!

煙霧很快散去。

那巨大的通靈獸,終於在所有人面前露出了廬山真面目。

——一頭足有四層樓房高的蛤蟆佇立在冰面上!

嘴裡叼著兩人高的煙斗,身上披著操場大小的黑色披風,腰間掛著一柄十來米長的巨刀。

以及……體內深淵般龐大的查克拉量。

光是漠然聳峙,小櫻便感到一股如淵如獄的氣勢壓在她身上!

看台上一時之間竟鴉雀無聲,彷彿所有人都被巨獸所震懾,不敢大聲說出一句話來。

「居然把自來也的通靈獸——文太給召喚出來了!」三代目和他身後的一名暗部震驚地自語著。

小櫻捂緊嘴唇,一言不發。

她已經認出了,這隻巨獸就是蛤蟆文太。

三忍的御用通靈獸之一,戰鬥力非常恐怖。

上一次與巨型生物戰鬥,還是在死亡森林遇上大蛇丸的那場戰鬥中。

那一次,她面對的是大蛇丸通靈出來的巨蛇,體形同樣的龐大,氣勢和查克拉質感卻遠不如眼前的巨型蛤蟆。 娛樂小白進化史 醉-傾城 如果一定要做對比的話,它給小櫻的感覺,更接近於大蛇丸才對!

不過,作為通靈獸的文太,還遠遠比不上大蛇丸對小櫻的威脅程度。

畢竟,文太體形太大了,相比之下,少女這麼嬌小的目標它便很難把握了。反之,小櫻對付文太這麼大的目標就很具有優勢了。

所以,雖然被文太所震撼,但小櫻仍然對自己很有信心。

她只是有點不爽,打到這種程度了,鳴人還能開掛……這還有天理嗎!感覺就像是現實的火影世界一下子變成了熱血中二戰鬥漫,主角說爆種就爆種了!

哼,欺負我們這些配角沒有人權嗎!

稍微吐槽了一句,小櫻便迅速把心思轉回到戰鬥上去。

鳴人之所以能爆種,倒不是真有主角光環,而是因為他有一個好父親把九尾封印到了他體內,感知到危險或者查克拉枯竭時會把自己的查克拉借給他用。他是天生自帶外掛的人民幣玩家,別的人——尤其是她這樣的普通家庭出身的女孩,是沒法比的。

小櫻之所以罕見地在戰鬥中走神了,則是因為她對面那兩個活寶,居然當著對手的面內訌起來了。

「臭小鬼,你在我頭上吵什麼吵啊!快給我滾下去!」

「混蛋,我剛才表現得這麼謙虛,你就把我貶得一文不值,蹭鼻子上臉了啊!」

「哼,小屁孩!你是誰啊,憑什麼要我看得起你!」

「氣死我了,你可是我漩渦鳴人召喚出來的,我就是你的主人!你得聽我的才對!」

「混蛋小鬼,你知道自己在跟誰說話嗎?居然敢自稱是我癩蛤蟆文太的主人……你想找死啊?是不是!」

……

小櫻非常無語地發現,鳴人居然在三言兩語之間,就屈服於文太的氣勢之下,幾乎要給文太當小弟了。

鳴人應該不是第一次召喚文太吧,怎麼好像沒跟文太溝通過的樣子,是第一次的召喚出了什麼意外嗎?

作為把通靈獸召喚出來的忍者,居然要當通靈獸的小弟……

這是忍者之恥吧?!

少女心中腹誹。

她已經看不下去了。比賽還沒結束啊,就這樣旁若無人地內訌起來真的適合嗎!剛剛還打得如火如荼精彩紛呈的戰鬥,突然轉變畫風變成逗比搞笑風……

「咳咳。」

春野櫻上前一步,抬手控制一塊冰棱捅了捅一下文太的腳丫,打斷了一人一獸的搞笑對話。

「喂,我說,你就是鳴人新簽約的通靈獸?看起來本事不怎麼樣,口氣倒是挺大的嘛!」

櫻故作冷笑。

「鳴人可是我小弟……你想從我這搶人,問過我了嗎!」

她對文太的囂張已經看不過眼了。文太欺負的,可是她的小弟!

文太終於正眼看向了小櫻——理論上它被召喚過來要對付的敵手。

對於查克拉量一般、氣勢也稱不上浩大的粉發女孩,文太並沒有放在心上。這樣的忍者,它見得多了,過去忍界大戰的時候,它一巴掌就能扇死好幾個。

只是,光是它身上的氣勢,就足以嚇退那些宵小一般的人物。沒想到,居然還有人敢上來挑釁它……

連自來也,都不會對他說這樣的話。

「你的口氣可真大啊,小鬼!竟敢質疑我的本事,你是想挨揍嗎?」

文太耷拉著臉,陰沉地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