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而此時遊戲中,呂布的大招已經落下,蒙犽不出乎意料的被呂布的大招給擊飛了,看到這一幕的沈民腦袋上滿是問號,這不是被擊飛了么?

可是下一秒發生的一切讓沈民整個人都是懵逼了。

蒙犽被擊飛落地之後,呂布的一技能的的確確是打在了蒙犽的身上,但這個時候呂布的傷害根本不夠!

正當呂布準備發動一技能和二技能繼續消耗的時候,問題來了!

蘇黎不是傻子,自然是不可能等著呂布就這樣子消耗他,而這個時候蒙犽站著的地方就是一個天然的二技能的樂園!

一個二技能下去,二技能的光線在這個地方四處彈射著,不知造成了一次傷害!

而後一技能的開啟更是讓呂布傷上加傷!

永遠不要跟一個射手貼臉打架,尤其是劉備和蒙犽這種射手!和他們貼臉打架受傷的絕對是你!

不要和他硬碰硬,他受的是傷,你丟的是命!

此時蒙犽的第二形態還沒有消失,一個一技能的掃射下去呂布的血量直接是見底了!隨著最後一發普攻,呂布徹底的倒在了這個地方!

「蒙犽擊殺呂布!」

沈民驚訝的回過頭看著紀清焰,這個時候的他才是注意到這個地形位置!這個地形位置雖然對呂布的大招來說並沒有什麼特殊的,可是對於蒙犽來說簡直是樂園!

因為蒙犽的二技能並不是打出來打在人的身上就沒了的!他碰到阻擋物會彈射的!這是多次傷害!

「卧槽,果然還是老大心機深,你們這些玩戰術的,心都臟!」

蘇黎翻了個白眼,當然是聽到了沈民的話:「我說沈民,小心我扣你工資啊。」

沈民連忙是一副狗腿子的樣子蹲在蘇黎的旁邊嘿嘿嘿的笑著:「那個隊長啊,我覺著你這麼英俊瀟洒,風流倜儻的人應該不至於扣我工資的吧?我哪點工資您就別惦記了唄。」

蘇黎噗嗤一聲,直接是被沈民逗笑了,他看著沈民:「行了你,趕緊麻溜的給我去一邊兒去,沒啥可說的。」

王賽冷哼一聲,把手中的戰機放了下來:「呵呵,不過是一條命而已,你還不一定能夠贏了我呢,別在這瞎開心。」

蘇黎嘴角勾勒出來一個弧度,他的眼睛裡面閃爍著點點光火:「哦吼?我說隔壁老王,你這就不認輸了吧?」

他低下頭,操控者手中的蒙犽直接把上路的一塔也給拆了:「那你就看看,這一場比賽到底你能不能贏了我。」

說完就低下頭繼續開始清理兵線,王賽也是冷哼一聲不再說話等待著復活時間的到來,等到復活了之後,王賽直接來到了野區開始清理兵線。

他的經濟已經是落後很多了,絕對不能夠再繼續落後了! 紀清焰看了一眼怒氣騰騰的王賽,臉上勾勒出一抹微笑。

「你覺著這個時候你家隊長會怎麼針對王賽?」

沈民回過頭,看著屏幕,然後才是緩慢的猜測到:「這個時候王賽為了追上自己的經濟落差,應該是會去野區。」

他的嘴角勾勒起來一個細膩而又略帶嘲諷的笑容,看起來十分的不屑:「但是王賽忘記了,蒙犽的技能在野區裡面更佔據優勢。」

沈民雙手環抱在胸前,斜斜的倚靠在牆壁上看著這一幕的發生:「所以王賽不知道他要發育經濟在其他幾路發育是最好的。」

紀清焰點了一下頭,心裡對沈民的不滿也是消失了許多。

在之前沈民猜測蘇黎會失敗的時候,紀清焰對於沈民的判斷力就有一點懷疑。

她知道蘇黎想要建立一個強大的戰隊,並且是拿到冠軍。

但是一個強大的戰隊絕對不可能只有一個強大的人帶領,如果一個戰隊只依靠一個核心,一個強大的人帶領的話,那麼遲早會沒落的。

只有戰隊裡面的所有人都非常強大的時候,這個戰隊才能夠永遠的昌盛,這是亘古不變的道理。

而剛才紀清焰問沈民的那個問題,就是對沈民的考驗。

只有沈民回答對了那個問題紀清焰才能夠放心,如果沈民的回答不能夠讓紀清焰滿意的話,她就會考慮跟蘇黎說一下這個事情。

遊戲中。

王賽果不其然正在野區清理野怪試圖追上落下來的經濟,但是這個時候蘇黎怎麼可能給他機會?

蘇黎已經是來到了對方的野區。

在王賽還沒有反應過來之前,蒙犽的二技能已經是再次發射。

野區之中很多阻擋物,而這些阻擋物就是蒙犽二技能天然的幫手。

一道道金色的光線在這些阻擋物之間來回的彈射著。

呂布身上的血量僅僅只是被一個二技能就是給消耗掉了一格半。

更何況蒙犽的真正傷害還沒有到來,隨著蒙犽的普攻進行,蒙犽的第二形態激發了。

在第二形態下蒙犽的一技能,簡直就是炮台一般,猛烈的炮火直接是砸向了呂布。

這個時候呂布頭頂的血條已經是下降到了一半,已經到了一個很危險的地步。

王賽十分果斷的開啟大招,直接開始逃命。

在他的血量還剩下兩格半的時候,呂布的大招已經啟動,只見他直接跳到了半空當中,而後飛到了防禦塔下。

蘇離嘴角挑起來一個冷笑,看起來十分的邪魅:「跑?跑有用嗎?!」

他發動蒙犽的大招,而後蒙犽大招的範圍瘋狂的擴大,一個藍色的圈子開始在小地圖上面出現。

當藍色的圈子覆蓋了幾乎小半個地圖之後,一個個的炮彈開始從蒙犽的身上發射出來,沖向呂布。

在呂布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一個個的炮彈已經是落在了他的身上。

一個炮彈的傷害並不高,但是連續幾個炮彈落下之後,呂布本來就已經危險的血量見底了。

「蒙犽擊殺呂布!」

擊殺了呂布之後,蘇黎並沒有猶豫,直接是來到了中路,這個時候中路的兵線已經是推到了塔下。

隨著蒙犽的加入,中路的二塔瞬間便是爆了,而這個時候蘇黎帶著剩下的兵線開始攻擊王賽剩下的高地防禦塔!

因為有著兵線的阻擋,高地防禦塔沒有高額的護盾傷害,不過是轉眼之間已經是被蒙犽的傷害給打掉了一半!

但是這時候,蘇黎卻是沒有繼續攻擊防禦塔,而是轉頭去了主宰那裡!

沈民一挑眉頭,但是卻並沒有說什麼,這時候推水晶並不是一個好的選擇,反倒是打掉一個主宰才是好的選擇!

紀清焰嘴角帶笑,看著沈民問道:「你覺著蘇黎為什麼要打主宰?」

沈民即便是在怎麼笨蛋這時候也是已經反應過來了紀清焰的目的,他環抱著手,臉上帶著一抹微笑的神情:「其實很簡單的,就是因為這時候推水晶不是一個好的選擇。」

紀清焰挑眉:「何以見得?」

沈民低聲道:「因為連續掉了兩座防禦塔,天美的防禦塔機制會啟動,這時候的水晶會有一個高額的護盾傷害,而這個時候的呂布就要復活了,自家的兵線又是已經馬上就沒有了。如果這時候推水晶只會陷入一個尷尬的居民啊。」

他攤了攤手:「那就是沒有兵線的抵擋,水晶不僅有天美增加的高額護盾,還會有一個見面傷害的屬性,到時候呂布在塔下優勢就出來了就可以繼續拖延。」

「而這個時候,如果打主宰的話就好說了,呂布必定會先清理兵線,防止水晶被兵線退掉,等隊長打完主宰,就會有主宰先鋒出現,憑藉著主宰先鋒隊長應該就能拿下這一場比賽了。」

他抬了抬頭,看了一眼遊戲中:「你看,隊長已經拿下來主宰了。」

隨著沈民的話落下,遊戲中也是傳來一個聲音

「主宰已經被擊殺!」

王者峽谷的上空,一道道的烏雲匯聚起來,剎那之間電閃雷鳴,這是主宰被擊殺之後的特效!

蘇黎操控者蒙犽在這雨中行走著,他的臉上帶著點點的笑意:「啊,主宰來了。」

蒙犽矮小的身體立刻是跟著主宰先鋒一起朝著王賽的水晶走過去,這個時候的王賽已經沒有任何的退路了!

王賽一咬牙,直接是走出了水晶,他必須是在主宰先鋒到達水晶之中前阻攔先鋒,否則的話蒙犽絕對會趁機直接點塔!

只見他直接是衝出了水晶,而後一個二技能減速增加護盾。

這個時候因為有著兵線的存在,呂布身上的護盾簡直是厚到了一定的程度,而這個時候蒙犽來了!

現在的蒙犽直接就是第二形態的蒙犽!

照例是二技能的彈射出手,而後緊跟著的就是一技能的掃射!

此時此刻的蒙犽就如同是一個狂暴的火力少年一樣!他手中的機關槍瘋狂的掃射著,要將身前的一切阻礙全部都是清理乾淨!

蒙犽臉上的笑和蘇黎臉上的笑詭異的重合了:「你輸了!」 當蘇黎的笑聲落下,蒙犽手中的槍炮之中再次迸發出來一枚子彈,這枚子彈直接是打中了早已經殘血的呂布!

「蒙犽擊殺呂布!」

遊戲界面再次出現了這一道聲音,而這一次和之前不一樣的是,這一次的聲音之中夾雜著另外一個聲音!

那是清脆的水晶破碎的聲音!

「啪!」

王賽直接是將手中的戰機摔在了地上,戰機與地面碰撞發出一聲清脆的響聲,這個時候王賽的臉色陰沉的如同能夠滴出水來,讓人看著就覺著想要避開這個人。

蘇黎老老實實的把手中的戰機放在桌子上,之後才是開口,聲音之中帶著一抹戲虐,他的眼睛撇了一眼地上的戰機:「我說老紀啊,這個作戰室的戰機都是高端貨吧?賠一個得不少錢吧?」

紀清焰似笑非笑的走上前去,看了一眼地上已經被摔得七零八落的戰機,臉上笑意瀰漫著:「你說的沒錯,這個戰機的確是高端貨,但是王小少爺家裡有錢,不在乎這一點的。」

蘇黎一臉原來如此,原來這個王賽是個敗家子的樣子看著王賽,臉上滿滿的都是嘆息:「哎呀,這可真的是崽子賣爺田不心疼啊。」

他站了起來,伸了個懶腰,一步一步慢慢的走到了王賽的身前:「那王小少爺可是記住了,千萬千萬是記得賠償別人錢,不然的話,我怕天美的人來找你哦。」

說完這話,蘇黎還是挑了一下嘴角,他臉上的神色要多氣人就有多氣人。

沈民縮了縮脖子站在蘇黎等人的身後,一臉的納悶,今天的蘇黎實在是太有攻擊性了吧?簡直是嚇人。

他看了一眼坐在沙發上,一臉陰沉,緊握成拳頭的雙手上青筋暴起的王賽突然是開始心疼這個王賽了。這傢伙也實在是太可憐了吧?竟然是能讓隊長開啟全面毒舌系統。

嘖嘖嘖,嚇人哦。

王賽猛的抬起頭,臉色陰翳,他的眼角泛著微微的紅,那是被蘇黎氣的了。

他這個人這輩子最討厭的就是別人說他是敗家子,雖然他真是個敗家子,但是他對他的那個父親沒有絲毫的好感。

現在的蘇黎真真的是觸犯了王賽心裏面最深處的那個地方,他嘶啞著嗓子,臉上神情不定:「你說什麼?」

蘇黎聳了聳肩膀,臉上帶著無奈:「我說,你別忘記賠償作戰室這個戰機的錢,怎麼了?難道勤儉節約也是錯了?「

他回過頭,看著紀清焰:「我說清焰,難道我感慨一下也錯了?」

紀清焰看著王賽的臉色差點是沒忍住笑了出來,她看著故意搞怪的蘇黎的眼睛,然後才是輕輕的咳嗽了一聲,之後說道:「咳咳,你沒說錯,勤儉節約一向是我們的傳統美德。」

她低聲笑到:「所以下次王小少爺記得千萬別亂砸東西了,不然王叔叔跟在你的後面給你賠錢,多少錢都不夠賠的。」

王賽猛的是站了起來,身上漂浮著點點陰沉的氣息,他直接是揚起來了拳頭。

在紀清焰和沈民幾個人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王賽直接是揮舞著拳頭沖向了蘇黎,他這時候兩個眼睛都是泛著紅色的光芒。

這個時候的王賽幾乎是已經是失去了理智!

蘇黎冷笑一聲,手直接是伸了出來,一下子握緊了著王賽的拳頭,王賽的拳頭在他的手中就如同被一個鋼鐵一般的鉗給牢牢握住了一樣!

他上前一步,望著幾乎已經喪失理智的王賽,冷聲的開口道:「我說王小少爺,你這是打算做什麼?難道輸了比賽還不夠丟人,竟然還想在這裡直接動手打人?」

這時候沈民等人已經是反應了過來,都是走到了這蘇黎的身前,他們的臉上都是帶著驚訝和不可思議。

倒是紀清焰噗嗤笑了一聲,她輕輕的搖了搖頭,而後走到了蘇黎的身邊,她的眼睛之中閃爍著的是讓人害怕的光芒。

她回過頭,看著蘇黎:「蘇黎,把他的手放開。」

紀清焰的聲音清冷無比,讓人聽著就是覺著如同能夠看到高山之上的雪蓮一樣,只是這紀清焰絕對不是什麼高冷的妹子,而是一個女王!

她撩了一下頭髮,而後走到了這王賽的身前,眼睛裡面帶著絲絲冷意,這個時候的紀清焰是看不起王賽的,比之前的時候更加看不起王賽。

「來,動手,我倒是要看看王小少爺是怎麼動手打人的。」

王賽眼睛緊緊的盯著紀清焰,口中的呼吸沉重,雙眼發紅,但是他不敢動手,他自己也是知道紀清焰的背景,如果這個時候動手了,後果很嚴重。

他深深的吸了口氣,而後吐出了一口長長的氣,他臉上強行的出現了一抹微笑,那一抹微笑下面是剋制不住的憤怒。

王賽輕笑一聲:「動手?我當然不會動手。」他扭過頭,看著蘇黎,眼睛上上下下的掃視著蘇黎的身體,而後幾乎是從牙縫裡面擠出來了一句:「真希望你的戰隊能夠走到最後,千萬別讓我失望啊。」

蘇黎翻了個白眼:「我們戰隊一定是能夠走到最後的,但是么,某些戰隊能不能遇到我們就不一定的,畢竟某些人的實力啊。」

說到這裡,蘇黎直接是嘆了口氣,然後不繼續說了。

但是那一雙能夠說話的眼睛裡面無一不在標誌著,沒錯我就是看不起你,我就是覺著你不可能做到,我就是覺著你的實力太菜了。

王賽的手在袖子裡面緊緊的握成了拳頭,他只是冷哼一聲,放了一句狠話,然後扭頭就直接走了。

蘇黎看著王賽的背影,撇了一下嘴,這時候沈民唯恐天下不亂的喊了一句:「喂喂喂那個什麼王少爺,你可千萬記得賠償作戰室戰機啊?」

王賽的身影明顯的愣住了一下,然後才是繼續往前走著。

蘇黎看了一眼沈民幾個人,也是笑了笑然後一起走出了作戰室。這個時候,翔宇戰隊和那個不知名的戰隊之間的比賽已經是結束了。

毫無疑問的,這一次的戰鬥翔宇戰隊贏了,而且還是贏得非常的順利。 就如同之前荊城戰隊和零度戰隊那麼順利的順利,翔宇戰隊也同樣是和另外一個戰隊打了個2:0,但是對方戰隊比較倔強。

倔強的非要打最後一場,然後最後比分3:0。

柳中東神色中帶著點點的害羞,他本來就是這樣子一個人,倒是簡之單在他的旁邊笑的十分的開心:「哎呀隊長,第一場比賽都贏了,就別這麼的害羞了,來笑一個。」

王松也是站在柳中東的旁邊,臉上瀰漫著笑意,這一局比賽結束之後,馬上就要進行預選賽的第二輪比賽了。

預選賽一共是有三輪比賽,每一輪都是會淘汰一半的隊伍。到最後留下來的那些個戰隊才是能夠進入下一輪賽制。

如果是之前的比賽,那麼預選賽也就是一輪賽制,但是這一次的情況不一樣,這一次的高校賽天美不知道發什麼瘋,直接是選上來了小一百支隊伍。

雖然這一小一百支隊伍會在三輪的預選賽之中就是淘汰大多數,但是到最後留下來的數量還是遠遠的超過了之前能夠通過預選賽進入下一輪比賽的人數。

幾個人往台下走去,這時候該他們退場了。

柳中東正在想著什麼的時候,眼睛突然是一亮,他看到一個人,一個熟悉的人,蘇黎!他連忙是看著那個方向喊道:「蘇隊長,蘇隊長!」

蘇黎正在和身旁的紀清焰說這什麼,突然是聽到有人喊自己,他回過頭去,卻是看見剛剛比賽完的柳中東正在跟自己打招呼。

沈民站在蘇黎的旁邊,看著柳中東挑起來的樣子沒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哎呀呀,這個柳中東小傢伙還真的挺有意思的啊?」

顏銅翻了個白眼,小聲的嘀咕道:「我說沈大哥你也沒有很大好不好?這樣子叫別人小孩子,真的是過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