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而此刻。

喬拉丹皺著眉,盯著這尊饕餮鼎,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是好。

破開肚子掏出來,自己也是必死無疑。

繼續放任其不管,那就是在等死。

修鍊?

自己在成長,這饕餮鼎卻更是在成長,以前從靈石內煉化出來的靈石,自己還可以吸收一點,現在倒好,全都被饕餮鼎吸收了,再修鍊下去,雙方的差距,只會越來越大。

算來算去。

貌似,好像,大概,除了等死,沒有別的出路了。

「你大爺的!」

恨恨的罵了一句,喬拉丹再也支撐不住那強烈的疲憊感,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白骨也無奈的搖搖頭,「好吧北哥。你放心,我會儘力的。」

有了白骨的承諾,張北羽放心不少。說實話,從他知道自己鐵定要被開除的時候,就有了這種擔心。

不管他們多強大,畢竟還沒有到達三高的巔峰。誰知道張尊會不會在背地裡搞點小動作。張北羽一走,所有的瑣事自然而然的壓在了江南身上。

立冬雖然是個行事果斷的人,判斷能力也高於同齡人,但是平常這些亂七八糟的事他絕對不會管。思來想去,他還是覺得白骨是個輔助江南的最佳人選。

……

來夜總會玩的人基本上到十二點左右就撤退了。能談好的就帶出台了,有本事的直接約上免費炮,再不濟也得找個髮廊、桑拿啥的泄泄火。

張北羽他們可不一樣,喝到凌晨3點多才出來。

眾人各自離去,張北羽自然和王子一起走。 農家媳婦:富貴臨門 兩人去上次的酒店開了房,一進到房間就是一陣乾柴遇烈火。

他們倆都喝了點酒,借著酒勁更放得開,狀態也相當不錯。

張北羽又是折騰了一整夜,一覺睡到了第二天下午。

……

在隨後的幾天里,張北羽抽空就去診所練功。其餘的大部分時間都是跟著江南出去玩,認識了很多江南的朋友。無非就是唱唱歌,吃吃飯,打打麻將什麼的。晚上,只要是王子能出來,兩人必定去修鍊一番。

年輕人精力旺盛,有時候張北羽突然想了,就會立刻叫王子出來,直接鐘點房走起。

總之,開學前的這段日子過得很開心。

在這些天里,有一個人不得不提,那就是趙雨橋。

基本上從江南旅遊回來,每天都跟趙雨橋在一起,再加上後來的張北羽,三個人儼然組成了新的鐵三角。

這樣沒羞沒臊的生活持續到開學的前一周。

某一天,張北羽在宿舍睡到中午,迷迷糊糊的起床。正巧看見江南一邊刷牙一邊走進來。

「小北,今天帶你去見個人。」江南含糊不清的說。張北羽問是誰。

「海高,唐禮。」

……

路上,江南告訴張北羽。唐禮也是他從小玩到大的朋友,跟他的關係幾乎和趙雨橋、三寶一樣。

「唐禮是我在海高最好的朋友,混得還不錯。之前我就跟他打過招呼了,今天讓你們倆認識一下,以後你去了海高也有個照應。」

江南跟唐禮約在了浩海。

張北羽他們倆早早就到了,兩人在二樓的吧台旁邊,一人點了一杯奶茶。等了大概是十多分鐘,江南電話響了。他接起電話,對張北羽使個眼色,意思是唐禮來了。於是,起身下樓去接。

很快,江南帶著一個與自己年紀相仿的少年走上來。張北羽轉頭看了一眼,這人身高在比自己矮了半頭,估摸著一米七八左右,長相白白凈凈的。與之趙雨橋的硬朗英俊相反,反而有點可愛,儘管這樣形容一個男生不太好。

他徑直走到張北羽面前,微笑著伸出手,「三高北風要來我們海高,簡直就是我們學校的榮幸!北哥,在下唐禮。」

張北羽也站起來跟他我了握手,「客氣了!」

接著,江南坐在兩人中間,給他們互相介紹了一下。

唐禮人如其名,很有禮貌。張北羽挺煩拿范的人,但唐禮的禮貌讓人不感到絲毫做作。想到自己要在海高度過一年多,這唐禮肯定是陪伴他左右的人。所以,張北羽也十分真誠的跟他交流。

三人聊了一會,江南開口道:「小禮,你給講講海高的事。」

這個「事」自然指的是海高混混們的情況。

唐禮微微一笑,詳細的為張北羽介紹了一下海高。

這所學校,雖然是以嚴格著稱的名校,但仍舊有不少混混。這也是張北羽擔心的一個問題,他去海高是奔著學校去,可不想在三高一樣,惹上那麼多麻煩。

唐禮說,從表面看,海高的風平浪靜是因為從名義上講,有一個人扛起了海高的大旗。可實際上,仍有很多分散勢力是不承認的。

海高的這面大旗,是號稱「除了家境,樣樣強過齊天」,在盈海各高中頗有威望的——房雲清。

房雲清,常年處於海高模擬考年級前三名,各種奧數比賽、作文比賽第一名,學習成績好到當初進海高都沒花錢,學費全免。為人友善,朋友遍布盈海,深受老師和同學們的喜愛。更是從小練習拳擊,體魄健壯,每年運動會不拿三五個第一名都不好意思回班。而且,據說長得比江南還帥。

形容他就兩個字:完美!所以說,除了家境以外,其他方面都能壓過齊天。

這樣一個人,卻是一個混混頭子。

最令人瞠目結舌的是,他算是整個盈海市所有高中混混里,第一個成立了「合法化」社團的人。在海高名聲最大的課外活動社團——青雲社。

青雲社,對學校的層面來說,是一個傳統文化交流社團。可是大家都心照不宣,這就是一個混混們的組織。

也正是因為房雲清德智體美勞兼優,才獲得了學校批准,成立了這個課外活動社團。實際上就跟籃球社、街舞社、文學社什麼的差不多。

「不過這些都是表面現象,實際上房雲清從沒停止清剿其他勢力的腳步。他是個野心極大、城府極深、手段極狠的人。」

唐禮用了三個極字,代表著房雲清在他的心目中的確是個很辣手的人物。

在海高,青雲社是遠高於其他勢力的存在,算是第一檔。

第二檔中有兩股勢力。 億萬隱婚:高冷總裁追妻99天 一是以賈丁、駱葉為首的近二十個人,兩個老大一武一文,從沒停止過對青雲社的反抗。第二是管家兄弟,老大管天,老二管地,老三管人。三胞胎的哥仨,常常讓人分不清誰是誰。他們在海高有點類似恐龍,手下人比較多,全都叫出來得有五十個。

張北羽一聽這名字嚇了一跳,心想這父母真是望子成龍啊。

第三檔就是些散兵游勇了,唐禮說自己就屬於第三檔了。

江南笑著拍拍他說:「行啊,能在海高那地方混到第三也不錯了。」唐禮苦笑著搖頭,「可不是么,一共只有三檔。」接著,他看向張北羽,突然兩眼放光,「不過這回可就不一樣了,北哥來了,說不定我還能升級呢!」 天亮之時,青松來報,前去打探消息的弟子回來了,那青蒼派,已經距離狐岐山不足百里,昨夜安營宅宅,今晨再度出發。

此番青蒼派來襲,可謂是傾巢出動,來勢洶洶,除了那銀槍真人楊元天外,其座下七大弟子,來了六人,加上被喬拉丹弄死丟下懸崖的傻逼青年,七大弟子齊了,再加上一些三代弟子,浩浩蕩蕩,足足五十多人。

這樣的實力,以當初的金劍門,莫說楊元天是個結丹境高手,就算他不出手,光是青蒼派門下弟子,也能將金劍門殺個雞犬不留。

當然了。

現在三派合一,實力飆升,除了兩大結丹境高手坐鎮之外,下面還有上百名弟子,比那青蒼派,可是強了一倍有餘。

百里之距,對普通人來說,很是遙遠,可是,對於修真之士來說,實在是不值一提,以那結丹境修士的御空飛行之速,這百里之距連一個時辰不用便可飛度,便是那些低級修士,騎上一匹靈獸,也就兩個時辰便可橫跨。

顯然。

一場大戰,必在今日爆發。

派弟子告知萬獸真人和丹辰子,很快,二老來到大殿。

「見過萬獸真人,見過丹辰子。」

行了一個禮。

喬拉丹便不再客套,直接說道:「此番青蒼派來襲,氣勢洶洶,至多兩個時辰便可抵達,我等該如何抵擋,還請兩位長老出個主意。」

主意?

萬獸真人滿不在乎的說道:「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他敢來,老子就敢殺!」

丹辰子也是志得滿滿:「老夫近日修鍊那御劍術頗有心得,那楊元天不來則已,來了,便要讓他橫死當場!」

很自信。

也確有自信的實力。

不過。

喬拉丹搖了搖頭:「所謂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以兩位長老實力,想要擊殺那楊元天,倒也夠了,可是,萬一那楊元天狗急跳牆,對我等門下弟子出手,那可就屍橫遍野了,況且,此番青蒼派來襲,可謂是傾巢而出,門下弟子眾多,亂戰之中,更難保我等門下弟子之安全,萬一要是死傷過多,那可就賠大發了。」

喬拉丹這一說,萬獸真人和丹辰子也皺起了眉頭。

確實如此。

雖說兩人已經修鍊御劍術數日,頗有心得,可是,跟那一生浸淫在殺伐之術的楊元天比起來,依然略遜一籌,兩人合擊,倒也不懼那楊元天,可萬一楊元天發了怒,偏偏要殺普通弟子泄憤,兩人卻也阻止不了。

至於上百人的大戰,死傷肯定也是在所難免。

都是自己的弟子,死上一個都心痛,若是死的多了,那可就要命了。

該如何是好?

倆老頭,將目光,鎖定在了喬拉丹身上。

「你小子鬼點子多,趕緊想個辦法!」

「有話就說,有屁快放!」

對於喬拉丹,這倆老頭從來都不客氣,訓起來就跟訓自家弟子一般。

喬拉丹卻也不惱,雖身份地位相同,可是,境界在那擺著呢,被倆老頭訓,那也是正常的。

至於應對之法,喬拉丹早就想到了。

「丹辰子前輩,晚輩冒昧的問一句,以你現在的實力,若是對上家師,可抵擋多久?」

這!

丹辰子臉上很是些不爽。

當初被虛靈子壓制的太慘,想起虛靈子,就恨得牙痒痒,此刻被喬拉丹痛揭傷疤,自是惱怒得很。

不過,喬拉丹既然問了,丹辰子卻也不隱瞞:「老夫現在也掌握了那御劍術,就算打不過你師父,卻也能支撐個上百招不敗,若是死磕起來,半個時辰沒有問題!」

半個時辰?

喬拉丹扭頭又看向萬獸真人,也是同樣的問題。

萬獸真人卻就稍微強了一些:「老夫有靈狼輔助,一個時辰應無大礙,若是丹辰子捨得丹藥的話,老夫能戰上一個時辰!」

妥了!

喬拉丹雙手一拍,已經計定。

「我等勢力強於那青蒼派,既然如此,不如轉守為攻!」

「萬獸真人,你備足丹藥,先去挑釁,引那楊元天追殺於你,待楊元天離去,我和丹辰子前輩便率門下弟子,襲殺青蒼派大軍,務求以最快的速度、最小的代價,將青蒼派弟子盡數誅殺,而後,我等再一起圍攻那楊元天,到時候,便是他有通天手段,也在劫難逃!」

噝!

此計一出,倆老頭倒吸一口涼氣,看向喬拉丹的眼神,就跟在看一條惡狼似的。

「你小子,好狠!」

「老夫貴為結丹境修士,卻要去殺那些才築基鍊氣的小傢伙,唉,晚節不保啊!」

晚節不保?

那就是同意了!

「既然如此,便召集門下弟子,即刻出發,野狼谷乃是青蒼派必經之地,我等便去此處埋伏!」

一聲令下。

靈劍宗傾巢而出,除了留下一小部分弟子鎮守山門,免得被盜賊光顧之外,其餘之人,皆盡沖了出去。

不過幾盞茶的功夫,這近百號人,便抵達了野狼谷。

野狼谷雜草叢生、亦有不少小樹林,近百人埋伏其中,絲毫不用擔心被敵人發現。

「萬獸真人,楊元天便交給您啦,一定要拖住他,不能讓其回援,亦不能讓其逃走!」

此番大戰,任務最艱巨的就是萬獸真人了,喬拉丹不得不叮囑一番。

老頭很是不屑,一拍胸膛:「交給老夫了!」

不久。

野狼谷另一端,群馬疾馳的呼嘯聲響起,卻是那青蒼派的大軍,疾馳而來。

「嗷嗷嗷……」

狼嚎聲,突然響起,血腥的殺戮威壓,席捲野狼谷。

伴隨著這一聲狼嚎。

「啊嗷嗷……」

整個野狼谷內的野狼,似是得到了命令一般,齊齊昂首長嘯。

「咴咴咴咴……」

出於動物的本能,這些疾馳的駿馬,齊齊的停了下來,原地轉圈,任憑青蒼派弟子如何鞭笞,愣是不敢再上前一步。

卻就在青蒼派弟子怒氣沖沖的抽打馬匹的時候。

一道身影,凌空飛至眾人上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