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而有了龍影的命令,銅錘三人立即都停下了手上的動作,雖然被龍影臭罵了一通,但他們卻是一點脾氣都沒有,臉色漲的通紅。

丟人,太特么的丟人了!原本以為三人一起聯手會把這陳天好好教訓一頓,沒想到結果自己三人卻是被人家教訓了一頓,這結局真特么的出人意料,窩心至極!

男人婆此時也被雷的不輕,一開始她還在怪陳天不肯與自己打架而生氣,現在她算是明白了,自己在人家陳天手中根本不是菜,人家是懶得欺負自己。

有了這樣一個想法,男人婆的內心很受傷!

一直以來,她在龍怒之中雖然不算是頂級戰力,但好歹也在中等靠上,平日無人膽敢招惹她,所以漸漸的她也就養成了一種霸道,越來越爺們的氣勢。

可惜,今天自己卻是連被人家欺負的資格都沒有,這特么的能不受傷嗎!

「都還愣在這幹什麼?傻眼了是吧?心中還不服氣是吧?」龍影再次開口,冰冷的目光掃視了一圈,繼續說:「哼,平時一個個牛氣的不行,以為天下就你們最大了,無敵了,驕傲自大,懈怠訓練,你們知不知道這些毛病,會讓你們在戰場上丟了命,你都還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現在見識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

龍影的話很直接,很生氣,事實上她生氣倒不是因為銅錘三人輸給了陳天,這個結果她早就料到了,這也是她非讓陳天出手的原因,所以她沒必要因此而生氣。

真正讓龍影揪心的,是看著這麼一群兄弟姐妹,那種恨鐵不成鋼的氣,龍影比他們大不了幾歲,甚至比某些老隊員還要小几歲,可是她是內務部的副部長,是大隊長,這些人都是她的兵,她有資格在這裡罵人,也有必要在這裡罵人。

一切的原因都是因為,這兩年龍怒成員折損的實在厲害,其中不少的兄弟姐妹更是永遠的留在了國外,甚至更可悲的是有的連屍體都無法運回來。

一想到這些,龍影就忍不住揪心的痛。她現在雖然罵這些人罵的很兇,但的的確確是為了他們好!

人常說:訓練場上多流一分汗水,戰場上就多一分活下來的希望。這句話用在部隊的軍人身上,實在是再合適不過,尤其是像龍怒這樣在和平年代,還戰鬥在一線,流血犧牲的部隊!

陳天站在一旁,神色嚴肅了許多。他能夠理解龍影此時的心情,因為以前他帶領狼牙雇傭兵的時候,又何嘗不是這樣?

兄弟,這些都是將來要和他生死與共的兄弟,每損失一個,犧牲一個,都無疑在他的心上狠狠插了一把刀!

或許說現在的陳天剛入龍怒,和龍怒的這些隊員還沒有太多的認識,太深的感情,但這些都不是問題,因為眼前的這些人是軍人,他陳天如今也是軍人。

軍人與軍人之間,哪怕未曾謀面也依舊是兄弟!

「其實你也不用太氣,他們的實力還是可以的,只是戰鬥的時候採取的策略出了點問題!」陳天突然開口,當即吸引住了在場所有人的目光,包括龍影在內。

「什麼問題?說來聽聽!」龍影問。

「呃,嘿!我要是說出來,大家可別說咱裝逼。」陳天咧嘴開個玩笑,緩和了一些場內的氣氛,跟著說:「其實咱以前也是帶過兵的,不過不是你們這些正規軍,嘿,你們懂的。」

這句話算是陳天向眼前的這些人交了底,因為在場的眾人都不是傻子,都猜的出陳天帶的是什麼兵,不是正規軍,那只有雇傭兵!

「沒想到天哥你以前還是個兵王,你帶的那支隊伍叫啥名字?說不定咱還認識呢!」大話筒開口說,一聲「天哥」說明他已經從內心認可了陳天!

「嘿,啥名字咱就不說了,省的大家說咱得瑟,其實剛才銅錘你們三個,不應該採取三角形的圍攻戰略,雖然三角形的圍攻,在群毆里的確是一個很常用的戰術,但那是在與敵人相差無幾的情況下,三角形既能起到防止敵人逃跑的作用,又能左右兼顧幫助自己人。但是……」陳天話語一頓,補充說:「但是要是在與敵人實力相差懸殊的情況下,再採用三角形的戰術那就是找死,就拿剛才咱們的戰鬥來說,以你們的速度根本就不可能追的上我,而你們在這個時候再用三角形,雖然同樣也能左右兼顧幫助自己人,但同時也給了我一個各個擊破的機會,就好比剛才。只要我用速度跟你們周旋,先轟開了你們一個點,那你們的圍攻自然也就破了,剩下的就是被——屠殺!」

此話一出,在場的眾人不由齊齊一愣!的確,剛才陳天之所以能那麼快解決戰鬥,依靠的就是極快的速度,然後各個擊破,從而在最短的時間內,徹底瓦解了三人的圍攻!

「那你說俺們該採用什麼戰術?一起上?」銅錘開口問。

「對!就是一起上!三個人站在一起,從正面對我發起衝鋒,同進同退!所謂雙拳難敵四手,如果你們三個人一起從正面對我展開攻擊,那就是六個手,我就算速度再快,也不可能用兩隻手就擋住你們六隻手的攻擊,所以我只能後退尋找機會,否則就算我擋住了你們其中兩人的攻擊,最後還是會有一個人會得手,攻擊會落在我的身上。」

「呃……這麼說到底也有幾分道理!」銅錘點了點頭,而後雙眼一亮跟著說:「天哥,要不咱們再打一次?」

陳天眼珠子一瞪,一陣惡寒,「我戳,你們用我說的戰術,再來打我?還要不要臉了,哥還有事不陪你們玩了,愛找誰找誰去!」

「呃,就一次,來嘛!」大話筒也跟著起鬨。

「滾蛋,你說話的語氣真寒顫人。說不打就不打,哥還急著找寧指揮問事情去呢。」說完這句,陳天拉著旁邊的龍影,扭頭向著訓練場外走去。

「天哥,別走嘛,以後記得常來玩撒!」身後傳來某貨的一聲鬼嚎。

陳天身體一顫,只感覺頭頂萬道天雷滾滾,這話是哪個不要臉的傢伙喊的,太特么的像古代青樓的老鴇了!

「呵,你也有害怕的時候?」龍影看著陳天的窘態,開口打趣道。

「不是害怕,是噁心,這些傢伙也忒厚臉皮了!」

龍影嘴角彎了彎,露出了一抹淺淺的笑意,「本以為你會被打趴下的,沒想到倒是挺受歡迎哈!」

「嘿。」陳天一樂,大笑,「那是當然,哥是誰呀?魅力無限吶。」

「切,你還虎軀一震,王八之氣測漏呢!」

兩人一路說這話,很快就來到了寧國棟的辦公室門前。 「第九代?」星奎真神猛然渾身一顫,臉上露出了一絲不可思議的神色,失聲喊道:「這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升級,何等艱難!

末日艦隊每一次改造升級,都需要耗費極為漫長的時間,至少需要上萬年時間,方才能夠完成全面升級。

畢竟,科技的發展非常艱難,需要許多尖端的頂級的工匠去提升改造,但偏偏,這盜星老祖居然在短短的兩三萬年之中便升級了九次,這已經不能用天才來形容了。

要知道,兩三萬年啊,這其中絕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封印之中,不可能去親自改造升級,但卻奇迹般的完成了。

匪夷所思!

別說是星奎真神了,就算在在場的末日艦隊的所有人都愣住了,這樣的事情可以相信么?

「星奎,你的銀河船槳的威力我已經見識過了,那麼現在便是見證我的海盜船的時候了!」

「海島之星,炸!」

冰冷的聲音響起的瞬間,整個天穹都劇烈的晃動起來,一枚赤金色的炮彈被猛然塞入到了炮台之中。

「隆隆……」

沉悶的聲音響起,那一枚炮彈並未直接發射出來,而是在炮筒之中開始了壓縮,剝離虛空能量,快速的吞噬入其中。

再次提升!

在這瞬間,伴隨著一聲巨大的轟鳴音響起,猛然整個虛空都收縮起來,旋即便猛烈的釋放開來。

收縮,釋放,這個過程完成了整整九次,隨後方才猛然全面大爆發,連帶著這四周的一片虛空都徹底的炸開了。

兇悍的能量瀰漫開來,狠狠的衝擊向了那快速撲殺而來的七條銀河巨龍的身軀之上,產生了巔峰碰撞,陣陣音波滾滾,攝人心魂。

陡然之間,一抹星光閃爍開來,瞬間便擴散到了這一整片長空之中,沒有絲毫的聲音響起,也幾乎看不到亮光,似乎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但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就算是牧雲都微微動容了,輕聲說道:「此人在科技上,有很大的進步啊。」

這一道海盜之星,看起來無形無色,但是卻是一種精神進攻,瀰漫開來,便可以斬殺敵人萬里之外,非常的恐怖莫測。

殺人於無形!

但此種力量的目的並未是在於誅殺生靈,而是干擾,困亂其神魂,導致對手癲狂而死,同樣是一種極致的手段。

雲城晚來歌 「吼……」果然,就在這瞬間,迎面遭到了這海盜之星衝擊的一條銀河聚攏猛然便發出了一聲低沉的嘶吼音。

「怎麼回事?」星奎真神見到對方的攻擊只是雷聲大雨點小,原本還正打算去嘲諷,但是當他聽到這低沉的嘶吼聲的時候,不由得面色大變!

聲聲嘶吼中,原本籠罩在銀河巨龍身軀上的磅礴恐怖的能量在這瞬間便陡然削弱了大半,並且還在不斷的流逝。

「銀河巨龍,能耐我何?」盜星老祖冷笑一聲,他站立在海盜船上,臉上滿是不屑的神色。

醜女爲後 迎風而立,氣勢恢宏,大有氣吞山河之勢。

「還從未品嘗過銀河巨龍的味道,這一次,正好機會來了,屠殺開始了……」盜星老祖冷笑道。

而後他猛然大手一揮,頓時那身側的炮台猛然分裂開來,浮現出了成百上千個巨大的炮口,黑洞洞的,散發出可怖的氣息。

望而生畏!

就在這瞬間,第一枚銀色炮彈便如同是猛龍一般瞬間飛舞而出,刺穿了長空,徑直轟殺入末日艦隊中。

眨眼間,便有一朵巨大的蘑菇雲升騰起來,一艘龜甲戰艦被命中,瞬間摧毀,那龜甲戰艦上的所有人都葬身在火海爆炸之中,瞬間毀滅。

龜甲戰艦啊,乃是一種防禦力非常驚人的戰艦,足以抵擋真神的狂暴進攻,但是卻在這一刻被一枚炮彈摧毀了。

「星核炮彈?」星奎真神面色一凝,瞬間便開始了反擊,隨著令旗的揮動中,數十艘海龍戰艦從各個方向散落開來,朝著那一艘海盜船包抄而去。

同一時間,這些海龍戰艦發射出了成千上萬枚龍吼炮彈,頓時整個天穹之中如同是萬龍咆哮,又如同是絢麗的煙花在肆意的綻放開來,非常的壯觀,景象驚人。

龍吼炮彈,是一種攻擊力非常強大的炮彈,威力非常的恐怖,在爆炸的瞬間能夠釋放出極為狂暴的音波能量,可以瞬間便將目標全部摧毀,化作無形,威力莫測!

這種炮彈,也是海龍戰艦的殺手鐧,一般情況下,就算是末日艦隊的眾人都不捨得去將其釋放出去。

造價太高,工藝太難,這一輪的進攻,便是費用在肆意的燃燒,饒是財大氣粗的末日艦隊也不敢肆意忌憚的去爆發。

但幾乎沒有人注意到,在這些龍吼炮彈之中,還混合著十枚鬼龍炮彈,散發出黝黑的光澤,瞬間呼嘯而過。

這種炮彈,更加的恐怖,造價是龍吼炮彈的千倍不止,就算是末日艦隊,常規配備此種炮彈也不過三四十枚而已,這幾乎便算是壓箱底的炮彈了。

此時此刻,一次性便釋放出去了十枚,可想而知,這星奎真神是想要在第一時間將盜星老祖的防禦撕裂,從而全軍出動,瞬間完成殲滅。

果真,第一枚鬼龍炮彈猛然呼嘯出來,狠狠的擊中了一朵巨大的葵花,猛然將其炸開,四分五裂開來。

摧毀了一朵葵花后,這鬼龍炮彈的威勢絲毫不減,再次猛然爆炸開來,接二連三的葵花被炸開。

葵花防禦,強大無比,但是在這鬼龍炮彈的接連爆炸下,頓時便撕裂開了一個巨大的口子,暴露出了海盜船。

這海盜船乃是盜星老祖的核心所在,一旦位置被鎖定,將會十分的危險,在這瞬間,盜星老祖冷哼一聲,催動四周的葵花快速的聚攏而來,試圖將那巨大的裂縫修復。

「科技戰鬥,別開生面啊……」見到這樣的進攻方式,在場的諸位強者紛紛都露出了驚喜的神色。

這一次,算是他們大開眼界了,第一次了解到了這科技戰鬥的恐怖所在。

特別是那一艘海盜船,看起來規模不大,但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這海盜船中,幾乎包括了所有的科技力量。

不管是防禦能力、進攻能力,乃是之機動性,穿透性,都是首屈一指,遠遠的超越了末日艦隊的配置。

若是一尊真神強行出面去對抗這海盜船,只怕結果會是非常的悲慘,尚未靠近,便會被撕裂的渣滓都不剩下。

「轟隆!」眼看著那葵花防禦即將再次癒合起來,鬼龍炮彈再次降落了,一團團熾烈的火光爆炸開來,將虛空都照耀的一片明亮,令人心顫不已。

驚艷絕倫!

在鬼龍炮彈炸開的瞬間,還有一條條巨大的鬼龍騰空而起,產生二次破壞,很快便擠滿了虛空。

毀滅性的能量,太過恐怖了,一瞬間,四周快速席捲而來的葵花紛紛爆炸開來,燃燒起來了巨大的火光。

片刻之間而已,這葵花防禦便被摧毀大半,殘破不堪,破綻百出,根本無法有效的防禦那些龍吼炮彈的轟擊。

音波炸裂中,一朵朵巨大的葵花紛紛碎裂開來,讓海盜船再次毫無掩飾的顯露了出來,直面萬千炮彈的衝擊。

但是,海盜船上,盜星老祖卻是神色依舊非常的平靜,絲毫沒有震驚,反而是微微一笑說道:「看來,你們這些傢伙還學聰明了呢,不過也便到此為止了!」 敲了敲門,裡面傳來寧國棟沉穩的聲音,「進來!」

龍影與陳天推門而入,辦公桌后,一身墨綠常服的寧國棟坐在那裡,腰干挺的筆直,正在低著頭查看桌上的文件。

揪住指腹小逃妻 「報告首長,中尉成天前來報道!」陳天突然身體一震,立正來了個標準的軍禮,不過他身上沒有穿軍裝,以至於這軍禮乍一看有點不倫不類的。

寧國棟一愣,抬起頭笑了,「你小子,這次怎麼這麼老實了?還會行軍禮了!」

「嘿。咱現在好歹也是個中尉,不能丟了您老人家的人不是。」陳天咧嘴一笑,隨著手臂放了下來,頓時又恢復了那副兵油子的模樣。

對此,寧國棟倒是也不在意,部隊雖然是個軍紀嚴明的地方,但同樣也是個不拘小節的地方,何況這裡現在又沒有外人。

「坐吧,別杵在那像個電線杆似得。」寧國棟笑著說。

陳天很聽話的走到旁邊的沙發旁坐下,開口問:「寧指揮,您這次把咱叫來有啥吩咐?不會咱剛通過考核就有任務交給咱了吧?我手上可還有一大攤子事等著處理呢。」

一旁的龍影一聽,當即有些無語的翻了個白眼,這貨簡直奇葩了,還沒說有任務,就先找好理由了,完全沒有一點當軍人的覺悟!

「我聽說你突破到化境了?」寧國棟突然問。

「呃……這事您不是早就知道了嗎?」

寧國棟點了點頭,沒再這個問題上繼續糾纏,接著說:「其實這次讓你過來也沒別的事,就是確認一下你現在的實力,另外就是讓你認認家,以後你就是龍怒的正式一員了,要時刻注意自己的形象。」

「嘿,這點覺悟咱還是有的,不過寧指揮既然沒事,那咱這兒倒是有一事,不知道能不能說?」

「哦?你有事?」寧國棟微微一愣,問:「有什麼事,說。」

「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就是想問問寧指揮,你知不知道『燕京王』這個人!」如今對於津門秦家,這個秦王,陳天已經知道,倒是那個一向神秘的「燕京王」,陳天很是好奇。

這次燕京王派人攻擊冀北,如果連燕京王的身份都不知道,那怎麼能化解燕京王的攻擊呢?

而當寧國棟一聽到「燕京王」這三個字,倒是沉默了幾秒,皺了皺眉頭。

「你打聽燕京王做什麼?難道你跟他起了衝突?」寧國棟問。

陳天搖了搖頭,「衝突倒是沒有,只不過要幫一個朋友的忙,對手就是這燕京王,寧指揮您在首都呆了這麼久,知不知道這個人?」

寧國棟不知道,不過他卻知道一些陳天所不知道的隱秘,而這些隱秘倒是和「燕京王」有關,可是寧國棟不打算把這些隱秘告訴陳天,因為以目前陳天的身份,還沒資格接觸到這些。

「你的那位朋友是誰?是不是冀北省的葛振宇?」寧國棟沒有回答陳天的問題,開口反問了一句。

陳天點頭,「最近冀北省連番遭到津門秦家和燕京王的攻擊,秦家那邊我自信還能應付,可是燕京王這邊就有些麻煩了,我連他的身份都不知道,無從下手啊!您老當初不是說要我穩住地下世界嗎?我出面幫助葛振宇,也是在執行咱龍怒的任務不是,嘿!」

寧國棟「嗯」了一聲,思索了幾秒說:「這樣吧,燕京王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回頭我會讓人安排的。」

「呃……哦!」

嘴上應了一聲,陳天心裡卻是犯起了迷糊。從寧國棟的話語中不難猜測出,寧國棟對於燕京王身份的事,肯定或多或少的知道一些,不過至於寧國棟為什麼不告訴自己,陳天就有些想不通了。

是不相信自己的實力?還是寧國棟不想讓自己跟燕京王之間起摩擦?難道燕京王的影響力已經恐怖到了這個地步?連寧國棟這個中將都閉口不談?陳天心中震撼!

接下來,陳天又和寧國棟聊了一些其他的事,有關寧小小的,也有關嘟嘟的,但更多的還是關於地下世界的事情。

如今的地下世界,看似表面安穩,實則已經混亂不堪,戰火四起。

隨著老一輩的大佬,巨擘漸漸勢弱,如今在很多地方都冒起了一群新生代大梟,這些新生代的大梟實力不弱,又有一股子衝勁,狠勁,倒是給那些大佬和巨擘帶來了不小的麻煩。

諸佬紛戰,群雄並起!華夏的地下世界又迎來了一場狂風暴雨,甚至比之幾十年前還要瘋狂!

這樣的一個局勢,如果稍稍調控不好,說不定就有可能引發出空前的災難,後果不堪設想!而龍怒作為國之利器,這調控地下世界的任務自然落在了內務部的頭上。

所以,陳天順理成章的被分配到了內務部,職位的問題寧國棟倒是沒說,陳天還是內務部的一名小兵,要聽命於大隊長龍影!

下午四點多,臨近五點,陳天離開了龍怒基地,準備前往宋千月老爸所住的軍區總醫院。

而就在他剛剛上了計程車的時候,電話突然響了,葛振宇打來的。

「天哥,焦安麓死了,在新聞發布會上,當著幾十位記者的面被擊殺,一槍致命!」

陳天一聽,愣了。好傢夥,當著記者們的面死了?這事是不是鬧的太大了?是誰特么的這麼不要命?

「嗯,秦家那邊有何反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