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而安德魯身後的老貝利和天修,兩人面無表情地盯著地板,跟著安德魯穿過了酒會大廳,走過一側的側門,就進了後院。

後院與大廳相比還要冷清一些,僅有十幾個人站在後院魚池邊嘰里咕嚕低聲交談著。安德魯示意後方的老貝利與天修在這裡停了下來,一人獨自進了後面的閣樓。

「老貝利閣下,這個晚會裡,恐怕沒有人能比你更聰明吧?」少年一臉不善地盯著對方。

老貝利頭也不抬,饒有興趣地注視著池子里的的游魚:「你看這些魚。」

魚池裡的魚兒正悠閑自得地三兩條聚在一起,緩緩遊盪著,老貝利伸手一抓,抓來一條魚,輕輕拋進池中。

整個池子里的游魚大亂,瘋狂地朝老貝利拋下魚的地方游去,一陣咯吱咯吱的嚙齒聲,暗紅色的血液緩緩彌散開,又漸漸消失,那條被拋進其中的魚已經進了其它魚的腹中。

少年眉頭一皺:「你想說什麼?」

「一個突然的闖入者,有改變現狀的可能,你就是那個可能。」老貝利沒有看他,依然繼續逗弄水中的游魚。

不過少年卻皺起了眉頭,老貝利這話中包括的意思容不得他不擔心,他是那個可能,那麼他的下場恐怕不會比那條魚好多少。 第二十三章,岌岌可危的教廷

「嘿嘿……」老貝利陰冷地低笑一聲:「我也有可能是那條魚。現在么,就好好想想該怎麼在水池中活下去吧!」

兩人沒有等待太久,不一會,一臉冷漠的安德魯伯爵便陪著奧黛麗出了閣樓,兩人的身旁還跟著幾個陌生的傢伙,不過從對方的服飾來看,這些傢伙的爵位一點也不比安德魯小。幾個人緩緩進了大廳,喧鬧的晚會開始了新一輪的喧囂。衣冠楚楚的紳士們不時冒出一句有趣的話,逗得女士小姐們咯咯笑著,雙方交換著曖昧的眼神,晚會顯得極為熱鬧。

「下面,我要隆重地介紹一位貴客,來自教廷的天修閣下。他是我見過最年輕的主教呢~」奧黛麗公主美目中閃爍著奇異的光芒。

喧鬧的晚會突然靜了下來,死一般寂靜,教廷與各國關係已經到了一個危險的地步,這些人在聽到教廷這個詞的第一反應就是敵意。然而在一些有心人的眼裡,情況恐怕就不是那樣了。

少年神色一沉,他果然被安德魯跟老貝利兩個混蛋給賣了!他突然想起某位偉人的一句話:你應該清楚,你所代表的不僅僅是你,還有你身後的勢力。


星光璀璨的夜空,一道黑影如同流星一般從天邊劃過,直直射向了燈火輝煌的莊園中,落在了大廳前。

「天修是我的弟子,誰想把他當槍使,得先問過我再說!」一聲冷哼,費羅德一步步踏入了大廳,打破了現場的詭異氣氛。

緊隨其後,格拉姆也是神色難看地出現在了大廳前,一股狂暴的威壓籠罩了所有人,氣氛再次詭異地靜了下來。

「老師。」少年如釋重負,快步走上前去。

費羅德點點頭,凝聲開口:「我們先回學院,至於那些參與刺殺你的勢力,我們都已經知曉。這些傢伙,雖然實力不行,不過顛倒黑白的本事倒是一點也不弱。各國與教廷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的,你要記住,教廷任何人都不允許參與各國的內鬥。這是規矩。」

「呵呵…兩位這是要教訓我的小輩么?」天空再次躍下一人,不過這人明顯是貴族一邊的,淡然一笑,不動聲色地解除了一群男女受到的威壓。霍然也是一名聖境之上的強者。

兩個老頭陰沉著臉,沒有理會對方,直接提著少年離開了莊園。

大廳中的人此時才回過頭去,臉上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笑,身形一閃直接消失在了夜空中。

而另一邊的格拉姆,則是哭喪著臉,坐在院長辦公室里,他的旁邊是一臉怒容的費羅德:「格拉姆閣下,你明知道不可以,還要把主教令牌交給他,現在麻煩大了,只需要一夜功夫,整個都城都知道我們與對方的事,好啦!諸神在上,你這下真是闖大禍了!」

一旁靜靜地站著的少女突然撲哧一聲笑了出來:「老頭子你怎麼可以這樣說我的老師呢?這明明是你弟子惹的禍。」

「事已至此,我們也只能硬著頭皮頂住了,不過,哼哼,這些人真是反了天了,把我們也給算進去了。」格拉姆陰沉著臉開口。

費羅德神色微凝:「眼下只能先將此事拋開,三個月後的聯賽,進入前三甲就意味著在教廷擁有一個樞機主教的位置,並且有進入聖地修鍊的資格,一旦世俗勢力加入教廷核心,教廷將面臨前所未有的危機,更何況一邊還有虎視眈眈的塞寥爾教派。」

兩個老頭磨磨唧唧談了大半夜,而天修和紫涵二人則早已各自修鍊去了。三個月,這對天修來說並不是一個很輕鬆的任務,要想能在聯賽中擁有一席之地,至少也要達到將級才行。至於都城的破事,就先放一邊吧!他神色難看,現在最重要的是學院聯賽,這場本該是教廷內部的比賽,因為各國的施壓,出現了新的轉折,一個關係到教廷的重大轉折。

「教廷並不是表面這般簡單,偌大的教廷,現在已經出現了兩個截然不同的教派,塞寥爾教派,他們認為諸神已經消亡,教廷的將來應該是由自己主宰,賁薨教派,我們堅信諸神只是在考驗我們,終有一日還會歸來,教廷已經存在上萬年之久,曾經爆發過無數次毀滅性的災難,諸神的的意志已經漸漸從某些人信仰中褪去。他們為了自己的私慾試圖控制教廷,雙方爆發了衝突,並最終達成協議,教廷除了教皇之外的最高神職,十三位樞機主教,任期十年,雙方各指派五位,剩餘三個,則交給學院聯賽來決定,勝者即是正義,這三個位置將會決定教廷未來的走向,今年的聯賽,就是第三個十年,世俗勢力一邊,已經隱隱與塞寥爾教派有了聯繫,這一次世俗實力的加入就是一個爆發點,我們不但要面對塞寥爾教派,還有世俗勢力,容不得我們不謹慎。」

嘿嘿。費羅德突然低笑一聲:「現在看來,各大帝國的目的可不僅僅是參與教廷內務,他們在試圖控制塞寥爾教派,最終達到控制整個教廷的目的。他們在試圖挑撥兩派關係,從中獲得利益。教廷雖然可以傲視天下,不過現在的教廷已經沒有了曾經的輝煌,一旦兩派分崩離析,也就失去了威懾群雄的實力,各國對教廷可是垂涎已久了。」

少年眉頭微皺:「兩個不同信仰的教派還能相安無事存在多久?」

費羅德嘆了口氣:「或許,諸神真的已經消亡了吧!教廷,最終也會化作一片廢墟…」

「我不知道這個世界有沒有神,但是我相信一定有人可以以一己之力橫掃天下。修鍊,本來就是為了守護自己要守護的人,如果這樣都不能做到,那修鍊還有什麼意義」少年突然想起了次元空間那個神秘男子,他是什麼人?神靈?還是惡魔?

費羅德神色一凝,鄭重地盯著少年:「你說的對,修鍊,本來就是為了守護自己要守護的事物。」他長嘯一聲,竟然是在這個時候有了突破,聖力再次飆升,方圓數里內的聖力都被一股奇異的引力聚集起來,源源不斷地注入他的識海,匯聚成一個火紅色的太陽,靜靜地釋放著奪目的光輝,籠罩了他的識海。武神境。

少年在一旁藉助他引來的聖力,也突破了士級,終於可以開始修鍊武技了。 第二十四章,聖力

也許連少年都未曾留意,他的身體如同一個無底的深淵一般,竟然將注入身體的大股聖力都吞噬殆盡,這可不是一個正常的士級可以吞噬的。

費羅德突破引起的異象引來了學院一眾強者,連格拉姆都是一臉震撼:「噢!這個老傢伙要超越我了!」他們二人都困在了同樣的境界,而現在,費羅德竟然有了新的突破,這讓他很受震動,揮手讓人群退散,自己頭也不回地鑽進了自己的修鍊室,他可不想被費羅德壓在底下。

費羅德一坐就是三天功夫,當他的雙目重新睜開時,一道宛若實質的光芒竟然洞穿了修鍊室厚厚的石壁,石屑紛飛,他的對面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洞口。他長嘯一聲,衝天而起。

天修正百無聊賴地撐著頭坐在實驗室的桌前,他的面前是一些紅紅綠綠的瓶瓶罐罐,可憐的小骷髏被固定在一邊的凳子上,一臉肅然的紫涵不顧小骷髏齜牙咧嘴不斷掙扎,小心地用小刀從它身上刮下點點骨頭粉末,放入一邊的試管里,然而實驗室猛地一震,少女玉手中的試管吧嗒掉落在了地上。

轟!一陣劇烈的爆炸,實驗室里冒出了一陣濃煙,一臉狼狽的兩人灰頭土臉地衝出了實驗室,惡狠狠地盯著眼前冒出來的傢伙,打算先揍對方一頓再說。

「哈哈哈!你們倆怎麼這般模樣?」費羅德明知故問,天修鬱悶地低頭踢著地上的石頭,假裝沒看見,少女則是惡狠狠地揮舞著看似柔弱實則力量驚人的小手:「哼!我的實驗都讓你給破壞了,你得賠我。」

費羅德一陣糾結,最終把自己的一門武技送給了紫涵,少女小花貓似的臉上這才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嘎吱嘎吱……身後一陣怪異的聲音響起,全身被一層黑色塵土包裹著的小骷髏搖搖晃晃地也鑽出了實驗室。死死地抱著天修的腳就再也不肯鬆開了。

「我說大小姐啊!這小骷髏本來就是跟我的,以後還是讓我來照顧它吧!它只是一具骷髏,你喂它那些五顏六色的藥劑就算能生死人肉白骨,對它的作用也不大吧!」天修可憐兮兮地看著少女。

少女有些尷尬地眨巴一下亮晶晶的眼睛,隨即換了一副惡狠狠的表情:「不許教訓我!我是你師姐!我再實驗一會就還給你。」

少年小心地閉了嘴,小骷髏抱著少年小腿的力道的更大了,一副死也不去的模樣。

一頭黑線的費羅德站了出來:「咳咳,我說小丫頭,天修最近要出一趟遠門,這個小東西還要交給你幫忙照看一二呢。」

「遠門?」兩人都是一愣。

「去哪?我可以領著他去的,他一個人孤零零的,遇到壞人怎麼辦?讓我領著他去吧!我在學院都快悶死了。」少女亮晶晶的眼裡閃爍著興奮的光芒,而少年則是有些疑惑。

「嗯,是這樣的,你剛突破士級,我思考一下,覺得有必要讓你進行一番歷練了,一直修鍊沒有實戰經驗是不行的,所以我打算傳授你一些武技,過兩天送你去惡龍淵歷練一番。」

「惡龍淵?」少年有些疑惑,不過少女則早就聽聞過惡龍淵的恐怖傳說,眨巴一下眼睛開口:「喂!老頭,他只不過是士級,能在那個地方生存下來嗎?」

「嘿嘿,他必須得活下來,學院聯賽只有不到三個月時間了,只有戰鬥才會讓他最快地進步,縱觀古今,哪一屆的聯賽冠軍不是在惡龍淵歷練過的。那裡對普通人來說是絕地,不過對強者來說,那裡將會是他們的戰場!」

「三個月……」少女掰著手指數了一會,這才眨巴著眼睛開口:「嗯…要想取得聯賽前三甲,至少得達到聖境巔峰才行,但是從士級到將級正常的修鍊速度就要半年之久,達到聖境更是艱難,即使是我也花費了接近兩年時間,三個月能夠讓他進步多少呢?真是讓人期待呢。」

費羅德一陣白眼,你要是能認真修鍊,或許現在已經突破聖境之上了。

費羅德領著少年回到修鍊室,小骷髏則只能再次交給紫涵幫忙「照顧」。作為補償,少女送給他兩粒金色聖葯,據費羅德老頭說,聖葯只有藥劑宗師才能煉製,具有恐怖的修復能力,可以快速修復身體受到的重創。現在的大陸上雖然聖堂遍布各地,達到大師級別的都已經難以見到,宗師級,恐怕大陸上找不到幾位吧!

師徒二人重新找了一個空置的修鍊室,開始修習武技。

「聖力有七種不同的屬性,光,火,水,土,風,雷,暗,其中光屬性聖力擁有治療作用,攻擊力較弱,火屬性聖力則極具攻擊性,水屬於綿長不絕,土屬性聖力注重防禦,風屬性可以加快的你攻擊速度,攻擊力也不弱,雷屬性則是完全的狂暴力量,很難修習,至於暗屬性聖力,擁有強大的詛咒和殺傷力。極其罕見,已經快要被遺忘了。絕大部分修鍊者都只能掌握其中之一,兩種就已經屬於鳳毛麟角的存在了,他們的實力一旦爆發出來,幾乎可以橫掃同級敵手。而七種聖力,這對你來說或許並不是一個好消息,多種聖力同修,你的修鍊速度將會大打折扣。我所修習的武技,屬於火屬性聖力,而格拉姆那個老傢伙則是同時掌握了風和雷兩種聖力,這兩種聖力組合起來,擁有極強的攻擊力,甚至要超出我一些。」

費羅德詳細地介紹了一下聖力屬性,這才開始傳授武技,他緩緩攤開手,他的手心竄出一道赤紅色的火焰在空中靜靜地燃燒著。

「這就是最基本的火屬性聖力的運用,可以從中演化出千萬種變化,如果將聖力附加在武器上,武器還會相應地爆發出更強的威力。」


費羅德拿了一柄長劍,一絲紅色聖力迅速注入其中,他在空中揮舞了幾下,手腕一抖,一劍就刺穿了修鍊室堅硬的牆壁。

「你看,如果是單獨以武器攻擊,這樣一柄普通的武器是無法做到的,你明白了吧!」 第二十五章,混球

少年嘴角微微一揚,將神秘男子送給他的黑劍遞給了費羅德:「老師,用這柄劍試試吧!」

費羅德老臉一紅:「咳咳,這柄劍不適合施展聖力,我回到教廷時特意尋了一柄不錯的武器,就送給你吧!」他從空間戒指中抓出一柄散發著寒光的鋒利長劍,得意洋洋地開口:「這柄劍來自於地精們的手藝,要知道,地精們可是天生的鑄劍大師,不過現在大陸上已經很難見到他們啦!」

天修拿到長劍,簡單地揮舞了一下,不由讚許地點點頭:「嘖嘖,似乎比拉羅城的鐵匠大叔打造的武器還要好一些呢。」神色隨即一正,開始嘗試將聖力引入其中。

一絲夾雜著紅色和青色的聖力湧出,緩緩沒入了劍身,原本平靜的長劍猛地一抖,發出一聲清脆的劍鳴,他一劍揮出,直刺向一側的牆壁。

砰!劍尖沒入牆壁數寸,少年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竟然強大至斯,這可是他從未做到過的,聖力還真是一個好東西呢。

「記住,修鍊一途,要有強大的聖力支持才行。你現在所爆發出的力量,並不比普通士級強多少,你現在的境界所能支配的聖力太少,兩個武技幾乎就能耗盡所有聖力,所以將級之下,一般戰鬥就用武器藉助聖力攻擊,使用武技,如果一擊不中,你反倒會因為聖力不足而落入下風。要想恢復聖力,還得花費不少時間呢。」費羅德正色告誡他。

「注意,接下來這招叫火焚八荒。」費羅德扔了武器,雙手高舉,他的上方一陣劇烈波動,空氣彷彿要燃燒起來一般,一個巴掌大小的火球出現在了他的手中,隨著他的動作,轟地撞上了一側的牆壁。修鍊室發出一陣不支的轟隆聲音,一道蛛網般的裂紋布滿了修鍊室,彷彿隨時都會塌下來一般。

聞聲而來的格拉姆一陣破口大罵:「這裡是你動手的地方嗎?混蛋!這才一會功夫,你已經毀了兩個修鍊室了!剛突破你就想造反嗎?」

灰頭土臉的兩人被格拉姆趕出了修鍊室,並宣稱從今往後他們倆再沒有修鍊室可用了,這才背著手悠哉游哉地離開了現場。

「火焚八荒的精髓就在於將火屬性聖力不斷壓縮,這個不斷壓縮的過程,決定了這一招的強大破壞力。你嘗試一下。」兩人倒是不被外物所動,即使站在廣場上也依然旁若無人地繼續繼續著修習。

天修點點頭,按照費羅德的指點,引出一股聖力,緩緩凝聚在手中,試圖將其壓縮。不過他剛一壓縮,嘭!手腕一震,手中的聖力已經炸裂開來了。

「不對,這個速度不能太快,你剛學習這招,速度不能太快,你無法精確掌控手中的聖力,所以最後的結果註定是失敗爆裂。」

經過費羅德的仔細說教,在嘗試了兩次之後,少年的手心終於凝聚出了一枚火球,他隨手一扔扔進了一側的魚池,結果又是一陣雞飛狗跳。

「喂!聽說了嗎?學院廣場上那兩個混蛋師徒。」

「據說是來自聖彼得學院的,這是欺我奧菲利亞聖學院無人了嗎?」

「哦,發生什麼事了?」有人奇怪的詢問道。

「他們在廣場上旁噬無忌憚地亂用武技,那個小的還好,只是潑人一臉水,老頭每一次出手都能讓整個廣場震動半天。這簡直是羞辱!」

「哼!竟然有這種事,我要與他公平對決。」一個路過的學員神色一凝,轉身朝廣場的方向行去。


偌大的廣場,不一會就聚集了數百名學院學生,其中不乏想要與對方公平對決的,不過么,大多數都是看熱鬧的。來勢洶洶的人群將兩人圍在了中央,神色不善地盯著兩人。結果在費羅德的一招火焚八荒之下,全都作鳥獸散,一瞬間都沒了蹤影。

格拉姆有些頭疼地敲打著桌子:「紫涵,廣場上那兩個混球,你怎麼看?」

少女聞言不禁撲哧一笑:「咯咯,他們倆挺有趣的,不像我這樣,整天悶在研究室,無聊透了。」說到最後,少女不由露出了可憐兮兮的表情,眼巴巴地看著格拉姆:「老師…我也想出去看看呢~」

格拉姆無奈地擺擺手:「去吧去吧!不過記住不要離開學院。外面可是很危險的。」

少女翻了個白眼,很快便鑽出了研究室,哪裡人多她就鑽進去打量一會,如同一隻剛從囚籠中逃出來的小鳥,四處閑逛著。

廣場上仍然稀稀拉拉聚集了不少人,不過他們都聰明地離兩人遠遠的,不斷張望著兩人的動作。這些人似乎對費羅德的武技有了興趣,不過沒有費羅德的言傳身教,看了好一會才勉強凝聚起一個火球,不過這已經很不錯了。


少年花費了一個中午,這才勉強掌握了費羅德交給他的三個武技,費羅德滿意地盤坐在一側,不時糾正他的錯誤,未料天空突然一暗,一條水龍出現在了兩人上方數米高的空中,嘩啦啦地將兩人澆成了落湯雞。

「是誰?」費羅德怒嚎一聲,幾乎就要暴走了,他正走神呢,竟然中了對方的招,這讓他老臉往哪裡擱?

人群爆發出一陣幸災樂禍的聲音,不過所有人卻是都退後了一些,這個老頭可能要暴走了。

「是我。」捂著肚子直樂的紫涵鑽出人群,過了好一會才恢復了平靜,不過依然是一臉興奮之色,她的俏臉因為長時間的笑而泛著微微的紅暈,整個廣場上的男人全呆住了。

「噢!神啊!這個世間還有比這更美的畫面嗎?」人群中一陣哀嚎。只有費羅德老頭在看到了對方之後摸摸鼻子退了回來。這個小丫頭不找他的麻煩已經算他好運了,他哪裡敢找她的麻煩啊!

兩人鬱悶地目送著少女緩緩離去,這才揮舞著雙手示意眾人退散,少年已經可以前往惡龍淵了。

「時候不早了,休息一晚,明天出發吧!」費羅德看看天色開口道。 第二十六章,惡龍淵

距離學院聯賽開啟只有不到三個月時間,也就是說,你實際上在惡龍淵修鍊的時間只有兩個月,希望再見面的時候你能讓所有人都刮目相待吧!現在的你,天份有了,還缺少鍛煉。費羅德一臉正色,開口道。

「當然,惡龍淵凶名雖盛,但也並非一觸即死的死亡絕地。各大學院每年都會派出大批弟子進入其中,經過數百年的清理,大半部分區域都已經被各方勢力掌控,真正的威脅來自於其它的勢力,比如說一些邪惡的修鍊者,他們將會是你這一次試煉的主要敵人。」

「如果僅僅是那些邪惡的修鍊者,惡龍淵也不配叫做惡龍淵吧?」少年神色微凝。

「不錯,惡龍淵如同一座廣袤的地底世界,你所能進入的,也僅僅是外圍區域而已,即使是格拉姆和我這樣的實力也不敢輕易踏足核心區域的。每往深處前進一步,聖力就會被一股神秘力量壓制一分,即使是我這個境界,前往惡龍淵也得多加小心哩。那個地方大半土地都暗無天日,聖力稀薄,對修鍊者來說是一個很好的試煉場,不過如果在其中待太久,比如待上一兩年,那就真的是一種折磨了。」費羅德神情嚴肅。

兩人進入了傳送陣,很快消失在了都城的傳送陣上。惡龍淵位於公國東北部,即使是有傳送陣,也只能到達附近的城市,進入其中,還要花費不少功夫。

費羅德將少年帶到了惡龍淵附近的小鎮上,向他簡單說明了一下接下來的方向,又遞給他一塊代表學院學生的身份牌,將兩個裝滿了物資的空間戒指遞給他:「這是學院送來的補給物資,你進入后找到奧菲利亞聖學院和聖彼得學院的區域主教,把這些東西交給他們。」

少年點點頭,鄭重其事地把東西收起來,緩緩向前行去。

費羅德目送著少年漸漸消失在了視野盡頭,這才嘆了口氣:「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吧!」他的身形一個閃爍,已經消失不見。

少年按照費羅德的指引,找到了目的地,一條狹長的深淵將兩邊的山脈分裂,低頭看去,下方一片雲霧繚繞,陰風怒嚎著,大概有百餘米深度。如同一隻張大了血盆大口的凶獸,看起來有些猙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