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而在眾人都是一臉獃滯的時候,周珊的臉上卻是漏出了一抹帶著擔憂的笑容,甚至那周珊的眼睛之中都已經是泛起了陣陣赤紅之色。

而與此同時,周導師臉上的肌肉也是再度顫了顫,此時的他,根本看不出來究竟是笑還是震撼。

片刻之後,葉天的身形終於是再度站了起來,而與此同時,那周導師竟然是主動對著葉天的身形走了過去。

最後,周導師和葉天保持在三丈之內的距離,而後緩緩對著葉天說道:「來呀!」

聞言,葉天的臉上漏出了一抹笑容,而後再度用堅定的眼神看著周導師,顫抖著聲音說道:「還有……一招!」

這一次,眾人都是從那葉天的聲音當中聽到了一絲嘶啞,很顯然,面對這一次的攻擊,葉天的身體已經是到了承受的極限!

眾人雖是無法相信,但是看著面前的這個畫面,也只能是暗暗吞了一窺唾沫。

當即,那周導師便是再度舉起手掌,而後作出一副準備進攻的姿態,然而卻是遲遲沒有發起進攻。

因為此時的周導師在等待這葉天準備好,和葉天好好的周旋一二!

而葉天也是看出了周導師的意思,此時的葉天感受著自己麻痹的手臂,而後再度看著那已經準備好進攻,但是卻遲遲沒有進攻的周導師,當即葉天也是緩緩舉起了自己的手掌。

此時,眾人看著葉天那艱難舉起手掌的動作,也是一陣啞然,他們無法想象,面前這個看起來只有十五六歲的少年究竟擁有多麼可怕的毅力!

舉起自己的手掌之後,葉天卻是感覺自己的腳下一陣顫抖,身形也是跟著顫了三顫,然而,葉天卻依然是保持這站立的姿勢。

此時,周導師一臉的震撼,他看著葉天那如此堅持的模樣,也終於是一臉不解的問道:「為了讓我答應你,命都可以不要?」

聞言,葉天再度漏出一抹笑容,卻是再也沒有力氣開口說話,當即,葉天也只是對著周導師艱難的點了點頭。

「有這麼重要嗎?」

周導師看到葉天默認,當即也是再度感到頭疼,現在事情已經發展到了這一步,周導師沒有想到葉天竟然會如此堅持,此時的周導師很清楚,如果自己的第三招出手,那麼葉天很可能會留下嚴重的後遺症!甚至會卧床好幾個月!

當即,周導師也是再度一臉無奈的看著葉天,旋即再度說道。

然而,周導師的話音落下,還未待葉天有所表示,周珊便是沖了上來,而後擋在周導師的面前。

周導師看著突然衝過來的周珊,旋即也是一臉著急的吼道:「你幹什麼!躲開!」

如果豪門不快樂 然而,周珊此時也是一臉的堅定,她雙眼泛著淚光,看著自己的父親,緩緩說道:「父親,最後這一招,我替他擋了!」

周導師聽聞此言,當即卻是有些無奈的起來,此刻,周導師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心中到底在想些什麼。

之前的周導師一直認為自己的女兒和葉天混在一起掉身份,不想讓他們在一起。

但是現在,周導師看到自己的女兒為了葉天竟然能夠做到這一步,周導師的心中反而是有著一抹欣慰之感!

只有為什麼有這樣的感覺,周導師自己也說不清楚,或許是認為自己的女兒看對了人,也或許是因為自己的女兒擁有了一份真摯的感情,也或許是……因為葉天表現出來的實力,完全配得上他的女兒!

但是,不管是哪個原因,周導師自然不可能攻擊自己的女兒,當即,周導師便是再度說道:「你給我讓開!」

然而,周珊此時已經是打定了注意,她在衝上來的前一刻,已經是做好了卧床幾個月的打算!

當即,周珊便是再度堅定的搖了搖頭,而她眼中的那兩股淚光,眼看這就要低落而下。

然而就在此時,周珊卻是突然感覺到自己的右臂突然傳來一股推力。

當即周珊也是轉頭看去,卻是發現,不知何時,葉天的身形已經來到她的身邊,此時,葉天直接是將她的身形推開。

被推開身形的周珊臉上再度浮現著急之色,然而葉天此時卻是一臉溫柔的看著周珊,而後說道:「男人的事情,女人不要摻和!」

說完之後,葉天便是將自己的身體牢牢的站在周珊的面前,而後再度將目光轉向周導師。

此時的葉天狠狠的用拳頭捶了捶自己的胸口,而後再度對著周導師大聲的咆哮道:「來吧!」

見狀,周導師終於是再度長長呼了一口氣,而後再度調取自己體內的靈力能量,只不過,卻只是他實力的三分之一。

當即,葉天也是不敢有絲毫的怠慢,雙手猛然結成手印,靈力能量也是從體內噴涌而出。

周導師狠狠的咬了咬牙,他不想傷害葉天,但是現在事情已經發展到這一步,他自然是沒有台階可下,當即也只好是狠狠心,再度對葉天發起攻擊。

而此時的葉天早已經是沒有多少力量,雖然是調動起了體內的靈力,但是身體根本不足以支撐他再度發起進攻。

而周導師這一次也是沒有選擇動用虛幻靈力攻擊能量,而是直接沖向葉天,選擇用和葉天一樣的肉搏攻擊方式!

眾人紛紛望著那沖向葉天的周導師的身形,也是一個個不可置信,他們不敢相信,周導師竟然會如此放低自己的身段!

然而此時的葉天卻只是淡淡的呼了一口氣,而後將自己調取而出的能量凝聚在自己的手掌之上,但手掌卻已經是抬不起來。

當即,葉天也是直接閉上了眼睛,靜靜地等待著那周導師的進攻!

然而,就在周導師的拳頭即將接觸到葉天胸口的一瞬間,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一幕發生了! 然而眾人都只是冷冷的看著她,沒有一個人為之所動。

想想也是,周圍這些學員雖說都是貧民子弟,但是生活中可能最恨的就是像她這樣的人,有兩個臭錢就想要目中無人,以為只要是窮人就會為金錢所動嗎?

可笑!

官玲見沒人被她的錢所誘惑,仍是不死心的揚了揚手中的錢袋,然後大聲說道:「這裡可是足足兩千金幣!我還可以附贈一個要求,只要是我做得到的,我都可以幫他實現。」

說道這裡,大廳中的一些人頓時嘲諷起來。

「兩千金珠,好有錢啊!哥哥我這還有一千金珠呢!哥哥我也不讓你打人,只要你來給哥哥我服務服務,哥哥我全都賞你了。」

一人說完,另一個鬨笑著的男子更是說道:「哥哥我不喜歡錢,就要你了,要不你先讓哥哥我品嘗品嘗,只要哥哥我高興了,什麼事情還不是你說了算!」

官玲沒想到自己的兩千金珠不僅什麼都沒有換來,還被人羞辱至此。那心頭的怒火簡直要衝出體外,焚燒全宇宙了。

「很好!既然你們這麼不識相,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官玲陰冷的笑了笑,然後從身上掏出了一塊玉牌來。

「光之咒——幻!」

隨著官玲一聲嬌喝,那靈牌應聲碎裂。

頓時,數道金光自那靈牌中迸射而出,所有人的眼睛被精光灼刺的睜都睜不開來。

沐靈夕沒想到那女子還會放大招,結果大意之下,也中招了。

眼睛被金光照耀后,即使閉上眼睛也是一片白茫茫的虛無。

漸漸的沐靈夕感到自己的各項感覺開始變得麻痹,身體也慢慢的失去了控制權。

就像是自己的全身都被注射了局部麻醉一般,意識是清醒的,但是全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的身體。

就在這時,沐靈夕眼前的場景一陣變幻,原本一片白茫茫的環境,此時已經換成了一片灼熱的沙漠。

一種不祥的預感頓時襲上沐靈夕的心頭。

後背早已沁出了細密的汗珠,因為她似乎感覺到背後有什麼東西。

慢慢的回頭看去,沐靈夕看到了一隻黑色的長滿硬毛的長腿。

沐靈夕下意識的抬起頭,只見一隻比她大三倍左右的蜘蛛正虎視眈眈的用那八隻漆黑的眼睛緊緊的看著她。

那兩片鋸齒狀的大嘴裡,正不斷的流出一種綠色的腥臭的液體。

麻雞!

沐靈夕生生的壓抑住了自己那快要衝喉而出的尖叫,慢慢的挪動著自己的腳步向後退去。

同時,沐靈夕的腦中快速的想著,自己不是應該在考核大殿嗎?怎麼會在這樣一個類似於沙漠的地方。

而且剛才那種近乎被麻痹的感覺現在居然消失了。

這些種種,都是因為那個什麼玉牌而引起的。

說不得這應該又是什麼神奇的法術吧!

學生在學院這種地方釋放這種法術,學院估計不會坐視不理,估計只要她再堅持一會兒,就會有人來處理了吧!

想到這裡,沐靈夕逐漸的將心安定下來。

原本那因為恐懼的慌亂,被她緊緊的壓制在了心底。 原本的葉天已經是放棄了抵抗,只是用自己的靈力能量盡量保證讓自己受到的攻擊最小化。

但是即便如此,葉天也是非常清楚,周導師這最後一擊,將是自己最難熬的一擊,自己如果挺不下去,就沒有最後了……

然而,就在那周導師的拳頭即將接觸到葉天胸口的時候,葉天渾身竟然在一瞬之間瀰漫上了刺眼的赤紅之色!

頓時,周圍圍觀的所有人都是不由得閉上了自己的眼睛,而一些距離葉天較近的,此時直接是感受到一股駭人的高溫!當即,他們便是迅速後撤!

而周導師也是完全沒有料到,葉天竟然還有這一招,然而他已經是提前削減了自己的進攻威力,此時由於躲閃不及,不但拳頭沒有落在葉天的胸口之上,就連自己的衣衫也是被葉天身上的高溫直接炙烤成了焦黑粉末!

周導師迅速後退,而後瞬間召喚體內能量,在自己的面前形成一面能量罩,方才是免了葉天身上的高溫炙烤。

而與此同時,葉天也是感覺到了不對勁,當即也是緩緩睜開自己的眼睛,卻是發現自己身上已經是赤紅一片。

別人不知道怎麼回事,葉天卻是非常清楚,這是自己手臂之上的咪咪搞出來的動作。

當即葉天便是感覺拍了拍自己的右臂,而後輕聲對咪咪說道:「喂!快收起來!」

聞言,那咪咪也是沒有露頭,遲疑了良久之後,終於是緩緩將能量收回。

而與此同時葉天身上的赤紅之色也是徹底消散而去。

此時,周導師緩緩收起自己的能量罩,旋即他的表情已經是變得僵硬了起來,此事的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臉上的表情究竟是震撼還是駭然……

這……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能表現出來的實力嗎?

這……是一個看起來只有靈力第六段的傢伙能展現出來的實力嗎?

這……是一個看似已經奄奄一息的瀕死之人能夠釋放出來的能量嗎?

這……是錯覺嗎?

此時的周導師,滿腦子只有震撼二字,他再也找不出其他東西能夠代替自己此時的感覺。

而一旁眾人也早已經是一臉的獃滯,很顯然,他們剛才看到的這一幕,已經是深深的烙印在他們的心中,相信在未來的若干年內,他們時而想起當初在赫寧學府有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挑戰周導師這件事,最先出現的畫面,將是那滿身赤紅的少年身影!

寧絕塵也已經是嚇傻在原地,此時的他心中傷害暗自慶幸,自己幸好沒徹底惹怒了葉天,要不然,只怕早已經是死在葉天手裡了!

寧絕塵想的沒有錯,如今的葉天想要殺他,還是沒有什麼難度的。

而在眾人皆是一陣獃滯的時候,唯有一人卻是滿臉喜色的看著葉天。

那個人,自然便是周珊!

當即,周珊便是興奮的走到周導師面前,而後說道:「父親,三招已畢!他完成了!」

然而,此時一臉獃滯的周導師根本沒有聽到周珊的話,他的眼中只有野田的身影,其他的東西,早已經是被他忽略而去。

而此時的葉天看了看自己身上那緩緩消散的赤紅之色,當即也是再度將目光轉向了周導師,而後看著周導師,葉天輕聲虛弱道:「對,三招已畢,我完成了……」

說完之後,葉天的身形便是再也支撐不住,雙眼當即便是驟然閉上。

而那周導師此時也終於是反應了過來,當他看到葉天身形倒下的一瞬間,當即便是飛速奔向葉天,而後將葉天的身形接在自己的懷裡。

而後,周導師便是滿臉著急的轉頭瞥了一眼寧絕塵,緊張道:「快!拿鑄脈丹!」

寧絕塵聞言,再度怔了怔,而後他揉了揉自己的耳朵,然而卻是發現自己並沒有聽錯。

『鑄脈丹』,四品丹藥!市面之上很是罕見,整個天越國內能製作出此等丹藥的煉丹師只怕也不會超過十位!

可想而知,這鑄脈丹的珍貴!然而此時的周導師卻是沒有絲毫的遲疑,直接是這般說道。

這讓寧絕塵如何能不震撼?

之前的寧絕塵還想著給葉天服下一枚蝕骨散,讓葉天好好吃吃苦頭,但是現在看來,寧絕塵已經知道了,如果自己敢給葉天服下那蝕骨散,只怕周導師會第一個滅了他!

「還不快去!若是耽誤了,我唯你是問!」

在寧絕塵發獃之際,那周導師卻是再度轉頭,聲音畢之前渾厚了幾倍有餘的再度對寧絕塵吼道。

而這一次,寧絕塵也只好是不甘的咧了咧嘴,最後只好是趕緊對著藥房跑去。

而周導師此時也是迅速抱著葉天那昏迷的身形,當即便是對著藥房的方向跑去。

此時的周導師,完全是把葉天當成了寶,甚至是畢那個凌風還要寶貝的寶!

沒過多久,周導師便是來到藥房,而寧絕塵也是找出了整個赫寧學府也只有三枚的其中一枚鑄脈丹。

豪門怨:歡期難酬 鑄脈丹:顧名思義,重鑄受損的經脈,可溫養脈絡,調理靈力,用於重傷或修鍊反噬。

而此時的周導師一把將寧絕塵手中的鑄脈丹奪過來,而後沒有絲毫遲疑的便是給葉天服了下去。

怎奈此時的葉天已經是沒有絲毫的知覺,儘管鑄脈丹入腹,葉天也完全感覺不出絲毫的感覺。

周導師將鑄脈丹給葉天服下之後,靜靜地看著葉天,而葉天卻是始終昏迷不醒。

時間緩緩流逝,兩個時辰眨眼即逝,而葉天此時也終於是緩緩抖動了一下自己的手指。

看到這一幕,周導師當即便是將臉湊近葉天,而後輕聲喊道:「葉天?」

葉天緩緩睜開眼睛,第一眼看到的便是面前周導師那擔憂的神色。

而葉天開口說的第一句話便是:「那件事,你可是答應了。」

周導師聞言,當即也是不顧一切的點了點頭,而後便是說道:「我答應了!」

聞言,葉天終於是漏出一抹艱難的笑容,而後再度閉上了眼睛。

周導師看著葉天再度閉目,表情便是再度緊張了起來,而後他目不轉睛的盯著葉天看了良久,發現葉天依然是沒有絲毫的動靜。

而後,周導師緊張的搖晃著葉天的身體,口中不斷叫喊著:「葉天?葉天?」

周珊也是一臉緊張,她也是湊近葉天,聲音從小到大的喊道:「葉天?葉天?」

然而,葉天卻是始終沒有一句回應…… 現在,她要做的只是拖延時間而已。

只要等到學院負責處理的人來了,她就能從這裡出去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