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而在他的身旁,則散落著一罐罐劣質的瓶酒,以及各種吃剩下的包裝盒。

床邊上散落的白色紙巾,和藏在抽屜中的劉皇叔,無不是他生活的真實寫照。

他之前就寫了好幾篇小文章,就是想要帶偏九州民眾的思想,但是沒有想到但是他們居然都轉回來了,這簡直就是前功盡棄啊!

「可惡……絕對不能就之前前功盡棄……」

想到這裡,他連忙在鍵盤上敲打道。

「你們不要聽官方公告里的胡說。

我有一個工程師朋友,他就是負責這種工程的,他跟我說這些柱子就是拿來祭祀的,到時候凡是住在柱子附近十公里以內的居民都會因為把自己的命數通通給了國運,從而導致自己之後命運多舛,甚至當場一命嗚呼……

我們就應該抵制這種工程!!!」

這番話發到網上后,頓時又一次引起了雙方的爭辯。

看到許多人因此相互撕了起來,中年人的臉上不由的浮現出一抹笑意……

他之前做這種事,還有刀了可以領取,但是由於鷹醬國早已經不如之前,所以刀了也沒了。

而且他之前還把自己的妻女都送到了鷹醬國避難,畢竟但是可是有很多的九州二鬼子都認為國內根本無法抵擋住所謂的災難,而人類的燈塔鷹醬國自然是可以抵擋住的。

如果連鷹醬國都無法抵擋,那九州肯定也是不行了,所以但是可是有不少人都連夜花大價錢買去鷹醬國或者其他國家的機票,在當時都出來了一票難求的局面。

不過作為小有名氣的他來說,他還是弄到了兩張機票,將妻女都送到了鷹醬國,而他自然是準備過幾天再走,畢竟領了刀了,自然也要寫幾篇小文章來惑亂人心。

可沒有想到……他的小文章還沒有寫多少,就發生了黃石火山爆發。

後來才發現,什麼狗屁燈塔,一點用都沒有,還的是九州可以抵禦這種災難。

但是此時他才發現,出去容易,進來不是難,是根本就沒有可能了!

不管他動用了什麼辦法,花了多少錢,他都沒有辦法將妻女接回來,到現在他都不知道自己的妻女是否還活著……

正因為如此,儘管沒有了刀了,他依舊會時不時的寫一些小文章來抹黑九州,誰要九州當時不讓自己的妻女回國的!

就在他考慮,要不要再寫幾篇小文章來引起更大轟動的時候,一道敲門聲響了起來。

「誰……」

話音剛落,就看到門被人推開,緊接著幾個人走了進來。

看到這一幕,他臉上的醉意頓時消了幾分,連忙說道。

「你……你們是誰?」

「我們是誰不重要,你叫方河?!」

聽到對方的話,方河咽了口口水說道。

「是……是的……」

「你之前因為在災難來臨前將自己的妻女送出去,後來因為無法接回來,所以一直都在網上寫文章抹黑九州,是這樣嗎?」

方河聞言,頓時就有些慌了。

「我……我……」

「我們看你如此不喜歡我們九州,那肯定是喜歡國外的靚麗風景線了。

而且你的妻女一直都在國外,你也一定很想念她們的,所以我們決定讓你和你的妻子團聚。」

雖然這話對方河來說有些詫異,不過語氣卻越發的冰冷起來。

聽到這翻話的方河,自然知道對方不是真的把自己的妻女接過來了,而是想要把自己趕出去!

要知道現在除了九州,自己可以在哪裡活的跟個人樣?!

雖然現在自己每天買醉,但至少在九州還可以買醉啊!

在國外,你想要買醉都買醉不了!

想到這裡,方河聲音顫抖地說道。

「不……不是這樣的,其實我十分熱愛九州,這裡就是我出生的地方,我哪裡都不想去……我現在就想要留在九州兢兢業業,為祖國做貢獻……」

不過,這番話對領頭人來說,根本就沒有任何用,他揮了揮手,淡淡的說道。

「按照九州安全條例……

你即刻將被驅逐出境,如有違抗,就地正法!

帶走!」

聽到這句話,方河的雙眼猛然睜大,隨即臉上浮現出恐懼之色。

不過那些人卻沒有理會他,直接如同拖死狗一般,把他拖著走向外面。

「放開我!我現在真的知道錯了!我以後再也不亂說了,你們就饒過我這一次吧!我現在就想要留在九州,不想出去啊……」

方河此時惶恐不安,聲淚俱下的哀求道。

「我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就讓我留下來吧,我真的不想離開九州……」

隨著幾人快步離開后。

房間里,重新恢復了平靜…… 當初達思吉第一天踏入徵兵所的時候是什麼模樣?

那會劉逸飛甚至都遠談不上認識對方,除了注意到教官布倫特有些本事外,整個一班壓根沒人能入他的眼。

哪怕到了後來,如果不是經桑勒「引薦」,表現出一點點優秀之處的話,只怕身體條件一般的達思吉也無法在劉逸飛這裡留下更多印象。

可前後這也就幾個月功夫吧,先是民兵集訓,后經劉逸飛之手參與了地獄式強化訓練,又因為來明月城的關係經歷了小兩個月的高強度加訓。

此刻的達思吉,即便以劉逸飛挑剔的眼光看,也逐漸有了一點內斂的氣勢~

雖不如自己的霸道凶蠻,但要和尋常士兵放一塊也有了種讓人能夠一眼瞧出不同的特異性,跟曾經那些一同參與民兵訓練的同期生相比更是逐漸出現鮮明差距。

強者,自然而然就會有別於眾人,而這種不同的由來,正是一次次歷經苦難的訓練,以及一次次險死還生的絕境掙扎!

此刻的達思吉,便是已經有了一點久經訓練后的淡然味道,雖尚未超凡,但顯然已經邁上了超脫的道路!

憑劉逸飛的眼光,他下意識就肯定在劇情自動推演的這「一個月」里,達思吉只怕有了不小的收穫!

只不過他還算沉得住氣,並沒有說太多,只是如常一般繼續手頭的鍛造工作,等到達思吉七七八八完成了物資收納,才跟達思吉提了一句上午訓練別花太多力氣,午飯過後他將會進行新一輪的考核。

只是相比上一次聽到考核后的激動、興奮、緊張,這一回達思吉只是肯定地點點頭說一聲:「知道了~」就繼續他枯燥的基礎訓練了。

【變化這麼大?這小鬼開竅了?】

劉逸飛心中暗暗吃驚,也是更加期待起下午的實戰測試來~

午後,就和上次一樣,劉逸飛先將體力消耗到重度疲勞狀態,然後就和達思吉一同來到小院後方的樹林里,進行實戰對抗。

首輪達思吉攻,劉逸飛防。

相比上次,這回達思吉的攻擊穩健了很多,沒有上次毛毛躁躁急於進攻的急迫感,反而有了點老兵面對戰鬥時遊刃有餘的感覺。

力量感沒有增強太多,但是耐力方面進步很明顯,不會再經過幾次失敗的進攻后就出現力量大幅衰減的情況,體質起碼有了兩點以上的進步!

體力上富裕了,達思吉也開始逐漸有了試探的資格,能更多的嘗試不同角度進攻后的實際效果。

試探是相互的,雖然劉逸飛只能被動防禦,但也能通過對方應對變招的速度感覺到達思吉在各個基礎戰鬥動作上的熟練程度,進、攻、轉、退間流暢了很多,真正有了老手的模樣。

感覺達思吉熱身完畢了,劉逸飛示意攻守轉換。

第二輪的測試劉逸飛更能清晰的感覺到達思吉的進步之明顯!

劉逸飛此刻雖然體力所剩不多,但基本的進攻動作使起來還算流暢,憑著快速的變招和豐富的戰鬥經驗,上次測試時一上來就壓的達思吉手忙腳亂,不出片刻就漏洞百出,只待劉逸飛發出致命一擊。

而這一次,達思吉很靈活的將自身防禦和招架撤步動作搭配起來,利用劉逸飛一次次重擊劈開時的力量小幅度拉開戰鬥空間,換取自己重整態勢的機會。

雖說和同一個對手重複對戰,能針對性的根據對方的出手習慣、所會技能制定針對性的對戰方案,但就以達思吉的見識、經驗和能力,能在短短一個月內提升到這種程度絕對值得劉逸飛驕傲了!

一輪輪還算激烈的壓制性強攻過後,達思吉的體力消耗逐漸有點跟不上了,此刻的他終究和劉逸飛差著小兩個大階級,光算體質方面的話,劉逸飛已然是三階標準的怪物了,就算讓步重度疲勞,依舊不是此刻的達思吉比得上的。

劉逸飛也沒逼迫太狠,示意達思吉可以休息片刻,並在他覺得可以後進行第三輪測試——武技演練。

只是和上次劉逸飛演練、達思吉學習不同,這次劉逸飛要求讓達思吉連續五次施展【重擊】武技,竭盡達思吉所能,展現下他過去一個月的訓練成果。

聽了劉逸飛的要求,達思吉依舊還算沉穩,輕輕點了點頭,而後開始小幅度活動身體關節,同時調整起呼吸、加速體力恢復起來。

午後的林間還算安靜,陽光灑落在少年的身上,將一身挺拔幹練的英姿照耀的格外璀璨,彷彿某種神奇的寶石一般,吸引著劉逸飛的視線。

有那麼一刻,原本凝神靜立的達思吉忽然動了!

沒了裝腔作勢的怒吼,只是沉穩的握劍、衝刺、瞄準、出擊!

噗~

清晰的利刃劈砍樹身的悶響傳開……整把劍身完全砍入了樹身側部!

劉逸飛看的下意識神色一緊~

樹質太輕?可看那棵樹的大小,不應該啊……可難道對方已經……

劉逸飛壓下心頭小小的震驚,繼續看達思吉的演練。

少年衝刺攻擊的身影在陽光下一次次轉折來回,簡單幹脆的響聲卻一次次衝擊著劉逸飛的心臟,讓巨大的喜悅填滿他的腦海。

五次攻擊里,前四次都做出了遠超達思吉力量水準的攻擊效果,唯有第五次,可能是體力消耗太劇的緣故,未能成功發動武技效果。

但即便如此也完全符合劉逸飛的判斷標準了!

更重要的是,就以劉逸飛估摸出的達思吉的力量數據論,他使出的【重擊】加成效果斐然,起碼得是「中級」以上水準的【重擊】了!

一個月時間,還得減去頭幾天養傷耽誤掉的時間……居然能從無到有的修鍊出中級……也可能是高級水準的【重擊】武技?

哪怕考慮進劉逸飛誠意滿滿又細心無比的教授效果,這也是一份驚人的優秀答卷了!

畢竟如果撇開強升專家級的操作的話,劉逸飛這個開著重生掛的掛B一個月苦練七七八八也就這效果,還來來回回沾著戰役、劇情任務的便宜~

達思吉這小子……莫非還是一個有著非凡武技天賦的天才?

這一刻,劉逸飛也有些抑制不住地想到……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10月20日,吳皓最近心情不錯,中低端版沉浸式虛擬3D模擬器銷量持續火爆,還間接帶火了各種虛擬模型資源的租賃業務,有需求就有產出,一大批經過二次製作的模型,被放到貨架上進行再次租賃。

這些再租賃的模型,由於已經付過一次租賃費用,在租賃期內,進行二次開發再租賃,可以減免一定費用,因此

《從鴻蒙系統開始升級世界》155顧影做導演 三道聖光從白菌高舉的三張卡中交織著湧向天空,在空中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

此起彼伏的龍吟之中,三首巨龍從漩渦中顯露出了它華麗的身姿。

真青眼究極龍ATK:4500

「納尼?」冒牌的社長沒想到還有這一出,震驚的看着展露出強大的龍威的真青眼究極龍。

「哈哈哈!」白菌一揚風衣,也來了個三段式的大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