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而只要及時補上空缺的頂級戰力,那麼危機自然就會化解,在某種程度上來說,損失也就不存在了。

李悼笑道:“摧日門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盤。”

他用腳趾頭都能猜到,摧日門讓他做的肯定只是一個象徵意義上的門主,不可能真的給他多少實權。

“其實這是一件好事。”李復遠也笑了起來,笑得有些意味深長,“只要你把握好這次機會。”

李悼卻只是笑笑。

他對爭權奪利沒有半點興趣,只要能夠藉助摧日門讓自己變得更強,就算讓摧日門利用又如何。

對他來說,這確實是一件好事。

在得到摧日門的消息後,李悼便沒再待多久,告別了李復遠,和吳楚楚再次回到了摧日門。

這一次他見到的不僅僅是一個副門主張琦,還有黃遠飛等其他摧日門高層。

會議室內。

“說吧。”

李悼開門見山,直接問道:“你們想要我幫摧日門解決什麼麻煩?”

摧日門一衆高層都沒有想到他這麼直接,一個個你看我我看你,就是沒人接話。

在李悼這個殺星面前,他們平日裏身居高位養成的胸襟氣度全都蕩然無存,只想着做縮頭烏龜,讓別人出頭。

見幾個人都向自己望了過來,張琦心中暗罵一聲,只好再度站了出來。

“其實也不算什麼麻煩,當然是對門主你來說。”儘管這事都還沒定下來,他就直接稱李悼爲門主。

聽到他這麼稱呼後,黃遠飛幾人頓時一個個神情各異,卻也沒有人站出來說張琦的不是。

就連吳守隆也只敢在心裏把張琦罵了個狗血淋頭,臉上卻不敢有絲毫表現。

李悼卻完全沒有在意他們的反應,對張琦說道:“不要拐彎抹角,我不喜歡浪費時間。”

聽到他的話,張琦不敢浪費時間,直接道:“門主你應該知道,我們摧日門是南臨省第一大門派,但除了摧日門外,南臨省還有其他很多門派,大大小小差不多有十幾個。”

“麻煩就是來自於這些門派?”

李悼眉頭微挑。

“對,本來他們也不足爲懼,但其中有個門派叫天烈門,是僅次於摧日門的第二大門派。”張琦爲他解釋了起來,“天烈門爲了對抗我們摧日門,和其他十幾個大小門派結成了同盟……”

“我還是有點不理解。”李悼打斷了他的話,“你們這些門派到了現在這種社會,難道還像過去一樣靠打打殺殺爭奪地盤嗎?”

雖然不知道關於這些門派,帝國方面是什麼態度,但他可以肯定的是帝國絕對不會允許這些門派好勇鬥狠,擾亂社會秩序。

還未等張琦說話,吳楚楚忽然說道:“關於這點,其實我可以爲您解釋。”

“說。”

李悼這纔想起她是異管局出身,不是一個普通職業女性這麼簡單。

吳楚楚微微點頭,說道:“其實摧日門這些江湖門派,從過去傳承到今日,彼此間的爭鬥一直都是靠武力解決,但隨着時間的發展,也逐漸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在很遠的過去,原本各門派之間的爭鬥其實都是靠人多勢衆,因爲人體是存在極限的,武功再練也強的有限,再厲害的高手也敵不過十個配合默契的壯漢。

所以那時候人多才是硬道理,基本哪邊的人更多,哪個門派就能贏。

但不知在什麼時候,超凡武學這種東西出現了,於是決定勝負的不再是人數,而是頂級高手。

超凡武學威力奇大,在那些練過超凡武學的高手面前,人數完全失去了意義,再多的門人弟子都是擺設,唯有同樣出動超凡高手才能與之對抗。

於是門派之間的鬥爭就變成了超凡高手之間的鬥爭。

後來就慢慢演變成了只要雙方門派出現矛盾和利益爭端,就廣邀江湖同道,在無數江湖同道的見證下,雙方派出各自高手相互對決,輸的一方就必須願賭服輸,將一定的利益讓給贏的那個門派。

這種方法既可以對比兩個門派的真正實力,又可以避免底層弟子的無謂傷亡,用於解決矛盾爭端非常好用,於是一直流傳到了現在。

“……極限綜合格鬥協會正是由此而來,像摧日門身爲南臨省第一大門派,就是這個協會的理事成員之一……”

聽到這裏,李悼總算明白了地下黑拳的由來和背景。

由幾十上百個摧日門這樣的門派組成的極限協會在背後支撐,也難怪地下黑拳能發展到如此規模。

要知道摧日門名下的隆盛集團可是資產千億級別的巨無霸企業,而摧日門在協會中肯定還不是發展最好的門派。

而能讓這麼多地方門派加入一個協會這樣的組織,其背後的能量更是難以想象。

“天烈門爲首的南天盟雖然只是協會成員,但卻有向摧日門挑戰的權利,摧日門若是落敗,就只能將理事資格讓給南天盟,而極限綜合格鬥協會的理事資格,對他們這些江湖門派來說卻格外重要。”

吳楚楚推了一下不知何時戴上去的無框眼鏡。

“至於協會的理事資格有什麼具體用途,這個解釋起來比較麻煩,您如果感興趣的話,我回去給你準備一些相關資料。”

“好了。”李悼明白了怎麼回事,望向張旭,“接下來你們的麻煩就是南天盟的挑戰?”

“吳助理說的很詳細。”張旭點了點頭,“天烈門一直都很關注我們摧日門的動向,今天發生的事肯定逃不過他們的眼睛,他們絕對會把握這次機會,通過協會發起挑戰。”

“我可以幫你們解決這個麻煩。”李悼眉頭微挑,說道:“但你們又能給我什麼?一個傀儡門主的位置?”

雖然他沒興趣爭權奪利,但若是不直接表明態度,他還真怕這幾人真把自己當成傻子。

但張旭的回答卻完全出乎了李悼的預料。

“當然不會。”張旭卻說道:“只要您願意擔任門主,門主該有的一切權利您全都會有,而關於這些,在以後的日子裏您自然就會了解。”

其實摧日門發展到今日,早已有了一套成熟的管理方式,雖然門主依然是最高掌權者,但實際權力早已得到了很大的削減。

就相當於一個上市公司的大股東,可以輕易影響公司的決策,但若是其他股東聯合起來反對他,他也不能獨斷專行。

說句難聽的,就算讓一條狗來做門主,摧日門都能照樣運轉,不會出現任何差錯。

當然若是真的有這個機會,張旭他們肯定會爭着做那條狗。

不提做門主的各種隱性好處,單是一個人獨佔隆盛集團20%的股份收益,就足以讓他們所有人爲此爭得打破腦袋。

摧日門也不是鐵板一塊,張旭他們之間也彼此明爭暗鬥,如果不是因爲即將到來的危機,他們絕不可能將門主位置讓給一個外人。

若是被天烈門挑戰成功,摧日門失去協會理事資格,就算佔據再多的隆盛股份也沒用了。 接下來的幾天裏,南三省武林中傳出了一個又一個驚人傳聞,將原本平靜的江湖攪得風雨飄搖,人心浮動。

第一件事就是南臨省的摧日門突遭大劫,被恐怖強者殺上門派,死傷無數!

那名強者先是連殺“魔人”元候、“黑死劍”聶邱宏兩大客座,接着又殺死“攝魂魔音”殷時峯。

最後竟是連“劍氣縱橫”夏世都不敵那個恐怖強者,被生生擊斃,斬殺當場!

整件事從裏到外都迷霧重重,充滿了說不出的古怪。

要知道摧日門乃是南臨省第一大門派,實力何其雄厚,其中“劍氣縱橫”夏世更是南臨省第一高手,便是在整個南三省都難尋敵手。

而如此強大的摧日門,竟然被一個不知道從哪裏冒出來的恐怖強者連殺這麼多頂級高手,就連門主厲鴻烈都被那人打死,實在讓很多人驚詫莫名。

第二件事則更加玄奇。

便在這事發生後的第二天,就傳出摧日門爲了對付那個兇徒,幾名長老共同趕赴摧日門用於門內高手閉關幽居的幽心小築,請出了一個神祕高手,當夜直接斬殺了那個兇徒!

據傳那個神祕高手的真正身份其實是上任門主的小師弟,因爲武學天賦實在太過恐怖,上任門主自認爲沒有資格做他的師父,所以就代已故多年的師父收徒,將他收爲了小師弟,因而輩分奇高,就連副門主張琦等人都要稱他一聲小師叔。

聽說因爲這個小師叔天賦太強,爲了防止被人謀害,讓他有一個足夠安全的成長環境,摧日門一直隱瞞着他的存在,就連幾個堂主都不知道還有這麼一個小師叔,只有門主和幾個長老才知道內情。

小師叔天賦絕倫又是武癡性格,這麼多年來一直沉淫武學,年齡還不及弱冠,一身實力早已達到難以想象的恐怖程度,沒用十招就將那個兇徒直接無傷斬殺,讓所有人震驚當場。

更是傳出因爲厲鴻烈身死,副門主張琦和一衆長老一致決定讓那個小師叔接過門主之位,從此由他引領摧日門。

第三件事便是天烈門爲首的南天盟向帝國武盟(極限綜合格鬥協會)遞交了申請,意欲挑戰摧日門,爭奪摧日門的理事資格。

相比前兩件事,天烈門發起挑戰並沒有人覺得奇怪,雖然摧日門突然冒出來了一個神祕的小師叔,但真實戰力究竟如何還是要打上一個問號的。

因爲絕大多數人都相信那個兇徒是因爲經過了連番大戰,身上本就受了嚴重的傷勢,這才被那個小師叔撿了個便宜,而這也是很符合邏輯的一個猜測。

現在摧日門一夜死了包括門主在內的五大高手,天烈門要是不抓住這個機會,一直按兵不動,大家纔會覺得奇怪。

原本像理事資格爭奪這種事情應該是江湖中的中心話題纔對,但這次產生的熱度卻遠遠不及摧日門發生的巨大變故。

所有人都更關心那晚的兇徒究竟是什麼人,又是因爲什麼事而殺上了摧日門,那個兇徒的武功又高到了什麼程度,居然連夏世都不是對手。

而摧日門的那個神祕小師叔則引起了更多的關注,所有人都在猜測他的真實實力究竟如何,是不是真的如傳聞中那般年輕,成爲新任門主後南三省的武林格局會不會發生變化等等。

不少門派都藉着弔唁等各種理由來到摧日門想見到那個小師叔,但都被摧日門以小師叔閉關的理由給回拒。

還有一些門派更是直接派人潛入紫陽大廈和幽心小築等地方打探,摧日門幾乎天天都能抓到探子。

紫陽大廈。

電梯一路上行到最高層,副門主張琦從電梯裏面匆匆走了出來。

他一路快步來到門主專屬的大辦公室,推開門後只看到坐在辦公桌後面的吳楚楚,其餘一個人都沒有。

看不到李悼的身影,張琦直接問道:“門主來了嗎?”

雖然當上了摧日門門主,但李悼礙於家中情況,每天都會從白京市回臨海,第二天再從臨海過來,並不是一直都待在摧日門這邊。

“他去了武庫。”吳楚楚擡起頭望向他,“另外他吩咐過我,除非有人打上了摧日門,不然誰也不要去打擾他。”

“又是武庫……”

張琦頓時一陣無言,不知道說什麼是好。

自從當上摧日門的門主以來,李悼除了吃飯上廁所之外,其餘時間不是待在武庫就是在練功室,對武功癡迷到這種程度讓他們也是大開眼界。

本來看到李悼一心沉迷武學,對門內事務沒有半分興趣時,他們幾個暗中還挺高興。

但幾天一下來,發現李悼真的只想當個甩手掌櫃,完全不管任何事情,不管大小事務都一應交給吳楚楚來處理後,他們就開始鬱悶了。

“他說過有什麼事就和我說,如果不是特別重要,就讓我代爲處理。”吳楚楚對他說道。

張琦只好對她道:“這幾天裏各個門派一直都有小動作,昨晚又抓到了兩個外門的探子,我們幾個都覺得還是舉辦一下上任儀式比較好,讓門主露一下面,不然這樣的情況不知道還要持續多久。”

現在這種局勢,有些事情必須要李悼這個“小師叔”親自出面才行。

“這件事我會和他說的。”雖是這麼說,吳楚楚卻搖了搖頭,“不過你們別抱多大希望,他應該不會答應。”

這事之前就提過一次,但是李悼沒有同意。

因爲他覺得這種事只能浪費自己練功的時間,另外會造成大量曝光,很容易被有心人發現他真正的身份。

李悼不怕麻煩,但是討厭麻煩,所以就直接拒絕了。

“不管同不同意,跟門主說一下吧。”張旭臉上有些無奈,幾天下來他也算對李悼的性子有了一些瞭解,“另外還有門主要找的遺留物,我們又找來了一批。”

“這麼快?”吳楚楚有些吃驚。

她在異管局工作,對遺留物的珍稀程度還是有所瞭解的,摧日門居然能這麼快就蒐集到第二批遺留物,實在讓她驚訝。

“有一個堂主的朋友剛好是這方面的愛好者,有不少收藏品,聽說我們門主也有這方面的愛好後,便全都主動送了過來。”

張旭隨口解釋了一下,然後問道:“你要不要去看一下?”

“不了。”吳楚楚摘下眼鏡兒,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我去把這個消息告訴他。”

畢竟在李悼的交代中,凡是關於遺留物的優先級可是更在摧日門被強敵打上門之上。

……

作爲曾經的白京市第一高樓,很多人都知道紫陽大廈主樓共有66層,但只有極少部分人才知道,大廈在地下還有5層。

其中負一層到負三層都是停車專用樓層,而從負四層開始,便是摧日門的武庫所在了。

武庫正是建於地下深處。

摧日門把武庫分爲上下兩層,像金鐘罩、鐵砂掌這些常見的普通貨色全都存放在負四層。

除此之外,還有練武所需的種種藥膏等資源也都放在這一層。

而像赤極血煞、無相陰罡這些超凡武學,就放在更加嚴密的負五層,另外這一層還有一些特殊的祕法,譬如瞬滅劍法。

瞬滅劍法這些祕法實際上就是殘缺版的超凡武學,雖然也能爆發出超凡武學的強悍威力,但因爲殘缺的原因導致上限很低,持續時間也遠遠不及赤極血煞等武功,甚至會對人體造成很大的損傷。

儘管缺陷諸多,但對於無法學習其他超凡武學的門人弟子來說,卻也是非常珍貴的一條道路。

李悼這幾天裏一直都待在負五層,研究摧日門的三大超凡武學。

今天也同樣如此。

外界都說摧日門三大超凡武學中,最強的就屬赤極血煞,但是李悼在看過這三門超凡武學後才知道並非如此。

赤極血煞之所以名聲最大,只是因爲修煉的門檻最低,幾乎沒有資質什麼的需求,任何人都可以練。

但赤血極煞本就是一門極其霸道的橫練硬功,修煉起來非常殘酷,每次都需要以一種魔物的血液塗抹全身,每日忍受堪比剝皮抽筋的腐蝕劇痛,在這個過程中不斷強化身體,持續二十年便可大成。

除非真正有鋼鐵般的意志,否則沒有人能長年累月忍受這種極端的痛苦,所以很多人寧可選擇那些殘缺的祕法,也不修煉赤血極煞。

不過這個世界上最不缺少的就是各種變態怪胎,所以儘管赤血極煞修煉過程極爲痛苦,但因爲門檻足夠低,摧日門裏練成這門超凡武學的高手卻也是最多。

而無相陰罡和滅神魔音就完全不同了。

李悼這幾天主要研究的便是無相陰罡這門超凡武學。

文娛幕后大佬 無相陰罡分爲兩種罡勁,一種爲無形陰罡,一種爲震盪罡勁。

其中前者具有極強的穿透性,可以直接穿透人體進入內部,震碎內臟而表面看不出任何傷勢,殺人於無形無聲無息之間。

而後者同樣可怕,夏世只是勉強練成了震盪罡勁,就連李悼都要避其鋒芒,無法正面交鋒。

不但如此,練至大成之後,更是可以離體外放,百步殺人!

若是夏世真正練成這門超凡武學,那晚李悼便是再強一倍都不是對手,只能落荒而逃。

但無相陰罡這門武學實際比上赤血極煞還要霸道,修煉難度更是在赤血極煞之上。

修煉者需要以高頻率震盪氣血的方式來形成震盪罡勁,未傷人先傷己,一個不慎便會震壞內臟,造成嚴重內傷。

而且練得越深就越容易發生危險,其中很多修煉者都是在練功的過程中死於內臟破裂,是一門極其危險的武功。

武庫中不光只是武學祕籍,還有歷代修煉者記下的過程和感悟,這些對後來的修煉者有着非常大的幫助。

其中夏世同樣也有相關筆記留下,是在兩年之前,那時候他剛將無相陰罡練到了第四層,之後就再沒有任何記錄。

顯然這兩年來他一直止步於第四層,沒有敢繼續突破。

而摧日門歷代修煉無相陰罡的這麼多高手中,夏世已經屬於佼佼者了。

其中九成以上的人只練到了第三層,和他一樣練到第四層的僅有三人,而那三人無一例外,全都死於突破第五層的過程。

從來沒有人能練到第五層。

正是因爲如此,夏世才一直沒敢突破到第五層。

而無相陰罡這門武功,理論上總共有七層。

雖然無相陰罡對修煉者極不友好,需要付出相當大的代價,但換來的威力卻更是極其恐怖。

所以李悼才被深深吸引,這幾天一直都在練無相陰罡。

經過幾天的努力,他也將這項武功成功入門,並且用摧日門第一批蒐集到的遺留物得到的潛能,將無相陰罡提到了第二層。

但是——

“……咳…咳咳!!”

正在看書的李悼忽然用手捂住嘴巴,然後就咳嗽了起來,臉都有點發白。

等咳嗽完後,李悼神情不變,放下手中的那本筆記,又重新拿出一本看了起來。

無相陰罡這門武功實在霸道,他現在才第二層,就因爲昨晚嘗試震盪氣血的過程中出現了失誤,結果就給震傷了肺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