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劇
  • 0

而原本還是紅木的床體結構,也已經在一瞬間,變成了瘮人的深紫色。

「你究竟是何人!」董雙的眉頭幾乎是擰成了一條線,死死地盯着那道漸漸從黑暗中浮現出來的身影。

隱約中,能夠看到那個人已經站起了身,冰冷的目光和董雙交匯了片刻。

從那裏面,董雙可以判斷出來這個人沒有一絲害怕,而是絕對的自信。

那人卻只是冷笑一聲,手往背後伸去,董雙看那人似有動作,正要按下手中沙鷹的扳機,眼前卻升起了一片濃郁的霧氣。

不好!董雙暗喝一聲,槍中的子彈卻已經打在了不知什麼地方。

董雙猛地往前衝出了幾步,卻什麼也沒有看到,順着一旁打開的窗戶放眼望去,那個刺客顯然已經從這裏跑了出去。

看着那撒在附近的大地,將整片夜間映得透亮的潔白月光,董雙絲毫沒有猶豫,手撐住窗框縱身一躍,已經從二樓上迅速翻了下去。

出了院子,董雙跟隨着那人的蹤跡,一路追了上去,只是追逐著那人的身影而去。

很快,董雙已經到了城門邊。

然而,那個人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跟丟了。

搞什麼!董雙暗罵一聲,城門邊這裏有解珍解寶二人領兵在把守,應該不太可能讓這種人在凌晨混進來啊?

猶豫了片刻,董雙還是叫城樓上的解珍開了城門,自己則往外繼續狂奔而去。

然而,董雙還是沒有發現那個刺客的一絲一毫線索。

董雙眉頭皺了皺,拔出佩劍來,提着在附近四處搜尋了起來,試圖能找出一些蛛絲馬跡。

又轉過了好幾個彎,董雙正在煩躁,卻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

「錦……錦兒?」

看着眼前的那個少女,董雙終於還是喊出了聲:「你……你怎麼三更半夜會在這裏?」

「董……董雙哥哥?」

錦兒猛地迴轉過身來,看到是董雙時,她明顯有些驚慌失措,似乎想要遮擋着後面的什麼東西。

董雙快步跑上前去,往那裏看去時,竟然是一座墓碑。

此時,董雙看向錦兒的眼神中,已經多了一絲疑惑。

錦兒也低下了頭,臉色微微紅了起來,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董雙正想再說些什麼時,眼前突然闖入的一個人,卻讓他如同觸了電一般,難以置信的目光始終無法離開那個人的身上。

與此同時,不遠處的一座巨石后。

「我說陳小姐。」王稟壓低了聲音:「你今天為什麼要潛入齊州城來刺殺?那董平可是梁山的賊寇!」

陳麗卿冷笑一聲:「我早已調查清楚,那董平一個月前打完大名府後,就經常出入這裏,我這次便是要來守株待兔!」

王稟冷笑道:「哦,那你可是得手了?」

「我怎麼做是我的事,與你何干?」程麗卿冷哼一聲:「王稟,干好你自己的事,我的事還輪不到你來管。」

王稟冷笑道:「隨你,你好自為之便是。」說完,他便要往外出去。

就要走出去時,他卻被眼前的一幕驚住了,連忙身子一閃躲到了巨石後面,只微微探出頭來看。

而此時,董雙也是一臉地震驚。

「董雙!」

趙佶的怒吼聲回蕩開來:「你居然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虧朕對你再三提拔委以重任,推心置腹,不想你竟是個忘恩負義的亂臣賊子!」

董雙看了看附近的錦兒,目光又轉到不遠處趙佶那張狂怒的臉上時,他的眼神頓時完全沉了下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喝~tui!」

林佑醞釀出一口二十年典藏醬香濃痰,朝對方射了過去,「誰管你那是什麼杯,老子單純想弄死你而已!」

話音剛落,他的目光就集中到了那個血色杯子上。

說歸說,嘴硬歸嘴硬,既然是敵人這麼在意的東西,那他當然得研究個透徹,說不定還得重點照顧一番呢。

《求生遊戲,我有神提示》第84章我成血族了? 葉香和喬環回到府中,把入宮面見董太后的經過詳細稟報給了田齊。

喬環還得意的向田齊炫耀:「太后收下了秘方,奶糖很快就可以名動京城了。不僅如此,太后還賞了我們一座宅子。」

田齊十分不滿的輕哼一聲,對喬環說道:「這是替小皇子協交的束脩。你給我招來了一個大麻煩,得意個什麼?」

喬環一愣,詢問田齊:「什麼束脩?小皇子要拜誰為師?」

田齊沒好氣的指了指自己。

喬環疑惑的說道:「小皇子不是來取糖的嗎?」

田齊嘆息一聲說道:「取個糖而矣,用得着皇子親來嗎?皇子來了府中,想要做些什麼,你我敢不允許嗎?」

喬環一愣,轉而笑道:「那又如何?皇子拜師那有那般隨意。至少應該由宗正登門相請,再由天子召告三公九卿,於太廟行拜師之禮吧。夫君若不願,天子還能強逼着夫君收徒不成?」

田齊苦笑搖頭,也不再與喬環解釋,只吩咐陳到把高順叫來屋中。

喬環眉頭輕皺,起身欲避入寢室。高順來到府中之後,按理應該拜見喬環,稱她為夫人或者阿姐。但高順對喬環視而不見,連聲招呼都不打。喬環因此對高順不滿,對田齊生怨。

田齊急忙把喬環拉住,含笑問道:「你嫁給我可有悔意嗎?」

喬環伸出右手食指點了田齊額頭一下,嬌嗔說道:「你可是上天給我安排的最佳夫婿,我哪敢後悔?」

田齊笑道:「高順的樣貌比我帥氣,身材比我英武,一身本領更是勝我多矣。喬佩嫁與高順,也必然無悔的。」

喬環內心一嘆,嗔怪田齊道:「他的嘴可沒你這般油滑。妹妹嫁與他,只怕有的罪受了。」

田齊連忙說道:「我會教訓他的。」

喬環無奈,只得留在房中,準備與高順相見。

高順進到屋中,向田齊行了一禮,話也不說,直接坐到田齊下首的榻案上。雖然知道田齊入京有些被天子軟禁之意,但田齊將高卉母子拋舍於塞外,獨與喬環入京,還是讓高順姐弟有些誤會,也有些惱火。

高順性直,喜怒直接表露於面上,不會作假。自從來到京師,沒有給過田齊笑臉,對喬環更是冷若冰霜,避而不見。

田齊無奈,不敢強令高順與喬環見禮,只輕笑着對他說道:「你與喬佩大婚,我準備了一份厚禮給你。」

高順輕輕點頭,勉強擠出一絲笑容,向田齊行了一禮。

田齊不以為意,繼續說道:「我打算將奶糖生意交給你家,讓喬佩幫你來管理。葉香和阿環今天入宮向太后謝恩,順便把奶糖進獻給了太后。太后令小皇子協定期來我府中取糖。相信有太后宣揚,奶糖必然於京師熱銷。」

高順眉頭一皺,詢問田齊:「太後為何派皇子協親自來府中取糖?」

田齊苦笑一聲說道:「是想讓我與皇子協多多接觸吧。」

高順急忙提醒田齊:「天子僅有兩子,皇后嫡長子辯養於宮外,庶皇子協養於太後身邊。朝臣擔心皇位繼承,嫡庶不分,長幼失序,多次上書,請立嫡皇子辯為太子,但天子始終置之不理。皇位繼承不定,朝臣不安,主公切勿輕易插手其中,以免為朝臣嫉恨。」

田齊苦笑搖頭,對高順報怨道:「大漢皇位繼承,首重立嫡立長,其次立賢。但自質帝亡故,接連三任天子無嗣而終,外戚擁立宗藩入京,承繼大統,皇位繼承秩序已亂。天子有意不立嫡長,只怕朝臣不會輕易同意。天子不敢立皇子協為太子,又不願立皇子辯為太子,也只得拖延,乾脆不立太子。我閉門不朝,本想躲幾年輕閑,奈何天子不許啊。」

高順略一沉吟,建議田齊道:「既然避無可避,乾脆直接賭一賭,全力支持皇子協。若皇子協被立太子,繼承大統,主公也可重獲天子信任,得復自由。」

喬環眼睛一亮,不由認真打量高順。她沒想到,高順果然如田齊所說,英俊勇武,胸有謀略。

田齊輕輕搖頭,對高順說道:「明天皇子協就會來府中。你陪我見他一面。至於幫他謀求太子之位,看看再說吧。」

高順應諾,行禮而退,始終未看喬環一眼。田齊心中一嘆,揮手令葉香等人退下,扶喬環回了寢室。

喬環伺候田齊洗漱,眼睛一紅,含淚向田齊報怨道:「高順不與我見禮,看都不看我一眼。他對這門婚事,必然心懷怨言,只苦了我的佩兒妹妹。」

田齊連忙安慰喬環:「你放心。這門婚事,是阿卉和高順同意了的。等喬佩過門,若高順真敢冷落於她,我必會責罰。」

喬環把手中麻巾向盆中一甩,流淚說道:「責罰有何用?人家心中不喜,你還能強逼他不成?」

田齊心中窩火,無處發泄,也不由埋怨高順倔強,不懂得委婉行事。他不敢與喬環發火,只得扶喬環上榻,不斷出言討好和安慰。

好不容易將喬環的眼淚勸住,哄她入眠,田齊自己卻沒了睡意。他不由連連苦笑,心中自語:牛不喝水強按頭,強扭的瓜不甜。這或許是強行拆散周瑜與小喬婚事而得上天報應吧。

田齊一夜未眠,思考如何勸服高順心甘情願接受這門婚事,卻苦無良策。

第二天一早,田齊很晚醒來,舉目四望,屋中已無喬環身影。

田齊苦笑搖頭,只得自己起身穿衣,呼喊陳到入內,打水洗漱,準備用餐。

田齊詢問陳到:「夫人去了哪裏?高順在做什麼,可吃過早餐了?」

陳到令護衛取來餐盤,遞與田齊,面無表情的回復道:「夫人和葉香母子出府去了,說是要選幾處鋪面,準備販賣糖果。高督尉早吃過了飯,練了一個時辰武藝,回房沐浴去了。」

得知喬環離了府中,自己終於有機會與高順單獨相談,田齊心中怒火上涌,與陳到報怨道:「這頭倔驢!我幫他娶了名動江南的美女為妻,他卻以為我要害他一般。把他叫來,我要好好罵一罵他。」。

陳到不肯接言,只轉身出門,親自去請高順過來。

田齊睡眠不足,為攢足罵人的氣力,端起餐盤,狼吞虎咽,快速把早餐食用一空。 好不容易消停了,趕緊收拾乾淨,蓋上馬桶蓋沖水,腿腳利索的跑出廁所,天啊,這麼大歲數頭一次上廁所被熏著。

李老太在院裏走一圈,發現就這十來分鐘,外孫女把自己積攢的廢品都賣光了,還是年輕人動作快。

「姥姥,快進屋,身體咋樣,輕快了吧。」

「還別說,真的鬆快不少,我剛才在院裏走一圈,以前那種沉重感都不見了。」李老太眼見的精神了,臉上都泛出了紅暈。

「姥姥,快進屋插上門,我給你擦擦,身上都是味了,」

李老太聞聞,自己身上還真有隱隱的臭味,「我才換的衣服,咋就臭了,」

周雨薇從衣櫃里,找出新的衣服,「毛孔也會排毒,血液里毒素一部分通過出皮膚出汗排出來的,姥姥你躺床上,我動作快點,省得您着涼。」

在臉盆里兌上熱乎乎的水,手試試溫度,就開始給李老太擦澡,這一擦,一會白毛巾都黑了,李老太很不好意,自己身上咋這臟啊。

換了一盆水,才算把李老太身上擦乾淨,換上新衣服,有順便給她洗了頭髮,這下李老太可舒服了。

「姥姥你先坐着看電視,我把衣服洗了,回頭該做飯了,這二百給您,賣廢品的錢。」

「哎哎。」李老太心裏美滋滋,不怪自己疼大孫女,這孩子就是可人疼。

她都打算好了,多攢錢,以後都留給她,這孩子命不好,一直相親也沒遇見合適的,歲數大了,乾脆不想找對象了,自己沒少跟着急,只能多給她留下點錢,其他啥幫不上。

「姥姥,過幾天我去西北旅遊去,您喜歡什麼,我給您帶回來。」搓着手裏衣服,周雨薇跟姥姥說道。

「我啥也不要,你去那麼遠玩兒,不危險啊。「

李老太一把年紀,去的最遠的就是皇城根,還是年輕的時候,大西北一聽就千里之外,很擔心孫女的安全。

「沒事的,我和朋友一起去,報的旅遊團,。」

周雨薇說的真的,孟玉珩給報的旅行團,西北自由行,旅行社給預訂酒店和往返車票,到了當地,倆人自由活動,一周后返回,這樣比較划算,跟旅行團去,跟團再回來省心。

「哦,那還行,「別說李老太天天看電視,知道現在人流行出門旅遊。

「對了,姥姥,我這有個玉石珠子,有靈氣對身體好,你用絲線編成墜子帶上。」

周雨薇想着靈珠有靈氣,沒準可以滋養下姥姥身體,就掏出一顆來,拿給李老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