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而且,存在於他不知哪個地方的通天門似乎傳出一絲波動,很弱,此時的他根本沒有感受到。

這時候,鬼臉忽然看向他。

一剎那,莫東感覺自己的靈魂彷彿要脫離自己的身體,他的身體一陣疼痛,一種糟亂尖銳的聲音充斥在腦袋中,腦袋要炸般。

不過,就在這時候,那鬼臉發出一聲不甘的叫聲迅速潰散收斂回渠河匪老大的身體。

在十息后,石室平靜了下來。

莫東滿頭大汗,身上彷彿消耗掉很多力氣,感覺到疲憊無比。

「死了?」

他觀察石室,就看到地上乾涸的黑血,石床上渠河匪老大似乎沒有生息。

「那到底是什麼東西。」

莫東想到邪惡的鬼臉,心中還是由不住的心悸。

此刻,渠河匪老大或許真的死了,莫東抓著祖劍,小心的向其走去。

莫東沒有大意,渠河匪老大連斷肢重生的手段都有。

一抹凌厲閃過,莫東執劍就要刺穿渠河匪老大。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簌簌的聲音響起,渠河匪老大的身體頃刻化成了膿水,連衣服都化去。

莫東向後退去,眉頭凝了起來。

一股黑霧從膿水冒出,似有鬼厲聲音叫響,隨即就平靜了下來。

咔。

而此時,石床上忽然裂開了,隱隱有某種紋絡血色光芒縱逝。

「骨頭。」

石床裂開后,流淌出來一具具或完整或殘缺的骨頭,而且令莫東臉色難看的是,骨頭看起來很小,都是嬰孩。

「難道說,此人練的是邪功,而這些都是他練功所害之人的屍骨。」

莫東想到了此人先頭所說渠河匪為他辦事,現在看來所辦的事情與這些屍骨脫不了關係。

「該死。」

以前只聽說過世間有邪功,需要靠童男童女修鍊,但現在親眼看到,莫東憤怒又心寒。

「這是?」

莫東看到了一枚戒指,這戒指他在渠河匪老大手上見過,沒想到其人化掉,這枚戒指還存在。

略微猶豫了一下,他向戒指抓去。

也就在這個時候,一道暗影猛然從虛無之中撞入的身軀之中。 第七十六章識破

暗影出現的時候,莫東才剛剛反應過來。

等暗影撞入他身體的時候,他神情頓時大變,經歷了渠河匪老大忽然詭異死亡,又有邪功的因素,此地的任何東西都具有詭異危險。

他展開修為,並且將石門神秘力量運轉起來,察覺不到任何異常。

這絕對不是幻覺!

莫東自己很肯定。

就在這時候,他體內有了一種令人排斥的力量流動,頓時莫東凝聚力量轟去。

可讓他想不到的是,這種力量不僅沒有消滅掉反而似是因為他的攻擊而擴散更快。

好孕來襲,天降無敵寶寶 向他的經脈、靈脈、五臟滲去,更為迅速的如墨水一樣擴散至全身。

「滾出去。」

莫東臉色難看,盤膝坐下讓自己的身體驅逐這種力量,可是這種力量像是透明的一樣,只能感受到,卻無法捕捉到。

只有石門的神秘力量對其有些用處,可是杯水車薪,最後他只能眼睜睜的看到,自己的體內被這種力量充斥。

且他體內的真氣一絲也感受不到了,石門的神秘力量也被壓縮到很小的一部分。

豪門無愛:蜜寵冷妻 一股暴躁魔性的情緒不由自主的蒸騰在心中,莫東有些失去自我。

「成為我的寄體,我將賦予你永生的功法和秘籍,給予你不死的能力,不要抵抗……你就能成為世界的主宰。」

一道誘惑、邪惡的聲音響徹在他的軀體內,好似有一團暗影在他體內遊盪。

「滾出去。」莫東狠狠咬了嘴唇,鮮血橫流,他的心智清醒不少,感受到體內的變化,憤怒大吼。

他想要調動真氣卻感受不到一絲真氣,甚至連功法都無法運轉,彷彿被封印了一樣。

唯一他可以感受到的只有石門力量,可是它也越來越微弱。

莫東拚命冷靜下來,他知道驚慌害怕對眼前的局面沒有半點幫助。

「你就是渠河匪老大體內的東西。」莫東冷聲問道。

「順從我,我給你永生……」

那道誘惑飄渺又邪惡的聲音再次傳來,莫東的神情頓時迷茫起來,不過下一刻他又清醒過來,隨即就陷入了掙扎之中,有一種力量在侵蝕他的心智和靈魂。

「不。」

一聲大吼,莫東面目猙獰,忽然抓起青華劍狠狠刺向心臟位置。

也就在這個時候,那道聲音戛然而止,而青華劍生生停在心臟那裡,劍尖都沒入不少。

「你想要的應該是不是一個死人吧。」莫東臉色微緩,冷聲道。

「你應該也不想死吧,那麼就放開胸懷,接受我,我會給你一切巔峰……」那道聲音說道。

「我死你攔不住的。」莫東握著的青華劍微顫,只要稍稍用力,青華劍就可以刺透他的心臟。

「……你沒有選擇,想要生就要聽我的話,這麼多年來,沒有人這樣威脅過我,你是第一個。」

暗影在他體內遊盪,似乎感受到了莫東瘋狂的意識,其沉默了一會傳出了一聲咆哮。

「是嗎,我該自豪嗎。」莫東臉上劃過嘲諷,心中卻微微鬆了一口氣。

「你到底是什麼東西。」莫東繼續問道,此時他唯一可以做到的就是用生命作威脅,除此之外他沒有其他辦法。

「東西?很久沒有人敢這樣稱呼我,你也是第一個,不過看在你這具比上個寄體更好的身體,我就原諒你一次。」

在莫東體內,暗影變成了一張臉。

「服從我,你可以不死,只要一直遵從我的意志,將來本尊可以封你為靈將,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姑且叫做邪物的東西,還是用權利等誘惑莫東。

莫東聞言冷哼,道:「你以為我信你,渠河匪老大的死狀,我可是看的一清二楚。」

豪門厚愛:強佔小嬌妻 「不,你和他不一樣……」

邪物飄到六道靈脈處,語氣有些興奮滿意的說道:「我沒有想到會遇到人類中修鍊出六道靈脈的天才人物,所以我不會讓你輕易死的。」

「想來你也看到了他斷肢重生的能力,我告訴你這都是我教給他的,他以前資質很差,但在我的幫助下,不到一年就修鍊到半步御靈的層次,你資質比他還高,我傳你無上功法,只要按照我的方法,三年你就能成為此片地界的主宰。」

如果莫東心思不正邪惡一些,可能早就動心了。

「哦,我遵從了你用什麼修鍊,用童男童女嗎。」莫東眼眸寒意閃爍。

「成大事者不拘小節,你不會連這個都不知道吧。」邪物聲音傳來,他則向莫東的靈魂處悄悄襲去。

莫東此時也陷入了兩難。

自殺只需要他一個念頭,可死後什麼都沒有了,父母、爺爺的等候,夏曉薇的音容以及他自己的願望,都就此終結。

可不死,他就要成為傀儡,就要成為殺人魔頭,或者就和渠河匪老大,要找一些替他辦事的人。

到如今,他還不知道邪物到底是什麼事物形成的,更別說找到抵抗邪物的辦法。

莫東忽然感覺靈魂震蕩,邪惡的氣息使他眼前都出現了幻象,一幕幕血色世界出現,暴虐充斥在心中。

在此時,肆虐的狂笑傳來:「小子現在你想自殺都做不到了……」

莫東臉色大變,神色掙扎,可是他感覺自己連意志都掌控不了了,他的靈魂、他的肉軀都要墮落成為邪物的寄體,漸漸的他意識沉淪。

「啊,這是什麼東西。」

忽然,邪物像是受到了什麼阻礙和攻擊,在莫東體內翻滾,驚聲大叫。

「該死,這道門怎麼那麼像傳說中的門,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也就在這個時候,從莫東體內傳出一聲轟隆,一股洪荒般的氣息蔓延出來。

黑色煙霧從莫東體內散開,一道暗影沖了出去,顯露一張人臉,人臉布滿了恐懼。

莫東頭頂似乎要有什麼東西鑽出來,洪荒混沌氣息蔓延,一角門戶嗡隆中從虛無而出。

「不……我錯了……放過我,放過我……啊」

看到這角門戶,邪物驚恐凄厲大叫,拚命的向外逃去,卻在瞬息煙消雲散。

當邪物連丁點東西都沒有留下后,那角門戶也慢慢的重新歸於虛無。

石室再次陷入了平靜。

良久,莫東清醒過來,他略顯迷茫,在邪物對他靈魂侵襲的時候,他就失去了意識。

「難道我已經被邪物掌控了。」

莫東臉色難看,想到自己要成為邪惡的妖邪人,他的心就有些絕望。

「只要活著就有希望。」莫東讓自己鎮定下來,隨後他就發現,體內邪惡的力量好像在他醒來以後就沒有運轉過。

真氣依然無法調動,不過石門力量更容易掌握了,而且沒有了邪惡力量的壓制,石門力量壯大了起來。

「嗯?」

在他運轉石門力量的時候發現以前壓制他的邪惡力量竟然如靈材或丹藥一樣煉化。

而且煉化以後,他感覺到石門力量增強了一絲。

「這……」

莫東驚疑,隨後就運用石門力量再次煉化擴外,他終於十分確信,邪惡力量的確能被他煉化,且成為石門力量的補品。

半炷香功夫,體內邪惡力量消失了三分之一。

此時,莫東明顯覺得胸膛處有滾燙之感,低頭掃過胸膛就大為驚訝。

渠河匪老大帶給他的一道傷痕正在肉眼可見的彌合,他胸膛位置,暗金紋絡長了一些,也清晰了不少。

很長時間,他感受不到任何異常,便安心的將邪惡力量煉化。

不知道過了多久,莫東胸前的傷痕一點痕迹都沒有留下,胸口上的紋絡,已經能清晰的辨出就是石門上的暗金龍紋。

不過,胸膛上的暗金龍紋只形成了一半,但絕對比之前清晰太多。

而且,莫東想要調動石門力量幾乎就可在一念之間完成,不需要去感應去召喚。

他眸內隱隱暗含金光,體內似有轟鳴之聲,剎那間莫東有種將一切捏爆的力量感。

胸膛上的暗金龍鳳紋正在流溢著光芒,十分奇妙。

「這似乎是一種狀態,進入這種狀態以後,我的力量、體魄提升了不知到多少,估計就算是蛻凡巔峰境界,在力量和體魄上都比不上我。」

修士踏入蛻凡境界,真氣會轉化為更為強大的靈力,而體魄再次經過凝鍊,一重境界一個變化。

真正的靈動境界,就可以徒手撼刀劍。

不過他沒有和蛻凡巔峰境界的人戰多,這一切都只是估計。

莫東的修為沒有進步,可他的實力、戰力卻是暴漲,這也算是因禍得福。

最主要的是,煉化了邪惡之力,邪物還沒有出現,這就意味著,邪物可能消失了。

他暗暗搖頭,有些迷茫,畢竟那強大的邪物是如何消失的他一點也不清楚。

「這戒指,竟然還沒有毀去。」

莫東撿起了戒指,戒指泛著石色,如果不是放在手裡還以為這是一枚石戒。

心念一動,他調動真氣進入戒指中,沒想到只是一試,卻碰個正著。

「儲物納戒。」

莫東一喜,這種戒指他在林成身上見識過,此物就是在宗門中也價值不菲。

裡面是一方丈余的空間,就像一個儲物箱子,對於第一次接觸儲物納戒的他感到一切都很新鮮。

情陷神祕冷首領 只要他用真氣勾住裡面的東西,就可以就將東西拿出來,同樣放進去的時候,用真氣裹住。

空間里,有隻有四樣東西。

衣服、藥瓶,一塊令牌,一張名刺。

這讓莫東有些失望,衣服無用、藥瓶打開確實濃濃的血味。

想象渠河匪老大用什麼練功就知道這個是什麼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