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老人慢慢的終於肯對上葉靈的眼睛。

葉靈抿著唇,絲毫沒有注意到自己跪在地上的雙腳,整個人也俯身與外婆相對著,此刻的她只想用她的堅定告訴這個幾近絕望的老人,她們還有希望,她想透過雙眼給她一點勇氣,她們可以堅持下去,再苦也能活下去!

看著慢慢眼裡有了亮線的外婆,葉靈仍然說著安慰的話,鼓勵能帶來勇氣,只要有勇氣了,她們就能一起面對生活的苦。 葉靈看著遞到自己手上的四百五十塊和一個信封,有點愕然。

抬頭看了看圍了一屋的人,四五個算是村幹部的人和支教的大學生。

說是自發捐助給她的愛心資金,以及村裡對困難戶的幫助。

葉靈垂眸,口裡重複說著謝謝。

他們各自聊了很多,但葉靈沒有說話,問的話就回上一句,不問,她就靜靜的坐著。

一幫人自說自話,然後像做完了一件榮美的事,開心的離開了。

葉靈有些疑惑的看著他們的背影,有些不解。

身影輕鬆,像各自都放下了大負擔一樣。

她是他們的負擔嗎?

什麼負擔?

貧困的負擔?

還是……良心的負擔?

給了她愛心,就完成了良心的債?是這個意思嗎?

「外婆,我們有錢了!」

歡天喜地,孩子的歡呼聲。

外婆露出了這些天來第一個發自內心的微笑。

雖然不到一千塊錢,但對於這個家,真的是及時雨。

「外婆,有錢給你買葯了!」

誰知外婆卻搖搖頭。

「月兒……留……著……」外婆伸手要抓她的手。

葉靈把手遞過去,外婆就用力的抓住。

「外婆,不要擔心!我們還會有錢的!你也一定會好起來!我們會越來越好的!」

葉靈每次都堅定的告訴著外婆同樣的話。

外婆看著她,嘴裡呢喃:「越……來……越…………好……?」

都這樣了還能有希望嗎?

「外婆你放心,我會越長越大,能做的東西越來越多,如果你……」

葉靈突然靈光一閃!

「外婆!我想到了!!!!」

名福妻實 葉靈一陣狂喜,她怎麼會忘了!這是農村啊,很多東西可以自己做啊!

沒有錢買她可以自己動手不是嗎?!

葉靈找到羅志成,搜了結構圖。

「你個小屁孩,想法挺多啊。」

「沒錢就得想辦法呀」不然還能怎樣?

「你確定你刨得動?」

「總會有辦法的!」

或許是詫異於葉靈的想法,羅志成帶著好奇來看她的手工。

看見她拿著一把鐮刀在削板子,為她借來了一套木工的工具。

葉靈驚喜萬分。

「小月姐姐!你在做什麼呀?」

齊晚晟跑進來,一臉的好奇。

葉靈下意識看看他身後,沒跟著人。

「給外婆做個椅子。」

「椅子?外婆要坐椅子嗎?她自己能起來坐嗎?」

葉靈手一頓,是啊,她好像把這個給忘了……

她停下來,無奈的看著齊晚晟。

「小……月姐姐?怎麼了?」

齊晚晟不知她為什麼突然對著自己嘆氣。

「你說得對……」葉靈放下手中的工具,就算她好了輪椅,可是她一個人也無法把外婆搬到輪椅上,加上……

她看了看門檻,輪椅也出不去……

「小月姐姐,你不開心嗎?」小傢伙探頭探腦的看著葉靈。

葉靈抬眼看著眼睛亮亮的孩子,笑了笑:「沒事,只是考慮不夠周到而已。我再想想。」

吾王有令:愛妃要嬌寵 「你要想什麼?」

「嗯,我看看……」葉靈看著門檻的位置,又看看屋裡的外婆。

「小月姐姐,我可以幫你……」齊晚晟拿起創刀想要動作。

一夜孽情:吻別豪門老公 「別!」葉靈連忙阻止他,她可沒忘記被拿走了的那一大把花生。

齊晚晟嘟嘟嘴,不甘願的把創刀放回去。

「你還小,等你長大了再弄。」葉靈也不想他太不開心。

「你不也不大!」齊晚晟仍然吊起嘴來。

葉靈一噎,一個七歲一個九歲,好像也不是差太遠。

「我是姐姐,自然比你大。姐姐能做的,弟弟好好看著就好。」葉靈把構思再想了想,還是決定繼續動手。

「那我不要叫你姐姐!」齊晚晟堵氣上了。

葉靈看了一眼,不理他。

齊晚晟見葉靈真的不哄他,重重的哼了一聲,跑出去了。

葉靈瞥了一眼,斂斂眸,走了就走了,不妨礙她做事也蠻好。

一一一

生活有了盼頭,日子也過得快。

葉靈打算去一趟鎮上。

但是要等到趕集的日子才有車去。

葉靈沒想到會遇到幾個支教的大學生,他們一聽說葉靈要到鎮上找醫生,馬上就商量出一個人來,讓他帶著葉靈去找醫生。

有個大人跟著……真的比較方便。

雖然這個大人也看起來剛成年不是那麼久。

「小月,哥哥帶你去找醫生,你不要自己亂走哦。」陳家星想牽她的手走路,被葉靈躲開了,他才意識到對方是個小女生,有點不自然的撓撓頭。

「我不會亂走的。」葉靈認真的說道。

「好…」陳家星看看周圍的集市,開始有點新鮮,到處張望,時不時驚醒般回頭看看葉靈,怕把她給走丟了。

但看了一會,便不再張望,應該是新鮮感過去了。

葉靈覺得他可能有健忘症,因為他又想來牽著她走,葉靈直直的看著他,手不肯伸過去。

陳家星倍感尷尬。

「小月,哥哥是怕……」但是看見葉靈淡定的樣子,沒有說出「丟了」的話來。

「你要不要吃點水果?哥哥買給你吧。」化解一下尷尬吧,雖然小孩子可能不會有尷尬的感覺……

葉靈看了幾眼,想吃的,多久沒吃過水果了?而且集市上賣的很多都是當季水果,看著美味實足。

但是想到自己囊中羞澀,每一分錢都要用到關鍵處,如果不是路遠,她真的連車費都想省下來……

她搖搖頭。

「買點……香蕉吧?」陳家星自己走到攤前挑那又大又熟的香蕉。

葉靈看著他選了一大串,花了快三十塊錢。

「阿姨,這個多少錢?」葉靈指著一邊的芭蕉。

「這個啊,二塊」

「能便宜點嗎?」二塊還是有點貴。

「已經很便宜了。這個要嗎?一塊五給你。」攤主指著旁邊已經熟透的。

葉靈抿抿唇,那些已經是熟得有些黑皮了,這麼遠的路買回去應該會爛掉。

她搖搖頭。

「你喜歡吃這種?」陳家星疑惑的看看葉靈:「這種不是更好吃嗎?」

葉靈看看他提著那串熟得剛剛好的香蕉,合了下眼,不知不覺咽了下口水,點點頭,應了聲嗯。

她不知道嗎?她知道的。

「那買這種就好了,我幫你挑一串吧……」說著,陳家星認真的挑選起來。 ……

在藍氏城待了幾天,林逸再次離開了這個地方,回到了華海。

我和暴君互飆演技 當然了,在林逸的心中,他是非常不想回到這個地方的,因為這個地方給他帶來了太多的傷心,可是沒有辦法,答應了沐家姐妹的事情,如果不回來,那也有些太不像話了。

林逸和沐家姐妹一起回來的,只不過因為上一次林逸調笑了這二位兩句,然後就引起了這兩位的不滿,一路之上,幾乎都沒有和林逸說話。

林逸還以為在這一次的旅途中會發生一些什麼愉快的事情呢,可一直到現在,兩個女人都是那一副撲克臉,林逸也是有些無奈了。

呼吸著華海的空氣,林逸忍不住張開了雙臂,雖然不願意回到這個地方,可這裡畢竟是林逸的家鄉,國人都有戀土的習慣,很多老人要落葉歸根,正是因為骨子裡的那份歸屬感,林逸也是如此,只是落葉歸根這件事情,在林逸的身上恐怕有些不太可能。

華海國際機場的外面,此時站著兩個人,身旁俱是有一大堆人。

一個是劉帥帥,身旁全部都是滇葯集團的打手,帶著黑墨鏡,穿著黑西服,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什麼地方的老大呢。

而在劉帥帥的身邊,站著以為帶著金邊眼鏡的男子,男子時不時的扶一下他的眼睛,而身旁則是華海市的幾名高管,俱是點頭哈腰的站在這名金邊眼鏡的男子身邊。

劉帥帥望著這名男子,表情當中儘是玩味,心中則是在想,這個世道真是讓人搞不懂,老母雞變鳳凰這種事情居然真的會發生,太讓人意外了。

很快,林逸和沐家姐妹二人就從機場裡面走了出來,見到了劉帥帥,林逸立刻迎了上去,來了一個熊抱,隨後望著劉帥帥身邊的那些人,沒好氣的捶了一下劉帥帥的胸口:「你小子一點也沒變,還和以前一樣講排場。」

「我倒是沒什麼排場可講,只是今天林哥你從外面回來了,要是不排場一點,那豈不是讓人看不起么?」劉帥帥嘿嘿一笑道。

林逸微微一笑,望向了身旁的那名男子,不由得一愣:「小劉?」

「大膽!」一旁的某位權要立刻叱道:「居然敢稱呼劉部長為小劉,太放肆了!」

原來這位戴著金邊眼鏡的男子就是以前龍老爺子身邊的警衛員小劉,此時的小劉,一點也沒有以前的稚嫩了,舉手投足之間儘是成熟的穩重感,看起來這幾個月來對小劉的改變也是非常大的。

「哼,怎麼對林先生說話呢?」小劉冷冷的瞪了一眼身後的這名權要。

那男子乾笑一聲:「是,是,劉部長,我的錯,我悔過……」

小劉走到了林逸的面前,嘴角掛上了一絲笑容:「林逸,好久不見!」

「嗯,是啊,」林逸上下打量著小劉,笑著道:「沒想到曾經的小劉也變成劉部長了,嘖嘖,老母雞變鳳凰呀!」

「噗嗤——」

一旁的劉帥帥差點噴出一口老血來,這特么不是自己剛剛心裡頭想的么,沒想到自家老哥直接說出來了,也難怪自己和自家老哥在戰場上面配合的時候那麼嫻熟,爐火純青,看起來兩個人心裡頭想的都是一樣的嘛。

「你笑什麼?」林逸不解的望著一旁的劉帥帥。

「沒……沒什麼……」劉帥帥乾笑一聲道。

小劉則是趕忙道:「林逸,這一次回來了,就多待一段時間吧,我還有些事情需要向你請教呢!」

「哦?」林逸不解道:「怎麼,遇上了什麼難事嗎?」

「一言難盡呀!」小劉苦笑一聲:「也罷,你剛回來,我也就不打擾你了,我知道你會去京城了,我就在京城等你吧!」

「行,沒問題!」林逸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

而一旁的幾名跟隨小劉的權要俱是面面相覷,表情當中有些震驚,面前這個男子到底是誰啊,劉部長親自來這裡,就只是為了和他說這幾句話嗎?

而那位說林逸大膽的權要,此時臉色有些難看,難不成面前這位毫不起眼的傢伙會是什麼厲害的人物嗎?

當然了,別人不知道,可站在隊伍裡面的華海警局局長劉慶國可是知道,華海出了這麼牛的一個人物,他能不知道么?只不過劉慶國有些納悶,不是以前這個林逸和傅紫兒兩個人傳出過一段時間緋聞么,怎麼後來沒有一點進展呀,真是讓人不解。

小劉帶著一大幫人離開了,就剩下了林逸和劉帥帥二人,此時兩個人的嘴角俱是叼著一支煙,有一搭沒一搭的亂侃著。

一旁的沐婧瑤黛眉輕蹙,輕哼一聲道:「林逸,能不能不要浪費時間了,我們現在馬上去京城。」

「京城?」劉帥帥沒好氣道:「喂,這位美女,我和我林哥剛剛見面,許久沒見,而且我已經安排好了,今天我們兩個人要不醉不歸呢,你這麼著急去京城幹什麼?」

「我……」沐婧瑤一時語塞,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劉帥帥的話。

劉帥帥則是嘿嘿一笑,饒有興緻的打量著林逸:「嘖嘖,哥,厲害呀,我是真沒看出來,你身邊的女人是越來越多了,這兩位也不錯,挺水靈的,你啥時候把你泡妞的功夫教教我呀?」

「噗——」

林逸差點噴出一口老血來,這劉帥帥說話可是一點門都不把。

而一旁的沐家姐妹二人也聽到了劉帥帥的話,俱是目瞪口呆,沐婧瑤那粉嫩的臉頰之上瞬間浮現了一抹羞紅,狠狠地瞪了劉帥帥一眼:「誰是他的女人?你別瞎說,再瞎說我割了你的舌頭!」

「哎呦!」劉帥帥故意裝出特別吃驚的模樣:「哥,你這是在哪裡找的母老虎啊,我可是好怕怕呀!」

沐婧瑤嬌羞不已,揮舞著粉拳就要對劉帥帥動手,可是一旁的沐婧琪拉住了她,沖著她輕輕的搖了搖頭,沐婧瑤只好又瞪了劉帥帥一眼,不再說什麼了。

倒是林逸,看著劉帥帥和這兩個女人,嘴角掛上了笑容。

熟悉的黃浦大酒店,把沐家姐妹二人安排在了酒店裡面之後,林逸和劉帥帥兩個人就來到了權貴的象徵,黃浦大酒店的畫舫船,此時站在甲板上面吹著風,林逸的心情也是不錯。

記得當初在這裡,她可是和林若煙發生了不少的故事,也在這裡和京城的那些權貴對上了,想起來以前的事情,林逸也是有些唏噓不已。

「哥,要是外面不行就回來吧,今時不同往日了!」劉帥帥望著林逸道。

「算了,好馬不吃回頭草,走了就沒必要回來了!」林逸聳了聳肩道。

此時穿上呼呼啦啦的上來了數十人,穿著打扮俱是特別的高貴,看起來這裡來了很多人呀。

此時的林逸,靠在甲板的護欄上面,饒有興緻的望著上面的這些人。

不過讓林逸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兩名穿著黑西服的保安來到了林逸的面前,沉聲道:「兩位先生,這艘船已經被我們少爺包了下來,我們少爺沒有邀請兩位來參加吧?」

「你們少爺?」沒等林逸說話,劉帥帥上下打量了這兩名保鏢一眼,輕哼一聲道:「你們少爺是誰?讓他來見我!」

劉帥帥也是有些納悶了,他早就和黃浦大酒店的老闆說好了,今天要在這裡和自家老哥一醉方休,什麼時候冒出來一個少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