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總之,不大一會,陳遠民周圍圍了很多看戲的人。

「感謝大家捧場,收大家來是讓大家給我做過見證,希望下面的話大家能幫我記得,我是殺了朱家服飾朱家玲丈夫李敏俊的兇手,因為我親眼看到李敏俊殺了朱家玲,並偽裝成她自殺的樣子,李敏俊該殺,但他不該由我處理,所以我難逃法網,現在我畏罪自殺。」

陳遠民說完,從休閑褲兜里掏出一大把白色的東西吞食了下去。

大家只見他七竅流血,當即斃命,不少前來看戲的人驚愕不已。

蜈蚣殺人案

朱家顯不敢將陳民遠就此火化,打了110,又從陳民遠手機里翻找到他妻子的電話,讓他妻子過來。

戴江傑一行人感到的時候,陳民遠剛離開不久,屍體還有餘溫。

有許多人為陳遠民做證,甚至有記者已經在寫這兩起案子的系列報道。

到此,案子已然塵埃落定。

李敏俊的父親收到兒子離逝的消息趕到了城裡。

木楚童弄清楚了一系列事情,得知李敏俊死亡的真像,後悔不跌,李敏俊那些支離破碎的屍體在進行火化時,她來到了火葬場。 李敏俊的父親要將李敏俊的屍體扔入火中火化之時,他發現有一條蜈蚣趴在袋子上,一動不動的。

他驚恐的用棍子將蜈蚣扔在了路旁,這才將屍體扔入火中。

木楚童看著熊熊燃燒的烈火,淚眼朦朧。

如果她當初沒有稀里糊塗的跟李敏俊好上,一切會不會大不相同。

正在她呆愣時,被李父扔到的那根蜈蚣悄然的爬上了她的高跟涼鞋,對著她的腳踝下面的肉就咬了一口。

她吃痛,看了一眼,一見是蜈蚣,頓時嚇得暈死過去。

李父見狀忙拔打120,將木楚童送到了醫院。

醫生以最快的速度為她驅毒,說幸而送得急時,否是大人與肚子里的孩子都將不保。

這天晚上,木楚童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她夢見李敏俊回來了。

李敏俊跟她要結婚,可她一轉眼李敏俊不見了。

她四處找尋,看到的卻是一條很大的蜈蚣。

蜈蚣腳節分明的一步步向她爬來,爬得她的心發癢而疼痛,她醒了。

他的哥哥說:「傻人有傻福,你別想太多,有時候稀里糊塗的活著也是一種幸福,你肚子里的兩個孩子,你放心,我一定會管的,畢竟,他們的父親救了媽!」

木楚童想起前塵往事,恍然如夢,就像一切並沒有真實的發生過。

可人生何嘗不是大夢一場。

沈心雲將7,33取名為蜈蚣案的案子終於宣告結束,刑偵隊的人都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李期然在準備回家的時候,無意間看到沈心雲反應有些遲鈍,臉色蒼白,神然還流露出絲絲痛苦,對沈心雲道:「小沈,你是不是不舒服,如果不舒服的話趕緊去醫院看看。」

白勝雪生氣道:「人家有戴隊關心,要你多管閑事。」

王天可馬上湊近來道:「看來我們的白法醫是吃醋了,期然,你不錯嘛,金城所致,金石所開,還蠻有道理的。」

李期然還沒有回話,白勝雪先說了:「你不張口會死嗎?」

王天可饒有興緻地回道:「死是不會死,不過有人會把我當啞巴,再說我都好久沒有吃喜糖了。」

白勝雪道:「我就是結婚也絕對不請你吃喜糖。」

王天可道:「期然請我就行。」

他說完又是一陣壞笑。

白勝雪火冒三丈,她想說些什麼,又不知道該不該說,她原就沒有同意李期然,對於婚姻大事她現在不是沒有想好,而是根本就不願意去正視。

她似乎很不想跟李期然結婚,然而她似乎又有點習慣性的依賴於他。

現在王天可將這個話題亮出來,她怎麼不惱火,雖然他的父母都很前衛開明,哪怕她做丁克族,他們也會支持她,可她自己到底覺得女人這一生不成家,不生養孩子是不完整的。

況且,她現在每次聽到『單身,剩女』一類的詞語都非常惱火。彷彿說話的人就是說給他,針對他的一般。

倒是李期然在氣氛變得沉悶之時發言了。

「剛才大家不是到讓小沈去檢查是不是有了孩子嗎?大家繼續。」

張偉道:「你小子,別扯開話題,你們一個個來,誰也別想逃避。」

王天可道:「對,沒錯,今天我們就八卦到底,你不是在追求雷末末嗎?開花結果了沒?」

「王天可,話題是你挑出來,你跟李愛秋現在怎麼樣啊,你這麼八卦,李愛秋在家對你成天混在外面放心嗎?」

「我們都老夫老妻了,我就免談,你們一個個來,我現在是愛情婚姻診斷專家。」

而戴東傑看沈心雲人瘦了不少,吃東西胃口也很不好,他將警察局裡的事情跟梁局長交待好上來找沈心雲,準備帶她去醫院檢查。

此時,戴東傑走了進來,看到大家都圍在一起,十分熱鬧,而沈心雲臉色很不好,正強忍噼里啪啦地打字,一邊問:「你們在聊什麼,興緻這麼高?」一邊往沈心去身邊走去。

「戴隊,你來得正好,這熱鬧都是由你們引出來的,你作為隊長先聊一聊你們的家庭情況吧。」

「我跟小沈怎麼樣,你們不都能看到嗎,有什麼好聊的,我跟小沈還有事,你們繼續。」

向來嚴肅的戴東傑被有點不正經的王天可帶得現在也變得沒有那麼刻板起來。

王天可道:「這誰能相信?」他說著目光將眾人一一掃過問:「有人相信嗎?」

除了白勝雪以外其它人都齊齊搖頭。

白勝雪說了句:「無聊。」先行離開了。

雖然對於沈心雲『搶走』她的戴東傑,她要理智了很多,不過讓她祝福,做不到。

戴東傑道:「時間不找了,我們還有急事。」

拉著沈心雲也離開了。

張偉打一個哈欠道:「我困了。」 等君許我婚嫁 也走了。

這個話題便就這樣不了了之。

沈心雲去醫院檢查,醫生簡單的問清楚她最近的情況后,告訴他們二人,他們有孩子了。

戴東傑對於自己馬上就要當父親欣喜不已,他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緊緊握住沈心雲的手,然後撥通了戴承磊的電話。

他也不管戴承磊是不是在聽,激動地說道:「爺爺,我馬上就要當爸爸了。」

電話那頭傳來戴承磊蒼老的聲音:「小沈懷孩子了。」

「對的,我明天過去看您。」

「帶上小沈一起吧!」

聽聞此言戴東傑很是欣慰,他的爺爺終於肯完全接受沈心雲了,這大抵是他第一次主動提出讓沈心雲去戴家別墅。

他等這一天,並不容易。

沈心雲聽到了他們祖孫二人的對話,也很開心,不過她想在去戴家別墅前先回家看看父親,將這個好消息告訴父親,讓父親也跟著開心一潘。

次日,兩人從沈心雲的娘家出來已經是下午4點。

戴東傑與沈心雲又去給戴承磊買了不少禮物,這才急急地往戴家別墅趕去,車子不過剛啟動,戴東傑的手機響了。

電話是王天可打來的,說有一個上三年小的學生失蹤了,讓他回去處理。

戴東傑只好跟爺爺道歉,將時間改致不確定的將來,驅車往警察局趕去。

這起綁架案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 杭東城的盛夏十分炎熱,3點多,學源街最是熱鬧,這些辛苦學習一天的莘莘學子,終於等到了放學。

他們熱火朝天往校外涌去,或三三兩兩,或孤單影只。

不過十幾分鐘,全數分散開來,或被私家車,電瓶車接走,或擠上公交車,或騎自行車。

而楊細梅則獨自漫步在繁華卻又空寂的街頭。

她極享受這種一邊散步,一邊思索,一邊欣賞街景,感受著光陰緩緩流逝的情境。

這會讓她文思泉湧。

這天走著走著,楊細梅看到迎面走來一個神色匆匆的婦人。

婦人看上去很著急的樣子。

楊細梅用目光送了她一成,目光剛從婦人身上轉開之際,婦人在離她還有五步遠的地方,摔倒了。

她只聽得婦人哎呦聲喧天,叫得十分凄慘。

楊細梅本能的走上前去扶這位皮膚黝黑,穿著普通,像是鄉下來的婦人。

「阿姨,你還好吧!」她好心而關切地問道。

婦人馬上拉住楊細梅,眼巴巴地看著楊細梅,就像是抓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姑娘,求你幫幫我。」

一場善良與罪惡的較量,就這樣悄然拉開了序幕。

楊細梅素來古道熱腸,看到這情形,心想,女人一定是剛才走太著急,沒看好路,摔壞了腳。

就算婦人不張口,她也會幫她。

楊細梅為了讓婦人寬心緊忙點頭道:「阿姨,您是不是腳扭到了。」

「是啊,我太不小心了,唉,我一聽說我女兒出了車禍,我就著急上火,亂了方寸。」

「那我送您去醫院吧!您女兒在哪個醫院,我叫個的士,將您載到您女兒所在的醫院去。」

「姑娘,真謝謝你,但我還得先回家一趟,我要去拿存摺取錢,我家就在前面,你看能不能扶我去。」

楊細梅順著婦人手指的方向看過去,也不遠。

不過怕她父母擔心,還是先給她的媽媽打了一通電話。

「媽,我有點事,晚十幾分鐘回家,你別擔心。」

楊細梅的母親錢小琳剛想問楊細梅什麼事?

楊細梅已掛了電話。

因為婦人的神色太焦急催促。

更何況婦人一直試圖努力站起來。

楊細梅不得不趕快去扶女人,急人之所急。

兩人往前走,自覺體能不錯的楊細梅卻覺得這看起來不胖的婦人,有些沉重,她雖被壓很是難受,但咬牙艱忍著。

兩人走了約莫十幾分鐘,拐進一條羊腸小道。

楊細梅終於聽到婦人指著前面的小木屋說:「前面就是了。」

扶婦人到屋裡時,楊細梅已經被疲累折磨得口渴難耐,喉嚨冒煙。

「姑娘,今天太謝謝你了,累壞了吧,桌上有水,你倒點水,我們喝些,再送我去打個的士好嗎?」

婦人一邊說一邊夠了牆上一個袋子,狀似去取銀行卡。

楊細梅緊忙取水倒了一杯,給婦人遞過去:「阿姨,您先喝!」

「我不渴,我先看看卡,你先喝。」

楊細梅著實口渴,她一咕嚕地將水全喝了下去。

她喝好抬眼看婦人時,眼睛很快變得模糊晃動。

她旋即暈倒,撲通一聲倒在了地上,身子與木板撞擊出了振耳欲聾的聲音。

不過3分鐘,進來兩個彪形大漢。

他們將昏睡不醒的楊細梅裝進一個大盒子里。

兩人將盒子急急抬上麵包車,將楊細梅放下后,再將盒子放回了『婦女的家裡』。

楊細梅再次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一張極盡簡單的床上。

她睜開雙眼便看到,掉了幾塊牆皮的天屋頂。

她努力回想昨天所發生的事,心想,難道自己昨天中暑,暈倒了。

「你醒了。」

出現在她眼前的還是昨天的婦人,只是她的聲音與神色都已經大不相同。

「阿姨,對不起,我喝了水后,可能中暑,沒能幫到您。」

說這話時,她分明看到婦人臉上露出一絲詭異的笑。

窈妃傳 她的心頓時咯噔跳了一下,但她卻不敢讓自己往不好的方面想。

楊細梅騰的坐起了身子,想找到自己的鞋子,穿上回家。

但她卻發現屋子裡沒有鞋子。

楊細梅下意識的看向她的手腕。

她的電話表果然已經不在手上,不知什麼時候被人給摘走了。

她的頭皮開始一陣陣發麻。

婦人大抵看出了楊細梅的慌亂,笑了笑道:「別費勁了,以後只要你聽阿姨我的,阿姨保你吃香的,喝辣的。」

「你想幹什麼?」

楊細梅知道,她被騙了,現在正掉進了一個巨大的陷井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