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緊接著,山鷹就打開了外賣,似乎要開始吃飯了。

王陽卻是覺得哪裡不對勁,他多看了幾眼,頓時發現山鷹從外賣裡面拿出來一個東西,似乎是一部手機。

王陽心中不由得暗道道:「牛逼,在自己家裡也這麼謹慎,看來這小子能潛伏下來這麼多年,那也不是白給的啊。」

隨後,山鷹將歌關了,那外賣更是一口沒動,直接用這部手機撥了一串號碼出去。

電話很快就被接通了,山鷹開口說道:「你那邊情況怎麼樣了?」

這手機的聲音並不算小,再加上王陽是受過特殊訓練的,所以即便他躲藏在隱蔽處,也還是能夠隱約聽見手機裡面的聲音。

電話一端的聲音令王陽覺得有幾分熟悉,他仔細一想,這才想起來,這不就是那個本田歸山的聲音嗎!

當時那邊行動現場的錄像,王陽是親自看過的。

果然,山鷹這個傢伙和本田歸山是一夥的。

本田歸山開口說道:「我這裡問題不大,好歹核心成員全都脫身了,不過你要小心黑蛇那個傢伙。」

「黑蛇?黑蛇社團的老大,他有什麼特別的嗎?」山鷹一皺眉頭,實際上他還真的沒有對黑蛇這個人有太大的關注,因為他的注意力都在宮本三五和武藤的身上了。

本田歸山嘆息道:「黑蛇這個傢伙很不簡單,他最近的行事風格都很詭異,連我都猜測不出來這傢伙到底是哪邊的人了。」

「這還需要猜測么?我一直都覺得黑蛇為了自保,肯定和宮本三五有一些關係,他之所以洗白,恐怕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吧?」

「不不,如果他的身份只是這麼單純,只是一個為了自保的傢伙,那就不需要擔心了。」

山鷹一愣,對於本田歸山這個人,他還是十分了解的。

本田歸山可是一個天才,尤其是經過了組織幾年的培養下來,可以說本田歸山是一個非常有頭腦的傢伙,他之所以會這麼在意黑蛇,那黑蛇肯定是有不尋常的地方。

想到這裡,山鷹繼續問道:「說清楚一點。」

本田歸山表示,黑蛇這個人形式詭異,而且立場不明,再加上黑蛇社團現在的勢力實在是太龐大了,很可能會影響到他們組織的計劃。

這樣的人如果不能拉攏的話,那就絕對不可能留著了。

總之一句話,要麼竭盡全力遏制黑蛇的發展,要麼就是找機會幹掉這個傢伙了。

山鷹聽完了一皺眉頭,呢喃道:「想要幹掉黑蛇是很不容易,這傢伙基本上都在總部裡面,而且他的行蹤沒有人知道,能夠知道他行蹤的人咱們也接觸不到啊。要說遏制的話,我想想辦法吧。」

本田歸山沒有糾結下去,而是繼續說道:「總之你自己心裡清楚就可以了,我們這邊已經準備好了,很快那些社會的渣滓就會完蛋。哼,即便怎麼辛苦建立名氣,那又怎麼樣呢,這種傢伙組織要想毀掉他們,那隻不過是一瞬間的功夫罷了,螻蟻而已。」

王陽躲在暗中,心中不由得冷笑,這個本田歸山實在是他過於自負了。

不過也好,對方越是自負,他反而越是輕鬆了。

看來對方的這個組織和他猜想的沒有錯,從本田歸山的話來說,那就更加證明這一點了。

本田歸山將社團的人稱之為渣滓,所以說他們的組織不是單純牟利的社團,再加上兩人剛才的對話,王陽意識到,這個組織很可能是那種非常偏激的組織。

就像是某些地區的恐怖組織一樣,他們有著自己的信仰,而且是異常堅定的,完全就是一群反社會人格的傢伙湊在了一起啊。

看不出來,山鷹竟然也是他們的同類啊。

這麼一看,山鷹之前做的那些事情,完全是符合常理了。

他害死了那麼多的線人之類的,都是為了消滅各大社團的勢力,這對於山鷹這種人來說,他並不會覺得愧疚,還會覺得那些人死的很有價值,是為他們的夢想進行了風險。

這樣的變態思想,也是沒誰了。 山鷹敲擊著桌面,若有所思的詢問道:「既然你這麼說,你是想到了辦法?」

要知道,眼下這邊勢力雜亂,其中以黑蛇社團為最大,當然這還不包括一些隱藏很深的勢力。

螞蟻那邊,山鷹也是有所了解的,別看螞蟻現在是完蛋了,不過山鷹也是有種感覺,這個螞蟻社團的背後,還是有著一個龐大力量的。

因為最近幾年,山鷹也是沒少調查螞蟻社團那邊的事情,他發現一個奇怪的情況。

不管螞蟻社團發生了什麼事情,都會很快的振作起來,而且那些支援的資金都是無法查詢來歷的。

任何地方都沒有記錄,就像是憑空出現的一般。

只能說這是有一個更加龐大的組織躲在背後,給他們提供的全部都是洗乾淨的現金,誰都沒有辦法查找到什麼痕迹。

所以,和幾年來山鷹雖然抓了不少社團的人,卻是很少觸碰螞蟻那邊的人,因為他要隱藏身份,不想招惹到螞蟻的人,萬一他被報復的話,那麼為了活命,他的身份肯定也會暴露的。

本田歸山開口說道:「很簡單,只要在那些傢伙之中找幾個人,給一番好處收買下來,我們就可以輕而易舉的做到很多事情了。這不正是我們組織最為擅長的事情嗎?只需要出一點利益,那會有很多人願意賣命的。」

山鷹點點頭,也是笑道:「不錯,確實很少有人不在意錢財的,何況是那些社團的渣滓呢,只要給了他們足夠的利益,別說是他們的老大了,就算是自己的兄弟,那不還是一樣可以出賣嗎?」

兩人都是笑起來,山鷹更是表示,這個事情的可行性非常高,儘快辦。

同時,山鷹也是有些惆悵的說道:「現在我這邊很麻煩,我在局裡面不能有什麼動作,武藤上位之後,我的處境十分被動。本田歸山,這個事情交給你全權負責,除非是特殊情況,不然我不可能出手幫你的。」

「我明白,請相信我有這樣的能力,你只需要保住自己的位置就可以了。」本田歸山很是自信的說道。

要知道,一旦鬧出了什麼亂子,那就證明武藤這個人是不行的,那麼有些東西就可以改變了。

只要弄出了大亂子,武藤下台,有條件繼承這個位置的,也就只有山鷹了。

所以在此之前,山鷹是不會冒險的,他要等,等本田歸山的計劃成功,他就可以順利頂替武藤的位置了。

只是,如今武藤那個位子上面,山鷹每天都是提心弔膽的,他也不知道武藤什麼時候會對他動手的。

所以,山鷹再次提醒道:「你的速度一定要快,鬧得越大越好,我倒是要看看武藤怎麼收場。」

本田歸山表示,他這邊已經有人和那些傢伙接觸了,相信要不了多久,就可以啟動這個計劃了。

山鷹叮囑了幾句,就把電話掛斷了。

隨後,山鷹吃了點東西,就去洗澡了。

王陽也沒有遲疑,趁著這個機會,輕手輕腳的離開了。

縱然山鷹很有本事,不過王陽這種人,想要不留痕迹的離開,那他還是什麼也發現不了的。

王陽連夜趕回了黑蛇社團,他從後門進入了自己的別墅,而這個時候除了鬼人之外,誰都不知道其實王陽今晚是出去了好幾個小時的。

鬼人一看到王陽回來,頓時如釋重負的說道:「我的老大啊,你可算是回來了,酒鬼八雲有事情找你,我好不容易才將他擋回去的。」

王陽擺擺手,開口說道:「這事情我回頭給酒鬼八雲打電話問,眼下有個更加重要的事情。山鷹和本田歸山這兩個混蛋要動手了,這次的目標就是將這邊弄亂,首當其衝的應該就是我們,而且警察局那邊只怕也有麻煩。武藤那邊我會想辦法告訴他,你現在去給我調查,下面誰可疑!」

鬼人聽完了愣了一會,隨即反應過來說道:「你是說他們想要收買下面的人?」

王陽點點頭若有所思的說道:「你去調查,這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從咱們洗白之後,下面所有人做事情的時候,那都是幾個人一起做的,要想調查蛛絲馬跡並不困難。」

鬼人表示明白,他也知道這個事情不能夠拖延下去,所以他是一夜沒睡,連夜就去安排這件事情了。

這事情鬼人也不放心讓被人去做,乾脆將五鬼調回來了兩個人。

一個是山下究一個就是寒山順了,因為在五鬼之中,這兩個人的辦事能力和人際關係都是數一數二的。

兩人也沒有讓鬼人失望,很快就抓到了一些蛛絲馬跡。

經過兩人的旁敲側擊,很快就查出來了十多個人,這幾天他們單獨出去的次數很頻繁。

但是更加具體的東西,兩人也調查不出來了,因為鬼人這邊要他們秘密調查,絕對不能驚擾到對方。

所以兩人也只是側面了解,並不能詢問他們本人。

鬼人表示這就足夠了,他讓兩人趕緊過去,畢竟這兩個人過來那是打著休息過來溜達的意思,當然不能夠在這裡停留太久了。

隨後,鬼人把酒鬼八雲叫過來了,他和酒鬼八雲商量,這事情到底該怎麼辦。

酒鬼八雲很是痛快的說道:「有什麼怎麼辦的啊,人不都是在總部么,總部發生什麼事情外面的人也不可能知道,就直接動手!」

鬼人一想也是,當下也是狠下很,等到確定這十幾個小弟全都在總部的時候,一下子就帶著人將他們全都控制起來了。

當然,這件事情也是秘密進行的,對外只是說有事情要交給他們,所以即便是黑蛇社團內的人呢,都以外這些人是出去辦事了。

而實際上,這些人全都被關進了地下室,進行逐一的甄別。

鬼人的做法也簡單,那就是先查他們的個人情況,結果這麼一查還真的發現了問題。

雖然他們做的很是隱秘,但是到底那些手段是瞞不過鬼人的,經過調查他發現,五個人的手上多出來了一百多萬。

這些錢並不多,但是足夠讓人警惕起來了。

鬼人將有問題的人湊在一起,黑著一張臉說道:「老大待你們不錯,誰都會走錯了,要是你們現在實話實說,我保證你們不會出事,可要是隱瞞下去,那就別怪我了。」 鬼人看著這幾個小弟,他的臉色非常難看。

要知道,現在酒鬼八雲是負責安保公司的,所以他手下的小弟都在安保公司那邊,而骷髏的人都去做生意了。

現在在總部內的小弟,只有兩種人。

一種就是鬼人手底下的人,一種就是王陽這邊的一些直屬小弟了。

實際上,王陽的直屬小弟並不多,因為他們黑蛇的精銳成員,而且這些精銳成員平時是不會離開總部的,他們的吃喝拉撒全都在總部離開。

就算是要離開,也必須是三個人以上。

包括後來的那些人,也全都在鬼人的手下。

這是王陽故意安排的,為的就是讓鬼人這個代言人勢力成為最大的,以免以後出現什麼情況。

可現在可倒好,這幾個背叛的傢伙,清一色都是鬼人手底下的人,其中還有兩個還是老人了。

那些新人被收買,王陽這邊也說不出來什麼,可這兩個老人,則是狠狠的再打鬼人的臉面了,試問,鬼人那裡不窩火呢。

鬼人看著這兩個小弟,有些惱火,卻是強忍著怒火問道:「我記得你們的收入也不低,怎麼能犯這樣的錯誤,你們這樣考慮過我嗎?你們叫我怎麼和老大交代,我拿你們當兄弟,你們卻在背後給我一刀?」

兩個聽到這話,面面相覷。

突然,兩人一下子跪在鬼人面前,一個個都是紅了眼睛。

一個小弟開口說道:「大哥,不是我們想要怎麼做,我們實在是被逼無奈啊。」

「被逼無奈?一百萬你跟我說這叫被逼無奈啊?」

這小弟搖了搖頭,咬著牙解釋道:「不是,那天我們兩個出去喝酒,結果被人給套路了。當時有幾個人和我們拼桌,誰知道他們是有目的的,還拍了不少的照片。」

要說這兩個小弟也是倒霉的很,被人家設下了圈套,還傻乎乎的中計了。

之後自然是各種威逼利誘,最終他們也不得不乖乖就範了。

鬼人聽到這話差點沒直接吐血了,他怒道:「瑪德,你們兩個是腦子進水了吧?這樣的事情回來直接告訴我,你們覺得我和老大誰會為難你們啊?」

另一個小弟哭喪著臉哀求道:「大哥,你得救救我們家裡人啊,現在我們家裡人都在他們的手上,要是我們這邊不聽話的話,他們只怕會對我們家裡人下手啊。」

鬼人聽到這話頓時就傻逼了。

確實,換個角度來想,要是他的家人在人家的手上,那隻怕是什麼事情都能做得出來了。

這樣的事情已經超出了他的認知了,這個時候,另外幾個小弟也是承認了,他們也都是被收買了。

鬼人頓時覺得一個頭兩個大,他急忙問道:「你們說,對方到底要你們做什麼?」

幾個人開口說出了他們需要做的事情,其實大概都是差不多的,無非就是到黑蛇下面的一些地方去鬧事。

「對方會做一些手腳,具體是什麼我們也不知道,不過只需要見機行事,將事情弄得越大越好。比如要是有人上門搞事情,那我們就打對方一頓,將事情鬧大了就可以了。」

「大哥,你一定要救救我們啊,這事情千萬不能告訴老大啊,我們也不是真心想要背叛的,這實在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了啊。」

鬼人捂著額頭,頓時覺得腦瓜子疼。

王爺勇猛:廢材五小姐 面對這樣的情況,他自然是不可能不告訴王陽的,因為王陽那邊本來就已經知道一切了。

就算這些傢伙情有可原,可是說到底還是做了叛徒,即便黑蛇社團已經洗白了,可是只怕對待叛徒的手段,仍舊不會有多少改變的。

「你們現在承認了,我自然不會為難你的。」

就在鬼人腦瓜子疼的時候,王陽的聲音突然響起來。

眾人都是連忙回頭,就見王陽和酒鬼八雲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來的。

鬼人看著酒鬼八雲,似乎想要知道這是什麼情況。

酒鬼八門擺擺手,無奈的說道:「前幾天,骷髏跟我說,這幾天他那邊總有人晃悠,幾個機靈的小弟覺得很不對勁,我之前來找老大就是為了這個事情,沒想到這裡面還真是有貓膩啊。骷髏心大不太在意,我還是放心不下啊」

說話間,酒鬼八雲拿出一些巧克力,又是說道:「還有這東西。」

原來,骷髏的一個店鋪最近新進了一些巧克力,幾個小弟嘴饞就先吃了一些,沒想到剛吃完沒多久,全都進了醫院。

酒鬼八雲趕緊調查,這才知道原來是進貨的小弟出了問題,那小弟為了便宜所以進了一批來歷不明的巧克力,這些巧克力都被人動了手腳,那都是下了毒的,雖然不會要人命,但是絕對會讓人進醫院躺上一段時間。

骷髏那邊已經想出了對策,最近一段時間的所有東西都會嚴格檢查,保證不會出現什麼問題。

但是骷髏在那邊坐鎮人是走不開的,所以酒鬼八雲才會過來找王陽。

結果沒想到,就正好遇到了鬼人這邊的事情了。

兩邊一對,正好是可以對上的,看來這幾個事情都是山鷹他們的手筆了。

那幾個小弟看到王陽,一個個都是臉色蒼白,對於他們來說,這是已經死定了。

王陽坐在椅子上看著這幾個傢伙,最終嘆息道:「你們該做什麼還做什麼,剩下的事情我會處理,我保證這件事情結束之後,你們和你們的家裡人都會安然無恙,然後我會給你們一筆可以活命的錢,以後就離開吧。」

「老大……」

幾個小弟面面相覷,頓時都傻逼了。

他們沒有想到,王陽不僅沒有弄死他們,反而是給了他們一條退路。

風流皇帝傲臨天下 一個小弟頓時痛苦起來,他狠狠地抽著自己的嘴巴,直說對不起社團。

王陽看了一眼鬼人,開口說道:「行了,這邊就交給你了,你先把這邊的事情處理乾淨,至於他們的家裡人,我已經派人去了。我們幾方面同時出手,對方不可能有喘息之機的。」

王陽說完話,就離開了。

酒鬼八雲看著這幾個小弟,恨鐵不成鋼的怒罵道:「你們啊你們啊,這也就是老大,要是換成我的話,我非把你們丟進海里餵魚。」

實際上,王陽是不想將事情做得太絕,一來是因為這些小弟罪不至死,二來他也不希望讓大家寒了心。 深海街道,這是一條十分繁華的街道,不久之前骷髏一擲千金,直接將這街道上的產權給買下來了。

現在,所有的店鋪都是隸屬於黑蛇公司旗下的。

而在這裡工作的人百分之八十都是黑蛇社團的小弟,另外的百分之二十,那則是高薪聘請來的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