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終於,他成立了封氏,有了自己的公司,生意也越做越大。

得到想要的一切之後,他開始暗地裡給結髮妻子用藥,使得本來就有病的妻子,身體越來越差,直到病死。

封忠河覺得一切條件都成熟了,他現在完全有實力可以讓秦麗過上幸福的生活。

他開始尋找秦麗,終於在私家偵探的努力下,找到了他昔日的女神。

封忠河躲在車裡,如痴如醉地看著自己心愛的女人,正當他鼓起勇氣想要上前告白的時候,忽然他看到了一個男人走向秦麗!

男人親昵地拉著秦麗,而且他們還有了一個孩子。

一家三口甜蜜幸福的樣子,生生地刺痛了封忠河的眼睛。

那個男人不過是個普通人,工資低得常常要借錢過日子。

可是那個男人卻能夠擁有秦麗,憑什麼!

封忠河的雙眼惡毒地盯著那個男人,然後心裡的邪惡就像是野草一般的瘋長。

他在背後設計下套,讓一些高利貸主動借款給男人,並且收取的利息比銀行還要低。

愚蠢的男人還以為是好運氣來了,在壞人的惡意慫恿下,借了不少高利貸。

封忠河永遠都不會忘記那一天。

那一天下著暴雨,雷電交加。

在路口的時候,封忠河駕駛的大卡車朝著小汽車沖了過去。

他要殺死這個搶走了秦麗的男人!

「呯」的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之後,男人倒在了血泊中。

封忠河一步步走向了被撞得變形的汽車,大雨中,他視線模糊地看到了一個昏迷的小女孩。

這是秦麗的女兒?

封忠河的一顆心突然就變得柔軟起來,秦麗的女兒也就是他的女兒。

以後,他會把她當成親生女兒一樣來看待的。

於是,後面的事情就順理成章了。

丈夫死了,高利貸追債上門,秦麗孤兒寡母,無依無靠的。

封忠河在這個時候從天而降,以保護者的姿態出現…… 封忠河不僅幫助秦麗償還了所有的債務,還向她求婚,表示願意照顧她們孤兒寡母。

秦麗家庭遭逢巨變,相依為命的丈夫慘遭橫死,又被高利貸追債上門。

她如同一隻被嚇壞了的小白兔,受夠了提心弔膽的生活,毫不猶豫的就接受了封忠河的求婚。

往事如煙,再次想起這些事情,彷彿就發生在昨天。

封忠河抱緊了懷裡的女人,他完全不後悔曾經犯下的罪孽,因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秦麗,就算時間倒流,回到過去,他也會這麼做。

結局還是會一樣!



第二天,封忠河開車去公司,今天早上起來頭有些昏昏沉沉的,但是他還是強打起了精神。

出門的時候,秦麗不小心摔壞了一個杯子。

看到妻子有些驚慌的神色,封忠河急忙柔聲安慰道:「沒事,不就是一個杯子嗎?摔了就摔了。」

秦麗搖搖頭,捂著胸口:「我總覺得心神不寧的,好像會發生什麼事情,要不你別去上班了吧?」

「啪!」封老太太重重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怒道:「你這烏鴉嘴,胡說八道什麼!你就是見不得我兒子好是吧?非得說這些話來咒他!」

秦麗委屈地縮了縮脖子,不敢吭聲,封忠河急忙說道:「媽,你別這樣說,秦麗不是這個意思。」

「算了,你氣死我了,娶了老婆忘了娘。」封老太太嘴裡還在嘀咕。

封忠河又安慰了下妻子,然後拿著公文包:「我去公司了。」

秦麗一直把封忠河送到門口,今天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總覺得好像有很多話還沒有說。

「好了,你在家裡休息。我下班會儘快回來的。」封忠河順手幫她理了理衣服。

在秦麗的心裡,封忠河真的是一個無可挑剔的好丈夫。

對她一心一意,在外面連應酬都很少去,如果非要去,一定會帶著她。

不僅對她,對封嬈也是疼愛有加,和對待自己的親生女兒一樣。

秦麗幾乎都想不起她原配丈夫的樣子了,能回憶到的都是一些不堪回首的慘痛回憶。

「路上開車小心,下了班早點回來,我給你做你愛吃的菜。」秦麗柔聲道。

封忠河開著車出了門,他的眼皮有些沉,還是努力強撐著。

當汽車開到一個轉彎處時,忽然前面出現了一輛砂石車。

封忠河腦子一蒙,拚命打著方向盤,汽車的輪胎貼著地面發出刺耳的摩擦聲,緊接著發出轟隆一聲碰撞聲。

封忠河的車子直接衝到了砂石車的尾部,整個車頭都陷了進去。

在路邊,停著一輛黑色的汽車,封逸揚透過車窗冷漠地看著外面的這場車禍。

看來,在封忠河茶里下的葯起了作用。

「爸,你教得很對,想要得到一個人就必須要不擇手段。原本封嬈就是我的,是你騙了我,才會讓我失去她,不過現在我知道該怎麼做了,你就安心的去吧。」

當消息傳回封家的時候,封老太太和秦麗都嚇傻了。

封忠河的車子在路上出了車禍,當場斃命!

封老太太和秦麗哭天搶地,就在這時候,忽然衝進來一群黑衣人。

「你們是什麼人?」

那群黑衣人不由分說地架起她們兩個人就往外面走。

「啊,救命啊!」

「我要去看我兒子,放開我!」

兩人拚命地喊叫,但是還是被強行塞進了一輛黑色商務車。

汽車開到了郊區的一間別墅,封老太太認出了這間別墅,全身汗毛倒豎。

這裡是封忠河的亡妻的家!

當年封忠河害死了結髮妻子,搞得人家家破人亡,接手了人家的全部家產,才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有了封氏。

現在到底是誰把他們帶到了這裡來?

封老太太渾身發抖,臉色刷白,連牙齒都咯咯打顫。

「媽?你沒事吧?」秦麗擔心地問。

現在秦麗整個人都亂了,剛接到消息說封忠河出了車禍,她都還沒有來得及去看,還不知道到底出了什麼事情,就被這些人給帶到了這裡。

「你們究竟是誰,把我們帶到這裡做什麼?」

那些人根本就不理她們,推著她們進屋之後,就開始動手拆屋子裡的電話線、網線。

這間別墅空置已久,這些東西老早就不能用了,所以很簡單的就拆掉了。

「你們要把我們關起來?你們憑什麼這麼做,這是犯法的!」秦麗大喊道。

忽然,一個人影慢慢地走了進來。

秦麗眼睛瞪大:「逸揚?你終於來了,快幫幫我們!」

封逸揚的臉上帶著諷刺的表情,不緊不慢地踱步走了進來,手斜插在褲袋,姿態冷漠地說:「我這不是在幫你嗎?幫你找到殺人兇手了。」

「逸揚,你到底在說什麼?你爸爸出了車禍,快點帶我們去看他啊!」

封逸揚冷哼了一聲,嘴角勾了起來:「他當初殺人奪妻,你竟然還這麼死心塌地的要找他?」

秦麗聽到這話,一時間渾身哆嗦起來:「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他要是不殺了你老公,你怎麼會嫁給他?」

秦麗聽到這話,只覺得天旋地轉,面如死灰,渾身都抖得像是篩糠一樣。

她根本不能接受這樣的事實,癱軟在地上,只能用一雙手臂支撐著。

「當年的車禍,那輛逃逸的沒有牌照的大貨車,就是封忠河開的。」

「不可能,你騙人,忠河怎麼會殺人?不可能,他明明救了我們母子的命……」秦麗搖著頭,不願意相信這個事實。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她心裡又隱隱約約覺得封逸揚沒有騙她。

秦麗的心中有些慌亂了起來,如果她的丈夫真是被封忠河殺的,而且只是因為封忠河想要得到她。

那麼她這些年來,一直以為完美的丈夫竟然是帶著面具的惡魔。

她還一直恨著她死去的丈夫,她是做錯了嗎?

當年丈夫忽然遇到車禍死了,還欠下了一堆的高利貸,給秦麗母子帶來了不小的麻煩。

高利貸每天都上門討債,還說要把她賣到夜總會去。

危急關頭,封忠河忽然如天神般降臨,幫她們還清了債務,還給了她和封嬈關懷。 封忠河給她們帶來強有力的保護,讓她過上了安穩平靜的生活,讓她不再有以前的顛沛流離。

正是有了那一段艱苦的日子,所以她對於後來的生活便尤其珍惜。

哪怕她的心中一開始其實並不愛封忠河,可是封忠河給了她安全感。

就是因為害怕失去這份安全感,她明知封嬈在封家過得並不好,卻一直假裝視而不見。

她想要活下去,不願意再過以前那樣糟糕的日子。

可是現在,封逸揚的話,卻像是給了她當頭一棒,讓她張大了嘴,卻又哭不出來。

封老太太惡狠狠地說:「逸揚,你瘋了嗎?你是封家的人,怎麼能幫著外人來對付你自己的家人?」

「家人?」封逸揚臉上的冷笑更深了:「我那時候什麼都不懂,問我爸怎麼樣才能讓封嬈喜歡我。」

「他說讓我打她,用最毒的語言去罵她侮辱她,用拳頭和皮鞭讓她屈服,那樣做的話,她的眼睛里就只會看得見我了。」

秦麗的身體抖動得更加厲害了,封逸揚接著說:「而我現在,想要拿回原本屬於我的東西,他卻一直在阻擾我。所以,我不過是用了當年他殺死封嬈的爸爸所用的同樣的辦法。」

「你竟然會喜歡封嬈那個小浪蹄子?你為了她,竟然不惜要害你爸爸?」

封老太太嘴巴里不乾不淨地罵著:「我告訴你,你爸爸做得沒錯,人生在世,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用點手段算什麼?」

「過程是怎麼樣的一點兒都不重要,人們看的只會是結果!忠河不擇手段也好,騙了你也好,他這麼做的目的都是為了這個家!」

忽然,癱軟在地的秦麗,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沖了上來,一把把封老太太狠狠地推倒在地上。

秦麗這時候知道自己的丈夫被封忠河害死,自己前半生自以為是的悲劇其實都是封忠河一手造成的。

她以前一直以為封家是她的恩人,卻沒想到竟然是仇人。

從前,她對封老太太處處討好,對封忠河的兩個子女照顧有加,自己的女兒因此和她疏遠了。

這一切的悲劇源頭都是因為她被封忠河看中了美貌,被封忠河愛慕著,就因為這樣,封忠河不惜殺人,毀了她原本幸福的家庭。

封老太太沒想到秦麗會對她動手,以前秦麗一直被她欺負慣了,就算是當眾打了秦麗耳光,秦麗都會忍氣吞聲。

而沒想到這樣一個性格懦弱的女人,竟然有一天會對自己大打出手。

秦麗的臉上充滿了恨意:「都是你!你的兒子才會做出這樣卑鄙無恥的事情!你們封家沒有一個是好人!」

封老太太被秦麗按在地上狂扇耳光,畢竟年紀大了,不是秦麗的對手。

封老太太一邊痛呼,一邊朝著封逸揚求救:「逸揚,快幫幫奶奶,拉開這個瘋女人!」

封逸揚卻只是淡淡地掃了一眼扭打在一起的兩個人,對著手下說:「看好她們,我要她們這輩子都關在這裡。」

「不!你不能這麼對我,我是你奶奶啊!」封老太太趴在地上,伸出手狂喊著。

不過,很快她的聲音就被關上的大門給隔離了。

這棟別墅空置已久,又有鬧鬼的傳聞,周圍的人幾乎全都搬走了。

封老太太和秦麗就這樣被軟禁在了這裡。

封忠河死後,封逸揚以雷霆手段接管了封家的一切。

他原本就是封家唯一的繼承人,股東們在這件事情上沒有任何的意義。

偶爾有兩個想趁機撈好處的人,被封逸揚踢出局。

眾人很快就明白過來,封逸揚做事的手段比封忠河更狠,更加不擇手段。

想要繼續留在封氏,就只能服從封逸揚。

因為封逸揚的刻意隱瞞,等到整件事情塵埃落地,外界都不知道封氏已經換了掌門人。



方梅雨在網上看到戰御宸在周年慶活動上,向封嬈當眾求婚的消息,氣得把電腦都砸了。

她真的不甘心!

她喜歡了戰御宸那麼多年,為了追戰御宸,她一直追到了國外。

這麼多年,她為了戰御宸,拒絕了所有追求她的人。

她為了戰御宸付出了這麼多,為什麼戰御宸卻偏偏連看都不看她一眼!

方梅雨思來想去的,漸漸冷靜了下來。

現在她已經處於劣勢了,如果想要挽回戰御宸,只有一個辦法,就是把關係坐實了。

就憑戰御宸答應過死去的哥哥,要照顧她的承諾,再加上戰方兩家這麼多年的關係,到時候戰御宸就算不想對她負責,也必須對她負責!

方梅雨打定了主意,決定先放下姿態,去找戰御宸主動認錯。

她不能表現出太強勢,因為人總是會同情弱者。

方梅雨換上了一身簡單的打扮,收斂了大明星的光彩,然後直接去了戰氏集團。

戰御宸開完會出來,已經是兩個小時之後了。

秘書告訴他,說方梅雨已經在這裡等了兩個小時了。

方梅雨摘下了墨鏡,看上去有幾分憔悴,楚楚可憐的樣子,喊道:「御宸哥。」

戰御宸微微斂眉,說道:「到辦公室再說。」

方梅雨跟著走進了戰御宸的辦公室,動情地說:「御宸哥,之前的事情都是我的錯,是我太衝動了。我不該和封嬈鬧,我回去仔細反省過了,所以我來向你道歉了。」

戰御宸淡淡掃了她一眼:「沒關係,封嬈也不是小氣的人,我相信她是不會放在心上的。」

方梅雨暗暗咬牙,面上還是維持著一副弱者的模樣:「我只是看到她就會想起我哥哥,所以我才會那麼莽撞。以後我會把重心都放在工作上,不會再找封嬈的麻煩了。」

「你能這樣想就最好了。」戰御宸的語氣總算是緩了下來:「如果你想要打拚事業,我絕對會幫助你的,讓你成為第一線的女明星。」

方梅雨微微垂眸:「那就謝謝御宸哥了。」

其實她心裡想要的,哪裡是什麼成為第一線的女明星。

她最想要的,是成為戰御宸的妻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