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終於逃出來了,幸好我還有後手。”離異整個人都癱坐在地上,他像是剛剛逃獄出來的囚徒,渾身放鬆,激動之餘是一種愉悅。

遙遠的小混沌嘴角露出一抹微笑,他是有兩個顆心臟的。

如今看來那個底牌已經獲得了自由。

可是下一刻,越光北的一句話把小混沌的所有小心思都給擊得粉碎。

“小混沌,我突然記起,當年我似乎好像偷偷咬了你一口,你不會介意吧。”

小混沌小臉煞白,這個人都不好了。


他很想不顧一切的將越光北這個人給捏碎了,他只是想要一個自由,爲何就這麼難呢?

越光北笑道:“其實你不必這麼激動,你的那個分身只要不做惡事,於我牽扯不上因果,我便不管不問。”

看到現在的小混沌,石源想到了自己。

相似的命運總能有所共鳴。

“真的?”其實小混沌早已認命,這一操作也是離去前準備的。

雖然不抱什麼期待,但總還是留下了一點希望之火,就算隨時都能被撲滅,也希望它能一直存在下去。

小混沌重重種種點了點頭,他要讓離異這個分身快樂的生活下去。

至於真正的離異,在他吃下第一顆妖果的時候便已經死了。

他死在了自己的貪婪之下,如果他能把妖果帶離曙光山谷再吃,便沒有這種情況。

雪中,離異前行着,像這樣的獵人身上本就裝備着很多衣服,這算是一種備用。

若不是爲了裝妖果, 欠情還心

體會過高高在上,這一次,他想試試卑微的活着。

死亡荊棘附近有很多小鎮和村莊。

這些小鎮村莊中的並非什麼農民百姓,而是一羣獵人和暗地裏的黑市。

這裏是妖果的發源地,自然灰色線路也很多。

其實這些獵人也並非像逃犯一樣躲躲藏藏,因爲妖果對於人族來說,也並非是什麼禁果。

雖然極大程度的普通人吃掉妖果會變成半人半妖的怪物,但世事無常,也有意外。

吃掉妖果後,還是有很少一部分人能夠保持外貌不變的情況下擁有修煉妖力的能力,且不會產生嗜血甚至成癮的情況。

不過,這樣體質的人類太少。

萬分之一。

當然還有不少一部分是保持外貌不變,但會有輕度嗜血現象。

這樣的人都被官方祕密控制了起來,表面控制實則保護。

畢竟像這樣的戰力,是很多大財閥甚至官老爺都喜歡的護衛。

這種護衛放在身邊,只要利益能夠打動人,就不會慘遭不測。

事實也是如此,現在很多大財閥手底下都有這樣的隊伍,他們都或多或少有着輕度的嗜血現象,只要每天飲用一些生靈的血就可以,完全不需要人族自己的。

其實,他們這樣的異類,唯一完全的途徑就是成爲這樣有明面身份的侍衛,這樣一躍成龍的機會更是令妖果變得稀有無比。

偏偏死亡荊棘這處地方極難尋找,它位於無盡荒林中,地形飄忽不定,前腳剛畫好地圖,後腳地圖就失效了。

混沌離異很清楚,這是由於他的沉睡導致的,以後應該就不會出現這種情況了。

身形一閃,他出現在了無盡荒林中的某個小鎮內。

這裏很多人都非常警覺,混沌離異的出現,立刻引發了很多視線。

不過沒人輕舉妄動,因爲這個少年出現的太過突然。

可是下一刻,突然有人撞了過來,那也是個少年,看上去竟然與現在的混沌離異有五六分相像。

“爹!”少年眼中雖然驚訝,但是這衣服相貌都與爹爹出去時一樣。

誰都能認錯,可少年卻認不錯自家爹。

“離明,快下來。”混沌離異雖然感覺有些不舒服,但是卻沒有出手傷害少年,而是將其扒拉下來,笑道:“妹妹在家怎麼樣了?你怎麼一個人跑出來了?”

“爹,你怎麼好像便年輕了好多,而且皮膚都白了。”顯然少年的關注點有點偏,甚至少年盯着自家爹額頭上的混沌印記時,微微有些失神。

“爹,這個印記好帥啊, 你也幫我印一個吧。”


混沌離異微微一愣,他是沒想到,竟然還有人會提出如此奇葩的問題。

混沌印記一點印上,生死自由甚至連意志都將被混沌控制。

但是同樣的,印上這樣的印記對混沌本身的消耗也是很大。

沒看到現在的小混沌揍起大黃狗時都有氣無力了嗎?

越光北看着眼前的大門,面色微微有些陰沉,這門竟然是青銅門。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越光北總覺得青銅門非常危險,因此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白衣少年退得遠遠的,並讓小混沌揍了大黃狗一頓。

這狗竟然想要逃走,真是過分。

“去前面探路。”小混沌長高了一截,這估計跟他的清醒程度有關。

“莫打狗子,狗子現在就去。”黃歌被小混沌打怕了,直接衝向青銅門。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大黃狗竟然撞死在了青銅門上。

魂魄都跑出來了。


這一次連毛球血月半都驚呆了,這狗子的騷操作真是秀呀,把自己都給秀死了。

“它是怎麼把自己撞死的?”

小混沌很驚疑,他本能覺得不簡單,但是等他上前檢查一番後,只能搖頭道:“真的死了,並不是詐死。”

“難道這青銅門有致死效果!?”小混沌感覺有些不妙,因爲他靠得青銅門太近了,而且他的身體還有朝青銅門吸去的傾向。

難道這就是石源不願意靠近的原因嗎?

自己莫不是要死了?

總裁來襲︰嬌妻,晚上好! ,是以現在面對一扇門,總覺得自己弱小的不像話,可能隨時會死。

但實際上,這扇青銅門已經使出吃奶得勁,都沒把小混沌吸到青銅門上。

兩者……根本就不再一個層次。 青銅門吸力全無,結果就導致奮力掙扎的小混沌直接失力倒飛了出去。

然後好巧不巧的,他撞到了越光北懷裏。

結果就好像是越光北接住了小混沌,空氣中滿滿的都是信任。

如果是平常的越光北,肯定會一腳踹飛,但是現在越光北終究是有所不同了,他不是善良了,也不是變了。

而是他餓了。

這個寺廟裏全都是素菜,靈力低下不說,吃了跟沒吃一樣。

越光北感覺自己吃了個寂寞。

就在小混沌以爲自己時來運轉的時候,劇烈的疼痛令他額頭青筋暴跳,汗水滴答滴答往下流淌。

它並不怕疼痛,但是這種坐過山車的心態升落令其有些崩。

原本石源就已經忍不住想要吃點什麼,可卻沒想過再想過去那樣吃本源,可就在他很糾結的時候,小混沌自願就不一樣了。

他可沒去逼對方吧!

生命之源的丟失,令小餛飩又一次陷入到虛弱狀態,本來就因爲分身問題虛弱的大男孩,現在更加虛弱了,它整個人都趴在地上,起不來了。

“我不服,爲什麼就欺負我一個人?”

小混沌感覺自己太苦了,他真的哭了啊。

信不信我哭給你看,讓你欺負我一個小獸獸。

他是遠古妖獸,它也是有尊嚴的,爲啥就欺負它一個人?

越光北覺得小混沌的話非常有道理,但是……我已經吃飽了啊!

所以下一次吧!

越光北看了一眼小毛球,他覺得下一次可以那血月半開刀大快朵頤。

血月半就趴在越光北的腳邊,似乎一點也沒察覺到越光北的目光。

它有點餓了,想要吃點東西。

話說它真的已經好久好久沒有進食了呀。

至於酸棗樹……還是算了吧?那棗子只能開胃不能當飯吃。

萬一貿然吃起來,越光北感覺自己可能會失控,到時候身邊還剩下什麼就不一定了。

越光北擡頭看向青銅大門。

結果……青銅大門退了兩寸。

“咦?”越光北走上前,他已經克服心底的那股異樣感,他雖然不知道爲什麼會有些怕青銅門,但既然怕,那就打碎了。

隨着越光北的邁步,整個青銅門都在飛速後退。

寺廟之下的青銅門慫了。

越光北腳踩特殊步伐,直接撕裂空間衝了出去,結果青銅門直接鑽入青銅牆內消失不見。

越光北身體撞在了青銅牆閉上,牆壁凹陷了下去。

小混沌都有些驚呆了,他是沒見過石源追殺獵物的,自然不知道一向有些冷靜的少年,爲何忽然變得莽撞。

是真的莽撞,整個密室青銅大陣都在大片泯滅。

而原因,就是石源的那一撞。


不消片刻,越光北迴歸,在他肩膀上扛着一扇青銅門。

這人類有點野啊!

小混沌被魔黎河抱起走進青銅大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