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範絕木,風行餘你們也來了,看來這番除了牧騰那傢伙都聚在此地了吧?”王坤笑道。

葉影目光向着周圍看去頓時一驚,之前和狄禹一戰沒有太過注意,此時才發現周圍竟然已經聚集了不少人,排名榜前十的九人已經全在這了!

“葉影是吧?實力不錯!能打敗狄禹便是最好的證明!”那紅袍男子慢慢走了,此人正是往年的排名榜第一的範絕木!

一旁的狄禹此時顯得有些憤憤,顯然輸給了葉影讓他極爲不爽。

對於葉影剛剛展露的實力,其餘一些人都極爲的驚奇,皆是向着葉影走了,時不時談論幾句。

“葉影,你是今年的新生吧,沒想到你在第一年便能達到現在的實力,果然不簡單!連我都有些佩服你了。”那衛嚴哈哈大笑的向着葉影走來,笑道。

“哈哈,衛兄過獎了。”葉影也笑道。

衆人一陣交談,此時葉影和排名榜前十的幾人終於熟悉了起來,雖然說不上老友,但也算是熟識之人。

……………..

正午已過,頭頂的太陽慢慢落下,此時的紅楓林,衆學員正在聚在一起等待。

“來了!”四翼獅鷲背上的那周姓男子眼神一亮,喃喃道,“沒想到這些小傢伙竟然待在一起,倒是奇了。”

“莎莎莎。”

腳步聲響起,遠處一道道人影慢慢走來,顯然便是葉影他們衆人!

周姓男子目光望去,似乎在清點一下人數。

“五十人,今年倒是全都完好歸來。”周姓男子微微一笑,隨即振聲道:“既然都到了,那便速速上獅鷲背!現在便出發回學院!”

看着遠處談笑着走來的葉影等人,那排名榜第三的毒蛇牧騰皺起了眉頭,喃喃道:“這些傢伙怎麼待在一起?真是奇怪,難道一同協力在獵殺什麼珍惜魔獸不成?這次試煉我可是奪得了足足五顆絕級魔晶!再加上衆多宗級魔晶,想必今年的試煉我有希望奪得第一!不知這幾個老傢伙中有沒有比我更多的。”

跳上獅鷲背,在呼呼風聲中,葉影他們漸漸遠離了地面,向着學院飛去。

意念掃了掃儲物戒指,葉影不禁一笑,此時葉影儲物戒指中正躺着幾大堆五顏六色的美麗晶體,正是這三天獵殺已經搶奪得到的魔晶!其中色澤光鮮同時塊頭大些的魔晶足有五顆!若是加上白靈兒那裏的兩顆絕級魔獸,葉影足有七顆絕級魔晶!本來葉影是準備喝白靈兒平分的,但白靈兒僅僅要了兩顆絕級魔晶,已經一些宗級魔晶,不過即使這些也應該能讓她的名次極爲靠前了!


“這麼多魔晶,想必進入前十應該沒有什麼問題了吧?”葉影微微自語。



除去狄禹那裏贏得的兩顆絕級魔晶已經姜凌銘那裏搶來的兩顆魔晶,葉影自己也獵殺到了後來三頭絕級魔獸。如此便是七顆絕級魔晶,不過最多的還是宗級魔晶!葉影和白靈兒兩人便獵殺到了不少宗級魔獸,而同時最後一天從別人那裏搶奪來的宗級魔晶數量更是驚人,足足有幾堆!

乘坐獅鷲,高空的風呼呼作響,各學員表情不已,高興的滿臉喜色,而另一些人則是垂頭喪氣。更是有幾人目光時不時瞥向葉影這邊,一臉豬肝色,咬牙切齒,似乎恨不得將葉影生吞入肚!

葉影目光轉去,露出無辜的表情,哎,那幾人顯然是準備搶奪葉影魔晶卻反被葉影搶劫的那幾人,被葉影搶了魔晶後最後一天根本來不及再去獵殺魔獸了,如此,他們手中的魔晶怕是隻有寥寥數顆。定然是墊底的存在了!

“這畜生,竟然把我們的魔晶近乎搶空!這畜生怎麼沒有碰到排名榜前十的那些妖孽,若是排名榜前十的那幾人將他的魔晶搶了那多好。”那幾人詛咒道。

另一隻獅鷲背上,寧海正靜靜的坐在一處,目光略微瞥了瞥葉影這邊,隨即又移開,此時寧海心中對葉影已經產生了驚懼,當時擊敗姜凌銘的一幕,葉影在寧海心中已經成了不可對敵的存在!

寧海的目光又轉向姜凌銘那邊,看了看姜凌銘沉重的臉色,寧海略微嘆了一口氣。之前傳聞的姜凌銘闖入山脈內部中心地帶的事他最清楚,那什麼姜凌銘想爭奪排名榜第一根本就是屁話!真相其實是姜凌銘被葉影搶去了所有的魔晶,排名榜前十的名次就要不保才拼死闖入中心地帶希望能挽回殘局!

獅鷲的飛行速度極快,特別是在周姓男子的外散的威壓下根本沒有任何魔獸膽敢上前阻礙!一路上絲毫無阻,但即使如此葉影他們也用了不少時間才抵達寒靈湖。

周姓男子跳下獅鷲背,領着葉影等人向着寒靈湖中心競技場走去,此時院長等人正在競技場等待。

競技場一處,兩個中年男子正坐在椅子上飲酒。

“他們來了!”青衣中年人說道。

不一會兒,葉影他們便走入了競技場。

接下來估計便是宣佈名次的時候了,如此靈兒的父親估計也在這,葉影心中略有一絲緊張,面對一名尊級強者總是讓人情不自禁產生敬畏,特別是那是還是靈兒的父親!

走進競技場,葉影目光轉去,遠處兩人中年人正悠閒的靠在椅子上。葉影目光仔細看去,首先便是一張熟悉的臉龐映入眼簾。

“老師!”葉影驚訝出聲。

那滿臉笑意怪笑的看着葉影的不是葉影老師雷古又是何人?

看着雷古的怪笑葉影露出一絲無奈,隨即看向雷古身旁一人,這是一個青衣男子,一臉嚴肅,目光凌厲之極,正是白靈兒的父親,白風鵬!此時他那如同星辰般的雙眼正盯着葉影身上,葉影瞬間感覺巨大的壓力襲來,不過此時葉影也知道定然不能退後,死死的頂住。

白靈兒看到葉影臉上冒出了冷汗,似乎明白了什麼,氣鼓鼓的看了看那自己的父親,此時那白院長才收起了目光,看向他人。 白院長的目光收回,葉影才如釋重負般鬆了一口氣。

尊級強者的威壓果然恐怖,光這威壓就讓葉影難以生出抵抗之心!尊級與尊級之下是天與地的差別!


“好了,現在便拿出你們這次試煉中獵殺到的魔晶,我奉勸你們不要拿其它的魔晶想糊弄過去,從魔晶裏的殘魂儲存量我可惜輕易的判別是否是試煉中獵殺到的。將魔晶都放置在身前,魔晶只是憑證,學院不會收取,之後這魔晶都歸你們所有。”周姓男子嚴肅道。

周姓男子說完便向着白院長那邊走去,雷古、周姓男子、白風鵬他們三人站在一起,時不時談笑幾聲,而雷古的目光則是在這五十名學員中掃蕩,似乎在尋找有沒有天賦不錯的傢伙。

雷古的目光如同鍼芒一般,掃蕩着五十名學員,那些學員都極爲疑惑的瞥了瞥雷古,顯然不知道這和白院長談笑的是何人,在龍騰學院他們可不知道還有這麼一個人物。

雷古的目光在各學員中掃視而過,最後滿臉笑意的停留在葉影身上,似乎發現了這些學員中天賦超過葉影一個都沒有,爲此,雷古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一個個學員將魔晶堆置在自己身前,目光則是在周圍人中掃蕩,而心中則是在估計這次試煉自己的排名。

“五顆絕級魔晶!”

周圍響起驚呼聲,此時往年排名榜第三的毒蛇牧騰身前一大堆魔晶最上面正擺放這五顆氣息濃烈、個頭稍大一些的魔晶,顯然是絕級魔晶!

周圍人的目光極爲受用,牧騰雖然自認爲心境控制極好,但在周圍人驚歎的目光中還是稍稍露出了笑意。

“不錯!”白風鵬的目光在牧騰身上停留片刻,吐出二字。

聽到白院長的讚揚,即使牧騰此時也難以平靜,呼吸都略微急促了些,得到一位尊級強者的關注絕對是最值得自傲的事,特別是白風鵬可是在尊級中都是頂尖的存在!

一堆堆魔晶堆積了起來,大部分學員都是宗級魔晶,獵殺到絕級魔晶的都是排名榜中頂尖的存在。當然葉影是個例外,葉影連排名榜都沒有上。

王坤等人也將魔晶取出,王坤一共獵殺得到了四顆絕級魔晶,同時宗級魔晶足有一百五十多顆!

“牧騰這次竟然獵殺到如此之多的魔晶!看來這次第一怕是懸了!”

“快看姜凌銘!這次我看姜凌銘極有希望奪得第一!”

周圍的目光轉來,姜凌銘身形明顯一滯,之前若不是葉影搶了他的魔晶,這番他倒是真有可能奪得第一,但現在,怕是要丟臉了!

姜凌銘努力平息自己的心境,同時手一揮,一堆魔晶便堆積在了地上,在一堆宗級魔晶之上正擺放着三顆絕級魔晶。

“怎麼只有三顆絕級魔晶?這姜凌銘怎麼回事?他不是闖到了中心地帶嗎?難道沒有獵殺到魔獸便把絕級魔獸殺出來了?我之前還以爲他是決心衝擊第一了,哎,真是的,高看他了。”

“竟然只有三顆絕級魔晶?怎麼比他去年獵殺的魔晶還少?難道這姜凌銘實力正在退步不成?怪不得這姜凌銘之前一聲不吭,原來不是低調,而是手裏沒貨啊。”一人小聲道。

“……………”

姜凌銘臉部微微泛紅,雖然強忍着控制自己的心境,但周圍的私語聲讓他心煩意亂!此時他已經對葉影痛恨到底了!若不是這混蛋搶了他的魔晶,他豈會流落到現在這般境地?

看着姜凌銘死了親爹般的表情,葉影一臉淡然的一揮手,一堆魔晶落在了的地上,其上正擺放同樣是五顆絕級魔晶,五顆絕級魔晶的光芒瑰麗,但最讓人驚訝的還是葉影的宗級魔晶的數量,足有近三百顆!

葉影的實力想斬殺一般的低階絕級魔獸確實沒有太大問題,但倒黴的是這三天葉影碰到的絕級魔獸卻是極少極少,葉影自己也不過獵殺到三頭絕級魔獸罷了,但碰到的宗級魔獸卻是不少,葉影和白靈兒兩人便獵殺到了近三百顆,白靈兒拿去了一百五十顆,葉影這邊便剩下一百五十顆。

而試煉最後一天在加上之前葉影從別人那裏搶奪過來的宗級魔晶足有近三百顆,葉影現在足足有四百五十多顆宗級魔晶!

因爲四百多顆宗級魔晶似乎太過顯眼,葉影仔細斟酌一番後還是留下了一百五十顆,僅僅拿出了三百顆,但既然如此也夠讓人驚訝了!

此時去年排名榜第一的範絕木也取出了自己的魔晶,同樣是五顆絕級魔晶,但其獵殺到的宗級魔晶似乎不及牧騰。

牧騰看到姜凌銘僅僅獵殺到三顆絕級魔晶便極爲疑惑了起來,他可是闖入中心區域的,既然成功活着出來了,怎麼會僅僅三顆絕級魔晶?但看到排名榜第十的狄禹僅僅只有兩顆絕級魔晶之時則是大吃一驚了,雖然狄禹因爲速度不快獵殺絕級魔獸較爲困難,但也不會僅僅兩顆絕級魔晶吧?這次試煉姜凌銘和狄禹到底怎麼回事?

牧騰目光在排名榜前十的幾個妖孽天才身前掃過,除了範絕木數量和他相近外,其他人根本比不上他,不用說了,看來今天的排名榜第一終於要輪到他了!至於其他人怎麼可能趕上他?

看到葉影取出了魔晶,白靈兒小手一揮,一堆魔晶也落在了地上,其中兩顆絕級魔晶正放置在最上面。

白風鵬的目光在白靈兒前方的魔晶上停留了一會兒,隨即露出一絲驚愕,作爲靈兒的父親,他的靈兒的實力可是極爲了解,雖然白風鵬給予靈兒一些護身之物,但攻擊之物卻不曾給予,憑藉靈兒自己的實力怎麼可能獵殺到絕級魔獸?

白風鵬隨即將目光轉向白靈兒身旁的葉影,眉頭一挑,似乎明白了什麼,再看了看葉影身前的五顆絕級魔晶,靈兒那兩顆絕級魔晶顯然是葉影獵殺到的,如此葉影難道奪得了七顆絕級魔晶?

白風鵬猛然一驚,目光轉向身旁滿臉笑意的雷古,心中自語:雷古這傢伙倒是收了個不錯的弟子,如此年輕便有這等實力,而且在宗級之境便領悟出屬性意境第二層!這等天賦即使在整個宇心大陸也是難找其二的!葉影小子天賦及心性都極佳,雷古要讓他去血浴平原,若是他能活着回來,靈兒嫁給他倒是不錯。 周姓男子目光在各學員身前的魔晶上掃蕩,一會兒鄭然出聲:“本次排名第一的是,寒靈湖的葉影!”

寒靈湖的葉影!怎麼回事!臉上還殘餘着笑容的牧騰頭毛乍起!神色立刻轉變成濃濃的驚駭,目光如同刀鋒一般望向葉影!

葉影身前那五顆絕級魔晶讓牧騰目光立刻深沉了起來,而葉影那一大堆魔晶更是讓牧騰心頭猛的一窒!爲什麼有這麼多宗級魔晶!不可能!

牧騰目光都要噴火了!

“排名榜第二,融炎山牧騰!”

“排名榜第三,融炎山範絕木!”

“排名榜第四,寒靈湖吳奎!”

“排名榜第五,黑金崖寒明月!”

“………………”

周姓男子一一報出了所有學員的排名。

牧騰咬牙死死的看着葉影,葉影,之前在前五十爭奪中有些出衆的小子,竟然踩在了他的頭上?怎麼可能!

牧騰感覺心中怒火燃燒,本以爲第一已是股掌之中了,但沒想到竟然是這個情況!

“該死!”牧騰忍不住怒罵。

“吼!”

“轟轟!”

正是此時,巨大的聲響暴起!寒靈島都震動了起來,如同地下將有什麼東西將要出世一般!

整個寒靈島都搖晃了起來。那寒靈島外的護陣光芒閃爍,此時護罩已經自動開啓!

“怎麼回事?”

“這是什麼情況?

各學員都疑惑出聲,顯然不知道發生了何事。

葉影眉頭皺起,目光看向那發出巨大聲響的方向,疑惑的對着靈兒問道:”靈兒,你可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我也不知道,我們龍騰學院可從來沒有發生過這種情況。”白靈兒搖了搖頭。

正當葉影他們疑惑議論之時,那白風鵬確實眉頭緊皺,喃喃出聲:“怎麼回事?這畜生怎麼要出來了!”

一旁的雷古哈哈大笑身形早已消失在了原地,聲音在周圍迴響:哈哈,白風鵬,沒想到這寒靈湖下面竟然還鎮壓着這麼一個傢伙,哈哈,有趣!”

白風鵬冷哼一聲,身形也瞬間消失。而那周姓男子也同白風鵬一般消失在了原地。

“你們都給我待着這裏,不要亂動!”周圍嚴肅的聲音響起。

“怕是出大事了!”葉影眉頭緊皺,目光看向遠方。

“靈兒,你留在這裏,我去看看。”葉影轉頭對着靈兒說道。

雖然那周姓男子剛剛嚴令葉影他們不允許走動,但這等情況葉影當然不會理會,不去看個究竟如何能行?

此時排名榜前十的幾人早已向着聲源處衝去,都要去看個究竟!

聽到葉影要將自己留在這裏,白靈兒鼓了鼓嘴氣呼呼道:“我可不要留在這裏,我有父親給的護身之物,我的保命能力可比你都要強些!”

“好吧,那我們趕緊去看看!”葉影只能妥協,急忙拉着靈兒向着前方衝去。

遠處一道白色身影閃動,轉眼來到了葉影身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