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範哈兒和一衆181師軍官們聽的是目瞪口呆,這與打過的內戰完全不是一個概念。那要按周家欣的這麼說,那隻74野戰步兵聯隊還基本上是在沒有重火力支持,僅僅依靠通常日軍野戰步兵中隊的輕型步兵炮爲主要炮火的情況下,一隻普通戰鬥力的中隊級規模的日軍野戰步兵分隊罷了

。如果真遇到日軍聯隊級,師團級,那可怎麼阻擋得住。要不然,你以爲小鬼子僅僅憑十餘個常設師團就敢叫囂三個月滅亡中國,莫得點底氣是不行的。抗戰初期,小日本的幾個常設師團對國軍的戰鬥力對比,一般認爲在1:10左右,即一個大隊五、六百人就把國軍一個師(五六千人)攆得到處吆鴨子。即使是最高領袖下死力整編的幾個德械師,雙方戰鬥力對比也在1:5左右,即日軍一個三千多人的聯隊就能把像87師,88師這樣的國軍的精銳德械師(一萬五千人左右)打得沒脾氣。

當然,周家欣組建的這隻模擬日軍普通野戰步兵分隊的74聯隊的戰鬥力也很強悍,這主要是其由山鷹突擊隊隊員組成的人員軍事素質普遍很高,因此即使沒有像日軍那樣恐怖的重火力支持,其戰鬥力在面對川軍這種爛杆子部隊時,也能達到1:10的威力,就是說,一隻200多人的74野戰步兵聯隊就能把範哈兒師長帶的六七千人的181師給整脫三分之一的力量。

那麼防空團的戰鬥力與74野戰步兵聯隊的戰鬥力相比又如何呢?周家欣比較客觀的分析後認爲,基本上也能達到1:5的差距,這有一部分原因是由於防空團的裝備較好。也就是說,如果遇到真實的日軍一個野戰步兵中隊,防空團需要用一千人才能勉強擋住中隊級日軍的攻擊。所以幾次對抗演習下來,只有500來人的防空團警衛營數次大敗也就不足爲奇了。

但是真正的戰爭不是簡單的實力對比,以弱勝強的例子太多了。周家欣今天說要親率防空團警衛營在防守陣地前全殲74聯隊,就是想告訴大家只要瞭解對手的情況,有針對性揚長避短,貌似強大的對手一樣能被擊敗!

大家都有些不太敢相信,因爲周家欣對範哈兒師長181師283團與74聯隊這場對抗演習及其餘幾場對抗演習,事後都對衆人作了點評講解,衆人比較認可,認爲基本上如此。這麼多場對抗演習下來的結果也證明了周家欣對於幾方戰鬥力的認識和判斷比較客觀真實。

那不是自相矛盾嘛?防空團警衛營的戰鬥力只及74聯隊的五分之一,這個周家欣自己也承認,卻提出要同樣在防禦戰中打垮74聯隊甚至於全殲74聯隊,這如何一下子叫衆人相信。

廢話也不多說了,周大少團長見衆人一幅不知其可無的樣子。說乾脆我跟大家打個賭:如果74野戰步兵聯隊取勝或者說沒被殲滅性打擊(人員傷亡60%以上),那我輸大家一萬元!反之,大家輸我一千元。啊!十倍賠率。衆人都提起精神了,這下有好戲看了。 周家欣要親率防空團警衛營擊敗最近猖狂一時的模擬日軍部隊的74野戰步兵聯隊的消息是不脛而走,整個防空團和181師充滿了好奇和期待。防空團內部就不用說了,但是大部分官兵們都不大相信周大少團長會贏,只有少數人選擇了賭團長贏。瘋狗萬朵花和團長警衛沈老二則連抖抖都不打一個,包團長會贏。這個還用得着說嘛,連這隻假鬼子的隊伍都是俺們團長親手創建的,其中的人員所屬的山鷹突擊隊更是團長起家的隊伍,有誰比團長更瞭解情況,更熟悉這批人。兵書上面都說:“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團長會不贏? 天生后養 你們這些哈兒們準備輸錢吧!

熟悉瞭解74野戰步兵聯隊這批人這倒是沒說的,但是防空團警衛營的情況周大少團長也有必要去摸一下啥。

先鼓一下勁再說,周大團長召集防空團警衛營全體集合,對己經慘敗數次的有一些垂頭喪氣的官兵們說:“知恥而後勇,輸是輸了,但是大家發現沒有每打一次,大家都比上次有一些進步了。弟兄們,第一次跟74聯隊打的時候,幾乎摸不着對手的套路,吃了不少的暗虧。後來不是好多了,消滅敵人也從早先的莫得幾個人,到能抵住74聯隊數次衝擊,也搞掉了他們數十人了啥!這就是進步,這就是從戰爭中學到了戰爭的藝術。”

防空團警衛營弟兄們一想,就是啥!團長說得對,沒錯,大家現在不是也敢跟74聯隊對面硬拼刺刀了嘛,對他們的一些戰術套路也比較瞭解了,吃這些方面的虧少多了。真說不一定這次跟着團長,還硬是能夠擊敗74聯隊,打個漂亮的翻身仗。防空團警衛營官兵們漸漸頭昂起來了,身上勇氣涌起來了,心中熊熊燃起了對勝利的渴望的火焰。

陳營長首先振臂高呼:“跟着團長,打敗74!”防空團警衛營弟兄們同聲呼應。一時間,防空團警衛營官兵們的士氣被周大少扇呼扇呼的高漲起來,就盼着對抗演習馬上開始,不要等到幾天後了。

那邊74野戰步兵聯隊的聯隊長湯立勇夫先生,也不含糊,你團長會扇呼我還不是會鼓勁:“弟兄們,廢話我就不多說了。團長爲這隻模擬日軍隊伍,花了好多精力,用了多少錢,大家心裏都清楚得很。可以這麼說哈,建立一支74野戰步兵聯隊200來人的隊伍,團長花的錢幾乎可以用來建川軍一個師了!

隊長的苦心,只有一個目的:希望我們努力把這個將面對的未來的強敵模擬好,模仿像。建立74聯隊就是要像一個磨刀石一樣,把防空團磨礪成一把鋒利的尖刀,到時候狠狠捅小鬼子!直刺到敵人的心臟。所以這次雖然是隊長親自率領警衛營與74聯隊對抗,但是我們要毫不手軟,做到比小鬼子更兇悍,比小鬼子更狡猾,好好陪隊長玩一把,喲西不喲西啊?”

“哈依!”衆人整齊的回答。他奶奶的,隊長團長照揍不誤。

周團長親率防空團警衛營與74聯隊對抗演習正式開始的時候,賭團長贏的人數與賭團長輸的人數幾乎達到了1:10,到跟周大少給出的賠率差不多

。看來大部分人還是不啷個看好團長打贏這場明顯實力懸殊的對抗演習。

老規矩,日軍常規戰術,飛機炸大炮轟,炸完轟完步兵衝。三角進攻隊形,互相掩護,快速通過,逼近防空團警衛營防禦陣地。

“團長,74上來了!”陳營長喊道。

“按照原定計劃,動用三分之一的重火力壓制,每打幾分鐘撤到預備陣地重新佈置,順次輪換使用全營重火力。神槍手注意打擊敵人的擲彈筒,架起一個給我敲掉一個,其餘弟兄們發現目標全員開火,但是要注意節約彈藥。”周家欣一連串命令下達。

這一下,逼上來的74聯隊就不好辦了。一般野戰步兵聯隊的炮火支援,對於土工比較好的隊伍來說,威脅不是很大。防空團警衛營的前沿重火力點的設置又被周大少弄得滑不溜丟,很不容易定位抓住,一般打上幾分鐘就換了位置。想乘防空團警衛營的重火力稍微減弱時衝一衝,不料對方火力全開,湯立勇夫先生只好把隊伍摁住了。陣地前沿掩護的擲彈筒卻經常被對方的神槍手幹掉。這第一回合下來,雙方損失差不了多少,但是防空團警衛營的前沿重火力損失不大,只被導演部判定被擲彈筒炸掉一挺重機槍和兩挺輕機槍,相比來說,74聯隊的戰鬥目標沒能達到,二十幾個擲彈筒反而基本上被防空團警衛營搞掉了。

湯立勇夫聯隊長先生倒吸一口涼氣,隊長太滑了,這樣子跟他拼消耗,消滅對方20餘人,自己也損失20餘人,那還拼得過警衛營哪。就是74聯隊200來人拼完球了,警衛營都還剩300餘人,隊長不就是贏了嘛!

不行,繼續假裝保持正面進攻的態勢,悄悄的抽出一個分隊50餘人由蔡學武士先生率領來個側翼迂迴,發揮日軍這個常用的戰術,正面隊長滑不溜丟像塊牛皮糖不好下嘴,從側面猛擊他腰眼子一下,爭取打開缺口,突進陣地。

蔡學武士是個比較謹慎的人,他先派出兩個斥候小組(偵察兵),分別對警衛營兩側進行偵察。日軍對於情報的偵察獲取和分析是十分重視的。周家欣在給74聯隊授課時,分析有關日軍的特點時特別強調了這一點,要求74聯隊務必全套照搬日軍偵查情報的一整套程序,不得走樣。

左、右兩側的斥候小組先後回來了。左邊的斥候小組報告,左邊悄無聲息,經過仔細探查,確認無異常情況;右邊的斥候小組的報告卻恰恰相反,發現有大量埋伏的痕跡,甚至於連新挖的塹壕的新土都未被完全掩蓋好。

周團長是很清楚日軍愛搞側翼迂迴這個戰術特點的,周大少他擺出的迷魂陣就是告訴74聯隊的迂迴部隊,左右兩側你們各人自己判斷選擇吧。選擇錯了,中了埋伏,迂迴的部隊也就報銷了。

這蔡學武士先生可就傷腦筋了。這明擺了的情況是左虛右實,團長好像把埋伏集中到了右邊

。但是這個小團長一貫狡猾大大的,這明顯的搞不好就是反得,可能正是左實右虛。你看,連右邊的新挖土也故意暴露一點,這個在精細的隊長手上是不可能發生的。看來,隊長是故弄玄虛,左虛其實是左實,右實實際上是右虛。

左右搞球了半天,蔡學武士差點連左右都分不清了。分析判斷情報以後,終於下定了決心,向右翼突擊!74聯隊迂迴小隊50餘人迅速行動起來。

不用說,可憐的蔡學武士先生率領的74聯隊迂迴分隊陷入了周大少團長的鐵桶陣,全數報銷了。周大少這套虛而又實,實卻假虛,虛而顯實,實而真虛的小把戲,到底是在商戰中磨礪的純熟無比。你個假鬼子蔡學武士先生還不中招?其實就算蔡學武士選擇了看是空虛的左翼,照樣也逃不過周大少的算計。他一貫計出連環,不容易暴露自己的弱點。這左翼其實就是個地雷陣,陷進去,照樣把人困住,到時候再一調部隊,來個甕中捉鱉,一樣手到擒拿。

率隊在右翼埋伏的防空團警衛營的副營長是對團長佩服的五體投地。當時自己還對團長故意暴露一點挖塹壕的新土不解,這不是告訴74聯隊的迂迴部隊這裏有埋伏嗎?可偏偏74聯隊的迂迴部隊最終選擇了右翼迂迴,還是乖乖走進了團長的套子內。團長虛虛實實的,自己人都被弄得頭暈,何況假鬼子的蔡學武士先生。

右翼迂迴的小分隊陷進包圍圈被周大少全殲的消息傳到74野戰步兵聯隊聯隊長湯立勇夫先生這裏,湯立勇夫頭都大了:不能再東一榔頭,西一板手跟隊長搞燈了(川渝方言糾纏不清的意思)。這兒幾十,那兒幾十的被隊長磨嘰下去,好嘛,74野戰步兵聯隊200餘人只剩130餘人了。被狡猾的隊長出脫了約三分之一的力量,而防空團警衛營損失多少?竟然只有寥寥三、四十人。也沒覺得隊長使啥子大力哈,啷個搞起的唻。

湯立勇夫聯隊長仔細琢磨好久,不能跟隊長整這些小把戲。他媽拉個巴子的商人出身,玩陰謀詭計太在行了。湯立勇夫先生下定決心,依靠自身的實力,從正面強行突擊,憑現在的剩餘力量,攻佔前沿陣地還是有把握的,傷亡大一點個嘛,站上前沿陣地就是勝利。隊長不是說要在前沿陣地前全殲74聯隊啥,那麼好,大家拼死力吧!

在這一點上,我們不得不好好表揚一下湯立勇夫先生,不僅僅名字上改成了日本人的名字,說起來模擬了幾個月的日軍隊伍,甚至於在思維上也無限接近了日軍。小鬼子往往迷信自己的武力,在最後選擇時,多采用豬突(決死波浪衝鋒)方式意圖用毫不懼死的武士道精神擊垮對手,用明晃晃的刺刀震撼對手心靈,用兇悍殘暴的手段對人對己,達到了有些變態的程度。

湯立勇夫下了豬突式衝鋒的命令,沒說的,日軍的服從性極好,大小帶隊軍官抽出指揮刀,“殺雞給給!”“兔子給給!”。在火力掩護下帶頭衝向防空團警衛營陣地。

周大少哈哈大笑,命令道:“前沿刺刀隊出擊

!”

只見警衛營有一百來人躍出塹壕,也挺起亮閃閃的刺刀迎面向74聯隊撲去,湯立勇見狀大喜:“喲西,總算實打實拼上了,隊長你就認栽了吧!”

還沒喲西完,只見躍出的警衛營拼刺刀隊等74聯隊衝鋒隊退出子彈了,周大少一聲哨響,警衛營刺刀隊全部就地臥倒,數十挺早已在隱蔽位置安好的輕、重機槍發出脆響,把剛要拼刺刀卻被警衛營的人全部臥倒的奇異怪事驚愣傻站着的74聯隊官兵們全數籠罩,雖然是空包彈,那也不用多說了,這一百餘名74聯隊的官兵如果是真遇到了這個情況基本上每人身上都能被穿出十幾、二十幾個血窟窿!

湯立勇夫聯隊長長嘆一聲,對身邊僅剩的幾個人說:“大家掏錢認輸吧,隊長雖然有點勝之不武,但是實現了他的話。”

完勝!防空團警衛營陣地上一片歡騰,陳營長帶頭同警衛營弟兄們一起把見勢不妙欲逃走的瘦瘦的周大團長抓住拋在空中,齊聲大喊:“團長,團長,幹得漂亮!” 聽到說防空團警衛營僅僅損失四、五十人,竟真的在防禦陣地前把74野戰步兵聯隊幾乎全部消滅,取得了不可思議的對抗演習的大勝。包括181師範哈兒師長在內的幾乎大部分原先認爲周大少團長要輸。甚至於可能慘敗的人都搞球不懂了:隊伍同樣還是一樣的隊伍,兵還是原來那些兵,啷個由周大少團長領着就打得這麼幹淨漂亮呢?真是有句話說得通透:“兵熊熊一個,將熊熊一窩。”

周家欣可顧不上辯論是兵熊還是將熊,忙着把對抗雙方的指揮官們喊到一起,詳細地分析起此次攻防戰雙方各自的得失。戰後分析總結經驗教訓,是周大少團長規定的防空團必須進行的戰術課目,並且每次戰鬥總結會後,還會形成戰例文字資料,發到全團供大家研究學習。

周大少團長的勤務兵萬朵花和警衛沈老二則是樂得到處找人收賭帳。這一場對抗演習下來,俺們團長可是贏了幾千大塊啊!萬朵花心裏一盤算:炒幹胡豆一毛錢一斤,這幾千元錢能買好多斤?鼓搗了半天,嘴張得老大,媽吔,要買炒幹胡豆的話,可以買幾萬斤了!夠了,夠了,夠俺們團長一輩子把炒幹胡豆當飯吃了。

181師以範哈兒師長爲首的輸了賭帳的軍官們還是有賭徒的職業素質的,乾脆直接派個參謀把輸了的賭帳交到防空團來了。只是帶了個口信給周團長:希望周團長能給181師派個教導隊來,教習有關新式練兵的方法,以便提高181師的戰鬥力。

周大少團長點着手上的錢,樂呵呵爽快答應派出一個顧問軍官團去。顧問團?哦,給範哈兒師座的解釋就是我們防空團最好的基層帶兵官。拿你181師給老子練練防空團這些基層連排長,一舉兩得嘛!哈兒纔不答應。

防空團的諸事已了。周斌參謀長就能者多勞了,周大少揣着贏得幾千元錢,高高興興地回重慶了。

看到周家欣得意洋洋地炫耀自己贏了幾千元錢。林雪兒不禁讚揚道:“曉舟,確實你很霸道! 冷麪總裁燒燒心 30幾萬元花了,贏了幾千元,也算是你沒有辜負神奇小子的名號,虧了也要虧他個幾十、百把倍!”

咳,這個冤家姐姐啥子都好,就是一張刀子嘴能把人給氣死。周大少分辨道:“幾十萬元能把隊伍的戰鬥力提高,能夠多打勝仗,能夠少死一些人,能把小鬼子趕出中國,這就值了啥!”

“對頭,我的周大團長,我的周武穆”林雪兒見把周大少真氣到了,也就不那麼咄咄逼人了,開了句玩笑,說着說着,身子就湊了過來。

見林雪兒湊了過來,周大少也不客氣,伸嘴在那張倩臉上親了一下。

“哎,不對哦,雪兒,你噴了香水的哈?”周家欣抽動着鼻子說道。

名門隱婚:前夫,別亂來 林雪兒抱到起周家欣說:“是啥,香不香?老漢在上海買的法國香水,丁丁大一瓶好幾十塊,嘿貴!”看來任何時候愛美的女人的錢都是好賺的



“香是香,但氣味莫得我們南山的黃臘梅好聞”周家欣仔細嗅着說道,“南山的黃臘梅香味清新怡人持久,如果萃取出來黃臘梅花精油,製成香水,怕不是比這個法國貨好得多。”

林雪兒一聽,這還不簡單。周林醫院的一個華西醫科大學畢業的自己的同學就懂醫藥萃取的方法。到時候滿山的黃臘梅花一開,整點讓他萃取一些黃臘梅花精油,用酒精一勾兌,可不就是梅花香水了嘛。

周家欣擁着香噴噴的林大美女,饒有興趣地給她講起了法國普羅旺斯那遍野的紫色薰衣草和紅色玫瑰花海,法國人就是用這些美麗的花朵提煉出花精油,製成了聞名世界的法國香水,這也成了法國一個傳統的優勢產品,可謂是香賺世界了。

沉浸在愛情幸福中的林雪兒簡直被周大少描述的法國普羅旺斯原野的浪漫美麗的風景給迷住了,不住說有機會一定要到那裏去親眼看一看纔不枉一生。

周家欣笑笑,那順便到戛納也方便了。

歡歡喜喜甜甜蜜蜜地膩了一會兒,倆人才一起去見已從上海回來的林湯圓。當然,在林湯圓面前,兩人又裝得像個正神了。

林湯圓一見面就神祕地對周家欣說:

“曉舟,好傢伙我離開上海時,有朋友喊我帶點禮物回去,你猜是啥子東西?”

周家欣哪裏能曉得是啥子東西嘛,亂猜一氣,林雪兒是知道她老漢帶的禮物是啥子,但不說,只是笑眯眯看着這個鬼靈精怪的小戀人吃癟。林湯圓到底終於個人忍不住,笑着說道:

“就是你跟雪兒搞得佳雪食品廠生產的桔子罐頭。你沒想到吧,現在桔子水果罐頭在上海也時興的很,這些個新鮮的水果罐頭看來市場反應不錯,能不能多弄些品種啊?”

林湯圓一番話提醒了周大少,對啥,周家欣的思路一打開,那就多了:像四川的蒼溪出產著名的雪梨,也有保存期短,不好運輸的特點,做成新鮮的水果罐頭比桔子罐頭還要好吃;也不侷限於水果,還可以是其它啥,像四川的宜賓蜀南竹海出產大量的竹筍,也是製作罐頭食品的好材料。

而且,周家欣越說越興奮:不只是水果竹筍等,澄江鎮農業綜合養殖場出產大量的鮮活農產品,像雞、鴨、魚、豬、牛、羊等,除了供應防空團和181師一部分,銷到重慶一部分,剩餘的也可以製作成熟食類肉罐頭啥!

這可是攜帶方便的熟食品,對於部隊的野外後勤供應那是太方便了。

周家欣把上面的一系列品種開拓的思路與林湯圓、林雪兒仔細的商議了,最後大家一致決定:擴大佳雪食品廠的生產規模。林雪兒專門負責這個事情。下浩重慶小商品批發市場已基本上走上了正軌,五百套第一期的商鋪樓和配套的設施已有部分完工了,明年三、四月份完全可以入駐開業不成問題了,這事現在由萬佳商貿派一個常務董事沈志清過去擔任總經理負責這一塊



林雪兒負責的佳雪食品廠,包含了水果蔬菜類,熟肉食品類兩大類十餘種罐頭食品的生產。也就是說,不僅僅要有現在的主打產品玻璃瓶裝的水果罐頭,還要把鐵皮的熟肉食品罐頭也儘快的搞出來,這個新罐頭產品的研製的事咱們周大少責無旁貸負責了。

衝壓鐵皮罐子的活當然是重慶乘風機械廠朱富倫廠長的事情,周家欣在電話裏一說,朱廠長就說莫得問題,廠子裏有衝壓機械,沖沖鐵皮罐子合適得很。

佳雪食品廠,隨後迅速發展成佳雪食品集團,成爲了西南唯一一家,全國屈指可數的罐頭食品加工生產的大型企業,年產量能夠達近萬噸。它也是周家欣堅持抗戰的巨大的物質支持,其所屬的隊伍對佳雪食品出產的一系列的罐頭消耗很大。而“佳雪”牌系列罐頭食品也隨後在萬國博覽會上榮獲了食品類金獎,成爲了享譽中外的中國輕工食品行業的明星企業。

在整個抗戰期間,位於重慶這個大後方的佳雪食品集團成爲了中國軍隊後勤採購的當然首選,爲全面抗戰的勝利也做出了自己的貢獻。

周家欣果然不負好吃狗的名號,他主持研製的熟食類肉罐頭像紅燒豬肉罐頭,豆豉魚罐頭,香酥雞罐頭,魔芋燒鴨子等等十幾個種類的熟食品肉類罐頭,做工地道,香味濃郁,烹調方式多樣,極受市場上歡迎。一時間,竟成爲了人們相互饋送的首選禮品,雖然價格有些不低。

當然最有口福的就是陳大爹的幺女陳蘭了。自從陳大爹與周家欣合作研製起適合罐頭裝的熟肉食品以後,蘭蘭起初是吃得興致勃勃,中間是吃得勉勉強強,後來就是吃得愁眉苦臉。再好吃的東西也架不住這樣試吃啊!

更使蘭蘭妹妹發愁的是自己竟然有些胖了,她終於嚴重抗議不肯再試吃了,說以後打死也不吃這些肉類罐頭。失去了蘭蘭這麼好個試驗品,陳大爹和周家欣又不可能自己挨個吃啥,再說自己整的菜自己吃難免不能客觀地評價。

不肯再當週大少試驗品的蘭蘭總得想個辦法啥。蘭蘭眉頭一皺,計上心來。她建議乾脆把這些肉罐頭拿到小百花藝術團試吃一下。一百來人,而且小百花藝術團的姑娘小夥們哪個不對吃的挑挑揀揀的。好不好吃,他們絕對客觀,再說這些人又來自五湖四海,口味諸多不同,當實驗品比我蘭蘭那是強的太多了。周大少和陳大爹眼睛一亮,是啥,就把小百花藝術團的少男少女們當成實驗的對象吧。

好嘛,於是各種試吃的肉類罐頭充斥小百花們的飯桌,小百花們一嘗之下,確實味道啊啥子的,還可以,比較巴適。搞得一時間,周圍的人們對小百花藝術團是好生羨慕。你看嘛,周總顧問最稀奇小百花了,啷個好的東西都盡拿來給小百花們。

不過沒過一段時間,小百花們也遭吃膩味了。確實一般肉類罐頭的油水比較足。小百花們乾脆把分到的肉罐頭當做禮物到處送,沒想到,竟然大受歡迎

。以至於熟食肉類罐頭還沒有在佳雪食品廠正式生產,已經有客商問上門來了。

好事啥,周大少最會搞這種宣傳造勢了。

於是,就勢遍邀各地客商,齊聚佳雪食品廠,共同嘗吃各種新鮮水果罐頭和熟食類肉罐頭。一試嘗,好評如潮。這個年代罐頭食品都還是稀罕貨,像一般城市就沒有幾家賣的,沒想到偏僻大西南的重慶竟然搞出了這麼霸道巴適的罐頭食品。 重生學霸女神 不僅有桔子、雪梨等新鮮水果罐頭,還有豬肉、雞鴨等熟食肉類罐頭。好多人前段時間也嘗試過桔子罐頭,當時就覺得不錯,今天到生產廠家一看,品種這麼多,口味豐富,做法上有紅燒,有燉,有蒸有煮,味道也可以,比較地道。至於價格嘛,也算適中,可以接受。

衆多各地客商,是直接要求下訂單。林雪兒上回在重慶小商品批發市場招商會上早被周大少洗了腦了,曉得這種機會是千載難逢,不抓白不抓啊。整個嘗試會幾天下來,竟然簽訂了數百單生意,定金都收了好幾十萬元,這下,擴大佳雪食品廠的生產規模等所需資金都夠了。周大少終於也算是間接把花在建立74聯隊上面的冤枉錢給賺回來了。

林雪兒很高興,表揚周大少,說他主持研製出來的熟食類肉罐頭賣得很是不錯,晚飯嘉獎他兩個菜,就開兩瓶肉罐頭:紅燒豬肉,芽菜燒白。正一臉期盼雪兒姐弄兩個自己想吃的菜餚的周大少頓時氣倒! 林湯圓從上海回來了,這麼長的時間,在上海的收穫還是比較令人滿意的。

林湯圓拿出一疊資料遞給周家欣。這是按照倆人商量好的在上海成立的周林金融諮詢公司的所有情況資料。周林金融諮詢公司聘請了原先在上海證?期貨交易所操盤的幾個好手,公司的架子是基本上搭起來了。具體運作這次林湯圓回來後與周家欣仔細商議,因爲林湯圓也沒接觸過金融產品的運作,比較陌生。

“林叔,我們這兩年的實業發展,雖然迅猛,但畢竟是有限的。這金融產品,像股票、期貨等相當於是一個金融槓桿,簡單點說,是基於人們對所買企業或某種商品未來的預期。但是由於其中的人爲操縱的緣故,使買賣金融產品具有了大贏大輸的投機性。”周家欣點上一根菸,開始給林湯圓普及金融知識。

“像這次我們投入的三千多萬元巨資,進入白銀期貨。這是因爲,首先美國國會通過了白銀法案,大量收購白銀。國際白銀價格不斷創出新高。期貨操作上賺不賺得到錢,主要在於時機的把握。我判斷白銀這一上漲趨勢還將持續一段時間。嚴格上來說,我們投入白銀期貨的時間有點晚,但藉機搭個順風船還是可以的。至於那三千多萬元,其中有兩千多萬元是重慶小商品批發市場的預售和預收款,你主要也是擔心這塊,說老實話,我不擔心兩年後還不上。

爲啥子呢?因爲隨着商品經濟的發展,貨幣貶值是一個不可避免的趨勢。就拿法幣來說,35年剛開始幣改時,其堅挺可與英鎊、美元掛鉤交換,比率一度是3:1,三元法幣就可換一美元。但僅僅過了一年,現在,法幣已經貶值約十分之一。所以說,在過兩年,這批千萬的鉅款可能實際價值要縮水不少。(周家欣心裏道,到抗戰後期,法幣比36年貶值達2500多倍,也就是說,這批2000多萬元的鉅款到了那時還不值幾千塊錢了,可沒法給林湯圓說這個,太駭人聽聞了)

要是把那2000多萬元擱在自己手上,不參入保值增值的資本運作中,那最終錢是越存越少,越存越不值錢,這一點上我們倆有共識就不用多提了。

林叔提出的白銀期貨進入點的問題,其實也就是時機把握的問題。我上邊已經講過了外部的美國因素。老實說,我們國內的內部因素更加關鍵。林叔在上海,也聽說四大家族參與白銀的非法交易吧,這就是國家權力的無奈,雖然民國政府三令五申嚴禁私人、團體參與白銀的非法交易,但對於這蔣、宋、孔、陳這四大家族皇親國戚來說,無異於對牛彈琴,說了等於沒說。就算知道他們非法從民間大量收購白銀參與白銀倒賣,你可曾看到或者聽說過他們之中有一人被刑拘,被法辦?只是見到小老百姓買賣幾塊銀元,就會被抓,被重罰。這大老虎們大把大把成萬,幾十萬的倒賣哪個敢管?!

對於我們來說當然也能少量的參與白銀現貨的非法交易,但這是失大於得的蠢事,要抹平的事情太多,機會成本太大了。這也是我們都一致放棄了這個看起來令人眼紅的賺錢機會的主要原因。對於我來說,這次機會千載難逢,我是不會放棄的。那麼我們怎麼抓住發生在白銀上的機會呢,那就是利用白銀上漲的趨勢,在白銀期貨上跟着大老虎吃點肉肉。

既然我們判斷大老虎們爲了白銀現貨的交易還會在一段時間內推高白銀價格,我們就應該順勢而爲,參與白銀的金融衍生品期貨的投資。請注意我說的是投資而不是過度投機。我認爲是投資的原因是我對下一階段的白銀價格上漲趨勢的判斷是有把握的(那當然了早就知道)。所以我敢拿3000多萬元做這個撬動鉅額收益的槓桿的一端。白銀已連續上漲數月,很多人判斷已到了一個高位即將下跌。我們按照我們的分析繼續看多,把三千多萬元全吃多單。林叔,過了37年春節,這些多單一定會給你我帶來個大驚喜!

這個周林金融諮詢公司一定要派絕對放心的人盯着,沒有別的事情就是隨時反饋信息,以便於我們及時作出決斷。信息的掌握永遠是千變萬化的金融市場最有力的手段。不知道真實信息的中小散戶大多是輸家,勝者也屬十分僥倖,故有一分贏兩分平七分輸之說。”

林湯圓曾經在上海被專家們灌了一腦漿糊的金融知識,太專業了不得其要領。今天周家欣大費口舌,深入淺出,例證說明,又有後世比較完善科學的理論指導,所以林湯圓難得的也聽得津津有味。

這一聽下來,被3000多萬元這麼大一筆期貨投資一直繃得神經緊張的林湯圓也初步放下心來。

林湯圓介紹了他與上海龍翔集團童凱華董事長的接觸的情況。對於童凱華的印象,總體上來說是個城府很深的精明商人,待人接物比較謹慎,不容易探出他的真實意圖。

至於周家欣提到的增加彼此瞭解互信,共同維護和發展民族機電產業的意見,上海龍翔的童凱華董事長是既不積極也不反對,只是同意建立雙方的聯繫以便繼續接觸。

周家欣認爲只要雙方建立聯繫這就很好。對於弱小的民族機電行業和少數碩果僅存的很少的一些有一些國際競爭力的民族機電企業,大家不能再像夏天那樣殺得血肉橫飛。國內機電市場由於經濟的發展的限制,市場容量是很有限的。我們爲什麼不把眼光放開些,看看周邊,看過大洋。與其在國內拼得你死我活,不如共同聯合開拓國際市場,特別是西方諸強的市場機會,充分利用我們人力成本低的優勢,積極研製新技術新產品,有針對性造一些適合外國市場所需的東西。總之,我認爲邁出對外的一步,纔是我們民族機電企業真正壯大發展的契機,纔是我們真正大展拳腳的大舞臺。

我願意親自去拜訪上海龍翔童凱華董事長先生,我相信作爲一個想有作爲的民族企業家,他能最終相信並理解我的看法,認清民族企業發展壯大的真正途徑。我們這一對商戰上有名的冤家最終會成爲好朋友的。

林湯圓哈哈大笑,稱童凱華非常推崇夏天商戰中周家欣在重慶和武漢的所作所爲。當聽林湯圓介紹說周家欣還只是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時,驚慕之情更是溢於言表。特意選了一隻瑞士名錶贈送周家欣,期待有機會結識這位重慶商界的神奇小子。

林湯圓把瑞士名錶拿給周家欣。周家欣也不客氣直接戴在手上。不錯,沒想到還能白饒一隻瑞士名錶,上海龍翔的童凱華很老謀深算啊,意思我懂,我們會面有時。

上海正事談完了,正扯些閒篇時,林雪兒進來喊倆人吃飯了。

見到幺女,一個勁只顧給周家欣夾菜,周家欣碗裏的菜堆了小半邊。林湯圓發現這兩人的關係似乎比自己去上海前更親密了,活脫脫一對小情侶嘛。

林湯圓哼哼幾嗓子,假裝嗓子癢,示意林雪兒旁邊吧還坐着別人別當視而不見,林雪兒立刻乖巧地把老漢喜歡的燒魚尾巴夾給他。

“雪兒,曉舟把你這次賣桔子罐頭賺的30餘萬元拿去買了日軍軍火了,你對他還不錯嘛。”這意思對老漢從來沒有這樣大方過。

“喔,爸,曉舟還是賺了幾千塊錢回來的。”林雪兒都有點不好意思。

“哦,賺回來了。啊,曉舟只賺了幾千塊錢回來啊?”林湯圓反應過來,這倒是很難得。這個商界的神奇小子善抓商機,哪次賺錢不是成倍成倍的大發利市,這第一次聽到說花了30餘萬元賺回幾千塊錢,稀罕事啊!

幾個人都停下筷子,不吃飯了,大家齊齊盯着正埋在菜堆裏的周家欣。說說吧,不要假裝吃東西了,又沒人跟你搶,慌啥子嘛。

假裝不下去了的周家欣只好抹抹嘴巴,一五一十的把花了巨資在重慶建立了一隻模擬日軍野戰步兵的74野戰步兵聯隊當做磨礪自己防空團隊伍的磨刀石的事說了。並說通過這一段時間的檢驗,初步達到了練兵的目的,防空團的戰鬥力有了一定的提高。當然要改進的地方還很多,這次贏得幾千塊錢,就是自己親率防空團警衛營通過奇正相間的靈活戰術巧妙地擊敗了74聯隊,但是從雙方實力的對比來看,防空團的差距還是很明顯的。

當然組建防空團的目的不是在地面上跟日軍死拼,專業技術訓練課目將很快在37年春就要開始。現在就是要把這支隊伍的精氣神能夠培養成,形成敢打硬仗,不畏強敵,同時又有機智靈活戰術多變的部隊風格。

“曉舟,你越來越像個軍人了!”林湯圓由衷的說道,是真正的在這個紛亂的時局中,憂國憂民的真正的中人。

“曉舟,你現在是防空團團長,軍銜應該是上校了吧?”林湯圓問道。

“咳,”說道這個周家欣就氣結。半年不到,由少校直升上校也不是不可能,可十七歲的181師師直屬特別行動隊少校營長已屬奇觀。轉眼間,又成了十七歲的181師師直屬防空團的上校團長就有些駭人聽聞了。西南王劉湘在範哈兒的報備書上批示道:繼續當少校吧,領上校軍銜(意思就是待遇與上校齊)。周大少在武漢當上校的癮還沒有過足就回來了,這次真能當上上校了,又陰差陽錯沒當上。這西南王劉湘小氣的,你看看最高領袖,從來不吝封官賞錢,收拾起各個地方上的軍閥還真是對症下藥,藥到病除。出來混的,哪個不是打着先當賊,再受招安的思想,權錢兩字就包攬了一切。老子再說不稀罕這些,可你把我壓成少校團長,手底下的人怎麼升。總不至於,少校團長中校團副、營長啥子的,川軍181師防空團就整個一怪物子。

這一頓飯直吃了大半小時。飯後喝杯茶,又閒扯了一會兒,周家欣告辭回小什字。林雪兒說要送送,就送到了大門口。

“家欣,嗯。”林雪兒示意最後來這麼一下。

周大少嚇了一跳,這是在林府的大門口。這林雪兒的膽子也有點太大了嘛。架不住林大美女姐姐的期盼眼光,周大少眼睛四處亂瞟,嘴巴卻是湊了上去。

倆個人的嘴巴就在要咬不咬之際。林湯圓匆匆趕來,手裏提着一包東西,見到門口暗影之中親密狀況的林雪兒和周家欣,自己先愣了一下。周家欣和林雪兒趕緊分開,林雪兒忙說:

“曉舟眼裏進了灰塵,我給他吹吹。”

“曉舟,這是我給你老漢帶的一點東西都搞忘了。”林湯圓也不理她,直接對周家欣說。

做賊心虛的周家欣說過謝謝的話提起東西就溜了,也顧不得跟林雪兒打招呼了。見周家欣走遠,林湯圓對林雪兒說:

“鬼女子,眼裏進灰塵,你對到起他嘴巴吹啥子嘛?”

“爸……”林雪兒被臊了個滿臉通紅。

(感謝書友大大的支持推薦收藏) “跑啥子,鬼女娃子,你到老漢書屋我跟你有話說。”林湯圓叫住臊得滿臉通紅欲轉身溜掉的林雪兒。

遭了,也怪自己太大意了,在個人門口搞啥子燈嘛!林雪兒無可奈何,這下老漢看到起了啥,啷個脫得了爪爪啊?

跟在林湯圓後面的林雪兒此時腦筋轉得飛快。想像着老漢會怎麼樣打整自己,自己有啥子對應之策。兩父女都不再開腔,一前一後進了書房。

林雪兒馬上把桌上泡好茶的杯子給坐好的林湯圓端到面前,林湯圓看到自己乖巧懂事的掌上明珠,還能有啥子雷霆之怒,只能下點毛毛細雨罷了。

“雪兒,不是老漢說你,你個女娃子家有點不像話啥!”

“爸,我保證以後絕不在你面前跟家欣拉拉扯扯了。”

“喔,意思就是背到起我可以啥。你跟曉舟真耍朋友了?”

“嗯,我嘿喜歡他。”

“雪兒,這件人生大事你可要想清楚哈,有不少實際問題擱到起的喲。”

“爸,我不想欺騙自己的情感。這一年的接觸下來,我與家欣沒有年紀上的距離,我們能夠相互理解支持。其實老漢你也很明白,周家欣的思想成熟得像箇中年人了,哪裏是一個外表十七八歲的少年嘛?我有時在他面前倒像個天真的小姑娘。”

“這個,這個我不否認。那麼你們發展到啥子程度了,又準備啷個辦呢?”

“反正這輩子我跟到他起了!”林雪兒這個時候平時的聰明勁不見了,按重慶人的說法就像一根筋,哪有這樣跟你老漢說的。

林湯圓有點惱火,他先靜了一下心,接着說道:“周曉舟的情況,你還是有許多不太瞭解的。就拿這次上海的事情來說,表面上看是建立周林金融質詢公司,洽談有關商務。實際上,還有許多不足以爲外人道的祕密。作爲曉舟的朋友,我是不能說的。但是,作爲我的女兒,我又有些忍不住。

雪兒,周曉舟是個天縱的英才。如果要確切地描述這個少年,我感到他就是上天派下來打鬼子的:不要說他有如何瞭解日本了,可以這樣說整個中國,或者說就是日本人本身,也沒有他理解的深。像這次日本國內發生的“二?二六兵變”,國內有幾人關注。曉舟則清楚地告訴我,通過這次不成功的兵變,日本實際上已經完全被軍國主義的軍部勢力控制。這個兵變造成的直接後果就是積極主張擴大軍事佔領的軍部勢力提出的日本軍事勢力南下和北上的政策被確認,而這一侵略政策的基石就是中國問題的解決,換句話說,日本把完全佔領中國大陸作爲其它一切的基礎,這決定了其侵華戰爭不可避免和急迫性。

可能你也知道明治維新以後,日本是一個所謂的君主立憲制的民主國家,內閣纔是國家最高行政機關,內閣總理大臣(首相),統管各部。內閣中,以外務大臣(外相),陸軍大臣(陸相),海軍大臣(海相)和大藏大臣(藏相)爲最重要,一般稱爲四大相。日本有關軍國的重大問題,由首相與四大相商議決定,是爲五相會議。

但是,這次兵變後。規定了陸相和海相辭職,內閣即行倒臺的政策,也就是說:只要內閣不能令軍部滿意,內閣就無法存在。這次被殺的岡田首相,就是因爲不贊同由陸相和海相提出的日本南下,北上的軍事擴張政策而被東京的第一師團和近衛師團的狂熱軍國主義的少壯派軍人發動所謂的兵諫而遇害的。這清楚地表明曉舟的判斷分析是正確的。即任何人只要妨礙了日本軍部這個龐大的戰爭機器,誰就將成爲極端軍國主義分子襲擊的對象。在這之前還發生過的多場兵變無疑爲這個論斷提供了最好的證明。

日本已經由軍部勢力完全支配了內閣,沒有人敢反對這部瘋狂的戰爭機器。曉舟還說,裕仁這個所謂的日本天皇,其實更像一個愛把國家拿來賭博的老雜皮,恐怕比那些極端軍國主義分子更夢想吞併中國,在日本這個怪胎似的對天皇迷信的國家,這個老雜皮是戰爭最大的策源者!”

林湯圓口水翻天說了這麼一大段,把周家欣分析的新近發生在日本國內的一場說不上有好震動的小兵變的深層次的東西仔細講了,林雪兒算是明白了,曉舟瘋狂的擴軍練兵的原因是啥子了。怪不得老漢說他是上天派下來打鬼子的。

林湯圓這時死死盯着林雪兒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說:

“雪兒,曉舟絕對是隻要這場不可避免的中日戰爭一爆發,就會不顧一切身家性命去拼命的人!我毫不懷疑。

這一年多來,他賺了好多錢?花在自己和家人身上有好多?你是很清楚的。曉舟幾乎把所有的錢都用在養兵練兵和儲備戰爭物資上了。我只能說一個數字,其它不能再說了。這個數字就是他通過地下走私的汽柴油儲備就有近千噸了。

可以這麼說,我的女兒,你選擇了周曉舟,就相當於選擇了一條很艱難的道路。他可能會有生命的危險,他可能在這場戰爭中失去所有,他不可能顧到自己的親戚朋友,不可能在最需要他的家人身邊……。我個人是很敬佩他的。他對於中國這個多災多難的國家民族來說是個好的選擇,但是對於我來說,對於我最疼愛的女兒來說,作爲人生中的伴侶,他不是一個好的選擇。雪兒,你考慮吧,我也不想多說了。”

林湯圓有些疲乏地閉上了眼睛,其實他太清楚自己的這個幺女了。她的抉擇自己幾乎不用多想就知道。人生中的抉擇,永遠不是個輕鬆的話題。

看着老漢的樣子。林雪兒不忍說出令他失望的選擇。還是讓父親輕鬆一點吧,這個善解人意的姑娘對父親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