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算了,就是十幾塊錢的外賣而已,為這些事再惹一堆麻煩真不值得,還是自認倒霉吧。

於是蘇慕退出了界面,想要再點一份別的,可是飢餓感早就已經熬沒了,蘇慕看著這些實在是沒有一點胃口,就把手機一扔,開始收拾起了衛生。等全部的工作做完,剛歇一會兒,凌楓的電話就又打了過來。

「喂,你這麼久幹嘛去了,外賣的事情解決了嗎?你吃飯了嗎?」

一連串的問題對於現在心力交瘁的蘇慕來說,簡直是致命神器,她重重地嘆了口氣,然後勉強扯出了一個商業假笑,對著凌楓說道:

「我今天真的很累,沒心情閑聊,外賣丟了沒找回來,電話還被拉黑了。我現在也沒有胃口吃東西,也不想說話,以後有空再說吧。」

蘇慕說完,就準備把電話掛掉。凌楓卻是趁著這個時間,連忙對蘇慕說道:

「你想吃什麼我給你訂好了,你別不開心嘛,而且有什麼不開心的事情你可以和我說啊,說出來會好一點。」 若是換做平常,蘇慕可能就會回答他她的標準答案——我沒事,然後就掛斷電話,但是今天也許是受那兩個人的影響,蘇慕總覺得自己心裡有好多話想找個人說,就破天荒的和凌楓聊起了剛剛聽到的那個故事。

一直到故事說完,蘇慕都保持著一種低沉的語氣和態度,甚至隱約帶了哭腔。之後兩個人沉默了好一陣,好像都被故事感染了一樣,誰都沒有說話。好在就在這個時候又有顧客進店詢問,才讓這個沉重的話題暫時得到了緩解。

等到蘇慕再次回來,凌楓在電話那面,用一種不服氣的語氣,小聲對蘇慕說了一句:

「為什麼那個男生就一定要放棄呢?如果他爭取一下,或許女孩子的家人就能同意了呢!現在沒錢不代表以後也沒錢啊,就這麼眼睜睜地看著女生走掉,他就不遺憾不後悔嗎?」

「喂,你還小啦,別以為言情小說寫的那些就都是現實了,兩個人在一起需要很多基礎的,根本不是簡單的說一句『我愛你』就能在一起一輩子的,不然這個世界上就不會有那麼多遺憾了。」

蘇慕聽到凌楓的話,輕悠悠地一笑,似是在解答凌楓疑惑,又似是在安慰自己地說了這些。說完之後,她可能覺得凌楓還不會明白,就又補充了幾句道:

「你覺得那個男生沒爭取過嗎?我覺得他們兩個人應該都爭取了,但是現實就是這樣,有些東西不是只靠爭取就能得到的。男方支撐自己的家庭就已經很累了,他就算再厲害,也不可能在這個時候承擔起兩個家庭的重擔,就算男方家裡能同意,以女方家的這個態度,也不可能同意他們兩個人在一起的。對於女方的家人來說,這男人是不是有實力,是看他現在擁有什麼,而不是他學習有多好、得過多少獎狀之類這些完全和金錢沒有用的東西的。和他們說以後也沒有用,因為如果他們能聽得近這種話的話,女生也不至於被輟學了。他們不會往長遠了看的,所以也就根本不會給男生拼搏的時間。你也可以說女生可以完全不顧家裡的意見,和男生私奔之類的話,但是,我覺得這個可能性更小,因為如果要是這樣的話,帶來的後果這兩個人不一定能承擔得起。至於後果是什麼,就得看女方家裡不講理到什麼程度了。萬一造成了什麼不可逆轉的後果,那可能比分開更讓人遺憾了。」

「可是……可是……」

凌楓聽過蘇慕的解釋之後,依舊還是覺得也許兩個人再爭取一下,還是會有好結果的,但是蘇慕還沒等他把話說出口,就直接打斷了他的發言。

「哎呀,沒有什麼可是的。再說不是還有這麼一句話么,『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或許現在分開,彼此在對方心目中留下的那個人,才是最好的。人生在世,既然不能在一起,有一段美好的回憶,不也是一種圓滿了嗎?」

說到這裡,蘇慕都沒有意識到,最開始對這件事情十分傷感、許久走不出來的這個人是她,到現在看得這麼豁達、還開始教育起別人的人,也還是她。此時此刻,她早就把剛才那種遺憾的心情拋在腦後了,整個人也都變得放鬆了許多,連語氣也沒有之前那麼沉重了。倒是被她教育了一番的凌楓好像變得更加緊張和急迫起來,立刻接過了她的話,以一種忐忑又焦急,還有少許期待的語氣問她道:

「那如果是你呢?如果一段感情你明知道不能在一起,還會選擇接受嗎?或者,或者說如果這段感情開始之後發生了一些事情,讓你們兩個人只能選擇和平分手,你……你也會這麼坦然嗎?」

蘇慕這個時候還沒有真正意義上的認識道,凌楓說這句話的目的究竟是什麼,她甚至就是單純的以為,凌楓想要通過她自己的想法,去反駁她剛剛說得那些話,所以她想都沒想,就理所當然地對凌峰說道:

「你這個問題就問得很有問題,因為這根本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情況啊。而且不說我是那種對感情沒有信心的人,我對待感情的態度非常認真,一開始就沒有想過會結束。對我來說沒有一場愛情是最開始就明白以後不會在一起的,因為我會努力一直維繫這段感情,除非男方是個人渣,做了不可原諒的事情,比如我的前男友們,讓我實在沒辦法接受。至於和平分手之類的,這對我來說就更不可能會發生了,除非咱倆誰換了絕症,要接受生離死別這種的,否則沒有和平分手這一說。什麼好聚好散、分手還能做朋友的,在我看來根本就不可能。」

蘇慕說到這裡,情緒就不免變得有些激動起來。凌楓剛想開口,再試圖給這個問題增加點「難度」,就聽蘇慕做了個深呼吸,然後繼續與他說道:

「你也別說萬一要是我遇見了和剛才那個女孩子一樣的事情我怎麼辦,首先這個假設就不成立,我家沒他家的情況那麼凄涼,而且我父母也很開明,不會對我的決定做過多的影響,再者,我自己有能力養我自己,雖然掙的錢不多,但是夠我花了,我不需要依靠誰就能在這個社會中生活下去,所以在感情中,我進退都有底氣,用不著看任何人的臉色。就算真的會留下遺憾,那也一定是對方遺憾,我可絕對不會。因為哪怕到分手的那天,我都一定對得起我們之間的感情,對得起這個人在我身上付出的一切。」

蘇慕這一番話說得斬釘截鐵,帶著一種不容置喙的味道。正當她沉浸在這樣一種心態中無法自拔的時候,冷不防聽到凌楓一陣嬉笑。她還以為凌楓是在嘲笑她的這些觀點,忍不住有些生氣,卻沒想到之後凌楓似是自言自語地輕聲說了一句:

「還好,這樣看來,我還是有機會的。」 蘇慕對一件事情認真起來的時候,基本上就會完全喪失對其他事情的感知能力。比如愣神的時候被人忽然叫醒,其他人也許會立刻就進入狀態,但是蘇慕可能要緩上一段時間才能對周圍的事物產生反應。所以當她全神貫注的去想著,要怎麼繼續說才能讓凌楓明白,她剛剛想要表達的真正意義的時候,她根本就沒有聽清楚凌楓在說些什麼。她只知道凌楓打斷了她的想法,至於他想要表達什麼,蘇慕一無所知。

可儘管好奇,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她也不好意思去問。

至於凌楓,當他把這句話說完之後,見對面的蘇慕對此一點反應都沒有,一開始還以為蘇慕是因為聽到了這樣的話感到害羞而不知道說些什麼,後來等了一陣之後,他覺得有些不對勁,又以為是他說了這樣的話惹了蘇慕生了他的氣,再之後他又開始覺得可能是網路出了問題,讓他錯過了蘇慕的反應。於是就在蘇慕想著凌楓到底說了些什麼的時候,凌楓開始了各式各樣的通話試音。

蘇慕在聽到各種聲調的「喂」「你好」「有人嗎」「能聽見嗎」之類的詞語之後,忍不住一笑,內心突然湧起了一種「這孩子還有點可愛」的感覺。於是她輕輕咳了一聲,示意了凌楓她在聽。

凌楓一聽到蘇慕那面有聲音傳過來,立刻就換了一副態度,用一種近乎於「嬌嗔」的語氣問蘇慕道:

「你幹嘛去了,為什麼一直都不說話?」

蘇慕被問得語塞,總不能直接告訴對方自己剛才根本沒聽他說話吧,於是就有些心虛地告訴凌楓剛剛來了顧客她開了靜音,這才算是勉強把這件事情糊弄了過去。

很久以後蘇慕有一天突然想起了這件事情,膩在凌楓身邊的時候就好奇的問了一句。凌楓好笑的反問她不是說記性不好,上一秒他告訴她的話她下一秒就能忘記,怎麼這麼久了還能記起這些事情。蘇慕想了想,搬出了弗洛伊德在《夢的解析》里的理論,然後胡編亂造了一通,當作理由回答了凌楓。凌楓明知道她這是胡言亂語,但卻很震驚她這種「觸類旁通」的理論,最後只好無奈的笑笑,和她重複了一遍當年他的那句話。

原本心情還算不錯的蘇慕在聽到這句話之後,突然就沉默了下來,連帶著把頭也從凌楓的肩膀上移開,低了下去。凌楓有些奇怪蘇慕的反應,立刻抬手把她的頭重新抬了起來,皺著眉輕聲問了一句:

「怎麼了?怎麼突然不開心了?」

「沒事。」

「你知道我最不喜歡你這樣的態度,到底怎麼了。」

蘇慕低沉的語氣並沒有換來多少溫柔,反倒是有些不耐煩的質問。她似是早就知道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忽的一笑,然後抬起頭認認真真地看著凌楓的眼睛,用帶著幾分薄涼的語氣對他說道:

「只是依然覺得,我愛的還是以前那樣的你。」

「怎麼,那現在就不愛了么?再說變成現在這樣還不都是你逼我的。你要是老老實實地聽我的話,能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嗎?」

凌楓一陣冷笑,一邊說著,一邊把懷裡的蘇慕摟得更緊。蘇慕覺得有些痛,眼淚又似乎不受控制地想要流下來,但她並沒有掙扎,像以往一樣,用力地扯了一個商業假笑,對著凌楓說道:

「我不想和你吵架,也不想和你理論,我想說的話,我想表明的態度在很早之前就已經告訴過你了。 從港片世界當警察開始 你不能改變我,我也改變不了你,你既然堅持不放手,那我們就等其他的人出現來拯救我們兩個人好了。」

「你是不是又覺得日子過得舒服了?不會說話就閉嘴,你也別跟我在這哭,真的最煩你哭了,哭起來沒完沒了,換誰能受得了你。你也別笑,有什麼可笑的,走到現在這個地步怪我是怎麼的?」

聽到這裡,蘇慕的眼淚終於忍不住不停地落了下來,她哭著看著凌楓,用一種冷靜而又有些憤怒的語氣,冷聲問凌楓道:

「所以你就不能哄我兩句嗎?」

「一天到晚讓人哄,我怎麼哄,你惹我生氣了我哄不了你這種話我要和你說多少遍?再說,今天這事誰引起來的?你自己沒事想這想那的,就愛自己胡思亂想,我做什麼了就惹你生氣要哄你啊?你到底有完沒完?八百年前的事你也拿來說,是不是有病啊。」

凌楓把這句話說完,猛得把蘇慕從他的身上推開,瞪大了眼睛氣呼呼地看著蘇慕。蘇慕被推得生疼,下意識地揉了揉自己的胳膊,同時把頭轉向了一邊沒有看凌楓。兩人陷入了長久的沉默當中,而這種沒有眼神交流的對峙,讓時間變得格外清晰起來。於是這期間的每一分每一秒似乎都被放大了無數倍,然後化成利刃,一點一點地切割著兩人脆弱的感情。

婚癮 最終,狠狠地戳進了蘇慕早就已經千瘡百孔的心。

很久以前蘇慕覺得,自己的心應該已經在失望中一點一點死掉了,但事實卻用一種極其殘忍的方式告訴她,她最引以為傲的適應能力,讓她失去了抵禦痛苦的能力。她的心死不了,她也不會因為絕望而感知不到疼痛,她只會在一遍一遍的傷害當中,反反覆復的疼痛,不停地流淚,又不停地,重蹈覆轍。

但這一切的發生,都是蘇慕不曾想過的。

作為一個悲觀主義者,在開始之前,蘇慕就已經想到了各種各種各樣他們兩個人分手的結局,卻唯獨沒有想過,兩個人被痛苦糾纏了這麼久,他卻依舊不肯放過她。她時常會想,如果當初想到會有這樣的結果,她是不是還會鼓起勇氣,接受這段感情。但更多的時候,她想得卻是,如果自己當初狠下心,在那件事情發生的時候就果斷地分手,沒有心軟,不選擇原諒,那是不是往後的日子,她會過得更好一點。

只可惜這個世界只有現實。

從來沒有如果。 之後店裡確實來了顧客,蘇慕也沒顧得上和凌楓解釋,就匆匆忙忙地掛了電話,去應對顧客了。

接下來的時間裡,蘇慕自己一個人一共做了兩對兒對戒,又做了一個吊墜兒,不止忙得連晚飯都沒有吃上,甚至是一直到下班時間,她才停下了手上的工作,就連閉店前要做的檢查工作,在商場的閉店曲開始廣播的時候,她都還沒有開始做。

一直到整個商場都幾乎清空了的時候,蘇慕才把所有的工作都做完。等她閉好電源關好門準備出門,拿出手機想要打車的時候,她才發現早在八點半的時候,凌楓就開始不停地給她打電話了。只不過她因為要拍顧客做作品的過程照的緣故,所以手機設置了靜音,就一直都沒有聽到。

想起之前她每次不接電話時凌楓的反應,蘇慕就覺得一陣后怕。於是她趕忙把電話回撥過去,想要和凌楓解釋。而電話一接通,果不其然,就立刻傳來了凌楓質問的聲音:

「你幹嘛去了?為什麼不接我的電話,你下班了嗎?到家了嗎?到哪裡了?吃飯了嗎?」

凌楓這一連串的問題問的蘇慕有些發矇,再加上她正在打車軟體里輸入著她的目的地,也沒有集中精神,只能挑了幾個她記住的問題回答道:

「還沒呢,下午超級忙,然後不是要拍照嗎,所以我手機就靜音了,沒有看到你給我打電話,我剛剛收拾完,正準備回家了。」

「這都多晚了,天還這麼冷,你別去等公交車了,趕緊打車回家吧,別再凍著。」

「嗯,我正在打車。我這個點出去,要等最後一班公交的話,估計要等很久,而且下車也趕不上另一條線了,也還是要打車,就不如現在直接打了。」

「算你聰明一次,那你吃飯了嗎?晚上吃的什麼?」

凌楓不提還好,這一提,蘇慕才想起她連午飯都沒吃,瞬間就覺得自己餓的幾乎是前胸貼後背了,甚至連胃裡都隱隱傳來了一陣疼痛。於是她想都沒想,就嘟著嘴一臉埋怨地和凌楓抱怨道:

「別提了,中午的時候那份外賣不是走丟了嗎?我本來是想再訂一份的,結果又來了顧客,這一忙我就一直忙到剛才才停下來,哪有功夫吃飯。唉,也不知道我們家什麼時候能再來一個人幫我分擔一下。再這麼繼續下去的話,我怕我不是累死的,而是餓死的。」

聽蘇慕抱怨完,凌楓那頭許久都沒有傳來任何聲音。蘇慕還以為他在忙,沒有空理她,就準備掛掉電話。結果就在她剛剛把手放在掛斷鍵上的時候,那邊突然傳來了凌楓的聲音:

「你就不能換一份工作嗎?如果你不想換工作的話,那就按時吃飯啊,有什麼事情比吃飯更重要的嗎?你們老闆一個月給你多少錢啊讓你這麼努力的工作。再說了,你很缺錢嗎?你缺錢的話我也可以養你啊。」

原本蘇慕聽到他說這些話還是挺生氣的,但是聽到最後,她實在沒忍住,就笑了出來,然後帶著一種調侃的語氣問凌楓道:

「你養我?嘿嘿,你拿什麼養我啊?你現在都還沒有畢業呢,怎麼賺錢養我?難道是要拿你的生活費嗎?那好像不夠哦。不過或者你可以雇我當你的保姆,我去照顧你,然後你給我開工資,這樣也行。」

「如果你願意的話,這樣真的可以啊,你可以過來我這裡找我,然後我負責給你開工資。」

蘇慕本來就是開個玩笑,結果沒想到凌楓竟然表現得十分認真,這讓蘇慕有些自覺墳墓的感覺。她連忙表示自己就是在開玩笑,讓他不要這麼認真,結果凌楓又接了一句,如果這樣她接受不了的話,那以後如果她再不按時吃飯,她所有的外賣都由他來定,然後每一餐都要發照片告訴他吃的是什麼。

蘇慕覺得這就是凌楓心血來潮說的話而已,根本也沒在意,就嗯嗯啊啊答應了下來,然後就立刻找了個其他的話題,把這句話岔了過去。

兩人這麼聊著聊著,蘇慕就到了家。等到收拾好自己之後,蘇慕才好奇地問了凌楓一句:

「你是開始住寢室了嗎?我聽到你旁邊很吵的樣子。」

「是啊,今天剛搬進來的。」

「是嗎?我感覺你們關係都還不錯的樣子,挺和諧的,還以為你們早就認識了呢。」

「沒有,不過關係還不錯,而且好像住寢室也沒有那麼難適應,對了,你當時住的也是寢室嗎?」

「那當然了。」

一提起這件事,蘇慕的話就明顯變得多了起來,她極其興奮地給凌楓講了很多關於她大學寢室的故事,一直聊了能有兩個多小時,蘇慕才意識到,已經晚到該睡覺的時候了。

蘇慕從來也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竟然會和一個小孩子聊起這麼多的事情,而今天和他打電話的時長几乎已經超過了她之前和未央之間創下的最長記錄。而在驚訝的同時她也意識到,凌楓明天應該就要上課了,於是她打算就這麼結束掉今天的聊天,就詢問了一下凌楓明天的學習安排。

凌楓一聽見蘇慕提起這件事,立刻不滿地和她抱怨了起來:

「別提了,以後我們每天六點半就要起床,然後7:30開始上課,上課的時候還會沒收手機。啊,煩死了,這樣我就不能和你隨時聯繫了。」

蘇慕原本以為凌楓這樣的態度是因為要早起,而且上課的時候還不能玩手機了,沒想到他竟然加了最後一句,這讓蘇慕的臉不由得紅了起來。但蘇慕也明白,她不能因為這句話有任何的表現,於是就讓自己盡量表現的成熟一點,安慰凌楓道:

「你還沒參加高考呢,上學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嗎?而且你現在的學習也沒有你同學負擔那麼重,應該值得慶幸才對吧。再說學習呢,總拿手機玩遊戲會耽誤學習的你不知道嗎?」

「這跟我都有些什麼關係,我不管,反正我一下課就給你打電話,你要是敢不接我電話,那我就一直打一直打,讓你沒有辦法工作,你就自己看著辦吧。」 蘇慕以為這只是凌楓一時賭氣,拿自己撒氣的時候說出來的話,沒想到從第二天開始,他竟然真的開始按時按點的打電話過來。不止如此,他還要求蘇慕三餐都要拍照給他,只要有一頓飯落下了,那蘇慕一定能受到他訂的外賣。

蘇慕從來沒被別人這樣要求過,一開始的時候她還真的不適應,委婉地表示過幾次拒絕。然而不知道是她的表達能力有問題,還是凌楓的聽力有問題,她的抗議從來沒起到任何成效。無奈之下,蘇慕也就忍了下來,每次凌楓催的時候,她就會老老實實地拍照給他,再也沒說過什麼拒絕的話。

一段時間之後,蘇慕竟然因此養成了按時吃飯的習慣,甚至一到凌楓中午吃飯的時間,她也會自動自覺地感覺到餓。這讓她覺得有些可笑,有天晚上聊天的時候,她就和凌楓說起了這件事。

對此凌楓並沒有表現出任何意外的語氣,好像這是他早就知道會發生的事情。蘇慕當時就覺得事有不對,就直截了當地問了凌楓,是不是有什麼事瞞著她。凌楓也沒扭捏,大方地和蘇慕解釋道:

「你太瘦了,工作時間那麼久不說,還不按時吃飯,那身體能受得了嗎?要是把胃餓壞了怎麼辦?哦對了,我又想起一件事,從今天開始,每天晚上回家都要稱一次體重發給我,如果你要是瘦了,看我回去怎麼收拾你。」

凌楓一番話說得蘇慕一臉懵逼,她目瞪口呆地握著電話,用了半分鐘都沒有緩過神來,要不是凌楓聽她半天沒聲音,又喊了她一句,估計她都能保持這個表情一直到睡著。而等她反應過來之後,立刻有些不滿地嘟囔道:

「這管得也太多了吧,又和我沒什麼關係,管我這麼多幹嘛。」

雖然蘇慕的聲音很小,但是還是被電話那頭的凌楓聽了個一字不差。於是他立刻換上了一副委屈的聲音,反駁蘇慕道:

「什麼叫沒關係,我這不是想努力讓咱倆有關係嗎?你又不給我機會,那怎麼可能有關係嘛……」

聽著凌楓這潸然欲泣的聲音,蘇慕有那麼一瞬間竟然覺得,做錯事的那個人好像是她。是她沒有給人家一個名正言順的機會,還借這個理由拚命傷害人家。人家那麼努力的想要照顧她,可是她卻始終都把人家拒之門外,就是不同意。

確實,凌楓這樣的表現,如果被蘇慕那些「親戚」看見和聽見的話,她們肯定會像蘇慕想的這樣來指責蘇慕的。畢竟在他們這些人眼裡,蘇慕已經二十七歲了,沒有男朋友不說,還沒有一份安穩的工作,實在是太讓人操心了些。要是有一個這樣願意照顧蘇慕的人蘇慕還要拒絕,那可真是她太矯情,看不清自己幾斤幾兩。

也許很多人都是這樣的想法,但是哪怕拋開年紀這件事情不談,蘇慕依舊覺得,兩個人要一起靠的不僅僅是一方的熱愛,還有兩個人互相的感覺。畢竟愛是相互的,哪怕最後時間久了,從愛情轉變成了親情,那也是愛的一種。二十幾歲不結婚真的不是一件可怕的事情,甚至五十歲不結婚也不是問題,最可怕的是,二十幾歲承受不住那些無聊的人的指指點點,為了應付別人隨隨便便找了個別人所謂的門當戶對的人結了婚,然後孤獨又無助地活一輩子。

蘇慕不想活這樣的生活,哪怕在此之前她經歷了無數次失敗的戀愛,哪怕她周圍的人都在嘲笑她這些都是幻想,她也不願意委屈自己,去嫁給自己只是門當戶對的人。她確實已經不太相信那種甜甜的戀愛會發生在自己的身上了,但是她始終相信這個世界上有這樣的愛情存在。或許婚姻本身就是一場關於賭博,不結婚不一定會贏,但一定不會輸。

這些是蘇慕向來信奉的原則,而在這原則面前,凌楓成了例外。

雖然蘇慕不喜歡這樣被人管著,但拋開這些不談,蘇慕確實對這個小孩子動了心。大約是因為從來沒有人會願意像他這樣,把除了學習之外的時間都寄託於她的身上,也從來沒有除了親人以外的人會在意她是不是記得吃飯,有沒有按時到家,工作會不會很累。儘管蘇慕不敢確定凌楓對她是否真心,但她還是在這樣的關心下,逐漸失去了機智。

她開始不再抗拒接他的電話,也開始自然地和他分享一天當中遇到的事情,甚至在他室友調侃在電話一旁調侃他們兩個的時候,她也不會在心中再產生任何芥蒂。而更重要的是,她在無聊時的某一個瞬間,竟然開始幻想起他們兩個以後在一起的日子。

如果不是當時幡然醒悟,那麼或許她早在前幾天就會有一個新的身份,但當時這想法實在是讓她覺得太過驚悚,以至於讓她不自覺地想到,如果他的家裡知道了她的年紀,會生出什麼樣的事端。

他不在乎她的年齡不代表他家裡人不在乎,她管不著世俗是如何看待他們的年齡差的,但是她得在意他家裡人的態度。

她太討厭麻煩了,而在她眼裡,比麻煩更讓她討厭的,是人與人之間的矛盾。如果真的在一起了,她不止要應付自己家裡的長輩,還要接受他家裡長輩帶來的各種各樣的問題,這對於她來說,簡直是噩夢一般的事情,完全可以讓她活得生不如死了。最重要的是,他家裡人肯定不會同意的,如果吵鬧起來,大家完全不會在意是他主動追求的她,因為在大人眼中,他這個年紀正是叛逆的時候,做什麼時候都可以用「他還是個孩子」來逃避責任,可她就不一樣了,她這年近三十的人,答應他的追求,在外人看來就是瞎胡鬧,不止是對自己的不負責任,還是對這個孩子的不負責任。

反正不管怎麼說,如果出了問題,到時候就都是她的責任。

想到這裡,她突然萌生起了退縮的念頭。 正巧那幾天蘇慕在網上訂的毛線到了,她每天晚上下班之後,都要照著商家提供的學習視頻,去研究這個圍巾要怎麼織。然而這毛線好像天生就喜歡和她作對一樣,兩三天過去了,一向覺得自己心靈手巧的蘇慕,連個圍巾的大概形狀都沒有織出來。這本來就已經讓她十分煩躁了,再加上這個時候突然冒出的這個念頭,這就讓她在完全不自覺地情況下變得情緒難以控制,而她又不敢對別人發脾氣,就只能去責難自己。

凌楓當然不知道蘇慕會有這樣的心理,甚至他也沒有感覺出來蘇慕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直到那天他和蘇慕通電話,他的室友在旁邊問了一句他女朋友在做什麼,他隨口回了一句在織圍巾的時候,蘇慕一反常態地在一旁用十分冰冷的聲音回了他一句:

「我並不是你的女朋友,你別到處亂說。」

此時此刻,凌楓才意識到事有不對,但是他完全不知道究竟是什麼讓蘇慕的態度發生了這樣大的轉變。他急急忙忙地去詢問蘇慕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惹得她不開心,結果蘇慕反問了他一句:

「你室友們知道你現在正在追的我有多大嗎?」

「當然知道啊,我都很坦白的和他們說了呀。」

凌楓回來得十分坦然,彷彿這對他來說並不是什麼重要的問題,但蘇慕在聽到這個答案的時候覺得十分的震驚,因為她從來都沒有想過,在她這裡最大的問題,對凌楓來說,竟然從來沒有成為過問題。她覺得有些緊張,又有些慌亂,連呼吸都不自覺的變得急促起來。但儘管如此,她依舊還是控制不住自己地又接著問了一句:

「那他們都沒有反對嗎?我們整整差了9歲,他們沒有和你說些什麼嗎?」

「有說啊,但是大家都只是表達了一下震驚而已,其他的也沒有說些什麼,也沒有勸我放棄之類的,就是我喜歡就好啊,我喜歡你,所以我想要追求你,想要得到你,這麼和年紀有什麼關係嗎?怎麼難道你年紀大了就不能讓人喜歡了嗎?再說了,我追你干別人什麼事,又不是他們也追你。」

凌楓回答得十分輕鬆,在最後一句話里,甚至加了些調侃的意味。然而蘇慕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完全沒有控制住自己的眼淚,整個人都陷入了一場巨大的驚喜與痛苦當中。

從小到大,她接受過的表白也不少,然而她真正選擇在一起的那幾個,卻從來沒有像凌楓一樣,如此強烈而又隨時隨地、完全沒有任何顧忌地去表達他對她的愛意。仔細回想起來,她都幾乎沒有聽到過她的前男友們很認真的和她說一句「我愛你」,甚至連表達愛意的事情,他們幾乎都沒有做過幾件。都說對於年紀小的孩子們來說,愛情就像是一場遊戲,不必太過認真。但是現在看來,她卻好像成了那些年紀大的人眼裡的一個關於愛情的玩具,從來沒有被認真對待過。

想起這些事情,蘇慕索性掛斷了電話,放肆卻又無聲地哭了起來。而在這期間,凌楓不斷地打電話過來,可她一個都沒有接,一直到她哭夠了,確定自己的聲音里不帶有任何哭腔了,她才重新接起了電話。

這一次凌楓沒有任何責怪的語氣,甚至可以說是小心翼翼地問她怎麼為什麼不接電話。蘇慕輕輕地笑了笑,裝作沒有任何事情一樣,說剛才家裡出了些問題,沒來得及告訴他就被她媽叫走了。說完之後,蘇慕很明顯地聽到凌楓在聽到她這胡編亂造的解釋的時候,輕輕地吐了一口氣,彷彿放下了心裡的一塊大石頭一樣。她不知為何,突然覺得心裡一暖,然後對凌楓說道:

「這圍巾我實在是學不明白,好難啊。」

「弄不明白就不要弄了,又不是一定非要戴,要是覺得冷我可以去自己買一條的。哦對了,那針是不是也是帶尖兒的呀?別扎著你自己,你這麼笨,萬一紮壞了怎麼辦?」

也許在凌楓的印象里,女孩子都對這些事情比較擅長,所以他從來也沒有想過,這個如此擅長做手工的姑娘竟然會被圍巾難住。所以當他聽蘇慕在跟他抱怨的時候,他的第一反應竟然是認為這是蘇慕在和他撒嬌。於是他立刻用盡了寵溺的語氣去安慰蘇慕,同時在心裡盤算著要怎麼攢錢去買條圍巾,順便借著這個名義再給蘇慕買一條一樣的,這樣他倆就能一起圍圍巾了。

這樣想想,結果好像比圍蘇慕親手織的圍巾還要好上一點。畢竟以蘇慕那個個性,不弄出點什麼名頭,她肯定不能隨便接受他的禮物,那他想和她用情侶款的想法,估計永遠都實現不了了。

蘇慕原本只是單純地想要抱怨一下,這個圍巾真的很難織,卻沒想到竟然意外地換來了這樣的答案。她忍不住有些想笑,但是一想到如果現在放棄,大約以後都會被他嘲笑自己很笨,所以就繼續堅持一定要織完。一旁凌楓的室友聽到他們在討論織圍巾的這件事情,也湊過來,問凌楓能不能借用一下蘇慕的手,他負責買毛線,然後讓蘇慕也給他織一條,他付手工費都可以。結果凌楓一聽他說完,立刻就義正言辭地拒絕,完全沒有給他留下任何商量的餘地。

「你實在是想的太美了,想要圍巾你可以自己先去找個女朋友,讓她給你織,想讓我女朋友給你織圍巾,簡直是白日做夢,別想了你。」

這一次蘇慕在一旁完整地聽完了他說的這番話,卻並沒有再次反駁他。凌楓說這話的時候就有些心虛,還以為說完蘇慕又得說他,結果沒想到等了半天,都沒有等到蘇慕的斥責。

這結果簡直讓凌楓高興得險些笑出聲,他強忍住心裡的激動,然後小心翼翼的問蘇慕道:

「這次你不生氣了嗎?那你是不是就同意做我女朋友了?」

蘇慕聽完,嘆了口氣,然後輕輕的笑了笑。用一種很輕,但是卻很溫柔的聲音對凌楓說道:

「想追我,那就再費點力氣吧。」 這句話一說出口,蘇慕很明顯得感覺到對面的凌楓是有多麼的高興。而在接下來的幾天里,兩個人聊天的過程也變得愈發歡快起來,再加上凌楓室友們偶爾助陣,兩個人的關係好像也突發猛進,幾乎已經到了可以確定關係的地步。

老實說,雖然心裡還是有不小的壓力,但是蘇慕不得不承認的是,她開始享受起這樣的生活來。儘管最開始凌楓留給她的印象並不太好,但通過這段時間的相處,蘇慕發現,除了有時他的想法有那麼一點幼稚之外,其他方面,兩個人都還算合拍。大約是因為蘇慕也跟著參與二次元活動的關係,平常接觸的很多都是凌楓這樣大的孩子,所以他們這個年齡段的孩子在想什麼,蘇慕也還算是比較了解的,而且受這些孩子的影響,蘇慕的喜好以及可接受範圍都擴大了不少,所以兩個人交往起來,一時之間倒是沒表現出來多少代溝,這還是讓蘇慕覺得很舒服的。

雖然蘇慕對愛情一直保持著「不分年紀、不分性別、不分種族」這種原則,對其他任何人的愛情故事也都保持著應有的尊重,但是事情落在自己身上,要她接受,她還是需要些時間的。比如現在她已經開始在無聊時幻想和凌楓在一起的樣子了,而這種事情對於半個月之前的她眼中,是完全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可是她雖然在心裡已經接受了凌楓,但她並沒有想到如何解決雙方家長問題的方法。她是可以不在乎世俗的眼光的,但父母這方面,她還是必須要在乎的。

也許凌楓的家裡會好解決一些,畢竟凌楓年紀小,他家人就算反對,但是抱著他也許只是玩玩看的這個態度,應該也不太難對付。但是自己家這面的情況就不一樣了。如果她說認真,那凌楓絕對不是一個好的選擇,畢竟他才十七歲,自己都不能對自己負責呢,就更別說對她負責了,她父母肯定不能同意把她的未來交到他手上。如果她說玩玩而已,那問題就更大了,不鬧得雞飛狗跳、被狠狠地教育上一頓,然後被逼去相親,那都算她命大。

每每想到這裡,蘇慕都會在心裡哀嚎,為什麼自己想談一段甜甜的戀愛就那麼難。說實話,蘇慕到了這個年紀,又經歷過這些之後,她真的已經對婚姻不抱有任何幻想了,甚至於從某個層面上來說,她對婚姻有一種抵觸心理。

相比較於要和一個自己不喜歡的人結婚生子,然後熬上一輩子這樣的情況,蘇慕寧可孤身一人。畢竟自己如果結婚的話,還用擁有自由,可以想做什麼就做什麼,自己掙的錢可以自己全部都花掉,自己的時間可以自己全部揮霍,不會有人名正言順地來指手畫腳不說,還完全不用為未來做過多的考慮,怎麼想怎麼都覺得自由自在。但如果是要和一個門當戶對但卻不喜歡的人在一起的話,她不止每天都要去面對那張不喜歡的臉,還要時不時地因為生活中各種各樣瑣碎的小事與人家意見不和而吵架。如果兩個人有了孩子的話,那就更加增添了生活的負擔。這樣還不算,如果他們兩個人感情不好總是吵架的話,肯定會影響到孩子,這樣對孩子也不公平。

光是想想這些事情,蘇慕就覺得非常麻煩了。所以自從意識到這些之後,蘇慕就一直覺得,如果能遇見一個喜歡她的又恰好她也喜歡的,那能夠結婚當然最好,雖然可能以後也會被柴米油鹽的問題糾纏,但互相喜歡就總會共同解決問題,不用哪一方獨自承擔。如果不幸沒有遇見這樣的人的話,只要不被逼著去嫁一個人,那麼遇見喜歡的就談一場戀愛,談不下去了就分手,然後再去遇見下一個,這樣的生活也是極好的。

蘇慕隱約和家裡提到過她的這個想法,但是得到的回應是,家裡人全部都是非常堅決的反對。 來自千萬年後的強者 長輩們大約並不覺得愛情在婚姻中有多麼重要的地位,或許是因為在他們那個年代,也沒有所謂的自由戀愛,所以在他們眼中,兩個人在一起最重要的是互相適應與習慣,並且互相遷就,兩個人湊活湊活,這一輩子就過來了,和愛情並沒有什麼太大的關係。對此蘇慕也不是完全反對,畢竟他們所說的婚姻是需要兩個人努力維持的這個說法她很支持,但是她始終堅持她的看法,如果沒有愛情做基礎的話,她實在是沒有辦法和哪個人去努力維持一段婚姻,她找不到維持的理由和意義。

因為蘇慕的這個觀點,家裡已經不止一次的爭辯過了,只不過是從來沒分出個輸贏而已。這一次蘇慕要是告訴他們自己對一個小了九歲的男孩子動了心,怕不是又要引起家裡的一番血雨腥風。

蘇慕每天都為這件事愁得不行,以至於織圍巾的時候也不專心,總是出錯,所以七八天過去了,圍巾也才就織了一半。而自從她堅持要把圍巾織完之後,凌楓沒事就跑過來催催她,搞得她更加焦躁,每次一提起這件事,她就想把這半截圍巾扔到他的臉上。

當然,這些都是可以忍受的。最讓蘇慕接受不了的是,凌楓室友的女朋友用了三四天就織好了圍巾為這室友郵了過來。這非常打擊蘇慕的自尊心。出於爭強好勝的心理,蘇慕開始了沒日沒夜的織圍巾的征程。

對於蘇慕這個決心,凌楓已經見怪不怪了。可不過兩天,蘇慕就喊著累得再也不想碰毛線了,這還是讓凌楓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他是哄著說不織了不是,哄著說慢慢來別著急也不是,無奈之下他只能挑了個日子,讓她把這圍巾當做聖誕禮物給他,好安慰她別著急,慢慢織,別總和一條圍巾過不去。

蘇慕覺得凌楓的這個提議可以接受,於是,關於如何過聖誕的這個想法,開始佔據了蘇慕的腦袋。 說也奇怪,這麼多年蘇慕也有過幾個男朋友,可這些情人之間可以一起慶祝的節日,她真的是一個都沒有過過。第一任男朋友是在七夕之後認識的,一放寒假就分手了,而接下來的幾任也都完美錯過了這些節日。雖然最後和那個劈腿的男朋友在一起了兩年半,可是兩個人也沒過過什麼節日。放假異地錯過的節日就不算了,就算在學校,聖誕節之類的不是他和他的發小們聚會,就是兩個人隨隨便便吃頓飯就過去了。雖然沒有什麼儀式,但蘇慕倒是每個節日都會用心準備禮物,而換成男生,兩年算下來,用心送過的蘇慕的禮物,就只有沒在一起之前給蘇慕準備的生日禮物,再之後,想來想去,也就只有臨近分手的那個5月20日,下班的時候送了蘇慕一束玫瑰,卻還是因為早上惹蘇慕生了氣,買來哄蘇慕開心的。

那應該是蘇慕第一次收到鮮花了,但遺憾的是,蘇慕並沒有一點感動或者是驚喜。她很明白,橫亘在她心裡的東西是用鮮花抵消不了的。而也因為明白了這件事,她清楚的意識到,自己從來沒有得到過他的重視。

自那之後,蘇慕在與人接觸的時候,更加不願意表露自己內心真實的想法了。而每次到了這樣的節日,也都是樂多或者未央早早計劃好了一切,然後帶著她去玩。蘇慕從來沒有主動去想過要不要過這些節日,如果不是樂多或者是未央,這些日子她寧可自己一個人在家躺上一天,也不願意出門半步。

可這一次,當凌楓提起聖誕節的時候,她竟然開始對這個日子隱隱有了期待。雖然兩個人不在一起,每天只能靠電話聯繫,甚至都還沒有確定任何關係,可蘇慕就是覺得,今年的聖誕節,一定會是她過得最特別的一個聖誕。

蘇慕最近一次對一件事情抱有期待,還是在等待這份工作面試的時候,距今也已經過去三個來月了。而在期待這個聖誕的時候,蘇慕除了繼續和圍巾作對之外,更多的考慮的還是要不要和凌楓在一起這個問題。

這幾乎成了蘇慕每天都要想一遍的事情,不過每一天,蘇慕想的好像又都是不同的方面。且不止蘇慕想著,小澤也總惦記這件事,時不時的就發來信息問問她和小朋友相處的怎麼樣。蘇慕每次都老老實實交代兩個人的近況,而小澤聽完,總會幫她分析一堆,然後又毫不意外地告誡她,大家都是玩玩而已,千萬不要認真。

蘇慕以前也覺得凌楓並不會認真,畢竟他年紀還小,感情經歷聽起來也都是隨隨便便的故事,沒什麼刻骨銘心。可是相處過一段時間之後,蘇慕發現凌楓對她實在是比之前所有的男朋友加起來還要好,要說他沒動心,她也不那麼肯定了。可儘管她把這些事情都如實告訴了小澤,小澤仍然要她不要掉以輕心,她只好嗯嗯啊啊地不停地應付,心裡想著如果以後證明凌楓確實是認真對待她的,她一定要鄭重其事地把這件事情告訴給小澤。

不過認真說起來,小澤應該是唯一一個不反對她接受凌楓的追求的人了。在此之前蘇慕把凌楓在追求她的這件事告訴了她的幾個好朋友,這些人幾乎沒有一個贊同的。倒不是說她們對凌楓這個人有什麼意見,只是單純的覺得,兩個人年紀相差這麼多,在三觀上很容易出現問題,而蘇慕性子一向習慣忍讓別人,這種時候一定會自己忍受委屈。之前蘇慕經歷的事情她們也都清楚,所以她們都捨不得讓蘇慕再受半點委屈。但她們也並沒有做得那麼絕對,幾乎像是統一過口徑一樣,在和蘇慕聊起這件事情的時候,說的都是只要她開心就好,不開心了的時候還有她們之類的話,沒有一個出現意外情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