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等到泥柱不再出現時,空幻這才上前,向一旁靜下來的靈雪詢問到。

“裂縫那邊還沒有反應,但是現在,下方通道口的岩石層,厚度10米左右的區域裏面,好像有遁甲族人活動。”

“怎麼可能,我們的爪子雖然鋒利,但要說挖上五十多米的厚度……”不可置信地看着靈雪,這位遁甲族大祭司下意識地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兩手六根散發着幽光的指爪在這名大祭司看來,面對岩石時似乎和木頭差不多。

“不管可不可能,但這個厚度的確有十幾個遁甲族人在活動,這就是現實。” 一夜危情:豪門天價前妻 沒有理會這名大祭司的話,靈雪轉身向洞穴走去。

豪妻的億萬老公 “等等,現在洞穴沒有任何加固,就這麼下去……”

“沒關係,邊走邊用念力加固吧,救人需急,以我和靈月配合,應該可以快速過去,而且……”深深地看了看通道,靈雪笑了笑說道:“能挖出五十多米岩石通道的人,我也想看看啊。”

無奈地看了眼這時候就顯得很是倔強的靈雪,想了想,空幻還是沒有制止對方,而是俯身跟了上去。

如同物體從內部擠壓一般,本來直徑2米左右的通道,隨着靈雪和靈月的深入,被擴張成了四米,洞壁因此變得接近磚塊般堅硬。

而更加奇特的是,走在前方的靈雪,每一步踏下去,傾斜的地上都會出現一塊階梯。

“……”(這神聖的一幕是怎麼回事?)

空幻有些無語地注視着前方,看似悠閒漫步、實則已經在調動了全身念力的靈雪,微不可查的搖了搖頭,但同時也露出一個欣慰的笑容。

而隨着深入地底,陽光逐漸消失,身爲幽神體的靈月,自然散發的能量光芒,就如同明燈般照亮了衆人的前路。

至於身後那已經被震驚的快麻木了的遁甲族大祭司,現在幾乎沒人去注意他了。

“到了。”

www_ тт κan_ ¢O

站在灰色的岩石層頂部,這裏就算空幻的精神力,也可以穿過着不過幾十米厚的岩石層。

而已經接近頂部,只有七八米距離的十幾名遁甲族人,顯然已經進入了在場除了那位遁甲族大祭司外所有人的視線。

突然,空幻感到一陣眩暈,沒時間讓自己穩住身形,他直接對着靈雪大吼。

“全力施展念力罩,地震!”噗通一聲,空幻雙腳不穩,砸在了地上。

果然,還不等幾人做出進一步反應,一道劇烈的抖動產生。

通道雖然已經經過了加固,但衆人依然能通過左右晃動的世界,看到不斷掉落的泥土。

當通道出現第一道裂痕之時,空幻內心一縮。

(應該不是在這裏就升級成亡魂吧。)

擦了擦冷汗,空幻對自己這種危險的想法感到擔憂。

雖然在場除了那位大祭司,其它三人即便死掉,在地面上都是不用擔心的。

但真要在這百米地下被埋了,以空幻以前總結的越深入地層,意識體消亡的越快的理論,天知道自己一個靈魂級能支持多久。

一陣沉悶的斷裂聲響起,空幻暗叫一聲不好,果然,伴隨着劇烈晃動,腳下的岩石突然從中裂開一條口子。

不過幸運的是,在這道裂縫出現的同時,還沒等其繼續擴大,震動就停了下來。

幾人幾乎同一時間反應過來,靈雪用精神力掃向之前挖出的通道,而空幻則用精神力迅速掃向地下,同時靈月則繼續撐起念力罩以防萬一。

實際上,之前如果地面真的塌下來,空幻可不認爲靈月和靈雪的念力罩能支撐多久。

但那薄薄的罩子,對衆人而言,卻是一個心理上的安慰。

至少在看着頭頂不時跌落的泥土,被念力罩隔開之時,大家會有一種‘自己是安全的’的錯覺。

“沒事,通道拐角處塌了,但一瞬間就能打開。”

“我這也沒事,雖然裂開了,但下面通道力的十幾個遁甲族人都很安全,相互抓着發甲(看起來像頭髮,卻是鱗甲的部位)沒有掉下去。”

“呼。”兩人相視一笑,雖然都沒真的危險,但之前的感覺也讓幾人感到後怕。

更主要的是,身爲族長的靈雪,居然親自跑下來,現在她才認識到自己的冒失。

“還是趕快救人吧。”

沒有再多廢話,空幻向靈雪和靈月點了點頭,兩人會意地開始沿着裂痕,不斷將岩石碎塊剝離,然後一點點向下方遁甲族挖出的通道深入。

而空幻則放開精神力,開始聯繫裏面,透過裂縫已經感受到靈月散發的光芒的,十幾位遁甲族人。

……

當時間跨入第二天正午,巨石省倖存的幾百人,終於相互扶持着踏着由神(某大祭司語)開啓的通道中的臺階,一步步走出了地底,來到了久違的地面。

而同一時間,整個朋族領地很多地方,都陸陸續續地開始出現,從各自家園逃向地面的遁甲族人。

公元2年1月7日,行政大院

“特別小組的建議是,先讓這些遁甲族人在周邊山區安置,那裏應該有很多天然溶洞之類的洞穴,對於不喜歡強光的他們而言應該不錯,而且就算地震也不會有太大危險。”

此時此刻,被特別編組出來,負責遁甲族事宜的特別小組組長,正在爲衆人解說着緊急出臺的《遁甲族安置意見》。

環視周圍,除了朋族一方作爲本次事件指揮的空幻,以及特別小組幾名在朋城的成員外,還有十幾名緊急從各個逃亡通道接過來的遁甲族高層。

讓空幻幾人意外而又瞭然的是,這其中有三名族長、十幾名省長,而且互不統屬。

很顯然,意外導致的通信混亂,讓這些遁甲族人們自行選出了某個羣體最信任的人,而從各地逃出的人們,在不瞭解情況之下,就這樣產生了十幾個互不統屬管理層的現象。

當然,這是遁甲族內部的事,空幻等人並不打算干涉。

見十幾位互相看不順眼的遁甲族人在聽到特別組組長的建議之後,都滿意地點了點頭。

“對於缺乏食物的遁甲族人,我們可以暫時提供糧食,但我們的糧食也不多,所以,這些糧食是不能白給的……”

這讓十幾位‘族長’臉色微變,但除了其中兩位稍稍有些年輕的人表示疑問外,其他人都想了想就點頭同意。

這時,其中一名‘族長’站起來向空幻幾人鞠躬,然後說道:“這次感謝朋族的救援,我們當然不會白吃,有什麼需要的,我們會盡力而爲。”

反應較慢的幾人也相繼站起來,做出了類似的表示。

到最後,雖然臉上掛着笑容,但其中一名雙手帶着朋族特製麻手套,卻沒有遁甲族標誌性利爪的年輕遁甲族人,看向十幾位遁甲族‘族長’的眼神之中,卻閃動着莫名寒光。

當然,空幻對此視而不見。

不過,他最終還是站了起來,向空幻幾人鞠躬。

“這次非常感謝空幻大人你們的救援,不然我們恐怕就出不來了。至於食物方面,如果空幻大人同意,我願意到朋族的工廠上班,換取一些糧食。”

笑了笑,空幻向那名組長點頭示意。

特別小組組長聽到這名昨天被救出的遁甲族臨時省長的表示之時,也頗爲意外的看了看對方,接到空幻的命令,他笑着向對方點頭,然後繼續講述到。

“這次我們的安排其實是,先期由朋族各省倉庫,爲大家提供食物和藥物,甚至衣服等東西。而之後,遁甲族人可以參與各地的道路、城市和礦場建設工作和運行工作,像朋人一樣通過工作換取食物。”

“我們知道遁甲族人擅長種植陰暗植物和挖掘泥土,其實,你們也可以用這些植物,去朋族各省市的集市上,交換你們想要的糧食或者其它東西,在這方面朋族是沒有任何限制的。”

“以上就是特別小組的到現在爲止討論出的方案。”說完,這名組長向衆人點頭示意,然後退到一旁,坐在了空幻身後。

等十幾名遁甲族代表的吵鬧稍稍平靜下來之後,作爲朋族一方對外代表的空幻,這才敲了敲桌子示意大家安靜。

“特別小組的建議就這麼多,想來遁甲族的朋友們也能看出這很公平是吧。”

沒有去理會點頭的十幾人,空幻笑了笑繼續說道:“對於遁甲族內部的情況,我們是不想去幹涉的,而且現在我們的族長靈雪正親自帶着靈月神祭司,在大地之神空零的引導下四處救援。”

“所以,有什麼想法可以告訴我。”

“總之,身爲朋友,朋族是不會讓遁甲族受難的。”

“不過。”看着因爲空幻之前大義凜然的話,而表現的很感動的十幾人,空幻話風一轉:“又些事,我還是需要點一下。”

“我們兩族畢竟不是同一個物種,而且現在遁甲族也是在朋族的領地上,所以希望遁甲族,無論你們內部的安排如何,但必須遵守朋族的法律,這一點,希望大家能夠理解。”

雖然動物也有領地觀念,但對於朋族將山脈地區也劃歸朋族領地,十幾名遁甲族代表顯然都有些不滿。

至於法律到沒什麼,因爲遁甲族很多東西都是從朋族拿來使用,法律當然也是。

而那位雙手帶着麻布手套的遁甲族代表,雖然臉上依然掛着笑容,但也微微有些愣神。

思考了一會兒,這名遁甲族代表首先反應過來,起身對空幻說道:“這個情況,我代表巨石省991人表示理解,不過……”

“我希望朋族能夠同意,在我省族人的情緒穩定之後,能夠在朋族領地外不遠處,建立自己的領地。” 「神燈一開始確實出彩,但可惜沒有跟得上時代,國漫剛崛起的時候就銷聲匿跡,手裡作品也就一部,註定要被市場淘汰。」手機那頭,沐子凝的編輯還在說話,語氣帶著諷刺,「也不知道哪裡來的野雞,也想跟你爭,這件事我來安排。」

現在本來就是流量時代,依依子凝的熱度夠高,寫的也不差,她碾壓神燈,所有人都不會覺得奇怪。

尤其是神燈好幾年都沒有出來,不看好神燈的人,不再少數。

若是以往,沐子凝的編輯會勸一下沐子凝,畢竟頂封是公司安排的,只是這一次……

沐子凝聽完,只淡淡的掛斷了電話。

對神燈這個人沒有太上心。

她現在的目的主要是莫家跟沐家。

**

這邊,秦苒跟程雋的東西已經從酒店搬了出來。

程金跟魔都這邊有些交易。

程雋來魔都之後,就安排人在魔都這邊準備了一處靠近鬧市的房產,因為顧西遲的大本營就在魔都,外加秦苒可能還會來魔都看楊非比賽,現在又有沐楠這件事兒。

他的名下已經有幾處房產了,魔都這邊他直接掛了秦苒的名字買了房。

雖然在市區,但小區綠化做得好,房屋構造也隔音,並不顯得冗雜。

秦苒回來之後,就把沈編輯給她的協議列印出來,協議很長,她懶得去看,直接又複印了身份證,全都簽好,讓程木送過去。

極限漫端總部距離這裡不遠,不到一個小時的車程。

程木接過協議,便要開車去送。

一直等著無所事事的柳珏知道這是當家的重要客人,見程木要送東西,他對魔都熟,主動開車要帶程木去送協議。

極限漫端。

前台簽收了文件袋,有些奇怪的看向柳珏跟程木。

這兩個人都不太像是普通人,程木面冷,沒又太多表情,看起來很是唬人,至於柳珏,柳當家的心腹,氣勢自然不會弱到哪裡去。

半點兒也不像是快遞小哥。

前台把文件轉交給簽約部門,有些狐疑的看向門口。

「叮——」

電梯停在一樓,莫之淮從電梯上下來,他看著旋轉門口的兩個身影,剛毅的臉上略顯驚訝,「那兩個人來幹嘛的?」

他目光停留在在柳珏的背影上,看不到正臉,但背影卻有點眼熟。

「莫少,他們是送簽約文件的。」前台恭敬的回。

聞言,莫之淮略微點頭,不再說什麼,直接出門。

程木同柳珏出來,就告訴柳珏秦小姐最近不忙,他可以回柳家。

程木這樣說,柳珏也沒有再同他回去,而是開車回大本營跟柳當家稟告今天的事宜。

「怎麼樣?」大廳,柳當家揮手,讓幾個手下退下,看向柳珏。

柳珏回想了一下,然後略顯遲疑,「程少跟那位秦小姐看起來沒什麼異常,看起來倒不像是物理研究院的負責人,我感覺……是不是程家放在研究院的傀儡。」

整個人看起來十分憊懶,他又觀察過,她喜歡拿張紙畫畫。

「是嗎……」柳珏聞言,放下筆,眉宇間有些掩蓋不住的鋒芒,他對心腹柳珏很放心,「明天繼續。」

柳珏點頭。

**

程雋這邊。

秦苒搬到新住所之後,就在死磕電腦。

決定重新把《天狼》第二部更完之後,她不管在哪都想著畫風跟劇情。

程雋一向不管她,但她現在是特殊時期,他想起來她做實驗的時候便是沒日沒夜的,所以今天早上跟柳家談事情的時候,他特意帶上了她。

回來之後,她又磕在了這上面。

此時秦苒正坐在了房間內的電腦面前,看著畫圖軟體若有所思。

秦漢秋知道程雋在魔都,直接發了視頻給程雋。

程雋正在樓下廚房切蘋果,他接了視頻,把手機放到一邊,拿了張紙把刀不緊不慢的擦好。

「小程。」視頻里,秦漢秋也在忙,看到視頻被接了,他就放下手邊的東西,探頭看向視頻。

程雋把水果刀放好,這才一手拿了手機,一手拿著水果盤往樓上走,聲音挺尊敬的:「爸。」

「哎——」因為秦苒很少喊自己,聽到程雋喊自己,秦漢秋應得特別歡快,「苒苒最近怎麼樣,胃口還好吧,魔都她適應嗎?」

秦苒懷孕后,胃口一向不好,上次去秦家,連秦漢秋做的水煮肉頭不太愛吃了。

愈發顯得清減。

「比之前好。」程雋進了廚房,把鏡頭換到秦苒這邊。

「那就行,」視頻一轉,秦苒還坐在電腦面前繪畫,秦漢秋一頓,苦口婆心。「小程,你別讓她每天對著電腦。」

「沒,」程雋面不改色的用牙籤戳了一塊蘋果給秦苒,「她很少玩。」

秦漢秋這才點頭,「你多管管她,別讓她任性,輻射太多不好。」

秦家人都知道,也就程雋說話,秦苒能聽一聽。

兩人聊完家常,秦漢秋又仔細囑咐一番,才掛斷電話。

掛完,程雋才放下手機,手上又戳了一塊蘋果餵過去,他靠在桌子一邊,給程金打了個電話。

「衣服做好了?」程雋聲音慢條斯理的,手上喂蘋果的動作卻不減。

眾所周知,程公子在實驗室用的白色大褂,都是特質分子做的,獨一無二。

眼下程公子花重金打造了秦苒的日常衣服。

**

時間一晃過得挺快。

極限漫端也開始在神燈發布第二部之前,開始幫神燈炒熱度。

只是極限漫官方微博流量並不是很大,《天狼》第二部開始連載,雖然引起了浪花,但跟莫問蒼穹依依子凝還有秦影帝的流量來說,不值一提。

23號晚上。

距離神燈《天狼》第二部發布只有一天。

沈編輯辦公室。

曹助理敲門進來,面色挺凝重的。

沈編輯最近因為神燈回來,還有公司的看重,他精神都非常好。

「沈編輯,」曹助理看向沈編輯,「你看微博了嗎?」

「什麼?」沈編輯今天加班,在幫秦苒看後台。

曹助理拿起手機,給沈編輯看——

是依依子凝的微博,剛發五分鐘,就有了一萬的評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