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第二,搶奪隊員資源,”

這句話剛說完,李自豪就擡起頭來,似乎是想要辯解,但是看到林天的目光,小胖子嚇的再次不敢說話了,

“打野的資源,中單的資源,只要你在的地方,兵線讓給你,野區讓給你,你的裝備是隊員活生生讓給你的,”

“第三,優勢太激進,太浪,無數次想要越塔強殺ADC,單殺AP,一打二,一打三,甚至是一打五,”

“英雄聯盟是一個團隊的遊戲,如果你那麼喜歡單挑的話,開個自定義,我跟你SOLO個夠,”

“這樣的結果就是無數次被對面抓住機會,好在今天你的隊員足夠給力,每次你的無腦強上之後,都是檸檬,都是朝陽,都是小鐵給你擦屁股,”

李自豪羞愧的低下了頭,而朝陽等人,也是有些尷尬,咳嗽一聲:“額,天哥,別這麼說,小狗發揮的也挺好的,”

“你先別說話,”林天正色道,他這次是真的生氣了,李自豪這個小子在第一天打比賽就暴露了這個問題,要是接下來的聯賽中這種狀態一直持續下去甚至被放大的話,對手肯定會抓住機會的,

到那時,就對GOD戰隊是一個打擊了,

“第四,”林天繼續說,

“啊,”小胖子哭喪着臉,“還有第四啊,”

林天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第四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你的態度,傲慢無比,驕傲自大,”

“我……”李自豪想要說自己沒有,但是林天不給他機會,驕傲還是沒有驕傲,不是自己嘴上說的,心裏是最清楚的,

“你拿下五殺,是很高興,二比零戰隊了對手,是很激動,但是最對手起碼的尊重呢,”

“連一個握手你都做的這麼敷衍,與TG戰隊中單宋成進選手比起來,羞不羞愧,”

李自豪已經被說的滿臉通紅,那張胖嘟嘟的臉漲紅的不行,低着頭,衆人看着那麼囂張的李自豪在林天的訓斥下一句話也不說,簡直就是哭笑不得,

“你覺得我說的對嗎,”林天盯着他,

李自豪小聲的道:“對,對不起,天哥,”

“你跟我道歉有什麼用啊,”

“我知道錯了,”李自豪捏着衣角,嘟囔着,

林天一看這小子就還不服去,正想說兩句,喬木說到:“行了,林天,你也少說兩句,小狗,別管你天哥這麼說你,其實大家對你的希望很大,大家以十分嚴格的標準去要求你,希望你每個方面都做的很好,”

“今天你的比賽,表現的非常好,我們大家都看在眼裏,你天哥說的這些錯誤,希望你能夠鬧鬧記住,以後在比賽的時候,能夠改正,”

李自豪沉思片刻,隨即點點頭,深深的道:“謝謝教練,我會的,”隨後又小心翼翼的看了看林天,在林天也把目光落在他身上的時候,小胖子像是受到驚嚇一樣的趕緊收回了目光,

林天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

正當大家覺得這個賽後分析已經結束後,林天卻是忽然說道:“怎麼,我還沒有檢討呢,”

“啊,”朝陽檸檬等人也是一愣,“天哥,你也有失誤嗎,”

喬木點點頭,笑着說:“林天也是戰隊的一員,按道理來說,做自我檢討是應該的,”目標編號014 衆人皆是沉默,

長久以來,在大家的心中,林天不僅僅是戰隊的輔助選手,更多的時候,他扮演的是一名教練的角色,

林天雖然打比賽才一年時間,但是無論是經驗上還是能力上,都比大家高一些,久而久之,大家都把林天看做是教練,而不是一名選手了,

所以現在林天提出來也要參與檢討大家都有些意外,

“嘿嘿,天哥就不用了吧,”朝陽笑着說,

林天沒好氣的說:“怎麼不用,”

“我在第一場比賽中,十分鐘左右在下路紅BUFF區域插眼,被打野和AD抓死,這是我太大意了,事先沒有摸清楚打野的動向,”

“小龍的團戰中,插在最裏面的一個假眼沒有被排掉,雖然沒有被搶到小龍,但是我們的行動已經被對面看到,差點損失一個人才能脫身,”

“第二場比賽的巴德在後期出裝有問題,過於追求輸出裝,導致自身坦度不夠,有好幾次團戰沒有扛太久被秒殺,好在大家很給力,這纔沒有給對面機會,”

林天說話,大家都是很震驚,

按道理來說,這兩場比賽林天的發揮是最完美的,在大家看來沒有一絲瑕疵,但是這些在林天的眼中,卻是十分致命的失誤,

林天嚴謹的態度大家無不是感到震驚,朝陽,檸檬和小鐵等人都是點點頭,看着林天的眼神也是充滿了敬佩,

而內心更加震撼的是李自豪,林天在教訓了一頓自己之後,自己也是做了檢討,比起林天,自己剛纔的態度簡直是個鮮明的對比,

李自豪羞愧的無以復加,不用別人說,李自豪眼神充滿了愧疚,對林天深深的說道:“天哥,對不起,我以後心態一定放好,不會膨脹了,”

林天寬慰的一笑,拍拍小胖子的肩膀,並沒有說話,

賽後分析結束後,阮君的飯菜也剛好昨晚,

一桌子的美味佳餚,將一天打比賽後的疲憊一掃而空,

大家開心的吃着,不怎麼開心的李自豪也是吃的滿頭大汗,賽後分析的尷尬氣氛一掃而空,

這頓飯大家都吃的很開心,阮君也是笑的合不攏嘴,不停的給大家夾菜,示意多吃點,

周毅豎起大拇指,說是阮君不去五星級酒店做主廚真是太虧了,

引來阮君的一頓白眼,大家也都哈哈大笑起來,

飯後,喬木,周毅,餘冉,林天四人聚在一起,

“你今天這麼說李自豪,沒什麼事吧,”周毅擔憂的說,

餘冉也是說道:“是啊,聽說你今天把他訓了一頓,可以啊,我這個當老師的都還沒開始訓呢,”

林天擺擺手,說道:“沒辦法啊,今天的比賽你們也不是沒有看到,他都膨脹成了什麼樣子,這纔是第一天的比賽,”

“哎,他的天賦太高,打職業的道路又太順,現在第一天就表現的如此亮眼,我很擔心李自豪的心智不夠成熟,將來捧的太高,到時候如果摔下來會很慘,”

喬木點點頭:“你說的很對,所以現在對李自豪的敲警鐘是完全可以的,”

周毅說:“不過他畢竟是個孩子,林天,你還是去安慰一下,”

“好的,我明白,”

餘冉忽然一笑,搞的林天有點莫名其妙,“怎麼,有什麼不對嗎,”

“我覺得朝陽他們說的很對,”

“什麼很對,”

“你現在越來越像一個教練了,”餘冉笑了笑,

林天沒好氣的擺擺手,

“行了,我們來商量下後天對陣榮耀戰隊的陣容吧,”

晚上,訓練室,隊員們訓練完畢之後都去休息去了,只有李自豪還在電腦前,瘋狂的RANK着,

當林天走進來的時候,他剛好打完一把,不過很遺憾的是輸了,

“怎麼,跟你姐姐去訴苦啦,”

突如其來的一句話,把李自豪嚇了一跳,他回頭一看竟然是林天,“額,天哥,”

李自豪有點尷尬的道:“沒有,”

“還沒有,”林天朝着桌子上的手機努努嘴,手機還沒鎖屏,一條微信信息跳了出來,來自李清雅,

小胖子尷尬的一笑,收好手機,慌忙的說:“額,沒有,”

林天也是一笑,在他旁邊坐下:“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你在小鐵和你一樣是新人第一次參加比賽,爲什麼我誇獎小鐵,缺批評你呢,”

李自豪:“……”

這是他一直想不通的地方,自己和小鐵都是第一次參加比賽,林天對他們兩人的評價和態度卻截然相反,

對待小鐵,林天很寬容,也說了很多誇獎的話,但是對自己呢,不僅說了四條十分嚴重的缺點,而且是當衆說的,這讓李自豪有點受不了,

見他不說話,林天就知道自己說對了,

“你仔細想想,小鐵訓練的時候,認不認真,”

李自豪點點頭,平心而論,小鐵對訓練的認真程度不在自己之下,

“當然,你也和認真,但是他有沒有在比賽的時候,冒進上頭,沒有急於表現自己而出現失誤,有沒有趾高氣揚的賽後握手都是態度很囂張,”

李自豪地下了頭,再次搖搖頭,

“哎……”林天嘆息一聲,“你的路太順了,現在第一次登場就表現的這麼亮眼,拿下了五殺,我這次說你只是給你提個醒,”

“現在有很多人都在關注着你,所以這個時候,你千萬要穩住,無論有多少的讚揚,你都要保持初心,”

李自豪深深的道:“天哥,我明白了,我以後會穩住的,”

林天笑着搖搖頭:“不是讓你穩住,你打的是ADC,你的風格就是激進,不用刻意的去壓制,我說的是你的心態,不是你的操作,”

嗯,,

李自豪又是一愣,有些欣喜的道:“那這麼說,我可以在比賽中打的很激進,”

“當然可以,你的外號可是叫狂小狗呢,”林天一笑,

“嘿嘿,好,”

“不夠有一點,”

“額,什麼,”李自豪小心翼翼的道,

“我在的時候,才能激進,”

李自豪思索一番,似乎在權衡利弊,於是點點頭:“好,”

林天也是一笑:“OK,”

話題一轉:“剛纔跟你姐告的什麼密,”

李自豪臉色一紅,說起這個就有些無語,剛纔被林天訓斥了一頓之後,心裏是非常不爽,於是就給李清雅打了個電話,

本來是想求個安慰什麼的,但是沒想到姐姐和林天居然是串通一氣,

李清雅再次教訓了他一頓,說着林天說什麼,就聽什麼,別發牢騷,

這讓李自豪是倍感無奈啊,

“現在還沒結婚你,都一個?孔出氣,以後那還了得,”李自豪呢喃着,

“恩,你說什麼,”

“啊,沒什麼,”

林天沒好氣的踢了他一眼:“還打什麼打,這都幾點了,趕快去睡覺,”

“是的姐夫,”

李自豪衝着林天做個鬼臉,隨即關掉電腦,跑回了房間休息,

姐夫這個稱呼讓林天苦笑不得,

以前的時候,李自豪一見面就喊林天姐夫,後面還是林天嚴令他這麼叫,在俱樂部裏,李自豪從來沒有這麼叫過,

但是現在突然來了這麼一句,讓林天有些愣然,

他嘆息一聲,說起來,很久沒有跟李清雅聯繫了,不知道她怎麼樣了,

自從上次在學校分別後,已經好幾個月了,聽說他在競技裏面做的挺出色的,這還是幾周以前在遊戲裏碰到淺笑說的,

淺笑出了國,李清雅又一直在東海,而林天則一直專注着比賽,基本上沒有時間與他們聯繫,

林天苦笑一聲,隨即擺擺頭,暗道想這些東西幹什麼,

於是他準備回去休息,這時電話響起,拿起一看,

額,李清雅的,目標編號014 “喂,你在幹嘛?”

一接通電話,李清雅就劈頭蓋臉的說了下來:“這都好久了,爲什麼一個電話也不給我打?”

“昨天給你打電話,準備預祝你今天比賽順利的,結果你一個電話也沒接?”

“說,是不是每天都跟小美女在聊天啊。”

丫鬟你好毒 林天聽的是目瞪口呆,久久無語,苦笑一聲:“啊?昨天跟我打電話了?我關機了,昨天睡的很早,準備今天的比賽。”

“好吧,原諒你了。”李清雅開心的一笑。

林天:“……”

“對了,還沒祝賀你們戰隊取得開門紅呢。”

“這還早着呢,聯賽要打三個月,不着急。”

“是呀,希望你們一直保持這麼好的狀態。”

李清雅一給林天打電話就笑着說個不停,快速且精準的把學校裏面發生的事情都說了個遍。

從班上一直說到年級裏,再說道學校裏面發生的大事,最後着重說了下電競社的情況。

艾梅達斯戰記 當聽見劉若琳創辦的女子戰隊打進了全國十六強線下賽時,林天也爲她感到高興。

“沒想到社長這麼厲害。”

“是啊,我們電競社都很高興呢,學校也發了許多獎金,對了,聽說十六強線下賽事也是在上海喲,說不定到時候你們有機會見面。”

林天笑着搖搖頭:“哪有那麼多機會,現在戰隊正處於多事之秋,聯賽也開打了,基本上是沒有任何時間的。”

“那社長說不定來看你呢?”

“那就更不會了,打進了線下十六強,她們要做的事情更多,每天訓練都來不及分配時間,怎麼會有時間來我這裏呢。”

林天說完,李清雅在心中沒來由的鬆了一口氣,笑了笑:“哦,這樣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