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第二天鑒寶大會倒是沒有那麼早開始,直到太陽升的差不多的時候,齊昭和盛浩兩人才來到了會場。

齊昭按了按自己有些疼的腦袋,心裡有些後悔昨天晚上不該喝那麼多酒。

會場布置和第一天相比有很大區別,比如中央的凳子就比昨天少了一大半,那一排鑒寶大師的桌子,也撤走了。

因為齊昭醉酒的原因,兩人來的也算是挺晚,整個會場看過去也就不到一百來號人。

盛浩跟在齊昭旁邊找位置坐了下來,並問道:「師兄,今天人怎麼那麼少,而且座位也少了那麼多。」

「今天能夠進來的都是有邀請函的人,不像是昨天,只要有邀請函就可以搭其他人進來。」齊昭說道。

「哦?」盛浩忍不住想道,一百多張邀請函,一張邀請函就是一千萬,如果賣出去那豈不是就是十多億?

不過這個念頭也只是一閃而而已,他當然明白這個鑒寶大會並不是說用錢就能衡量的。

沒過多久主持人便走上了台:「各位歡迎來到鑒寶大會,今天是第二天,在座的到會都是手持珍貴的邀請函之人,身上本領是各有千秋,今天的理事競選資格究竟落入誰中可就要看你們的了。」

理事競選資格盛浩有了解過一些,知道想要獲得這個資格,需要花費一些努力,也需要一定條件,並且只有在鑒寶大會上,有矚目的表現,獲得大家認可才行。

而齊昭也是為了這個資格,才會把鞠青雙珠瓶帶過來,向大家證明了他有這個底氣去競爭。

「今天年的理事競選我們鑒寶大會舉辦方出了一個題目,可能會有一些難度,但是相信大家會非常的感興趣。」主持人繼續說道,「好了,廢話不多說,現在就有請我們的工作人員把東西抬上來!」

隨著他的聲音剛落下,十四個工作人員左右兩端捧著被紅布蓋起來的七個東西走上了舞台,從外面看像是一個長方形。

盛浩心裡好奇,直接透視了進去,發現居然是一幅幅的畫。

七幅畫都是水墨畫,有山水畫,也有飛禽走獸。

坐在位置上的人也在好奇紅布裡面究竟是什麼東西,他們沒有透視功能,只能等待著主持人揭曉。

主持人也沒有多說廢話,走到其中一個紅布的旁邊,直接打開了紅布。

一副山間青松圖出現在眾人的眼睛內,即使是盛浩這個對水墨畫沒什麼了解,卻也依舊可以看的出這幅畫絕對是上乘之作,只是隔得太遠,他看不到作者的名字

不過既然出現在舞台上,那就說明這幅圖絕對是大有來頭,很可能是名家之作。

「唐伯虎!這是唐伯虎的畫!」坐在靠近舞台前面的凳子的人突然喊了起來,其他人一聽到他的話,瞬間嘩然。

唐伯虎的話在文物皆究竟有多出名,多數大家都喜歡,如果手中有一副唐伯虎的佳作,那絕對是傾家蕩產也願意。

主持人拿著麥克風,站在畫旁邊說:「沒錯,這位先生說得對,這確實是唐伯虎的畫,這是一副青松圖,我相信懂得水墨畫的先生女士,肯定看的出這幅青松圖落筆有神,簡直就是把山間的青松刻畫下來在紙上一般。」

齊昭在看到畫的時候,眼中也是激動不已,但是他很快就冷靜了下來:「肯定沒有那麼簡單。」

盛浩自然也是知道沒有那麼簡單。

剛剛主持人已經說了,鑒寶大會舉辦方出了一個題目,難不成這個題目就是這幅畫?

而且旁邊還有六幅畫還沒有解開。

「咦?」盛浩突然驚疑一聲,他靜靜看著舞台上的那句幅畫,用力地眨了幾下眼睛。

齊昭察覺到他的異常問道:「怎麼了?」

盛浩搖頭:「沒什麼,只是有些驚訝他們怎麼會,拿唐伯虎的畫出來。」

他剛剛之所以驚疑一聲,是因為他透視了剩下的所有的六幅畫,剛剛第一次透視的時候他只是匆匆掃了一眼,現在再次看過去,他發現居然有兩幅畫是一樣的。

三幅青松圖,兩幅畫著梅花,另外兩幅畫倒是沒有重複,畫的是一些動物。

齊昭自然是不知道,他是因為透視了舞台上的畫所以才會驚疑,所以直接相信了他的解釋。

齊昭緊緊靠著舞台上的話說:「我剛剛說了,這裡面必定不會有那麼簡單,你就繼續看著,也不知道剩下的那個六個蓋著公布的,是不是也是畫。」

「其實我拿出來的這幅畫,還未經過鑒定,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是唐伯虎的真跡,但是從表面上都看的話,我相信很多人,都比較願意相信他是真的。」主持人走到另一幅畫旁邊,「只是。」

說完只是兩個字,他一把掀開了紅布頭,又是一副青松畫出現在眾人的眼睛中,這幅畫由同事粘貼複製一般,完全和前面的那一幅畫一模一樣。

重生之最強豪門千金 眾人驚訝,主持人卻在這時候,走到了另一幅畫前,同樣掀開紅布,又是一幅一模一樣的青松圖。

前面的人再次叫了起來:「三幅一樣的畫!而且都有唐伯虎的印章!」

齊昭聽到前面人的叫喊聲,心中痒痒起來,同時又後悔為自己怎麼沒有早點起來,搶佔一個好位置。

要是早點起來做到了前面那他就可以,近距離觀察那三幅畫了。

「沒錯這是三幅畫都是一模一樣。」主持人掀開了這三幅畫之後就停了下來。

大家這時候都不禁把目光對準了其餘的五幅畫,有些人甚至暗自猜測,那五幅畫是不是也是青松圖。

「相信大家非常的想跟這幅畫進近零距離的檢查,放心大家有機會的,不過在此之前呢我需要講一些事情。」

「這算幅畫的標明都是唐伯虎的畫,可是我們都知道,這三幅畫裡面,絕對只有一副是真的,甚至很可能三幅都是假的。」

「然後我會讓工作人員,拿著畫繞一圈,後面看不到的朋友不用急。」

主持人朝工作人員揮了揮手,工作人員直接拿著這些畫,走到了舞台的下面,開始轉圈了起來。

所有人的目光都緊緊盯著工作人員的步伐,工作人員拿著畫一路走下去。

等來到齊昭旁邊的時候,齊昭的大半個身子都探了出去,盛浩這也看清楚了整幅畫,工作人員沒有在兩人面前停留多久,又繼續抬著這幅畫完後面走去。

「真不敢相信,這三幅畫簡直就是一模一樣。」齊昭目光依舊看著畫移動的方向,不可思議說道。

他剛剛看到十分的仔細,同時也簡單做了一下對比,發現三幅畫,許多地方都是絲毫不差,給人的感覺就像是電腦的複製功能一般。

「那些模仿者是怎麼做到的?」盛浩也比較,心裡驚嘆,現在的模仿者這也真的是太過多才多藝了吧,居然能弄出山服一模一樣的話。

工作人員抬著畫,在會場上走了一圈,讓每個人都能夠近距離的觀察了一下畫,等到工作人員走了一遍之後,畫再次被抬回到舞台之上。

「大家都有目共睹,相信不少人已經做了一些簡單的比較,這三幅畫卻是是非常相似,而且手筆也相同,如果要辨別真假的話肯定是需要很大的功夫才行。」

主持人在畫被抬上舞台的時候再次開口,「而我們這次的題目,便是讓大家分辨出這些畫中,究竟哪幅畫才是真跡!」 隨後剩下的五幅沒有被掀開的畫,也在眾人好奇的目光直下一一被打開。

而舞台前面的尖叫聲也一直不停地傳過來:「天,這也是唐伯虎的畫,這也是!這居然全都是唐伯虎的畫!」

真正出現七幅唐伯虎的畫,會場瞬間安靜了下來。

主持人繼續說道:「這些雖然看似是唐伯虎的真跡,可是是真是假還需要各位好好辨認一下,待會我們會發這些話放到隔壁的展覽台那邊,到時候你們可以過去觀察。」

盛浩看著那七幅畫,臉色怪異,因為系統鑒定了一下那幾幅畫,給出了一個非常奇怪的答案。

與狼共處:爆戾總裁的小嬌妻 「一半是真跡一半是假。」

這個答案不是說上面的七幅畫,其中有一半是真的另外一半是假的,而是那三幅剛剛抬過他旁邊的青松畫。

每一幅畫,系統給的都是一半真一半假的回答。

難不成系統出錯了。

盛浩心裡有些懷疑,一副畫哪有說半真半假的道理,如果是真的話那就是真的,若是假的話那就是假的,哪來這個那麼奇怪的鑒定回答。

就在盛浩嘀咕著系統是不是出錯的時候,主持人已經讓人把話抬到了展覽台那邊,不少人已經開始往那邊走去。

「師弟,我們也過去吧。」齊昭早就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動,拉著盛浩就往展覽台那邊走去,生怕占不到一個好位置。

展覽他也完全變了一個樣,那些被展示的文物,已經被收好了起來,中間直接空出一個空蕩蕩的地方。

不一會兒,工作人員抬著七幅畫走了過來,用架子放到了中間以供大家觀察,而畫框也被拆了下來,也就是說大家可以親手觸摸一下畫。

大家圍了過去,誰也沒有貿然去摸畫,雖然還不知道畫的真假,但是還是需要十分的認真去對待。

盛浩和齊昭觀察的是青松圖。

「師兄,你看那些距離,還有顏色深淺,完全掌握的一模一樣,難不成是有人印上去的?」這下觀察時間更久,他發現這個水墨畫簡直就是來找茬,實在太難發現這三幅畫究竟有什麼不同。

齊昭點頭:「是啊,我以前也看過,幾幅唐伯虎的畫,這上面確實是有它的痕迹。」

在他們的周圍也站滿了人,其他人看著這三幅畫,討論的內容幾乎和盛浩與齊昭兩人說的差不多。

水墨畫判斷,可以說複雜也可以說容易,簡單的,就可以從畫上的手法判斷出來,複雜的便是從所用的紙方便。

古代的時候造紙術還沒有像今天這麼發達,所以古時候的紙跟今天的紙是有一定的差別。

青松圖用的是宣紙,上面有些淡黃的痕迹可以看出,已經有一些年代了。

而這種鑒別紙張年齡,則需要一些精密的儀器,但是就算是儀器,也不一定能夠完全鑒別出紙張的年齡。

再有就是從顏料,鑒別同紙張一樣。

有一些人,無法看出有什麼不同,只好說起廢話來:「反正這其中必定是有兩個是假的,畢竟話不可能是完全一模一樣。」

還有一些人甚至真的開始來找茬:「你們看,這幅畫這個樹榦和另外兩幅根本不一樣。」

順著這個人手指的方向,大家看過去,發現確實是不一樣。

盛浩又用系統鑒定了一遍,可系統給的回答還是一樣,半真半假,也不知道是不是壞了,所以他只好提議:「師兄我們再去看看其他的話吧,說不定能夠有什麼發現。」

「也好。」齊昭也暫時沒有什麼頭緒,兩人往另外的幾幅畫走去。

來到那兩幅畫有梅花的前面,盛浩的系統又給鑒定了一番,並給出結果兩幅梅花圖都是假的。

盛浩聽到這個答案的時候,沒有第一時間相信,畢竟要知道剛剛系統在鑒定三幅青松圖的時候,答案太過詭異。

看的差不多,兩人又往那三幅飛禽走獸圖看去。

不一會而之後,兩人就看完了所有的圖,整個時間居然花了差不多一個多個小時,齊昭暫時還是沒什麼發現。

「都是假的。」盛浩摸了摸下巴,除了那三幅青松圖,其餘的都是假圖,這是系統給出來的結果。

那這個系統究竟是壞了還是沒有壞?

盛浩心裡一時間拿不定主意。

齊昭不知道他心中所想,想了一下,決定還是走回去,認真觀察一下,畢竟這個可是關係到獲得競爭理事資格。

「師兄,我就不去了,我看來看去都沒有看出什麼差別。」盛浩拒絕了回去看,他此刻正頭疼著呢。

齊昭也不強求他,叮囑了一聲之後,便去了兩幅梅花圖那裡。

盛浩有些漫無目的逛著,看著一群群人圍在畫前,不一會而就逛到了一個書架旁邊。

展覽台居然有書架?

盛浩看了一下上面的書,發現都是一些有關於如何鑒賞水墨畫文物的書籍,書架也不高只到了盛浩的肩膀。

這個鑒寶大會也還真是細心。

盛浩隨意抽出了一本書,然後看了起來,看了好一會,盛浩就放了下來,然後目光掠過所有的書,並且選定了其中一本叫《唐伯虎畫集》的書。

打開一看,裡面全是介紹唐伯虎的畫,青松,梅花,走禽七幅圖並沒有介紹在裡面。

因為書裡面大多的是圖案,所以盛浩看了沒幾下便直接把整本書給看完了,同時心裡也對唐伯虎的畫,有了一定的了解。

「這幅絕對是假!」人群中突然傳來一個有力的聲音,頓時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大半天了,終於有人確一副是假畫,不少人圍了過去,想要聽聽這個人,為什麼會那麼肯定。

盛浩沒有過去,因為他已經聽出這個聲音是蔣睿的聲音,蔣睿居然能夠第一個認出畫的假的,看來他的確是不簡單。

「顏料上有淡淡的香水味,是古龍香水,大家可以聞一聞。」其實盛浩沒有過去,蔣睿的聲音一樣傳了過來,可見蔣睿究竟有多肯定,那幅畫是假的。

香水味?

盛浩聽到,心中有些感嘆,蔣睿的鼻子究竟有多靈,居然能夠在顏料中,聞出香水味。

蔣睿指的是梅花畫其中的一副,有人湊上去聞了一下,但是皺眉頭的表情可以看出,他並沒有問出什麼味道。

有了第一個自然會有第二個。

「我聞到了!」突然有人興奮喊了一句,「這上面真的有古龍香水的味道,很淡!如果不是我聞得久一些,還真是聞不出這個味道。」

不一會兒后,便又有第二個聞了出來。

古代有古龍香水嗎?當然肯定是沒有,所以這古龍香水,如果不是後面噴上畫去的話,那就是模仿的人在弄顏料的時候不小心調了進去。

而又有哪個傻子,會在這個價值千金的文物上噴香水。

所以這幅畫的真假顯而易見。

於是開始有人恭喜起來:「蔣老闆,厲害啊!」

這幅畫被確認出真假,於是直接被拿了下去,七幅畫只剩下六幅。

兩個多小時就有一幅畫被確認是假,蔣睿又再次成為了眾人的目光,而他也在得意轉身的時候,看到了正在拿著一本書看的盛浩。

臨時抱佛腳,肚子里沒有一些墨水居然還敢來參加鑒寶大會,簡直就是過來丟臉的。

蔣睿得意洋洋走到一副走禽畫前面,繼續觀察了起來,他的聞顏料方法瞬間風靡全場。

不少人靠近畫去聞,也不知這些人鼻子太靈還是失靈,有些人從畫上聞出煙味,也有一些聞出食物味道,但卻沒有一個人肯定。

雖然去掉一幅畫,但剩下的六幅畫卻更加難以辨認。 盛浩又隨意翻了翻看了幾本書之後,便回到畫那邊,想看一下齊昭有沒有什麼進展。

齊昭不知道什麼時候又回到了青松圖這邊,他找了好一會才找到,他走到齊昭旁邊:「師兄,有什麼發現?」

齊昭聽到他的聲音,這才把目光從畫上轉移回來,並且嘆了一口氣:「還是沒什麼發現。」

不止他沒什麼發現,連其他人則是沒什麼發現,一下子拿出七幅唐伯虎的話,看來果真是沒有那麼簡單。

甚至都有人要以為剩下的畫都是真的。

可剛就有人百分百肯定了其中一幅飛禽,並且也給出了足夠的理由,結果工作人員告訴眾人,這幅其實是贗品。

因此,這幅畫也被撤了下去。

而那個人也算是丟臉丟到姥姥家,在畫被抬下去之後,直接掩面離開了會場。

大家這下更加看的仔細,即使心中有了幾分懷疑卻依舊不敢開口,面子對於他們來說可是非常重要。

盛浩看了下時間說:「師兄不如我們先去吃飯,你一直在這裡看也不一定能看出什麼,不如前去放鬆一下,說不定待會回來你就可以有發現。」

會場的餐廳已經開放,先前看畫的人已經有一小半,先行去吃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