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第一件事是發生在他們高三開學沒多久。

兩個人在師公唐朗家裡住了差不多一個月,該辦的事情已差不多都辦的差不多了,比如唐朗為了兩人以後方便,便給兩人申請辦理了特殊物品攜帶許可證,等。一直到快開學的時候,陳十一的傷也好的差不多了,雖然看上去氣色差點,但是總體上還可以。

走的時候,唐朗給他帶了好些葯,囑咐他按時吃,還有就是這半年之內不能再練功了,當然道家內功還是可以練的,他們現在有聖獸留下的功力,可以說此時,他們的功力已遠超這幾位老人了,但是,學無止境,誰知道以後還會遇到什麼利害角色?所以,功夫越深當然還是越好啊。

詩語給他們打包好了行禮,當然這裡邊有兩人在京買的,還有在新疆買的,一起打包好了,將兩人送到飛機場,又是千叮嚀,萬囑咐,一直到兩人上飛機,和班長擁抱分別,和陳十一也是握手再見,目送兩人上了飛機。

當然,上飛機前都已給家裡打過電話了,還是老宋去機場接他們,哎呀,水心柔想女兒都想壞了,這一趟可是走了一個多月,老說沒啥事,可就是不回來,做媽的能不在心裡犯嘀咕嗎?天天視頻,最後只能說是陳十一受了點傷,不得不在師公家將傷養好,水心柔也知道,女兒一定不會放下陳十一自己回來,所以,也只能做罷。

這總算是盼到兩人回來了,那還不得好好準備?這咱就不廢話了。

陳十一到了家,老爹老媽,還有爺爺,姥爺也都十分高興,看陳十一氣色還行,也都放下心來,還有那兩張銀行卡,那可是兩百四十萬,那是開玩笑的嗎?把紀小雨都樂的快瘋了,這一下子,娶媳婦是不用愁了,有了錢,新房也裝修好了,那一套兩室一廳的就讓陳二和紀良養老了。

不過,陳十一還是取出了四十萬,捐給了福利院,哎呀,這一下子,把常院長都高興炸了,開玩笑,四十萬,那可是錢,四十萬吶,能辦多少大事兒了,以後好幾年裡,院里這些孩子都不用愁了。

等事情都平靜下來的時候,也就到了開學的時候了,二年級的時候發生在兩個人身上的事情太多,以至於兩個人都沒有很多的時間學習,當然,最後的期未考兩人還是並列第一的,可這並不能代表著兩個人就能考上所謂的名牌大學啊,所以,兩人的高中最後一年還必須努力、努力、再努力。

二年級的時候,兩人坐的還挺遠,所以到了三年級,兩人是直接同桌了,雖然不管老師,還是同學們都知道兩人的關係,但也都無話可說,人家的本事在那裡放著呢,特別是陳十一,大戰泰國佬的視頻到現在還都存在各人的手機里呢。

但是,這兩人雖然坐一起,可也並沒有什麼不雅的行為,人家就是頭碰著頭的學習,一天的時間裡,從在校門口一起開始,到晚上各回各家,這中間,就算是上個廁所都得一塊到洗手間門外,然後,一人在外邊等著,或是各上各的,出來還是一起,所談話題,全是各種各樣的習題。

王軍丹常常笑話說,這兩個人都成了連體嬰兒了,但是人家樂意,誰也管不著啊,雖然學校規定,不可以談戀愛,可也沒規定不能一男一女一起學習啊,再說,人家也是正兒八經的一起學習不是。

剛開始的時候,同學們可能還有所懷疑,但是不久之後就沒人不習慣了,說這話,也就是開學還不到一個月的時候。

這天兩個人是照常的一起討論題目,現在,班長知道陳十一身體還沒好,所以,小事情都是她來,都是她照顧陳十一多些,天還熱,所以,她每天都會帶些鮮果汁給陳十一喝,這天是……第二節課剛下課。

班長拿出保溫杯打開來,遞給陳十一,對於這種太過的照顧,陳十一一直不習慣,但是班長偏要,他也是真沒辦法,這都不知道閃瞎了多少對兒鈦合金狗眼了。

陳十一接過杯子,道;「班長,那個……」話還沒說完,班長一個超迷人的微笑送過來,陳十一隻好閉嘴,乖乖的喝果汁,剛喝一口,只見從門外進來一個同學,不認識。

九界 這位同學身高不到一米八,長的也還行,打扮的不用說,挺酷,挺潮,溜光水滑,自信滿滿,只見他進了門,誰都沒理,四下看了一圈兒,最後眼光就落在了班長身上,超自信的微微一笑,就向班長走了過來…… 「打卡!」

進入懸空寺后,沈望既沒有去看慶帝,也沒有管身後那些追過來的侍衛,而是在第一時間進行打卡。

【叮!】

「打卡成功,支線任務完成,獎勵【經驗卡】一張。」

隨著系統聲音的響起,一張虛擬的卡片出現在他面前,卡片中央寫著一個數字『10』。

又是一張十年份的【經驗卡】。

沈望美滋滋地將【經驗卡】收了起來。

這時,大內侍衛向沈望撲了過來,手中的刀劍斬出一道道凌利的破空聲,朝沈望攻去。

「住手!」

慶帝充滿威嚴的大喝聲驀地響起。

雖然慶帝已經喊了住手,但是大內侍衛的動作何其迅猛,他們的刀劍斬到了沈望頭頂,劈斬的速度比慶帝的聲音還要快一步,哪能及時停住。

下一刻,刀光劍影將沈望的身形籠罩。

「啊!」

幾道驚呼聲從伺候慶帝的隨行太監口中傳出,他們彷彿不忍心看到血肉飛濺的情形,有的人已經嚇得閉上了眼睛。

然而,令人震驚的一幕出現了。

大內侍衛全力劈斬下來的刀劍竟然全部懸停在沈望的身體表面,沒有任何一把兵器能碰觸到他的身體。

這不是侍衛聽到慶帝的聲音及時住手,而是因為他們的刀劍被沈望的護體罡氣擋住,無法前進。

「嘭!」

一道真氣爆發的聲音響起。

沈望推動真氣,青色的衣衫驟然鼓盪而起,氣勁迸發。

幾名大內侍衛感覺到一道強大反震之力從刀劍上傳來,不由自主地向後踉蹌而退,看上去十分狼狽。

這時,慶帝的聲音才傳到他們耳中。

慶帝揮了揮手,幾名大內侍衛立即退下,不過還是小心謹慎、如臨大敵地盯著這位不速之客。

「沈先生,你怎麼來了?」

慶帝氣度威嚴,從容不迫的聲音響起。

「咦,洪公公怎麼不在?」沈望沒有回答慶帝的話,反而問道。

懸空寺第三層中,除了慶帝和十幾名大內侍衛之外,還有五六個隨行伺候的太監,以及大皇子、二皇子、太子和最小的三皇子,這四位皇室子弟。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待在這裡顯得有些格格不入的人,正是范閑。

而那位疑似大宗洪四庠,洪老太監卻不在這裡。

「洪公公送太後下去了。」慶帝說道。

「哦,原來洪公公被刺客調走了。」沈望呢喃一聲。

他的聲音雖然輕,但卻足夠讓廟裡的人全部聽到。

聽到他的話,廟中之人全都緊張起來,最小的三皇子更是嚇得臉色發白,嘴唇都在顫抖。

太子急忙道:「父親,要不要把洪公公叫上來?」

「哈哈,不要緊張,不要緊張,我都是瞎猜的。這不是看到洪公公沒在,隨便說說嘛。」沈望滿不在意地打了個哈哈。「說不定是我想錯了,根本沒人刺殺,就是個巧合。」

雖然沈望如此說,但寺廟裡的人卻沒有一個能真的放鬆下來,全都像是上了發條,綳得緊緊的。

「有沈先生在此,何需叫洪公公。身為儲君,遇事如此慌張,像什麼樣子。」慶帝喝斥道。

「父親教訓的是。」太子不敢反駁,低眉順眼地答道。

「沈先生不是去北齊了嗎?」慶帝又道。

「別提了,苦荷不知道跑哪去了,我找了一圈都沒找到他,結果白跑一趟。這不就回來了,正好聽說陛下在懸空寺賞菊,就過來看看,順便向陛下打聽一下葉流雲的下落?」沈望搖了搖頭,十分隨意地道。

「沈先生找葉世叔有事?」慶帝疑惑道。

長生約 「沒什麼事,就是想跟葉流雲切磋切磋。」沈望笑道。

「葉世叔在江南,具體在哪兒,你去問陳萍萍吧。」慶帝點了點頭,也沒有多問。

「好。」沈望應了一聲,然後又道:「這裡是怎麼回事,我剛到這兒就看見冒煙了?」

「只不過是一幫無能的屑小之輩,玩弄一些上不了檯面的把戲而已,沈先生不必在意。」慶帝一臉鄙夷地道,似乎根本沒有將此事放在眼裡。

「陛下,火因不明,此事怕是有蹊蹺。此在高懸峰頂,最難防範,還請陛下暫退。」范閑突然說道。

「火熄滅了嗎?」慶帝向范閑看去。

步步驚婚:老婆,抗議無效 「已經熄了。」范閑道。

「那為什麼還要走,朕這一世,不知道遇到了多少場刺殺,你們這些小孩子,怎麼可能知道當年的天下是何等樣的風雲激蕩。這樣一個錯漏百出的局,一把根本燃不起來的火,就想逼著朕離開,哪有這麼容易。」慶帝輕笑道。「更何況沈先生在此,有什麼人能殺得了朕,難道你對沈先生也不放心?」

范閑頓時無話可說。

慶帝揮了揮手,笑道:「不用多說了,難得沈先生親臨賞菊大會,拿酒來,讓朕陪沈先生喝一杯。」

每三年一次的賞菊會都會配備菊花酒,早就準備好了,只是懸空寺突然起火,鬧得眾人遑遑不安,竟是忘了端出來。此時聽到慶帝的話,一位專司此職,眉清目秀的小太監,趕緊端著酒案走了過來,腳尖落地無聲,分外謹慎小心。

「菊花酒,沈某還從未喝過,讓我先嘗一嘗。」沈望突然走了過來,端起一杯酒直接飲了下去。

幾位皇子見到沈望的舉動,全都皺起了眉頭。

你雖然是大宗師,但是搶皇帝的酒喝,這也太失禮了。

還沒等幾位皇子說什麼,沈望已經把酒杯放下,然後伸手一翻,把小太監手裡的酒案一下子翻轉過來,笑眯眯地道:「你這小太監不老實啊,送酒就送酒,還拿一把匕首做什麼?」

幾位皇子聞言,臉色驟然大變,心中暗自慶幸,還好自己沒有說什麼,否則豈不是裡外不是人。最重要的是,萬一皇帝因此懷疑他們提前串通刺客,那才是真的要命。

同時變色的還有大內侍衛。

剎那間,衣衫拂掠聲大作。

幾名大內侍衛立刻圍到皇帝身邊,還有幾人兇狠地朝送酒的小太監撲了過來,彷彿這不是一個送酒的小太監,而是與他們有不共戴天之仇的大敵。

這名小太監當即就被大內侍衛七手八腳地拿下。

幾位皇子見刺客被拿下,頓時鬆了口氣。

就在這陣不大不小的騷亂將要結束時,一道刀光驀然出現。

出刀的是一位大內侍衛,他此時正好在慶帝背後,慶帝的身形完美地將此人擋住。

刺客,慶帝,沈望,三人正好呈一條直線,顯然是有意而為。

此番變故大出眾人意料。

「父親小心!」

大名皇子見到這種情形,情不自禁地驚呼出聲。

「嗖!」

這時,一陣呼嘯的風聲響起。

一塊盛放酒杯的几案從沈望手中飛出,急速地旋轉著,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貼著慶帝的身體繞過,后發先至地擊在出手的大內侍衛的胸膛上。

「咔嚓!」

醉紅顏:腹黑掌門掠嬌妻 木盤崩碎的聲音和大內侍衛胸骨折斷的聲音同時響起。

下一刻,這名大內侍衛便口吐鮮血地倒退出去,後背重重地撞在扶欄上,將木質的欄杆撞斷,整個人從高達百丈的懸空寺上倒跌落下去。

就算他本來沒死,從這麼高的地方掉下去,也死的不能再死了。

與此同時,一片光芒突然出現在懸空寺上方,就像是陽光穿過雲層普照下來,亮得晃眼。

「哧哧」的破風聲響起。

那不是陽光,而是劍氣釋放,閃爍出來的光芒!

一個白衣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寺廟上方,手中拿著一柄古意盎然的長劍,正向慶帝的面門刺去。

劍光太盛,太強,強得刺眼,讓人情不自禁地眯起了眼睛。

沈望手上已經沒有東西可以擲出,只能縱身向慶帝衝去,但他們之間還有一斷距離,這點距離足夠讓白衣刺客的劍先刺中慶帝。

眾人都驚呆了,臉上露出驚恐之色。 卻說陳十一兩人正在用心的……學習,一個不認識的同學走進了教室,並且直向班長走了過來。

此時雖然是下課,但是現在是三年級了,都在抓緊時間做著最後衝刺,是飛黃還是灰黃,那就看這一年了,所以,這時候都還在學習之中,那小子忽然走進教室,可就有不少人看到了,但是都沒說話,誰知道這是找誰的?

卻說這位,走到班長面前,還輕輕的鞠了個躬,這才拿出一封信來自信滿滿的道;「請問您就是校花排行榜第一名的宋燕敏同學嗎?」

班長不知道這位這是啥意思,畢竟至從她和陳十一在一起之後,可就沒人敢再送情書之類的東西給她了,所以,聽問,不覺點了下頭道;「那個什麼榜我不知道,但我確實叫宋燕敏。」

只聽那位同學道;「是就好,我叫周官寶,剛從外地轉來不久,但是,我對於學姐您的仰慕卻是已經很久了,這是我熬夜所寫的一封熱情洋溢的求愛之信,還請宋學姐收下一閱。」

他這麼一說,班裡的同學可就一起看向他了,心說這是從哪冒出來的一個筍尖啊?沒開眼吧這是?可還有好多同學都像是看猴一樣看著他。

班長沒伸手接那什麼信,她也不可能接,「呃,不好意思,我已有男朋友了……」

周官寶挺高傲的看了一眼班長旁邊的陳十一,這位,還是那麼土,「就是您身邊的這位同學嗎?宋學姐,別怪我說,您這麼漂亮,這麼優秀,您怎麼會交這樣一個……男朋友呢?他配不上你的,我聽說他家就是個賣早餐的,他家比您家可是天差地別了,可我就不一樣了,我爸爸是稅務局局長,我……」

他的話還沒說完,下邊就沒一個不是怒目而視的,鄙視,王軍丹跳過來,一把拿過他手中的通道;「哎哎哎,這位局長大人的公子,上課了,請閑雜人等快點離開……」說著就往外轟人。

這位,瀟洒的挺了挺肩,也不理王軍丹,向班長道;「宋學姐,我等著你的好消息喲。」說著,這位走了。

嘿,這位一走,同學們可就炸了窩了,「哎呀,這是哪位哥們的拉鏈沒拉好,把他給露出來了?趕緊收回去不行嗎?」

「不是,咱可不能這麼罵人家啊,就算是傻逼也是有尊言滴……」

王軍丹將那封別人熬夜寫的好求愛信往垃圾簍子里一扔道;「唉,一夜辛苦化流水啊,九中啥時候出的這麼個死逼啊?也沒人通知一聲,萬一被咬到了,這打疫苗的錢誰給報?」

「我去,還誰給報,沒聽人家自報家門嗎?被咬了當然是找稅務局給報啊……」

聽著同學你一言我一語,班長向陳十一道;「十一,你可別在意……」

陳十一一笑道;「我怎麼可能跟這種人……一般見識。」

班長握住他的手道;「真的?」

陳十一點頭道;「當然。」後者立刻送上溫柔一笑。

這件事,大家都沒放在心上,就當是學習累了,有個傻缺上來表演了一下,讓大家開開心,解下乏了。

可是讓人沒想到的是,放了學,陳十一和班長正往校外走,剛走到校中間的大道沒多遠的車棚哪兒,那小子不知道是從哪兒蹦出來了;「宋學姐,你好,我的信您看了嗎?我一下午都在等您的電話耶,您怎麼沒給我打電話呢?」

「呃……」班長訝異了一下,轉頭看著陳十一,後者正劍眉緊皺,看樣子就知道,十分不高興,想想也是,就算是泥人也有三分面脾氣呢,不管是誰,另一個男生對自己的女朋友這樣說話肯定都不會高興,陳十一的涵養還算好的,脾氣爆一點的,可能就直接開打了。

班長緊緊的抱著陳十一的胳膊,她還真不知道這個時候該說點什麼。

她這沒出聲,姓周那小子話還挺多;「宋學姐,那個……」他話剛說到這兒,只見一道車影一閃,一個車輪子不偏不斜的正好壓到他的腳上,而且那車輪子還故意擰了擰。

「哎呀……」周官寶一下退開了兩步,差點沒蹲下去,一腳支著地,另一隻腳不敢站著了,甩頭一看壓他的那位,可不正是上午搶了信,並且趕他那個小女生嗎?雖然長的也不差,不過有些嬌小,不是他喜歡的類型啊;「你……你幹什麼?你敢壓我腳?我告訴你,我爹是稅務局長……」

「哎呀?」王軍丹月牙兒眼一瞪道;「這樣子啊,那你看咋么辦呢?是打110還是打120呢?告訴你,我爹(這裡指的是局長馬宏遠,馬家是一個兒子,但是他兩口子喜歡女兒,後來王軍丹出生,他們想認個乾女兒,王軍丹她媽沒同意,但是馬家兩口子不死心,見了王軍丹就讓叫爹,娘,時間一長,就沒改口了。)公安局長,我爸副局長,我娘人民醫院護士長,我媽街道辦主任,怎麼的?怕你啊?不服隨你告啊。」

這個時候旁邊已圍了好幾個同學了,都是他們班的,一聽王軍丹這話,紛紛怒贊。

「你……你……」周官寶瞬間有種被噎著了的感覺。

這時候一個同學道;「哎,小子,你自己睜開眼看看,在場的哪個男生不比你帥,就你還敢追我們女神?你也不打聽打聽,全校有多少男生是我們班長的粉絲,一人一口吐沫也淹死你,真是廣袤的大地長棵小草,你當你是什麼大樹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