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劇
  • 0

笑嘻嘻的趴在毀滅的身上,兩條手臂摟著他的脖子,蘇小荃那兩條修長筆直的長腿,在毀滅的身體就像是盪鞦韆一樣,不停的搖晃著,充滿了幸福。

「滅哥哥,從今往後,一輩子,十輩子,一百輩子,我都要你背著我。」蘇小荃突然嚴肅的對著毀滅天王說道。

「好,我答應你,一輩子,十輩子,一百輩子都永遠背著你,我要背著你白頭到老,背著你到天荒地老,背著你一直到永遠,蘇小荃,我毀滅,喜歡你。」毀滅突然停下腳步,對著蘇小荃大聲說道。

這一刻,毀滅天王心中做出了堅定的想法。

。 繼續向前,就看到無邊無際的大海,海風吹起海浪翻湧,沙灘上爬滿各種海中生物。

原本荒古界生物就個頭巨大,海中生物更是巨大無比,螃蟹,扇貝,大龍蝦,資源豐富的讓人咋舌。

周雨薇看到,這麼多的海鮮也忍不住咽口水,身形閃過猶如一陣狂風掃過沙灘,收取不少海鮮,裝入儲物戒,

回去讓大家見識下,帝王蟹算什麼,你看見過桌子面大螃蟹,兩米長的龍蝦嗎?

周雨薇還給自己加了一個靈氣罩,下海收走不少大魚和珍惜的海洋特產,那樣拿回地球都價值千萬,可以放到任務堂拍賣,

荒古界的海洋,從未有人來個,資源豐富的嚇人,隨便划拉兩下都能收穫滿滿。

周雨薇的水系法術雖然可以,但是在危機重重海洋也沒敢深入,稍微收取一些,就離開了海邊,

畢竟歷來海里就比陸地更危險,海洋生物極其兇悍,還是小心為好。

儲物戒中好幾條大魚足夠褚石部落的人吃兩天的了,

周雨薇離開海邊,開始往回走,穿梭在山脈中看到靈藥,也不會放過,順便狩獵猛獸帶回部落當食物。

荒莽原始森林裏,對於原始人來說危險重重,周雨薇卻毫不在乎,

這裏人和動物還沒有形成系統的修鍊功法,猛獸全靠本體力量,哪裏是周雨薇的對手,只要一照面,就被她斬殺劍下,

周雨薇採摘靈藥和各種地球上早已絕跡山珍,對戰各種異獸,收穫滿滿。

逐漸進入一個大型部落的狩獵領地,等她發現一大群原始人在狩獵時,也沒有躲避,不久雙方就互相看個正著。

周雨薇衣衫飄飄,頭髮束在腦後,手持青冥劍,腳尖踏在茂盛的蔓藤上,

一頭巨大鈴鹿倒在附近,那鹿身上射中好幾支骨箭,頭上一個巨大傷口,汩汩冒血。

很明顯這隻鈴鹿是土著們的獵物,正好倒在周雨薇眼前,

周雨薇本不想搭理他們,原始人都是野蠻不開化,褚石部落那是人少,還能調教下,

那些動輒幾十萬人口大部落,周雨薇可沒興趣給他們做女神,也管不起上萬的人口吃大米白面。

周雨薇想的挺好,直接走人,不搭理他們。

那一群人高馬大,非常勇猛部族戰士,卻沒想放過她,他們部落領地,怎會出現個奇怪女人,

那女人黑髮黑眸,皮膚嬌嫩雪白,穿一身長袍,輕靈若仙仿若神人,站在樹枝上,清冷的目光看着他們。

「你是誰,為什麼進入我們領地,既然來了,就別想走了,留在我們山鷹部落,給我生崽子吧。」

狩獵首領第一次,看到如此乾淨漂亮的女人,怎能放過,他覺得一定要把這個女人帶回部落,被他看到就是屬於他的。

周雨薇聽了,頓時氣得臉色陰沉,呵斥道:

「大膽,本不想跟你們這些原始土著計較,還敢打我主意,不給你點教訓,不知道天高地厚。」

青冥劍一揮,花草樹木,蔓藤猶如活了一般,開始纏上那個土著首領,

把他纏成一個綠色的球,越嘞越緊,讓他瘋狂的大吼大叫,

其他原始人,看到紛紛拿起手中武器砍斷不斷生長蔓藤,還有人向周雨薇射箭,幾隻骨箭還沒到她身邊,就被一股無形之力阻攔掉落在地。

這下,這幫子土著人,可傻眼了,口裏大呼,妖怪,

土著首領大喊一聲開,身上閃過一層紅色光芒,好似一種特殊能量,居然掙開周雨薇纏藤術,

「呦呵,力氣很大啊,還是修鍊一種類似鬥氣的功法,看來不能小看任何人,今天給你們一個教訓,不是什麼人你們都惹得起,本姑娘心底善良,不造殺孽,但是小懲大誡免不了,去。「

周雨薇施展一個火球術,無數的小火球飛向那些土著人,繞着他們身體轉一圈,頓時傳出一股毛髮燃燒的味道,所有土著都成光溜溜的禿頭,一根頭髮都沒有留下,

周雨薇冷笑一聲,也沒興趣在採藥,直接甩出青冥劍,飛身踏上疾沖高空而去。

那些土著人嚇得跪在地上哇哇大叫着,怎麼也沒想到,會遇到如此厲害一個女人,比部落里最強大戰士還厲害,就是大巫師也沒有飛行的能力,人家可是直接飛走了。

周雨薇御劍回到褚石部落,已是傍晚,部落里的人都在城外河邊收拾獵物,

出去狩獵的炎和羽,還有去採藥的桑都回來,看到周雨薇從天上落下,紛紛歡呼一聲,過來行禮。

「好久不見,大家都好嗎?」

桑開心的說道:「主人,大家都很好,你讓我們種的藥草,族人每天都精細侍弄,就盼着你來看我們種植的怎麼樣?」

「嗯,我看到了,非常不錯,辛苦你們,倉庫里,有我帶給你們糧食,足夠你吃一段時間,我從海邊帶回不少海鮮,你們也嘗嘗,」

周雨薇揮下手,巨大海魚,螃蟹,扇貝,在河邊堆了起來,還有各種山林里的猛獸,

部落里的人歡呼起來,女神太厲害,一個人就狩獵到如此多強大獵物,好多猛獸都是他們見到遠遠見到,就要躲避的。

桑跟在周雨薇身邊,說着部落里事情,

炎和羽,帶領族人開始收拾那些獵物,海魚雖然巨大,他們還知道怎麼處理,螃蟹扇貝等他們卻不知道怎麼吃,

周雨薇告訴他們直接洗乾淨就行,可以蒸煮或者烤熟了吃,只要把外面硬殼拔開就行。

眾人回到城裏,坐在廣場上,大家圍着篝火,做飯烤肉,忙個不停,

周雨薇和桑坐在獸皮上,邊吃着烤串,聽着桑說着部落里的事情。

桑興奮說到,她利用學會草藥救活好幾個孩童的事情,她覺得主人教的知識果然是神跡,可惜自己太笨,只學會一點點。

「桑,你不要着急,什麼東西,都要慢慢學習積累經驗,你最好挑幾個機靈孩子,從小就培養,專門學習這些知識,讓他們一代代一點傳下去,不要敝帚自珍,知識就要廣泛傳播出去才會,讓部落發展越來越好。「

「是,主人,我會按你說的做的。」 就連顏昔自己都驚呆了,沒想到效果竟然這麼好,而且效果來的也太快了。

本來他還想奮力抵抗一會兒呢,多殺幾隻刀齒鳥,沒想到玖玖小師妹一出手果然很不一般啊,瞬間就像是落葉一樣,稀里嘩啦掉下去一堆刀齒鳥。

別說現場的人驚呆了,就算是南風瑾幾個人,什麼大世面沒見識過,看到這個場景也同樣是驚呆了。

「哎呀,這個小丫頭是怎麼做到的?就混合了幾個藥粉,就能達到這種效果?」

寒易笙第一次坐不住了,簡直也要好奇死了,明明他剛才也一直注意顧如玖呀,那個小丫頭就是將各種類型的藥粉又是聞聞,又是嘗一點,然後就是一頓混合啊。

在寒易笙眼中,完全是看不懂,感覺就是瞎混合的,可是效果竟然這麼驚人。

「該不會是瞎貓碰上死耗子了吧。」

寒易笙嚴重懷疑,要不然有這麼厲害?

「怎麼可能是瞎貓碰上死耗子?」

閎衍覺得寒易笙智商堪憂,看了一眼南風瑾,他好似與有榮焉的笑容,心想謹哥你這麼得意幹什麼?說起來,顧如玖這個小丫頭也是他的學生呢。

「我的小玖玖就是這樣厲害。」

南風瑾看了一眼大驚小怪的寒易笙,什麼瞎貓碰上個死老鼠,哪有那麼巧合的事情!

閎衍……

瑾哥您老闆著一張冰山俊臉說出這麼肉麻的話真的好嗎!

顧如玖自己對這個成果還是很滿意的,本來是一大群的刀齒鳥,因為顧如玖的毒藥,瞬間解決了一片,剩下的也有些多多少少的中毒情況,於是在眾人的合力圍剿之下,這些刀齒鳥基本上都三三兩兩的跑走了。

一群群黑壓壓的刀齒鳥消失之後,這片天空算是又恢復了清凈。

這個時候顧如玖的保護罩的時間也剛剛好到了。

保護罩散去之後,顧如玖第一時間給眾人發了一些靈泉水,大家也都或多或少的可能吸入了一些藥粉。

顏昔和韓寶兒因為顧如玖的提醒是一點問題都沒有,尤其是顏昔師兄,距離這些劇毒的藥粉很近,好在都閉息了,問題不大。

不少人都在這一場刀齒鳥群的瘋狂襲擊之中受傷了,最嚴重的甚至是身上有數道深可見骨的傷痕,看起來傷痕纍纍,臉色也是失血過多的白紙般的顏色。

顧如玖用水壺給他們倒了一些靈泉水,說是解毒用的,但是不少人喝了之後,感覺身上的傷勢似乎都好了一些,甚至是筋疲力竭的身體也恢復了點。

這一個小隊的人感激的看著顧如玖一行人,幾位師兄捨命相救,顧如玖這個小師妹還拿出來這麼好的東西給他們。

雖然顧如玖沒有說是什麼,但是大家畢竟都是修鍊之人,都是識貨的。

另一方面,顧如玖現在在眾人眼中也更加的神秘了。

以前大家也能知道,顧如玖確實是掌握著一些別人都不會的能力,但是感覺應該是屬於藥劑方面,關於皮膚之類的。

卻沒想到顧如玖只是拿著幾種市面上極其普通的藥粉,竟然就能混合成如此可怕的毒藥。

這些可怕的刀齒鳥,數量極大,既讓一下子就死傷眾多,效果驚人!

這些葯雖然對人體的傷害較小,但是還是有一定的傷害的。

畢竟人類和刀齒鳥一樣都是血肉之軀,對有毒的東西反應也都是有的。

剛才環境嘈雜,各種叫聲十分混亂,但是即便是如此,也有一些人注意到了顧如玖的動作。

竟然速度這麼快的就配置出了毒性對刀齒鳥如此之大的藥粉!

頓時不少人就開始對顧如玖刮目相看了。

「玖玖小師妹,實在是夠意思,剛才那麼耍帥的場景交給我了,我一下子沖了進去,頓時這些刀齒鳥就瘋了,我看它們一個個從我身旁墜落,哎呀……這感覺真不錯。」

顏昔師兄一回來就說道,逗得顧如玖和韓寶兒笑聲不斷。

真的是有顏昔師兄這個開心果在,隨時隨地都很開心。

「這才剛剛進入靈獸森林,往年曆練雖然也是危機四伏,但是也不至於如此緊湊。」

容澈看了一下情況,這個小隊裡面不少人都受傷了,但是因為顧如玖的及時幫助,倒是沒有人傷己姓名。

「往年也會有一些學員利用歷練的時候報私仇,畢竟在學院里很少能有機會。」

容澈師兄看到這隊人凄慘的樣子,皺著眉。

不過他們也堅持能夠繼續歷練,只不過要稍作休整。

最後顧如玖五個人就離開了,這是他們自己的選擇。

顧如玖將肉蛋球放了出來,有肉蛋球在,也能減少一些危險,肉蛋球畢竟是靈獸,在某些方面要遠遠的比人敏銳。

「我說瑾哥,有人這麼針對玖玖,你能忍著?」

閎衍轉頭看向南風瑾,顧如玖他們之前的藥粉和這次的事情,很可能都是連鎖反應,應該是有人在故意針對他們。

說起來另一伙人可能是因為距離顧如玖他們小隊太近了,所以遭受到了無妄之災。

「當然不,給他們點教訓。」

南風瑾當然沒打算忍著,雖然有些人他滅了也不過是舉手投足之間的事情,但是他還是尊重小玖玖的想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