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章佳氏,今後她怕是輕易動不得了。

一想到這一切都是她親手送過去了,她就覺得有一股火在肺腑之中橫衝直撞,直擾的血氣上涌,好不容易才壓下去強扯著一點笑容,這會兒又聽見完顏氏點出她最擔心的一件事兒,那股無名火就再也壓不住直接沖着完顏氏去了。

「章佳氏還年輕,且有的學呢!要我說呀,你才有後福呢!你肚子裏的孩子一出生就有兩個兄長陪他玩耍,可不羨煞許多人!」

兄長?!那些賤皮子生的賤東西也配!

只一句話,烏拉那拉氏算拉足了完顏氏的仇恨值,完顏氏直接決定將本來確定的替死鬼從章佳氏轉移到了烏拉那拉氏身上。

招手對一旁的嬤嬤低語一番。

聽了半天的戲,一行人準備移步前院入席。

靜姝在戲快散的時候就叫空青領着幾個小太監沿着聽風軒到前院的路仔細檢查一遍,吩咐的時候直接當着舒舒覺羅氏的面開的口,得到了對方一個感激的眼神。

「主子,奴才在拈花院門前發現一層結的薄薄的冰,冰面不大,也就一尺見方,小花園青石板上撿到了三顆珍珠,成色一般。」

這種珍珠便是外頭賣首飾釵環處都極尋常見,是根本尋不著出處的。

瞧著好似摸不到什麼線索,但,無論是冰,還是珍珠,都意味着一件事兒,那就是,一會兒抬暖轎的小太監中有人有問題。

空青說冰面一尺見方,自然不可能是真的見方,但最長不過一尺的一塊小冰,在寬敞的拈花院門前,若不是有人故意往上走,或引著旁人往上走,那踩中的幾率可就太低了。

畢竟舒舒覺羅氏是側福晉,必然不會打頭走,前頭有那麼多位嫡福晉的轎子要先過去呢!但凡有一個先踩着了,自然就傷不得舒舒覺羅氏了。

還有小園子石板路上的珍珠,那真是意外踩中的幾率更低了。

抬轎的小太監里沒有內應才怪呢!

靜姝猜得出,空青也猜得出,所以回稟的時候刻意避開了舒舒覺羅側福晉。

若是沒有這事兒,主子護她們母子平安那是情分,這人情到時候是得還的!

但若是府中有人想對人家母子動手,那主子護她們母子就變成了本分!可就是吃力不討好的事兒了!

舒舒覺羅氏見靜姝眸中發沉,心中越發的忐忑,急匆匆問道:「可是發現了什麼?」

「未曾,」靜姝捏了捏舒舒覺羅氏的手:「就是未曾發現才擔心,不過不妨事兒,剛剛空青把我院子裏放心差用的都叫出來了,一會兒咱們慢慢院子裏逛著去。」

空青也是怕真出什麼事兒,院子裏主子曾提過不是探子的,雖不至於全部被她叫出來,但也出來了六成,剩下的,剛剛夠看護好院子的。

舒舒覺羅氏雖然不想走着,但也清楚比起靠旁人,自己更叫自己放心,於是笑着道:「早就聽說四爺府中的輿圖是四爺親自修整的,今兒我可得仔細瞧瞧,就全托妹妹了。」

「妹妹定全力而為。」

兩人沒有上轎的動作,很快就引起了旁人的注意。

但第一個開口的卻不是在靜姝心中懷疑指數最高的完顏氏,而是···等等,這人是誰?

「林姐姐,我與章佳妹妹一見如故,想要把臂同游一番呢!」

林側福晉眉頭一皺,張口便是一通怪罪:「你都是多重身子的人了!章佳氏還小未曾生育過,不知輕重,你這個當額娘的怎麼也不知輕重起來了?」

舒舒覺羅氏被怪罪的臉上的笑都僵了,不過她到底清楚這種時候是萬萬不能推章佳氏出去頂火的,畢竟,她這會兒還得用章佳氏呢!只能無奈地往自己身上攬:「是我想逛逛的,太醫前兒個才說,我自有了孕便少行少動,雖說利於養胎,卻不利於生產,這不,我瞧著天兒好,我就想活動活動,便拉着章佳妹妹陪我。」方簡寧迅速跟了上去,可是很奇怪,那人明明已經走到門口了,卻在掏出鑰匙的一瞬間,又迅速往另一邊走了過去,很快就消失在了拐角處。

什麼情況?

難道是發現我了?

不管了,先找到他再說!

方簡寧對自己的身手還是很有信心的,扯了扯口罩,讓它完全覆蓋住自己的臉,也是隨着男人消失的的地方走去。

剛到拐角處,一道凌厲的襲擊襲來,方簡寧下意識抬手擋住自己胸口,兩個人正式交手,招招針鋒相對。

偶爾打上了照面,方簡寧這才發現對方竟……

《薄夫人總是攜子出逃》第100章吻 顧驀然變身成為烏托邦摻雜體,手中拿著理想權杖,黃金色軀體,背後還有金色短披風。

小野狗次郎和他的兩個手下重重的摔倒在地上,狼狽不已,他看著顧驀然,眼中出現凝重之色,知道自己惹了不該惹的人。

原本在監控室中的王雲龍見顧驀然竟然親自出手,頓時感受事情大條了,心中把小野狗次郎的祖宗十八代都罵了個遍。

這個坑貨,竟然讓那位出手,這不是要活活坑死他嗎,不行,等這場鬧劇結束了,終止於小野家族的合作。

小野狗次郎狼狽的從地上爬起,看著顧驀然,眼神陰晴不定,只能不甘開口說道:

「這位朋友,多有冒犯,還請不要放在心上。」

顧驀然可不信倭國人,指不定心裡現在還在打什麼壞主意,顧驀然理想權杖對著小野狗次郎身後的兩個參雜體一指,只見老鼠和蠻牛摻雜體直接離地而起,懸浮在半空中。

「區區低等摻雜體也敢對我出手,真是不知死活。」

話音剛落,金色雷電從理想權杖中湧現,如同神罰一般狠狠的轟擊在兩個摻雜體身上,直接將們電的死去活來,變成兩塊大焦炭,然後重重落在地上,當變回人型時,蓋亞記憶體直接炸裂。

看到這一幕,小野狗次郎眼神大變,連忙轉身逃跑,顧驀然看著他慌亂不已的樣子,轉身看了一眼監控,隨後繼續走向外面,小野狗次郎今天死定了。

顧驀然的抬頭讓王雲龍害怕極了,連滾帶爬的衝出監控室,衝到會場。

而顧驀然已經離開,只有納斯卡還在和幾個雜兵纏鬥,王雲龍看著會場的狼藉,眼中滿是怒火,手中出現地球驅動器,將其扣在腰間,拿出自己唯一製造出的金色記憶體按下。

[恐懼!]

恐懼記憶體飛入地球驅動器之中秋,頓時,會場被一股恐怖氣息包裹,王雲龍變成恐懼摻雜體,地面上出現黑色流體,所過之處,無論是桌椅板凳,還是雜兵摻雜體全部被其吞噬,陷入恐懼之中。

納斯卡見狀,也放棄了繼續搶奪迷失驅動器的想法,轉身逃跑。

但恐懼摻雜體可不會放過納斯卡,畢竟這場拍賣會就是被他破壞的,必須要付讓他付出慘痛代價。

恐懼記憶體懸空而起,直接飛向納斯卡,要讓他付出代價。

酒店外,已經有大量特警部署著,他們將槍架好,一但發生摻雜體,他們就會進行全方位射擊。

柳硯芳站在特警後面,表情嚴肅,看著不斷有人衝出來,她知道,都是參加拍賣會的人,現在抓不了,影響太大了。

不多時,小野狗次郎也跑了出來,眼神中滿是慌亂,連滾帶爬的跑向特警所在位置。

「救命呀!他要殺我,要殺我!」

小野狗次郎一邊大喊,一邊衝進特警之中。而柳硯芳自然也認識他,叫價叫的最狠的三人之一,本來考慮要抓他,既然你自投羅網,那正好。

柳硯芳讓特警將小野狗次郎直接扣住,這讓小野狗次郎傻眼了,為什麼要扣他,他可是求救者!

而剛剛走出來的顧驀然看到柳硯芳扣押了小野狗次郎,也不在追他,轉身便離開了。

至於後面結果如何顧驀然就不在意了,畢竟也沒什麼好在意的。

第二天,新聞就就播報出琴江酒店發生大爆炸,出現大量人員傷亡。

顧驀然隨手將電視關閉,所謂的大量人員傷亡一看就是王雲龍弄出來的。

不多時,顧驀然的電話響了,赫然是王雲龍,他聲音惶恐不安,顫顫巍巍。

「您沒事吧?」

王雲龍昨晚可是遭受到了特警們正義的子彈,甚至連火箭筒都挨上幾發,雖然沒有什麼大事,但也讓他受了一點輕傷,而納斯卡也逃跑了。

現在之所以打電話過來,是想試探一下顧驀然的態度,至於顧驀然會不會受傷,在王雲龍看來是不可能的。

「怎麼,你希望我有事。」顧驀然冷漠說道,電話那頭的王雲龍嚇的差點跪倒在地,他怎麼敢呢。

「您誤會了,我只是來關心一下您而已。」

聽著王雲龍的惶恐解釋,顧驀然沒有說什麼,而後詢問道:

「迷失驅動器你安排的怎麼樣了?」

聽道顧驀然問起迷失驅動器,王雲龍連忙回到道:「您放心,迷失驅動器和配套的蓋亞記憶體我全部都安排好了。」

昨晚雖然顧驀然沒有說什麼,但既然他出現在拍賣會場就說明了他什麼都知道,王雲龍自然不敢搞小動作,全部老老實實的將迷失驅動器散發出去。

顧驀然點頭,隨後又說道:「儘快將那些裝置製造出來,知道嗎。」

王雲龍在電話對面連連點頭,他保證一定用最短時間將空間隔絕裝置製造出來。隨後顧驀然就掛斷了電話。

而在接下來的時間中,天海開始發生了不少變化,出現了名為記憶體騎士的存在,他們使用迷失驅動器和蓋亞記憶體變身,實力強大,專門打擊各種作惡的摻雜體。

三個月後,顧驀然辭去了風帆小學的老師的職務,來到了天海大學當一名物理老師。

天海大學還是向上次來的一樣,沒什麼變化,不過聽說學校宿舍的電梯都停了,似乎是男女學生因為電梯問題吵起來了,導致校方只能想出將電梯停止這個辦法。

對於這種處理結果,顧驀然是很無語的,不過也沒多管,畢竟他來這個學校的真正目的可不是來坐電梯的。

顧驀然走在天海大學各處,將空間隔絕裝置一個一個放好,然後等待時間到了之後啟動。

一所教學樓之上,顧驀然站在樓頂,看著下面歡聲笑語一片的景象,眼中滿是期待。

時間到了凌晨三點,所有人都入睡了,很快,一道看不見的光罩升起,直接將整個天海大學籠罩,將空間與外界隔離。

「開始了,就讓我看看會發生怎樣有趣的事吧!」

~

另一個新世界之中,顧驀然的其他分身~

新世界,一道空間隧道出現,顧驀然走了出來,可當他剛走出來就感覺到不對勁,氣氛不對,太陰沉了。

而且,顧驀然聽到了絲絲低吼聲,像某種動物,但又不像。

以防萬一,顧驀然取出這具分身所帶所攜帶的武器~天火聖裁,警惕的觀看四周,一有不對可以迅速開槍。

腳步輕慢,盡量不發出任何聲音,顧驀然沿著牆邊慢慢走向巷口外,可當他看到巷口外的一切,頓時眼神出現變化,暗罵一聲

「運氣真差!」

巷口外面赫然是一片破敗之景,隨處可見的汽車殘骸,被撬開的商店,還有馬路上大量殘缺不全,被分食的屍體,以及喪屍!

顧驀然這一次的世界穿越運氣是真的差,竟然到了一方末世世界,要知道,所有世界中,體驗感最差的就是末世世界了。

看著遊盪在大街上,噁心至極,發出低吼的喪屍,有的身體殘缺不全,缺胳膊少腿的,有的身軀完整,勉強算是一個人型的,還有已經變異的喪屍,腦袋比身體還大,手臂像觸手一樣的,嘴巴像菊花一樣可以張開的,真是噁心。

顧驀然不確定自己是不是來到了生化危機或者是其他世界,反正他是很不爽的。

但現在這具身體不過是普通人,這麼多喪屍圍攻而來,還是有一些難度的,以防萬一,還是不要和它們正面交鋒的好,先曬幾天太陽再說。

顧驀然剛轉身,面前突然出現一隻喪屍,張開它的菊花大口,上面滿是細小尖銳的牙齒,要將顧驀然咬死,這讓顧驀然面色微變,這些噁心的怪物!

抬手直接時停,直接開槍會吸引其他喪屍,這樣得不償失,隨後顧驀然舉起天火聖裁對著喪屍扣動扳機,在天火聖裁那高溫子彈下,直接將喪屍的頭都打融化。沒有發出任何聲響。

與此同時,時停也在瞬間解除,喪屍直接倒地,顧驀然敏銳的在它身體中感受到某種能量波動,但這麼噁心的喪屍,顧驀然怎麼可能下手去挖。

為了避免再出現喪屍出現,顧驀然沿著牆壁緩緩移動,盡量不發出聲響,腳步輕慢,向一個被撬開門的商店走去,末世中食物和水最重要,必須要收集好。

他的每一個分身都帶了一個空間戒指,裡面都裝了一些武器。

顧驀然小心翼翼的沿著牆壁走,接著掩體不讓自己被喪屍發現,看著鮮血乾涸的地面,顧驀然一陣噁心,看著只有數步之遙的商店,他身影如貓一般靈活,直接鑽進去。

「果然。」顧驀然看著已經被洗劫一空的商店,眼中出現一絲失望,既然門是被撬開的,裡面的東西肯定被人洗劫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