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站在帳篷下面,倪梅好生寬慰一下其他人,然後提醒其他人只能等雨停下。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苦等到夜半時分,這場雨終於慢慢停下。耳邊的雨聲越來越小,在這簡陋的棚子下面休息的幾人總算鬆了一口氣。

等雨完全停下,幾人從棚子下面出來,周圍漆黑一片,哪都不能去。雨雖然停了,但他們還是被困在這裡。

「少爺,今晚怎麼過啊?」

「等天亮吧。」這場雨已經消磨了倪友斌所有耐心,或許是煩躁到了極點,倪友斌反而變得冷靜下來,當然這並不是一種正常的冷靜。

「韓姑娘,你還好吧?」倪梅的聲音從旁邊傳了過來,要說別人倪梅都不擔心,倪梅就覺得韓璇可能受不了現在的苦,畢竟韓璇是個姑娘。

「沒關係,梅叔不用擔心我,」韓璇跟著其他人受苦不假,但韓璇是一個性格堅強的人,一路上連一句抱怨都沒有,現在更不會說什麼。

或許正是因為韓璇的堅強表現,倪友斌才能有現在的冷靜。

「韓姑娘,是梅叔的錯,讓你受苦了,梅叔在這裡給你陪個不是。等回去之後,梅叔一定帶著友斌到你家裡登門賠罪!」韓璇雖說自己沒事,但倪梅不能真當如此。 第386章

「梅叔不用見外,大家一直都被雨淋著,不是我一個人,只要我們能平安回去就好,」韓璇的話說的非常大方,完全不像是出自一個女子口中,而且是在這樣的情況下。

「既然韓姑娘能這樣想,那梅叔就放心了,」笑著點了點頭,倪梅對韓璇的表現越發欣賞。

其實對於倪梅這樣閱歷豐富的人來說,現在的情況並不是最糟的,眼下的困境只不過是對個人身體的一種簡單折磨而已,完全算不上殘酷,但世上有很多殘酷的事,能讓人生不如死,他們所經歷的與那類事情相比簡直不值一提。

「友斌,你還好吧?」與韓璇交流一番后,倪梅又向旁邊的倪友斌看來。在倪梅看來,他們現在所經歷的種種困難正對倪友斌的一種磨鍊,沒有什麼不合適的地方。因為倪友斌很可能是今後倪家的挑大樑的人,那麼真正的考驗還在後面。

「我沒事,」淡淡回應一聲,倪友斌雖然很想讓自己舒服一些,可內心又清楚現還沒得選擇。

照應一下倪友斌后,倪梅又問候一下倪家的幾名侍衛,此番尋找五彩仙花,倪家護衛出生入死。現在仙花到手,倪梅當然要先向他們口頭表示一下。當回去之後,倪家肯定會對他們重賞,現在倪梅是要穩定一下他們的情緒,這樣對每個人來說都有好處。

倪梅將一干人等全都問候一下,然後吩咐大家好好休息。在倪友他們斌還要繼續忍受煎熬時,林玄仲幾人在那小山洞裡倒是睡的舒服。

夜裡感覺到肩膀很重,林玄仲慢慢從沉睡中醒來,一看不知何時藍馨公主竟然靠在自己肩上。

黑暗之中,林玄仲看不清藍馨公主的臉,只能聽到那均勻的呼吸聲,藍馨公主睡得很香。本來靠在石壁上睡的渾身都有些痛,現在林玄仲很想動動,但又怕把藍馨公主驚醒。猶豫之間,林玄仲很是為難。

過了好長時間,還沒做出決定的林玄仲才注意到外面的雨已經停了。往山洞外面看看,昏暗一片,在不想驚醒藍馨公主的情況下,林玄仲只能將就著繼續休息。

夜深人靜,林玄仲卻不再有什麼睡意,思緒起伏不定。細細想來,他們來山脈里已經有一段時間,恐怕此時雪國與夜國的格局又不一樣,不知道夜國現在有沒有攻下雪國京都,青羿、大牛他們的情況又怎麼樣。和他們分開這麼長時間,林玄仲有些想他們,而且林玄仲還想著把自己實力提升的消息告訴他們,可以說,這件事林玄仲最想和青羿分享。

兩人說好要一起回去,現在時機已經差不多。特別是經歷過這麼多事情后,林玄仲在這方面的想法又有所改變,從要和青羿一起回去,變成林玄仲要把青羿帶回去。想著想著,林玄仲又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一個個醒來之後第一件事便是伸著懶腰。昨晚靠著石壁睡的人都睡的不太舒服,只有方青躺在那裡睡得很好。

白燁和劉能的聲音把藍馨公主驚醒,睜開眼,藍馨公主才看到自己竟然靠著林玄仲,而且還抱著林玄仲的手臂。

跟著在白燁他們異樣的目光下,藍馨公主忙拿開自己的手,然後和林玄仲拉開一段距離,一臉尷尬地不去看白燁他們。

另一邊,白燁和劉能注意到林玄仲才剛睡醒,好像還是被藍馨公主的動作驚醒,一個個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接連轉過目光。

在意識到兩邊的情況后,睡在中間的林玄仲尷尬不已,好在夜裡已經考慮到現在的情況,沒去多想,林玄仲也就沒覺得有什麼了。

「好餓啊,」就在這時,方青張開雙臂慢慢爬起來,那樣子看起來就像是睡了好長時間的懶覺般。 珠顏禍水亂君心 不過方青的一聲喊倒是打破其他人的尷尬。

「雨停了,我們到外面看看吧,」說著白燁就躬著身子離開山洞。

一場雨後,山裡的空氣清新透徹,景色秀美無邊,一切都變得具有靈性起來。

聞著新鮮的空氣,再看看山頭另一邊照過來的春光,一切都讓人有種萬物復甦的感覺。

離開山洞后,白燁和劉能在外面活動身體,讓各自舒服一點。跟在兩人後面,林玄仲同樣離開山洞,想活動一下身體。 搶到一個世界 但在方青的強烈要求下,還沒動個幾下,林玄仲就停下來準備做飯給幾人吃。

這幾天方青就像一個大老爺們一樣,想想自己竟然要照顧方青一個大男人,林玄仲心裡就有種彆扭的感覺。還好今早藍馨公主特意過來幫忙,兩人一起忙著,倒是讓林玄仲的心情順暢不少。

不得不說,方青雖然有傷在身,但這兩天受到的待遇卻沒話說,所以心情上自然不會有什麼不滿的地方。

而到此時,倪友斌他們已經在路上行走一段時間,一邊尋找吃的,一邊趕路。昨晚的煎熬讓他們的氣色都不太好,不過還是趕路要緊。

「公子,這天可算晴了,我們快些離開山脈吧,我可是一刻都不想在山脈裡面待了!」走著、走著,倪明又來找倪友斌說話。

「你不要急,我們已經走了好幾天的路,還有兩天就能走出山脈了!」簡單接了一句,倪友斌又笑著說道:「怎麼倪明,平常好日子過慣了,才過兩天苦日子就不習慣了?」

「說的就像少爺你能習慣一樣。」

「你還別說,我覺得在山脈歷練還真挺有意思,要是可以多待幾天倒也不錯。」

「少爺,我發現你變了。」

「哪裡變了?」

「比以前更會說大話了!」

「倪明你是不是找揍,信不信我現在就揍你?」

「少爺,你還是別說笑了,我們都快有一天沒吃飯了,你會有力氣揍我?」

「沒想到你還沒我想的那麼笨!」

原來是惡魔啊 主僕二人又進行一場激烈的對話,最終兩人都沉默下來。

時間過的很快,一轉眼已經到中午時分,八人還是沒找到吃的,之前路上的那些凶獸屍體像是全都消失一樣,他們一具都沒發現,所以只能忍飢挨餓。

午後,在一處地方停下休息,所有人臉上都掛著疲憊之色。直到有人發現後面有人發現周圍有人出現,一個個才打起精神。

「後面好像有人!」

「那邊也有。」

「不好我們被包圍了。」

直到倪梅的聲音響起,眾人才知道不僅僅是有人那麼簡單。

「怎麼辦?」一下子,眾人全都站了起來,神色警惕地打量著周圍。

「來者不善,大家都小心一點,」倪梅冷靜地觀察一下周圍,一共發現六七個人,每個人都拿著長兵器。現在倪梅擔心的不是這些人要攔路搶劫,而是怕他們是一直跟在隊伍後面的人。

如果真是如此,那情況對於他們而言,無疑更危險一些。與此同時,倪友斌他們對周圍突然出現的人同樣非常擔心,暫時還不知道來人都是什麼實力,這一點讓身體狀態不好的他們更加擔心。

不一時,周圍的那些人來到近前,一共七人全都用挑釁的目光打量倪友斌他們,彷彿在看一群獵物般。

話說回來,七人之所以能這麼快追來,與昨夜倪友斌他們搭的棚子有關。本來那場雨已經把倪友斌他們留下的痕迹沖毀,但那個棚子和棚子周圍的腳跡又讓七人確定倪友斌他們的路線。後來在加速前進的情況下,七人直接追到這裡。

「你們是什麼人?」迎上對方几人中的七階武修,倪梅不動聲色地問了一句。

「我們是什麼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帶著的一件東西是我們想要的。」那個七階武修似乎不想和倪梅多說什麼,一句話直接打消了倪梅的疑慮。

「不知道閣下在說什麼,」不管對方的來意有多明確,倪梅還是要盡量裝作不知。

「我們弟兄幾個追了你們這麼長時間,可不會輕易放你們離開。如果你不識相,那只有手下分個高低。」其實七人跟在後面同樣已經很長時間沒吃東西,所以那個七階武修才想先用嘴皮子看看。

儘管一句威脅讓倪梅交出仙花的可能性不大,但那人還是要試試。

「我不知道閣下在說什麼,我等還要趕路,若是閣下與你同伴再在此處攔著,倪某隻能與閣下好好較量一番,」倪梅臉色一冷,知道一戰已經必不可免,只好盡量表現的強硬一些。

倪梅的話讓雙方之間的氣氛立刻變得緊張起來,一下子雙方都舉起兵器,形勢劍拔弩張。

「很好,」那個七階武修點了點頭,對於倪梅的表現並不意外。不管仙花在不在倪梅身上,此人都覺得他們要打一場。

「友斌,韓姑娘你們小心一點,」倪梅先交代倪友斌和韓璇一聲,然後又提醒一下幾名倪家護衛,「保護好公子和小姐。」 第387章

現在雙方的人數方面,倪友斌他們還多一個倪明,只不過倪明是五階武修,剩下的人全都是六階武修。從人數來看,還是倪友斌他們佔據一點優勢,當然還要等打起來之後才知道最終結果。

洛神訣 「記住,我就叫武萬一,」倪梅同那七階武修走到遠處,然後那七階武修主動報出自己的名諱。

「倪梅,」倪梅同樣說出自己的名字,然後兩個素不相識的人對打起來。在倪梅同武萬一交手后,倪友斌他們則緊緊地盯著眼前的六人。

面前的六人都是六階武修,但給他們的感覺與普通的六階武修大大不同,反而有種類似七階武修的氣息。不知道對方六人的實力如何,不過倪明覺得他們還是小心一點最好。

「倪明,你保護韓姑娘,其他人一人挑一個對手。」說完,倪明率先從那六人中挑出一個對手,然後與那人到別處打起來。

沒多久,那些倪家護衛同樣各自挑選一名對手。對於倪友斌等人的行為,對方六人只是笑笑並不說話,彷彿在那六人眼中,倪友斌他們做的事都非常好笑。

當然不管那六人覺得倪友斌他們的行為多麼好笑,他們還是一一接下挑戰。一轉眼,此處的兵器撞擊聲在連成一片。

交戰伊始,雙方自然都沒有顯露敗勢。

直到一段時間后,倪梅那邊情況變得不太樂觀。交手多次之後,倪梅已經隱隱感覺到對方的實力比自己強。對方的氣勢如同倪文般,這個發現讓倪梅的心動搖起來。

而隨著繼續交手,倪梅更加吃驚,似乎對方無論是境界還是實力都要強於自己,本想儘快結束戰鬥的倪梅無論用什麼樣的方式攻擊,始終無法佔據上風,偏偏對方臉上還一直保持著那種淡定自若的神色,對方的一舉一動都讓倪梅覺得對方深藏不露。

來自武萬一的壓力越來越大,倪梅的臉色越發凝重起來。與此同時,倪友斌那裡,倪友斌與其對手使用的兵器不同。才剛開始,對方手中赫赫揮舞的長刀剛猛的攻勢就讓倪友斌感受到絕對的壓力,倪友斌忽然覺得對方不是一名六階武修,因為他們之間的較量完全不像是兩個境界相同的人在交手。

一陣驚訝過後,倪友斌不敢再抱著試探對方實力的心態,把一身所學展示出來,想要以武技方面的優勢壓倒對方,可漸漸的倪友斌卻發現不管自己的招式有多高明,依舊會被對方破解。

越打倪友斌越是心驚,以至於原本自恃自己實力不凡的底氣一點一點消失,倪友斌有漸漸落於下風的趨勢。

韓璇那裡,在韓璇與其對手激烈的交鋒時,倪明在不在旁邊完全沒有區別,因為倪明根本無法插手兩人之間的打鬥。好在韓璇與其對手實力相當,韓璇的情況自然比倪友斌好些。

其餘的倪家護衛情況與倪友斌相差不多,他們根本不佔優勢。

沒多久,倪梅抽空看了一下其他人的情況。倪友斌他們此刻都已落於下風,倪梅一眼看出他們情況不容樂觀。想想若是自己敗給武萬一,那其他人更不會有取勝的希望,倪梅不得不重新打量一下武萬一。

兩人用的都是長兵器,與同境武修交手,倪梅還是第一次遇到如此棘手的對手,打到現在,簡直沒有任何優勢可言,不知道一直打下去會有什麼結果,但此時此刻倪梅卻有一種不與他們爭鬥下去的想法。

一邊考慮脫身之計,一邊與對手周旋,不知不覺間,倪梅的眉頭已經高高皺起。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一聲慘叫打斷倪梅的思緒,倪梅看到一名倪家侍衛受傷。身上多出一道傷痕,衣衫盡被血液浸染,看起來傷的不輕。不過現在生死攸關,沒有人能過去幫忙,那名倪家侍衛即便負傷還是要與其對手奮戰。

那名倪家護衛此刻很是拚命,但是其對手卻對此不以為意。要打倒那名受傷的倪家侍衛,對其來說並沒有什麼難度,只不過還需要一點時間而已。

帶著輕笑,此人慢慢地加快攻擊速度,轉眼把其對手壓的只能保守防禦。如此一來,那名受傷的倪家侍衛處境越發危險。

沒過多久,又有一名倪家侍衛受傷,在這些經驗豐富的悍匪面前,倪家侍衛都很脆弱,即便有著同樣的境界,他們在實力上卻有著很大的差距。

兩名倪家侍衛的受傷讓倪家一行人全服陷入危險的處境,到此刻,倪友斌已經失去任何優勢。那種像是和七階武修交手的感覺越發強烈,讓倪友斌有種無奈至極的感覺。

沒想到會遇到如此厲害的對手,從開始到現在,倪友斌都沒看到一點取勝的希望,倪友斌的臉色越發嚴肅,完全沒有了往日的那種輕浮。

與倪友斌此刻的處境相比,韓璇那邊的情況還要好些。儘管倪明像是一個擺設,但總歸有點作用。再說倪明雖然實力差些,但一點都不笨,所以在關鍵時刻能為韓璇分擔一點壓力。

「你去幫一下你家公子,我一個人可以,」韓璇一直在關注倪友斌的情況,在發現倪友斌的情況不樂觀后,韓璇反而擔心起倪友斌的安全。

「可是公子讓我來幫你?」

「倪明,你也不笨,你覺得現在誰更需要你的幫助?」

「那韓小姐小心一點。」說著倪明直接抽身出來,此刻,倪明已經認清他們真實情況。兩邊交戰不是尋常的一較高低,是真真切切地關乎到個人生死問題,所以倪明覺得的確該去幫助倪友斌。

「倪明,你怎麼過來了?」只是倪明才剛過去,要面對的卻是倪友斌那不滿的質問。

「公子,是韓姑娘讓我來幫幫你。」

「不用你幫忙,我一個人可以。」倪友斌搖了搖頭,向韓璇那邊看了一眼,在倪友斌看來,倪明還是去幫韓璇好,自己還可以撐著。

「公子,韓姑娘是一番好意,再說我在那邊根本幫不上忙。」

「那你過來吧。」

倪明話說的十分誠懇,聽的倪友斌無法再堅持自己的打算。另一邊,儘管有心要一個人處理現在的困境,但倪友斌不得不承認一個事實,其本身的確不是那人的對手。

「倪明,你小心一點,對手的實力很強。」

「我知道,公子放心吧!」見倪友斌還算爽快地接受了自己的好意,倪明笑了笑,然後直接加入戰鬥。

對方六人各個實力極強,倪明清楚這一點,所以不敢掉以輕心。像剛才幫助韓璇那樣,倪明儘力地為倪友斌分擔一些壓力。

在倪明加入后,倪友斌的情況漸漸有所好轉,不過倪明的突然插手徹底激怒對方。

「哼,我一個一個送你們上路,」冷哼一聲,兩人的對手那名身材健壯的男子神色陡然認真起來,一臉兇狠地怒視兩人。

由於倪明和倪友斌前後攻擊讓此人有些被動,此人不得不比之前認真一些。如此一來,此人的氣勢更加恐怖。抓住機會,此人連連攻擊著倪友斌,一直把倪友斌打到只能被動防禦,然後又轉過身三下兩下把倪明逼退幾步。

在此人所展示的力量下,倪明完全沒有反抗的實力,只能靠靈活的移動來儘力避開攻擊。另外,對方的打鬥經驗很豐富,前後應付兩人的確很難,但若是換個位置,正面應戰兩人,那倪明的存在與對方而言簡直可以忽略不計。

一轉眼,那人便改變了三人的方位。緊接著,倪友斌的處境變得異常糟糕起來。在對方的不斷攻擊下,倪友斌越來越有種氣力不支的感覺。

與此同時,倪明多次想要幫助倪友斌改變困境,結果在那人有所防備下始終未能成功。

沒多久,剛才那兩名受傷的倪家侍衛傷的更重,現在已經到了垂死掙扎的地步。情勢對於倪友斌一行人而言已經非常緊急。

倪梅把己方的情況看在眼中,經過過去一段時間的考慮,倪梅打算自己儘力拖住武萬一和其同伴,然後讓倪友斌他們趁機脫身。倪友斌和韓璇的性命比護住仙花重要,而且倪友斌他們一旦逃走,倪梅還可以再想辦法脫身。

「友斌,你帶著韓姑娘先走,不要在和他們糾纏,」事不宜遲,倪梅直接地把自己的計劃說出來。

倪友斌他們雖打不過那些六階武修,但在倪梅看來要逃掉應該沒有問題,所以趁現在還有機會,倪梅便想倪友斌他們能儘快脫身。

對於當下的情況,倪友斌自己非常清楚。倪梅那邊沒有優勢,倪家侍衛的處境都很危險,要是再拖下去,只會更加危險。

「韓姑娘,我們走吧,」遠遠向韓璇喊了一聲,倪友斌已經做好擺脫其對手的準備。

「那梅叔怎麼辦?」聽到倪友斌的呼喊,韓璇擔心地反問一句。

「我們先走,之後梅叔自然會有辦法脫身,」倪友斌想讓大家都放心一些,所以嘴上說的好聽,實際上倪友斌並不確定倪梅留下來會不會有危險,不過眼下他們的確沒有別的選擇。 第388章

「想走,沒那麼簡單,」倪友斌剛說完,對面的男子就冷哼一聲,然後揮舞長刀從上空劈下,以力壓華山之勢劈向倪友斌。距離太近,體力不支的倪友斌已經沒有閃躲的可能。

情急之下,別無他法的倪友斌忙站穩腳跟,然後橫著將自己的兵器舉起,想要擋下對方的兵器。

「當,」的一聲,倪友斌的兵器直接被對方打落,但對方卻再次施力繼續攻來,刀鋒離倪友斌越來越近。

眼看著鋒利的刀鋒快要碰到倪友斌的頭部,旁邊的倪明趕緊聚足力氣,一下子將對方的兵器打開。

「少爺,快走,我來幫你拖著。」幫倪友斌解除危險后,倪明一下子走到倪友斌旁邊,大聲提醒倪友斌一句。

「螳臂當車,不自量力,」只見健壯男人冷笑一聲,對倪明的說辭不以為意。

「我不走,」剛才兵器被打掉時,倪友斌目光一滯,心裡有種強烈的危機感,以至於整個人不知該做如何反應。幸好關鍵時刻被倪明所救,現在見倪明要為自己爭取時間。想想對方的厲害,倪友斌實在不敢答應。

「少爺,你別啰嗦,再不走,我們都得留下,」打到現在,倪明心裡是清清楚楚,他們根本不是對方几人的對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