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窗外大雨嘩嘩的下,幸虧他們在下雨前趕到這座古廟,不然定會淪為落湯雞!

「川風,你是不是覺得我失控了?」

「陌大哥,發生了什麼事?」

川風一臉疑惑的神色,陌山的為人他還是知道的,妥妥的一個熱心腸!

「還知道南風堂追你那天嗎?」

「知道!」川風肯定的點了點頭,那件事他怎麼會忘?

「哎!」

陌山輕嘆一口氣,緩緩將那天情況說了出來。

那日,南風堂圍攻川風。陌山路見不平,拔刀相助。

南風堂報出城主府的名聲,陌山才亡命奔逃。南風城主君陌清,性格乖張、暴虐無常,為人護短又極其的愛財。

他一個半步武宗,絕對不是城主府的對手。陌山快要逃離南風城時,城主府的支援到了。

一名武宗巔峰的高手守在城門處,陌山剛一露頭便被他擊倒在地。

城主府抓住陌山關進水牢,日夜審問他希望得到川風的下落。可惜,陌山根本不知道川風是誰,就算他知道了也不會說!

君陌清並未殺死陌山,要給他留下一個深刻的印象。斬斷陌山的雙臂,將其丟到大街上自我滅亡。

對於一名修武者來說,失去了雙臂比殺了他還難受。實力大打折扣不說,以後修行也會事倍功半難以進步!

「該死的君陌清——!」

川風憤怒的握緊拳頭,尖銳的指甲都刺進皮里。淡淡的鮮血溢了出來,此時他內心殺意滔天。

川風沒有想到,陌山的雙臂竟然是因為自己。當日要是把赤鏈蛇給他們也不會如此,自己倒好趁著陌山與南風堂周旋之時偷偷溜了。

自己的錯絕對不能讓無辜的人背,日後他一定找君陌清報仇!

「過去的就過去了,賢弟不要介懷了!」陌山給篝火填了點乾材,生怕土豆在著涼了。

川風雙目獃獃的望著廟在,激烈的雨聲令他心煩不已。過了許久,他才在心裡做了一個艱難的決定。

「陌大哥,我想請你幫個忙!」

「賢弟請說!」

「我希望你帶著土豆前往山狼城!」

「為什麼?」陌山眉頭一皺,有點搞不懂川風在想什麼?

「此去一路危機四伏,帶上土豆多有不便!」

「怎麼,你想撇下我們?」陌山雙目一瞪,不爽的看著川風。

「不,我們兵分兩路,在鐵峰王國的山狼城匯合!」

「川風,你就這麼信任我?」

「相信!」

簡單的兩個字,卻有無窮的力量。瞬間,陌山便對川風生出惺惺相惜之感。

「好,明天一早我便帶著土豆趕往山狼城!」陌山一手拍在川風右手上,達成了君子之約。

「想走?這裡就是你們的葬身之地!」

一個陰惻惻的聲音傳來,川風二人後背頓時一寒。

「誰?」

川風二人慎重的走出古廟,一名身材矮小的老頭子正站在大雨之中。

陌山仔細看了一眼老頭子,待他看清老頭子腰間的三角叉,面色立即變得很難看。

「鐵叉屈崇——!」

「咦,你認識老夫?」

屈崇疑惑的看了一眼陌山,面前此人好臉熟。不對,他怎麼會斷了雙臂?

「開山拳陌山?」

「不才,正是在下!」陌山肯定的點了一下頭,希望借著名號能讓屈崇知難而退!

「哈哈,可笑——哈哈!」

屈崇抱著肚子笑了起來,沒有了雙臂也敢自稱開山拳?原本他還有一些忌憚,可現在屈崇只有無盡的得意。

「哈哈哈——!」

屈崇一個人在那笑了半天,周圍的雨水彷彿都被他笑聲吸引了。

川風一臉懵逼的看著屈崇,此人腦迴路是不是有問題?一個人,居然能尬笑的起興!

「咳咳,你們該上路了!」

屈崇平復了一下心情,取出兩把三角叉猥瑣的沖了過來。

屈崇一叉刺向陌山的喉嚨,另一叉刺向他的心臟。陌山身影一閃,急忙躲過屈崇的攻擊。

屈崇面露輕蔑之色,收回左手的三角叉。右手揮舞著三角叉迅速攻擊陌山的腰部,陌山狼狽的向後邊閃。

「呦呦,開山拳!」

屈崇興奮起來,他的三角叉已經划傷了陌山。

屈崇喜歡獵物瀕臨死亡時的掙扎,這是世間唯一讓他覺得爽的事情!

「陌山,你怎麼不說話?」

「陌山,你倒是給我說句話啊!」

屈崇一叉刺進陌山的腰部,他還未攪動血肉,便被陌山一腳踹中小腿。

「砰——咔嚓!」

屈崇小腿瞬間骨折,劇烈的疼痛令他後腿了兩步。

豪門女人的情人 「陌山,我一定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屈崇非常的不爽,陌山不像其他人。別人在瀕死之前全都崩潰的掙扎怒吼,而陌山卻不言不語忍受自己的摧殘。

屈崇身影一閃繞到陌山背後,正準備給陌山來一叉。卻不料陌山迅速回頭,一記迴旋踢擊中他的右手腕。

「砰——!」

屈崇右手腕立即骨折,三角叉無力的掉在地上。

屈崇準備俯身去撿三角叉,卻被陌山一腿擋了回來。一招得勢,陌山揮腿踢向屈崇的面門。

不得已,屈崇只得放棄地上的三角叉,閃身躲掉陌山猛烈的攻擊。

「轟——!」

屈崇腳下那塊石頭,立即被陌山踢成碎塊。

屈崇左手取出腰間的三角叉,趁著陌山招式已老,刺向陌山的喉嚨。

倉促之間,陌山急忙轉身錯過喉嚨。 富貴養花人 奪心99次:霸道BOSS寵妻無度 「噗!」肩膀被三角叉刺穿。

陌山忍住傷痛,一腳踹向屈崇的胸口。「砰——!」屈崇閃躲不及,被陌山一腿擊中。

「嘩啦——!」

屈崇吐了一大口鮮血,陌山這一腿讓他受了不輕的傷。

他也沒想到,善使拳法的陌山竟然連腿法也這麼犀利!

突然,屈崇臉上的痛苦瞬間凝固,取而代之的是一種難言的喜悅。

屈崇身上的氣勢緩緩變強,強大的威壓令雨水為之一頓。

「不好,他要突破了!」

陌山急忙沖了上去,之前他與屈崇都是半步武宗的實力。如果,讓屈崇順利突破到武宗境界,他們三人必死無疑!

川風聽到陌山的話,也硬著頭皮沖了上去。之前,以他武者初期的實力,根本插不上陌山與屈崇的戰鬥。

「晚了——!」

屈崇虎軀一震,強大的氣勢令川風後退了幾步。

陌山不為所動,一腳踹向屈崇的面門。「砰——!」一聲巨響,陌山的腳被一道虛無的氣體擋下。

真氣外放,屈崇已經順利突破了武宗。陌山的攻擊對他來說,已經構不成威脅了。

「哈哈哈哈,爾等顫抖吧——!」

屈崇眼睛一眯,陌山直接被真氣掀飛出去。現在,是時候表演真正的技術了!

屈崇一步一晃,緩緩的走向陌山。在他眼中,陌山與死人無異!不過,屈崇還想再玩一會兒。

陌山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屈崇剛才只一下就把他震成重傷。武宗之境,恐怖如斯!

陌山剛爬起來,屈崇便提著他的頭顱將其拽起:「永別了,開—山—拳—陌山!」

屈崇正準備扭斷陌山的脖子,夜色中突然射來兩道黑影。

「噗—噗!」

屈崇兩眼一抹黑,什麼東西也看不見了。

「啊——!我的眼睛!」

一股鑽心的疼痛從眼中傳來,屈崇立即丟掉陌山,痛苦的撫摸眼睛。

兩根通體幽黑的陰魂針被屈崇把了出來,滲人的鮮血從眼珠子里流了出來。

「我,我要殺了—嗚—嗚嗚!」

屈崇話還未說完,川風便用黑晶匕首割斷了他的喉嚨。

「砰——!」

屈崇無力的躺在地上,武宗修為也難逃一死,只得抱住喉嚨憋屈的死去! 「這,這是什麼?」

陌山一臉驚駭之色,川風手上那根銀色管子嚇著他了。

川風花哨的揮了揮管子,一臉輕鬆的說:「它哦,暴雨梨花!」

簡單來說應該是暴雨梨花(簡化版),之前川風花費黑鐵礦石鑒定完畢,暴雨梨花.殘(簡化版)是凡階玄級極品武器。

暴雨梨花.殘(簡化版)需要系統維修才能使用,由於川風沒有玄鐵無法修復至玄級極品。只能退後一步用黑鐵修復暴雨梨花.殘(簡化版),所以他現在手中的暴雨梨花(簡化版)是凡階黃級極品武器。

川風剛才也是抱著僥倖心理,趁著屈崇注意沒在自己身上,偷偷取出暴雨梨花(簡化版)射擊他的眼睛。

屈崇剛剛突破武宗境界,真氣運行還無法覆蓋全身,陰魂針才能成功射進眼睛里。

屈崇的死是註定的,大意之人必有一失!

「嘩啦啦——!」

夜雨下的更大了,川風兩人又躲會古廟。川風有想到冒雨前行,不過以土豆毫無修為的體質,淋到雨會生病又給放棄了。

陌山盤腿坐下,運轉真氣修鍊功法。川風坐下來后,則是默默的點開系統。

危機將至,他得提升自己的生存能力。還有兩顆乾元丹未領取,川風這次全都領了出來。

光芒一閃,兩顆乾元丹靜靜地躺在川風手上。

面前這一變化,陌山竟然毫無察覺。看來,系統光芒外人是看不見的。

川風拿出黃級中品乾元丹,丹藥放入口中即化。他還想著乾元丹該如何下咽,不曾想到竟會如此的容易。

一股強大的熱流涌動全身,腫脹感充滿他的全身。川風氣勢為之一頓,突然又變得強橫起來。

姓名:川風

種族:人族

職業:鐵匠(凡階黃級下品)

等級:武士中期

功法:極凍寒炎決

戰技:蒼牛拳勁

技能:寒炎煉鐵術、天冰鍛鐵術、雪花浮雕術、冰泉尋礦術、破凍開礦術!

陌山瞬間睜開眼睛,他感覺到川風的異樣。如不意外,賢弟應該突破境界了。

川風眼中精光四溢,發現陌山正用欣慰的目光看著自己。兩人會心一笑,隨即各自閉上眼睛繼續修鍊。

川風拿起玄級下品乾元丹,剛準備塞進嘴巴里,「禁止」兩個血紅的大字出現在眼前!

「叮,鑒於宿主等級不夠,無法使用凡階玄級下品丹藥!」

「什麼?」

川風驚訝的看著系統,怎麼還有這中限制,難不成他只能看不能吃?

「系統,我強制使用會怎麼樣?」

「叮,宿主會直接爆體而亡!」

「你妹啊——!」

川風嚇得手一哆嗦,差點沒把乾元丹給扔了。爆體而亡,四個大字徘徊在他心中久久不能散去!

川風仔細收好乾元丹,以後再吃丹藥可要萬分小心,他可不想爆體而亡!

川風繼續點開系統,這兩個月的抽獎機會他一直沒有捨得用。現在正好用了它,誰知道他還有沒有明天?

「系統,我要抽獎——!」

川風暗自召喚一聲,幸運大轉盤再次出現。

川風並未著急轉動指針,仔細觀察了一下大轉盤。他這次目的性很強,只需要直接增加戰鬥力的東西!

一雙通體泛黃的拳套引起他的注意力,配合蒼牛拳勁使用威力應該能夠最大化!

指針開始緩緩轉動,速度越來越快。川風此時的內心非常緊張,適合自己的武器並不多。

指針速度慢慢降了下來,轉到拳套上面並未停留,又緩緩的往前面轉。

「哎!」

川風已經不抱什麼希望,以指針這麼慢的速度,這一圈是轉不完了!

可是,系統好像在捉弄他! 鹽店街 總裁溺愛請剋制 指針頑強的轉了一圈,緩緩停留在拳套上面。

「叮,恭喜宿主獲得破碎拳套!」

「你……!」

川風滿臉都是黑線,什麼破系統啊,搞得他七上八下整個人都不好了!川風現在滿腦子都是碎碎念,系統也太矯情了吧。

「抽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