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突然間,整個直播畫面出現一個特效,在前屏的位置顯示出來。

這是一艘巨大的郵輪,下面有一些海水,郵輪在海水上面劃過。

見到這個特效以後,沈瑤立刻露出驚喜的神情,這是非常高檔的禮物,單個的價值是18888貓魚幣,換做真錢的話,就是1888元一個。

通常情況之下,只有真正的土豪,才會出手如此闊綽。即使直播三、五個月,也不一定能夠見到價值如此高的禮物。

沈瑤驚喜的捂著小嘴,立刻看了下送禮物的觀眾名字,然後語氣非常欣喜的說道:「感謝阿飛哥哥游輪打賞!愛你呦!」

說完這句話,雙手筆畫了一個心形,送給了郭飛。

此時在直播間裡面有將近三千人,見到有人送游輪以後,滿屏的讚賞,開始在下方刷著評論。

「這個阿飛果然土豪!價值一千八的禮物說送就送!」

「牛逼啊!不會是看上主播了吧,難道要開車了?真是羨慕!」

「666!」



「經常看你直播,一直也沒送什麼豪華禮物,這次就算給你補上了。」郭飛對於沈瑤的人品很信任,觀看這位主播直播已經將近兩年時間,相互也了解的非常的多。

只不過之前就是在平台上面聊天,沒有私底下加過好友。

嬌妻很甜:二爺,別太寵 「太感謝阿飛哥哥了!要不要加個好友?」沈瑤主動提出加好友的事情,通常情況下,送豪禮的人,都會主動加個好友。

如此做也是為了維護這些大方的土豪,以後肯定會經常在自己的直播間出現。

「嗯,加個好友吧,咱們這麼熟悉,卻沒有聯繫方式,真是有些彆扭。」郭飛的目的已經達到了,接下來就是推薦自家的小館,讓這個主播來一次直播。

兩個人添加了聯繫方式,不久以後時間將近十點,沈瑤下播。

郭飛此時編輯了一條消息,在微聊平台,給沈瑤發了過去。

這個微聊,就是類似於微信的一個平台,在如今的華夏,是最火爆的聊天工具。

「沈瑤,我知道一家餐館,雖然沒有什麼名氣,卻有著有三星美食,希望你能品嘗一下,順便也能來一次直播。」

話說的很直白,郭飛也沒拐彎抹角,這次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讓沈瑤進行一次郭家小館的美食直播。

之前送了一份大禮,這個沈瑤肯定是不會拒絕的,再說郭家小館本身就有三星菜肴,直播的吸引力很大。

很快,沈瑤便回復了一條消息,「飛哥,你知道一家有著三星美食的餐館!真是太好了!我肯定會去直播的!這家餐館在哪裡?」

最近正在發愁沒有美食可以直播,突然知道了一家擁有三星美食的餐館存在,自然非常的感興趣。

身為一名美食主播,自然非常喜歡吃美食,尤其是這種吃了還能直播賺錢的行業,簡直是吃貨的最愛。

「這家餐館位置比較偏僻,有可能距離你比較遠,在龍江村,你知道么?」郭飛只知道沈瑤在南江省,具體在什麼城市,距離龍江村有多遠並不知道。

這也是為什麼提前送高昂的禮物的原因,就怕沈瑤離著龍江村太遠,不願意趕過來。

可是提前送了禮物,這一切談起來就輕鬆多了。

「龍江村?我好想有些印象…距離南陵市有多遠?」沈瑤住在南陵市,這是南江區最繁華的都市,就是那座4星城市,擁有超過千萬的常住人口。

「距離南陵市的話,大概有八十公里!」郭飛自然知道這個南江區最繁華的城市,這距離說近不近,說遠也不算太遠。

「八十公里么,還不算太遠,打車的話,估計一個小時多一點就能到了!」沈瑤經常去別的城市直播美食,這距離所用的時間還是比較清楚的。

在南陵市與龍江村之間,是有一條高速路的,將近七十公里都可以跑高速,非常的快。

「這幾天你有沒有時間,希望你能儘快來進行一次直播!」郭飛真的是非常著急,明天是周四,後天周五,然後就到了周末。

通常情況下,上班族都會周末出去來一次簡單的旅遊,吃些美食或者是去趟遊樂場,放鬆一下。

只要在明天或者後天進行直播,吸引到一些直播間的觀眾,就有概率周末回來郭家小館吃飯。

客流量上去,麻婆豆腐的銷量自然就有指望了。

「這兩天么,我想想看…」沈瑤是職業主播,平時就靠著直播來當工作,所以有很多時間可以進行直播。

雖然不清楚郭飛為什麼這麼著急的想要進行一次龍江村的美食直播,可是剛才收了那個高昂的禮物,此時就想盡量的滿足一下這種小要求。

「明天的話估計不成,我還有些事情,後天的時間比較富裕,可以過去!」

最後,終於確定了一個時間,就是後天周五的時候到龍江村進行直播。

「好!」郭飛聽到同意了,終於鬆了口氣,「我就在龍江村,等你來了,會接待你的!打車費的話,給你全額報銷!」

人家都同意過來了,這麼點費用自然不能在乎,除了打車費之外,還會再次給一個紅包。

之所以這麼做,也是希望主播能夠盡量幫忙宣傳一下郭家小館的美食,即使味道差一些,只要不說壞話,肯定不會有負面的情況出現。

「阿飛哥你真是大方!提前謝謝你嘍!」 他的陸小姐又美又嬌 沈瑤此時已經大概猜測出郭飛的意圖,多半是對方開的館子,想要藉機宣傳一下。

不過所謂是拿人錢財辦事,只要不是太過虛假的宣傳,都是沒問題的。 事情辦的很順利,六天之後,高重帶着風塵僕僕的孫思邈回到了樑王府。

“你……你確定你就是孫思邈?”李愔滿臉狐疑的上下打量着眼前這個藥王,怎麼看怎麼彆扭,咋和自己想像的差別這麼大呢?

在李愔的想像中,藥王孫思邈最少也是一個白鬚白髮仙風道骨的得道高人,可真見到了人才發現自己錯的離譜,眼前的這個藥王穿着普普通通,個子也不高,看起來又瘦又黑像個後世的挖煤工。一頭烏黑的長髮加上一把濃密的鬍鬚,讓他看起來根本不像是六十多歲的老人,反而像是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

“呃~?草民叫這個名字已經六十多年了,這點倒可以確定!”孫思邈先是一愣,不過立刻笑了出來,接過李愔的話回答道。看的出來他這個人很有幽默感。

“哈哈哈~,孫先生駐顏有術,真是神仙中人啊!”看對方說的有趣,李愔也不禁笑着誇獎道,史書上說孫思邈活了一百多歲,一開始李愔還不太相信,但現在看他的如此年輕的外貌,相信活到一百多歲絕對沒什麼問題。

“呵呵,樑王殿下謬讚了!”孫思邈不愧是能進後世歷史課本的人,面對李愔的誇讚依然能保持一種淡然的風度,要知道李愔可是樑王,雖然不得李世民的歡心,但怎麼也是一個親王,而孫思邈卻只是一個有點名氣的草民,一般人面對這種誇獎早就飄飄然了。

雙方落坐品茶,李愔又誇獎了孫思邈幾句,然後李愔直接進入正題:“孫先生,這次請您來到長安,想必你也猜的出來是爲的什麼,我有一個長輩得了重病,現在命在旦夕,想請您出手治病。”李愔說到這裏站了起來,鄭重的向孫思邈行了一禮。

孫思邈沒想到李愔會向自己行禮,嚇的直接從椅子上跳了起來,伸手把李愔扶住說道:“樑王殿下可是折殺老夫了,治病救人是醫者的本份,當不得殿下的大禮!”

這都全怪李愔,來唐朝都半個月了,卻還是無法適應自己皇子的身份,他和孫思邈的身份地位差距極大,無論如何也不能先向對方行禮。這也就是孫思邈,要是換個一般人都能嚇的跪地上,畢竟李愔的身份在那擺着呢?

李愔這才知道自己做的有點過了,尷尬的直起身又請孫思邈入座。接下來李愔又請教了孫思邈一些關於養生方面的事,畢竟對方與年齡不相符的外表引起了李愔極大的興趣,沒有人會不希望自己多活幾年。而李愔在談話中不小心說出的醫療常識,也引起了孫思邈的極大興趣,兩人也算是相談甚歡,只是在一旁伺候的高重心中疑惑:自己的主人什麼時候懂這麼多醫藥上的事了?

最後孫思邈還向李愔打聽了病人的病情,可惜李愔對長孫皇后的病知道的也不多,只知道是氣疾,其它一概不知。而孫思邈當知道病人竟然是長孫皇后時,也嚇了一跳,不過畢竟是一代醫學宗師,很快就恢復到那種波瀾不驚的心態。

當天晚上,孫思邈就留在了樑王府,第二天天一早,李愔就讓高重和孫思邈帶着自己口述文兒執筆的書信,先去了蜀王李恪的府上,畢竟他還在禁足期間,根本不能外出,更別提帶人進宮了,這件事還得藉助李恪之手,畢竟從上次的表現來看,李恪對他這個弟弟還是很關心的,是個可以相信的人,也不用擔心他吞了自己的舉薦之功。

永興坊蜀王府,這座府邸的位置極好,剛好緊挨着皇城,而李愔的樑王府卻在離皇城較遠的安興坊,這也可以看出各個皇子的受寵程度,一般來說,越是受寵愛的皇子,居住的王府離皇城越近。

王府客廳中,長身玉立的李恪手中拿着封信,皺着眉頭正在思考,下面站着高重和孫思邈。他正在考慮要不要推薦孫思邈給長孫皇后看病?倒不是不相信孫思邈的醫術,李愔在信中把孫思邈的醫術誇的世間僅有,李恪相信自己的弟弟就算平時再怎麼胡鬧,也不敢在這種事上撒謊,只不過他卻有另外一層打算。

李恪和李愔的母妃是楊妃,隋煬帝楊廣之女,楊廣和李恪的祖父李淵是表兄弟,楊妃和李世民也是表親,兩人早在兒時就相識,後來隋朝滅亡,楊妃成爲亡國公主,李氏卻一舉奪得天下,楊妃在李世民還是秦王時就進了王府,後來李世民做了皇帝,被封做楊妃,是皇宮四妃之一,如果皇后去世,這四妃都有資格進位爲皇后。楊妃雖然是亡國公主,身份有些尷尬,但她和李世民兒時做過玩伴,也算的上青梅竹馬,所以在美女如雲的皇宮之中,所受恩寵之隆,僅在長孫皇后之下,這也是楊妃有膽量三番五次爲李愔求情的原因。如果長孫皇后去世,那麼楊妃也有機會成爲下一任的皇后。這纔是李恪真正的心結所在。

現在的太子李承乾和李恪同歲,但無論才學膽識,李承乾都無法和李恪相比,甚至連老四李泰都比他強,但人家佔着個長子的名號,所以李世民一登基就將他立爲太子。李恪也是李世民的兒子,如果說心裏不想爭那個尊貴的皇位絕對是騙人的,但是隻要宮中有長孫皇后,太子之位絕對只能是嫡出的皇子,他根本沒有一點的機會。不過現在長孫皇后病重,這就讓李恪不禁生出其它的想法。其實這也很正常,做爲一個不甘平凡的皇子,哪個敢說自己對皇位沒有任何想法?

不過李恪畢竟不凡,很快就打消了這個不切實際的想法。因爲他發現自己想的太過簡單了,就算長孫皇后去世,皇后之位誰都可能坐上,但唯一除外的就是自己的母妃,原因很簡單,因爲大唐這個天下就是從前隋奪來的,而他母妃又是前隋的公主,他和李愔的身上都流着前隋皇室的血液,所有李氏宗族和大部分的文武官員都不會願意看到,當朝太子是一個身懷前朝皇室血統的皇子!這已經觸及大唐江山的根基,估計就連他父皇也是同樣的想法。所以就算是再怎麼寵愛楊妃,李世民也不會封楊妃爲皇后。

女人三十也好嫁 想通了這一點,李恪也明白自己這輩子恐怕與皇位註定無緣,這讓他不由感到一陣絕望的無力。高重帶着孫思邈在下面等了好一會,卻不見李恪說話,於是仗着膽子偷眼看了看,發現蜀王臉色陰晴不定的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他也不敢催,只能低下頭再等。

“呵呵,本王失態了!”過了好一會,李恪才清醒過來,笑容中帶着無盡的苦澀說道。

“高重,你回去稟告六弟,今天下午我就帶孫先生進宮!”李恪整理了一下心態,重新振作起來說道。

高重答應一聲,這才緩緩退出去向李愔稟報,而孫思邈則留下來接受李恪的款待,席間李恪還不放心,明裏暗的考究孫思邈的醫術,見到人家對答如流這才放心,當天下午就帶孫思邈進宮爲長孫皇后診治。

高重回來向李愔稟報,李愔正在親自動手烤羊肉,府裏的廚子手藝是不錯,可惜吃了幾天就感覺膩了,而且這個年代的調料品比較少,做出來的菜翻來覆去也就那幾個味道,特別是沒有辣椒,前世的李愔最喜歡吃辣,可以說是無辣不歡,剛來的幾天還能忍着,但現在卻越來越難受,吃什麼山珍海味都如同嚼蠟,一點食慾都沒有了。

早上送走了孫思邈後,李愔卻沒什麼食慾吃早餐,於是就到儲存食材的倉庫裏轉轉,看看有什麼能看上眼的東西再讓廚子做,沒想到在倉庫的角落裏發現了一袋子都快發黴的孜然,這下讓李愔喜出望外,孜然可是好東西,烤肉烤魚必不可少的調料,後世新疆烤羊肉的關鍵所在。

想想也好久沒有吃烤肉了,剛好現在有機會也有時間。當下立刻叫來樑王府的廚子老五,老五是樑王府新買的廚子,因爲做的一手好菜,深得李愔的歡心,所以有關吃這方面的事一般都交給他打理。

在李愔的指揮下,老五把孜然烘乾,然後再把桂皮、花椒、八角等分別磨成細粉,和孜然按一定的比例做成五香粉。本來李愔也想做十三香,但十三種調料他記的不全,而且比例也忘了,相比之下五香粉就簡單多了,而且配製的比例也不是那麼嚴格。

五香粉制好後,李愔就在後花園架上烤肉架,在家裏開始了野炊。高重回來時已經烤好了幾串,可惜沒把握好火候,烤的有點過了,剛好賞給了他。結果把高重感動的跪下又是一陣大哭,最後好不容易纔把他勸住,捧着黑呼呼的肉串紅光滿面的出去了。

李愔看着高重的背影有些感慨,要說這大唐能讓他信任的人,高重絕對算是一個,不過對於太監他還是有點心理障礙,畢竟歷史書上記載的太監可沒一個是好東西,李愔從小受到的教育就是這麼教他的,現在想改也改不過來,所以從心底裏對高重怎麼也親近不來。

就這麼一走神的功夫,第二批肉串再次犧牲,李愔只能無奈的扔了喂狗。看來自己還真不是搞廚師的命,招呼老五過來接替自己,他坐在一邊只等着吃。人家老五不愧是專業的,烤出來的東西就是不一樣,肉色紅潤外焦裏嫩,有一股孜然特殊香味,讓人胃口大開,要是能再來上一瓶冰鎮啤酒,給個皇帝都不換! 時間3月5號,星期四。

在龍江市,來了一個施工隊,這次主要是對遊樂場進行施工。

這施工隊是承安市的一個施工隊,平時會接取一些粉刷漆面,裝修等工作。

承安市位於龍江村西側,就是遊樂場的那個方向,不過距離可不近,有將近五十公里。

施工隊的負責人,名為田軍,算是一個小組長,負責幾個人進行施工項目。

來到龍江村以後,第一時間在村裡辦公室找到郭飛,田軍客氣的伸出手,「你好,郭村長!」

雖然這只是一個私有制的村莊,村長的身份也不算高,就像是一個企業老闆一樣,而且還是一個小企業。

但是如今這個人就是自己的僱主,怎麼也得客客氣氣的。

上神大人又怠惰了 「你好!之前還是我父親留下你們的聯繫方式,這次想要修繕一下遊樂場的鬼屋,就找到你們施工隊了。」郭飛將情況簡單的介紹了一下。

這施工隊一共是花費三千元,主要是進行粉刷工作,內部進行簡單的調整。

施工的時間不會太久,粉刷之後需要風乾,內部也需要風乾,才能讓遊客進去體驗。

田軍說道:「好的,大概的情況我與領導已經溝通過了,外側的粉刷您有選擇圖畫,若是沒問題的話,我們就按照這個圖畫進行粉刷了。」

「嗯,就按照我挑選的圖畫進行粉刷吧。」郭飛之前在與施工隊溝通的時候,就挑選了一副圖,用作鬼屋的新牆面,希望能夠起到吸引遊客的作用。

接下來,幾個人到了遊樂場。

田軍帶著人在鬼屋的外側量了一下,然後進行簡單的規劃,「您這鬼屋不算大,粉刷圖畫的話應該三天時間就能搞定,然後就是等著漆晾乾的時間,總的時間應該就是十天左右。」

這次帶過來的人,一共有三個,兩個負責外側粉刷,另外一個負責內部的裝飾調整之類的。

「沒問題。」郭飛最開始估算的時間也與這個差不多,加上等待的這三天時間,總得時間應該要用半個月。

「關於內部,有些地方需要調整,我給你們說明一下。」

「好,我跟您進去看看。」 恐怖堡 田軍扭頭吩咐兩名外部粉刷的人準備工作,另外一名負責內部的人跟著一起進去。

郭飛帶人走進恐怖屋,這是一個學校主題的恐怖場所,內部有教室、廁所、走廊等等組成。

所謂的恐怖屋,就是依靠場景,塑造出一種非常恐怖的氣氛,製造場景做的真實,讓人有一種身臨其境的感覺以後,就能凸顯出恐怖感來。

若是道具用的太差,壁畫製作的非常粗糙,進去的遊客很容易看出周圍的破綻,也就很難真正的進入到這個恐怖主題之中。

「這裡的這張桌子,上面的鮮血淋漓的感覺有些虛假,要從新粉刷一下…那邊的假人,距離通道太遠,即使突然出現也無法塑造出恐怖的感覺…還有這個馬桶道具,裡面的鬼手太靠下了,往上調整一些…」

郭飛也不是胡亂的指揮,而是根據自己的感覺,對恐怖屋做出相應的調整,爭取讓場景更加真實,道具更加嚇人。

這個『恐怖院校』恐怖屋,若是放在地球上,絕對是屬於那種非常高級的鬼屋了,可是放在華夏,這隻能算是1星的水準。

世界文化差異,導致遊樂園的主題有很大的偏移,如今個個高星級的遊樂場,肯定有非常多的恐怖鬼屋。

「嗯…這些我都記下了…」田軍跟著郭飛一邊走,一邊用自己才能看得懂的文字記錄著剛才所說的那些問題,等後續指揮工人進行調整。

「郭村長,您最好每天晚上都來看一眼,以免有什麼疏漏的地方,我們也好及時調整!以免耽誤工期!」

「行,每天晚上八點,我會過來看看施工進度。」郭飛離著這裡本身就不遠,騎著電車幾分鐘就到。

這些工人施工,只有親自過目才會放心一些。

接下來,兩個人又商量一下細節問題,田軍就帶著工人開工了。



時間飛逝,轉眼間到了3月6號,周五。

今天上午將近十點,郭飛到了郭家小館。

「昨天的銷售情況如何?」

衡陽拿出一個賬本,翻開昨天那頁,說道:「村長,昨天的總體銷售情況有略微的下滑,總得客人數量是十七位!」

因為外面的馬路雖然是主道,可是過往的車輛不是很多,通常那些跑長途的人都會選擇走高速,導致這條路的人不是很多。

有的人開車的時候精神集中,很少會四處張望,看到郭家小館牌匾的概率降低。

金字牌匾的作用在與看到牌匾以後產生吸引作用,是無法吸引旅客主動看牌匾的。

若是那些旅客沒有看到牌匾,自然不會產生吸引效果。

「村民與遊客比例呢?」郭飛最關心的還是這個,村民來吃飯,因為本身沒什麼錢,點那些高級菜的概率會降低。

衡陽繼續說道:「在十七個人中,村名是五位,遊客十二位,這個與前天相同。」

「嗯,遊客多一些,總是好的。」郭飛聽到這個分配的數量,還是覺得可以,「總共的金額呢?」

衡陽繼續說道:「昨天一天的流水是2582元,麻婆豆腐賣了7份,比前天少了一份…」

在昨天的時候,顧客對於麻婆豆腐的接受程度只能算是一般,也沒有人購買兩份,都是吃了一份就走了。

「嗯,賺的錢還算可以,就是麻婆豆腐的銷售量還是有些差…這幾天的推廣工作一定還要加強!」

郭飛其實昨天在查看系統的時候,已經知道了麻婆豆腐的銷量數據,在任務進度裡面有所顯示。

按照這個銷售趨勢,兩天才賣了15份,一個禮拜肯定難以銷售出100份,任務無法完成,一千積分也就沒了。

「等一下會有一位美食主播過來,到時可要好好的招待,不能有絲毫疏忽大意!順便通知后廚,今天的菜品量要大一些,寧可增加成本,也不能讓餐盤顯得空空蕩蕩!」 受到李愔的影響,註定孫思邈要在貞觀十年揚名大唐,他跟着李恪進宮當天,剛好遇到長孫皇后昏厥,衆太醫忙了半天也不見轉醒,李世民從太極殿一口氣跑到長孫皇后的寢宮,大罵衆太醫無能。孫思邈不愧號稱藥王的稱號,盛名之下無虛士,一手出神入化的鍼灸片刻間就將長孫皇后救醒,而且他對長孫皇后的病情詳細診斷後,向李世民保證,經過一年細心的調養就能讓長孫皇后的身體好轉。

這下讓李世民欣喜若狂,給孫思邈又是封官又是進爵,雖然孫思邈極力推脫,表示自己不想做官,但卻架不住李世民的帝王之威,最後還是接受了太醫令的官位,掌管着整個太醫院的工作。而做爲主要推薦人的李愔當然也受到太宗陛下的嘉獎,不但解除了他的禁足,並且還進行了封賞。

李愔已經貴爲樑王,爵位上再怎麼封賞也就那個樣子,無非也就是賞了些田地錢帛之類的東西,而且數量也不多,比較特別的是對李愔那個未婚妻蕭文心的封賞。

估計是老李同志看兒子幫自己這麼大一個忙,覺得自己之前做的有點過份了,再怎麼也是自己的親生兒子,娶一個庶出之女讓他以後怎麼做人?但現在退婚也來不及了,畢竟這個年代退婚是受輿論道德譴責的,皇家做爲天下的表率更不能起這個頭。不過也不是沒有辦法,李世民下旨讓蕭禹將蕭文心過繼給嫡出的大兒子,這樣一來,蕭文心就變成了長房嫡女,雖然實際上誰都明白是怎麼回事,但名義上卻好聽了許多,李愔娶了她也不至於太過丟人。

得了封賞就得馬上進宮謝恩,李愔心中腹誹不已,老爹賞給兒子點東西本來就是天經地義的事,自己這個做兒子的還要巴巴的趕到宮裏謝賞,前世自己老爹送給自己的東西多了去了,自己可從來沒說過一個謝字。

雖然心中不平,但還得進宮,高重早就備好了馬車,文兒和畫兒已經在馬車上候着了。要說他這親王的架子不是一般的大,出門坐個馬車都要兩個人伺候着,車邊還站着一溜的保鏢,啊,不,是護衛。

樑王府的馬車華麗到奢侈,上去三個人一點也不感覺擠,車上的茶水點心一應俱全,比後世那狗屁鐵道部的服務強多了。

吃着點心品着加了鹽的茶水,李愔心裏盤算着今年的春茶馬上就下來了,一定搞點炒茶來喝。馬車從安興坊出來過永興坊,然後通過延喜門進入皇城。皇城分爲前後兩部分,前面是尚書省、太常寺、將作監之類政府辦公的地方,以承天門爲界。進了承天門就是太極宮,這裏纔是李世民和妃嬪居住的地方,太極宮的東邊就是東宮,也就是太子的住所,東宮太子的名號就是從這裏來的。西邊是掖庭宮,主要是宮女居住和犯罪官僚家屬婦女配沒人宮勞動的地方。

太極宮甘露殿,李愔進來時,老李同志正在考量兒女們的書法,甘露殿是太極宮的第三大殿,功能類似於書房,一般來說只有老李的后妃和兒女才能進。

大殿中李愔的兄弟姐妹們分成兩排,九個皇子外加十幾個公主,除去早矢和出嫁的,幾乎都在這裏了,連剛剛一歲的常山公主和新城公主也由乳母抱着在一旁玩耍。李世民則邊走邊看兒女們的書法,不時的評點兩句,顯得十分的慈愛。

李愔急忙快步走到李世民的跟前,深施一禮道:“兒臣參見父皇!”

他在來之前特意讓高重對自己進行了一些禮儀培訓,現在做起來也像模像樣。同時他也在偷偷打量了一下這個歷史上鼎鼎大名的太宗皇帝,發現果然和史書上記載的差不多,是一個英武果決氣勢逼人的大帥哥。坐着寫字的皇子公主們有這樣基因良好的父親,一個個也都是姿容不俗,或帥氣英武或美麗可愛,反正沒一個醜人。

“嗯,這次你做的很好,多虧了你舉薦的那個孫思邈,你母后的病情纔得到控制。”李世民看了看李愔,讚許的眼神中卻帶着少許複雜,“聽恪兒說,你上次受傷引發了失魂症,現在什麼都不記得了,是不是真的?”

李世民說到這裏,面帶狐疑的再次看向李愔,不是他不相信自己這個兒子,主要是之前的李愔太過頑劣,什麼事情都敢幹的出來,按他以前的性子,很有可能是裝病,爲的就是報復程家父子,畢竟李愔貴是皇子,打成輕傷以程家的功勳還沒什麼,可把人的腦子打壞了就不是那麼容易了結了,最少也要重重的處罰一下,畢竟這關係到皇家的威嚴。

這個時候,殿中的李愔的兄弟姐妹們也都停了下來看着李愔,這些目光中或關切、或不屑、或感激、或憤恨等等,只從這些目光中,李愔就能瞭解自己以後和每個人的相處方式。

“啓稟父皇,兒臣的確是失憶了,甚至現在連字都不認識了。”李愔話剛說到這裏,立刻感到周圍的目光發生了變化,大部分都對他抱以同情甚至可憐的目光:本來被父皇逼着娶一個庶出之女就已經夠倒黴的了,現在竟然又失憶了,連字都不會寫,這傢伙以後的生活絕對是一個大杯具。

“父皇,六弟這次受傷,身爲兄長我也有責任。”正在這時太子李承乾跳出來,一臉憤怒的說道,“但程懷亮身爲臣下,竟然敢以下犯上毆打皇子,實在是將我皇家不放在眼裏,兒臣建議一定要嚴懲程懷亮!”

李承乾的話立刻引起其它皇子的共鳴,畢竟他們都是站在同一戰線,皇子的尊嚴不容侵犯。特別是燕王李佑叫的最歡,甚至叫囂着要處死程懷亮的話。這立刻引起了李愔的警惕,剛纔這個李佑對自己目光就充滿了憤恨,就算是聽到自己失憶了也沒有一絲改變,按理說就算是爲了維護皇家的威嚴也用不着處死對方,這裏面一定有什麼陰謀!

李世民也有些猶豫,李愔畢竟是他的兒子,被人打成這樣說不心疼那是假的,但這件事李愔有錯在先,而且程咬金也不是一般的功勳,對自己忠心耿耿不說,還是一手擁護自己登上皇位的功臣之一,是自己手下最信任的大將,無論如何他也下不了狠心處罰。

“父皇,這件事六弟有錯在先,程懷亮下手重了些,但卻佔了一個理字,再加上一個蕭家,實在不宜重處!”正在這時,李恪也站起來說道,邊說還邊向李愔使眼色。

“三哥說的對,明明就是六哥有錯在先嘛,怎麼能不分青紅皁白就處罰?”李恪的話剛一說完,一個十二三歲的小公主立刻就跳出來附和道,一張小臉不知道爲什麼漲的通紅,小嘴巴高高噘着。

這個不知道是李愔哪個妹妹的小公主一說話,立刻就將殿中的目光轉移到她身上,所有人看向他的目光都帶着玩味的笑意,幾個年齡小沒顧及的更是忍不住笑出聲來。

太宗李世民聽到這個女兒的話,卻是大笑着說道:“怪不得人家都說女生外相,這還沒嫁過去就知道心疼未來的夫君了,哈哈哈……”說着又是一陣大笑。

李愔一聽就明白過來,這個應該就是和程懷亮訂婚的清河公主了,聽到要處罰自己未來的夫君才忍不住跳出來,一點都沒有女孩子的矜持,看她潑辣膽大的性子,想必程懷亮的後半生肯定十分悽慘。

看到李世民大笑,其它人也都不用辛苦的忍着了,一起放聲大笑了起來,清河公主被笑的惱羞成怒,和身邊笑的最厲害的幾個姐妹打鬧起來。不過李愔卻感覺十分的彆扭,心想這皇宮規矩真讓人受不了,就算是親父子,哭笑也都要看人的臉色。

一直等大家都笑的差不多了,李愔這才說道:“父皇,其實這次兒臣還要感謝程懷亮這個準妹夫。”說到‘準妹夫’這個詞時,李愔還特意看了一眼清河,結果引來小姑娘一陣白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