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穿過了白玉欄杆,水榭迴廊,耳邊便有熙攘的打鬧聲和談話聲。

不斷有客人絡繹而來,辰靖朝龍廷軒俯身告罪,稱道招呼不周,便起身離開,招呼前來賀壽的貴客去了。

府尹大人也幫着辰靖一道而去。

蕙蘭郡主停下腳步,回身對龍廷軒道:“軒兒。姑姑先帶你去見見老夫人,回頭再到正堂這邊入宴!”

龍廷軒含笑應了一聲好,擡步跟在蕙蘭郡主身後。

嫦曦院中,假山奇石,林木冠蓋。剛步入院門,便聽到了陣陣歡聲笑語。

院中的亭樓上,已經聚集了不少人,透過亭樓的大窗。可見各色華衣熠熠,裙裾飄飄……

墨綠的翠竹淨植環繞,簇擁着整片秀美雍雅的樓閣。

極目而望,到處都是蔽日的綠蔭。讓人不由心頭舒爽,生出一種靜然之意。

閣樓的竹簾都挑開着,裏面的僕婦顯然是看到了來者,忙不迭地從亭樓上下來。

能讓郡主親自引路的,地位定然非比尋常,在權貴大族裏伺候久了,所有的奴才,上至管事娘子,管家,下至小廝丫頭,都練就了非凡的眼力。

僕婦恭敬施了大禮。

蕙蘭郡主莞爾笑道:“上去向老夫人稟報一聲,說逍遙王過來賀壽了!”

僕婦聞言心中跳了幾跳,微不可察地用眼角的餘光瞟了龍廷軒一眼,臉上拘謹恭敬之意更甚,又欠了一禮,才疾步往亭樓行去。

蕙蘭郡主剛剛讓僕婦先行稟報不過是爲了讓樓上的衆人做好接駕準備而已,當然不可能站在外頭乾等,等待老夫人的回覆。

蕙蘭郡主領着他們剛步上亭樓的最後一級,便見老夫人在僕婦的攙扶下,迎了出來,臉上掛着慈愛驚訝的淺笑。

她身後是一大羣的娘子貴婦,炯炯眸光出奇的一致,如注一般落在龍廷軒身上。

掩在冪籬下的金子黛眉一挑,嘴角溢出一絲冷然笑意。

這同性相斥,異性相吸,還真是恆古不變的真理呀!

瞧瞧那些如醉如癡的模樣,嘖嘖,真是花癡到了極點,沒見過帥氣的,也不必露出這豺狼見到小綿羊的神色吧大姐們?

俊朗軒昂的外表和冷峻的氣質,讓年輕娘子們面露嬌羞,只有上了年紀的貴婦眼光復雜,帶着避忌,又帶着好奇和膜拜的神色,鬼祟閃爍。

“逍遙王大駕光臨,老身有失遠迎呀……”辰老夫人聲音微微有些激動,尾音顫抖。

龍廷軒疾步上前,攙扶起辰老夫人的手臂,聲音溫潤如同細雨:“多年不見,老夫人依然矯健如初,真是可喜可賀!本王祝老夫人福如東海長流水,壽比南山不老鬆!”

說罷,示意阿桑將手中捧着的賀禮奉上去,一面道:“這是本王的一點小小心意!”

不是說這禮物也算她一個名額麼?

怎麼不帶提一下的?

萬一人家一會兒問她送了什麼,她該如何回答?

這該死的逍遙王……

陳老夫人眼中含着喜悅的清淚,連連點頭,牽着龍廷軒的手往裏走。

龍廷軒在衆人的簇擁下步入亭樓,外圍只有依舊戴着冪籬的金子默默佇立,衆人竟將她當成透明人了……

金子微微鬱悶,這讓她幹啥來了,當陪襯麼?

當真是無聊至極呀!金子有抓頭皮的衝動。

起初亭樓中的年輕娘子們還有些拘謹羞澀,但在老夫人的介紹下,衆人似乎找回了傲嬌和自信,望着逍遙王的美眸含着秋波,似乎都想牢牢抓住這個時機,讓自己在他眼中留下一個深刻的印象。

金子翻了翻白眼,正想着開溜之際,一側的樓道傳來了咯噔咯噔的腳步聲。

“語姐姐,你做的這個是什麼?”

這聲音不疾不徐,甜潤綿軟,金子只覺得十分舒服!

“這個叫生日蛋糕呀,我試驗了好多次才成功的,你看像不像壽桃?”辰語瞳小心翼翼的捧着蛋糕,自豪的問道。

推薦好友作品:外星皇族

簡介:美男們來啦,公主快逃~~~ 第4407章

如果真的連天道都解決不了的話,就算寒再厲害也沒辦法解決的啊!

只是,墨九狸卻忘記了,就算她即將成為諸天界的天道,最多就是突破到天尊的修為,但是帝溟寒卻早就突破天尊很久很久,還在不斷晉級了……

說話間,兩個人已經來到山谷最深處,發現裡面竟然有一個看著還不錯的木屋,墨九狸和帝溟寒直接走進去,發現裡面坐著四個人,除了小鳳外,另外三個都是男子!

其中一個身穿白色,一個身穿青衫,另外一個身穿藍色長袍,三個人風格不同,卻都是難得一見的美男子!

只是如果沒有帝溟寒的話,他們三人走到哪裡,估計都會是最耀眼的,可是此刻屋內多了一個帝溟寒,三個人瞬間淪為背景板了……

那怕帝溟寒什麼都沒說只是站在墨九狸身邊,也讓三人感覺到自慚形穢,看著帝溟寒的眼神都變得不同了!

「主人,他們就是白虎,青龍,和玄武!」小鳳介紹道。

「恩,你們等我應該就是想跟我契約吧!」墨九狸看著三人問道。

「是,主子!」白虎三人聞言一愣,隨即低頭說道。

墨九狸無視三人看到自己時驚艷的眼神,而且她很確定,自己第一次見到三人,但是三人看到自己的時候雖然驚艷,卻很快回神,似乎對方不是第一次見到自己的容貌!

因此,墨九狸也不想廢話多問什麼,直接把三人契約了!

等到契約光芒落下,墨九狸把空間裡面的窮奇四個人帶了出來,帝溟寒稍微退到邊上,接著八個人身上和墨九狸身上都亮起了晉級光芒!

隨著晉級光芒消失,八個人和墨九狸直接消失在原地,但是最後一刻,墨九狸還是把帝溟寒帶回自己的空間裡面了!

等到墨九狸和八個人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面前多出一個白鬍子老頭兒!

墨九狸直接坐在老頭兒對面,拿起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問道:「說吧,還想做什麼?」

「沒想到你回來的這麼快啊!」老頭兒笑眯眯的說道。

「別廢話了,什麼時候去被雷劈?」墨九狸看了眼對方問道。

「一會兒去吧,他們八個人必須和你一同承受雷劫,你們能在雷劫下活下來,那就是真的活下來,活不下來也就真的死了,不管是他們八個人還是你都一樣……」老者故意看著墨九狸說道!

本來以為墨九狸會害怕,卻發現墨九狸的臉色和表情都沒變一下,難道她不清楚自己說的雷劫多強悍?還是沒明白自己的意思?

「丫頭,雖然你是我選的接班人,但是你死了,我還可以再找別人的!」老頭兒想了想再次說道。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現在可以拒絕你?」墨九狸聞言挑眉看著對方問道。

「不可以!」老頭兒一愣的說道。

「那還廢話什麼!」墨九狸無語的說道。

「呵呵……既然你們不怕,那就隨我來吧……」老頭兒不怒反笑的說道。 (ps:今天依然三更!繼續求票!)

“真的很像壽桃呢,真可愛!不過中間那粉紅色的東西,能吃麼?”柳若涵狐疑問道。

辰語瞳點點頭,神色認真的回道:“當然,這個可跟漿染衣料的色素不同,這個叫食用色素,可以吃的,別擔心!”

柳若涵將信將疑,她相信語姐姐的智慧,但她做出來的食物,還是有待驗證的。想起舅娘談起語姐姐將大廚房弄得快着火的惡寒模樣,她也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

這粉粉可愛的壽桃蛋糕,真的可以入口麼?

金子在聽了二人的對話後,竟是陷入了微怔。

生日蛋糕?

她沒聽錯吧?

這是古代該有的產物麼?

還是說這個架空的胤朝不同於以往的任何一個朝代,這蛋糕在千年前就已經有了,而發明者被她金子巧合的碰上了?

金子還在胡思亂想,一雙纖軟的小手撫上她得肩膀,嚇得她身子微微輕顫。

“這位娘子也是來賀壽的吧?怎麼站在門外不進去呢?”柳若涵嬌滴滴問道。

甜脆糯軟的聲音跟眼前的麗顏出奇的和諧,金子擡眸看着來人,笑道:“是,剛要進去呢!”

辰語瞳黝黑靈動的黑眸凝視着憧憧的皁紗,眉毛輕挑,脫口問道:“聽娘子的聲音極熟悉,我們見過麼?”

金子抿嘴一笑,取下頭上的披罩而下的冪籬交給身側的笑笑,一張精緻的、毫無瑕疵的容顏便完整地展示在二人眼前。

“瓔珞娘子?”辰語瞳驚呼一聲。看着柳若涵解釋道:“涵涵,這位就是我之前跟你提起過的瓔珞娘子,你不是很喜歡她設計的小雛菊團花錦麼?”

柳若涵年紀尚輕,卻是個穩重沉靜的。她雖然心頭雀躍,舉手投足卻沒有辰語瞳的毛躁,一雙秋水般的眸子中飽含敬佩之意,絕色容顏上露出甜甜淺笑,寒暄道:“早就聽過娘子大名。今日得見,方知娘子竟是如此絕代芳華,明豔動人……”

如此高的讚譽,倒讓金子一時間無所適從了。

她只是陪着淺笑,道了一聲謬讚。

“瓔珞娘子,這位是我的表妹,柳若涵!”辰語瞳介紹道。

金子盈盈一福。柔聲喚了一聲:“柳娘子!”

三人猶如多年不見的好友,站在正堂門外熱絡的聊了幾句。

辰語瞳依然如初見般率性純然,水藍色的交領襖裙不帶一絲繁複花樣,鬆鬆的套在身上,頭髮自然披撒着,唯有額際的一條墨色珠鏈做裝飾,意態雍雅而懶散。她慵懶地笑了笑。招呼着金子和柳若涵一道進去給祖母賀壽。

內堂因爲她們的進入而悄然安靜了下來。

三人齊齊欠身行禮。

堂下的娘子貴婦們似乎訝於正堂中央三人的逼人風采,一時之間交頭接耳的小聲討論,露出既羨慕又嫉妒的表情。

“語兒你送了什麼給祖母?”蕙蘭郡主笑意吟吟的看着自己女兒。

“是兒親手炮製的生日蛋糕!”辰語瞳興致勃勃道一句,捧着蛋糕上前,放在辰老夫人面前的矮几上,撒嬌道:“語兒祝祖母壽辰快樂,年年有今日,歲歲有今朝!‘

辰老夫人笑得合不攏嘴,她連道了幾聲好,抓着辰語瞳的手對龍廷軒道:“王爺也許久不見語兒了吧?這丫頭可是一點長進都沒有。依然皮得很!”

龍廷軒和辰語瞳剛照面,便已經彼此調皮的眨了眨眼,只是剛剛辰老夫人沒有注意罷了。

老夫人雖是自揭孫女兒的短處,但龍廷軒又怎會不諳老夫人的心理?不管自家孩子怎樣,在外人面前,卻是不能被下了面子的,她這是想讓自己誇誇語兒這個皮孩子呢!

“語兒已經是小大人了,做事也比以前有了分寸。單看她小小年紀就能將毓秀莊打理得井井有條,這可不是一般的閨閣娘子能辦到的,如此可見,老夫人真是福氣多多呀!”龍廷軒順溜的念道。

龍廷軒話音剛落。衆人連連附和稱是,蕙蘭郡主和辰老夫人臉面有光,笑聲越發嘹亮。

金子感覺自己與現場的氣氛有些格格不入,衆人討論的話題,她都不感冒,也插不上嘴。在一張空着的茶几後落座後,她便百無聊賴的轉溜着眼睛,喝着香茗,等待開席。

金子不曾發現的是,在她進入正堂的那一剎那起,人羣中便有兩雙怨毒的眼睛在緊緊地盯着她看。

林氏和金妍珠嘴角的笑容變得僵硬而詭異,彼此相視了一眼。

“母親,那不祥人怎麼會來這裏?還打扮得妖里妖氣的……”金妍珠咬着牙低聲問道。

林氏的面容隱晦不明,眼中的神色波瀾起伏,心口氣息跌宕,顯然是在極力掩飾心中的不悅和氣惱:“我怎麼知道?想不到這蹄子還真是好手段,竟連郡主府都攀上了,看她跟辰娘子的熱絡模樣,倒像是相識已久的知交!”

小林氏卻絲毫沒有那母女的敵意,也似沒聽到姐姐母女的咬耳。她含笑側首對姐姐說道:“姐姐,還真看不出來這瓔珞身上還有半點兒孤獨症兒的後遺症呢,看起來,就跟一般的貴家娘子一般無二,甚至比起她人,還多了幾分端莊出衆的氣質呢!”

妹妹小林氏的話就像魚刺一樣,更在林氏的喉嚨處,吞吐不得。

她珠玉般瑩潤的面容微微變得青紫,嘴角微微抽搐,勉強笑道:“可不是,我真是爲我那死去多年的姐姐開心吶,這死過一回的人哪,還真是不一樣的,什麼叫脫胎換骨?這就是脫胎換骨!”

辰老夫人那邊傳來了一聲爽朗的淺笑,小林氏無暇迴應姐姐,擡眸循聲望去。

辰老夫人意有所指掃過衆位年輕娘子的面容,一面壓低聲詢問着蕙蘭郡主關於每個娘子的家世背景。

蕙蘭郡主早就知道婆婆入宴前辦這場茶會的意圖,這是在親自挑選着未來孫媳婦呢。

想起雪哥兒冷漠淡然的模樣,蕙蘭郡主呼出一聲微不可聞的輕嘆,旋即又將眼中的擔憂掩下,低聲一一作答。

龍廷軒畢竟是男子,不能在內堂待太長時間,陪着辰老夫人說了一會兒話,便見辰靖進來恭請他到外堂入席飲宴。

沒有了冷凜的逍遙王在場,氣氛一下又恢復了原先的熱鬧。

辰老夫人的聲音掩在聲潮裏,只有坐在她身側的蕙蘭郡主聽得清晰。

“剛剛的那個娘子,看起來品貌出衆,是何許人也?”

蕙蘭郡主自然知道婆婆問的是誰,只含着淡淡淺笑道:“老夫人就別惦記那位娘子了,那可是軒兒帶來的,身份一定非同一般!”

辰老夫人若有所思的點頭,凝神看了金子一眼,讚道:“王爺真是好眼光呀!”

蕙蘭郡主微笑不語。

林氏似乎從辰老夫人和蕙蘭郡主的眼神中察覺了什麼,心突突跳着,看起來,她二人對那死丫頭頗有好感呀……

內心一番天人交戰,林氏最終選擇挺身而出。

“呀,瓔珞,你怎麼來了?”林氏佯裝驚訝的從座位上跳起來:“你這丫頭,出門怎麼也不跟母親打聲招呼?母親可是會擔心的呀!本想去清風苑尋你一同前來,可卻偏偏不見你的蹤影,母親可是一路忐忑,是而剛纔纔會不察,沒認出你來。”

這話看似擔憂關心,實則百分百的誅心之論。

這不是明擺着告訴所有人,她金子行爲不檢,一個深閨娘子,私自外出,還不打招呼,這成何體統?

金子這下可是跳下黃河也洗不清了呀!

金子看着林氏突然跳出來的這一出,一時之間還真是措手不及,無言以對。

笑笑更是驚得臉都白了。

夫,夫人怎麼也在這兒?

那娘子出來的驗屍的事兒,曝光了麼?

推薦作品:潛伏女特工

簡介:潛伏遭遇新歡舊愛 第4408章

墨九狸聞言起身,跟著老者身後,白虎和小鳳等人跟在墨九狸身後,除了小鳳外,其餘七個人都不知道老者的身份,但是對方看著和藹,他們卻不能的懼怕對方,這讓七個人心中好奇,也沒多問!

墨九狸邊走邊丟給小鳳一個戒指,讓她把裡面的丹藥發下去,抵抗雷劫的時候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