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空氣陷入安靜。

蘇今白淡淡撇了一眼縮在角落裡的幾個小男生:「還不走?都想給我當馬騎?」

「走走走走走……」幾個小男生慌慌張張地跑下了樓,其中一個由於緊張,甚至還摔了一跤。

走廊里又只剩蘇今白一人,她又往前走去,恰巧碰上了迎面而來的司夜玄。

「去哪了。」看到小奶包俏生生地站在這裡,司夜玄莫名鬆了口氣。

「阿姨讓我來找你,結果我忘記回去的路怎麼走了。」蘇今白摸摸腦袋瓜,憨憨地笑了一下。

「嗯。」司夜玄嘴角微勾:「走吧。」

「啊,去哪?」小奶包一臉懵。

「宴會。」

……

樓下的大廳已經聚集了不少賓客,外面的人工湖邊也有很多,大家三三兩兩地端著酒杯聚在一起,看上去好不熱鬧。

司夜玄一下樓,便有很多穿著西裝的商界人士湊上前,蘇今白便趁這個機會,悄咪咪地溜了出去。

她還有正事沒幹呢!

現在最主要的就是找到蘇雪柔,以及她想要栽贓的人選。

蘇今白穿越在人群中,很快就鎖定了目標。

蘇雪柔穿著一身米白色的抹胸長裙,脖子上帶著限量款的珠寶,頭髮高高盤起,看上去倒是有幾分富家千金的樣子。

不過上流社會的人也一個比一個聰明,蘇雪柔的身世,大家也調查的差不多了。

她雖姓蘇,但並不是蘇家夫人親生的女兒,而是蘇君越當年酒後亂性,與傭人吳雅如所生。

充其量算是個私生女,上不了什麼檯面。

「今晚不能讓她害人。」蘇今白坐在了離她稍遠的位置,默默觀察著。

蘇雪柔拿著一杯紅酒,正與另外一位年紀差不多大的女孩聊得正歡,兩人好像要去洗手間,放下酒杯準備離開。

蘇今白立刻起身,悄悄跟在兩人後面。

與蘇雪柔聊天的女孩是宋家的千金,名叫宋錦葉,由於家裡就她一個女兒,從小被寵到大,性子也是天真無比。

「錦葉,你先去吧,我來補個妝。」蘇雪柔微微一笑。

「好,那你幫我看一下包。」宋錦葉點點頭,走進衛生間。

小奶包站在門外,以她的角度,正好可以看見蘇雪柔將一隻手錶放進宋錦葉的包里。

「果然如此。」蘇今白冷笑一聲。 在方冷他們開始遊戲的時候,史文龍直接打開了一塊熒幕,熒幕上是一張平面的地圖,地圖上有著閃爍的光點代表著還存活的玩家,共計29個,分佈在地圖的各處。

明久倒是直接說道:「老師,你這張地圖選的有點意思啊,明明是黑螂機甲,卻選擇了一張沙漠的地圖,這下子黑螂機甲的擬態不就等於沒有一樣嗎,黑螂機甲雖然比起其他機甲要輕的多,但是走過的地方仍然會留下腳印。」

「不選張限制擬態的地圖,那打架得打到什麼時候?」史文龍冷笑著摸了摸自己光頭說道。

「史老師,我聽說我們班孫強那小子已經到了白金的水平了,還有幾個在黃金的門檻徘徊,這次老師破例用許可權的黑螂機甲,就是為了那幾個人吧?」明久問道。

史文龍瞥了眼明久,沒有多加掩飾的說道:「沒錯,孫強那小子就擅長使用這種刺客類的機甲,但是在我看來他的打法過於保守,常常想著在殺死對面之後全身而退,沒有那種視死如歸的念頭,希望這種絕對進攻的黑螂能夠讓明白刺客之道。至於其他幾個人,操作的硬性要求已經有了,但是關鍵的時候腦子總是會遲上這麼一拍,這次的殺戮模式希望能給他們帶來點刺激,至於其他人,就當娛樂一下好了。」

明久則是誇道:「史老師為了讓學院在星際杯上拿到一個好名次倒是費盡心思啊。」

史文龍不置可否,反而問道:「聽說你小子搞了個遊戲社想要參加團體賽的星際杯?」

「嘿嘿,隨便玩玩,隨便玩玩,我們社團現在加上我也就只有兩個人,人數上就對不上比賽的要求啊。」明久苦笑道。

「哦,原來是這樣啊,那看樣子是我聽錯了。」史文龍不再多說,繼續看向屏幕。

「對了,史老師,聽說精通黑螂機甲的人發明了一種叫做鬼跳的玩意,你認為孫強他會嗎?」明久看著屏幕上遊戲剛開始就有光點消失,突然的問道。

史文龍卻是摸了摸自己的大光頭不屑的說道:「不就是特殊點的跳嗎,黑螂機甲雖然能夠完全擬態環境,但是自己移動時就會出現輪廓,為了避免出現這種情況就用最小幅度的動作做出跳躍盡量不產生輪廓,這種操作,有手……不對,有腿就行。」

明久一陣無語,這讓全校95%都沒到黃金段位的人情何以堪,不過還是繼續說道:「這麼說孫強也會?」

史文龍揉了揉下巴然後說道:「孫強雖然他不是精通黑螂機甲,不過都是玩刺客機甲肯定也聽說過,鬼跳又不難,不過在這張地圖用鬼跳,那他就是沙雕。」

「誒,老師,黃金段位雖然稀少我在現實生活中也見過好幾位,但是鉑金之上我就沒怎麼見過了,如果是鉑金段位精通的黑螂,他的操作跟黃金段位有什麼差距。」明久好奇的問道。

史文龍訕笑道:「想考你老師啊,如果你老師我不是資深白金的話可能還被你考倒了。」

明久嘿嘿一笑化解幾分自己的尷尬。

史文龍則是目露回憶之色,「我告訴你,在白金之上的玩家手裡,他們看中黑螂的優點你知道是什麼?」

「擬態系統?」明久立馬想到了D公司推銷黑螂打出的廣告。

「花里胡哨只能欺負小孩的玩意,這玩意就是個雞肋,如果一直執著於擬態系統,他這一輩子都只能待在黃金段位。」史文龍不屑的說道,「實話告訴你,就算沒有擬態系統,黑螂依舊是黑螂。白金以上的人看中的就是黑螂那無與倫比的攻擊力以及比任何機甲都要輕的敏捷度,只要不被打中,那麼黑螂在脆弱的機身都永遠都不會被打破,而強大的攻擊力只要近身等待的就是死亡,這才是刺客,遊走於鋼絲之上。『只要將敵人殺光了,那麼你就能全身而退或者完美潛入。』是刺客之中流傳最廣的名言。曾經跟一位玩黑螂機甲的人玩過一把,簡直就是個瘋子,直接往人家臉上跳。」

「『只要將敵人殺光了,就能全身而退或者完美潛入。』說出這句話的人可真是狂妄啊。」明久訥訥的說道,「最後的結果肯定是老師你贏了吧?」

「咳咳,別問了,打擾老子看東西。」史文龍尷尬的說道,看樣子結局並不光彩。

「是。」明久不再說話,轉而看向地圖中標有『方冷』兩個字的光點。

方冷進入遊戲之後,便看到了左上角出現了綠色的字體:29這個數字,不過沒過幾秒,29就變成了28.

「這麼快?!」方冷不禁感嘆是那個人運氣這麼差,一出現在地圖上就被秒殺,連基本的遊戲體驗都沒有。不過感嘆也只有短短的幾秒,幾秒之後透過複眼觀察發現自己現在所處的環境是一片沒有生命跡象的沙漠,周圍都是空蕩蕩的一片,而自己腳踩著的則是柔軟的沙子,方冷皺著眉嘗試著移動了幾步,沙子上留下了明顯的坑印。

就在方冷準備待在原地繼續觀察一會的時候,他卻發現自己的身形正在逐漸的下降。方冷皺著眉很快就想通了其中的關節,「這應該是系統限制玩家不能長時間待在原地做出的限制,想也是,機甲課就一下午,一直不動苟到最後怕是打到明天都不可能結束。」方冷心想道,然後便快速的做出移動。

在方冷離去的片刻,原本下陷的沙漠漸減變回了原樣,而留在地上的印跡,一陣風吹過之後就沒有了痕迹。

方冷在持續的移動的同時,很快就發現了別的同樣在移動的玩家,而且對面專註於前方的趕路而沒有發現自己,自己偷偷摸摸的靠近之後,手起刀落,這名玩家還沒明白髮生了什麼就直接黑屏。

在發現這名玩家之前也死掉了3個,這個被方冷解決掉之後,25這個數字變成了24.。 以前姜宇總是覺得,降臨派的人死就死了,是在為民除害。

當一條鮮活的人命擺在他面前的時候,他發現自己根本就沒有想象中那麼洒脫,也完全下不去手。

可是跪在地上的這些人,不管手上有沒有背負人命官司,他們作為降臨派的所作所為,都該死!

現在他們被楚絮用「死亡的召喚」這招嚇得痛哭流涕,可是這些人本質上都是瘋子,他們的哭只是一個生理反應而已。

從他們自始至終都不願意吐露基地的位置來看,他們都是些內心不怕死的瘋子,這樣的人死了不可惜。

於是姜宇決定,幫葉文潔找到降臨派的基地,這比殺幾個人給降臨派帶來的打擊更大。

他還決定,除非萬不得已,不然人就不殺了,畢竟他又沒打算做殺手。

葉文潔聽到姜宇的話,點了點頭道:「今天就先到這裡吧!」

接著她高聲道:「跪在地上這些人曾經是我們的同志,但是他們違背了自己的誓言,背棄了ETO的綱領!死不足惜!

「他們的研究給人類帶來了巨大的傷害……」

給武裝分子們洗了波腦,葉文潔才帶著姜宇等人離開羊圈。

楚絮笑嘻嘻地拍了拍姜宇的肩膀:「別怪我沒提前打招呼,你總是要開一槍,以後再見到這種場面才不會被嚇到。」

走在後面的吳隊長很好奇姜宇的來路,竟然能讓這個有天使面孔的活閻王說軟話。

姜宇嘆了口氣:「比起舞槍弄棒,我更喜歡動腦子解決問題。」

吳隊長嚇了一跳,心說:「這小子是瘋了么?竟然敢諷刺統帥的護衛隊隊長!」

哪知道楚絮並沒有生氣,反而還捂嘴輕笑道:「那我倒要看看,你是怎麼用動腦子解決問題的。」

吳隊長抽了抽嘴角,更是對姜宇刮目相看。

在武裝分子的帶領下,葉文潔跟姜宇等人鑽進了一座寬大的帳篷。

姜宇把閑雜人等都趕出去后,才小聲道:「可以在夜裡的時候把他們統統放走,他們自然就會帶我們找到基地的位置。」

吳隊長卻道:「這一招我用過了,這些人雞賊得很,把他們放走之後,他們只是到處亂跑,根本不去科研基地。」

「那是因為你們做得不夠自然,」姜宇微笑道:「由我把他們救出去,效果就不一樣了。」

只要他們出逃的過程足夠自然,並在發現沒有追兵后,身無分文又飢腸轆轆的情況下,他們有很大的幾率會就近去往科研基地。

說著話,姜宇朝葉文潔眨了眨眼。

葉文潔立即就明白,姜宇這是要利用孔祥,取得這幾個降臨派的信任。

她琢磨了一下才道:「太牽強了。」

在葉文潔的眼中,姜宇剛剛取得孔祥的信任,不知道能不能騙過這些人。

而且孔祥的人,為什麼會出現在她葉文潔的身邊?這本身就是個巨大的漏洞。

姜宇卻道:「我就說是孔祥派我到你身邊做卧底的。」

他心說:「咱可是誠實可靠小郎君,把實話都告訴你們了,不知道你們信不信。」

葉文潔先是點了點頭,但隨即又搖頭:「他們一旦取得聯繫,就穿幫了。」

姜宇在心裡又說:「葉老師,這個真穿不了幫!」

他嘴上卻道:「沒有通訊設施,他們不會取得聯繫的。

「一旦事態失控,我會立即逃脫,就算計劃不成功,也起碼能縮小搜索的範圍。」

葉文潔思考了半晌才道:「這個行動很危險。」

姜宇一副大義凜然的模樣:「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葉文潔又是思索了一番,才終於點了點頭,同意了姜宇的計劃。

吳隊長問姜宇:「我們手裡有竊聽器和信號發射器,要不要給你來一套?」

「竊聽器就算了,這東西很容易被發現。」姜宇道:「信號發射器到是可以搞一個,但不要放在我身上。」

吳隊長一愣:「那放在……哦,我明白了,我這就帶人再去『審問』他們一遍。」

姜宇叮囑:「一定要做得隱蔽點!」

目送著吳隊長離開,姜宇又對楚絮道:「一會兒用你的好槍法,幫我演一齣戲。哦,對了,你再教教我怎麼藏槍。」

……

後半夜,姜宇揮手驅趕著成群結隊的蚊子,貓著腰來到關著六個降臨派的羊圈前。

做戲就要做得像一點,姜宇沒有從羊圈的正門走,而是輕巧地跳進了羊圈裡,時刻注意著周圍的動靜。

羊圈裡的降臨派成員被蚊子叮咬地都沒有睡意,他們借著月光看清楚姜宇的面孔后,都不自覺的往角落裡一縮。

姜宇做了個噤聲的手勢,摸出了一把匕首。

幾個降臨派成員都嚇得不輕,姜宇在那個五十來歲的老者面前蹲下,老者頓時心如死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