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秦風說着,一手摸向腰間軒轅劍。

「鏘——」

劍鳴之聲響起,軒轅劍,終於出世了!

一聲劍鳴直徹九霄,這次眾人清晰明了地發現——

軒轅劍,僅僅是一道劍鳴,就能夠與大五行滅絕神雷所抗衡!

不過,也因為僅僅是一道劍鳴,不過是和大五行滅絕神雷,抗衡了片刻。

劍光耀眼,將因為林驚鴻召喚天雷,而變得灰濛濛的天,照亮了大半!

林驚鴻站在秦風的對面,甚至下意識地擋住眼睛,無法正視軒轅劍的鋒芒!

「仁劍,平八方!!!」

。 「小荷啊。」方翠英拉着姜荷的手,看着她問:「往後你要是嫁遠了,娘可不放心。」

姜荷:「……」

方翠英繼續道:「你這容貌,當真是我們家生得最好看的,要真是嫁給村裏的後生,別說你,就是娘心裏也不甘願,可,要是嫁進高門大戶,娘擔心……」

一想到姜荷往後要是嫁進高門大戶,要是受了欺負,姜家還能夠幫小荷出頭嗎?

「娘,你真是想太多了。」姜荷忍不住汗顏,她擠到方翠英的椅子坐下,她攬著方翠英的肩膀說:「娘,你就放心吧,女兒不嫁,就在家裏陪着你和爹。」

「那可不行。」

方翠英想也不想的拒絕道:「姑娘家,哪有不嫁人的?我告訴你,你要是不嫁人,我和你爹百年之後,誰陪着你?」

燕九。

聽到方翠英問話的時候,她腦海里第一個念頭,就閃過了他的身影,隨即,她道:「那不是還有姐姐和小秋小春嗎?」

姜荷不喜歡一夫多妻,哪怕身處在的這個朝代,一夫多妻是正常的操作,她也不喜歡更不能接受。

「胡鬧。」方翠英斂容正色的訓斥着,幾個孩子中,唯有姜荷的想法,是最為出眾的,不僅僅是茶園,蘑芋作坊還有葯坊和美人妝,那都是姜荷整出來的,也給姜家帶來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可,正因為如此,方翠英發現,女兒的想法,和常人是不同的,比如,對於納小妾之事,那是深惡痛絕的,平日裏愛乾淨、喜歡撒嬌,對爹娘還姐姐和兩個弟弟的愛護,也從來不會藏在心裏。

嬌嬌軟軟的女兒,那就是她心裏貼心的小棉襖,可在有些想法上,她覺得應該和女兒掰扯清楚,她道:「我們不能陪你一輩子,小蘭和小秋還有小春,也不可能陪你一輩子,我知道,他們都很好,你們姐弟之間,非常友愛,可是,有些陪伴,不是兄弟姐妹能做到的!」

「小荷,你的年紀還小,往後還有很長的人生,很長的路要走,如果一直都是一個人,那你的日子該多孤單?」方翠英不敢想像,等他們百年之後,如果小荷還是孤單的一個人,她們做爹娘的怎麼能忍心?

「娘,我不……」孤單的。

她以前都是一個人過,現在還有姐姐和弟弟,她怎麼會孤單呢?

「少說話。」方翠英瞪了她一眼,語重心長的說道:「成風是在我們眼皮子底下長大的,他的脾氣稟性,我們是清楚的,再加上,他親口保證,不管你姐姐有沒有生孩子,永不納妾,你姐姐的日子,我和你爹不操心,可是,往後你嫁的人家,和你姐姐是不一樣的。」

方翠英決定趁著現在,和姜荷好好說道說道:「爹娘只盼著,你尋個良人,能護你一生,給你遮風擋雨,一輩子都對你好的,可,如果你真嫁進了高門大戶,有些事情,就不是我們能左右的。」

方翠英想到了時常給家裏寄東西的燕九,還有這次姜蘭成親,燕九給姜家和張家送的禮,都是非常重的,並不是砸銀子,而是一些珍貴的珠寶首飾之類,要麼就是田契鋪子。

今兒個姜蘭,就把燕九送的東西,原本的拿回給她了,看到這些的時候,她沉默了,她雖然沒見過什麼世面,但她不傻,能讓燕九人不在,還記着送禮,時常給姜荷送的那些珍貴的擺件之類的,說他沒所圖,她是不信的。

燕九的身份,她和姜松也曾側面向戚家打聽過,聽完之後,方翠英是極不願意女兒和燕九來往的,燕家……太厲害了!

比她見過的縣裏最有錢的人,都厲害,別說是府城裏尊貴的世家子弟,就是縣裏一些有錢的商賈,還有縣太爺之類的人,在方翠英心裏,就已經是頂厲害的人。

薑茶賣的好,還有藥方又和朝廷合作,方翠英也是見過這些人的,在他們面前,方翠英大氣都不敢喘,一聽着他們來了,甚至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可燕家呢?

那可是比縣太爺家裏還要厲害。

這樣的人家,女兒真嫁進去,她能不擔心嗎?

「娘知道,你也希望你未來的相公,不會納妾,能夠一心一意的對你,可,高門大戶,有幾個不納妾、」

「娘,誰說我一定要嫁高門大戶?我招婿不行嗎?」姜荷微仰著頭,從方翠英的字裏行間,能夠感覺到她的擔心,她安慰道:「娘,你就放心好了,我以後要嫁的人,要是待我不好,大不了我不嫁就是了,天下好男兒這麼多,我姜荷難道還會嫁不出去?」

姜荷和燕九現在並沒有完全的確定關係,只是燕九單方面的有這個想法。

嗯……

好吧,就算她對燕九也是不一樣的,但,這僅僅是一份朦朧的喜歡,和真正成親是不一樣的。

「娘,老話說的好,船到橋頭自然直,所以呢,這事你就別操心了。」姜荷怕方翠英太過擔心了,她安慰道:「娘,你看,我們姜家的生意蒸蒸日上,往後銀子方面是半點都不用愁的,還有,我還是乾娘,戚家待我也很好,最最最重要的是,我還有一個好師父呢。」

「我師父可是神醫,那是連皇上都見過的神醫,有師父護着我,誰敢欺負我?」姜荷一臉驕傲的小表情,倒是讓方翠英放心了不少。

是了,戚家也很厲害,還有小荷的師父,都是能護著小荷的。

「娘,我們明天就去鋪子吧,看看鋪子修整的怎麼樣了。」姜荷岔開話題,真不能和親娘聊這個話題,不然的話,這份沉甸甸的愛,讓她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呢!

「行啊,前天喜宴上的奶茶,大家都說特別的好喝。」方翠英想到不少人打聽着奶茶什麼時候有賣,她就覺得這生意往後肯定是差不了的。

老薑家還想討奶茶呢,不過,她都無視了。

「那我們現在就去吧。」

姜荷說走就走,恨不得奶茶店立刻就能做好了,她到了縣裏,看到按着她想法裝出來的奶茶店,清新雅緻,心底不由的湧起了一股激動。

。 鍾離焱的話並沒有讓莫如感到心情低落,相反,莫如臉上帶上了躍躍欲試的笑容:「沒關係,我和雪逢可以睡在一起。」

許是奶奶的事情處理完了,莫如整個人都有一種豁然開朗的通透感。

這些年,為了不讓她難過,雪逢一直在陪著她演戲,真的是太難為雪逢了。

她現在只想跟找雪逢擠在同一個被窩裡,好好說些貼心話。

方毅辰恨鐵不成鋼的望著鍾離焱,原本想要與這人拉聯盟的念頭徹底消失,他的團隊中放不下豬隊友。

鍾離·豬隊友·焱則是一臉陰鬱的望著莫如:他怎麼就給別人做了嫁衣呢。

趙雪逢卻是搖搖頭:「今天不行,明天晚上我過再來。」

方毅辰眼前一亮,雪逢這應該是為了他吧!

莫如沉默了一下,隨後緩緩皺起眉頭,她剛準備說話,卻聽趙雪逢手機忽然響了。

趙雪逢一邊打電話一便向外走:「拿來了么,我讓人放你們進來。」

隨後,趙雪逢將手機送到鍾離焱面前:「你幫忙說一下,我的人過來送東西,結果被堵在外面了。」

鍾離焱的表情一愣,接過電話同對方說了幾句后,便將電話掛斷了。

幾秒鐘后,鍾離焱的手機響起,是小區保安打過來的。

鍾離焱接起電話,同對方說了放人進來的話后,表情微妙看著趙雪逢。

趙雪逢挑起嘴角,似笑非笑的看著鍾離焱。

將兩人深情對視的模樣,方毅辰趕忙湊到趙雪逢和鍾離焱:「雪逢,我們是不是可以回去了!」

他的背脊挺的很直,似乎生怕趙雪逢和鍾離焱忽然看對眼。

可無奈的是,趙雪逢和鍾離焱個子都比他高,兩人的眼神就這樣隔著方毅辰的頭頂碰撞在一起。

空氣中散發出濃郁的硝煙味。

方毅辰:「…」艹,長的高了不起是不是。

就在這時,剛剛被保安攔住的人,也順利到了莫如房門口。

看著趙雪逢的小弟們,莫如心裡瞭然:她可算知道保安為什麼不放人了。

這一個個的,就差將我是壞人寫在臉上了。

趙雪逢顯然也察覺到了手下身上的不妥,當即對為首的一人斥責道:「都說了多少次,我們要與時俱進,用外形威脅人現在已經不流行了,我們一定要學會偽裝,隱藏自己懂么!」

為首那人是個身體健碩的彪形光頭大漢,他後腦勺、脖子上和身上都紋滿了圖案,身上穿著工字背心。

不管從那個角度看,這人都不像是好人。

聽了趙雪逢的話后,男人規規矩矩將手交疊在身前,對著趙雪逢恭敬的行禮,中氣十足的吼道:「都聽大哥的!」

他們也是第一次過這個·

這人的聲音剛剛落下,他身後的小弟們便整齊的對趙雪逢吼道:「沒錯!」

莫如:「…」她是不是應該慶幸對門的房子中沒有住鄰居。

她感覺自己現在看起來就像是社團集會。

聽了手下彙報,趙雪逢滿意的點頭:「東西帶來了么!」

看著那領頭男人恭恭敬敬的將一隻箱子送到趙雪逢面前,莫如咽了口氣:好吧,她家現在變成交易現場了。

趙雪逢將箱子接過來,對男人繼續吩咐道:「開始吧!」

之後便是男人們興奮的迎合聲。

看著男人們拿在手裡的工具,莫如:「…」這還是個刑事案件。

半個小時后,莫如和趙雪逢蹲在門口,給之前說話的那人遞工具。

其他人則靠著牆壁整整齊齊的站成一排,似乎是在完成什麼了不得的偉大事業。

等手上的工作完成後,男人抬手抹了把自己頭上的汗,對趙雪逢笑的極其爽朗:「換好了。」

趙雪逢則是給了對方一個讚賞的眼神:「手藝不錯。」

得了趙雪逢的表揚,男人的臉上頓時笑開了花:「大哥誇獎了!」

莫如:「…」雪逢的手下,平日里反差都是這麼大的么!

看著莫如的疑惑表情,趙雪逢伸手拍了拍莫如的後背:「習慣就好。」

混混只是一份職業,他們也是要吃飯喝水睡覺上廁所的普通人。

所以換個鎖而已,沒必要用這麼驚愕的眼神看著他。

聽出了趙雪逢話中的意思,莫如不好意思的抿嘴一笑:是她帶著有色眼鏡看人了。

同莫如說完話,趙雪逢轉頭看向方毅辰:「我要去辦點事,你是回家等我,還是跟我一起去。」

方毅辰略微想了想,隨後湊到趙雪逢身邊乖巧的說道:「我和你一起去。」

不管雪逢去那裡,他都要跟著。

趙雪逢的眉眼間帶上一抹不經意的溫柔:「好。」

看到兩人的互動后,莫如:「…」這還是她認識的那個鐵娘子么!

臨出門前,趙雪逢轉頭看著鍾離焱:「你不走么!」

鍾離焱看著被趙雪逢小弟們提過來放在門口的箱子,聲音不只覺的弱了幾分:「我想先幫莫同學將行李安置好。」

別以為他不知道,這鎖就是為了他換的。

莫如剛想說不用,卻聽趙雪逢先開口道:「不用了,她自己一個人就能處理好,我們先走吧。」

說話間,趙雪逢昂起脖子,靜靜的盯著鍾離焱看,彷彿隨時都會將鍾離焱提起來丟出去。

趙雪逢雖然也知道,等自己離開后,這人隨時都有可能進來,

可她還是要向鍾離焱表明自己的態度。

兩個人都是高中生,若真有什麼想法,也要等高考之後再說。

在趙雪逢的目光注視下,鍾離焱識趣的走出房門。

趙雪逢則是將房門鑰匙放在莫如手裡:「這鑰匙你收好了,備用鑰匙我已經留了一把,若是有什麼突發情況就給我打電話,我騎車過來很快。」

莫如聽著趙雪逢的嘮叨,臉上的表情越發溫柔。

等趙雪逢說完話后,莫如拉住趙雪逢的手:「能不去么!」

趙雪逢要去哪裡,她已經猜的七七八八。

正因這樣,她才異常緊張。

看著莫如那一臉擔心的模樣,趙雪逢伸手拍了拍莫如的腦袋:「別想太多,這事很容易解決。」

馬上高考了,她不能讓任何人影響莫如的高考心情,因此,管心雲的事必須要快點處理。

知道自己勸不住趙雪逢,莫如想了想:「還是我陪你去吧!」

趙雪逢搖搖頭:「你不能去,會壞了名聲。」 緩解尷尬的最好方式就是轉移話題。

既然時運已經替她請假了,那他們的工作肯定是沒有辦法繼續了,而且周零也知道這不是回片場和酒店的路。

時運抬眸,朝她看了過來,「你想去哪?」周零偏過頭來,低下眸,小聲的說了句:「我想先去趟超市。」

「那就去超市,我也有東西要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