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秦銘點了點頭,沒有推辭。

總裁接招:寶寶來復仇 ,而後等到明天早晨,和別的商隊一起過去,就算是遇到了事情,人多也能夠應變一下。

在路上大大小小的商隊也遇到不少,他們速度和秦銘這些人差不多,想來也是打算在捲雲山的外圍宿營,明天一大早再過山。

傍晚的時候秦銘一行人在距離捲雲山三十里的地方安營紮寨了,一些其他的商隊也在旁邊紛紛紮營休息。

秦銘在帳篷外面看了一眼,遠在三十裡外的捲雲山,這個距離看捲雲山,感覺山距離自己很近,他們紮營的位置已經屬於捲雲山範圍了。

山上崎嶇不平而且又多樹木灌叢,確實是藏身的好地方,黃閱則是一直跟在秦銘的身後,抬頭看了一眼捲雲山。

像他這種軍旅出身的人,心中所想的自然和秦銘這種人不一樣,別人看的是捲雲山的地勢但是他看的卻是捲雲山的軍事價值,在別人眼中興許會覺得這捲雲山,巍峨雄偉,可是在他的眼中,這捲雲山卻是一處軍事要地,捲雲山是方圓五百里內的最高峰,若是佔據了捲雲山往西可以進攻明月城,可以說是進可攻退可守,實在是好地方。

不過讓黃閱奇怪的是,這麼重要的地方怎麼會被一群土匪佔領呢?想來這種地方應該是由國家親自把控,以作屯兵之用。這件事情怎麼都透著一絲詭異。

「難道這裡的土匪實力很強嗎?」黃閱皺了皺眉頭,就算是他們再強也絕對不能夠跟整個國家對抗的吧,想到這裡黃閱估計只有兩個原因,第一個是捲雲山的實力太強,皓風國打不下來,第二個原因就是,皓風國根本就沒有打算打下捲雲山。這兩者一比較,後者的可能性比前者大的太多了。

秦銘抬頭看了看捲雲山,轉身向著帳篷裡面走去。黃閱看到秦銘走了進去也轉身走了。

野外的深夜顯得格外的寂靜,四周一片漆黑,只有這裡的帳篷發出淡淡的光芒。

那些人已經睡下了,只剩下秦銘珞瑝和黃閱在商量著事情。

帶著美漫闖異界 ,「據我所知捲雲山中不是只有一路土匪,而是有二十幾路,不過公子不要擔心,這二十幾路之中只有四路難纏,其餘的都是不足為慮。」

這些事情珞瑝也僅僅是聽說,捲雲山他也是第一次來,所以知道的並不全面,就如那四家的當家是誰,他就不知道。

知道了大概秦銘就讓珞瑝回去睡覺了。黃閱因為身上有傷,所以秦銘讓他早點休息。以便於傷口的恢復。

近秋的夜裡有些微涼,秦銘披了一條被子,盤膝坐下又修鍊起了雷神訣,方圓二十里的天地元氣蜂擁而至,紛紛進入秦銘的身體之中,強化著秦銘的血肉,而那一滴雷神精血也在鍛造著秦銘的心臟,經過這幾天的修鍊,秦銘與那滴精血磨合的已經很好了,精血已經流入了秦銘的血管,而原本的那些鮮血,十之**都已經被壓迫出來了,只剩下血肉之中的血液了,這樣的壓制不僅需要時間,更重要的是需要元氣,若是元氣充裕,秦銘有把握一舉進入第一重中期,這雷神訣前面的兩重好像是鍛煉身體的功法,不過比之大陸上面的鍛體功法可是強了不少,大陸上面的功法就算是在再怎麼高級,也是要運行丹田,再至周身經脈,經過經脈再向著體外擴散,由內到外,一步步穩紮穩打,但是雷神訣就不同了,它是直接運用了天地元氣,修鍊了這段時間之後,秦銘感覺自己掌控天地元氣的能力比之先前進步了不少,有了雷神訣這個功法,對於其餘的功法秦銘倒是也沒有荒廢,因為這個雷神訣前兩重只是修鍊的方法,至於那些招式什麼的,則是後面的幾重裡面。

可惜的是直到現在他都沒有找到一個靈氣充裕的地方。

吸收天地元氣的其間,秦銘感覺這個地方的靈氣比之先前自己吸噬過的地方濃郁了不少,說不定自己可以依靠這捲雲山中的靈氣突破第一重呢?雖然只是入門,但是想到這裡秦銘就已經十分的高興了,但是如果要想突破的話,就要找一個靈氣足夠充裕的地方,而那個地方只有一個,就是捲雲山的中心地帶。 這次修鍊的時間很長,吸收的元氣比之從前多了不少,大約過了一個時辰的時間,秦銘才從入定之中醒了過來,一頭烏黑的頭髮,現在已經發紫,而且眼瞳之中的黑色也漸漸逝去。

這種情況秦銘也問過楊雪凝,本來以為她修鍊的時間比自己長,應該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不過秦銘失望了,她說她也不知道,像這種修鍊功法能夠改變身體的事情,她可是從來沒有見到過,她想應該是這功法的原因。

秦銘倒了一杯水,打算喝了水之後就去休息,等到明天早晨和珞瑝商量一下,是不是應該在捲雲山停留一天,讓自己修鍊成功。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秦銘感覺地面有些震動,抬眼看了看杯中的清水,平靜的水面現在正泛出一圈圈細小的波紋。「地震嗎?」秦銘眨了眨眼睛。「咚咚」的聲音不斷的傳來,如同鼓聲但是聲聲就好像是敲中人的心臟,讓人透不過氣來。

還沒有等到他反應過來,黃閱和珞瑝就沖了進來,「公子快走,是捲雲山的土匪!」秦銘皺了皺眉頭,和黃閱兩個人急忙走了出去。

出了帳篷,秦銘就聽到如雷的馬蹄聲,「嗖嗖」一陣破空聲,迎面吹來一陣風,不過含在風中的東西,卻是一支支的羽箭。

秦銘剛剛打算躲避黃閱就把他拉在身後揮手斬斷了幾根羽箭,讓秦銘翻了翻眼睛,這個黃閱的實力雖然不錯,但是比之秦銘還要差不少。不過他這一手讓秦銘好感大生,而珞瑜這些人的身手也不賴,幾個閃身躲了過去。不過躲過了羽箭,那些土匪騎馬就已經趕到了。

成百上千的戰馬隔開了秦銘和珞瑝那些人,秦銘眼睛轉了轉,只來得及說一聲:「脫險后,明月城會合!」就和黃閱向著土匪衝殺過去。

秦銘自從得到雷神訣后,努力修鍊功力雖然增長的不怎麼樣,但是身法卻是比之先前快了不少,運用起殘影步如同一道幽靈,在那些土匪之中穿梭,不時的有人死在他的劍下,看到一個土匪騎馬向著秦銘揮砍過來,這個土匪的騎術還不錯,打算仗著馬快刀利一下子把秦銘斬在馬下。不過他卻是低估了秦銘的實力,他只看到一道黑影在自己的眼前閃過,緊接著脖子一痛,意識就陷入了沉睡,秦銘飛身上馬,對著黃閱說道:「走!」

黃閱的身手確實不錯,刀劍揮砍之間,已經有數人死在他的劍下。他一個轉身砍下了馬上的一個土匪,一個縱身跳了上去,跟隨著秦銘向著遠處的曠野中跑去。

這些土匪為的是這些人手中的貨物,並沒有想把這些人趕盡殺絕,所以看到黃閱騎馬逃竄之後,也沒有追趕。而是向著那些帳篷跑去。

馬蹄踐踏之間,帳篷毫無抵禦作用,一衝就垮了,這些所謂的高手,在驚慌之下也死傷了不少。紛紛往遠處逃去,留下了一車車的貨物。

黃閱看到那些土匪沒有追過來,轉頭問了天問一句,「公子你沒有事情吧?」

秦銘搖了搖頭,「沒有事情。」

「接下來我們怎麼辦?」

「去捲雲山。」秦銘笑著說道。

「捲雲山?」黃閱驚訝了一下,之後醒悟了過來,土匪發動這麼大的進攻,捲雲山之中一定沒有多少人,因為他們知道,這些商隊受到攻擊之後,想的不是如何進山,而是怎麼逃命,怎麼才能夠保住貨物。秦銘這一招反其道而行之,說不定真的能夠矇混過去。

「公子說的對,我們現在就去。」黃閱笑了一聲,驅馬向著捲雲山跑去。

站在捲雲山的山腳之下,秦銘看到遠處的火光,眯了眯眼睛,希望他們這些人打上三天三夜,若真的打這麼長時間,估計他什麼事情都做完了。

因為捲雲山大部分人馬都出去了,山裡面只剩下一隊看門的,所以山路之間並沒有設置什麼崗哨,秦銘和黃閱在寬闊的道路上面飛奔了一個時辰,沒有受到一點攔阻。

「噗」的一聲,馬匹受不了連續的疾奔力竭猛然倒在了地上,而馬身上面的秦銘因為慣性的原因,被拋向空中,他速度和身法比之前快了不少,身子在空中旋轉了一周,安穩的落在了地上。黃閱贊了一聲,「少爺好身手啊。」他自然有自知之明,秦銘的實力不錯,至少不是現在的自己能夠抗衡的。

秦銘擺了擺手,笑著說道,「沒有什麼,不過是空架子罷了。」但是眼神之中的喜色可是掩飾不住,這雷神訣果然要得。不過看著倒在地上的馬匹,秦銘皺了皺眉頭。

「這馬真不怎麼樣,若是草原上的馬,我們就不會落得這個下場了。」黃閱皺著眉頭說道,「公子,我們現在進退兩難,該怎麼辦?」

秦銘看了看兩邊的高山,臉色變化了一下。「你看我們現在應該在什麼位置?」

黃閱看了看四周,又計算了一下剛才的速度和時間,「我們現在應該在捲雲山的中間。」用進退兩難來形容天問兩人現在的處境真是再合適不過了。現在馬匹以死若是他們走路出去的話,天亮之前是絕對出不去的,往回走也是無路可走,無論是那些土匪有沒有得手,總是要回這捲雲山的,回去八成會跟他們碰頭。


「中間。」秦銘臉上扯出一絲微笑。

讓黃閱有些奇怪,難道公子被嚇傻了嗎?

「既然出不去,我們就呆在這裡吧,正巧我需要這個地方突破境界。」秦銘笑著說道。

雖然面對兩難之境,黃閱的臉上卻沒有絲毫的恐慌和懼色,聽到秦銘的話,他抬頭看了看四周,「嗯,既然是這樣,我們就找個安靜的地方修鍊吧。」

秦銘點了點頭,環顧了一下四周,「你看那個地方如何?」用手指了指北面的一座山。

黃閱看了看,在這茫茫深山之中,隱藏兩個人實在是太容易了,所以說他們去什麼地方都一樣。「嗯。」

兩個人那座山爬去,一刻鐘的時間,他們登上了最高峰,看到東面有一片火光,而且火光還有漸漸靠近之意,想來應該是那些土匪得手了。

秦銘卻是沒有選擇山頂,而是選擇了一個低洼,又有樹林灌叢遮擋的地方。

黃閱看了看這個地方,十分有利於隱蔽,不過有一點不好,就是被發現了,自己這一邊不好撤退。

而秦銘起初也不想在這個地方修鍊,不過卻是聽楊雪凝說,這個地方的靈氣最濃郁了,而且這個地方地勢低洼,便於四周的靈氣往這邊流動。

「公子,這個地方雖然足夠隱蔽,但是不利於逃跑,我們是不是該換個地方?」黃閱警告的說道,他不過是提醒一下秦銘,若是秦銘執意要在這個地方修鍊,他也沒有什麼意見,大不了自己這條命不要了嘛。

秦銘點了點頭,「我知道,不過我看了看只有這個地方最合適。」

聽到秦銘這麼說,黃閱就沒有再說什麼,而是站在了一個很好的位置,這個位置能夠看到周圍的狀況,是個放風的好地方,若是有什麼風吹草動,他都能夠很快的察覺。

雖然黃閱沒有說什麼話,但是看到他站的位置,秦銘心中十分欣慰,照這麼看這個黃閱是打算和自己同生共死了。

秦銘深吸了幾口氣,穩定了一下心神,自己現在還沒有突破到第一重,更何況每重還分為三個層次,若是突破到第四重,還不知道要多長時間呢。

捲雲山這些人的實力也不錯,事不宜遲,自己早點突破,兩人的安全就會多一分。若是被他們發現,到時候想要走脫就難了。

盤膝坐下,秦銘又運起了九轉玄功的功法,身上的毛孔迅速打開,吸收著空氣中的天地靈氣,感受到周圍天地元氣的濃郁,全身上下都感覺十分的舒服。

而就在秦銘運起九轉玄功的時候,黃閱猛然感覺一陣風迎面吹來,他卻是不知道,這是天地元氣快速移動產生的氣流。

而此時的秦銘因為感受到天地元氣的濃郁,把全部身心都運用到了吸收上面,並沒有發覺他周圍的天地元氣已經濃郁的成為霧狀。


黃閱感覺這風有點怪異,竟然與自己體內的元氣互相呼應,心中有些奇怪,回頭看了秦銘一眼,眼中露出了驚訝的表情,真曉不得公子練得是什麼功法。這種奇怪的功法是他生平僅見,不過他猜測秦銘現在已經到了關鍵的時刻,所以他更加戒備的看著四周,以免有人打擾到秦銘。

這麼一晃一夜的時間過去了,清晨的露水打濕了黃閱的衣服,而秦銘依舊在那個繭狀物體裡面,黃閱只能夠隱約看到秦銘的身形。

一夜無眠,黃閱現在的精神不是很好,眼皮一直在打架。而就在這個時候他聽到了一陣很輕微的腳步聲,精神迅速回籠,他看了看,發現有兩個人這邊走來,手中還拿著兵器,看那個樣子倒像是巡邏的。

黃閱眼神變幻了一下,把秦銘用昨天晚上編好的樹葉網子罩住,自己則是趴低了身體。這兩個人也沒有仔細看,就從黃閱身前三丈的地方有說有笑的走了過去。

黃閱看到那些人走遠了之後,深深的呼出一口氣,以他的實力殺了這兩個人太容易了,但是殺了他們就會驚動寨子裡面的土匪,那可不是他想要的。他現在的任務不是多殺幾個土匪,而是保證秦銘要在安靜的環境之中。


又過去了一天一夜,方圓一百多里的天地元氣,源源不斷的往這邊流動,不過卻是比第一天晚上稀釋了許多。

秦銘身旁那天地元氣凝聚而成的繭狀物,也有些單薄了,想來距離出關不遠了。

為了保護秦銘,黃閱一天一夜都沒有合眼,雙眼充滿了血色,不過他還是注意著周圍的狀況,這一天一夜總共來過三撥巡邏的,每隊兩到三個人,都被黃閱躲了過去。

可惜的是紙里終究是包不住火的,方圓百里天地元氣的異常流動,引起了捲雲山那些強者的注意,起先這些人還以為是自然現象,沒有放在心上,但是他們一修鍊的時候,才發覺不對勁,他們運行功法修鍊的時候,就發現了這天地元氣在極速的往一個方向流動。

這麼強烈的天地元氣流動,他們在山上住了這麼長時間,可是從來沒有遇到過的。他們沒有想過是人為的,人類哪裡會有這麼恐怖的力量,就算是燕飛揚那種造化之境的高手恐怕也達不到吧,他們猜想是什麼元氣很重的東西出世,很有可能是天地元氣凝結成的晶石。若真的是的話,那他們可就發財了,這種東西是可遇而不求的。這雖然是猜想,但是不管是什麼,他們都要過去看一看,若是天地元氣整天這麼流動的話,那他們就不用修鍊了,召集完人馬之後,向著秦銘所在的山頭跑過來。

而且來的人還不少,一下子竟然來了七八撥。

首先來到的是一個臉上長滿絡腮鬍子的中年人,手中拿著一把鬼頭刀,看了看這片山谷,把刀插在了地上。

其餘幾撥人也陸陸續續的來到了這裡。

前天晚上劫了一些東西,他們好好的玩了一天一夜,誰想到今天修鍊的時候,元氣竟然吸收不了了。 「趙鬍子,你怎麼也來了。」一個瘦弱乾柴年近七旬的老人,笑著問道而且還摸了摸自己白色的山羊鬍子。別看這個老人年紀大了,但是在捲雲山的名頭卻是不小。

「娘的,就連你這八百年不出山的楊爺都出來,我小子敢不過來嗎?「趙鬍子笑著說道。

「若是再不出來,估計天地元氣就沒有了。」楊爺皺了皺眉頭,他剛剛在修鍊的時候,也沒有抓住一絲元氣,心中震驚,他可是堂堂天陽一級的高手,修鍊的時候卻抓不住天地元氣,說出去還不把人家的大牙笑歪了呀。


其餘的幾撥人馬也都在抱怨著。

「就是,真曉不得是怎麼回事,難道是有什麼寶物出世?」趙鬍子翻了翻眼睛說道,但是他還從來沒有聽過哪件寶物出世會吸收天地元氣的呢。

那個楊爺看到人也不少了,揮手說道:「不管是什麼東西了,先找出來再說吧。」若是找不出來的話,估計自己這些人就別想著修鍊了。

「對,挖地三尺,也要把那個東西找出來!」趙鬍子氣急敗壞的說道,大手一揮帶著手下的人就沖了下去,四周的那些人也展開了地毯式搜索。

看到這種情況,黃閱皺了皺眉頭,情況不容樂觀啊,若是照他們這樣找下去的話,絕對會找到自己這一邊的,他回頭看了秦銘一眼,發現他還在修鍊。

黃閱眼神變幻了一下,往旁邊走去,他倒不是想拋下秦銘獨自逃走,而是打算靠自己吸引這些人注意力。

黃閱走了一段距離,看到自己的前面有人,手中的長劍一翻,殺了出去,砍倒了那個人之後,迅速往外面跑去,他知道憑他自己根本脫不了多長的時間,現在只有期盼在這一會兒,秦銘能夠突破了。

「那有人,抓住他!」趙鬍子眼尖看到了黃閱,帶著人跑了過去。

而此時秦銘身邊的天地元氣已經透明化了,被秦銘吸收的差不多了。他的眉頭微微皺了一下,雙手攥的咯咯作響,猛然秦銘睜開了眼睛,眼中閃過一道紫光。

站起身來「啊!」仰天長嘯了一聲,「噗」一聲,秦銘的四周出現了一陣血霧,體內的那滴精血已經把秦銘身體之中的全部血液壓制了出來。

痛苦一閃而逝,接踵而來的是渾身的力量,秦銘查看了一下修為,經過一天一夜的修鍊,自己的修為還是在煉魂巔峰,但是力量卻是比之先前強橫了不少,除了太陽神之外,雷神的攻擊力是最強橫的。秦銘的雷神訣也從一點沒有,突破到了第一重,他感覺渾身的元氣倍增,雖然境界還沒有提升,但是秦銘知道自己現在就算是真的對上地煞之境的高手,也不會像先前那樣被打的半死了。

這個時候的秦銘眼瞳完全變成了紫色,一頭紫發迎風飄揚。體內只剩下那一滴精血,隨著心臟的收發,沿著周身流動,漸漸進入血肉之中。他與精血已經完全融合了。

一個人的體內只有一滴血,而且還能夠存活,這種極端不可思議的事情,若不是發生在自己的身上,秦銘真的不敢相信。

不過先前秦銘的那一聲長嘯,引來了不少人側目,無一不驚訝秦銘眼瞳和發色,之後便是拿著兵器往秦銘攻了過來。

沒有理會那些人的兵器,秦銘看了看四周,發現黃閱正在不遠處陷入血戰,他的身上有不少鮮血,只是不知道是敵人的還是自己的。

閃身躲開迎面刺來的一槍,秦銘一挺身順手打出一拳,直接把那個人打出一丈遠,撞到了幾棵小樹,倒地不起。那個人渾身上下不住的抽搐著,好像是被雷電打到了一般,口中不住的往外吐著白沫。

秦銘有些詫異身體的力量,他舔了舔嘴唇,他沒有想到突破第一重之後身體的力量竟然會這麼強橫,先前被秦銘擊打出去的人也是個修士,若是運用元氣,是很難和他抗衡的,沒有想到自己竟然能夠一拳把他打的人事不知。實在是不錯,對於這個雷神訣,秦銘是越來越喜歡了。

那個趙鬍子對上了黃閱,手中的鬼頭刀向著黃閱劈了過去,刀鋒之上夾雜著狂暴的元氣,黃閱直接被震得後退了幾步,口中吐出一口鮮血。

趙鬍子的實力原本就比黃閱的實力強,現在再加上黃閱兩夜一天都沒有合眼,還有自己的傷勢未愈,反應和速度自然是比不了從前。

接下趙鬍子劈過來的一刀,他踉踉蹌蹌的後退了好幾步,而且雙手被趙鬍子震麻了。面對趙鬍子迎面刺過來的一刀,黃閱絕望了,他現在仍在後退之中,而且趙鬍子的刀太快了,就算是他全盛期間,這一刀也很難躲過去。

就在打算閉上眼睛靜等死亡的時候,「釘」的一聲金屬相交的聲音響起,黃閱睜開眼睛看了眼,就看到一道紫光倒飛過去,順著那道紫光,黃閱看到秦銘正在向自己這邊趕,而且速度很快,其間阻止的那些人,全被秦銘用強橫的元氣打成了重傷。

伸手一抓握住了盪回來的紫竹簫,一個起落秦銘穩穩落在黃閱的身前,戒備的看著周圍的這些人。

周圍的人驚訝秦銘的樣子,一時之間沒有動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