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秦逸頭頂的虛空.砰然炸開.無數真氣.塌陷下來.周天星斗.剛一出現.頓時就化作不滅鬼神.朝著秦逸.翻天覆地.籠罩下來.

「秦逸.你死吧.」皇帝腦子裡緊繃的弦.一剎那間.崩斷開來.身子都一下子從王座上彈起.尖嘯連連.

嘩.

一隻猶如鋼筋鐵水凝聚的大手.從破碎的虛空中.猛地一下子抓下來.

四周虛空.全都如琉璃一般.噼里啪啦.破碎淌落.

秦逸周圍地面.深深塌陷.整個空間外圍.都在急劇收縮.猛烈跳躍.不斷崩塌.處處都透出兇猛、殘忍.叫人萬念俱灰的味道.要將秦逸.拍成肉餅.撕成碎片.

「破.」

滾滾風暴之中.秦逸巋然不動.五指向天空一捏.

砰..轟轟轟轟.

一連串的爆炸.如同鞭炮.鋼筋鐵水的大手.一下子全部崩潰.碎成齏粉.

秦逸頭頂虛空.頓時出現了一整片的虛空斷層.無數空間摺疊.混混沌沌.滾滾真氣.不斷湧出.


「竟然真的敢暗算我.」秦逸一聲厲喝.目光一凝.朝不遠處皇帝一望.

秦逸的目光.彷彿帶著萬萬鈞的氣勢.沿途地面.全部破碎塌陷.重重轟在皇帝身上.

皇帝雙目一瞪.猝不及防.只覺得周圍空氣.彷彿都被秦逸這一眼.給燒得乾乾淨淨.出現了一大片的真空地帶.

滾滾熱浪.被秦逸雙目神光.一下子洞穿.撕裂虛無.雷霆萬鈞.直達皇帝面前.

砰.

秦逸的目力.一下子重重砸在皇帝身上.

皇帝的身子.如通炮彈一樣飛了出去.全身護體真氣.如紙一樣.撕得粉碎.

身後黃金王座.被撞得粉碎.撒了一地.砰砰砰砰.一連十多根盤龍石柱.全都被皇帝的身子.直接撞碎.

皇帝全身.更是裂開如同瓷器一樣的裂縫.大股鮮血.噴涌而出.在大殿中.匯聚成一條大河.血腥味道.幾乎讓人感覺像是墜入鮮血海洋.叫人窒息.如同到了煉獄國度.

皇帝倒在地上.臉上全是驚恐.

剛剛他只是被秦逸看了一眼.就遭受重傷.

「這個秦放.怎麼會突然變得這麼強大.」皇帝吐出一口鮮血.掙扎著抬眼朝遠處望去.眼中儘是驚駭欲死的神色.

「老東西.過會兒再來和你算賬.」

秦逸冷哼一聲.手指一勾.皇帝上空虛空.一下子裂開.沉重的時空枷鎖.轟然砸落.砰一聲.將皇帝四肢.全都砸爛.骨頭、肌肉.全都成了血漿肉糜.從枷鎖和地面的縫隙中.激射出去.

「啊.」

撕心裂肺的疼痛.讓皇帝幾乎一下子就要暈過去.滿是褶皺的老臉.脹得如同一塊豬肝.倒在血泊中.久久不能動彈.

「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誰這麼大的膽子.居然敢埋伏我.」秦逸仰頭朝頭頂連連摺疊的虛空一望.腳下一動.化作一道神光.一下子衝殺進去.

扭曲的時空裂縫中.一道人影.不斷閃現.越變越密.彷彿無處不在.顛倒陰陽.整個五行.盡在手中.

人影冷笑連連.無數只手.齊齊一動.頓時數不盡的殺陣、殺招.蓄謀已久.抓住機會.悍然出手.全都朝著秦逸攻殺過來.

頓時之間.慘叫聲驚天動地.整個虛空裂縫.都要被撐得炸裂一般.不斷旋轉凝聚.混芒一片.處處都是毀天滅地的殺機.

「化龍境銘刻四道龍紋.」秦逸頭頂風暴之眼.微微一轉.就勘破一切殺陣虛無.捕捉到隱藏在最深處的對手.

「真是看得起我呀.」秦逸冷笑一聲.隨即臉上.罩上一層寒霜.

整個虛空.彷彿都被瞬間凍結.

「但是.你根本不是我的對手.」

「龍牙利爪.」

秦逸一拳打出.筆直神芒.洞徹天地.打得萬物寂滅.乾坤無敵.

一座座大陣.直接就被撕裂.焚毀.

秦逸就如同一頭衝殺而出的太古巨獸.任何陣法、殺招.全都被它毀滅.碾壓、粉碎.

他就像是毀滅一切的絕世狂魔.無堅不摧.毀滅一切.

剎那之間.整個虛空.就被打得空空蕩蕩.一切都不見了.

遙遙遠處.一個中年人.眉間抽搐.眼眸中全是不可思議.

「這、這怎麼可能……」中年人喃喃自語.「我孫震權可是褻神宗的副宗主.銘刻了四道龍紋的存在.怎麼會……怎麼會……」

「褻神宗.」剎那之間.秦逸眼中.彷彿有火炬在燃燒.有兇刀在出鞘.

「你竟然是褻神宗的人.那就給我死吧.」

秦逸身形一動.速度連連突破極限.直接超越光速.剎那之間.就到孫震權上空.五指向下.猛地一拍.

轟隆.

整個時空裂縫.頓時全部破裂、崩塌了. 「啊.」

一片混芒中.傳來孫震權連聲慘叫.

砰.

一聲巨響.無數光華.水銀瀉地.從破裂的時空裂縫裡.傾瀉下來.全部落到大殿之中.

噼里啪啦.

整個大殿內的石柱.全部破碎.崩塌.地面層層碎裂.撕裂出深不見底的裂縫.朝著周圍.擴散開去.

皇帝剛剛掙扎著爬起來.被氣浪一衝.又慘呼一聲.跌飛出去.在地上拉出一條觸目驚心的血痕.全身哆嗦.努力扭過腦袋.朝不斷扭曲的時空裂縫望去.

此刻時空裂縫.一片白茫茫的顏色.而秦逸和孫震權.也已經回到了大殿中.

秦逸巋然如山站立.被皇帝報以希望的孫震權.堂堂褻神宗副宗主.此刻被秦逸踩在地上.全身是血.不斷痙攣、抽搐.要多狼狽.就有多狼狽.

「這……怎麼會……」皇帝的瞳孔.劇烈收縮.擴張.心臟也彷彿忘記了跳動.讓他害怕得牙齒顫抖.發出咯咯的聲音.

「你.也給我滾過來.」

秦逸望向皇帝.伸手一抓.

嘩.

皇帝頓時感覺被一股大力拉扯.身子一下子朝著秦逸飛了過去.

「跪下.」

秦逸手掌一翻.向下一拍.

剎那之間.皇帝就感覺一座巍巍峨峨的山峰.從頭頂砸落.身體一下子就朝著地面墜落.

咔嚓咔嚓.

他的小腿.早就被砸得稀爛.此刻膝蓋骨直接撞在地上.撞擊到地面時候.直接就爆發出脆裂的聲音.破碎的白骨.刺穿皮肉.鮮血呈放射線.朝著周圍濺射出去.

大股大股血漿.四下噴涌.讓皇帝的身子.像是猛然之間.往下墜落.變矮了一截.

劇烈疼痛.讓皇帝扯著脖子.發出一聲嘶嚎.條條血管.在皮膚下如蚯蚓一般蠕動著.彷彿隨時都要撕破皮膚.掙脫出來.

「果然如我所料.那天在血煉戰場里.偷襲我的人就是你吧.老東西.我為你逆龍大陸解除那麼大的危機.你竟然還想要殺我.簡直豬狗不如.」

秦逸眸中.怒火熊熊.

「秦放.你、你……我、我……」皇帝此刻哪有一點平日里.對待臣民時候.高高在上.頤氣指使的模樣.哆哆嗦嗦.幾乎都沒法說出一句完整的話.

突然之間.他看到被秦逸踩在腳下.幾乎變成一坨爛肉的孫震權.眼中閃過一道精芒.原本因為驚恐而扭曲的臉頰.漸漸地.顯露出來一個古怪詭異的笑容.

「秦放.我勸你現在最好還是住手.」雖然感覺到來自對方身上的滾滾殺氣.皇帝卻還是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嘿嘿冷笑.「你知道你現在踩著的.是什麼人嗎.你又知道.我是什麼人嗎.還有..」

仔細盯著秦逸的臉頰.發現對方並沒有露出自己預期中的慌亂.皇帝心中有一點遺憾.但還是不死心地道:「你以為在召你入宮之前.我會一點準備都沒有嗎.告訴你.我早就安排好了人.只要你敢對我們做出什麼.立刻之間.就有更多褻神宗的高手.衝殺到此.讓你粉身碎骨.死無全屍.」

話語說到最後.皇帝已經完全沒有了之前的恐懼.而是聲嘶力竭.大聲怒吼.彷彿此刻狼狽如狗的.是秦逸而不是他.

秦逸沒有開口.只是淡淡掃了他一眼.

受到秦逸冷漠、蔑視眼神的刺激.皇帝氣得全身發抖.一聲大吼:「你不相信是吧.好.那我現在就讓你見識一下.我們褻神宗的手段.你今天把我打傷成這樣.我要你比我凄慘十倍.」

話音還未落下.皇帝就看到秦逸手掌.輕輕一揮.

轟隆.

周圍的空氣.一下子崩塌.

一隻巨大的手掌.憑空出現.整個大殿內的空氣.都像是平靜的湖水中.猛地擲入一塊巨石.滾盪破開.四下洶湧.


一個浴血的人影.就像是一大團蠕動的血漿.慘呼一聲.從破碎的虛空中.飛射出來.重重一下.在地上砸出一個人形大坑.

「血龍.」


看到大半個身子都浸泡在血泊中的人影.皇帝的身子.一下子繃緊了.全身雞皮疙瘩.一個一個.立了起來.冰冷的寒意.幾乎讓他的呼吸.都要被凍結.陣陣生命.正在不斷從張開的喉嚨深處.滲透出去.

「你說的.是這個傢伙嗎.」秦逸冷冷一笑.

這一句話.就如同一張催命符.讓皇帝的身子.彷彿是篩糠一樣.顫抖起來.臉上眼淚鼻涕.混合著血水.齊嘩嘩流淌出來.

「求求你……不要……不要殺我……我、我也是一時糊塗.我……」

砰.

秦逸的掌影.如山一般呼嘯而過.皇帝的腦袋.就像是熟透了的西瓜.一下子崩潰、炸開.四分五裂.白的紅的.化作一個漩渦.當空噴洒.

濃烈的血腥味.甚至還帶著淡淡的甜味.大股大股的鮮血.從半空滾滾落下.

秦逸的目光.帶著冰冷刺骨的寒意.轉移到了腳下的孫震權身上.

孫震權像是被針扎了一下.身子猛地一顫.知道自己沒法再繼續裝暈了.睜開眼睛.危急時刻.腦筋的運轉速度.比平時快了不知道多少倍.心念一動.就想出來了一番措辭.

「我可以給你意想不到的巨大好處.」孫震權一開口.喉嚨里就噴出一大口血水.但是此刻.他也顧不上這麼多了.急忙拋出自己所有認為能夠報名的籌碼.

「只要你不殺我.我可以給你數百萬的四等、甚至五等仙靈礦石.再加上三件神器作為酬謝.

我甚至還可以和你定下契約.成為你的僕人.你的部下.

我是銘刻了四道龍紋的強者.只要你答應了.你就擁有一個褻神宗副宗主的僕人.

我們褻神宗.總部還在更高等的六等大陸上.擁有的資源.巨大得不可想象.


只要你到時候提出要求.我就一定會全力配合你.為你達成願望.」

剛剛皇帝的表現.已經給孫震權提了醒.要是威脅.就會死得更快.

孫震權此刻為了活命.連連拋出自己的底牌.滿臉期待.望著秦逸.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