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秦穆然回道。

這時候,坐在一旁的李晴雪因為剛才的事情,現在還耿耿於懷,調侃說道:「人家可是大忙人,爺爺,咱們就不要留他了……」

說著,李晴雪朝秦穆然瞥了一個白眼。

「秦先生,你這麼著急,剛從西方回來,就要連夜趕回中海,是有什麼急事嗎?」

秦穆然沉默片刻,嘴角一揚,笑道:「當然,我想我老婆了!哈哈……」

聽到秦穆然的話,眾人一片無語,其實,他不僅僅是想自己老婆陸傾城,更是擔心莫輕舞。 滿目漆黑的火焰,在空間中不斷燃燒!

趙小川好奇着四周,沉思一會兒,臉色驟變。

“若曦!”

他大喝一聲,一束光從黑色火焰中透漏出來,驅走了四周的黑暗。

趙小川看到那光中李若曦在哭泣,叫喊着自己的名字,看到仙陰冷的目光掃視着自己,嘴角露出譏諷的笑容,看到葉楓一把將自己狠狠地向後退去。

“不要!不要!”

趙小川發出不甘地吼叫聲,倏然睜開眼睛,卻發現自己竟然躺在一片藍天之下。

“這裏是什麼地方?若曦,葉楓,還有其他人在什麼地方?”

趙小川擦擦自己額頭的冷汗,望着四周,喃喃自語道。

“哦?看樣子你終於醒過來了?真是不容易啊!”

一陣輕笑從他的耳邊響起,趙小川轉頭,不由大驚。

只見遠方草地上一名身穿玄色道袍的男子緩步向着自己走來,而第二世緊緊地跟在他的身後,好像一個跟班。

“你是什麼人?”趙小川警惕的看着對方。

他剛剛醒來,便檢查了自己的身體,發現此刻身體還沒有完全恢復。

面對着第二世和未知的對手,他似乎一點勝算都沒有。

“哦?才過了這麼些年,你就不認識我了?真可真是太讓人傷心了!”那道人輕笑道:“還曾記得當初湘西趕屍人?”

“陌雨辰,是你!”趙小川腦中彷彿劃過一道閃電,驚呼出聲。

“終於想起來了麼?”陌雨辰笑道:“那倒也不枉我將你從仙的手下救出來!”

趙小川皺眉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哦?難道你不記得之前發生的事情了?”

“自然記得,但那和你有什麼關係?救我的人可都是爲我的朋友!”趙小川道。

“朋友!哈哈,沒錯,是你的朋友!”陌雨辰大笑道:“可是你認爲如果我的指點,他們肯定會集合在一起去救你麼?”

“他們在什麼地方?”趙小川打斷了陌雨辰的話,直接問道:“我可不相信你口中的話,是真是假我自會詢問他們。”

“不知好歹!”陌雨辰臉色冷了下來,冷哼一聲,道:“既然你想要見他們,那就跟我來吧!”

說完,陌雨辰也不管趙小川,自顧自地向着遠方走去,而第二世立刻跟了上去。

趙小川看着陌雨辰漸行漸遠,猶豫片刻,從地上爬了起來,連忙跟了上去。

這是一個佈滿了石鐘乳的奇異山洞,星星點點的光芒在四周的牆壁上不斷閃動。

五彩光芒從湖水底部透出,在空中交織成五彩的光芒。

趙小川看着這如真似幻的山洞,眼中露出驚訝之色。

不過當他的目光掃到那些如同真人一般的石鐘乳和水面上每邁出一步,水底便浮出一個白色骷髏頭出現在陌雨辰腳下時,由不由感到一陣心寒。

“這陌雨辰不愧是湘西趕屍人,竟然可以找到這麼詭異的地方,不過這裏最讓人驚訝的還是那些雕塑,竟然如此逼真!”

趙小川心中有千萬疑問,卻也明白對方不會輕易爲自己解惑,索性不再言語,緊緊地跟在陌雨辰的後面。

這石鐘乳構成的山洞非常深,趙小川心中默算了一下,三人行了將近十里地。

“到了!”

正當趙小川好奇他們到底要去什麼地方的時候,陌雨辰停了下來,轉頭對着趙小川說道。

趙小川一驚,警惕地看着陌雨辰,但目光卻不由自主的劃過他的身體,望向了前方的一個發光的山洞。

“這是什麼地方?”

“桃源鄉!”

“桃源鄉?一個村子?”趙小川驚訝道:“你讓我看的就是一個村子?”

“沒錯!”陌雨辰點頭,道:“我們進去吧!他們可都在等你呢!”

…….

進入山洞,趙小川眼前驟然一亮,發現來到了一個四季如春的山谷之中。

然而讓他感到驚訝的是,穆皇后、葉楓、郝大寶、劉子豪等人正在遠處微笑的看着他。

趙小川感到眼眶有些溼潤,這是劫後餘生的慶幸!

他原本以爲他們都被仙抓住了,沒想到卻在這裏遇到了他們。

“大寶、耗子!我來了!”

趙小川大笑道,張開雙臂向着一羣人迎去。

不過還沒走兩步,他頓時呆立在原地,因爲他看到一個女子正在遠處害羞打量着自己。

“若曦,若曦,是你麼?”

趙小川癡癡呆呆的望着那名女子,緩緩地移動着自己的身體,向前走去。

他並沒有發現,在他衝上前去的時候,他身後的第二世和陌雨辰腳下根本沒有動,只是待在原地目光冰冷的注視着前方。

“花費了這麼大的力氣,輪迴者終究還是落在我的手中了!”

重生之極品寶鏡 陌雨辰長長的吐了口氣,看着遠處和衆人玩鬧在一起的趙小川,感慨的說道。

第二世沒有說話,但卻轉頭看了身後一眼!

身後是石鐘乳洞穴,而其中有一些人形雕塑赫然和劉子豪、郝大寶、崔美美等人的面容一模一樣。

“先是藉助他們的手救出趙小川,然後守株待兔將趙小川困境了幻境當中!陌雨辰你的計劃到底是什麼?”第二世冷聲道:“別告訴我,你想要憑藉這種小把戲就要想要獲得天下!”

“獲得天下?呵呵,我可沒有這麼大的志向!”陌雨辰道:“不過我不介意掌控天下的局勢,隱在幕後,以爲自己的一個念頭,便可以讓天下大勢隨着自己的心意運轉,這種感覺實在是太美妙了!”

“哼!我看你是平時玩屍體玩多了,現在已經變態了!”第二世冷笑道。

“那又怎麼樣?”陌雨辰笑道:“要知道這個世界上可以靠得住的人就是死人,他不會背叛人,更不會說謊,相比活人,我還是更喜歡死人,甚至有時候我會想,若是這個世界都是屍體,那該有多麼美妙啊!”

“變態!”第二世滿臉惱怒的說道:“別說那麼多了,別忘了我們之間的約定,等你控制了趙小川,就必須將六道輪迴盤全部交給我知道麼?”

“這是自然!”陌雨辰笑道,手中光芒一閃,只見一小塊古樸的石塊出現在他的手心。 那石塊呈現灰白色,上面雕刻着各種鬼怪的圖案,而從邊緣不規則的形狀來看,似乎這只是一塊殘片。

“你什麼時候將它弄到手的?”第二世繃大了眼睛,震撼地看着他手中的石塊。

陌雨辰輕笑一聲,將石塊隨意拋給第二世。

第二世連忙藉助,用心感受了一下,臉上露出了狂喜。

“沒錯,這股純正的輪迴之力是六道輪迴盤,加上我手中的一塊,現在我已經有兩塊了!”

第二世心中狂笑,嘴角咧到了耳後。

“這是定金,是我從趙小川身上找到的!只要你對我忠心,我比介意給你更多地好處!”陌雨辰笑道。

第二世頭也不擡,回道:“放心吧!雖然你搞得動靜很大,但是妖在沒有弄清情況之下,是不會對我們出手的!”

“那就好!”陌雨辰點頭,然後話頭一轉,道:“你先下去吧!我有些累了!”

第二世得了輪迴盤的碎片正想要研究,聞言點頭,沒有想太多便向着外面走去了。

當第二世離開後,陌雨辰再次看向山谷中的趙小川。

只是此刻的山谷中哪裏還有剛纔四季如春的景象?

那些圍繞在趙小川的朋友們變成了一具具血肉模糊,渾身掛着腐肉的屍體!

茂盛的樹木變成灰色枯木,枝頭上的鳥雀化作一隻只猩紅眼睛的烏鴉死死地盯着趙小川,發出“哇哇”的叫聲。

一條清澈的小河渾濁不堪,其中斷手斷腳在其中漂浮着,整個空間中散發着一股淡淡的黃褐色氣體,宛如冥域一般。

“嘶~每次問道屍體的味道總是讓人心神愉悅啊!”

陌雨辰如癮君子般深深地吸了一口空氣,滿臉陶醉的說道。

隨即臉色變得猙獰起來,如同禿鷲盯着腐肉般貪婪的望着臉上佈滿迷茫的趙小川。

“你們是我的,誰也搶不走!”陌雨辰口中自語道:“至於第二世那個蠢貨想要輪迴盤就拿去吧,只要他也是我的就可以了!”

……

正當趙小川身陷幻境時,崑崙山下的裂縫中爬出一個胖子。

那胖子剛爬出來,便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好半天他纔回過神來,然後看着瘡痍的世界一圈後,咬咬牙,一瘸一拐的向着山下走去。

…….

“賈靈瑤你必須忘了他,聽見了麼?否則我就殺死你!”

仙憤怒地看着眼前的賈靈瑤,高高舉起手掌,上面光芒閃爍。

賈靈瑤倔強的擡起頭直視着仙,一字一頓道:“我不是賈靈瑤,我是李若曦,小川哥哥的李若曦!”

“啊!”

兩人針鋒相對!

仙的眼神不斷變化,一會兒狠厲,一會兒溫柔,最後大吼一聲,一掌拍在身旁的石壁上。

石壁“轟隆”一聲,化爲粉末消失在原地。

賈靈瑤,或者應該說是李若曦臉色蒼白,但卻依然緊抿着嘴脣看着仙。

“其實你不用裝作一副可憐的模樣,只要你想之前一樣,封印住我的記憶就好了!”李若曦譏諷地看着仙,說道:“這不是你擅長的麼?”

仙臉色驟然陰沉下來,盯着李若曦片刻,道:“信不信由你,你的記憶我從來沒有動過!當我抓住你的時候,你的記憶就已經被人篡改了!還有若是我封印了你的記憶,那你便不是你了!”

李若曦微微一愣,剛想問仙怎麼回事!

可仙卻長長的嘆息一聲,飄然而去!

“你可真是我命裏的劫難啊!”

山谷中迴盪着仙的聲音,卻已經不見了仙的蹤跡。

……

御鬼盟中,妖站在郝仁曾經帶過的房間中,看着銅鏡中搖曳的火燭,伸手摸了摸自己腦袋上尖銳的角,幽幽的嘆了口氣。

“若是還有選擇,你會成爲妖麼?”妖輕聲嘆息道:“現在的生活真的是你想要的麼?”

一陣綠色的清風從窗外吹入,鏡中的火燭晃了晃,最終熄滅。

不過鏡中卻多了一個人!

若是趙小川出現在這裏,定會認出鏡中多出來的一個人正是當初他在東南亞時,遇到的樹精!

“崑崙山的事情差的怎麼樣了?”妖似乎早就知曉。

樹精迷醉地看着妖,聽到他的話後,道:“查明白了,是原御鬼盟的一夥兒爲了營救趙小川,和仙起了衝突!”

“哦?誰贏了?”

“似乎是仙,因爲仙放出消息,郝家父子被擒住了,讓趙小川十天之內來和他決戰,不然就殺了郝家父子。”

“仙贏了?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那麼御鬼盟的一幫人呢?可有趙小川的下落?”

“還沒有!”

“什麼意思?”

“他們一夥人是從空間通道中逃走的,但只要他們出現,我們必定會感受到空間的波動,然而令人驚訝的是,我們並沒有感受到空間的波動!”

妖臉上閃過一絲驚訝,他可是知道這些妖魅的數量和分佈有多麼的龐大,尤其是他掌控妖族後,妖的數量膨脹了幾十倍,甚至連海族都比他們的數量要差一些。

可是即使這樣,還是沒有一個妖發現趙小川他們的下落?這也太奇怪了!

“這件事情你怎麼看?”妖問道。

樹精沉默一會兒,道:“我推測應該是有人將他們藏起來了!”

“哦?爲什麼不會是他們自己藏起來來了?”妖饒有興趣道。

“有關他們的信息我們都很瞭解,而我們的一切他們並不知道,無論他們怎麼躲藏,總會被我們發現的,可是現在卻根本尋找不到他們的蹤跡,那肯定是有人很瞭解我們,甚至我懷疑藏他們的人很有可能也是妖族!”樹精沉吟道。

“嗯!說的有道理!”妖點頭道:“那好,你就去尋找他們的,我給你絕對的自由,一定要在三天內找到趙小川的下落!”

……

“哈哈哈,成功了,我終於完美的融合趙小川的基因了!趙小川,你去死吧!我發誓我一定會殺了你的!”

天價萌寶:媽咪別想逃 米國五十一區,一座地下基地中,一個渾身長滿膿瘡的怪物仰天嘶吼道。

在他的不遠處,柯雲泣同樣一副狂喜的神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