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秦壽還是知道浮風是一個好奇心很重的人。

「好我答應壽壽。」

浮風笑著挽住了秦壽的手臂等到他們進去的時候就看到異界其實也變了。

秦壽看到異界的天空被烏雲籠罩著,就感覺是被一個保護膜套住了一樣的,但是秦壽能夠感覺到這樣的天氣並不是好的,然後他就看到了秦銘宇正在組織很多的魔物堵著什麼。

「你們還敢來?」

秦銘宇見到了秦壽以後就是一臉的生氣。

「我們應該沒有做什麼吧?」

秦壽是一頭的霧水然後他就看到烏雲正在慢慢的擴散,沒有想到異界這裡也是不太平的了。

其實在外魔和魔界合併了以後異界也就受到了波及,因為外魔本身跟異界的就離得很近,所以外魔跟魔界合併以後就出現了一個很大的窟窿,異界的天空也就變成了現在這樣。

「又不是什麼大的事情吧。」

浮風突然的說了一句,因為只要是將窟窿被填補上就可以了,當然浮風這麼信誓旦旦是因為她知道應該怎麼填補的。

「小風你怎麼知道的?」

秦壽都已經忘記了浮風其實是一隻狐妖的事實了。

浮風說完就馬上的行動起來,她找到了窟窿所在的地方然後就利用自己的能力將窟窿堵上了,當然這是狐妖特有的能力。

很快的異界的天空就沒有了烏雲,秦銘宇也是沒有想到竟然這麼方便的就給解決了,而因為外魔和魔界的合併異界現在就是徹底獨立的一個世界了。

「小風你是怎麼做到的啊?」

「其實我們狐妖有一項隱藏的技能的哦。」

浮風還特意的保持的很是神秘,但其實就是利用了他們的毛髮將窟窿堵上的,狐妖的毛髮雖然沒有特別的但卻有很強的粘合力,只要是加上特有的狐妖唾液以後就能夠比膠水還要厲害。

「對了我們來這裡是有情況。」

秦壽這個時候才想起來他們正在躲著的是兩個很厲害的人。

秦銘宇就很是不屑的說道,「早就知道你們來這裡不會有什麼好的事情。」

秦壽將所有的情況說完後秦銘宇就用一種很鄙視的眼神看著秦壽了。 秦壽很是納悶現在的情況到底是怎麼樣的,按照劍王的性格在看到了自己的戒指在別人的手裡時候應該會馬上的進攻的,但是現在秦壽看到劍王就是不敢動一樣的站著。

仙人鏡現在的情況也是不如以前的狀況好了裡面還是有很多的裂痕,秦壽能夠感覺到這裡隨時都有可能再一次的爆炸了,所以劍王就算是成為了新的主人也不會跟以前一樣的幫助他太多了。

在看天明這邊像是在等待著劍王的一個答案,秦壽右眼皮突然地額跳的很是激烈,他能夠感受到可能會發生一個不好的事情,然後他就看到了劍王來到了天明的身邊還跟對方握手了。

「這是言和?」

秦壽內心這麼的想到,怎麼說劍王並不是那麼輕易就會交出自己手掌的人。

「以後還請多多指教嘍。」

天明像是一個玩笑的話語,但是在秦壽的眼裡兩個人就是正式的成為了一方的人而已,雖然他們不知道到底劍王跟天明說什麼又或者是天明跟劍王說了什麼,反正現在秦壽的對手從原來的一對一變成一對二了,這樣的結果並不是他想要看到的,只是結果明顯是不會在改變了。

秦壽就感覺自己有點愚蠢了,當然這樣的結果也是他沒有想到的。

其實在秦壽到來之前天明見到了劍王還是有互相打起來的,但是後來天明就改變主意了,然後他就拿出了玉清乾坤戒讓劍王也停止了手上的動作。

「怎麼在你那裡?你到底是誰?」

劍王本來在仙人鏡裡面好好的修鍊但誰知道一個人影衝進來而且是一句話不說的就跟他打了起來,劍王也是能夠明顯的感受到對方的能力其實是在自己之上的。

「沒有什麼就是有一個人說你會是我的對手,但是我現在想了想為什麼要聽他的話,你要是感興趣要不要跟我聯手對付那個人。」

劍王一開始還是一頭霧水的不知道這個人在說什麼,後來他就想到了秦壽。

「我為什麼要跟你聯手?」

但是劍王並不是一個甘心在別人手下的人。

「既然你不想那麼一會我就先將你打敗了以後在去收拾他。」

天明拿出了玉清乾坤戒把玩著,然後劍王就很是驚訝的看著他,現在想想仙人鏡應該是不會在恢復到以前的樣子,對方不僅是比自己厲害而且還拿著玉清乾坤戒,那麼自己失敗就是時間的問題了。

「好啊,既然你這樣的說了那麼就答應你,但是你能夠保證什麼?」

劍王是一個不會讓自己吃虧的人,只是今天他遇見的是天明自然是不會有之前的優勢了。

最後就是秦壽來到這裡以後看到的情況了,現在他們強強聯手準備去對付秦壽了。

秦壽本來是覺得自己只要是不會去他們見不到自己就不會找魔界的麻煩的,但是後來他又想到了劍王是一個不擇手段的人那麼有他在天明可能會聽他的一些建議,到時候上魔界因為他遭到了重創就不好了。

秦壽趕回去的時候兩個人還沒有任何的動作,然後他就將這樣的情況告訴了奶娃兒還有月玉衡讓他們做好戰鬥的準備。

「壽壽接下來咱們要不就離開這裡吧?」

浮風說道這也是秦壽想到的,起碼他想到了一個地方是現階段他能夠去的。

「女兒那本禁忌的書答應我不要使用。」

秦壽還是不放心奶娃兒他們。

「好我答應爸爸。」

奶娃兒自然也是不打算使用的,因為只要是使用了魔界就會再一次的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然後秦壽就啟程去了異界,這裡是他唯一覺得能夠跟他們抗衡的地方了,而他還是將那本禁忌的書給帶走了。

一路上秦壽都是表情嚴肅的沒有跟浮風說過一句話,等到了異界的門口后才囑咐浮風跟緊自己。

「小風你可不能貪玩哦。」

秦壽還是知道浮風是一個好奇心很重的人。

「好我答應壽壽。」

浮風笑著挽住了秦壽的手臂等到他們進去的時候就看到異界其實也變了。

秦壽看到異界的天空被烏雲籠罩著,就感覺是被一個保護膜套住了一樣的,但是秦壽能夠感覺到這樣的天氣並不是好的,然後他就看到了秦銘宇正在組織很多的魔物堵著什麼。

「你們還敢來?」

秦銘宇見到了秦壽以後就是一臉的生氣。

「我們應該沒有做什麼吧?」

秦壽是一頭的霧水然後他就看到烏雲正在慢慢的擴散,沒有想到異界這裡也是不太平的了。

其實在外魔和魔界合併了以後異界也就受到了波及,因為外魔本身跟異界的就離得很近,所以外魔跟魔界合併以後就出現了一個很大的窟窿,異界的天空也就變成了現在這樣。

「又不是什麼大的事情吧。」

浮風突然的說了一句,因為只要是將窟窿被填補上就可以了,當然浮風這麼信誓旦旦是因為她知道應該怎麼填補的。

「小風你怎麼知道的?」

秦壽都已經忘記了浮風其實是一隻狐妖的事實了。

浮風說完就馬上的行動起來,她找到了窟窿所在的地方然後就利用自己的能力將窟窿堵上了,當然這是狐妖特有的能力。

很快的異界的天空就沒有了烏雲,秦銘宇也是沒有想到竟然這麼方便的就給解決了,而因為外魔和魔界的合併異界現在就是徹底獨立的一個世界了。

「小風你是怎麼做到的啊?」

「其實我們狐妖有一項隱藏的技能的哦。」

浮風還特意的保持的很是神秘,但其實就是利用了他們的毛髮將窟窿堵上的,狐妖的毛髮雖然沒有特別的但卻有很強的粘合力,只要是加上特有的狐妖唾液以後就能夠比膠水還要厲害。

「對了我們來這裡是有情況。」

秦壽這個時候才想起來他們正在躲著的是兩個很厲害的人。

秦銘宇就很是不屑的說道,「早就知道你們來這裡不會有什麼好的事情。」

秦壽將所有的情況說完後秦銘宇就用一種很鄙視的眼神看著秦壽了。 秦銘宇對於秦壽對自己說的話很是鄙視。

「異界不是你們用來躲藏的地方,勸你們還是快點的離開這裡。」

秦銘宇不想讓異界再出現任何的問題了,但秦壽他們並不打算就這樣的離開。

「你們要是再不離開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秦銘宇做出了要攻擊秦壽的架勢,但這個時候天明還有劍王就已經到了異界的門口,當他們進來的時候秦銘宇就已經感受到了。

「看來你們暫時是走不了了。」

異界相對於其他三界來說是比較特殊的,這裡不受任何的約束所以別人打架的時候有很多的旁觀者也是正常,秦銘宇就覺得只要對方不找自己的麻煩他也就不會幫助秦壽他們。

「你……」

秦壽一時間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辦了,所以他只能是用計謀讓秦銘宇主動的幫助自己。

好在他們對於異界並不是那麼的熟悉,所以也是需要等待一段時間才會找到秦壽他們,這個時間秦壽就打算用自己的語言來說服秦銘宇來幫助自己。

「你說都是一個姓氏的人類,按理說怎麼樣也都是一個祖先了吧,這樣的小忙難道你也不幫一下嗎?」

秦壽說的時候笑容還有點賤賤的。

「你說這是小忙?」

秦銘宇一句話就讓秦壽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了,因為這件事還真不是一般的麻煩,劍王一個人的話還比較好對付但偏偏還有天明這個不是種族的存在。

一時間秦壽不知道應該怎麼表達了,時間也就這樣的一點點消逝下去,秦壽最後就帶著浮風逃到了上次的水塘裡面,秦壽是覺得這裡還是有點能量的也許能夠幫助自己。

而在秦壽剛到達那裡結果劍王和天明兩個人就來到秦銘宇的身邊。

「你有沒有見到一個……」

對方還沒有說完秦銘宇就說出了秦壽的藏身之地,秦銘宇覺得自己並不是在出賣他只是在實話實說。

兩個人就馬上的趕到了水塘旁邊,秦銘宇是沒有去的他打算在好好的整頓一下異界。

「秦壽你還真是難找啊。」

在水下兩個人找到了正在憋氣的秦壽,而浮風其實並沒有跟秦壽待在一起。

秦壽見到了兩人這麼快的找到自己也馬上的從水下逃出去,在水下他的能力並不是很吃香。

「小子你以為你還能夠跑掉嗎?」

其實秦壽一直不知道天明為什麼就臨時的變卦了,所以在對打之前他打算先問清楚。

「我想我一開始的時候有邀請你吧,但是你居然就這麼殘忍的拒絕了我。」

原來天明是一個不允許別人拒絕自己的人,所以他對於秦壽這個人的印象並不是很好,相反劍王倒是還比較謙遜的,所以他打算先跟劍王聯合對付秦壽他們。

「你們有沒有難為上魔界的人。」

秦壽還想確定一件事。

「這個你放心吧他們的事情我會往後面放一放的。」

秦壽現在內心就是想著能夠拖一點時間就是一點時間了,他將自己的手放在身後然後拿出了射日弓和落日箭,秦壽也不知道這兩樣寶貝對於天明來說有沒有用。

秦壽看準了他們說話的間隙就使用了出來,隨著射出去的兩把箭秦壽就馬上的往剛才見到秦銘宇的位置上跑,就算是對方不幫助自己只要是稍微的利用一下還是有可能變成二對二的。

但秦壽的計劃並沒有成功,因為落日箭對於天明來說完全就是沒有用的,所以他注意到了秦壽的動作提前來阻止了秦壽的逃跑,因為他不能在讓秦壽消失在他們面前,雖然天明的能力實在是很強但他在異界裡面竟然感覺自己的能力被削弱了一些。

「看你還往哪裡跑?」

天明得意的拿著玉清乾坤戒在秦壽的面前站著。

「我說這位大神你難道就寧願去跟一個壞蛋聯手也不打算跟我聯手嗎?」

秦壽開始了策反計劃,只是這一招對於天明好像並沒有用。

「我也是壞蛋啊,這個時候難道我不應該找一個壞蛋聯手嗎?」

天明的話再一次的讓秦壽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了,突然浮風從樹叢中跑了出來。

「小風你怎麼出來了?」秦壽抱住浮風問道。

「我當然不能讓壽壽自己一個人有危險了。」

這個時候劍王就是一個全程看熱鬧的人,這個時候他自然是想要想辦法將玉清乾坤戒搶過來了。

秦壽心想自己應該也是逃不掉了那麼還是直接的正面迎接挑戰吧,他也是擔心浮風在向上次那樣。

秦壽拿出兩儀錘就向著天明攻了過去,只是在還沒有到對方身邊的時候他就被彈開了,天明的周圍就像是有一層無形的保護罩一樣。

浮風這次並沒有看時機而是直接的沖了上去,狐妖的爪子還是很鋒利的,所以也是沒有想到浮風靠近了天明的身體。

「小風你要小心啊。」

秦壽囑咐道他在旁邊也是馬上調整自己去進攻,倒是劍王一直在旁邊看著沒有任何的動作,很快的就引起了天明的注意。

「你要是不想比他們先離開這個世界的話你應該知道應該怎麼做。」

秦壽看出來他們之間還是有很多的機會將他們拆散的。

突然秦銘宇出現了他們之間。

「你怎麼來了?」

秦壽一想要是他是來看熱鬧的自己可能就會先打他一頓了,不過很明顯的是秦銘宇是站在秦壽這一邊的,不知道他怎麼突然的開竅了看到了劍王就開始打了起來。

「你們還真是一群不講理的客人啊。」

秦銘宇在告訴了他們秦壽的位置以後就去其他地方查看了,誰知道看到了很多的異界人都已經被打倒在地了,一問才知道就是劍王和天明在前進找秦壽的時候打傷的他們。

秦銘宇自然是一個自私的人但只要是涉及到異界的人,這就是他不能夠忍受的,所以他就馬上氣憤的來找劍王他們,就是為了報復他們。

秦銘宇跟秦壽不一樣,他雖然打不過擁有殘篇的秦壽但是他因為常年的生活在異界,所以他的能力還有作戰經驗還是在秦壽之上的。 秦銘宇對於秦壽對自己說的話很是鄙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