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秦南雖然看不清龍帝的面容,但是能感受到龍帝的情緒波動,索性就撤回了神念。

既然兩顆武祖之樹夠了,那剩下的四顆,就不釋放了。 周一,簡艾迎來了重回之後的第一次月考。

二中是市重點高中,雖然有貴族學校之稱,但若是學習成績太差也是很難進來的。所以同學之間的成績競爭非常激烈,一個鬆懈可能會落後幾十名。

每個年級有十個班級,足有五百多名學生,而簡艾以往的成績還算穩定,基本保持在年級前十名。

「簡艾!」

剛進校門,簡艾便被林逸從後面叫住了。

帝少大人愛妻成癮 林逸穿著校服,單肩挎著書包小跑至簡艾身前,一雙明亮的眼睛先是打量了一下簡艾才開口道:「我周五在食堂還等你呢,沒見著你!聽別人說你早上被老師叫走了以後一直沒回班級,沒什麼事兒吧?」

林逸的語氣並不完全是置身事外的,隱隱含著三分關心,可儘管如此,簡艾的內心卻也沒有什麼太大的波動,只是嘴上應到:「沒事,一點突髮狀況,都解決了。」

簡艾表情自然,狀態也沒有什麼異樣,林逸便知道她沒有說謊,當下便是點了點頭:「沒事就行,今天月考,我先回班級了,中午食堂見!」

簡艾也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只不過這早晨在校門口短短的幾句話,一個上午的時間,又成了高一的花邊新聞傳的人盡皆知。

回到班級,同學們的目光依舊帶著疏遠和隔離,沒有人詢問她周五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確切的說是沒有人關心。

李芸美因為拉傷今日沒有來學校參加考試,而簡艾卻在同學的私語之中,聽到了一些新的消息。

同學A:「依照簡艾平時的成績,這次若是正常發揮,豈不是要考到一班和林逸同班了?」

同學B:「真的有可能,簡艾前兩次月考都是年級前十呢……」

同學C:「她前一周因為落水不是缺了一周的課嗎?這次肯定沒有之前的成績好!」

同學A:「那可不一定,就算成績有下滑,也不會滑出前五十吧?」

同學B:「誰知道呢!反正我是沒那個本事考到一班的!」

同學C:「你說好好的為什麼要重新分班啊?眼看過兩個月都放暑假了!」

簡艾自從吸收了心法之後聽覺就變的特別的靈敏,只要她想仔細聽,周圍細小的聲音她都能聽得清。眼下也聽明白了,這次月考的成績涉及重新分班,若是按照一個班級五十到六十人的人數來看,年級前五十名是必定會被分到一班的。

這倒是難得的引起了簡艾的興趣,如今這周圍的同學對她的態度,基本可以用透明人來形容。若是有機會換成新的同學,沒準還能交上兩個朋友。

考試依舊是月考的模式,考的都是上個月所學的內容,這些早就熟爛於心的知識自然是難不倒簡艾,基本上都是快速的答完卷子,但也不忘仔細檢查兩遍。

上午考完了數學、語文、外語和物理,下午則是政治、歷史、地理、生物、化學。

中午食堂,午飯依舊是林逸買單。

「考的怎麼樣?」排隊時,林逸側身看著簡艾問到。

簡艾眼睛盯著前方鐵盤裡所剩無幾的紅燒排骨,嘴上應到:「挺好的。」 第八百六十章神龍空間

「院長大人,這應該過關了吧?」秦南開口問道。

「過關,過關了!」龍帝猛地驚醒過來,連忙點頭,看向秦南的眼神之中,帶著一抹濃濃的炙熱。

超越了武道規則啊,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秦南已經展現出來了與昔日八千年前那位大人一樣的資質啊。而且,假以時日,秦南定然會被那些人盯上,那樣一來的話,秦南定然會和他們妖族站在一邊!

至於武魂?

既然秦南有了這樣逆天的資質,到時候逆天改命,必然不在話下,甚至很有可能,連逆天改命,都不需要,走出一條前無古人的道路。

「秦南,剛才脅迫你,我向你道歉,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了。」

龍帝深吸了口氣,沒有任何猶豫,拱手開口,言辭誠懇。

秦南展現出來的實力,完全折服了他,他自然就會開口道歉。

看到這一幕,秦南的臉色,緩和了不少,他實在是不喜歡被人威脅,無論對方是否強大,這是他的本性。

「從今天開始,你若有事,大可通過這個令牌聯繫我,我們龍帝院,會動用一切,力保你的安全……」龍帝沒有任何猶豫,掏出了一塊令牌,遞給了秦南。

「多謝前輩了。」

秦南將令牌收下,臉色不動。

雖然銅鏡說過,龍帝院和妖族的所求,對於他而言,沒有任何壞處,但是現在他們的目的,秦南根本不知道是什麼,所以這塊令牌,決不能動用。這個東西,可不是白拿的。

「你走的這條道,非常之難,八千年前,曾經有人成功了,希望你好好努力,不要氣餒。」龍帝深深的看了秦南一眼,道:「多餘的話,我就不說了,現在一切都不是時機,等時機一到,我自然會將妖族的所有一切,都跟你全盤托出。」

聽到這句話,秦南心中突然一動,道:「是不是需要達到武帝?」

「你怎麼知道?」

龍帝微微一愣。

秦南笑了笑,沒有吭聲,當初武緣閣跟他談起過涉及到蒼嵐大陸的秘密,等他到了武帝境界,武緣閣就會將這一切告訴他。只是沒想到,妖族和龍帝院,居然也是這樣的要求。

龍帝見他不願多說,說了幾句之後,迅速離開了。

這次考核的事情,非常重大,他要將這個消息,傳到妖神禁地!

」現在的謎題,實在是太多了,無論是武緣閣,還是這神秘的妖族,或者是銅鏡等等,恐怕都需要我晉陞武帝,才能夠知曉。」秦南感慨一句,心緒瞬間恢復了過來。

眼下的一切,還是以提升實力為主。

他迅速將那五千塊帝晶拿了出來,全部都吞服,戰神之魂自然沒有晉級,體內只是誕生了兩縷鴻蒙之氣。

「我現在可以去神龍空間了,看看有沒有弟子渡劫,去試試金印!」

秦南眼中閃過了一抹精光,身形一晃,便離開了人族峰。

不過多時,秦南就來到了神龍峰。

在龍帝院的所有山峰之中,神龍峰是最矮的一個,不及人族峰的一半之高,但是這座山峰上,卻散發著一股淡淡的龍威,就連上面生長的樹木花草,都發生了異變,與龍相關。

尋常之時,普通妖族弟子,來到這神龍峰,雙腿都會打顫。

秦南走上山峰大道,只感覺渾身舒適,如處溫泉之中,連身形都變得輕快了許多。

等他剛剛走到山峰頂部時,一道詫異的聲音,就響了起來:「秦南,你來這裡幹什麼?莫非你要渡劫?」

這個聲音的主人,赫然是昔日的敖長老!

「見過長老!」

秦南連忙失禮。

「你可別給我施禮,你都是峰主了,我們兩人是一個地位。」敖長老對於秦南的感官,倒是不錯,不過這大部分,也是因為秦南沐浴了太古紫金戰龍之血的緣故。

敖長老上下打量了秦南一眼,眼中露出了抹奇特之色,道:「也是奇怪,你這一身氣息,非常古怪啊,好像達到了武祖,似乎有沒有達到武祖?跟尋常那些半步武祖,有所不同……」

聽到這句話,秦南瞳孔微微一縮。

他這一次是大意了,忘記收斂了自身氣勢,要知道他六顆武祖之樹的事情,可不能輕易展現出來,若是被人知曉,他定然名動中州,恐怕連半神之國都會響徹他的名號。

屆時說不定,連武神都會盯上他。

秦南不動聲色的收斂了氣息,笑道:「敖長老,這可能跟我修鍊的功法有點關係吧。對了,敖長老,現在我快要到武祖境界了,不知道可不可以通融一下,讓我提前踏入神龍空間?」

「還沒到武祖之境?你是想觀摩他人晉級吧。」敖長老淡淡笑了笑,不以為意,在龍帝院內,一些強大的天才,在渡劫之前,都是可以來空間內,觀摩他們晉級的,以防下次渡劫的時候,準備不足,導致隕落。

「你是人族峰峰主,自然可以進入其中,不過你只有一天的時間。除此之外,神龍空間的紫色區域,你是不能踏入的。」敖長老臉色變得嚴肅下來,開口說道。

「嗯!」

秦南點了點頭。

「四方游龍,從天而降,扣咬虛空,朱門神開!」

敖長老瞬間出手,法印結成,那天空之上,竟然憑空多出了四條虛幻的巨龍,這些巨龍咆哮一聲,便張開了血盆大口,同時朝著虛空,狠狠咬下,利牙竟是沒入虛空內,隨即頭顱一扯,就將那虛空,直接撕開。

撕裂之處,赫然是一道大門。

「多謝長老!」

秦南抱拳拱手,腳步一踏,就沒入了其中。

他剛剛踏入神龍空間,都還未來得及觀察四周,位於他識海內的神秘金印,突兀閃爍起來了耀眼的金光,不斷震顫,彷彿遇到了極其喜歡的東西一樣,迫不及待的想要飛出去。

「先等等吧!」

秦南神識一動,將金印先安撫的平靜下來,迅速抬頭看去。

這一看之下,他的臉上,就露出了抹詫異之色。

怎麼是他? 見簡艾一臉輕鬆的樣子,林逸心底竟莫名湧上一股不自知的喜悅,唇角也跟著勾了起來:「沒準咱倆還能考進一個班呢。」

簡艾聞言,當下收回落在排骨上的目光看向林逸,不知該回應一個什麼樣的表情:「你這樣對著我笑,可是會給我惹麻煩的。」

簡艾本是開玩笑,林逸卻當真一般的連忙板正了臉,低聲道:「對不起啊。」

簡艾見狀不由得輕笑出聲,看著林逸這般純真且充滿朝氣的臉,簡艾突然覺得自己上一世的暗戀並非盲目,他確實是個美好的人。

「我開玩笑的。」簡艾笑著說。

可簡艾越是這樣,林逸心中就越發的愧疚,當時自己拿著情書拒絕了她,她流著淚落荒而逃的背影依舊曆歷在目。

林逸張了張嘴還想說什麼,卻見簡艾扯著他的胳膊擠向前:「到我們了,我要那個紅燒排骨!」

買完了飯,簡艾依舊是端著餐盤自己找了個靠窗的位置,沒一會兒冠桃便也來了。

「你不說要吃排骨嗎?周五我沒在,今天給你補上!」簡艾一邊說著一邊將盤子里的排骨夾給冠桃。

「夠了夠了!」眼見著排骨都夾給自己了,冠桃連忙伸手制止,然後看著簡艾低聲問道:「還是林逸買的?」

簡艾吃了一根蒜薹,聞言點了點頭:「一個月呢,這才第二頓!」

冠桃吃了一塊排骨,咽下去之後才又道:「分班的事兒你知道了吧?」

簡艾點了點頭:「你可別給我掉鏈子,你之前可一直都是年級前十的!」

「這話我原封不動的送給你,你可是落下了一個星期的課呢!」冠桃有些擔心的道。

簡艾見冠桃這般有信心便也放心了,開口應到:「只要你能正常發揮就行了,不用操心我!」

兩人顯然對於考進一班都信心十足,而冠桃關心的也和其他同學一樣,只見她看著簡艾道:「如果按照以往的成績來看,你基本上是會和林逸在一個班了。」

簡艾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

林逸本就是一班的尖子生,高一兩次月考他都是年級第一。

只是簡艾心裡早已不是那個單純的十四歲少女了,林逸雖是她上一世的初戀,可如今她的靈魂早已不是十四歲。

「不光是林逸,還有閆天,夏清歡,高陽,這幾個高一的風雲人物,基本上都會在一班。」

簡艾語氣隨意,此時在她的心裡,林逸和剛剛從她口中說出的這些人名並沒有什麼區別。

冠桃本來還擔心簡艾會因為林逸心裡不舒服,眼下見到兩人關係有所緩和,便暗暗鬆了一口氣。

「小艾,我總感覺你變了些。」冠桃突然說到。

簡艾吃飯的動作一頓,隨即卻是微微一笑:「人總得學著改變,不然就太沒意思了。」

冠桃聞言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反正我覺得你生病回來以後變的開朗了,整個人的氣息都和以前不同了。」

簡艾主動跳過這個話題,看著冠桃話鋒一轉:「南城區過不了多久就要拆遷了,你知道嗎?」

「拆遷?」冠桃聞言一驚,咬著筷子搖了搖頭:「不知道啊!沒聽說!」 第八百六十一章金印威能

只見四周,天空為詭異的暗紅色,而且像是鮮血凝固形成,讓人感覺極為沉重,還散發著一股若有若無的龍威。大地則是一片紫色,極其堅硬,在其四方,有著一些焦黑的小坑,想必是天劫所至。

龍血為天,龍骨為地。

這便是神龍空間。

除此之外,在這不大的空間內,共劃分了兩種區域,再其遠方,籠罩著一片紫霧,讓人看不透裡面的光景。那紫色區域,就是需要修為達到了自我武聖,或者具備天級五品武魂,方能前往。

這兩個標準之下,都是在紫色區域之外隨意渡劫。

此時此刻,在秦南的不遠處,一大片的天地之力,匯聚而來,化作了烏雲,雷光閃耀,隱隱還有一股變作異象的趨勢,只不過神龍空間散發出來的冥冥之力,將大部分的天地之力,已經隔絕,根本無法成為真正的異象雷劫。

在這雷劫之下,則有一頭巨大的花豹,仰天嘶吼,渾身寶光閃耀,正在渡劫。

這個花豹,便是當初在中道城,秦南見過的豹紋朝天犼一族的少主,當初為了爭執傳送位置,秦南還與它發生過了一起小摩擦。

只是後來,到了龍帝院,秦南再也就沒見過,沒想到如今在龍帝院碰上了。

「看來今天的運氣一般,諾大的神龍空間,就它還有另外一頭妖獸在渡劫……」秦南回過神來,掃了一眼,那另外一頭妖獸的劫數,非常普通,比起這頭豹紋朝天犼差遠了。

「算了,來試試金印!」

秦南大手一揮,布下禁制,以免二人發現他的存在,隨後將神念,落在了金印了身上。神秘金印早就急不可耐,連忙衝出,圍繞著秦南不斷飛舞,嗡嗡震顫,彷彿再告訴著秦南什麼。

「嗯?吸收天地之力,需要我來催動么?」

秦南眼中閃過了抹詫異,大手抬起,將這武祖之力,打入了金印之中。

轟!

整個金印,發出了璀璨的光芒,一股股無形之力,散發開來,竟然是化作了兩尊大手,朝著遠處兩尊雷劫,直接抓去,將雷劫內的天地之力,直接抓了過來。

正在渡劫的豹紋朝天吼和那妖族弟子,根本沒有發現金印打出來的神秘力量,臉上露出了抹驚色。

「怎麼回事?天地之力怎麼在消失?」

震驚之後,兩妖的臉上,都是露出了抹喜色。

如果消散一些的話,那麼他們這個雷劫,就非常好渡過,不會有任何隕落的風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