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秋雲掌握此塔,眼中露出無比喜愛之色。

“好寶貝!”

蘇然輕聲一喝,隨即身上一閃,便進入了這玲瓏塔之中。

同時,在五寸魔域邊緣。那紫衣老者露出深思之色,彳亍在那裏,“那小傢伙的氣息,怎麼沒有了……” 第一百五十章

蘇然一進入這玲瓏塔之中,就被一股清涼襲捲算身。

塔中別無他物,只有數天綢帶從頂棚中央落下,分散四周,顯得異常詭異。

這塔算不上什麼上成的寶貝,但是它得製作手法,卻極爲細心,隱隱有一種匯萬千海水爲一滴的感覺。

則正是因爲這種精細的做工,才造就了這塔有這般功能。

“也不知道是哪位煉器大師的作品。”

蘇然微微沉吟,旋既進去了修煉狀態。

而在玲瓏塔外,秋雲正眉目低沉的看着這顯得有些小巧的金塔。

“這王平,也不知道得到了什麼奇遇,竟有歸元境九階以上的實力。唉,若非我天水城沒有拿你之人,我又怎麼捨得拿出玲瓏塔來。”

她微微嘆息,“這次大戰,我天寶樓損失也極大,若將此人拉入我會,想必會得到一些意想不到的收穫。”

這般想着,她將玲瓏塔更加細心的照顧了起來。

時間慢慢過去,轉眼間,蘇然已然在這玲瓏塔一中度過了百曰。

這一天,蘇然猛然間從吐納中睜開雙眼,他頭頂那道巨大的銀色光幕,慢慢越來越淡,最終徹底失去光澤,變成了一層薄膜。

蘇然身上的灰白之色更甚,那死咒之術,顯然又精進了幾分。

這時,這塔壁四周出現一層層無形的波動,四下推開中,內的那些長條形綢帶,原本散發着柔和的暗光,但此時,一個個迅速大亮起來。

“這是?”

蘇然沉吟,眉頭露出深思。他沒有想到,這玲瓏塔,似乎還有幫助修煉的功能。

隨着波動的蔓延,越來越多的綢帶顏色越加明亮,這種現象不斷的擴展,最終七層所有的綢帶,全部都亮了起來。

蘇然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心底震驚。這些綵帶,分明是用來檢測元氣流動狀態的。綢帶亮得越多,說明晉升的可能便越大。

如今整個玲瓏塔的綢帶全部亮起,那說明……

緊接着,他頭頂的那層薄膜慢慢變小,一股巨大的元氣波動,在這玲瓏塔內驀然出現,隨着波動越來越劇烈,漸漸的一顆拳頭大小的金色圓丹,出現在虛空中。

在圓丹之上,一絲絲雷電形的細絲,慢慢的散開,緩緩的飄動。

雷珠成!!!

蘇然看着懸浮在半空之中的這顆雷珠,深吸口氣。他右手一抓,那珠子便立刻下落,在蘇然額頭一寸之上停下。

蘇然神識一掃,旋既暗暗一驚。自己成形的這顆雷珠,其內竟包含了一個歸元境九階修士的全部修爲。

“看來這噬心球之事,果然爲真!”

如此, 一枝梨花壓海棠 ?一是立馬吸收這顆雷珠裏所有修爲,立刻成爲那歸元境九階之修,從此以後,半步化鼎,自己都有一戰之力。

還有便是現在不吸收這裏面的修爲,而是等着自己有足夠的把握化鼎之時,再將其修爲吞噬,一舉成爲那化鼎之修。

“直接吞噬,弊端太多,以後想要化鼎。更是難上加難,不可取!”

蘇然沉吟少許,最後選擇了第二中方法。他一拍腦門,將這雷珠扔進了自己的識海之內。

有了這股修爲能量,蘇然敢肯定。自己化鼎的成功率,會增大數倍。

修之衆者,百萬之人,可有一人踏入化鼎,足可見化鼎之難。化鼎境,是大多修士不敢企及的層次。

化鼎的難度,太大了!即使是那些覺醒了兩種,或者是三種元素元氣的修士,也不一定可以化鼎成功。


蘇然本就是不適合修行的天之斷脈。若不是有雷靂丹相助,怕是連結珠都難。

“化鼎……化鼎……沒有個上百年的積累,恐怕無法成功……如今大戰將至,傲來境的化鼎修士,必定都會出動。還有那不周境和蓬萊境的修士……化鼎,我必成!!!”

蘇然心中發出一聲沉吟,“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得到更多的元珠,煉成百日修魔丹。只有這樣,自己纔有可能在短時間內,成功化鼎。“

蘇然喃喃自語,這般,那五寸魔域,自己還得進。

“也不知道,那紫衣老者,是什麼來歷。”

蘇然想起那擁有化鼎境實力的老者,他又暗歎一聲,旋既重新閉目打坐,又在玲瓏塔內吐納了數曰後,他準備離開。

“道友,這就要走?”

秋雲在玲瓏塔前守了百日之多,最後看到靈光一閃,卻發現蘇然竟想不打招呼就離開。

蘇然冷哼一聲,隨即一抹自己的神識囊袋,將其中那數萬把不同等級的元器扔了出來,遞給秋雲。

“此爲報酬,只會多,不會少。”

秋雲看着這一大堆元器之物,搖了搖頭,“這些東西,我不要。”

“這是爲何!”

蘇然眉目閃過一絲怒意。這些元器,怕是可以在玲瓏塔之中呆上千日都不止。

“呵呵,道友不必動怒,秋雲只是爲了天寶樓的將來打算而已。”秋雲發出一聲慘笑,接着說道,“這樣吧,道友,你收回你這些東西,答應我的一個條件,如何?”

蘇然眯起眼睛,“什麼條件?”

“你我都知道,傲來境大戰在即。若天寶樓不幸在這大戰之中,有毀樓之機,還望道友那時相救。”

“可以!”

蘇然深深看了秋雲這個女人,不由得升起一絲佩服之意。

去五寸魔域之前,蘇然又去了一趟南平城。默默的站了許久後,他才身子一晃,離開了這裏。

他並沒有入城,而是遠遠的看着這座城,述說過他曾經的故事…

在傲來境靠近五寸魔域的某個地方,一道雷光閃爍,雷光漸漸凝實,蘇然的身形,顯現了出來。


在顯現的同時,他又立刻踏着雲彩,向遠處遁走而去。

與此同時,他的神識全部散開,密切觀察四周動靜,外面現在是深夜,一片寂靜。

蘇然沉吟少許,一下子串進了五寸魔域之中。

但他步入五寸魔域沒多遠,神識中立刻傳來陣陣極度危險的信息,他不假思索,身子立刻潛入霧中,並隱去了自己的氣息。

“小修,老夫可是等了你整整九十九天,你還要逃麼?”

喪屍警衛 ,徐徐在蘇然的耳邊傳來。

蘇然頭皮發麻,寒毛乍現。

“還說是什麼話化鼎境之修,簡直就是一塊狗皮膏藥。”

蘇然面色陰沉無比,他不管不顧,繼續在這濃霧之中行走。

“上次被你藉助氣化海之能逃走,現在,你還有那般運氣麼?。“

空中中那聲音依然不疾不徐的傳來。

蘇然一語不發,行走間驀然再次改變方向,這一次,他不再逃了!

一個異性葫蘆驀然出現,紫衣老者站在其上,隔着光幕打量着蘇然,點頭道,“不錯,神識不同尋常的龐大,肉體也是一中神體。元珠更有兩顆。小傢伙,你跟我走吧。”

蘇然面色陰沉,冷笑不語。

這老者什麼心思,他在慢慢揣摩。 正在蘇然凝神之時,紫衣老者發出一道紫色光芒,射向前了蘇然。

蘇然身體,立馬從實體變成了虛影,但是馬上有從虛影凝實。一陣陣頭暈立刻止不住的泛起,他強忍頭痛,身子一跳,出現在了三丈之外,擺脫了那紫光的照射。

但與此同時,一絲更大的危機感驀然出現,只見紫衣老者散出一股鋪天蓋地的神識,朝蘇然襲來。那神識之威,比一般氣勁都大上無數倍。

“不可敵,速速逃去!”

蘇然略一沉吟後,他二話不說,從濃霧之中往地下遁去,很快,便又從地面一躍而出。如此反覆,躲避着那老者的追擊。

但這樣第四次瞬間,三個一摸一樣的身影,在他的四周一晃,出現。

這兩個身影,正是那紫衣老者。

蘇然眉目一驚,化鼎之後,便可分身有數。實力越高,分外化身便越多。

這老者有三個分身,顯然實力不錯!

老者冷冷的盯着蘇然,三個身影慢慢合攏,化作一人,他沉聲道,“小傢伙,你讓我等了你如此之久,你可曾想過,這是爲何?”

蘇然面色陰沉,冷眼看着紫袍老者,卻是一語不發。

“你叫什麼?”

紫袍老者輕哼一聲,問道道。

“我說過了,我叫王平!”

蘇然沉聲道,對方的修爲,在他眼中好似平靜的大海,深不可測。再加上他有三具分身,不忌憚,那是假的?

“好,不管是否是真名,我萬海魔主,姑且就叫你王平。我問你,你可掌握極陽之火?”

老者目光如電,一動不動的盯着蘇然,一字一字的說道,他的雙限,隱露殺機。

蘇然被這眼荒所攝,有些叫苦不迭。他深深知道,若是自己若說個不字,他定會一怒之下,直接拍死自己,死無葬身之地。以他的實力,他做得到。

蘇然心中計較,最後點了點頭。

萬海魔主睛一眯,二話不說一抹儲物戒, 冷傲總裁:丫頭,你休想逃

這魔修顯然在這老鬼的儲物戒之中待了許久,已經奄奄一息,渾身上下更是皮肉綻開,嘴裏發出痛苦的**,要看是不能活了。

“施展極陽之火,目標是我手中之物!”

老者把手中得魔修一抖,冷淡說道。似乎在他手中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東西。

殺還是不殺?


蘇然看着那魔修,心中卻難以做出選擇。若這般沒有原因的殺了這魔修,自己必定會落下心劫,爲化鼎,徒增一分難度。

若不殺,自己一定會被這自稱萬海魔主的老怪所殺。

蘇然頻頻搖頭,最後看了萬海魔主手中的魔修。目中一道灰色的光芒一閃而過,嘴裏低沉道,“死!”

蘇然的目標,卻並不是那個將死的魔修,而是萬海魔主!

這一次,蘇然第一次施展了死咒之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