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砰砰砰。

就這麼三兩下,羅管家帶來那幾個腰間藏槍的保鏢全部趴在地上,一個個痛苦呻吟。

「你····」

羅世傑眼珠子都要掉下來,就這麼直勾勾看著蔡悅,好像忘記蔡悅打自己的臉事情。

蔡悅的武力太恐怖了,好像比蔡家那些老古董還要強悍,這怎麼可能啊?族長根本不知道蔡悅的底細!蔡家被蔡悅蒙蔽了!

「好端端的為什麼來找我呢?」

蔡悅就這麼走到羅世傑的前面,一股滔天恐怖的殺氣直接籠罩羅世傑周身,此刻的羅世傑好像傻了一樣,就這麼看著自己的脖子,被蔡悅扼住,生生提在半空中。

當那種強烈窒息的感覺襲來的時候,羅世傑才回了魂似的,滿臉漲紅,眼珠子翻白。

「我只想過著平靜的生活。」蔡悅手腕一抖,羅世傑的身子飛撞在牆壁上,疼的羅世傑嗷嗷叫,肋骨都斷了三根,趴在地上,看蔡悅的眼神已經變了,這蔡小姐怎麼會如此強大的武力啊。

從得到的情報和資料,這蔡小姐就是從小生活在孤兒院長大,根本沒有和誰學過武功,怎麼會有如此恐怖的身手?

蔡悅走到了羅世傑前面,居高臨下的看著死狗一樣的羅世傑,淡漠的眼神:「現在,重新組織一下你的語言,好好說話。」

羅世傑嘴唇哆嗦,只覺得身子冷得嚇人,似置身冰窟之中,蔡小姐真的會殺人的,那淡淡的殺氣,不是假的。

羅世傑在蔡家的一些超級高手身上察覺這種恐怖殺氣,他沒想到蔡悅換了一個人似的。

「蔡小姐,我為我剛才的行為以及言語道歉。」羅世傑果斷道歉,「真的很抱歉。」

「你去蔡家多少年了?」

蔡悅問道。

羅世傑;「十年。」

「那也算是半個蔡家人了。」

蔡悅微微一笑,下一秒。

她的手直接抓住羅世傑的頭顱。

咔嚓一聲。

只聽得羅世傑的脖頸被拗斷的聲音。

而後,地上躺著的保鏢汗毛炸起來。

蔡悅一隻手砍刀狀,把羅世傑的人頭抓在手上。

「你們帶著羅世傑的人頭回省城,告訴那個老東西,不要派人來騷擾我,不然,我把蔡家連根拔起。」

蔡悅把羅世傑人頭丟地面。

一個保鏢瑟瑟發抖拿著羅世傑的人頭趕緊走人。

辦公室,又恢復了往日的寧靜。

只是那地板上深紅的血液提醒,剛才這裡死人了。

「葉塵弟弟,姐姐會保護你的,」

蔡悅拿著照片看葉塵,「原諒姐不能告訴你實情,我怕會牽連到你···只要你安好,姐這一輩子都開心了。」

。 蘇越強拿着葯簍,開始給胡天採藥了。

胡天看得出來,蘇越強心裏其實很不舍的。

不過這個也可以理解,畢竟這些草藥都是千年份的草藥。

隨便一株流入市場,都可以引起非常大的震動的。

花了半個多小時,蘇越強有些顫抖的給胡天採下了五十株草藥。

蘇越強拿着葯簍,開始給胡天採藥了。

胡天看得出來,蘇越強心裏其實很不舍的。

不過這個也可以理解,畢竟這些草藥都是千年份的草藥,隨便一株都無法用金錢來衡量的。

花了半個多小時,蘇越強給胡天採下了五十株草藥。

五十株千年份的草藥,堆積在葯簍里,有着滿滿一簍子。

蘇越強對胡天說道:「胡神醫,這些草藥就送給你了。」

說着,蘇越強就用一個編織袋,把草藥裝好遞給了胡天。

胡天接過了袋子,很感激的說道:「謝謝蘇叔。」

「不用這麼客氣的,你是我們蘇家的大恩人,這些是你應該得的。」蘇越強笑着說道。

說完后蘇越強對胡天說道:「走吧,該吃午飯了,我們去吃午飯吧。」

「好。」

胡天點了點頭,然後跟蘇越強去吃午飯了。

蘇家人看到吳素芬變的正常了,他們也非常驚訝。

而且當他們聽到,蘇越強竟然送了五十株千年份的草藥給胡天,他們心裏感覺有些空落落的了。

但胡天不僅治好了蘇美美的頑疾,還給吳素芬醫好了病,所以蘇家人也沒說什麼。

畢竟胡天的醫術,已經到了讓他們仰望的地步,他們也只能在心裏感嘆的。

胡天在蘇家吃過午飯後,就打算告辭了。

蘇越強跟吳素芬都挽留胡天,讓胡天留下來再多住幾天。

胡天心想,自己現在有了五十株寶葯,需要找個地方儘快煉化才行的。

想到這裏,胡天謝絕了他們的好意,然後提着這一袋子寶葯下山了。

胡天下山後,沿着那條青石板路往外面走去。

走了一會兒,胡天從旁邊一條小路走了,然後找了個一個沒人的地方,有些迫不及待的從編織袋裏拿出草藥,開始進行煉化了。

很快,胡天身體里的仙氣就逐漸充盈了起來。

等胡天把五十株寶葯全部服下后,身體里的仙氣,已經恢復到了仙境一層的水準。

胡天心想,如果能再有多一些的草藥就好了。

這樣自己就能恢復到巔峰,給五彩仙子療傷也多了幾分把握。

不過蘇越強能贈送給自己五十株寶葯,這也是他的極限了。

畢竟胡天也不能要求別人,把所有寶葯都送給自己。

來不及多想,胡天直接進去了五彩仙子的奇異空間。

五彩仙子躺在玉床上,依舊昏睡不醒。

她的臉色跟剛開始的時候比起來,要好一些了,不過看起來依舊有些病態。

胡天知道,她這是因為身體里缺乏仙氣,所以陷入了沉睡。

於是胡天抓住了五彩仙子的手腕,開始給她輸入仙氣了。

只見源源不斷的仙氣,從胡天身上,毫無保留的過渡到了五彩仙子的身體里。

沒過多久,胡天身體里的仙氣,就變得匱乏了起來。

這個時候,胡天發現,五彩仙子的臉色又紅潤了不少。

但是因為胡天身體里的仙氣,都過渡給了五彩仙子,所以胡天感到了一陣的眩暈。

「仙女姐姐,你快點醒來呀。」胡天心裏默念道。

躺在玉床上的五彩仙子,身體里有了一些仙氣,她的身體開始散發出了淡淡的光芒。

胡天知道,五彩仙子這是開始恢復的徵兆。

過了一會兒,五彩仙子的呼吸就變的平穩了起來,她身上的氣息也慢慢增強了。

胡天心裏祈禱著,希望五彩仙子能夠快點醒來。

大概過了十多分鐘后,五彩仙子的睫毛動了動。

緊接着,她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看到五彩仙子真的醒來了,胡天心裏也非常開心。

「仙女姐姐,你終於贏了。」胡天非常開心的說道。

五彩仙子雖然非常虛弱,但她還是微笑着,用很小的聲音說道:「我還以為我永遠都見不到你了呢。」

「怎麼會呀,如果真像你說的那樣,那我們不都會消失了嗎?」胡天笑着說道。

「我現在很虛弱,要花很長的時間才能恢復的。」五彩仙子說道。

胡天點了點頭,說道:「沒事的仙女姐姐,只要你醒來了就好。」

「真是個奇迹呀……」五彩仙子有些感嘆的說道。

「仙女姐姐,什麼奇迹呀?」胡天問道。

五彩仙子有些后怕的說道:「我沒有想到,華宗的宗主華九幽,竟然達到了那個境界!」

「我們能從他手下逃命,也算是天大的造化了……」

「他達到了什麼境界?不會真的成為了仙人吧?」胡天驚訝的說道。

「不是的。」五彩仙子微微搖了搖頭說道,「他達到了半步偽仙的境界。」

「半步偽仙,這是什麼境界?」胡天很疑惑的問道。

「在仙境之上,就是偽仙,而在偽仙之上,就是真正的仙人了。」

「但是在仙境跟偽仙中間,還有一個境界叫半步偽仙,屬於過渡的境界。」

「就跟老妖怪級別的境界到仙境一層那樣,中間有個半步仙境。」

「而華九幽,就是超越了仙境九層,達到了半步偽仙的存在。」

五彩仙子非常感慨的跟胡天介紹了一下。

看的出來,她對於華九幽能夠達到半步偽仙,心裏也覺得十分驚訝的。

聽完了五彩仙子的講述后,胡天心裏微微鬆了一口氣。

還好華九幽不是真正的偽仙,他只是半步偽仙而已。

不過即使華九幽只是半步偽仙,那也不是胡天現在可以撼動的。

畢竟胡天現在的巔峰實力,才仙境七層,跟華九幽比起來,還相差好幾個大境界呢。

胡天對五彩仙子說道:「仙女姐姐,如果我達到了仙境九層,是不是就跟華九幽有一戰之力了?」

「難。」五彩仙子搖了搖頭。

她說道:「雖然仙境九層,跟半步偽仙只相差了一個境界,但是兩種境界如同雲泥之別,沒有任何可比性的。」

「那隻能等我達到半步偽仙境界,才能跟他對戰嗎?」胡天有些着急的問道。

。 **月*日天氣晴

今天我在玩遊戲的時候,突然腦海里出現了一個聲音,當時也沒在意,接著玩遊戲,直到後面抽了六十發可莉池子,卻什麼也沒有的時候,我突然感覺到自己好像可以控制下一發出什麼。

怎麼可能呢?我被我當時的想法逗笑了,然後隨手點了一下,然後可莉就出來了。

。。。。

我去,這居然是真的!我居然有超能力了!

看著手機突然顯示的「您使用第三方插件,賬號已封禁。」,羅達沒有心疼,而是飛快的打開其他遊戲,碧藍,FGO在把所有的賬號都弄的被封之後,羅達終於冷靜了下來。

自己擁有超能力!可以操控概率!這很強!

羅達深吸一口氣,然後緩緩吐出,開始冷靜的思考接下來的事情。

首先賺錢就不需要了,自己的工作已經可以滿足自己的開支了,還攢了一筆錢,買彩票的事情就不用想了。那自己還能做什麼呢?

現代人最不缺的就是腦洞了。羅達首先想的就是讓自己再次覺醒一個可以穿越世界的超能力,但是失敗了,超能力給自己反饋,自己覺醒這種能力的概率為零。

沒辦法去二次元世界了啊。不過羅達也沒有失望,本來就是一次實驗,那麼接下來,再次覺醒一個任意超能力。

「還是不行嗎。看來那些小說里的異能設定在這兒不適用啊。」

根據超能力的反饋,羅達身上不存在可以覺醒的異能,也不會出現什麼變異,基因鎖什麼的也都沒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