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石柳言依舊面不改色,「你想要哪一種,我這裡只有幾種簡單的。」竟是絲毫不接齊三關於訂製丹藥的想法。

齊三眼裡閃過一絲陰霾,隨後嘴上打著哈哈,「我就是這麼一問罷了。要是到時候真的遇上了我沒有的丹藥,還請道友施以援手啊。」還不能確定煉丹的是不是這個木柳,齊三覺得自己不能得罪他。

石柳言並沒有同意,但也沒說不太同意,只是說:「到時候再說吧。」

等齊三和石柳言說完話,沈鈺也介紹了一下自己。「道友你好,我叫木雲。如果你需要靈符,可以從我這裡購買。」

她給自己打了個廣告,並沒有和齊三一樣試圖打探什麼消息。

石柳言倒是對這個木雲生出了几絲好感。但是他心防很重,這几絲好感根本不足以讓沈鈺成為他的朋友。

沈鈺一點也不著急,總會有機會的。

果然,沒多久,機會就來了。

上面說到石柳言剛來紅石散修坊賣了東西的時候就被人盯上了,但是因為他不是在賣靈丹,就是回洞府,要麼就是去買靈草。這些地方都是在眾目睽睽之下,所以那些盯著之流言的人是一點也不敢動手。

就在他們要等的沒有耐心的時候,終於看到了石柳言落單的時候!

今天石柳言早早的靈丹就賣完了,所以他收攤。然後準備再去買一些靈草。

對於葫蘆來說,煉丹是百分百成功的。但是一般的煉丹師的成功率只有三四成,能達到五成都算是很厲害的了。所以石柳言一般都是買個兩百份的靈草,然後讓葫蘆做一半中品,幾爐上品,其他的全部都是極品。

但是他很小心,從不把上品拿出去,中品也只拿出去一部分,看起來就像是他的成功率在二三之間搖擺不定。

即使可能沒有人關注他這樣一個小人物,但是葫蘆仙器實在是太重要了,所以石柳言寧願麻煩一點。

除此之外,他還決定學習一下煉丹的手法還有一些靈草的知識。否則要是哪天被迫在眾人面前煉丹,露陷了怎麼辦?

所以今天結束擺攤之後他買了靈草並沒有立馬回洞府,而是轉向去了另一個方向。

這下跟著他的的人興奮了。來不及呼朋引伴,他們就決定直接出手!反正他們兩個練氣四層的肯定能打得過一個練氣三層的。

修仙傳 就在石柳言走到一個稍微偏僻一點的地方的時候,跟著的兩個人一看附近沒人,立馬挑了出來。

「這位道友你好,我們初來乍到,囊中羞澀,不知可否請你借儲物袋一用啊?」

石柳言滿臉警惕的看著他們,手慢慢的按到了腰間的儲物袋上。

那兩個人見狀以為他要將儲物袋給他們,臉上頓時泛起笑意。但是心裡也沒有放鬆警惕。

就在石柳言要拿出爆炸丹和煙霧丹的時候,那兩個人的身後突然傳來一個聲音,「你們要幹什麼?」

石柳言順著聲音看去,發現是熟人。

來人正是沈鈺。

那兩個人一下子慌了,二對一他們肯定能打贏,但是現在二對二了,一個修為比他們高,一個修為比他們低,這打起來難分勝負啊。 兇獸飼養手冊 到時候引來執法隊就不好了。

兩個人的臉色很是難看,心裡還有些猶豫不決。

恰好整個時候沈鈺又出聲了,她還從自己的儲物袋裡拿出了一疊的靈符,「你們兩個幹什麼呢?想對我朋友幹什麼?」

那兩個人一看沈鈺手上的靈符,一下子慫了。

「哈哈,我們就是看這位道友好像迷路了,給他指路來著。既然你們是朋友,那我們就不打擾,告辭,告辭。哈哈。」說完兩個人就跑了。

石柳言一直沉默不語的看著,即使那兩個人已經走了,手還放在儲物袋上做戒備狀。沈鈺也不在意,沒有靠近石柳言,而是站在原地稍微提高了一點聲音,「木柳道友,出來吧!」

說完就轉身往前走。

但實際上沈鈺還是有些防備石柳言的,畢竟自從到了這個修真界,可能是因為靈氣快要枯竭的願意,她見識過太多恩將仇報的例子了。她和主角還不熟悉,還不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一個人。所以必要的防範是要有的。

直到兩個人走到大街上,沈鈺和石柳言才算是鬆了口氣放下心來。

這個時候石柳言才向沈鈺表示感謝,雖然他並不需要她的搭救

「多謝你,木雲道友。」

沈鈺:「不用客氣,我也沒做什麼。對了木柳道友,不知道你要去哪裡啊?」

昏婚欲愛 石柳言:「我去書鋪看看。」

「這樣啊。」沈鈺臉上有些遺憾,「我是去靈符店裡的,本來還以為我們倆可以同行呢。」

石柳言沒有說話。

不過沈鈺也不在意,洒脫的說:「那我就先走了,再會!」

她要去靈符店買幾張三品四品的靈符看一下。沈樓雖然教給她全套的符籙,但是可能是不同世界的原因,這裡的靈符和沈樓教給她的靈符還是有一些微妙的差別。論威力還是沈樓教的大一些。

在外行人眼中是看不出來這一點微小的差別的,但是在內行人眼中那差距可就大了。所以為了以防萬一,她還是要學會這個世界的靈符畫法的。

不過,三品四品的靈符好貴的!就算她只買了一些常用的,還是花去了好大一筆錢qaq

這樣看來,沈鈺和石柳言其實都是為了掩蓋他們不同的金手指而開始未雨綢繆起來了啊。

買完之後她看著店鋪里的其他靈符,心中還是好想要。嗚嗚嗚,但是沒錢啊!

強忍著不舍走出店鋪,沈鈺不想再逛,乾脆直接準備回去。沒想到竟然在這條街的借口看見了石柳言。

「木柳道友,你,是在等我一起回去嘛?」沈鈺驚奇的問。

石柳言點了點頭,說了聲「走吧。」

沈鈺:看來這個主角人還是很好的啊,有一顆柔軟的內心啊。

兩個人就這樣走回了住的地方,因為一路上是兩個人結伴,所以暗中盯著石柳言的人並沒有動手。

暗中的人:這兩個人是怎麼回事?老子都要等不下去了!

等回到了洞府附近,沈鈺驚奇的發現自己租的洞府竟然和石柳言的洞府距離很近,這下她真的感慨自己的好運了。

「木柳道友,要不要來我這裡喝杯茶?」沈鈺熱情的邀請。

石柳言沉默了一下,本來不想去的,但是看到沈鈺臉上的誠懇,想了想,還是同意了。

其實沈鈺的洞府裡面還是很簡陋的。除了一些必要的東西,比如床之類的,其他的東西都沒有拿出來。不過石柳言對此並不在意,因為他的洞府也是這樣的。

兩個人面對面坐下,沈鈺給他倒了一杯水,只是普通的白水,意思一下而已。然後就直接開口了。

「木柳道友,不知道你還有沒有品質更好一點的靈丹,我可以用靈符來換。」說著沈鈺就拿出了一疊自己畫好的三品靈符,還有幾張四品的靈符。

對於她這個修為來說,能畫三品都已經很厲害了,四品幾乎是不可能的。但是沈鈺對這個並不是很了解。石柳言也是一知半解的,因為他自己其實也是有作弊器的,所以並沒有對沈鈺拿出四品靈符表示詫異。

不過,「你怎麼知道我有更好的?」石柳言不解,他應該沒有露餡才對啊。

沈鈺理所當然的說:「我都會藏一些好的靈符自己用,你肯定也有好東西藏著啊。我那靈符和你換,你不會吃虧的。」

石柳言沒想到竟然是這樣,他的心裡有點囧囧的。不過他也買過沈鈺的靈符,知道她靈符的品質,所以,「可以,你想要什麼靈丹。我這裡有上品的,但是不多。」 自從那次沈鈺給石柳言解圍,然後他們交換了靈丹靈符之後,他們兩個的關係就變得好了起來,頗有幾分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感覺。

齊三很奇怪,怎麼就一天的時間他們就關係好起來了?不過他也只是好奇一下。

隨著時間的慢慢流逝,沈鈺和石柳言的靈符和靈丹也慢慢有了知名度,很多散修都知道了他們的東西好,還比店鋪里賣的便宜。因此,他們一出來擺攤,很快就會有人來買,沒多久就會賣完,賺到了很多的靈石。

因此,沈鈺和石柳言都被人盯上了。

原本定製和石柳言的那批人在他一直不落單的時候就已經放棄了。每天來散修坊的有那麼多的人,沒必要一直揪著這個小修士不放。現在盯上他們兩個的是另一批人。

在散修坊半年,沈鈺已經成功的從練氣五層變成了練氣六層,也算得上是一個中等的水平了。而石柳言靠著每天嗑藥,也從練氣三層晉陞到了練氣四層。那群躲在暗處想要打劫他們的人,一定是在練氣七層以上,又或者有好幾個幫手。

沈鈺煩躁得很,這躲在暗處的人一直窺視著他們,而且視線還相當的光明正大,看的她簡直想要暴起打人了。

想了想,沈鈺決定去找石柳言,問問他要不要主動出擊。

石柳言當然是欣然同意。他也有些厭煩那些人老是用看囊中之物的眼神看著他。既然如此,兩個人就商量了一下要怎麼做。

都是鍊氣期,練氣初期與練氣高期也不過是法力值的區別,所以只要他們能夠做好充分的準備,應該可以將那些人一網打盡。

就算失敗了,逃跑也是沒有問題的。

所以在說好了之後,兩個人就抽出一天的時間來開始做準備工作了。

紅石散修坊距離妖獸森林並不遠,以他們的腳程大概半天就能到了。所以他們決定在妖獸森林伏擊那些人。也可以避免護衛隊的出現。

三天之後,沈鈺和石柳言一起出門了。一路上有些認識他們兩個的,看他們好像要出散修坊的樣子,全都都眼神憐憫的看著他們,對他們報以深深的同情。

沈鈺和石柳言就像沒有感覺到一樣,面不改色的往妖獸森林的方向走去。不願之後,有四個人鬼鬼祟祟的順著他們離開的方向跟了上去。

沈鈺和石柳言裝模作樣的在妖獸森林斬殺一品二品的妖獸,但是暗地裡的心神卻一直關注著自己的背後。

直到沈鈺感覺到有熟悉的人跟在了他們的身後,看樣子就是那幾個人了。

沈鈺看了石柳言一眼,石柳言瞬間明白。兩個人開始了做戲。

他們先前聯手打死了一隻一品的小妖獸,並沒有消耗多少靈力。現在又遇到了一隻二品的,兩個人就假裝很艱難的打起來。時不時就會身陷險境,但又好運的避開了。

看的跟在他們後面的人是又緊張又懊惱,恨不得他們和妖獸兩敗俱傷才好。

但是很遺憾,沈鈺和石柳言都有著豐富的打妖獸的經驗,之所以看起來險象環生也只是做給藏起來的那伙人看的。所以到了後面,就可以看到他們兩個滿臉汗水,很是艱難的打死了那隻二品妖獸。

殺死妖獸之後,兩個人鬆了一口氣,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不住的喘息。

暗處的人看到他們這樣,眼睛一亮,沖著其他幾個人使了個眼色,直接跳了出來。準備趁他們疲憊的時候,直接要了他們的命!

但是沒想到,沈鈺和石柳言早就暗中戒備著了。四個人一跳出來,沈鈺就一拍儲物袋,十張三品的靈符組成一個簡單的殺陣,「爆!」

四個人猝不及防,領頭的那個練氣八層放出一個金鐘樣式的法器護住四人,但還是被這爆炸的氣浪炸的氣血上涌,忍不住吐出一口血來。有兩個因為一時間護之不及,竟然被炸傷了手腳。

「可惡,竟敢傷我!」領頭的人怒吼。

沈鈺一邊手上不停的投擲著靈符,一邊在心裡吐槽,傷都傷到了,還說什麼敢不敢。

石柳言也不甘示弱,一隻手上每根手指之間都夾著一顆靈丹,手一甩,靈丹就直接沖著他們而去。隨後又是「砰」的一聲。

五枚靈丹裡面只有一枚是爆炸丹,其他的都是一些類似癢死你這種的奇丹。

果然,在丹藥爆炸之後很快那四個人的身上就出現了各種各樣的癥狀,導致他們在和沈鈺還有石柳言鬥法的過程中也時不時的扭一下身子,又或者面色猙獰。因為這個影響,原本掐好的法訣,砍過去的法器,都歪歪扭扭了。

等沈鈺和石柳言開始第二輪的靈符和靈丹轟炸的時候,這四個人終於倒下了。

沈鈺鬆了一口氣,上前一人一劍就把他們都殺掉了,並收起了他們的儲物袋。「這個等到了安全的地方再分。」

石柳言把剛才殺掉的那隻二品妖獸的妖丹挖出來,沈鈺擁有土系靈根,直接弄出一個小坑將他們都埋了。省的血腥味太大了。

隨後兩個人往另一個方向走去,等到走遠了,這才開始分贓。

沈鈺把那四個人的儲物袋裡的東西都倒出來,忍不住哇嗚一聲。果然還是搶劫容易一夜暴富啊!

那四個人的儲物袋裡,尤其是那個領頭人,裡面裝了起碼五萬的下品靈石!剩下的三個人每個人也有一萬左右。而沈鈺和石柳言辛辛苦苦的煉丹畫符擺攤,這半年來也就只有五千靈石。

「這些靈石我們就平分吧。法器的話這個金鐘給你,剩下的歸我可以吧,還有一些零零碎碎的東西你要是需要就拿走吧。」

沈鈺很大方,主角的修為比她低,她又是走的用符陣轟炸的路,所以防護法器就給他好了。這裡面最好的就是那個了,剩下的都是一些下品的法器。沈鈺也不嫌棄。

石柳言沒有異議,他也知道自己其實是佔了便宜的,法器並不在多,而是在精。剩下的她說的一些零碎其實就是一些靈草,品相一般,可能是隨手採摘的吧,還有一些下品的丹藥。

沈鈺一向不用丹藥來輔助修鍊的,所以也不要。到了最後,這些東西全都給了石柳言。

石柳言默默的收起來,「這些賣了錢會分你。」

沈鈺大大咧咧,「哎呀,不用了,這些也值不了幾個錢。」

石柳言固執的看著她,沈鈺頭痛,「那你就付給我五塊靈石好了。這樣總可以了吧。」

石柳言默默的掏出了十塊遞到她手上。沈鈺看著他,感覺他是真心要給她的,也就收下了。

分完了贓,沈鈺站起來,「走吧,既然來了妖獸森林,乾脆就在這裡多殺一些妖獸好了。」

石柳言嗯了一聲,與她並肩。

兩個人在妖獸森林裡繼續前行,因為有人同行,所以他們兩個決定去挑戰一下三品甚至四品的妖獸。

在兩個人的猥瑣流的攻擊下,四品妖獸成功飲恨。就這樣,他們收集了十幾枚四品妖獸的妖丹,還有他們身上的材料。

關於四品妖獸的分配,他們完全是看運氣的。這次這隻屬於你,那麼下次那隻就屬於我。有的妖獸價值高,有的妖獸價值低,真的要算也算不過來。所以乾脆就這樣了。

沈鈺很喜歡修真界的一個地方就是,修真界的東西很好吃。可能是因為靈氣的存在,修真界的肉啊菜啊的滋味都甚是美味。所以這次來妖獸森林的時候,她也在儲物袋裡放上了全套的調料和廚房用具。

妖獸的肉也是可以吃的,只是要看是什麼妖獸。有些妖獸的眼神清亮,拿著這種妖獸的肉質是很細嫩美味的,肉裡面還含有一些靈氣,吃了能夠補充靈氣,滋養身體。

在坊市,這樣的妖獸肉被稱為靈獸肉。

但是還有一種妖獸的眼神比較兇狠,眼眶周圍隱約可見紅色。這種妖獸的肉比較酸澀,而且還有一種狂暴的力量,吃下去對人體有害。

沈鈺他們很幸運的遇上了一隻靈獸,而且正好屬於沈鈺。於是在將這隻妖獸身上值錢的東西全部剝走以後,沈鈺就開始切肉準備吃了。

這隻妖獸的名字叫做爆炎豬,樣子像豬,但實力可比豬強多了。味道也很好。所以當沈鈺拿出鍋碗瓢盆還有調料開始做菜的時候,石柳言雖然有些詫異,但是還是捏碎了一枚丹藥幫她把這個味道給隔絕起來。

沈鈺不知道石柳言的動作,她只是專心的在做菜。將爆炎豬的肉連同骨頭切了一塊出來,再用刀剁成小塊,用調料腌制一下。 非娶不可:霍先生情謀已久 這些調料也都是用靈草製成的。吃了對身體沒有壞處。然後就放到鍋里做成了一鍋紅燒排骨。

有了排骨當然要有湯。沈鈺拿起幾根肉剔的差不多了的大骨,將它們從中間敲斷,放在鍋里煮成骨頭湯。

有肉有湯還要來一碗大米飯。沈鈺又拿出一個儲物袋,這個儲物袋是專門裝靈米的。這種靈米是她吃了覺得口感最好的。

石柳言在一旁看的是嘆為觀止。他沒想到這個木雲道友還挺厲害,很會吃的樣子啊。

他對於口舌之欲並不怎麼看重,平日里也都是吃辟穀丹的。但是今天聞到木雲道友做的菜的香味,竟然感到有些口舌生津。

因為做飯用的火是沈鈺撕開一張一品的火靈符燒的,所以很快紅燒排骨、骨頭湯還有靈米飯就都好了。等她打開鍋蓋的時候,香味一下子噴涌而出。石柳言的肚子不爭氣的咕嚕了一聲。

氣氛瞬間尷尬。石柳言那張常年面無表情的臉上竟然泛起了淡淡的紅。看來是害羞了。

不過沈鈺也只是在心裡偷笑,對石柳言又親近了一分。

她裝作什麼都沒聽到的樣子,從儲物袋中拿出桌椅碗筷,將紅燒排骨和骨頭湯盛到大碗里去放到桌上。再拿出兩個小碗盛了一碗靈米飯。

遞給石柳言一碗,沈鈺笑著說:「呶,吃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