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矛影衝天,雷光閃爍,可就當落雷神矛刺在那面看似並不如何起眼的鏡面上時,卻是傳來了一聲巨大的悶響,顯然這一擊,雷驚天根本未能取到任何收效,只是讓鏡面之上,出現了一道細小的裂痕而已。

其實作為遠古殺場之內沙家的鎮族之寶,沙靈古鏡的作用自然不止這些,除了強大的防禦力外,甚至還能吞噬對方的靈力,只是那也是在沙靈古鏡處於巔峰狀態下,經過了萬蓮血劫之後,它早就已經殘破不堪了。

輕易間擋下雷驚天的一式強招之後,傲爽也動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可不是什麼孱弱之輩,真正戰鬥起來之時,手段可以比任何人都兇殘,就如同一條潛伏於深淵之內的蒼龍,一旦擺尾破天而出,必將會掀起一番腥風血雨。

右手一番將沙靈古鏡收入空間戒中,傲爽的腳下驀然也是同事升騰起幾抹,和雷驚天那雷光顏色相同,是為深紫色的靈光,這,正是開啟了《詭步》的徵兆。

身形逐漸在演武台上變得虛幻起來,不像張劍默的《七星奪劍步》那般製造出一些幻影,只是一種提高到某種極致的速度,這便是在『重力空間』內適應了五倍重力后的好處,一旦掙脫束縛,全方面的力量,都能獲得大幅度的提升。


其實就當一擊未果之後,雷驚天剛要喊出一句『我看你能堅持多久』,因為他已經發現了沙靈古鏡那鏡面上的裂痕,相信以自己的攻擊強度,用不了三招兩式間就能將之擊碎,到時候看他還如何阻擋自己的攻勢。

可剛要再進行一波攻勢的他,卻是猛然發現傲爽已經在自己的視線中消失了蹤跡,想來也是運用了什麼較為高明的身法靈技……

想利用速度來建立優勢,呵呵……

心底一聲冷笑。

的確,雷驚天自認自己在速度方面並不是如何擅長,可別忘了,這裡是演武場上的演武台,一共有多大的地方,況且身後不遠處就是自己演化出的大片雷光,傲爽想要攻擊自己,只能從正面、兩個側面或是上方,可縱然自己再不濟,傲爽也不能做到無聲無息欺近自己的身前吧。

因此想到這裡后,雷驚天雖然神色凌厲,但心底已是越發從容,甚至都不準備主動出手了,而是想要守株待兔,一片片雷光自其身體中逸散而出,只見在其身體周圍的那些空氣中,甚至都開始顯現出了一些細碎的雷芒。

「暗龍擊。」

而就當所有人都在思索著傲爽會以何等姿態,哪個角度、位置出現時,一道暴喝之聲,卻是猛然在雷驚天的身前傳出,神色一凜,難道,傲爽要和雷驚天剛正面,這不是正入了後者先前布置好的套子內么。

雷驚天剛要轉動手中落雷神矛,可雙目中卻是在一瞬間之內驟然劃過某種狐疑,緊接著,就在所有人納悶不已的注視之中,他整個人猛然轉身,手中長矛的矛尖,更是以一種刁鑽的角度,向其身後刺去。

這。


傲爽的行為就讓他們有些詫異了,沒想到雷驚天也是如此,聲音明明從前面傳來,可他卻向身後發動攻勢,難道他真傻了不成,並且難道他忘了,在他身後不遠處就是先前被他演化出的大片雷芒,傲爽不可能將自己置身於險境吧。


「砰。」

可就在這時,劇烈的碰撞之聲,卻是宛若悶雷般在演舞台之上炸響而起,幽黑色的魔氣也是和紫色的靈力強勢地互相衝擊起來,一道道強勁氣流之下,傲爽的身形也是隨之顯現而出。

眾人這才明白,雖然他聲音在雷驚天的身前響起,可他本人,卻已經來到了其身後。

演武台上徹底變得混亂起來,雷芒凝聚而後又被幽黑色的拳勁衝散,要知道,傲爽在劍意上可是達到了一通百通的境界,也就是說,只是一瞬間,他就可以將之轉化為拳意。

達到了靈王境后,由《困龍拳》內演化出的虛影,也是達到了整整五道,只不過在這道攻擊之內,傲爽並沒有演化出什麼暗勁來,畢竟兩人剛剛交手,對方的狀態極佳,就算暗勁出手,恐怕也沒什麼大用。

可儘管如此,『六個』傲爽齊齊出拳的場景,也是讓人看得神情一怔。

暗龍擊強,雷驚天手中落雷神矛製造出的聲勢也是不弱,大片的雷光再度顯現而出,這也是雷屬性武者的可怕之處,倘若真讓他達到靈尊的境界后,一旦能夠領悟天地元素力量之後,恐怕能夠直接引動天雷都說不定。

轟。

可怕的靈力波動,頓時以兩人為中心擴散開來,所過之處,就連空氣都是變得扭曲起來,看到這一幕場景,絕大多數人的神色都是微微一變,強者和強者之間的碰撞,的確是能夠迸發出激烈的火花。

猛烈地碰撞了一番之後,兩人的身形都是同時退開,而這次,傲爽也是趁著機會將原本雷驚天演化出的一大片雷光徹底撕碎,對此,雷驚天在心中驚怒之餘,倒也沒什麼辦法。

剛剛那一拳,竟是在空中演化出五道虛影來,並且這小子身體中靈力的凝厚程度,似乎要遠遠超出自己的想象啊,竟是和自己拼了個旗鼓相當,還有這般將自己置身於險境之中的自信,更是讓人不由皺眉。

這小子,不像看起來那般簡單。

其實別說雷驚天有些驚詫了,就連傲爽心底,也是同樣泛起了驚訝之意。

他之所以驚訝,是因為他不知道為什麼在最後關頭,雷驚天能夠如此果斷地判斷出自己的位置,並且沒有任何遲疑的出手,單憑空氣中密布的雷芒,顯然不可能,開啟了《詭步》之後,自己不僅行蹤詭異,在速度的提升下,身形更是掩蓋地極好。

想來,應該是有著什麼能夠感受出自己位置的奇異靈器吧。

這若是在原來,傲爽肯定生不出這種想法,可經過了『七彩靈娃』的事件之後,他可是深深地知道,在靈玉大陸這方空間內,可能只有自己想不到的東西,卻沒有驚才絕艷的武者們創造不出來的靈物。 第百十章落雷神矛的破碎

之所以雷驚天能夠在最後關頭髮現他,確實和傲爽的想象沒有什麼偏差,只不過並不是因為他擁有什麼能夠感應出傲爽位置的靈物,而是一種秘法,叫做:《測靈印》。

和大多數的秘法一樣,《測靈印》並不能武者的實力有什麼顯著的提升,但不可否認的是,它確實也有著它存在的意義,那就是利用《測靈印》的演化出的測靈印,來預測出對手的所在位置。

正常情況下,只是一種追蹤的手段,可和速度較快的敵人戰鬥時,效果也是尤為顯著,就像剛才。

「傲爽,我說了,今日你必敗。」

聲音尚未落下,雷驚天的身形已經再度沖伐而出,一直堅信著自己穩操勝券的他,自然不可能讓傲爽先出手,或許這也是在他眼的一種另類的驕傲,誰會選擇先行強勢出手,誰便是搶佔先機,就是佔據優勢的一方。

雙臂陡然一震之下,落雷神矛亦是隨之怒轉,和剛開始的那一道霸道的攻擊相差不多,但在此刻,卻是被其在彈指間接連刺出數十記,鋪天蓋地的紫色矛影呼嘯而出,其那般霸道無比的力量,更是讓人神色劇變。

漫天的矛影攜帶著無匹的罡風欺近而來,傲爽雖說不敢大意,但也沒有任何的畏懼之色,丹田內的魔氣瘋狂地涌動起來,原本略顯孱弱的身軀內,同樣是迸發出一股絲毫不弱於前者的靈力波動。

試試你的防禦力吧,煉體閣的弟,肉身強度應該不弱……

大鱷……滅荒爪。

嗚。

按理來說,現在演武台上的場景還是很混亂的,尤其是在雷驚天手落雷神矛演化出的雷影之,『噼啪、噼啪』的巨響幾乎源源不斷地傳來,在聽覺上給所有人造成巨大的衝擊。

可就是在這種情況下,一道仿若遠古之時那搏天凶獸發出的嘶吼之聲,卻是猛然自其傳了出來,這道聲音一出,立即便是將轟鳴的雷聲壓了下去,並是形成了大片的音爆。

「轟轟轟。」

空氣生生被這些聲音震得爆裂,演武台上不知何時起,驀然出現了一縷縷深灰色的氣息,雷驚天還未明白怎麼回事,就見一片雷光之,一條被暗灰色鱗片覆蓋的手臂猛然探了出來。

可當他自那些深灰色氣息感受到了一股毛骨悚然之意后,頓時感到背心處竄起陣陣涼風,而緊接著,他也看到了宛若殺神一般自雷光之沖來的傲爽,以及他身後那一頭頭遠古巨鱷的虛影。

快。

雷驚天從未見過這般迅疾的攻擊速度,甚至他都沒有看清其的蹤影,深灰色鱗甲覆蓋的手臂就如同一道能夠洞穿空間的虛光,兇狠無比地抓在了他手的落雷神矛之上。

嗤嗤。

極端刺耳的聲音驟然傳來,就在所有人那驚駭至極的目光,一道巨大的虛空裂縫,頓時沿順著大鱷滅荒爪劃過的位置顯現而出,恰巧在同時,被傲爽一擊轟實的雷驚天雙手一麻,手的落雷神矛頓時掉落進了其。

別說是天階級靈器落雷神矛了,縱然是當初的妖族大妖妖無極,進入虛空亂流之也是驚慌不已,因為那很有可能讓他進行一種漫無目的的虛空旅行,前提還是他在一直承受著亂流分總錯雜攻擊的情況下……

於是乎,在包括雷驚天在內,所有人都是眼睜睜地看著,落雷神矛被一塊塊隕石和一陣陣罡風撕碎,只剩下靈器破碎后的那一點點深紫色靈芒,以及成型的器靈,被亂流捲走,消逝於虛空……

而也就落雷神矛剛剛被毀,那道被傲爽生生撕開的虛空裂縫,便是緩緩癒合。

這……

所有人都傻眼了,他們似乎都忘記了,傲爽一招將藍日道宗內的空間撕裂,攻擊能夠達到何等強度,他們唯一的想法就是,對於雷驚天極為重要的落雷神矛消失之後,作為主人來說,他是什麼心情。

別說他們了,當事人傲爽的眼神也是有些古怪起來,他也沒想到事情會演變成這般地步,別說是一直盛氣凌人的雷驚天了,貼身靈器被毀,換做任何人恐怕都要暴跳如雷。

而雷驚天本人,甚至都直愣愣地站在了原地,這時候恐怕傲爽出手他都沒有任何反抗的意識,也可以說眼前的事情對於他的打擊還是太大了,沒有人知道,為了換取這般落雷神矛,他在藍日道宗內接取了多少任務,才勉強湊夠弟貢獻值,好幾次,甚至都沒能回來。

「這……這就沒了。」

略顯失措的聲音,竟是雷驚天對著傲爽問出來的,很難想象,他心到底震驚到了何等程度,要知道兩人現在可是正處於比試之,並且剛才因為傲爽的一擊,他的神色間已經出現了一抹蒼白,顯然大鱷滅荒爪也對他造成了一定的傷害。

「你問我,我問誰去。」

傲爽撇了撇嘴,心愛的靈器因自己被毀滅,恐怕就算今日這比試結束后,兩人之間的梁也是結下了,索**情以及如此,自己也無需有太多顧慮……

說完之後,他整個人便已經劃過眾人之間的距離,來到了雷驚天的身前。

一拳轟出,不休任何邊幅,直擊下顎,這也是傲爽最喜歡的攻擊方式之一,使用並且有效,若是一擊得當,甚至讓對手昏迷過去都有可能,當然,對付來自於煉體閣的雷驚天,就不似那般簡單了。

「啪。」

脆響之聲傳來,眾人望著被一拳轟飛的雷驚天,也這才反應過來,對啊,說起來兩人還處於戰鬥,而隨後他們所看到的一幕,也是讓他們久久沒有說出話來……

繼一拳轟在了雷驚天的下巴上后,傲爽也沒有妄想這一拳就能給自己建立起絕對的優勢,於是乎緊接著就發動了瘋狂的攻勢,手、肘、膝、腿雙腳在空劃出讓人神情一凜的弧度,並且每一道攻擊都沒有落空,均是落在了雷驚天身體每一個部位之上。

「啪啪啪……」

『一邊倒』的肉搏戰,傲爽佔據了絕對的主導地位,很難想象,一名煉體閣的弟,居然在近身肉搏之被人如此碾壓,雖說有著趁人之危的嫌疑,但這般場景,還是讓眾人看得眼眶顫動。

為了不暴露實力,其實傲爽並沒有全力施為,只是動用了三分之一的肉~體力量而已,也就是八十萬斤左右的力量,否則,若真是一出手便是二百多萬斤的**力量,此時雷驚天的肉身早就被他生生轟碎了。

而之所以這麼做,也是有著原因的……

「瑪……德……」

直到臉部都被傲爽打得青一塊、紫一塊后,雷驚天才猛然從震驚驚醒過來,感受著身體上一波一波傳來的疼痛之感,頓時驚呼道:「傲……傲爽,我與你不共戴天,你這個卑鄙的小人,毀我靈器,還趁著我處於震驚狀態下下次重手,我……」

可還沒待他的話說完,他卻猛然發現,自己已經一屁~股坐在了演武台下的空置地帶上,原來就當他處於震驚之時,傲爽已經一拳、一腳的將他驅趕到演武台邊緣處的位置,就在他說話之際,又是輕輕的一腳,雷驚天正處於悲憤至極,哪還能反應過來,當即便是落在了台下的地面上。

「別我、我、我的了,你已經輸了。」

擊敗雷驚天,傲爽沒有感到任何的喜悅,倒不是因為他擊敗對手的手段看似有些不光明,而是在他看來,兩人就算強招盡出,最後敗北的人也不會是自己。

一直處於觀戰狀態下的君臨意也是大笑出聲,恭喜道:「兄弟,幹得漂亮,哈哈,我看這回雷驚天還能放什麼蔫屁。」

「噓。」

與此同時,觀眾席的一千名弟,也是對著雷驚天發出了大片的噓聲,噓聲雷動之下,嘴角處還掀起某種鄙夷之意來,這雷驚天從剛開始就一直裝比,不把所有人放在眼裡,這回看他還怎麼裝。

看了看傲爽,又看了看那邊大笑的君臨意,連帶著聽著四面八方傳來的噓聲雷驚天無論如何也不能再繼續傻坐在地面上了,一陣連滾帶爬之才堪堪站起了身,顯然,他的心緒在此時也是格外的紊亂。

「我……我不服,傲爽……你真是個卑鄙小人。」

強詞奪理,說的就是雷驚天這種人。

如果傲爽沒記錯的話,在比試未開始之前,雷驚天可是說過這句話……

適者生存的世界,只有真正的強者才能依靠各種方式和方法生存下來,或許這些方式和方法有些不光明,但誰又會在乎其的過程,我比你強,所以今日不管這些人如何『噓』我,他們還是會看到,我帶著勝利的笑容走下這座演武台。


現在,誰又會帶著勝利的笑容走下演舞台呢。

「雷驚天,輸不可怕,最可怕的輸了還不承認,因為那樣你會沒有任何的長進,你若是不服,大可再度來戰,不過,彩頭的事情先解決了,要不然,別怪我借著我魂閣閣主的威勢壓你,在場這麼多人,誰都看到你輸了。」

傲爽和類驚天兩人,就是在游無魂那裡做得見證,既然如今已經分出勝負,那麼好處之事,自然是要兌現的。

胸脯一陣劇烈的起伏,雷驚天都快被傲爽給氣瘋了,思索了半響后才對著他一字一句地道:「好,彩頭我給你,不過……一會你與我再戰一場。」 第百十七章移戰點將台。

雷驚天不得不答應,因為不管如何,他這一場都算是輸了,就算他追究下去,事情也只能向對他不利的方向發展,哪怕鬧到游無魂那裡,現場觀眾席的弟每一名都能夠為傲爽作證,他贏了,按照先前的說好的,彩頭先拿來,隨後再說重戰的事宜。

「雷驚天,你還想戰,現在《崢嶸畢露榜》上的第十五人可是我了,你應當算是第十人,所以公平起見,我答應你的重戰要求,但還是那句話,先把好處交出來,隨後再談下彩頭的事宜。」

又要增加彩頭。

眾人無語,這傲爽簡直就是無利不起早,想戰鬥可以,先拿出彩頭來。

說起彩頭的事情,最鬱悶的還是雷驚天,他簡直都要吐血了。

他總共的積蓄也就是三億靈石,外加兩條小型靈脈和不到三千顆靈王境武者用來修鍊的丹藥而已,一次性地就要交出一大半,夠他心疼一陣的了,現在又聽到傲爽談起『彩頭』,幾欲壓制不住心的怒氣。

「傲爽,你也說了,現在的情況就是,你在《崢嶸畢露榜》上的排名比我靠前,我算是第十人,我挑戰你的話,可不用增加什麼彩頭,並且你必須應戰,可別跟我打什麼小心思了。」

對啊,這時眾人才想起《崢嶸畢露榜》上的挑戰規則,排名低的挑戰排名高的,排名高者必須應戰,而且還是無條件性的,也就是說這次傲爽再想提及什麼彩頭的事情,或許根本不可能了。

「你想利用規則來強迫我應戰,呵呵。」

傲爽笑了笑,指了指台下還未離開的張劍默:「雷驚天我問你,在你我二人未戰鬥之前,我和張劍默的比試,名義上是爭奪《崢嶸畢露榜》上第一百人的位置,可他是不是在我的排名下面。」

雷驚天神色一怔,觀眾席的弟們也是動容不已,這傲爽的思維到底有多快,居然見縫插針的把自己和張劍默的戰鬥搬了出來,不過他說到這裡時,眾人已經能猜出來,他到底想要表達什麼了。

「也就是說,今日我已經經歷了一場由排名較低者發出的挑戰,跟你的戰鬥,也是五日之前的約定,因為彩頭我才會應戰,可你若再想和我戰鬥,如果不拿出些彩頭的話,在我這裡,是可以等到五日之後再應戰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