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眾人心中同時一沉。果然還是來了。

「君亦然,你就這麼迫不及待嗎?」許繼楠冷著臉嘲諷的看著君亦然。在太上長老隕落的消息被傳出去后,他就知道君家和趙家的人,一定會趁這個機會對他們許家動手。

「早一些和晚一些又有多大的區別?」君亦然冷笑道。許家沒有了太上長老的庇護,和一般的小家族又有多大的區別。

「說的沒錯。」趙千鶴帶著趙家的弟子,浩浩蕩蕩的向著這邊走來。趙家和君家早就想瓜分許家了,只是一直找不到時機,現在許家的太上長老隕落,正好合了他們的心意。落雁城只需要兩個勢力就夠了,許家本就是多餘的。

許繼楠苦澀的笑了笑,「你們要對付的是我們許家,他們不是許家的人,你們放他們離開。」他指向蘇瑾月和戰亦寒。許家這次肯定是凶多吉少了,但是他不想連累無辜的人。

君亦然和趙千鶴看向蘇瑾月和戰亦寒,在兩人身上掃視了一眼,不屑的撇了撇嘴。

「我剛剛已經說了,今天誰也走不掉。」君亦然轉目看向許繼楠,眼中充滿不屑之色。放他們走,等於讓他們將君家和趙家滅了許家的事宣揚出去,雖然這很快就會成為眾所周知的事,但是有見證者和道聽途說是兩回事。

「你以為你還是那個說一不二的許家主嗎?」趙千鶴嘲諷的冷笑。今天許家一隻螞蟻都不會留下,更不會有任何漏網之魚。

「對不起!」許幽若愧疚的看著蘇瑾月和戰亦寒。她真的不該和他們成為朋友,如果不成為朋友,他們就不會跟來許家,就不會被許家連累。

「沒關係。」蘇瑾月和戰亦寒搖頭笑了笑。就算君家和趙家願意放他們走,他們也不會就這樣離開。既然許幽若是他們的朋友,他們當然會儘力幫她。

趙鶴尋和君亦然的修為都是玄仙後期巔峰,這樣的修為他們豈會看在眼中。他們的實力早就高於了上仙期,戰亦寒的實力,更是堪比仙君期。

趙千鶴看向君亦然,「君兄,那我們現在就開始吧。」

君亦然笑著點頭,「還等什麼?」他對著身後君家的弟子一揮手,君家的弟子立即沖向了許家的眾人。

「上!」趙千鶴也命令趙家的弟子。

趙家的眾弟子,也齊齊沖向了許家。

「今天就讓我們為了許家的尊嚴而戰,絕不退縮!」許繼楠對著許家的弟子揮手說道,同時沖向了君亦然。現在他們已經沒有退路了,只能一戰。

只是下一刻,眾人就不敢置信的張大了眼睛。

只見戰亦寒抬手揮出幾面陣旗,衝上來的趙家和君家的弟子,就被困在了陣法中。

許繼楠停住了前沖的腳步,震驚的看著戰亦寒。幽若帶回來的究竟是什麼人啊?怎麼會如此厲害?

發現自己被困在了陣法中,君亦然和趙千鶴也是愣住了。他們真的沒有想到,許家竟然有著一名仙陣師存在。

回過神,趙千鶴看向君亦然,「君兄,你不是六級仙陣大師嗎?快解開這陣法。」

君亦然搖了搖頭,「我解不開。」這陣法太過玄妙,他根本就看不透。

「那我們難道就只能被困在陣法中了?」趙千鶴不甘道。他們可是來滅了許家的,可是現在許家毫髮無損,反而他們被困在了陣法中。

君亦然嘆了一口氣,「你帶人守住,我推演這個陣法試試。」他對於破開這個陣法是一點信心都沒有,但是現在他也只能試試了。要是早知道那兩個年輕人中有一個仙陣宗師,他就應該放了他們。

「戰亦寒,你是仙陣師啊?」許幽若回過神,驚喜的看著戰亦寒和蘇瑾月。難怪他們一點都不害怕,原來他們這麼厲害。這是不是說明他們許家有救了?

「嗯。」戰亦寒點了一下頭。

「多謝兩位出手相助。」許繼楠走上前,對戰亦寒和蘇瑾月拱手道謝道。若是沒有他們在,現在的許家或許已經成為了一片修羅地獄。君家和趙家這次來,就是打算對他們許家趕盡殺絕的。

「不用客氣。」戰亦寒搖頭道。許繼楠也算是一個不錯的人,不然他剛剛就不會求君亦然,讓他放他們離開了。

「請問仙友是幾級仙陣師?」許繼楠問道。君亦然是六級仙陣大師,他擔心君亦然很快就能解開陣法。

「七級。」戰亦寒回答道。

許繼楠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心中充滿了濃濃的震驚。他看戰亦寒的年紀不大,沒想到他的陣法水平竟然比君亦然還高。這下他就不用擔心,君家和趙家的人從陣法中出來了。

「請問仙友,這些人要如何處置?」許繼楠問道。君家的人和趙家的人是被戰亦寒用陣法困住的,怎麼處置自然也該由他來決定。

拐個惡魔做老婆 「許家主看著辦吧,這是控制陣法的陣旗。」戰亦寒拿出一面陣旗遞給許繼楠。

「謝謝仙友!」許繼楠激動地接過陣旗,想到戰亦寒和蘇瑾月是許幽若的朋友,轉頭看向許幽若,「幽若,你快帶戰仙友他們去湘竹居休息。」戰亦寒這次救了他們整個家族,他自然要好好回報他們才行。等他們解決了趙家和君家,他一定要重謝戰亦寒和蘇瑾月。

許幽若笑著點了點頭,「戰大哥,蘇姐姐,你們跟我來吧。」他們現在是許家的恩人,她自然不能還像原先那樣稱呼他們。

戰亦寒和蘇瑾月點了一下頭,跟上了許幽若。許家的危機還沒有解除,他們就先留在許家看看情況再說。

「戰大哥,蘇姐姐,這次真是太謝謝你們了,要不是你們,我們許家就完了。」許幽若感激道。

「朋友之間相互幫忙是應該的,你不用這樣。」蘇瑾月笑道。在生死關頭之際,許繼楠還想著讓君家和趙家放他們走,可見許家人的人品不錯。 君亦正在書房裡來回的踱著步。這都快一天過去了,亦然還沒有一點消息傳回來,不會出了什麼變故吧?

想到這裡,他拿出通訊符啟動。

不多時,那邊就傳來了君亦然的聲音,「大哥,我們被陣法困住了。」他推演了一天的陣法卻一無所獲,他根本就無法看出這陣法的走向,更不用說從這陣法中出去了。

君亦正愣了一下,「誰布置的陣法?」亦然可是六級仙陣大師,有誰能夠用陣法困住他?而且他也沒有聽說許家有高階仙陣師存在。

「是一個年輕人,是許幽若帶回來的。」君亦然說道。他現在真的是無比後悔,如果一開始他就讓那兩個年輕人離開,他們就不會被困在陣法中了,許家這時候也早就被滅了。

君亦正皺了皺眉,「對方什麼修為?」

「修為不高只是金仙後期,和他在一起的一名女子是天仙中期,所以我們才會對他們沒有防備。」君亦然嘆氣道。他真的沒有料到,自己會栽在一個金仙後期的小子手上。

「我知道了,你不用著急,我馬上派大長老來救你。」君亦正道。就算對方是七級仙陣宗師,那又如何?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任何手段都只是空談。

「好的大哥。」君亦然笑著應道。大長老出馬,那個小子就死定了,還有許家,他們以為憑那個小子的陣法就能困住他們一輩子嗎?他們的後面可是有著君家,還有趙家的強大勢力,君家和趙家的上仙強者,可是還沒有出來呢。

與此同時,趙家也收到了趙千鶴的訊息。趙家家主得到消息后,也已經派出了趙家的上仙強者。

趙千鶴一開始以為,這個陣法是屏蔽神識的,所以也沒想著聯繫趙家人,看到君亦然和君亦正聯繫才知道通訊符還可以用。

收起通訊符,趙千鶴和君亦然相視,哈哈大笑了起來。只要兩家的上仙強者過來,就是許家滅亡之時。所以他們根本就不用擔心,能不能出去的問題。

之前他們是沒有想到戰亦寒是仙陣宗師,所以一時有些慌了,想著只要能從陣法中出去就好,早就忘了要和家族聯繫。

許繼楠坐在首位,看著在座的長老,「大家有什麼意見嗎?」現在他最擔心的,就是君家和趙家會派上仙長老過來。

「家主,現在的主動權在我們手裡,就算君家和趙家派上仙長老過來,也會顧忌陣法中的眾人。」三長老說道。

「我也是這麼認為的。」二長老贊同道。

許繼楠嘆了一口氣,擔憂道:「就怕到時啟動不了陣法。」他的實力根本無法與上仙修士對抗,只要對方用威壓控制住他,他肯定連丟出主陣旗的機會都沒有。可是陣法中的人,的確是他們最大的籌碼。

「家主,到時我們可以派一個人躲在暗處,若是形勢有變,就立即啟動陣法,大不了和君家趙家弄個魚死網破。」五長老提議道。現在他們許家已經沒有別的選擇了,只能與對方硬拼了。

「我同意五長老的提議。」

「我也同意。」眾人紛紛同意道。

「現在也只能如此了。」許繼楠拿出陣旗,看向許幽尋,「幽尋,這陣旗就交給你了,看形勢而定,莫要衝動。」

「是!」許幽尋走上前,一臉鄭重的接過陣旗。 許繼楠咬著牙,不說話,眼中的淚水卻止不住的往下流。二長老對不起!

「我看你能堅持到什麼時候。」君家大長老冷哼一聲,手用力一捏,就要將二長老捏爆,他要讓許家的眾人有一個視覺上的衝擊。

只是下一刻他就愣住了,因為他的手被一股力量給彈開了。能彈開他手的人,修為必定不會低於他,許家難道有上仙期強者存在?應該不可能,要是許家有這樣的強者,許家早就讓對方出來了。

看到二長老安然無恙的落到地上,許家的眾人也都是一愣。君家大長老肯定是不可能會放過二長老的,那麼就是有人在幫助他們許家。可是到底會是誰呢?

「誰?給我出來!」趙家長老冷聲喝道。他的感受沒有君家大長老那麼深,不過他也感受到了一絲強者的氣勢。

一對年輕男女從夜色中走了出來,男子高大挺拔,深邃的黑眸,散發著冰冷的寒意,讓人忍不住有種想要打寒顫的想法。

女子絕美動人,精緻的臉上沒有一絲表情,讓她看起來猶如高嶺之花,遙不可攀。

「戰仙友!蘇仙友!」許繼楠驚喜的看著戰亦寒和蘇瑾月。如果二長老是他們救下來的,那不就意味著他們的實力並不弱於君家大長老和趙家長老嗎?那他們許家這次豈不是有救了嗎?他們可真是許家的救星。

「你們是什麼人?」君家大長老探究的打量著戰亦寒和蘇瑾月。這兩人的修為一個是金仙後期,一個是天仙中期,君家的二長老應該不是他們救下的才是。

「與你無關。」戰亦寒淡聲道。

「我知道了,你們就是用陣法困住我們趙家和君家人的那個仙陣師。」趙家長老想到他來之前,家主跟他說的話,立即就猜到了戰亦寒是誰。

「是又如何?」戰亦寒抬手丟出一面陣旗,困住君亦然他們的陣法立即啟動,只見陣法中狂風大作,雷電交加。

一聲聲慘叫接連不斷的從陣法中傳出。

「你給我停下來。」君家大長老赤紅著眼睛,憤怒地沖向了戰亦寒。他就不信這個年輕人的修為和他一樣,剛剛肯定是他的幻覺。

戰亦寒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在君家大長老就要接近他的時候,他的手揮動了一下,那動作隨意的就像是在趕一隻蚊子。他現在的修為看起來只是金仙後期,但是實際的實力卻早已到達了仙君期,別說對付一個上仙中期的修士,就是算是仙君中期的修士來了,他也完全不懼。

君家大長老猶如一隻斷了線的風箏,被拍飛了出去,落在地上后,掙扎了幾下就不再動彈了,也不知道是生是死。

趙家長老看到這一幕,震驚的張大了眼睛,眼中充滿了不敢置信,「你…你…你到底是什麼修為…」他的實力和君家大長老不相上下,但是他卻不可能這麼輕鬆的將君家大長老拍飛。對方難道是仙君去修士?可是他從來沒有聽說過,落雁城有仙君修士的存在。

許家的眾人早已呆愣在了一旁。若不是捏自己會痛,他們還以為自己正在夢中沒有醒來。 戰亦寒看著趙家長老,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弧度,「試試不就知道了嘛。」

趙家長老聞言,背後的冷汗無法控制向外冒著,他看了地上的君家大長老一眼,身形一閃,快速的逃走。他是傻了才會去試,他可不想像君家大長老那樣。

只是他沒有跑出幾步,就被一道無形的屏障給攔了下來。

超級兵王俏總裁 陣法,趙家長老心中慌亂了起來,不管不顧的撞擊著面前的屏障。他要離開這裡,那個年輕人絕對不是他可以招惹的。

許家眾人回過神來,看了看地上不知生死的君家大長老,又將目光轉向了正慌亂的想要逃走的趙家長老,嘴角揚起了開心的笑容。他們終於度過了這次的危機。

許繼楠走到戰亦寒面前,恭敬的向戰亦寒行禮道:「戰仙友!這次多虧了你,我們才得以度過難關,謝謝!」戰亦寒的恩情,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去回報,要不是他,此時的許家肯定早已血流成河了。

戰亦寒搖頭笑了笑,「不必客氣。」

許繼楠想了想,拿出一隻儲物戒遞給戰亦寒,「這是我的一點心意,還請戰仙友收下。」

「不用。」戰亦寒搖了搖頭。他出手是因為他對許家人的印象不錯。

「戰仙友,你若是不收下我會於心不安的。」許繼楠看著戰亦寒,眼中滿是堅持。 我家愛妃超凶噠 受了戰亦寒這麼大的恩惠,他無論如何都要回報一些。

「好吧。」戰亦寒伸手接過儲物戒,收入自己的儲物戒。

趙家長老見自己無法破開面前的屏障,心中更是慌亂和恐懼。他好不容易才修鍊到現在的境界,他不要隕落於此。

停下撞擊的動作,來到戰亦寒的面前,哀求道:「這位仙友,請你高抬貴手放過我一次,我定當回報於你。」只要不要他的命,他什麼都願意拿出來。

「如何回報?」戰亦寒淡聲問道。

趙家長老連忙拿下自己的儲物戒,「我這裡還有著一條極品仙靈脈,和五條上品仙靈脈,中品仙靈脈和下品仙靈脈各七條,還有仙靈石若干,只要仙友願意高抬貴手,這些都是仙友的。」他現在只求能活著,至於這些身外之物,總有一天他會加倍從許家的頭上要回來的。他就不信戰亦寒會永遠留在許家。

許家眾人聽到趙家長老的話,皆都倒抽了一口氣,這也太富有了吧!

戰亦寒心中也有些震驚,淡淡的點了一下頭,手一抬,將儲物戒收入了自己的儲物戒中。這些對他和瑾月的修鍊可是有著極大的好處的,不拿白不拿。

見戰亦寒收下,趙家長老心中鬆了一口氣,看著戰亦寒等待著結果。

許家眾人也都將目光轉向了戰亦寒。他們心中自然是不希望戰亦寒放走趙家長老的,那對他們來說無疑是放虎歸山,後果不堪設想。可是戰亦寒已經幫他們度過了這次的危機,他們就算再不願意,也不可能去反對戰亦寒的決定。

「你走吧。」戰亦寒淡聲道。

「多謝仙友!」趙家長老驚喜道。他真的很怕戰亦寒收了東西,卻不願意放走他。

許家眾人心中一陣失落。不過他們是不會埋怨戰亦寒的,換做任何人都會這麼做,修士最主要的還是修鍊,所以修鍊資源對於修士是極為重要的。

總裁魅惑妻 「戰大哥,放走他,他肯定會再來許家的。」許幽若焦急的喊道。

趙家長老不再猶豫,轉身離開。這筆賬他總有一天會要回來的。

只是下一刻他就發現,那道屏障依然還在,忍著心中的怒火轉身看向戰亦寒,「你不是說要放我走嗎?」

「我沒動手不是嗎?」戰亦寒淡聲道。

「那這道屏障。」趙家長老指了指面前那道無形的屏障。

「與我無關。」戰亦寒道。

趙家長老氣得差一點沒吐出一口血來。與你無關,和誰有關啊?

蘇瑾月走上前,玩味的看著趙家長老,「這道陣法屏障是我設置的,他同意放過你,我可沒有同意。」

許家眾人聞言,忍不住笑了起來。沒想到還有這麼一出,蘇瑾月竟然也是一名仙陣師,只是她的實力能留住趙家長老嗎?

「你…你們…」趙家長老氣得胸口隱隱發痛。

「你要離開這裡可以,不過你得自己打破這道陣法屏障,或者也可以選擇打敗我。」蘇瑾月說道。

「她要是掉了一根頭髮,你就用命來償。」戰亦寒聲音冷厲,沒有一絲玩笑的成分。

「你…你們…」趙家長老氣得根本說不出話。現在他才知道自己被耍了,只是對方的實力太過強大,他根本就不是對方的對手。

「這趙家長老都快氣吐血了。」

「是啊,看著真是讓人心情愉悅。」

「等趙家和君家失去了兩名上仙長老,看他們以後還怎麼囂張。」

「這次君家和趙家可真是損失慘重了,哈哈哈…」

看到趙家長老的樣子,許家眾人只覺得心中一陣暢快淋漓。他們原以為戰亦寒真的會放走趙家長老,沒想到還留有後手。

趙家長老深吸了好幾口氣,才讓自己的情緒平復了下來,「到底要怎麼樣,你們才肯放過我?」他已經將他身上所有的修鍊資源都給了他們,他們為什麼還不滿足?

「是你自己沒有本事離開,怪得了誰。」蘇瑾月懶懶的開口道。

「你!我和你拼了。」趙家長老憤怒地沖向了蘇瑾月。反正大不了就是一死,他就拉個墊背的。

蘇瑾月唇角勾了勾,抬手丟出一張符籙。

「轟!」一道巨響,趙家長老被符籙散發出的恐怖力量給轟出了數米遠。

他連吐數口鮮紅色的液體,顫抖著手想要爬起來,只是撐起了一點,就又無力的躺了下去,他不甘的看著不遠處的蘇瑾月。想不到他縱橫恆天界這麼多年,最後卻隕落在了一個小女子的手中。這讓他如何甘心?只是再不甘心,他又能如何呢?

嘴角緩緩勾出一抹苦笑,慢慢的閉上了雙眼。家主對不起!我幫不了趙家了。 「蘇姐姐,你好厲害啊!我好崇拜你啊!」許幽若激動地跑到蘇瑾月的面前,崇拜的看著她。

蘇瑾月搖頭笑了笑。

許繼楠走到蘇瑾月和戰亦寒的面前,對著兩人拱手道謝,「多謝兩位仙友!這次要不是你們出手幫忙,我們許家就真的無力回天了。」趙家和君家失去了兩名上仙長老,又失去了那麼多精英弟子,接下來就算沒有蘇瑾月和戰亦寒幫忙,他們許家也能輕鬆搞定了。

「許家主再這麼客氣,我們可不好意思再待在這裡了。」蘇瑾月笑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