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眼見氣氛逐漸轉冷,靈皇不得不咳嗽一聲,經他提醒,對視的兩人這才收回了目光,不過眼神觸碰的時候還是會迸射出絲絲殺意。

聊了差不多半個時辰,只聽一陣上樓的聲音傳來,不多時就看到一傾國傾城的美女走了過來,除去臉色有些冰冷外幾乎挑不出任何的毛病,而在座的見到此人後都不禁露出了一抹尷尬,好似很怕這個女人。

“嫣兒怎麼來了?我記得你今日不是說要去訓練宮內的侍衛嗎?”

靈皇乾笑了幾聲,第一次站了起來,親自把納蘭嫣招呼到納蘭如龍的身邊,而納蘭如龍對此好像很是不滿,衝着靈皇一個勁的擠眉弄眼,可靈皇卻裝作沒看見,生生爲納蘭嫣擠出了一個空座。

“嫣兒今日來一是要給陛下申請些錢用於訓練,二是想要見見那個屢次挫敗靈龍的小子,好像叫做童少陽,是吧?”

說完,目光落在了一臉茫然的童少陽身上,就感覺好似掉入了冰窟窿裏一樣,讓他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寒顫,竟是不敢與納蘭嫣直視。

“還不錯,待會你就跟我走吧……” 聽到納蘭嫣的要求童少陽只覺這幸福來的太突然了,突然的讓他有些恐懼,本能的想要拒絕,可還沒等他有所行動,一旁的靈鳳卻不樂意了,杏眼怒睜直視着一臉冰冷的納蘭嫣,伸手擋在了童少陽的身前,大有誰敢動他就拼命的架勢。


“納蘭嫣,坊間傳聞你以蹂躪男人爲樂趣,童少陽是我的相公,我不允許你把他帶走!”

童少陽只覺心裏漏跳了一拍,面前這個傾國傾城的美女竟有如此癖好,真不知是他們男人的幸福還是悲哀,看着靈鳳不似說謊的神情,更堅定了不跟她離開的決心,微微向後挪動了幾下,藉着靈鳳的身體阻擋納蘭嫣直視的目光。

納蘭嫣的臉色並沒有因爲靈鳳的話而有所波動,只是扭過頭去盯着上首位的靈皇,意思不言而喻,一切由他做主。靈皇無奈下朝着納蘭如龍翻了個大大的白眼,都是他家的破規矩,竟教出個如此古怪的丫頭,不答應她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那個鳳兒啊,傳聞都是子虛烏有的,嫣兒如今是我帝國禁衛軍的統領,她看中童少陽說不準是覺得他有可塑性,你可要知道,一般的人想要進我禁衛軍可是難如登天,既然你是童少陽的妻子,更不應該妨礙他的前程,對吧?”

說到這連靈皇都編不下去了,那傳聞可是貨真價實的,自從納蘭嫣接手禁衛軍,就沒有一天不出現受傷的,而且這個所謂的受傷是已經無法自理的程度,但凡自己還能動就必須要堅持,甚至有人因此當了逃兵,可被抓回來的下場實在太悽慘了,就連靈皇都願想起。

其他幾人也知道納蘭嫣的厲害,都一臉奸笑的看着童少陽,他們殺不了童少陽,能借助納蘭嫣把他除掉也是個不錯的選擇,紛紛附和靈皇的意見,瞬間就替童少陽做了主,待會跟着納蘭嫣一起走。

“啓稟靈皇,我可不可以不去呀?”

戰靈帝尊 ,可結果他已經預料到了,只見靈皇臉色一黑,猛的拍了下桌子,頓時將噪雜的聲音蓋了下去,兩眼豁然直視着童少陽,閃爍着一絲精光。

“這是命令,一會你必須跟着納蘭嫣走……”

靈鳳還想再說些什麼,童少陽突然按住了她的肩膀,瞭解的點了點頭,既然躲不掉大不了破罐子破摔,一個女人還能把他怎麼樣,就不信最後吃虧的會是自己,惡狠狠的瞪了納蘭嫣一眼,一屁股坐回到了墊子上。

靈皇似乎也覺得剛剛有些過分,清咳兩聲讓語氣盡量溫和一些,隨即宣佈了三人的獎賞,無非就是些金銀珠寶,靈丹妙藥,而這些都不是童少陽想要的,見納蘭嫣無聊的站了起來打算離開,突然推開了羅在他面前的財寶,朝着靈皇恭敬的施了一禮。

“陛下,小子願用這些東西換取我童家堡重返故里,不知可否?”

“大膽!靈皇的賞賜豈是你說換就換的,稍稍給你點顏色你就敢開染坊,今日看我不好好教訓教訓你!”

宋無敵豁然起身,先前童家堡離開青州後大部分的產業又被宋家奪了回去,如今要是再讓他們入主青州,極有可能對宋家實施報復,畢竟他們纔是那裏的地頭蛇,有着深厚的根基,到時一切又將成了給他童家堡做嫁衣,那宋家會更擡不起頭來。

砰的一聲,宋無敵舉起的右手被納蘭如龍死死的攥住,臉上劃過一抹嘲諷,有他在誰也別想傷害童少陽,稍一用力便將宋無敵拉回到墊子上,示意他坐着說就好,不需要陪着童少陽站起來湊熱鬧。

看着納蘭如龍出手,童少陽的底氣更足了,當即跪在地上不停的叩着響頭,而靈皇對他確實有點愧疚,沉吟了片刻便點頭答應了,只要他從納蘭嫣那裏回來,就給他寫一道聖旨,讓童家堡重回青州。

這條件實在讓童少陽不得不答應,安慰的拍了下靈鳳的纖手,對着納蘭嫣做了個請的手勢,隨即兩人一前一後離開了凌煙閣,而這次的召見也很快結束了,由院長領着靈鳳和宗虎返回學院,童少陽那邊會有人帶他回去的,當然前提是他能完好的出來。

走在路上,童少陽一直想從納蘭嫣嘴裏套出此行的目的,可納蘭嫣就像是聾了一樣,完全不理會童少陽的詢問,只顧自己往前走,繞過十幾條廊道,突然一座開闊的校場出現在童少陽的眼中,裏面此時擠滿了侍衛,一個個昂首挺胸承受着烈日的暴曬。

“吃下這個,你也和他們一樣過去站着……”

納蘭嫣轉身遞給了童少陽一粒藥丸,直到看着他吃下去才登上了一座點將臺,而童少陽自覺的站到了隊伍中,突然感覺這裏的陽光比其他地方炙熱了許多,不禁想要調動靈力祛祛暑,可令他大吃一驚的是丹田沒有絲毫的響應,任憑他如何催動也沒有效果。

“新來的,你剛剛吃的是鎖靈丹,十個時辰內沒有靈力,一切都需要靠你的肉體來承受,祝你好運……”

一旁的士兵好心提醒了下童少陽,無奈的瞅了眼點將臺上的納蘭嫣,這女人太惡毒了,現在這裏的男人即便一擁而上也不是她的對手,只能任由她爲所欲爲,想想自己本來可以快樂的待在學院裏陪着柳如煙,如今卻淪落至此受虐,真是命苦……

納蘭嫣四平八穩的坐在太師椅上,目光似利刃般從每個人的身上掃過,誰要是出現一丁點的毛病,頓時就會射去一枚瓜子,狠狠的插進肉裏。沒有靈力的保護下,只一會便哀嚎四起,彷彿身處人間煉獄一般。

童少陽邊詛咒納蘭嫣,邊提醒自己儘量站好,或許是新來的緣故,納蘭嫣並沒有朝他丟瓜子,只不過眼神時不時的瞟向這邊,滿滿的全都是威脅。足足站了三個鐘頭,隨着納蘭嫣敲響了銅鑼,他們獲得了五分鐘的休息時間,之後將進行下一項。

活動着痠痛的肌肉,這還是童少陽第一次有這種感覺,看着周圍一個個唉聲嘆息的士兵,突然覺得這裏並沒有想象中的可怕,興許他還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而此時納蘭嫣的身影憑空出現在他的身旁,如同老鷹抓小雞一樣,提着他的脖領子走上了點將臺。

咣噹一聲,童少陽被重重的丟在了平臺上,這一下摔得着實疼痛,仰頭怒視着站在面前的納蘭嫣,他要收回剛纔的想法,有這個女人在的地方只可能是地獄,絕不會有什麼好處讓他佔。

“小子,你連靈龍都敢惹,怎麼現在不反抗了,莫不是沒了靈力就變成孬種了?”

如此粗俗的話語從納蘭嫣的嘴裏說出來,竟是沒有給人一絲討厭的感覺,童少陽爬起來拍掉身上的灰塵,衝着納蘭嫣伸出了個小拇指,他這輩子最不怕的就是挑釁,即便沒有了靈力,依然無所畏懼。

轟!場中的士兵似是炸開了鍋一樣,呼啦啦的擠在了點將臺周圍,據不完全統計,敢在這座臺上和納蘭嫣叫板的人,如今活着的不到三人,還都是失去了自理能力,看着面色狂傲的童少陽,一個個默默的爲他祈禱,希望待會他能活着被擡出去。

“小子,你很有種,那就讓我看看你命到底硬不硬……”

說罷,納蘭嫣如一陣風般從童少陽的身旁刮過,雖然沒有了靈力,可童少陽的經驗還在,急急向一側躲去,不過預計的結果卻和現實相差甚遠,沒等離開兩步就捱了納蘭嫣兇狠的一擊,差點把昨晚吃的全都吐出來。

踉蹌着倒退了幾步,剛想咒罵一句,只覺眼前一花,臉頰突然傳來了火辣辣的疼痛,不知不覺又捱了一巴掌。這下完全激怒了童少陽,打人不打臉,況且自己並不是打不過她,只是靈力被鎖住了,嘶吼一聲,蒼啷啷抽出斬靈劍,直刺向納蘭嫣。

稍一側身,納蘭嫣便輕巧的躲了過去,突然左手扣住童少陽的肩膀,右手抓住他的腰帶,猛的將他旋轉着舉了起來,隨即丟下了點將臺。只聽咚的一聲,童少陽趴在了地上,濺起了一層塵霧。

“先放你一馬,如果下次再敢不敬,我就把你大卸八塊……”

拍了拍手,恰好休息的時間也到了,納蘭嫣立即命令所有士兵兩人一組做自由搏擊,不打到一方起不來不準停。而童少陽則悲催的讓人擡到了一邊,算算人數,正好多他一個,只得讓納蘭嫣選出來當成了示範。

迷迷糊糊中,童少陽就夢到了納蘭嫣化身爲惡魔,不停的在他身後追着他,而他只有拼命的跑,突然前面出現了一座萬丈深淵阻攔住了他的去路,只見納蘭嫣獰笑着朝他走來,張開血盆大口咬向他……

“不要!”

驚醒的童少陽就看到納蘭嫣正站在一旁鄙視的盯着他,臉色微微一紅,隨即想要站起身來,卻發現動一下就渾身疼的直冒冷汗,心裏默默的詛咒着納蘭嫣,顫顫巍巍的直起了身子,他要離開這裏,一刻也不想多待了。

“小子,沒有我的同意可是誰也走不出去的,不信你就試試看……” 童少陽扭頭白了納蘭嫣一眼,自己想走還從沒有人能攔得住,當下一瘸一拐的往校場門口走去,還在訓練的士兵此刻都靜靜的望着他的背影,這樣的刺頭他們見多了,但正如納蘭嫣所說的,沒有一個人能擅自離開這裏。

納蘭嫣戲謔的盯着漸行漸遠的童少陽,眼看他就要拉開校場的大門,身影猛然一晃,下一刻便憑空出現在童少陽的身側,單手攥住他的衣領使勁向後丟去,就聽嗖的一聲,童少陽重重的跌落人羣中,濺起了大片的塵土。

士兵們轟然大笑,在沒有靈力的情況下猖狂的結果只會是自取其辱,離着童少陽最近的兩人將他攙扶了起來,架着他走到納蘭嫣的面前,等候她的發落。而童少陽現在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還從來沒讓女人欺負成這樣,實在太憋屈了。

納蘭嫣左手抓住童少陽的頭髮,猛的將他的腦袋提了起來,右手不停的拍打着他的臉頰,一副自得的神態。童少陽兇狠的瞪着納蘭嫣,如果有機會的話他一定要報仇,讓這個女人也知道下被羞辱的滋味。

“怎麼樣?我說沒人能隨意離開吧,你還是老實待在這裏接受訓練吧……”

“爲什麼一定要我來這裏?莫不是想替靈龍報仇?那你儘可一掌拍死我!”

納蘭嫣愣了一下,隨即明白了童少陽的意思,讓兩側的士兵回去繼續訓練,自己則拉着童少陽來到點將臺,將他丟在地上,自己搬了把椅子坐在他的身邊。

“要不是納蘭老頭求我這樣做,我才懶得管你,真是好心當成驢肝肺……”

童少陽狐疑的看着納蘭嫣,如果真是納蘭如龍的意思,剛剛怎麼不告訴他,還裝出一副不知情的樣子,可納蘭嫣的神情又不似說謊,最關鍵的是直到現在他也不清楚來這裏訓練的目的是什麼,靈力都被鎖住了,除了能滿足她的獸性外真想不出還有什麼作用。

“實話告訴你,你境界提升過慢的原因是因爲身體素質已經跟不上了,這就好比一個裝滿水的杯子,如果想要繼續加水就必須換更大的杯子,而現在的訓練就是爲了擴增你的容量,你也看到了,沒有靈力的情況下,你的實力是多麼的弱……”


道理很明白,但聽起來卻非常的傷人,童少陽也知道自己剛纔的表現太差勁了,不過那都是不適應的原因,現在自己有了心理準備,一定能夠擋的住納蘭嫣的幾招。想着便活動了下身體,示意納蘭嫣再和他打一次。

場中的士兵就聽到點將臺上傳來一陣乒乓聲,隨即一道黑影從他們頭上劃過,直直的扎進一堆乾草中,這次他終於硬接下了納蘭嫣的一招,雖然很狼狽,卻也是不小的進步。被人從乾草裏拽了出來,竟是衝着納蘭嫣大笑起來,搞得周圍的士兵都以爲他瘋了,想要把他送去就醫。

“納蘭嫣,我發現你說的沒錯,這幾天我就待在這好好練練,你可不要手下留情呀……”

納蘭嫣沒有搭理他,只是目光中卻閃過一抹讚許,怪不得連納蘭如龍都誇他將來必成大器,單憑這份毅力就不是誰都能擁有的。士兵們撇了撇嘴,認爲童少陽肯定是瘋了,如果不是上級的命令,打死他們都不會來這座校場。


搏擊很快結束了,一半的人倒在地上,一半的人搖晃着站在場中,納蘭嫣給他們五分鐘的休息時間,之後便會進行下一項訓練,頓時響起了一片哀嚎聲,全都大眼瞪小眼的看着納蘭嫣,希望可以多通融一會。

“還剩三分鐘,抓緊時間……”

納蘭嫣可不會改變自己的計劃,五分鐘一到,立即讓所有的士兵單手倒立,身體還要在空中繃成條直線,稍有晃動便會捱上一顆瓜子,童少陽這次沒有了之前的好運,數分鐘內腿上就扎滿了一個個黑點,疼的冷汗直冒。

半個時辰換一次手,足足折騰了兩個鐘頭,還能堅持住的不到五人,剩下的全都癱在地上,而納蘭嫣也沒有爲難他們,只盯着還在倒立的幾人,糾正着他們的動作。又過了一刻鐘,場中只剩下童少陽自己死死的支撐着,士兵們不由自主的爲他吶喊起來,希望他能打破保持的記錄。

“好了,可以結束了,你已經肌肉僵硬了……”

輕輕的一碰,就見童少陽直挺挺的倒了下去,這一刻不禁令他舒服的**出來,幾名士兵熟練的爲他放鬆着肌肉,幾分鐘後便恢復過來,噌的一聲坐起身體,擡頭看着納蘭嫣一陣的傻樂,剛剛聽周圍的議論,貌似他打破了原有的記錄。

納蘭嫣翻了個大大的白眼,搞不懂這種事情有什麼好高興的,見休息的時間差不多了,命令士兵去校場的一角把堆成山的負重袋搬來,要他們綁在腿上繞着校場跑一個時辰,中間不得停下。

本以爲很輕鬆就能提起的負重袋,誰料童少陽用盡全力也只舉起了一個,詫異的看了眼裏面的材料,竟是極其稀有的大地巖,而這種岩石具有特殊的吸附性,一旦離開地面就會爆發出數十倍的吸力,直到重新將它放回地面。

綁上這種岩石製成的負重袋,別說跑了,邁一步都異常的吃力,每個人的腿上各帶有一個,童少陽就覺一股下墜的力道拉扯着他,奮力擡起左腿,連一秒都沒有堅持住便又落回到地面上,竟是跺出了一個腳印。

綁上負重袋的士兵都和童少陽是一樣的感覺,吃力的挪動着自己的腳步,好不容易重新集結起來,邊喘着粗氣邊等候納蘭嫣的指示。沒有給他們過多的調整時間,只聽一聲鑼響,繞場跑開始了。

一個個拼了命的往前跑,可五分鐘過去了,最厲害的也只挪出四米左右,有的甚至還在原地掙扎。納蘭嫣眉頭緊鎖,手中憑空多了條丈長的皮鞭,啪啪聲驟然響起,隨即就聽到殺豬一樣的哀嚎,落後的士兵捂着屁股發力狂奔。

“納蘭嫣,你還是不是個女人呀,有本事你綁上跑跑看!”

全球精靈直播 ,沒有靈力的保護,只覺屁股上一陣火辣辣的刺痛,惡狠狠的咒罵了幾句,奈何納蘭嫣根本無視他的話語,手中的皮鞭揮舞的越來越快,竟真的在她的威懾下跑動起來。

第一圈下來,童少陽就覺得胸口似燃起了一團火焰,剛想停下喘口氣,那如同索命的鞭聲赫然響起,頓時背上被抽開了一道血印,哀嚎一聲,只得繼續奔跑起來,就這樣堅持了一個時辰,總算是結束了地獄般的折磨。

這回連一個坐着的也沒有了,全都齊刷刷的躺在了校場中,納蘭嫣從人羣中走過,臉上掛着一絲不滿,在她想來禁衛軍的身體素質應該不會這麼差,肯定是平時的訓練不夠,拍了下手,將衆人的注意力集中到她的身上。

“一刻鐘的休息時間,之後進行平衡訓練,凡不合格者再負重加跑一個時辰!”

聽到負重二字,所有人神經質般的哆嗦了一下,這輩子都不想再戴上那個東西了,摸着腫了一圈的腳踝,童少陽趁納蘭嫣不注意時朝她豎起了小拇指,可很快他就知道自己錯了,對於一個靈脩來說,四周的異動不可能沒有察覺。

作爲示範第一個站到滾動的圓木上,童少陽只能不停的在原地奔跑,這樣纔可以維持住自己的平衡,隨即第二個,第三個士兵依次走上去,整整排滿了一根圓木。人多了,跑起來的頻率就有快有慢,好幾個因爲跟不上速度而從圓木上滾了下去,悲催的接受負重懲罰。

“他們並不是因爲自己的失誤纔會接受懲罰,而是你們拋棄了他們,作爲戰友,如果這要是在戰場上,你們也會拋棄他們換取自己的安全嗎?真是太讓我失望了!”

納蘭嫣將皮鞭重重的摔在地上,氣勢洶洶的走回了點將臺,望着她的背影,一衆士兵低下了頭顱,再跑的時候自覺的調整爲最慢的節奏,一個時辰內沒有出現掉落的士兵。突然鑼聲響起,宣告他們的此項訓練結束,又獲得了休息時間。

費力的坐在地上,童少陽就覺得此刻真是太幸福了,可沒等他好好享受下,納蘭嫣的身影便出現在他的面前,一手將他拉了起來,近乎拖到了點將臺上。場中的士兵一看又有好戲,顧不得身上的疲累,瞬間擁擠到臺下,一臉同情的望着童少陽。

“你又想幹什麼?我是來訓練的,不是被你虐待的,最好別讓我恢復了靈力,不然我定要你好看!”

童少陽見納蘭嫣一步步的朝他走來,嚇得手腳並用,身體不住的往後蹭,可速度再快也快不過她,就覺眼前一黑,隨即嘴巴上感受到一股大力,不自覺的微微張開。

“你不說我都差點忘了,介於你不是士兵,有可能不服從我的命令,還是提前給你吃下藥丸吧……”

黑乎乎的藥丸再次滑入肚子裏,童少陽懊惱的閉上了雙眼,埋怨自己怎麼就說的這麼早,現在倒好,又得等十個時辰,或許是更長的時間了。而納蘭嫣嘴角微微一翹,這是她爲數不多的表情,感覺像是在笑,不過童少陽也顧不上了,奮力的推開納蘭嫣的手,就想把藥丸摳出來。

“別掙扎了,這藥是入口即化的……”

“你這個惡毒的女人, 超弦空間 ……”

“哦?只是八輩子嗎?看來我有必要讓你重新算一算了……” 童少陽還沒有反應過來她此話何意,就見納蘭嫣突然出手攥住了他的領子,隨着一聲嬌喝,身體猛然拔地而起,越過她的頭頂重重的摔在了臺上,讓本就疲累不堪的身體更是雪上加霜,動一動都痛的直冒冷汗。

納蘭嫣可沒有停手的意思,雙手突然扣住童少陽的肩膀,只聽一聲脆響,就看到他整個身體幾乎對摺了過來。童少陽額頭青筋暴突,喉嚨裏似是被塞了個東西,想喊卻喊不出來,只能發出一連串的嗚嗚聲。

圍觀的士兵下意識的摸着自己的肩膀,臉色都有些扭曲,還是第一次見到納蘭嫣出手如此兇悍,不知道這個新來的傢伙怎麼就招惹到她了,從出手的力度來看分明就是**裸的打擊報復。

納蘭嫣不會在意他們的想法,左腳踩住童少陽的脖子,愣是將他擡起的腦袋重又壓了下去,兩手提起他的右腿猛然往自己懷裏一拉,就聽咔吧聲不覺於耳,感覺多半是斷了。

一陣痛苦的**聲從地上傳來,童少陽現在總算是體會到了什麼叫做生不如死,大腦早已是一片空白,只知道納蘭嫣還壓在他的身上不停的摧殘着他的身體。鬆開的右腿無力的落在地上,納蘭嫣又抓起了他的左腿,一手握住大腿,一手握住小腿,猛的朝相反的方向轉去,就聽童少陽嗷的一聲慘嚎,隨即昏死了過去。

“這點疼都受不了,本還想多幫你一把呢,就先這樣吧……”

拍了拍手從童少陽的身上站了起來,目光掃向臺下,那些還在圍觀的士兵瞬間一靜,隨即鬨然散開,一個個能躲多遠就躲多遠,納蘭嫣剛剛的手段實在太兇殘了,如果是個男人的話或許還能接受,可她卻長了一副傾國傾城的容貌,即便親眼所見也沒有人願意相信。

“都別愣着了,把他擡到我的房裏,今天的訓練就先到這吧……”

不多時撞着膽子走上來四個士兵,默默的爲童少陽哀悼了一下,隨即將他擡出了校場,就見不遠處臨時搭了間茅草屋,雖然簡陋可沒有人敢去偷窺,除非活的不耐煩了。把童少陽放在了木板牀上,四人整齊的排成一列,默默的爲童少陽鞠了一躬,繼而如兔子般飛速的離開了,不久納蘭嫣走了進來,手中提着個藥箱。

“算你走運,要不是納蘭老頭求我,我纔不會用家傳的手法爲你舒筋通絡,可惜只到了第一層你就昏了,真沒出息……”

邊嘀咕着,邊從藥箱裏取出大量的瓶瓶罐罐,紅着臉爲童少陽脫去了裹在身上的髒衣服,這還是她第一次替男人更衣,手忙腳亂下竟是將童少陽的內衣也給扯開了,看着他一身的傷口,忍不住用指尖輕輕觸碰了一下。

突然,童少陽舒服的**了一聲,嚇得納蘭嫣急忙把手縮了回來,身體坐的筆直,等了一會,見童少陽沒有反應,這才拍着胸口把他擺成了一個大字型,爲他全身撒上了一層藥粉。

可能是藥粉刺激到了他的傷口,只見童少陽眉頭緊鎖,豆大的汗珠從額頭滑落,但嘴巴死死的抿着沒有哼出一聲。納蘭嫣手下不停,又取過另一個藥罐,將裏面的稀泥倒在童少陽的身上,用木板爲他塗抹了一遍,把他完全變成了一個泥人。

做完這些,納蘭嫣又拿過許多的夾板和白布,將剛剛折斷的部位塗抹上藥膏再用夾板固定住,等一切處理好後,已經過了半個多時辰。抹去頭上的香汗,納蘭嫣從屋外抱進來一個大木桶,隨即往裏面加了許多的藥粉,最後點綴上一層花瓣,滿意的看着自己的傑作,之後就是等童少陽自己甦醒過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