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劇
  • 0

眼睛幾乎飛出。

渾身不住發抖。

他們沒有看錯。

手持令牌的美女驚鯢一句話,那些豢養了十多年的劍客、遊俠、門客、新招募的死囚。

好似在逃命一般,似乎每個人頭頂懸著一把無形的利劍,只要跑慢一點,稍有不慎,便會被砍死。

他們連滾帶爬,爭前恐后,面目驚懼,飛也似的,四散而逃。

可謂是樹倒猢猻散,大難臨頭各自飛。

驚鯢話音剛落一會,三大家族豢養的劍客、遊俠、門客、死囚如同背後有惡鬼索命一樣。

早已逃出生天,甚至在逃跑的時候頭都沒有回。

這是何等的勢力?

這是何等的霸道!

這是何等的威嚴?

三大家族的七千人形同殭屍,人已經沒有思想,腦海中一片空白,痴痴地,傻傻的,木木的。

「嬴……嬴……嬴天是人……還是鬼……」

在那些劍客、遊俠、門客、死囚逃跑之後,整個咸陽東南角只剩下七千三大家族的人。

刨去老弱婦孺,能戰者三千多人。

而嬴天這邊六千守城軍,五百玄甲軍,共計六千五百人。

還有猛將十四名。

嬴天做到了!

兩句話,僅僅兩句話便讓一萬三千人拱手而降。

在這個時代,放眼所有戰爭,唯獨嬴天一人。

十二武將癲狂了!

帶頭喊了起來。

「三公子無敵!」

六千守城軍和五百玄甲軍跟著暴喝:

「三公子無敵!」

喊聲震天響,如一把把架在七千三大家族頭頂的無形砍刀!

啊!

呆若木雞、人已經痴傻的三大家族這才從震撼中清醒過來。

回首一看,並肩作戰的只剩下自己族人。

這一下反倒讓他們眾志成城,決定做最後的拚死一搏。

因為他們知道嬴天這個瘋子,說殺你全家就殺你全家。

能殺你全族,雞犬都絕對不放過一個。

蒙恬等十二武將準備領軍剿滅了七千三大家族的人。

騰龍車輦內的嬴天卻再度下車。

在萬眾矚目之下,如眾星捧月一般,行至兩軍陣前。

「嬴四溢,黃三郎,趙有錢。

勝負可定乎?」

天音飄蕩,如在耳邊。

嬴四溢、黃三郎、趙有錢以及所有族人咬牙切齒、目眥盡裂,嘴裡都咬出血來。

但不得不承認,勝負已定。

他們千盼萬盼,想要等來老祖宗嬴虔的命令亦或者什麼別的護身符。

終究是沒有等來。

即便現在等來,大局已定,也無濟於事了。

紛紛底下了頭,怎麼敢直視嬴天那天顏呢?

不說話等於默認,默認就是承認了他們這一場還沒有動手就已經註定失敗的鬥爭。

「在你們眼中,我嬴天可能是個瘋子,是個嗜血的惡魔。

可在老百姓眼中,他們看你們就跟你們看我一樣。

這一次我改主意了。

上天有好生之德。

三大家族的人聽著!

凡十二歲以下女子,貶為奴僕。

十二歲以下男子,發配邊塞,修築長城。

替爾等族人贖罪!」

嬴天說完,轉頭而去,驚鯢跟在其後。

「去你娘的,竟然讓我的兒子修長城、女兒當奴僕?」

黃三郎驕橫慣了的人自然不願意。

嬴四溢卻雙腿一軟,「噗通」一聲跪了下來。

五體投地,涕淚橫流,感激不已,嘶吼道:

「嬴天!我謝謝你!」

趙有錢、黃三郎嘆了口氣,也只好五體投地,感念嬴天刀下留人。

「爹!我要跟你在一起!」

嬴四溢的幾個兒子倒也孝順,跑到了嬴四溢跟前,抓住了嬴四溢的腿。

嬴四溢、趙有錢、黃三郎等家主紛紛推開自己家小孩。

流著滾燙的熱淚道:

「滾!趕緊滾!

如果能活下來,好生做人。

千萬記住!

不要報仇!

三公子神鬼莫測!」

「爹!」

「娘!」

「爺爺!」

「奶奶!」

三大家族中十二歲以後的男孩女孩跟大人忍痛告別後,跑到嬴天這邊陣營,背對著族人跪下,不敢妄動。

小孩一走,三大家族的人再無顧及,雖然眼下只剩下四千人,但他們選擇站著死!

眾人靠在嬴四溢身邊,聚成一團火,嬴四溢挑起長劍,劍指嬴天的後背,歇斯底里地咆哮:

「嬴天!你嬴了!

但你小瞧我們了!

我們可比那些賤民有骨氣!

今天我們要用生命捍衛我們最後的尊嚴!

寧可站著死!絕不跪著生!」

正在往騰龍車輦來走的嬴天突然停下腳步,回頭恥笑道:

「這重要嗎?

反正都是死,何必在乎怎麼死呢?

哈哈哈哈!」

嬴天回頭高舉起手中扇子,發出如蒼龍低沉的聲音:

「嬴四溢、趙有錢、黃三郎本公子要活的!

其餘人。

殺!

一個不留!」

兩邊將士逆嬴天而行,山呼海嘯般的向三大家族的人殺去。

「你們,跟本公子去西大門城樓!」

嬴天對著那些農民、奴隸、佃戶等人命令一聲,上了騰龍車輦,驚鯢趕車前往西大門城樓。 秋綰認得折九淵,她看着這位失意的武官走進峽谷之中,卻沒有跟上去。

折九淵身邊並沒有禮笑言,所以根本不用去問他。

秋綰記得虞曦子信中的叮囑,她對摺九淵保有的戒心遠遠勝過已經做了「刺客」的嚴徹。

「嚴徹呢?」她見慕潮生朝他走來,便開口問,「你不是跟他約好了在這裏見面嗎?」

慕潮生打量著四周眾多的商隊,壓低着嗓子說話:「他說他要繞過去,現在已經去爬山了。」說着,他指了指那高聳如雲的峭壁。

「開玩笑吧,」秋綰搖搖頭,「他去爬山得花多長時間?對了,他不是說會在三原口跟人接頭嗎?」

慕潮生點點頭:「是的,不過他寧願走山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