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真的不知道寒國的地下勢力是不是都有這個愛好,手槍放在身邊,柜子里不行嗎?總喜歡放在保險箱里。

當初辛昶安的黃金沙漠之鷹放在保險柜里還情有可原,畢竟那可是純黃金製成的,也挺值錢的,但是崔光天的這把手槍就有些普通了。

「千頌秋,今天你來了就不用走了!」

崔光天的眼中閃過一抹陰狠,他將手槍上了膛,然後別在了腰間。

一旦千頌秋輕舉妄動,他便會出手,控制住她。

今晚,他勢在必得!

樓下,阿牙走到門口的時候,千頌秋的車已經停在了門口。

「千小姐,我們董事長已經在書房等你了。」

阿牙的神色沒有任何異樣,如同平常般對千頌秋打了個招呼,說道。

「好!帶我去見他!」

千頌秋語氣有些冰冷地說道。

「請跟我來!」

說著,阿牙便是帶著千頌秋向著別墅裡面走去。

妖王嗜寵:逆天狂妃不好追 「走!」

千頌秋對著身後的保鏢說道。

「對不起,千小姐,只能夠你一個人進去。」

阿牙停下腳步,阻攔道。

「怎麼?我連保鏢都不能帶了?」

千頌秋冷哼一聲,有些不屑地問道。

「書房空間小,這麼多人進去,難免有些擁擠,而且這一次,董事長說有重要的事情要跟千小姐談,所以為了保密這群保鏢不方便進入。」

阿牙耐心地解釋道。

「呵呵,這麼久沒見,崔光天的花樣倒是多啊!不過小心也好,小心駛得萬年船。」

千頌秋冷笑道。

「你們就在樓下等著我。」

千頌秋轉過身來,看著身後跟隨的保鏢說道。

「是!千小姐!」

跟隨著千頌秋而來的保鏢應聲道。

「千小姐,這邊請!」

阿牙一手虛引,千頌秋便是跟著進入了別墅之中。

「董事長,千小姐來了。」

阿牙推開書房的門,對著裡面的崔光天說道。

「千小姐,好久不見!你來爾城怎麼不給我打電話!沒能給你接風洗塵,是崔某的疏忽,千小姐不要見怪啊!」

崔光天見到千頌秋以後臉上立刻堆著笑容說道。

「崔董事長客氣了,這一次來爾城來的比較匆忙,就不想麻煩人。」

千頌秋臉上也帶著笑容回道。

「千小姐,你這話說的,我是其他人嗎?要沒有你,怎麼會有我崔光天的今天,怎麼會有漢京集團的現在!」

崔光天很是吹捧地看著千頌秋說道。

「呵呵,崔董事你言重了,漢京集團在你的手中能夠有這麼大的發展,都是因為你!是你的能力強!」

千頌秋看著崔光天認真地說道。

「哈哈!千小姐言重了,來,坐下聊。」

崔光天朗聲大笑,然後引著千頌秋坐向前方的沙發。

「阿牙,上茶!」

崔光天對著阿牙使了個眼神,後者便是點點頭,離開了。

千頌秋坐在沙發上面,崔光天的這點小把戲自然沒有矇騙的了她。

「不知千小姐這次來是有什麼事情啊?」

崔光天點燃一根雪茄,看著千頌秋,問道。

「你可知道大小姐也來爾城了?」

千頌秋看著崔光天問道。

「全小姐來爾城了?這怎麼可能!」

崔光天驚訝地問道。

即便是漢京集團也沒有收到消息全美妍來了爾城,否則的話,他怎麼可能到現在才有動作。

「當然,大小姐來爾城是有事情要辦,你也知道,酷天集團按照老董事長的遺願,是讓大小姐繼承的,可是辛昶安他搶了大小姐的所有!」

「現在,大小姐願意奪回酷天集團,崔董,你知道我的意思了吧?」

千頌秋看著崔光天問道。

「你的意思是?我們該出手了?」

崔光天眼睛微微一眯,口中吐出濃濃的煙霧,說道。

妝歡 「是的!上次用奎園幫去刺殺辛昶安,結果這群廢物太廢,不僅沒有成功,反而讓辛昶安有了防備,早知道就直接讓三合會出手了!這樣就不會多出這麼多事情來!」

千頌秋故作憤怒,麻痹崔光天道。

「當初我就說讓三合會出手,奎園幫那群垃圾怎麼可能能夠跟咱們比!要是早用我們,酷天集團現在估計已經在大小姐的手中,我們都已經在喝慶功酒了!」

崔光天笑了笑說道。

「所以,這一次,我找你,是想要三合會以及漢京集團出手,全面將酷天集團奪回來!」

千頌秋看著崔光天,認真地說道。 服下萬靈丹的李若曦臉上的紅色的毛髮漸漸地消失,烏黑的指甲也慢慢地退去,漸漸地恢復了原狀。

“我恢復了麼?我恢復了麼?小川哥哥!”

趙小川看着雙手不斷摸着自己臉的李若曦,激動地點點頭。

“記住了!這個萬靈丹只有一個月的效果!如果時間到了,必須再服一粒,但是隻要過了三粒,那之後就沒有效果了!”

黃大師在一旁提醒道,但是周圍人完全沉浸在喜悅中根本就沒有在意很多。

“竟然回顧過來了?真是沒有想到!”

一個清冷的聲音傳來,頓時讓原本喜悅的衆人一愣。

他們轉頭望去,發現穆皇后不知何時站立在他們不遠處,而她的手中則拿着兩張面具。

一張是猴臉面具,另一張則是鳥臉面具。

趙小川額頭白色的鬼臉圖案不斷地閃動着,想要召喚那兩張面具,卻發現和兩張面具之間切斷了聯繫。

“你們快跑,這裏我先頂着!”

趙小川臉色一變,將幾人攔在了身後,大聲喝道。

“你終究不是他,哪怕你再怎麼相似,但是你的力量還是太弱小了!”

穆皇后微微搖頭,惋惜的說道。

“力量太弱小?”

郝大寶身體一震,拖着受傷的身體擋在趙小川身前,喝道:“力量,又是力量?難道說沒有力量就守護不了自己想要守護的東西麼?”

“沒錯!這個世界是講究力量的,沒有力量的你什麼都不是!”

穆皇后輕聲說道,手指一彈,一道綠色的閃電瞬間將郝大寶擊飛了出去。

“大寶~”

幾人驚呼一聲,看着郝大寶倒在地上一動不動。

“該死的!你既然敢傷害我兄弟?我跟你拼了!”

蔣舟舟大喝一聲,黃大師剛想阻止,但一道綠色的閃電從趙小川耳邊掠過。

“該死的,這就是羅剎的力量麼?”

蔣舟舟橫飛了出去,黃大師在空中不甘的喊道,消散在了空中。

“舟舟!”

趙小川驚呼一聲,看到蔣舟舟也倒在了地上,轉頭憤恨的看着穆皇后。

“看見了吧?人類就是這麼弱小,口口聲聲說着想要守護什麼,但是就像當初的你一樣,根本鬥不過這天,這世界!”

穆皇后輕笑一聲,再次彈出一道閃電。

“不許你傷害小川哥哥!”

李若曦看到閃電掠來,驚呼一聲,擋在趙小川面前。

“果然已經獲得了鬼王境了的力量!看樣子人種蠱還在發揮着效果!”

穆皇后看到李若曦的動作,眼中閃過一絲訝然。

“若曦快閃開!”

趙小川大喝一聲,身後冒出無數的黑氣,一張張面孔不斷地沉浮着,嘶吼着,但卻並沒有脫離黑霧的束縛。

“果然你那詛咒的力量是受到限制的!憑藉現在的你不過只能召喚出這兩張面具而已!”

穆皇后輕聲說道。

“該死的!快給我出來啊!”趙小川心中充滿了焦急,怒聲吼道。

綠色的閃電飛來,直直的擊中了李若曦。

李若曦慘叫一聲,身上閃過一陣電芒,但是卻依然擋在趙小川面前,怒視着穆皇后。

“不會!絕對不會讓你傷害小川哥哥的!”李若曦一字一頓的說道。

“該死的!力量!我需要力量,給我力量啊!”

趙小川看着李若曦渾身冒出一縷縷青煙,雙手捂着額頭上的鬼臉印記不斷地咆哮道,然而鬼臉圖案不僅沒有迴應他,反而漸漸地暗淡了下去。

“想要力量麼?來到我這裏,我會給你你想要的!”

穆皇后看到趙小川的模樣,伸出手憐惜說道。

“小川哥哥是不會和你在一起的!”

李若曦擋在了趙小川的面前,氣喘吁吁的說道。

“不能在一起?”

穆皇后身體一顫,原本淡然的面容開始變得猙獰起來。

“憑什麼不能在一起?爲什麼不能在一起?爲什麼我們之間的事情要你來下判斷?”

穆皇后雙眼憤恨的瞪着李若曦大聲地質問道。

李若曦感覺一股無形的力量向她衝來,身體不由自主的平推的五六米,然後軟軟的倒在了地上。

“若曦!”

趙小川連忙藉助李若曦,看着李若曦嘴角已經溢出了一絲血跡,並且已經昏迷了過去。

“瘋子! 逆境修仙 你這個瘋女人到底要做什麼?”趙小川大聲喝道。

“瘋子?瘋女人?”穆皇后看着趙小川輕笑道:“是啊!我是瘋女人,我是瘋子!爲了你我是真的瘋了!不然我也不會當初把自己融入到鬼璽之中,只爲等候千年再見你一面!”

趙小川聽到穆皇后的話,怒道:“你到底在胡說八道些什麼?什麼等候千年,什麼再見我一面?我根本不認識你!”

穆皇后癡迷地看着趙小川,蓮步輕移,慢慢地走向趙小川,喃喃道:“是啊!現在的你太弱小了,根本打不開那輪迴的詛咒,所以你纔會忘記我們之間的一切,不過你放心!只要你和鬼璽融合在一起.。”

“滾!不要靠近我!我根本不認識你!離我遠點!”趙小川罵道。

穆皇后伸手一彈,虛空中冒出四條金色的鎖鏈將趙小川的手腳禁錮住,將他整個人懸浮在空中。

“不!我們很早就認識了,只不過你忘記了!現在我就幫你打開輪迴的枷鎖,用這名爲輪迴的丹藥!”

穆皇后說完,手中一閃,鬼璽出現在她的手中。

“你要做什麼?該死的!放開我!”

趙小川看着那鬼璽慢慢地向着他的額頭印去,心中不知爲何閃過一絲驚恐。

這絲驚恐比死亡的恐懼更加的強烈,就好像下一刻自己就要完全消失在整個世界上,將會被所有人遺忘一樣。

“斬斷今世的因果,喚醒前世的孽緣,輪迴的鎖鏈將被打破,迷茫的亡靈終將歸來!”

趙小川聽到穆皇后的聲音,眼中漸漸地變得迷茫起來,然後感覺一片冰冷貼在了自己的額頭。

一時間,趙小川眼前瞬間閃現出無數的畫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