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真是想著她因為太年輕,所以這耳朵就能受得了這般刺激!

喬語剛剛有了一點點睡意,瞬間被他吼得煙消雲散。

此刻精神抖擻,無奈之下,只能從床上爬了起來,掃了一眼坐在書桌前,也不知道在寫些什麼的梁景銳。

這才又跟著挑眉說道:「沒聽到人家那扯著嗓子的吶喊嗎,還不趕緊走,還要人家過來請嗎?」

聞言,梁景銳快速的在自己的筆記上畫了一個圓滿的句號,寫完了之後,這才又合上本子。

跟著簡單收拾一番,一起隨著隊伍來到了愛琴海。

實際上,這個地方,兩個人已經來了不下三次。

一來是為了見一個愛情的名義,而來也只是想要找到一下曾經戀愛的感覺。

所以,梁景銳特意選在了這個地方,樂此不疲,從不厭倦。

幾個人一邊聽著導遊不斷廢話,一邊又東張西望。

其他的情侶一個個都是一副打開新世界的模樣,一路有說有笑,偶爾還偷偷親上那麼一口。

反觀喬語和梁景銳,傳聞中的夫妻典範,此刻卻顯得冷漠異常。

美女總裁的超級狂兵 梁景銳略微顯得有些不適應,看這女人的心思完全沒放在自己的身上。

這才有顛量著手中的礦泉水,試探性的小心問道:「你有沒有覺得口渴?」

「沒有。」

「那餓了嗎?」

「不餓。」

「……」

兩個人的一問一答,簡單而乾脆。

喬語直接化身為話題終結者,徹底的抹殺了梁景銳所有美好的話題開頭。

可就在氣氛陷入一片尷尬而凝重之時,卻忽然見遠處圍著一群熱鬧的人。

有男有女,看樣子是在舉行什麼活動?

「好了,接下來我就不帶你們了,畢竟導遊我是個單身狗,不配和你們這些小情侶在一起,咱們下午五點再集合!」

導遊轉過身來,將大家原地自由解散之後,總算是沖著一對對情侶之中得到了解脫。

恐怕當時他也沒有想到,自己每天吃的最多的,居然就是來自人家的狗糧!

眾人各自分散開來,大多都是成雙成對。

梁景銳這目光眺望全芳的愛心氣球,「這個她應該會喜歡的吧?」

在幾分糾結之時,男人剛想要回過頭來尋我,卻突然發現人沒了

「喬語!」

梁景銳這一陣蒙圈目光眺望四周,卻只看著不少穿著比基尼的美女。

那一條條大長腿,此刻從他的身邊接連而過。

梁景銳看得有些心煩意亂,卻始終是找不到想要的身影。

而此刻,喬語湊到了熱鬧的人群之中,看著那上面赫然寫著幾個大字,「相親時刻!」

這也算得上是這裡的特有項目,以前沒看到過,估計是新舉行的吧。

畢竟之前要賺就賺雙份,單身狗就不配擁有愛情嗎?

「看來跟我沒什麼關係,還以為是什麼好玩的呢。」

喬語微微打了個哈欠,直接轉頭就打算離開。

可就在這個時候,忽然間一顆球飄了下來,正巧就落到了喬語的手上。

喬語一陣蒙圈,稍微掂量了一下,這個球掛著幾個鈴鐺,像極了古代大家閨秀拋的繡球!

「不是,這什麼情況?誰丟的球?」

喬語還有些不明,所以轉頭目光茫然的看著四周。

卻發現眾人此刻都默契的,不約而同的朝著她後退兩步,將喬語與襯托的額外突出!

「恭喜這位姑娘,看來是和我們這位帥小伙成為了有緣人!」

這話筒聲一響,眾人響起了一片熱烈的鼓掌。

這捧場的技術,不亞於群眾演員!

喬語卻一臉茫然環顧四周,還不知道此刻話筒里說的,就是自己呢!

主持人見他無動於衷,又跟著小小的催促了一番,「小姐姐你不要害羞啊,趕緊上來呀!」

聞言,喬語略顯得尷尬,下意識的用手指了指自己,「我?」

可是不等對方回答,主持人倒是十分熱情。

似乎對於這種害羞的情況見慣不慣,直接一把跳下了檯子,扯著喬語的手腕,就將她往舞台上拉。

一邊拉一邊吐槽,「哎,你們這些姑娘家,想要談戀愛,怎麼能這麼羞澀呢?還真的要等國家給你們分配對象嗎?做夢呢!」

「不是,我……」

喬語蠕動著嘴唇,自己認識,沒有找到半點插得上話的機會。

「你好,我叫做哈根達!」

舞台上的另一個男人,此刻突然伸出手來,沖著喬語有好的一笑。

看來,對於這個突然出現的姑娘十分的滿意。

喬語一陣蒙圈,這首出於禮貌性的,還是搭在了對方的手上,小小的晃動了兩下。

這才又收了回來,還有些茫然,「那個,我,是不是做了什麼?」

她總感覺,自己好像無意間捅了個大婁子,而且還不是特別好收場的樣子!

聞言,主持人卻沒來由的撲哧一笑,「你連人家的姻緣球都接了,現在還在這裡裝傻充愣!說實話呀,你是我看過最漂亮,又最害羞的姑娘了!」

主持人雖然說話直白了一些,不過也並不是這麼不中聽。

「那個,既然我們互相看對眼了,不如就互相了解一下吧?」

哈根達看著對方靦腆的樣子,顯然也不是第一次在這裡找對象,此刻倒是顯得格外大方。

處理事情,也略帶幾分遊刃有餘。

喬語直接愣在原地,其中的尷尬不言而喻,「我,其實這個就是!」

她實在是沒辦法。在這種場合帶著所有人的期待,說這只是誤會一場!

可就在這個時候,梁景銳正憑藉著身高的優勢目光眺望,瞬間就看見了站在舞台上的喬語。

下一秒,忍不住眉頭一皺,「這傢伙,跑到那裡去做什麼?別人找對象你還湊熱鬧,怎麼還站上去了!」

帶著幾分內心的惶恐,梁景銳二話不說,連忙撥開人群,直接一把跳上了舞台。

主持人見他這麼躁動的行為,也跟著嚇得花容失色。

連忙上前一步,「這位帥哥,後面還有一大堆人排隊等呢,也不用這麼著急的!」

不過再仔細看看,梁景銳這麼又高,又帥,又有氣質的男人,也不應該是那種找不到對象的類型,怎麼偏偏就上到這裡呢?

博人眼球?顯然她不需要!

梁景銳一把手拉住喬語的手腕,直接跟著說道:「你在這裡待著幹嘛?趕緊跟我走。」

聞言,喬語被弄疼了,顯得有幾分扭捏。

可還沒有等他說些什麼,哈根達卻不樂意了,「我說這位帥哥,我和這位小姐是兩情相悅,她接了我的姻緣球,你在這裡算什麼意思?難不成你們兩個認識?」

名門契約 聞言,梁景銳不太客氣的回頭淺笑了一聲,「不僅是認識,而且還特別熟!」

說著,也沒必要和這種無關緊要的人多做解釋。

隨即,又回頭看了一眼,腳步立在原地一動不動的喬語,「你難道還真的要在這裡相親嗎?」

聞言,喬語主動著嘴唇,泛起了一陣難以言說的糾結,「我,想要做什麼事情跟你有關係嗎?」

說著,突然一個手腕大甩,對方倒是顯得無動於衷。

自己卻因為用力過度的原因,腳步踉蹌著差點摔倒。

好在靠近旁邊的哈根達,眼疾手快,直接一把攔腰扶住了女人,這才避免了悲劇的發生。

「謝謝。」 非常逼婚:愛妻,拒嫁無效 喬語心有餘悸,拍了拍胸脯,禮貌的道了聲謝。

不過看著面前的梁景銳,那一張陰沉的臉色,似乎不太樂觀。 (一)

「也是不可以入得了人家的法眼,或者能夠讓人家產生什麼感覺的。對吧?」

啊,這究竟都是什麼樣的人啊?

居然就可以如此喪心病狂地否認最基本的事實呢?

如果那樣還只是算作健壯,當然也真不知道對方是怎麼樣建立起如此不客觀的自我認知的,那麼什麼才可以算作是真正意義上的體型偏重呢?

「我可沒那樣說啊。況且,如果我是能夠知道本地女孩子心事的話,也就不會專程跑來向你請教的好不好?」

他趕忙矢口否認。儘管心裏面一直就是那樣的看法,開始卻根本不可能說出口來的。

就是別人主動提到了,也都是不可以當面承認的呢。

因為,別人很可能就是表面上的自我解嘲而已。

或者就是像眼前這位同學一樣的,根本只能算是手段高明又巧妙的自矜自誇呢。

真是那個樣子天真可愛的接上話茬,或者就是隨口承認一兩句,還不得就是直接拍得了馬腿上面,被人家給恨死了啊。

所以呢,雖然他真是有些心虛的,卻是咬緊牙關,怎麼都不會承認一點半點那樣的看法。

對方見到他居然也還是有些無師自通的圓滑,在這些不大不小的關鍵之處。

不由得有些暗自好笑,心想其實這C國人果然也是和傳說中形象一模一樣的。

就是出了名的口是心非,敢想敢做不敢當。

而且是既愛面子,自尊心特別的嚴重不說,卻是同時又還要愛慕虛榮。

總之就是當面一套背面一套的了,又都很是擅長當面不認賬的。

不過也是一樣的,只是在心裏面暗暗的鄙視,也不會想到去認真的追究,或者甚至是當面說破。

想了想,也就信口說下去,

「其實很簡單。不管你要用什麼樣的話語,或者不管是採取什麼方法,都是有可能成功的。」

「哪怕甚至就是像小丑一樣滑稽的表情,或者不倫不類的花里花俏的裝飾,只要是能夠惹得對方開懷大笑,逗得對方開心快樂起來,那就是一種勝利。」

「因為那樣就會拉近和她的距離。自然而然兩個人就可以變得親密起來。」

「但是切記一定是要像那個樣子一步一步的去做。而不是像你這樣,一上來就是大段大段義正辭嚴的一番闡述,或者是大義凜然長篇大論一樣的表白。」

「那樣她就會覺得你的動機不純,或者目標太過淺顯直白。」

「當然也不排除有可能人家是能夠感覺到你真是喜歡她的。畢竟這喜愛之情算是溢於言表的了。」

「但是很悲哀的是,很可能她就不會知道,你到底到底喜歡的是她的什麼,或者說是具體在哪一方面?」

「而且對方也不知道,她自己又到底能夠喜歡你些什麼?你只是把那些喜歡她的心裡話,翻來覆去地說或者換一個花樣,再或者就是換成另外一種包裝來表達的吧?」

「只是那樣說來說去的,其實也都是萬變不離其宗的,對不對啊?」

(二)

「我的意思就是,你那樣的文縐縐的方式,天生的就是比較奇怪。也還容易讓人誤會,產生厭煩。」

「確實還不如像我們這樣的土辦法,直截了當,粗暴簡單。更是非常容易就見到效果。就是你需要更加的切合實際,所有的心意都用實際的言語舉止或者行動甚至是物品來表達。」

「而不是隨隨便便說一段話,卻通篇都是要充斥著愛的字眼。」

「你那就是太過於肉麻了,即使是你自己不會覺得,別人都要忍不住會有那樣的感受的。」

「而且你肯定是應該知道的,之前就已經給你說過多少次了。我可是符合人家所有想象標準的。」

「表面上雖然我是過得無所事事優哉游哉的,但是我可是持有國外護照的。然後一個人的生活也是過得輕鬆悠閑又衣食無憂的。」

「最重要的是,自己又還算是一個非常有愛心的善良的人。我樂於助人,別人也都願意幫助我回報我。所以,不管是在哪裡,我都是朋友眾多,永遠都不會感到寂寞孤獨。」

「所以呢,試著想想吧,這樣優秀出眾的人物,哪裡還有可能不會被女孩子愛慕喜歡的呢?」

「就是很實實在在的說,對於我來說,女孩子方面的事情,我就是從來都沒有失手過的。」

「不管是Ane,還是酒店裡其他所有的女孩子。也不管是你認為最漂亮的,或者是根本就不漂亮的,對我來說,都是小菜一碟啊。」

「女孩子嘛,不過就都是可以分分鐘搞得定的小事件。一旦出馬,必定是手到擒來那種。」

他一時間大腦有些宕機,或者裡面的迴路都攪在一起,什麼都分不清了。

面上的表情就是目瞪口呆著,差一點就要聽到流出口水來的地步吧。

雖然還是很有些無語,不過心裏面卻是再次想到了一個詞語。

只是那個詞語是萬萬不能說出口來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