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真他娘對!

「喂喂喂,你怎麼這麼小氣,這才說幾句話,又要走?」

林天看大塊頭在地面踩出一個大坑,怒氣沖沖的轉身就走。

「滾!我不想跟你說話。」

大塊頭頭也不回,背影很決絕。

他是誰?

他可是A區首屈一指的人物,如今卻在D區一個小崽子身上接連吃虧。

不是說那小子有多厲害,而是他那張破嘴,每次開口,准能恰到好處的點到自己痛處。

在配合那賤賤的表情。

他拚命壓抑住強行衝過去的舉動,忍的很幸苦。

該死的電網,要不是有它攔著,那小子絕對不敢這麼囂張!

「慫逼。」

林天輕輕調侃了一句,很小聲。

「你這個混球,混蛋,烏龜王八蛋!我一定要將你的四肢拔下來,將你的肚子擠爆,把你的腦袋放在馬桶里沖走!」

大塊頭的耳朵真的很尖。

林天明明已經說的很小聲,結果還是被他給聽見了。

大塊頭就像一隻發怒的坦克,橫衝直撞來到電網前,魚死網破的糟糕想法不停在腦海迴旋。

最終還是理智佔了上風。

這張電網的可怕,不是凡人之軀承受得住,就算他全身肌膚硬如鋼鐵,也一樣吃不消…

「轟!」

大塊頭狠狠一拳砸在地面。

對面的林天眼睛頓時瞪得跟雞蛋一樣大。

哦造!

這大塊頭,可以啊!

地面居然被他的拳頭砸出一道道裂縫,像四周蔓延!

牛逼!

「混蛋,你給我記住,最好不要讓我們在同一個區域相遇,不然我一定會把你撕成碎片。」

撂下這句狠話,大塊頭加快步伐,遠離這片區域。

他怕自己走的慢點,身後那小子的臭嘴巴不知又會冒出什麼難聽的言語。

到時過來又不能拿他怎麼樣,不過來又顯得他是個慫包。

索性乾脆一點,遠離這個魔王。

眼不見,心不煩,最好不過。



這大塊頭真有趣,就是性子太暴躁了些,肯定有暴力傾向。

每次都說不了幾句話,就要拿地面發泄一通,然後憋著一肚子怨氣,撂下狠話就走。

唉…可憐的地面…

「咦?你們…怎麼了?」

林天驚奇的發現,在自己身後的光頭瘦竹竿等人,全部呆立在原地,被石化了一般,瞠目結舌…

林天伸出手,在光頭眼前晃了晃。

幾人毫無反應。

「哦造!你們不會是中邪了吧?」

林天試探著用手指往光頭臉上戳了戳。

「啊啊啊!」

光頭突然發出一聲大喊,癱倒在地,把林天嚇了一跳。

「你怎麼了,一驚一乍的!」

林天很鬱悶,光頭等人的行為實在反常,他們該不會真的中邪了吧?

自己要不要報告絡腮鬍,叫紅姐來治治?



眼看A區的大塊頭在視野中消失。

光頭整個人如釋重負,一個勁拍著胸口,擦掉額角的冷汗。

「那個大塊頭…非比尋常?」

林天何等精明,從光頭等人的行為舉止,已經看出了一些端倪。

「你不知道他是誰?」

光頭的話帶著不可置信。

「我為什麼要知道,他很出名嗎?」

瘦竹竿在一旁接話,戰戰兢兢道:「摩亞,星際中最著名的超能力種族之一,全身肌膚硬如鋼鐵,刀槍不入,擁有破壞絕倫的強大力量,曾用手硬生生撕裂一艘普通民用飛船,懸賞價值高達120萬星幣。

這傢伙可是A區最厲害的幾個人物之一。

任何人見了他都是繞道而行…

你居然去挑釁他?」

「來頭這麼大?」

林天第一次見到大塊頭之時,就知道他很不簡單,不是人類。

沒想到是星際中極為稀少的超能力種族,鋼鐵之軀。

怪不得塊頭那麼大,力氣更是驚人…

不過,那又怎樣?

他過不來,自己就算站在這裡,把頭伸過去,他一樣對自己無可奈何…

有什麼好怕的?

「兄…兄die,我們還是走吧,這裡真不是人待的地方。

你不知道,剛剛那傢伙瞪眼的時候,我差點就尿了褲襠,魂飛魄散…」

哦造…

林天嫌棄的看了他一眼。

這傢伙,這麼膽小的么?

自己第一天進來時,他那極惡之輩的模樣,可威風的很。

還說自己段位低,要他擦廁所,舔廁所。

現在居然這麼慫…

「你表現也太浮誇了吧?

有電網攔著,他又過不來,再厲害又怎樣?

剛剛我那麼對他,還不是一樣沒事…

安啦…」

光頭咽了口唾沫,苦笑道:「A區的傢伙驚世駭俗,天知道隱藏著什麼樣的變態人物,我可不想死的不明不白,咱們還是儘早離開這吧…

再待下去,內褲都要被冷汗浸透了。」

林天:「…」

面對光頭強烈再三要求,林天只好妥協,準備與幾人離開這裡。

不過心中著實鄙視了光頭一下。

有必要害怕成這樣么?

大家都是罪犯,即便A區的傢伙有些變態,那也不至於令人聞風喪膽吧?

慫逼…

抬起腳步,剛要邁腿。

林天突然僵在了原地。

眼皮更是顫抖了幾下,目光有些發直。

順著他的視線望去。

A區那邊。

擁有一頭火紅頭髮的年輕男人,手裡舉著一樣巨大的東西,像是在鍛煉…

一滴冷汗從林天耳際滑落。

嘴角不由自主抽搐一下。

他終於明白光頭稱呼A區的人,左一個變態右一個變態是怎麼回事了。

開什麼玩笑…

那傢伙居然舉起了籃球場上的整個籃球框,當成舉重物,在手上揮來揮去…

鍛煉… 不僅是他,一旁的光頭和瘦竹竿更是直接傻眼。

鋼鐵打造的籃球框,重量絕不低於1000公斤,那傢伙舉在手裡,像是在揮動一根棒球棒。

極其誇張的一幕,對林天的心靈造成了不小的衝擊。

何等驚人的力量啊!

「看見了吧,這就是A區的日常,我們還是快走吧,在待下去,我真要尿褲子了。」光頭抹了抹臉上淌下的冷汗。

「好。」

林天答應一聲,剛要邁步,忽聽瘦竹竿突然哎呦一聲。

「怎麼了?」

幾人心中同時一跳。

「沒…沒什麼,腿有點軟了,讓我按按先…」

「靠…」

幾人一起對他豎起中指,卻走的比兔子還快。

瘦竹竿邊揉腿邊哭喪著臉道:「你們等等我啊…別把我一個人丟在這…」



離那張電網已經很遠,光頭兀自鬆了口氣。

「兄die,沒騙你吧,那些傢伙都是變態來的,現在知道為什麼連星管也要對他們退避三舍了吧?

這樣的傢伙,誰他媽敢惹啊…」

林天點了點頭,突然問道:「那個紅髮,究竟何許人也,那麼厲害的傢伙,一定也是某個鼎鼎有名的大人物吧?」

光頭沉思道:「我也不太清楚,好像聽別人說過,那傢伙的名字叫做’飛’,是一名劍士,至於來歷,沒聽說過…」

「飛?」

林天口中念了一聲。

一個字的名字,很罕見啊…

「喂!小子,昨天我的肺腑之言考慮的怎麼樣?」

一道深沉的話音響起。

肥豬王帶著七八個人,走到林天幾人身側。

光頭瘦竹竿臉色都不好看,林天卻泰然自若。

「昨天你說什麼了?我這人記性不太好,要不,麻煩你再說一遍?」

「最好別跟我裝傻充愣。」肥豬王冷笑一聲:「這是你最後的機會。

中午在食堂,我想你也看見了豹哥…

他這人的性子,我最清楚,等他找上門,你的下場一定很慘。

在這之前,只要你與我達成交易,以我和他的關係,只要你到時跟他道個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