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看見直往上十米外的狄福,林天奇腦海中不由閃過昨日第二季收集到的情報,要對付狄家林天奇自然要了解狄家的每一個人,即便是一個管家,他都必須了解,不然,看似最微妙的東西,往往會在關鍵時刻奪取你的命。

只是,要讓林天奇對這麼一位老人下死手,他心有不忍;可天奇心中清楚,戰場上只有敵人和兄弟,沒有朋友,一念的仁慈只會令無數人跟著受死,所以,天奇就算佩服對面老人,也必須把立場分清楚。

「福伯,小子林天奇得罪了!」

或許是上了點年紀,老人被歲月洗禮的臉龐帶著笑容!他輕撫花白鬍須,有神的眼瞳輕微眯了一下,點頭說:「戰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老夫不是客氣的。」

笑容是慈祥,聲線也淡,可天奇卻不敢怠慢,因為他已經嗅到了那潛伏的殺機。

「既如此,那就戰吧!」

話音未落,天奇便已先發制人!柔軟織網不能借力發力,天奇只得掠暴而出。老人林天奇修長身子撕裂空氣的破風聲響起,再嗅到那強大的氣息,他身子一側,林天奇的拳頭幾乎擦著他鬆弛的臉部劃過。

臉部傳來一陣火辣疼痛,老人見林天奇身子如影再度攻來,他腳間一繞,讓粗繩鎖住腳背,以此來穩住搖晃的身子,眨眼間,便已天奇對陣在一起。

這一老一少你來我往的對陣,眾人只見織網上兩道身影晃動,大喝聲與拳腳聲混在一起,卻很難看清楚誰是林天奇誰又是狄家管家。

看台上的莊語詩、辛空月、計呂、史有才在林天奇動手的時候就已繃緊神經,狄家管家功夫如何他們這些人都是知道的,林天奇要取勝,不是件容易的事!此時見林天奇與狄福打得難分難解,兩人在織網上見招坼招,斗得好不激烈,他們都驚了。

狄福使用的可是狄家獨門功夫之一的華獄心意六合八法拳,林天奇怎能抵擋這麼長的時間,又怎能坼招?這是眾人不明白的!

就算狄振華知道林天奇曾經破了他狄家華獄心意六合八法拳的前四節,他也不會想到林天奇的功夫遠在他想象之上,你看不管狄福怎麼使出殺招他林峰都能以最小的代價避開那致命的一擊,採取反攻。

狄家的人驚了!

莊語詩等人驚了!

奇門高手也愣住了。

全場上萬觀眾屏住呼吸等待接過,喧囂的十里長坡,在這一刻變得相對寂靜。只有林天奇這邊的打鬥聲和大喝聲。

「老計,林天奇使用的是什麼功夫,狄管家使用的可是華獄心意六合八法拳,他怎麼能有空間反攻之?」

看台上,辛空月帶著驚疑的語氣,小聲問身旁面色同樣驚訝的計呂。

計呂目光盯著遠處戰場上打鬥的兩人,搖頭小聲回道:「他使用的功夫很雜,目前還看不出來!」老計也納悶林天奇的功夫,怎麼跟以往的不一樣了。

「那這是林家的功夫嗎?」

「不是,林家以槍法威震邊陲,他們的槍法在華夏都有一定的名氣,拳腳功夫,不是林家最擅長的。」老計解釋道,隨即俯身小聲問:「父親,您看出林天奇的功夫屬於哪一家了嗎?」

PS:感謝何平打賞100逐浪幣。 「顧總,我覺得我們之間的合作不是很合適,我想你可以找其他人試試。」

這是顧忘一直在尋找的國外的廠商的老闆對自己說的話,態度極其堅定,並不打算和顧氏有一絲一毫的聯繫。

「為什麼?您能告訴我原因么?」顧忘著急地說道。

「因為距離,我們處於不同的國家領域,如果後期出了什麼問題,誰該負責?所以,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你還是另請高就吧。」說著,廠商老闆就要走。

真的只是這個原因?顧忘狐疑的看著面前的男人,總覺得哪裡有些不太對勁,是不是背後有人給他做過思想工作?

顧忘聽說這個老闆,一般不喜歡給別人許下什麼承諾,因為他是一個十分固執的人,只要認定的某個人或者某件事務,他便會一直追尋下去。

是的,他猜的沒錯,在顧忘在之前確實有人來找過這個老闆,並且和他探討了好久,不過所幸的是,這個廠商老闆並沒有答應那個男人的請求。

他做生意,就像交朋友一樣,講究的一種緣分。他的合作夥伴,幾乎都是離他門廠商比較近的知名企業,所以說國外的合作,他壓根就沒怎麼想過。

「您就不想拓展一下自己的事業么?你看你的廠商知名度一直都很高,在國際上的位置也一直都是遙遙領先,為什麼不把自己的事業做大一些?」顧忘直接攔住老闆的去路,用一種自信而又熟練的英語勸解道。

這個年輕人,怎麼會如此煩人?事業怎麼做,他自己心裡有數,也輪不到他在這裡指手畫腳!

「先生,在我發火之前,還請你馬上離開,我說過不會和你們合作,不好意思我還有事先走一步。」說著,廠商老闆就要離開。

看來,這次是真的失敗了,顧忘的眼睛里閃過一絲失落。

這不是一般的老闆,而是一個性格脾氣極其古怪的老闆,沒有個一年半載的時間,很難說服他。

「啊!」突然,背後一些尖叫聲。

顧忘回頭一看,一個小孩子直接掉入了旁邊的泳池。

周圍沒有幾個人,都是不會游泳的一些新人,顧忘來不及多想直接跳進泳池將孩子撈起。

「兒子,你沒事吧?」一個女人直接跪在地上大聲喊著。

孩子坐在地上,一直咳嗽著,臉上一副痛苦的表情。

「怎麼樣?有沒有哪裡不舒服?嘴裡的水吐出來,快!」顧忘一邊說著一邊使勁拍了拍孩子的後背。

許久,孩子終於將在泳池裡喝的水吐了出來。

「媽媽。」小男孩撲進旁邊女人的懷裡,大聲喊著哭著。

母子倆抱在一起,畫面極其感人。

而這一幕,不遠處的廠商老闆都看到了,嘴角處勾起一抹滿意的弧度,滿意的點點頭。

這個年輕人,還真是善良啊。

「你去打聽一下,查一查顧氏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企業,還有,查清楚他們以前合作的廠商以及為什麼突然會終止合作。」廠商老闆直接說道。

其實,那個落水的孩子不是別人,就是他的孫子,只是他一直隱忍著自己內心的情緒,想看看這個顧忘會是什麼反應。結果,並沒有讓自己失望。

「大哥,怎麼辦?那個老闆,咱們好說歹說,他也聽不進去啊。」山貓著急地說道,臉上有些為難。

還能怎麼辦?只能等唄,好不容易來這一趟,總不能直接放棄了吧?

「沒事,我們明天繼續,我相信,總有一天,他一定會同意和我們合作的。」顧忘緩緩回答,眼睛里有一股堅定。

做生意就是這樣,沒有一顆恆心,很難成功。這麼多年了,顧忘也已經習慣了。他遇到太多的困難和阻礙,但是都沒有退縮過,因為這是身為一個男人必須要經歷的一個過程。

「顧總,今天一起去吃飯吧。」突然,周陽直接走了過來,大聲說道。

真是一個讓人頭疼的女人,怎麼天天就這麼無聊呢。

「我說你還真是悠閑啊,我們還有事情,沒時間和你浪費。」山貓直接毫不客氣的說道。

頓時,周陽脾氣就炸了。

「哎,我說山貓,你搞清楚狀況好不好?我約的是顧忘,不是你,也不照照鏡子看看自己什麼模樣,在這裡自戀個什麼勁。」周陽低聲說道。

呦呵,這個女人,還真是有一絲,哪一次吃飯,顧忘不都是拉著自己?也真是奇了怪了,顧忘怎麼會和這個女人糾纏在一起?哦,不對,是她一直在糾纏顧忘。

「周小姐,你是不是很寂寞啊,我告訴你啊,從這裡開始,向前走一百米,有一個俱樂部,裡邊全是男人,你可以去找他們。」

「喂,你這個人怎麼說話呢?我很專一的好不好……」

兩個人就這樣站在原地不停的爭論著。顧忘實在不想摻和他們之間的爭吵,便趕緊離開了。

其實,這樣一看,這個周陽還蠻適合山貓的。顧忘在不遠處,看著他們倆微微笑了一下。

他從來沒有見過這個山貓和一個女人這麼認真的爭辯過。以前就算和上官娜娜在一起,他也一直都是謙讓和低調,沒有想到,他和周陽在一起,卻才是天性的解放。

「喂,你別太過分!」周陽大聲喊道。

「我哪裡過分了?明明就是你過分好么?閑著沒事老是跟蹤我們。」山貓嘀咕著。

真是一對活寶。

「我不和你說了,我要去找顧忘。」說著,周陽直接轉過身子,向顧忘走了過去。

「說的就好像我很稀罕她似的。」山貓呢喃著,也走向顧忘。

「大哥,我們一起去吃飯吧。」

「顧忘,我們一起去吃飯吧。」

瞬間,顧忘有些頭疼。

這兩個人,該不會又要過來折磨自己了吧?

「額,那個,我先去趟衛生間。」說著,他便趕忙起身離開。

好險!

顧忘鬆了口氣。

兩個人都不是什麼好惹的主,還是自己去吃飯比較好。

而此時,周陽站在原地,還在等著顧忘回來陪她吃飯,山貓還在等著他回來請自己喝酒。

休夫狂妃:暴君,敢約麼 最後演變成周陽和山貓一起等了半天,也沒等到顧忘的歸來。 從林天奇動手的時候計無謀就已經關注了,此刻聽聞兒子的話,他搖頭表示不知道,可心裡卻相當驚訝!從招式來看,林天奇這小子的功夫不但有連環腿、斷魂掌在裡面,更為奇怪的是,林天奇怎麼知道狄福下一招怎麼出手,怎麼提前搶在前面了,可他怎麼不採取致命的攻擊。

連環腿?斷魂掌?

計無謀似乎沉吟之後抬眼凝視場中站在一起的兩人,當他發現狄福的眼神不對勁,似乎被什麼東西迷住了。計無謀隨即將注意力放在林天奇丹田處。

不大會兒,林天奇遭受狄福連連攻擊,發出掌力相迎急退狄福之後,計無謀在那個一瞬的時間裡發現林天奇丹田處有一點小光一閃即死,若不是全身心去留意,別人一定會以為那是陽光斜射下來的光芒。

發現了這一異樣,計無謀是面色巨變,但也只不過是幾秒的功夫就恢復了,狄家和其他人都發現不了,唯獨莊語詩,看到了異樣,但她也沒放在心上。

「父親您怎麼了?身子不舒服?」

身後的計呂見嗅到父親氣息在一瞬間顫抖,急忙彎腰小聲問。

計無謀雙眼盯著與狄家管家已經達到白熾華地步的林天奇,目光變得迷離起來,嘴角也在顫抖。對計呂招招手,計呂幾乎貼近父親蒼老臉龐,耳邊便響起父親顫抖的聲音。

「他使用的功夫是『禹步神功』,他也是『三陰戳妖刀』的主人!你現在立即密調我們的人返回,此後不要與他做對!」

聞言,計呂驚恐起來,壓低聲線說:「那。。。那。。。他豈不是。。。」

「很有可能了!此事不要聲張,絕密!你現在看到的『禹步神功』只是這部功夫的一個小菱角,注意看。」

計呂已經愣住了,當全場響起吶喊聲和驚呼聲的時候,他剛抬眼便看見狄家老頭狄振華一掌拍在桌椅上,神色陰沉的望著場中。

驚訝的不僅僅是狄家的人,還有莊語詩、史有才、赫連開、四大幫會、奇門高手等。所有人都站起了身子,望著場中。

此時,戰場上的林天奇好似天將大神,之前一直被狄福壓制的人,這個時候像是變了個人似的,招式不但快,每一招都搶在了狄福前面出招。

狄福大驚,因為他發現了林天奇知道華獄心意六合八法拳的破綻,這門功夫多年來未曾被人破到中層三節,可林天奇卻已經破了他高層的第一節,只有兩節華獄心意六合八法拳這套功夫就測底的被林家小子破完了。

狄福也奇怪,奇怪天奇怎麼知道他的破綻,又怎麼會使用狄家至高無上的拳法,他究竟是從哪裡學的,怎麼練得比自己還要精湛,自己可是從小開始連,沒有六十年也有五十五年了。

怎麼可能?

這怎麼可能?

狄福心中狂吼著,面色變得沒有一絲血色,短短五分鐘的時間,被林天奇打得毫無還手之力。

「轟。。。噗。。。」

狄福很難找到林天奇使出的華獄心意六合八法拳的破綻,萬般無奈之下,他凝結氣勁運五行對林天奇權利攻擊,眼看狄福抱著必死之心,林天奇修長身子躍起,揮手迎向狄福。

兩人掌力相碰,發出一道驚雷之聲!無形殺氣爆卷而出,地面飛沙走石,好似冬日裡的龍捲風,氣息冰寒刺骨。

場中眾人感覺地面在顫抖,又望著這狂風暴雨的一幕,實在難以相信林天奇的功夫竟然到了這種地步。

驚雷過後,老人被林天奇強大氣勁震飛出去!蒼老身子在藍天白雲下急速下墜,口中噴出的血水,在空中成一條小紅弧線。

這一刻,不管是誰,雙目獃滯,神色震驚!因為沒有會想到林天奇這個後生小子破了狄家視為家族至寶拳法,用狄家的功夫打敗狄福這個有威望,且功夫強大的老人。

老人既然抱著必死之心用盡所有丹田內氣攻擊林天奇,林天奇就算擋住了,內傷也遭受了重擊!眼見狄福這個老人即將摔在場地正中,林天奇來不及去管自己傷勢如何,幾乎是一個閃身撲出,單手拖住老人身子,猛力一甩。

老人墜在織網側面草地,身子躬成九十度,手抵心口,面色蒼白的他,大口大口喘著粗氣。

反觀林天奇,所有人的心如遭重擊。眾人看得真真切切,剛才狄家管家下墜的方向是織網下方,那麼遠的距離,看台上的人相救是不可能的,時間上來不及。

如果林天奇的速度慢一點,狄福這個老人一旦掉下去,必定被那密密麻麻的尖刀穿心而亡。

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狄家管家掉地,無疑是輸了,可林天奇卻被老人的氣勁震傷,噴出一口血水之後,勉強支撐身子,雙手緊抓粗繩,不讓自己掉下去。

華獄心意六合八法拳的奧妙之處,林天奇或許比狄家的人還要清楚,只是他不知道招式,這門功夫,揉合了道法兩家精髓,想要用別的功夫取勝,太艱難!所以,他只有冒著危險讓老人將招式使出來,再回憶小時候師父交給自己的那本乏黃的書中的詩句結合,用狄家的功夫打敗老人。

整個華夏,只有狄家的人會華獄心意六合八法拳!這種眾所周知的事,別人不可能擁有,而今,林天奇他……

望著已經戰敗的狄福,狄振華站起了身子,大聲宣布:「第一場比試,林天奇勝出!」

押注林天奇的人歡呼起來,場中吶喊聲一浪高過一浪,在十里長坡回蕩著。有的人甚至是激動得抱著身旁的人。

場面何等壯觀!

史有才、計呂、辛空月、奇門兄弟鬆了口氣,莊語詩也暗暗為林天奇捏了把冷汗。

第一次比試結果已經宣布,林天奇從織網上跳下來,剛擦去嘴角血水,林峰和程翀便是大步流星而來,左右扶著他。

贏了一場,林天奇心中沒有太大的激動,也視全場上萬活躍氣氛不見,暗暗調理著自己正四處亂串的玄氣!壓制就要爆裂的血管中血液。

「林天奇。」看台上的狄振華面色陰沉,大喝道:「這第一場你是贏了,還免去狄福的性命,可老夫不會感激你!你知道為什麼嗎。。。。是因為你使用的功夫是我狄家的。」

一聽,場中喧嘩聲漸漸少了,莊語詩他們這些看台上的人都靜靜的等待著。

狄振華帶著滔天殺伐怒意沉聲道:「『華獄心意六合八法拳』是我狄家獨門功夫,別說是華夏所有家族都破解不了,何況是你一個邊陲來的野小子,老夫問你,你是從哪兒偷學來的?」

面對狄振華的怒意,林天奇心裡很清楚,這老頭眼裡容不得沙子!也絕不可能讓自己家的獨門功夫流傳出去。

眼芒餘光動了記下,天奇發現狄家軍隊在動,大有一句不對狄振華勢必用軍隊的力量滅自己。

「沒有誰教我,如果真要說,那就是剛才您狄家管家教的!」

剛才教的?

眾人均是一驚!

狄振華大手一揮,吼道:「不可能,天底下沒有過目不忘的人,你林天奇就算天資聰明,也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學會,更別說知道那些奧妙之處和精華要領。」

「狄老爺子,天下之大無奇不有!我林天奇不敢說自己什麼都會,但『華獄心意六合八法拳』對林天奇來說,不難。您若不信,我聽說狄家還有『奪命雙槍』這門絕招,就使出來吧,林天奇一定用槍接招。」

聞言,眾人都看見了林天奇信心滿滿模樣!

狄家眾人在這個時候不得不懷疑林天奇有過目不忘的本來,能在短時間學會他們的獨門功夫。

可是,林天奇已經學會了狄家自以為天下無敵的「華獄心意六合八法拳」,這是不爭的事實,如果林天奇再學會「奪命雙槍」,那狄家對林天奇來說,徹底沒有威脅,狄家的人不想去冒這個險,可臉面對狄家來說,比什麼都重要。 「大哥,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那個老闆不是已經拒絕了么?」山貓狐疑的看著顧忘,低聲問道。

誰知道那個老闆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但是既然他讓自己過去,那就去看看,說不定,他又反悔了,自己還有希望和他們合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