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看著皇帝的表情,似乎雲南還是太近了,孫承宗心中嘆息了一聲,口中不由說道:「至於另一個,便是讓他將功贖過。且讓他去代替唐王就任印度總督,開拓印度總督區,這也正好將唐王調回國內來,藩王出鎮一方,終究不是什麼好事。」

這一次朱由檢倒是沒有立刻說什麼,他用手指敲著扶手思考了許久,方才對著孫承宗說道:「如果這樣的話,那麼對於那些叛而復降的蒙古那顏,先生又是怎麼考慮的?」

看到崇禎似乎有首肯自己建議的意思,孫承宗鬆了口氣,不假思索的說道:「臣以為,當借著這個機會收回各部那顏手中的領兵權力,實施軍政分離之政…」

朱由檢低頭思考了許久,方才對著孫承宗回道:「朕以為,先生對於各部那顏的處置是妥當的,朕會令總參謀部和民族宗教委員會根進這件事,至於對袁崇煥的處置么…」 109 離婚協議

“離婚……?!”

京子吃驚地看着彌耶,“爲什麼要我們離婚?!”

“嘛嘛,先淡定。”彌耶清清嗓子,鄭重地說,“這樣做完全是爲了你們好呢。其一,這一次製造的輿論風波,就算我本人出面說照片是其他人的結婚典禮現場,也肯定會有人不相信。”

“而這些人絕對會開始調查你們的,瘋狂一些的話,甚至會成爲跟蹤狂,到時候你們結婚的事實暴露,可就真的名譽掃地了。”

京子若有所思地點點頭,覺得有道理。

“其二,我想要對付的敵人十分強大,而對方又是一個老固執,如果一不小心惹到了他,他一定會連着敦賀蓮先生的家人一起對付。”

“敦賀蓮先生一定不想京子桑你受到傷害,所以你們暫且先離婚,等事成之後再偷偷復婚也是沒關係的喲。”

京子似乎覺得彌耶句句說在點上,並且每一點考慮都是從自己的角度出發的。可是隱隱又覺得有些不對。

就這樣,連蒙帶騙地,彌耶讓京子再離婚協議書上籤上了自己名字。

臨走前,京子問:“對了,你們要對付的人是誰?”

彌耶認真地說:“沙耶。”

京子那下巴快要掉到地上的表情,深深地刻在了彌耶腦袋中。

按照彌耶的要求,京子見到敦賀蓮後並未把這件事情告訴蓮,而是夜晚獨自一人收拾好行李,搬離了敦賀蓮的家,留下了一張字條[我走了,勿尋找]。

彌耶回家後立即在婚戀網站瘋狂尋找最近意願結婚的俊男靚女,還好之前就有關注過,不久,便找到了一堆剛領結婚證的新人。

彌耶以重金以及出名的福利作爲條件,將這一對新人的照片找來,p在了敦賀蓮與京子的結婚典禮上的照片。

然後發佈帖子,標題[啊原來之前的照片不是蓮!]

帖子內容:[今天去朋友家一問才知道,照片上的人並不是敦賀蓮和他的妻子,而是我朋友的弟弟和弟媳。哎真是的,抱歉了啊誤導大家以爲是蓮了……不過這一對新人也都是帥哥靚女,本人徵得他們同意,把原照片發上來了]。

帖子下面附着一組照片,毫無違和感。

帖子一出再一次引起了網友的火爆討論。大部分人都被新郎新娘吸引,注意力逐漸轉移。

但仍有不少人怒罵樓主不負責任地生事,有很大的炒作嫌疑,而且還一次次引導輿論走向,建議人肉。

當然,人肉的結果可想而知。用着假ip的彌耶從未透露過任何私人信息,網民想找到他簡直事天方夜譚。

有人試圖從彌耶帖子中的這一對新人下手,有人甚至上他們的門鬧事,但這對夫妻偏偏都是豪門,不僅借這一次的輿論大火一把,而且還通過法律的手段有效制裁了上門鬧事的人。他們想要出名的心願也得到了極大滿足。

彌耶後來又利用starry事務所的關係,讓這一對新人接受了電視臺的隨機採訪,作爲感謝他們的特別福利待遇。敦賀蓮結婚的消息也慢慢淡入人們的視野,影響降到了最低。不過這些都是後話了。 110 你來服侍我

黃瀨病情穩定了下來,身體在逐漸恢復。彌耶問起那天他被綁架的具體事情後,他卻說自己也不知道是誰動手的。

那一天黃瀨和青峯吃飯之後便回家,大概晚上八點的時候有人來敲門,他以爲是彌耶提前回來了,便粗神經地去開門,結果衝進來五六個人立即將他踹倒,進行了後面的虐待。

等黃瀨有意識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白天了。他一直試圖撞開衣櫃門,也試着喊過,但是都沒用。

彌耶找到黃瀨時,他幾乎耗盡了身上所有的體力,如果再晚一點,後果真的不堪設想。

彌耶:“他們有說什麼話嗎?比如有沒有口音?”

“沒有什麼口音呢。只不過我能感覺到有一個人始終沒有說話,那個人好像是這幫人的頭,其他人有時會徵求他的意見,但是他始終沒有開口呢。”

“不開口的原因只會有兩個——要不這個人是啞巴,要不……黃瀨,你認識他。”

黃瀨好看的金色眸子微微張大,眼底閃過一絲不自然。隨即他擺擺手,調笑着:“不會啦,我認識的朋友都很好,不會對我做出這樣的事的。比起這個來說,彌耶醬,這些事情就交給警察來解決好了……”

黃瀨有什麼在瞞着他嗎?

那眼底的不自然當然沒有被彌耶忽視。

“把你傷成這樣,我是不會放着不管的。”

“……好。”黃瀨滿意地閉上了眼睛。目光投向窗外那一片藍色的天空,喃喃着,“好想早一點治好病回去打球啊,每天都被關在病房裏真的好無聊。”

“醫生說如果你好好配合治療,一週以後可以回家養着,打球的話……至少再給我等兩週啊。”

“誒真的嗎!”黃瀨激動地睜開眼,“那——我要提一個要求!”

“什麼?”彌耶蹙眉。

“一週後我回到家……你來服侍我吧彌耶醬~”

“……做夢。”

揮揮手就狠心地拋棄抹着一把眼淚的黃瀨,彌耶離開病房,和今天來值班的小黑子寒暄幾句,便準備回家。

突然想起黃瀨的父母也回家了,自己再住在他家確實說不過去,於是彌耶整理整理行李,找了一家酒店住了下來。

他已經連續兩天沒有閤眼睡一覺了,現在沒什麼事情還比休息更重要了!

到酒店後,彌耶還沒有整理行李,整個人立即撲到船(chuang)上昏昏欲睡。

剛進入淺眠狀態,手機鈴聲便響個不停,迷糊中他想要關機,卻不小心觸到了接通鍵,手機那邊立刻傳來一個冷到極致的聲音:

“彌耶是麼?聽說你不僅偷拍我的婚禮的照片上傳網上,還以此爲條件要求我妻子和我離婚?你這樣做可是犯法的!現在立馬告訴我京子的下落,否則我立即聯繫警察!”

原來是敦賀蓮啊……這麼快就知道是他彌耶在幕後操縱麼?

不過無所謂。一切盡在他掌握之中。

彌耶慵懶地回:“哦,你聯繫警察吧。我累了,要睡覺。那麼晚安。” 到了袁崇煥這個地位,處置起來已經不是單單一個人或是一個家族的問題了。在他們的身後,乃是一整個圈子,處理這樣一個人,就等於是要對這一整個圈子下手。如果不是到生死關頭,朱由檢也不會做這麼粗暴的選擇。

畢竟再怎麼說,袁崇煥此時的地位還不及當初權傾朝野的魏忠賢,既然他都可以容忍魏忠賢生存下去,現在還算不得權宦的袁崇煥,自然也不值得他去下手。

當初高攀龍、左光斗等東林黨人試圖清洗朝中一切非東林黨人的勢力,結果硬生生的逼出了一個以魏忠賢為首的閹黨。而這些閹黨的反擊,雖然沉重的打擊了江南士紳在朝中的代表,但卻也造成了朝野對立,整個南方士紳階層對於朝廷的離心離德。

在崇禎登基之初,北京的政令在長江以南地區已經很難落實下去了,甚至於都出現了地方士紳煽動民眾圍攻錦衣衛和稅監的事件,從而導致緹騎不敢遠離京城百里之外去執行公務。緹騎是什麼?這是皇權的代表。

地方士紳聚眾攔截緹騎,而地方官員居然採取默認的姿態,這也就表明原本和朝廷一體兩面的皇權正被文官集團剝離出公權力,大明的統治階層正處於內部激烈鬥爭的狀態。在此種狀態之下,大明好像是一條長了兩個腦袋的蛇,一個腦袋向西,另一個腦袋必然向東,在這種政治內耗中,國家還有什麼精力去對付外敵和突發的天災?

雖然魏忠賢以武力強行壓服了持有異議的反對派,但是這種粗暴的手段後遺症是相當大的。否則也不至於崇禎剛一登基,魏忠賢的黨羽們就紛紛拋棄了他,讓崇禎輕而易舉的便奪回了政權,將之流放到了鳳陽去。

只要是個政治人物都知道,想要辦點什麼事都要集權,但也有許多人並不明白集權究竟集的是什麼權力。並不是你坐上皇帝的位置,發布幾條命令,權力就能歸攏到你的手中的。

說到底,所謂權力乃是指左右人心的力量,而不是一個能夠發號施令的官職。所謂集權,終究是讓人把自己的一部分權力轉移到他人手中,從而讓人們所願意跟隨的領袖對他們發號施令。

所以權力的集中,就好比是一個金字塔,最下一層的是底層民眾,中間是官僚和民意領袖,最上一層就是這個國家的統治者。統治者的權力並非無中生有,他必須依靠這些官僚和民意領袖才能影響和支配最底層的民眾。

國家改革的目的是為了讓更能代表底層民眾的官僚和民意領袖上升,從而淘汰那些被民眾所拋棄的官僚和民意領袖。改良主義則試圖讓民眾重新信賴被他們所拋棄的官僚和民意領袖,從而維持住舊有的統治結構。

所以改革常常會變成一場暴力革命,因為舊有的統治者並不甘心這麼輕易的讓出自己的位置。而改良主義雖然能夠延緩一個王朝的壽命,最終卻必然會導致失敗,因為人民終究會發現,所謂改良主義不過是一塊裹著蜜糖的毒藥,統治者始終沒打算作出真正的讓步。

朱由檢想走的自然是一條改革之路,而不是延緩統治的改良主義。只不過今日大明的新生政治力量還太過弱小,還不足以單獨支撐起對於這個國家統治的責任。在這樣的局面下,拉攏團結一部分較為開明的士紳地主,以對抗那些頑固的大地主大士紳,也就成為了朱由檢必須要使用的政治手段。

而袁崇煥所代表的,事實上正是大明大多數中小地主出身的官僚。他們不是文震孟和劉宗周,身後有著家族和先輩門生故舊的照拂吹捧,因此還沒有科舉入仕,已經成為了天下聞名的文宗名流。

對於文震孟和劉宗周這類大地主大士紳的代表人物來說,一生的道路早就被安排好了,他們人生中最大的目標就是把家族名望傳承下去,而不是去同底層平民打什麼交道,做什麼實際事務。

他們同樣也不是夏允彝這類為了自己的信念而敢於背叛自己出身階層的人物,他們只是一群非常現實的政治投機者而已。

袁崇煥可以在魏忠賢得勢時向閹黨示好,也能在魏忠賢倒台後迅速轉回東林黨人的立場,這種左右逢源的本事,無疑就是說明了此人信奉的只有權力而不是什麼政治理念。像袁崇煥這樣的人物,在大明官場中實在是太尋常了,只不過袁崇煥的運氣比較好,才能浮現出來而已。

處置這樣一個人物,其實是於事無補,在目前大明的官場環境下,還會有後繼者不斷湧現出來。而且,在目前柳敬亭為其擦了屁股的狀況下,至少明面上袁崇煥並沒有什麼大的罪名給崇禎下手。

有著蒙古諸那顏的證詞,袞楚克台吉勾結滿人試圖背叛大明的罪證已經確鑿,袁崇煥上報的公文也是四平八穩,光從這些證詞和公文的內容來看,就算是崇禎也只能認為袁崇煥當時的處置是屬於當機立斷,而不是偽造上諭濫殺大將。

至於錦衣衛的報告,顯然是不能夠公開的。公開之後,對於朝廷威信的殺傷力,可比處置一個袁崇煥要大的多了。而若是不宣布罪名就處置一方封疆大臣,那麼只會把那些中立派官員都推向反對改革的守舊派那裡去。

對於大明這樣一個已經延續了兩百多年的王朝,龐大的官僚集團中有人也許會接受改革以挽救自己,但絕不會接受一個凌駕於任何規則之上的權力,這樣的權力將會威脅到整個官僚集團的存在。

就好比袁崇煥擅殺袞楚克台吉的真相泄露出去,立刻會讓蒙古諸部離心一樣,崇禎無理由的處罰了袁崇煥,同樣會面臨文官集團的恐慌。

更何況現在袁崇煥還是平息袞楚克台吉叛亂的首功之臣,處置了他之後,下面那些立功之臣要不要獎賞,就成為了一件很尷尬的事。

因此對於袁崇煥的處置,朱由檢也是思考了許久。只不過他沒有想到的是,孫承宗會主動讓步,以放逐袁崇煥的代價,來結束這件事的後患而已。

朱由檢想到這裡,便接著說道:「…印度大陸並不是蠻荒之地,同樣有著一個正在崛起的莫卧兒王朝。而且隨著大明經濟的發展,我們終究還是要跨出馬六甲海峽,尋找更為廣闊的市場的。

就目前來看,印度大陸人口繁盛宛如本朝,其地方不但遼闊,且頗多資源財富,實是我大明工商業今後幾十年內著重開發的要點。

從大明往印度大陸,現在有陸路三條,海路一條。陸地上的三條是,北線從西域繞道阿富汗進入印度大陸北部;中線從烏斯藏經尼珀爾進入印度大陸東北地區;南線從雲南經緬甸抵達印度大陸東北地區。海路則是繞馬六甲經緬甸抵達印度大陸各口岸。

以上這四條通道,真正有實用價值的,只有陸路南線和海路這兩條通往印度的道路。另外兩條不是太遠,就是路上太過艱難難行,因此難以利用起來。

而不管是走南線陸路,還是走海路,緬甸都是我們繞不過去的要點,因此控制緬甸就是雲貴總督和印度總督必須要齊心合力去做的一件事。

袁崇煥的才能和資歷並不足以讓洪承疇配合他,而且他的操切性子也容不得他慢慢經營印度大陸的突破口。因此唐王和洪承疇兩人的位置,都不適合他。

袁崇煥這個人啊,色厲而膽薄,無謀而好斷,剛愎而自用,若非如此,袞楚克台吉也就用不著被殺了。既然孫先生想要讓他將功補過,朕以為不如就讓他去經略靜海城吧。

靜海城位於非洲大陸最南端,是大西洋和印度洋的分界點,也是亞歐航線最為重要的門戶。過去歐洲人沒有注意到這裡,因此讓我們搶先得了手。但是隨著亞歐貿易往來的進一步繁榮,靜海城終究會成為歐亞各國所關注的一處港口。

此地距離我國實在太遠,要想守住這一地區,指望國內的援助恐怕是來不及的,因此還是得靠對於當地的經營才行。

非洲大陸雖然愚昧落後,但是各種資源都是極其豐富的。如果依託靜海城向非洲內陸發展,我國不僅可以在非洲真正立足,還能夠建立一處探索非洲大陸的進入口。

所以朕打算把靜海城及附近的一片區域建成為我國的南非省,並設立南非總督一職。袁崇煥這麼喜歡自行其事,就讓他去南非為大明開疆闢土吧。那裡山高皇帝遠,想來他可以好好過一把癮了。」

聽完了崇禎的決定,孫承宗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靜海城,這可真正是天涯海角了,一個不好袁崇煥也許就再也看不到大明的景物了。

孫承宗想了許久,方才對著崇禎小聲說道:「九黎州不行嗎?靜海城是不是太遠了些?」

朱由檢搖了搖頭說道:「九黎州上面不過是些野人,派一些囚犯過去都能掃平了,何須袁崇煥去。靜海城雖然遠,但是地理位置還是相當重要的。再說了,他要是想要立功贖罪,不去南非還能去哪?」 111 做我男朋友

下午三點。

敦賀蓮謹慎的變裝後來到了酒店十八層,走出電梯後,按照短信上的指示,來到了這一層客房盡頭的一個昏暗的死角。

這個死角不僅是道路的盡頭,更是監視器攝像頭的死角。

京子一聲不吭離開後,他瘋狂地尋找自己的妻子,冷靜下來,一分析才覺得京子的離開一定和網上傳開的婚禮照片有關。

他這才與那晚負責檢查請帖的小(xiao)姐,果然有異常情況。據那位小(xiao)姐說,淺野明先生與照片上的人不符,正好敦賀蓮與淺野家交情不淺,便上門拜訪。

淺野家向自己披露了扮演淺野明的正是彌耶後,敦賀蓮突然間意識到什麼。

聯繫到京子也是在推特上。畢竟京子手機關機,只有在網上可以聯繫到她。

結果京子坦白,惹得敦賀蓮一陣火氣。

最讓他生氣的仍是京子竟然接受了彌耶的說法,要暫時和自己離婚,還不讓自己去找她?!

那個彌耶……不可饒恕!

神醫祖宗回來了 二十分鐘前,敦賀蓮好不容易聯繫上了彌耶,對方卻對自己說晚安!這才下午不到三點!

而且那傢伙根本不怕警察!

百般口舌,敦賀蓮才約出了彌耶。

不得不說,他的反偵查能力很強,連見面地點都選在這種監控死角處。

“啊,來的好早敦賀先生。”彌耶微笑地朝他揮揮手。

“京子現在在哪裏。”

“嘖嘖嘖。”彌耶左右活動活動脖子,“敦賀先生不想先聽一聽我的請求麼?”

“我再問你一句,京子在哪裏?”

“唔,真是無聊的男人。”彌耶走近他,擡起好看的眸子,“我只是告訴京子離開你,至於去哪裏是她自己的選擇。”

敦賀蓮重重地吐了一口氣——他真是急傻了纔會來問這個罪魁禍首。

“別走啊敦賀先生。”彌耶叫住他,“既然你能來到這裏找我,說明大概的事情你已經瞭解了呢。我雖然不知道京子小姐在哪裏,但是不客氣地說,我可是控制着她的行蹤呢。換一句話,我讓她回來,她就會回到你身邊的。”

“那你就讓她回來。”男人聲音低冷。

“那可是有條件的呢。畢竟把你們結婚這件事炒得這麼熱的我也是很辛苦的,不可能一點條件都不要就放棄。”

“……”敦賀蓮這才轉身,凝視着彌耶好一會兒,“你想讓我幫你對付沙耶?但我也是公衆人物,你也是即將出道的明星,我實在不知道怎樣做才能幫你。”

“你說的對。所以……”

彌耶上前一步,他周身散發出強大的氣場,竟然逼得敦賀蓮向後退幾步,最後頂在了牆角。

彌耶上前緊逼,直到兩人的身體貼在一起,彌耶才踮起腳尖,一手搭在牆上,將男人鎖在牆角:“所以,做我男朋友吧。”

敦賀蓮顯然沒有反映過來彌耶的話,他怔怔地上上下下打量着彌耶,額頭不斷冒出冷汗與黑線:

“你……可是個男人。我的性取向還是蠻正常的。” 112 這個男人爲何有胸

“你……可是個男人。我的性取向還是蠻正常的。”

“你答不答應?”彌耶追問。

這個彌耶就沒有一點自覺嗎?如果自己是gay就找一個同樣是gay的男人啊,爲什麼偏偏要找他敦賀蓮這樣一個公衆人物?如果他們的關係被公開,他可就沒有活路了。

只是彌耶認真地注視着自己,敦賀蓮心生緊張:“我喜歡女人。而且我可是有婦之夫。”

彌耶淺笑,他立即拿出一紙離婚協議書:“你老婆最上京子已經把你休了呢。雖然沒有你的簽字,這張離婚協議書不會生效,但至少你要看清楚,京子要和你離的決心。”

“……我們不合適。”

彌耶再一次踮起腳尖,伸手輕輕擡起他的下顎:“今夜來我房間,我會讓你慢慢適應。”

去他房間……?

這是光明正大的約炮嗎?!

不……他敦賀蓮可是堂堂正正的大男人,爲什麼要怕一個看起來就是小學生的小孩啊?

用強力逼退彌耶,敦賀蓮正色道:“不要鬧了,說正經的。”

“我沒有鬧,晚上八點,來1807房間,千萬不要遲到呢。那麼就這樣,我回去?睡覺咯。”朝目瞪口呆的敦賀蓮揮手再見,彌耶便回了房間。

等到晚上,敦賀蓮再一次來到酒店,敲敲1807房間的門。

不久,門被緩緩打開,看着眼前穿着一襲白裙的長髮飄飄的少女,敦賀蓮略尷尬。

“抱歉,請問彌耶在麼?”

“我就是啊。”彌耶笑着將敦賀蓮拉進房間,讓他坐好。

“你是彌耶?別說謊了你們兩個一點都不像好麼?”

“要的就是這個效果。”彌耶站在敦賀蓮面前,舉起雙臂,在原地轉一圈,帶着裙襬打開,裙子在空中形成好看的弧形。

“怎樣,我的變裝還算成功吧?”

敦賀蓮再一次上上下下打量着眼前的“少女”。此時的彌耶頭戴着黑長直假髮,眸色也由原來的藍色變爲亞洲人的棕色,雖然他的五官並未變化,但或許是因爲髮型改變修飾了臉型,讓他整個人看起來都十分少女。

但最重要的仍然是——爲什麼這個男人會有胸?!他難道在胸前塞了蘋果或者梨子嗎?

思考着,敦賀蓮的目光便鎖在了彌耶的胸口——怎麼看也不像塞了什麼東西在裏面啊。

“那個……你不會下午剛去做了變性手術吧?”

“無路塞。你說,我看起來像一個男人麼?”

“……不,看起來就是一個少女。”

“那你能做我的男朋友麼?”

“……不!怎麼想都很奇怪吧?!”他敦賀蓮竟然要接受一個女裝癖的男人作爲自己女朋友的事實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