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看著水如煙傷心欲絕的樣子,靳言心裡難受煩悶。

肯定是有人告訴水如煙,自己跟水凝煙的事情了。

可是,看水如煙的樣子,她現在應該還不知道,她嘴裡所謂的自己的前女友,其實就是她的堂姐,水凝煙。

想到這裡,靳言鬆了口氣:"妞妞,你聽我說,我以前是有女朋友,但是,現在基本都斷乾淨了,你不要聽公司那幫人,亂嚼舌根,好嗎?"

水如煙賭氣的看了一眼靳言:"什麼叫我不要聽別人亂嚼舌根,你自己有女朋友,騙了我,還不讓別人說了!"

靳言無奈至極:"妞妞,不要再這樣說了,我沒有騙你,我跟他們說的那個人,根本沒有確定關係,不算是男女朋友!" 「拜託,她那點裝單純的偽善良面孔,也就是偏偏你這種沒見過世面的女人,她要是簡單的話,怎麼可能熬到現在。」見尋夏一臉懵看著她,葉思佳只能嘆氣搖頭,「跟你說,你也不明白,就你這點道行,怎麼跟她比,但是我就不一樣了,我可是見過各種各樣的大場面,至今為止,從未有人能逃得過我的眼睛,逃得出我的手掌心。」

葉思佳的掌心反面向上,用力握拳盡頭,「你就等著看好戲吧,看我怎麼把那個女人的偽面具撕下來,揉成渣!」她最看不慣木兮這種出身卑微不捲縮著身子活著還整日想往上爬的女人。

「我建議你,還是不要這樣做,萬一我澌鈞哥知道了,會生氣的。」

「我可不怕紀澌鈞!」抱著胳膊瞥了眼尋夏后,葉思佳發出一聲冷笑,語氣無比自信說道:「只要我出手,明天就是木兮的死期。」

站在一旁的尋夏,成功激起葉思佳對木兮的敵意后,嘴角掛著一抹得意的笑容,看來這回,她可以利用葉思佳這個傻子替自己報仇搓搓木兮的銳氣。

只是,木兮的命可硬著,她廢了那麼大力氣都沒讓木兮消失,她可不信葉思佳有這麼大的能耐,一出手就搞定木兮。

只要不是雷聲大雨點小就好,要真是這樣,也夠丟人的。

……

從江山一號出來,在小區門口,紀優陽遇見祁任興。

兩個人碰個正著的時候並未打招呼,而是對了一個眼神后,祁任興就開車跟上紀優陽,車子一直開到一個高檔小區別墅區,一前一後進了別墅。

跟著紀優陽將車子開進別墅大門后,停在院子里,下車的祁任興,看了眼眼前這棟房子,「你在這裡買了房子?」

「不是,這是沈呈的住所。」

沈呈?

原來是這樣。

「你怎麼會在江山一號?」祁任興往紀優陽那邊提步小跑。

帶著祁任興走到門口,紀優陽伸手用指紋開鎖,進屋后,換鞋時,瞥了眼旁邊還愣著的祁任興,「路過,去辦點私事,你又怎麼會在那裡?」

「網上的報道我看了,我擔心她的情況,所以過來看看。」

祁任興還真是夠閑的,自己的事情還沒搞定,就有空去擔心他木姐姐?紀優陽給祁任興拿了一雙拖鞋丟到地上,「現在媒體那麼多,你往那兒跑,萬一被人拍到了,別說對她不好,對你影響也夠大的,我說任興啊,你不是小孩子應該知道這些。」

看到紀優陽進去了,祁任興趕緊換鞋跟上,「我當然知道這些,但我就是擔心她,你今天也在場,你沒瞧見紀澌鈞是怎麼對她的,居然跟簡小姐走在一塊,外面那些媒體說的多難聽,我怕她心裡承受不住,需要人安慰。」

紀優陽倒了兩杯水,一杯遞給祁任興,一杯留給自己,「我知道你擔心她,但是你也得分時候,這個時候我勸你還是不要再過去了。」因為祁任興的種種行為,讓他改變了一些看法,在祁任興配不上他木姐姐后,他特別反感祁任興這種死纏爛打的行為。

祁任興坐下后,因為太著急,根本沒心思喝水,「她還好嗎?」

「至少,比你現在這個情況好。」

祁任興從單人沙發起身,走向紀優陽那邊,說話時,目光一直在打量紀優陽的動作和眼神,「我是認真的,你別開玩笑了。」

「我也是認真的,她現在好得很,還有閒情逸緻給我做吃的,反倒是你,那件事解決的怎麼樣了?」

看紀優陽的表情應該不像是開玩笑,祁任興鬆氣之餘,端起桌上的水小口喝了數口,表情變得有些煩躁,「別提了。」

「怎麼了?」

「我爸又在跟我提這件事,還給我下令,讓我把這件事交給楊威去處理。」

「那你打算怎麼辦?」

「我怎麼可能會答應,更不會簽字,這件事要是讓他去處理,那我在他眼裡永遠都是個需要人盯著的孩子,總之這件事我不會讓他插手。」

紀優陽笑著伸手拍了拍祁任興的肩膀,「不愧是男人,這句話要是讓木兮聽見了,我看她對你會有所改觀。」

「真的?」祁任興目光驚喜,連嘴上的水都忘記擦拭。

「不然你以為她為什麼會喜歡我二哥?那就是因為我二哥身上具備成熟男人的魅力和處事的魄力,你剛剛說話的樣子,像極了我二哥那股霸道的作風,我看了都覺得你有魅力,更何況是她。」他絕對沒有忽悠祁任興,只是實話實說。

被紀優陽哄得暈頭轉向的祁任興,笑容燦爛,無比自信,甚至是堅定,自己的所作所為是正確的,「Augus,這還得多虧你,要是沒有你的幫助,我也不可能那麼硬氣。」

「咱們可是好兄弟,互相幫助是應該的,你跟我客氣什麼,真是的。」紀優陽笑著繼續喝水,說話時還遞了眼廚房的方向,「要不要留下來吃飯?」看來,黃印香對一些事情還是有所忌憚,否則早就將沈呈的所作所為告訴祁任興。

「不吃了,我媽還在景城,我得回去,還有,沈呈約了我明天見面,具體也沒說是什麼事,我估計不會是壞事,畢竟是你選的人,我相信你的眼光。」

紀優陽又笑著拍了拍祁任興的肩膀,「回去的路上,注意安全,我就不送你了。」

起身的祁任興,一口氣喝光杯中的水,放下杯子時,見紀優陽坐在沙發沒有要走的意思,「紀心雨死了,紀家又發生了那麼多事情,你不回去主持大局?」

「紀家的事情,有木兮和我三媽主持大局就行了,我們紀家的男人不怎麼插手家裡的瑣碎事。」

也對,在一個分工明細的家族裡,很多事情,確實不用紀優陽操心,再想想自己的處境,祁任興就特別無奈嘆了口氣,「我要能有你一半洒脫就好了,我現在啊,就像個傀儡一樣,我媽說什麼,就是什麼,我都不能反駁半句,之前我硬氣,想反對她,結果她就跟我鬧絕食。」

以前怎麼沒想到這點,媽寶男,這可不適合他木姐姐,是非常不適合,「快點回去吧,不然你媽又以為你去找木兮,回去就給你鬧上吊。」

「別提了,說出來都丟人。」祁任興搖了搖頭,「那我先走了,沈呈那邊,你得多幫我看著點。」

「我心裡有數。」紀優陽點了點頭,拿著杯子又起身去倒水,等他再次從廚房出來時,祁任興好像已經走了,獨自一人坐在空蕩蕩的客廳,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昨晚沒休息導致身體疲倦,體力和精神嚴重透支,胸口發悶。

紀優陽喝了兩口水,將杯子放在桌上,躺在沙發上休息。

中午從凱斯酒店離開后,就去上課的沈呈,回到家,已經是過了晚飯時間,還未下車,就透過擋風玻璃看到停在院子堵住車庫門的跑車。

「應該是東家過來了。」

「嗯。」

車子停穩后,沈呈沒等泰勒開門就先下車,在玄關換鞋時看到紀優陽的皮鞋,對於紀優陽這個時候出現在這裡,沈呈有些驚訝,畢竟今天的報道內容是何等精彩,按道理說,紀優陽現在應該在紀公館忙著周旋局勢才對。

換了鞋,踏入客廳前,開了燈,一下亮起來的屋裡,讓沈呈看見躺在沙發上的紀優陽,還有桌上的兩個水杯,沈呈的目光被風吹動的頭髮吸引住,提步走過去,來到沙發旁邊,先是脫了身上的外套蓋在紀優陽身上,再去關窗戶,隨即將中央空調打開。

「咳咳……」沙發那邊傳來男人的兩聲輕咳。

眉心微微皺起的沈呈,轉身回到沙發,撿起滑落在地的外套重新蓋到紀優陽身上。

睡得迷迷糊糊的紀優陽,隱約察覺到有東西蓋在自己身上,紀優陽眯著眼睛想去看看是什麼,可是眼睛剛睜開,就被刺眼的燈光照得酸澀。

在紀優陽眯回眼睛的時候,站在沙發旁邊的沈呈,立即坐下,並且用身體替紀優陽擋住燈光,那聽似責備的語氣,卻帶著數不清的寵溺,「怎麼睡這兒了?」

胳膊擋著眼睛的紀優陽,用手背壓了壓自己有些疼痛的眉心,「昨晚沒睡,累。」

一晚沒睡?

想來也是,那種場合有幾個人睡得著。

沈呈再一次伸手替紀優陽整理蓋在身上的外套,紀優陽那忽然變得沉重的呼吸聲,讓沈呈擔心到眉心緊緊皺著,「Augus,怎麼了,不舒服嗎?」

「胸口有點悶。」

聽到這話的沈呈,是既生氣又心疼,「一晚不睡,又忙著應付那些人,沒猝死就算不錯了。」

「嗯嗯嗯……」再一次合上眼睛的紀優陽,特別敷衍應了幾聲。

那敷衍的回復,讓沈呈不想理他,可是在沈呈要起身的下一秒,抽回的手又再一次回到沙發上,那聽似無奈的嗓音里比剛剛的心疼多了幾分溫柔,「去床上睡。」

用胳膊擋著眼睛的紀優陽,垂落在沙發的那隻手,用手指輕輕颳了刮沈呈的腿撒嬌,「哥,我胸口悶,給我拍拍。」

「你啊。」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看到他這樣,沈呈就不忍心走開,聽到紀優陽說胸悶,生怕紀優陽會猝死,「要真是不舒服,我給你叫郝醫生過來。」

在沈呈的手落在他心房上的時候,這顆被溫暖的心,已經讓紀優陽的疲勞減半,搭在胳膊的手放下,來到外套下,握住沈呈蓋在自己心房的手,「哥,有你疼我,真好。」

見紀優陽眼角沾著一根掉落的眼睫毛,沈呈俯身,用手指擦走紀優陽眼角的眼睫毛,在聽到紀優陽說這句話的時候,沈呈眼中的溫柔更似從前,可卻因為紀優陽不注意自己的身體,不想搭理紀優陽「……」

進來的泰勒,看見沙發那邊的兩人,語氣輕緩問了句:「東家,吃過飯了嗎?」

「你回去吧,我來照顧他。」

站在沙發後背的泰勒,在聽到這話時看了眼躺在沙發的紀優陽。

收回看著沈呈的目光,紀優陽望了眼等待自己答覆的泰勒,「一會再回來。」

接到紀優陽指令后,泰勒轉身離開。

「看來,他還是更遵從你的意見。」

挪回的視線對上沈呈眼中的自諷,「他是遵從我的意見……」落在沙發那隻手伸起,勾住沈呈的脖子,直接把沈呈的臉帶下,靠在沈呈耳邊一字一頓說道:「可我,聽你的。」

此時,沒走遠的泰勒,正好聽到這話。

所有人都聽東家的,而東家卻聽沈先生的。

如此推斷,他怎麼覺得沈先生才是最大的贏家? 藍霽華愣了一下,忍不住笑,讓尉遲不易吃果不過是待客之道,她居然以此為條件,想跟自己做交易,這個算盤打得真是……讓他開了眼界!

尉遲不易看他眼中有笑意,但很快垂下眼帘,似乎在猶豫,她也不催,耐著性子等。

別以為皇帝就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他要她吃,她偏不吃,看他怎麼辦?她橫豎是連死都不怕的人!

「好吧,我告訴你,」藍霽華朝她勾了勾手指頭,示意她湊過去聽。

尉遲不易立刻俯身過去,傾聽這個讓她百思不得其解的秘密。

「因為,」他的聲音很低,在抑揚頓挫的樂曲里有種說不出的魅惑,「東越的毒對我沒用,南原的毒對我才有用。」

尉遲不易吃驚得不得了,下個毒還分哪個國家的?她是東越人,是不是南原的毒對她也沒用呢?

「真的?」她狐疑的看著他。

「真的。」他輕輕吐出兩個字,呼吸噴在她耳朵邊上,有點象火燒。

藍霽華看到她的耳朵以肉眼所見的速度正迅速竄紅,一路往上,把臉也染紅了。他暗笑,真是個愛臉紅的小傢伙,可是也真有趣。

難得有情郎 尉遲不易細細一想,確實找不到更適合的原因,姑且相信吧。

「吃吧。」藍霽華捏著那顆果子送到她嘴邊,尉遲不易下意識張嘴接了過來,嘴唇觸到他的手指,心裡升起一種異樣的滋味,象被電擊中了似的,有什麼東西在心上迅猛的竄過去,連吃到嘴裡的東西是什麼味道也沒察覺出來。

藍霽華的臉上一熱,微微騰起可疑的紅雲,他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不對,居然喂到不易嘴裡去了,拋開皇帝的身份不說,他倒底是個男人,男人喂男人吃東西,總歸有點……奇怪。

大概是寂寞得太久了,好久沒有遇到這樣有趣的人,一時失了分寸,想想也沒什麼,不易比他小了那麼多,就當是晚輩吧。他雖是帝王,也是有感情的,妹妹不在身邊,和母親又鬧成那樣,一腔感情無處寄託,所以才會對不易這麼好。

康岩龍看著這一幕,目瞪口呆,皇帝的後宮空了這麼多年,原來是因為……皇上喜歡男人……

因為第一個果子沒吃出什麼味道,尉遲不易主動拿了第二個,一口咬下去,皮薄汁多,不知道是什麼果,反正好吃得要死。

她吃了一個,又拿起一個,學著南原狗那樣靠在軟墊上,悠哉悠哉的欣賞著歌舞,吃著美味的果子,感覺她從小到大都沒有這麼舒服過,想想也有點感慨,昨天她還是個刺客,今天就成了南原狗的座上客,和他同桌吃飯,同看歌舞,當然,這只是表相,她不會忘了自己的任務,那就是殺了南原狗為公子報仇。

等她不知不覺把那盤果子吃光的時侯,才發現南原狗歪在軟墊上閉著眼睛,似乎已經睡著了,康岩龍拿著披風輕輕蓋在他身上,舞姬悄悄退下去,樂手卻沒散,只是同時吹奏的人少了,成了輪流吹奏,沒有剛才那麼熱烈,曲調也由歡快變成韻味悠長,她聽著聽著,犯了困,於是知道這樂曲原來是可以催眠的。

吃得太飽,躺得太舒服,尉遲不易眼皮子費力的抬了幾抬,終於放棄,呼呼的睡過去了。

一覺醒來,尉遲不易睜開眼睛,看著頭頂密密的樹葉,有種不知身在何處的茫然,從小到大,還是頭一次睜眼看到的不是賬頂,而是樹葉,要是娘親知道她睡在露天里,不知道會不會想打死她。

這棵菩提樹很大,枝幹相纏,垂下無數的根須,很多枝幹上綁著紅色的帶子,尉遲不易猜那可能是一種祈福,在東越一些廟裡的樹上也會有,但別處很少見,而南原的皇宮,這種情景到處都是,可見他們祈福是隨心所欲的,想起了就綁上一根,一點誠意都沒有。

她揉著眼睛坐起來,四周靜悄悄的,一個人都沒有,尉遲不易後知後覺的想起來,起先南原狗也睡在這裡,所以她……豈不是和南原狗同塌而眠了……

這個悲催的認識讓她很沮喪,她覺得自己不能再這麼下去了,一定要儘快找到南原的毒藥,再毒殺南原狗一次。

她起身從軟塌上下來,赤足站在繡毯上,這條繡毯連著宮殿的木梯,她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宮殿,轉過身子望著遠處,說實話,除了南原狗的宮殿,她還沒去過別的地方,雖然路線一直深記於心,但她想實地走一走,說不定能打探到毒藥的事情。

她從繡毯下來,踩在軟綿的草地上,倒底是個姑娘,皮嬌肉嫩的,草雖然軟,卻覺得有些刺,走了幾步再抬腳,別說腳底,就連腳背都被劃出了印子,當然,比起肩上的大任,這點小事算得了什麼?

尉遲不易昂著頭,滿懷堅定的朝著前面走去。

走了一段,大概是適應了,腳底的刺痛感居然減少了,走了沒多遠,她看到了孔雀,那些孔雀一點也不怕人,昂首闊步,很是悠閑的樣子。反而是她有點吃驚,愣在那裡,縮頭縮腦,象個鄉野村姑。

她其實沒有見過孔雀,不過在畫冊子上看到過,這大鳥太好認了,漂亮的大尾巴就是它們的標誌。它們三三兩兩在草地上漫步,有的蹲在樹上,有的展開尾巴,有的湊在一起交頭接耳,赫然就是主人的樣子,對身邊過往的人,露出很不屑的神情。

尉遲不易看了半天,並不敢靠得太近,那麼大的鳥啄她一下,應該是很痛的。

一扭頭,滿坡的奇花異草吸引了她的目光,那樣鮮艷的顏色,那樣奇怪的形狀,她簡直聞所未聞,忍不住抬腳走了過去。

有個宮女在給花澆水,她手裡握著瓢,從木桶里舀起一瓢水,用力往遠處灑過去。晶瑩的水珠在陽光的折射下,發出五彩光芒,象寶石一般,耀著人的眼睛。

尉遲不易看到離自己最近的一株花長得很奇怪,說是花,又象是葉子,在火紅的葉心裡生出黃色的蕊,象一個手掌似的,襯著底下的綠葉,紅得通透,陽光下隱約有一層淡淡的油脂。

她忍不住伸手去碰,澆水的宮女立刻制止她,「別碰,有毒。」

家有鬼夫,萌萌噠! 有毒?尉遲不易大喜,真是得來全不費功夫呢,找的就是它! 水如煙賭氣的瞪著靳言:"夠了,你不要再喊我妞妞了,我已經長大了,你不要把你對我的印象,一直停留在記憶里,好嗎?我叫水如煙,你能聽懂嗎?我叫水如煙!"

水如煙最後一句,喊得特別大聲。

靳言愣住了。

自從他跟妞妞相認,她還從來沒有發過脾氣,應該是今天的事情,對她的刺激太大了吧!

想到這裡,他緩緩開口,安慰水如煙:"如煙,你不要再生氣了,不管如何,我現在跟你在一起了,我就會跟別人徹底斷的乾乾淨淨!你不要再耍小孩子脾氣了,好嗎?"

水如煙嘟嘴看著靳言:"那好,明天中午,跟我一起吃飯,我就不生氣了,你自從從安溪市回來,還沒有陪過我呢!"

看著水如煙這個樣子,靳言只能點了點頭:"好,明天中午陪你吃飯,你不要再生氣了,好嗎?我現在公司還有事情要處理,等我閑下來給你打電話,好嗎?"

水如煙點了點頭:"好,我答應你,不生氣了,你去忙吧,明天中午一定要跟我吃飯哦!"

靳言點了點頭,伸手摸了摸她的頭髮,轉身向著外面走去。

靳言一出門,整個人靠在門上,慢慢滑下去。

他感覺好累啊,心累,真的很累。

以前,他以為跟誰在一起,都是一樣的。

畢竟,感情這東西,都是可以慢慢培養的嘛!

可是現在,他發現,事實根本不是這樣的,跟水如煙在一起,那就是跟水凝煙在一起,完全不一樣。

以前,他想跟她水凝煙相處,心裡眼裡都想著她。

可是,現在他處處躲著水如煙,他怕見到她。

他真的想報恩,可是,他似乎用錯了方式。

可是,現在水如煙已經是他的女朋友了,讓他對她不負責任,傷了她嗎?

她可是自己的恩人吶!

靳言的心裡,矛盾糾結,難受痛苦,他感覺自己就快要瘋了!

而在公寓里的水如煙。

她在房間里,看到門口的監控視頻中,靳言離開。

她這才放心的給莫熏兒打電話。

莫熏兒接到水如煙的電話,她笑得一臉得意:"怎麼?都辦妥了?"

水如煙點點頭:"都辦妥了,按照你說的,我去看了我姐,告訴她,我已經跟著男朋友,來了臨海市,我也告訴我姐,明天中午帶著男朋友,跟她一起吃飯,剛才,靳言也答應了我,明天中午跟我吃飯,我沒有告訴他,一起吃飯的人,還有我姐,一切都是按照你的要求來的,可是,明天我要怎麼辦?萬一靳言突然就討厭我這樣的行為了,他要跟我姐在一起,那我怎麼辦?"

這一刻,水如煙突然有點害怕了,因為她之前聽莫熏兒的話,根本沒有考慮到,萬一水凝煙識破了,自己是冒用了她的身份,那可怎麼辦?

而這件事情,她也不能告訴莫熏兒。

還不等莫熏兒說話,水如煙就迅速的開口道:"不行,我不能按照你的要求去做,我不會傷害我姐姐的,明天中午吃飯,我會想辦法取消的!"

說完,水如煙就直接掛了電話。

莫熏兒忍不住蹙眉,這個水如煙真是不知好歹。

既然她不想讓自己幫忙,那她可要看看,她究竟能走到哪一步!

水如煙糾結了整整一天。

晚上的時候,她給靳言打了一通電話,一開口,她就哭著給靳言道歉:"靳言,對不起,我做錯了,我不該騙你!"

靳言接到電話就被道歉,他還有點反應不過來:"如煙,發生什麼事情了?你騙我什麼了?你先不要哭,有什麼事情,慢慢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