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看著兩人出去了,陳浩拿起內線電話,撥通了財務經理電話:「喂,楊經理,待會會有個實習生過來報道,你見過人之後,到我這裡來一下!」

對方似乎答應了一聲,陳浩說了聲「好!」就掛了電話,他沉思了一會,又撥了一個電話:「付總裁,你好!我這裡有個事要和你說一下!」

陳浩和付于晴通完電話,心裡有了數!

不一會兒,財務經理楊丹妮進來了:「總經理,你找我?」

陳浩起身,兩人來到沙發上坐下,點頭道:「請坐,丹妮,你見過剛才那個姑娘了沒?」

楊丹妮是一個很精鍊的女人,她利落的點頭道:「見過了,不過,總經理,您為什麼要安排這樣的人來我們部門,我看這個叫梁橙的根本就不是做財務的料!」

可能是人以群分,楊丹妮同樣不喜歡這個叫梁橙的,一個小姑娘,將自己打扮的那麼嫵媚幹什麼,財務工作可是需要精確謹慎的,她一看就不是一個合格的財務人員!

陳浩沉吟了一下,淡淡道:「她是梁總裁的妹妹,就是梁家收養的那個女兒!喬總裁委託付總裁安排的!」

楊丹妮吃了一驚,道:「那她,為什麼不去梁氏?」

陳浩搖了搖頭,道:「這個不清楚,不過也不要緊,現在重要的是,你一定要讓人盯緊了她,根據喬總裁和付總裁的意思,這個人要放在我們眼皮子底下!」陳浩看著楊丹妮,意有所指的道。

「你的意思是~」楊丹妮心中一驚,問道。

陳浩點了點頭,兩人心照不宣地交換了一個眼神!

於是,橙子就在財務部門當起了實習生,財務部門大部分都是女性,但也有不少的男性,大家一看來了一位柔媚的女生,首先男性們就興奮了起來,本來嘛,這裡的工作就很枯燥乏味的。

「大家好,我叫梁橙,大家也可以叫我橙子,以後在這裡實習,希望能和大家相處愉快,有不對的地方,請各位前輩多多指教!」

辦公室里的男人們立即吹了聲口哨,有人還喊道:「小妹妹好啊,放心吧,哥哥們是很溫柔的!」

「死阿炳,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們這裡是窯子呢!」有個女聲罵道。

橙子含笑不語,這一瞬間,她看起來溫柔極了!

這時,帶橙子過來的負責人道:「你的辦公桌在那個地方,有什麼事問他們!」說完,負責人就走了。

橙子道了聲「謝謝」,就向著負責人所指的辦工作走去,那是一個角落!

橙子坐下后,和旁邊的人禮貌的打了聲招呼,就整理起了桌面,邊整理,邊想起路靜的話:「想辦法進入財務部門,然後和所有人搞好關係,一定要隱忍,等時間久了,對你的監視也就少了!」

橙子知道,自己貿然提出來財務部門,已經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所以,現在要做的,就是———演戲!

「橙子,把這個表格複印100份,然後拿給研發部!」

「橙子,中午了,我們大家一杯奶茶,一杯拿鐵,還有一份黑森林蛋糕,還有~」

「橙子,把這個趕緊做出來,經理下午要看的!」

一個上午,橙子的腳就沒有停下來過,可是,無論是怎樣的要求,橙子都是笑著道:「好的,馬上好!」

僅僅一天,辦公室里的人就對橙子大有好感,再加上她下午還請大家吃點心,一下子贏得了大部分人的喜歡!

一天下來,當橙子做在和路靜約好的咖啡館時,已經累的說不出話來了!

路靜看著她那個樣子,笑道:「怎麼,才一天就堅持不住了?」

橙子靠在椅子背上,有氣無力道:「太多的事了,我差點下不了班了,路小姐,我們一定要這樣做嗎?能不能快一點?」

路靜狠狠一瞪眼,道:「這才剛開始,你就忍忍吧,想象以後整個語然都是你的,所以按捺下性子,先暫時做著!」

「那要做到什麼時候啊?」橙子大聲問道。

路靜想了想,道:「你能接觸到最終的財務報表嗎?」

橙子坐直了身子,想了想,道:「那個是楊丹妮審核,然後交給她的秘書親自列印,最後直接交到陳浩秘書手裡的!」

路靜問道:「那這中間有沒有可以做手腳的地方?」

橙子努力想了想,沉吟道:「楊丹妮很厲害,很難接觸,而且我也見不到她,不過她的秘書倒是個男人,還是個帥哥呢!」

路靜翻了翻白眼,道:「男人好辦,想辦法拉攏他!」

橙子瞪大了眼睛,道:「怎麼拉攏?錢?色?」

「那是你的事了!」路靜事不關己的道,然後啜了口咖啡。

橙子苦惱地皺眉想了想,道:「那我試試吧!」

第二天上班,橙子在忙碌之餘,眼睛一直在觀察著楊丹妮的秘書,他叫李凱,一個很厲害的財務人員,楊丹妮很信任,也很器重!

橙子好不容易暫時做完了手裡的工作,然後端著杯咖啡,看了看旁邊的一個女人,眼睛一轉,湊了過去:「麗薩,中午我們一起去吃對面的日料吧,我請客!」

麗薩驚訝地轉頭,問道:「真的嗎?」

「真的啊,你看自從我來了,就一直忙,都沒什麼機會和你聊天,我們坐這麼近,當然要比別人更加親密啊!」

麗薩眼中帶笑,點頭道:「好!」

中午休息,橙子果然帶著麗薩去了日料店,在橙子的慷慨之下,麗薩的話頭也越來越多,女人,八卦就是天性!

「麗薩,我看李凱秘書很不錯啊,長得帥,能力也很強,不知道結婚了沒有?」橙子夾了一筷子菜,不經意的問道。

「李凱啊,怎麼,你有興趣?」麗薩笑道,「不過,我勸你還是死了心吧,咱們部門瞄上他的女人很多,可是就是沒有一個人上前去,你知道為什麼嗎?」

「為什麼?」橙子還真的好奇了!

麗薩轉頭看了看包間四周,低聲神秘道:「據說,他和我們楊經理~」麗薩做了一個曖昧的手勢!

「什麼?」橙子吃驚道,「不過,他們兩個都是單身,也沒什麼大不了的!」橙子想了想,也是迅速接受了!

麗薩點點頭,道:「是啊,所以也沒人說什麼,就是楊經理的年齡比李秘書大了些,但是人家自己不介意,我們外人也就覺得沒什麼了,奇怪的就是,你說我們大家都默認了他們的關係了,可是他們倒是都不公開承認,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麗薩神情疑惑道。

橙子心中記下了,不公開承認,那就是另有隱情,也許,這就是自己的機會了!

橙子心中高興,熱情地勸著:「來,麗薩,吃菜,吃菜!」 「我的大小姐呢,真不知道你在糾結什麼!我都說了,要是那些人真的想要欺負你,就到我這裡,我保證護你一世完全。至於那個蕭閻雲嘛……看你心!」

艾德哥倆好的在夏熏溪的身邊坐下來,拍了拍她的肩膀保證到。

夏熏溪無奈的一笑,有些淡淡的說到:「你保護我,不知道你們家裡那一位醋勁有多大!」

「你說可可啊……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嘛!誰叫我這麼帥,他不放心很正常!」

說著,艾德原本有些剛硬的臉上突然多出了几絲淺淺的微笑,雖淡,卻讓人莫名的羨慕!

夏熏溪忍不住有些失落的移開了視線,沉默了許久才忍不住好奇的問到:「他……還在生我的氣嗎?」

「生你氣幹嘛!我們大家都知道那件事你也只是受害者,他啊……他只是一時想不通而已!」

「呵……」夏熏溪臉上的笑容不由的又苦澀了幾分。

「其實他生氣也是對的,你看看阿德……就說明她罵我的一點也沒錯!」

「唉!」

這一次輪到艾德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只能安慰似的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鼓勵!

隨即卻又兇狠的看著她說到:「你這轉移話題的能力太強了,不是在說你跟蕭閻雲的事情嘛!」

「我跟他有什麼事情!」

夏熏溪故作輕鬆的一笑,有些不在意的說到:「不管他找不找我,那也就看他的本事了,如果真的被他找到了,我也不怕夏熏染,只是到時候比較麻煩而已!」

艾德看著夏熏溪臉上漸漸消失的笑容,看著她明顯已經消瘦下來的臉,忍不住有些氣氛的罵道:「那個夏墨寒到底是怎麼回事,只要他出來說清楚事情,就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了!」

「夏氏的那一群人虎視眈眈的,總要有一個人引來他們的注意力不是!畢竟……他對我有養育之恩!」

「那也不用兩人往死里整吧!」

艾德有些嗤之以鼻,不過倒是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有些好奇的問到:「那個人的消息他說了嗎?」

「你覺得他會這麼輕易的告訴我嗎?這一次離開,不過也是看到他不會說,找一個借口暫時離開而已,等到他們出手的時候,總歸還是要回去的!」

「幹嘛要那麼委屈自己,要我說……我看蕭閻雲對你好像還不錯,將他拉攏過來,想要查什麼不是很簡單的事情!」

夏熏溪看著艾德一臉認真的樣子,想了想,不由的有些驚訝的長大了嘴!

「你不會是看上蕭閻雲了吧,一直在這裡說他的好話,我告訴你啊,自己收收性子啊,如果被陳可知道了……」

「說什麼呢!我是那種見異思遷的人嘛!我對人家可可可是全心全意的,你這丫頭不要給我傳謠言啊!」

生怕夏熏溪亂說一樣,艾德有些緊張的看著她,甚至是夏熏溪都能感受到他因此而僵硬的手臂,不由的笑了!

「還說是陳可離不開你,你看看你緊張的樣子,不過……你確定他一個五大三粗的人適合可可這個愛稱,他沒有一竿子打死你!」

「說你的事呢,說你的事呢!怎麼總是轉移話題啊,啊!」

「我有什麼事啊!我的事情就那麼簡單……這裡挺好的,如果沒有其它必要,就這樣吧!」

也許,幾年的時間過去了,那個人就從自己的心中消失了呢!誰又能保證誰能在別人的心中記一輩子呢!

「不會是因為外面的那個窮小子吧!」

艾德有些不滿的皺起了眉頭,總覺得她這樣的跟外面那人走在一起都讓人心酸!如果真的在一起……

「說什麼呢!那就是一個普通的朋友?」

「真的只是普通的朋友?」

看著有些炸毛的夏熏溪,艾德頗為曖昧的眨巴了一下眼睛,明顯的就是不相信!

夏熏溪很是無奈,她也是人嘛! 總裁,你好狠 當然做不到那麼冷的拒絕別人,再加上……她確實卑鄙的享受著他給的溫暖!

夏熏溪深深的嘆了一口氣,看著牆上的陳菲德無力的一笑!

「一次教訓就已經足夠了,我只是想要用這段時間來放下心中的他,下一次再出現的時候,我就會是全新的自己!」

「你就吹吧!」 報告首長,萌妻入侵 艾德淺淺一笑,站了起來,看到她過得還算不錯,也就安心了!

「這就走了?」

夏熏溪有些不舍的看著艾德,好不容易才遇到這個以前的故人呢!

「不要捨不得我。我們家可可真的會吃醋的!」

艾德搖了搖手指,故作風流的撥了一下劉海,忍不住嘆息了一聲:「可是人家就是這麼帥,你們這些女人又怎麼能抵擋的住魅力呢!可可最是會冤枉我!」

「嘔……呸!不要臉!」

夏熏溪忍不住調侃了一句,看著艾德那擔憂的目光,偷偷的藏了藏自己滿是凍瘡的手!

「如果……如果下一次他再去找你的話,就說我出國了,你也不知道消息吧!」

「他是誰?」

「你……算了,你愛怎麼說怎麼說!」

「哈哈……」

艾德出現的快,消失得更快,看著他頭也不回離開的樣子,夏熏溪不由的覺得好笑!

這是回去跟他們家的可可報備行蹤去了吧,他肯定是沒有說過來找自己,這一次借口可要編好一點,不要一天不到就被拆穿了!

夏熏溪無奈的搖了搖頭,看著自己這個收拾的還算溫暖的房間,第一次露出了迷茫的表情!

只是不過片刻的時間就釋懷了!

怎樣活著不是活著,而且這樣努力的自己,她反而更加的喜歡!她覺得這樣很好!

至於蕭閻雲……

就算是她已經息影了,可是他在我心中永遠是最耀眼的男神,那樣的人只適合遠遠的追隨看著就行!其它的……

已經沒有其它的了,能每天看到他的消息就很好了!

忙碌了一天的夏熏溪洗漱完躺在床上的時候,忍不住又去他的微博上逛了一圈!

還是半個月之前的那條關於心情的微博,思念……

對誰?

我可以理解成你在想我嗎?

你只是因為想我,擔心我,才去找艾德打聽我的消息是吧!

帶著這樣的心情,夏熏溪睡得很香! 回到公司,橙子仔細的觀察了下,楊丹妮和李凱看起來好像也沒什麼曖昧的,兩人的關係似乎很正常!

這天,橙子的工作很多,這讓她痛苦的開始了加班,當她終於做好最後一份文件時,已經快晚上十點了,辦公室里已經沒有一個人了,四周除了她的電腦還亮著,其他地方都是一片漆黑,她伸了伸懶腰,立即收拾了東西就準備下班,當她經過經理辦公室的時候,突然,裡面隱隱傳來了爭吵聲,讓她的腳步停了下來!

橙子好奇地走近楊丹妮的工作室,看到她的門有一絲縫,裡面的聲音越來越清晰了:「姐,我說了,我不想見她!」

是李凱的聲音,他似乎叫了一聲「姐」?

橙子越發好奇了!

「小凱,這麼多年了,媽媽也很想你,你就不能原諒她嗎?明天就是她的生日了,她就是希望見見你!」楊丹妮急道。

「她想見我,那為什麼拋下了我和爸,一個人離開了這個家?姐,我不想再提她了,明天她的生日我也不會去的,你讓她死了這條心,我是永遠也不會原諒她的!」李凱說完,似乎起身向著門口這裡走了過來,橙子立即躲到了角落,接著就看到李凱的身影從身邊疾步走了過去。

橙子立即小心地拍了拍胸口,暗呼了聲:「好險!」

而楊丹妮的辦公室里一片安靜,也不知道她在想什麼?

橙子立即小心地離開了這裡,來到外面,才反應了過來:「原來他們是姐弟,真是出人意料,不過,這也不關我的事,這樣倒是更加方便了我!」橙子暗暗想道,她不關心他們的家事,此時知道他們不是情侶關係,橙子的心中湧起了一股喜悅:「李凱,看我不拿下你!」橙子得意的一甩包,離開了公司!

經過橙子的細心觀察,他發現李凱這個人真的很不錯,為人雖然冷漠了些,但也不是不近人情,後來,漸漸地,橙子發現了李凱的一個習慣,他似乎總是要留到很晚才離開公司,也不知道是工作忙,還是就是不喜歡回家?

「不過,這樣也說明他還沒有女朋友!」橙子真的有點心動了!

這天下午,天氣很不好,天氣預報說有暴風雨,橙子也不在意,等到下班了,大家都急著回家了,橙子仍然在加班!

漸漸地,人越來越少,天也越來越暗,終於,橙子聽到了李凱從辦公室出來的聲音!

她看到李凱離開了,立即收拾了東西,來到了公司門外,外面果然下起了大雨,橙子焦急的看著暗沉的天空,最終她一咬牙,將手提包頂在頭上,正要衝出去的時候,面前停了一輛車,橙子看到熟悉的車牌,心中一喜,「來了!」

車窗搖下,露出李凱那張帥氣的側臉,只見他冷冷道:「梁小姐,上車吧,我送你一程!」

「啊,那太麻煩李秘書了!」橙子客氣著坐上了李凱的車!

梁家,喬語看著外面的天色,聽著電話里的聲音:「梁橙一直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看起來就是一個普通的實習生,不過,她好像對李凱很感興趣,已經暗中打探了好幾次了!」電話里陳浩介紹道。

喬語想了想,疑惑道:「李凱?」

「哦,是丹妮的弟弟,我覺得很不錯,就留下了,也沒有讓公開他們的關係,怕有影響!」

喬語點點頭,道:「那依你看,橙子接近李凱有什麼目的?」

陳浩似乎猶豫了下,道:「這個也不好說,不過李凱單身,而且人不錯!」陳浩似乎暗示道。

喬語想了想,道:「還是不要放鬆,密切注意她的一舉一動!」

「是,總裁!」陳浩答應道。

李凱車上,橙子一上車就說了個地址,當然不是梁家了,她答應過喬語,不暴露自己的身份!

李凱「嗯」了一聲,就不再說話,橙子小心地看了看,感激道:「謝謝你,李秘書,不然我今天肯定要淋雨了!」

「沒關係,都是同事!」李凱淡淡道。

橙子咬了咬唇,眼睛一轉,問道:「李秘書,我看你總是回家這麼遲,是不是工作很多?」

李凱沉默了下,過了一會兒才道:「不多!」

話這麼少,要怎麼才能引起他的注意呢?

大雨中,開車的視線總是不太好,橙子心裡一動,看到前面似乎是路燈壞了,立即驚叫一聲:「小心,有人!」

李凱一驚,下意識的將車向左一轉,想要遠離路邊人行道,可是,拐的太猛,橙子一下子被甩到了李凱的身上!

「啊,李秘書!」橙子靠在李凱身上,似乎是無意識的,將自己的胸口貼在了他的胳膊上,還隨著車子的擺動,搖了搖身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